快捷搜索:
一气肇判者,却用日主取财官等件
分类:文学文章

凡命主本逢岁运不可遇死地,如庚申火畏戊申木,辛已金畏乙亥火,丁酉水畏乙未土,

一禄马妃嫔等吉,刃煞死败等凶,一一俱有牢固,乃用五虎遁元住干支,能司其官之事,极为应验。又云:皇帝所临十二官之善恶,遁亦只遁岁神之干,吉处作福,因处兴祸,却用日主取财官等件,正要看岁日干之二人,的系当生所遁,何等吉凶神煞,所主亦分高低,如人出身处,系何派源流动资金格也。

三命指迷赋
一口气肇判兮,两仪定位。
一举肇判者,大易未判,万象同体,一气之运,伸于西南,屈于西南,此物理当如此也。故名无极太极,混沌之始。
然一气既判,始生两仪也。两仪定位者,清气为天,浊气为地。则上有日月星辰、下有金木水火土济于有用。乾坤本一而位二,为清浊之别,包蕴四象为五行,以尽天地之数,备万物之成终也。
《新闻赋》云:元一气兮天生,禀清浊兮自然。又云:息一气而全力以赴,消五行而通道。
《采真歌》云:两仪清浊气氤氲,阴阳不测以为神,往来不穷之谓道,禀其秀者是人品。
王禅云:二仪分列,各包四象之形;乾坤音土,遂作五行之用。又云:三才有阴阳之天地,五行运物化之人伦。又云:分二仪以求胜负,顺四序以定休囚。
《造微赋》云:两仪既定,二曜文明。
 
五行周流兮,万物从类。
各行各业周流者,盖先有天后有地,然后有人。是知五行造化,取用多门,须均配认为佳用,济功而为,上推天地日星之行藏,人命之贵贱矣。
万物从类者,盖其文为草木,其富为百榖,载万物而不慑,生万物而无穷,此土地生物之德也。盖五行生乎土、死乎土矣。
《采真歌》云:自从河洛立秘发,始悟剩除消长法,牢笼八字定一生,果应五行前定诀。
《理愚歌》云:寻取五行休旺位,决然定数无疑忌。
唐沈芝云:五行无冲多贵寿。
《造微赋》云:五行知其新闻,安慕希定其富庶。
《混元赋》云:五行有气而为贵格。
《采真歌》云:阳一嘘兮万物生,阴一吸兮万物死,那时候则贵后时贫,人物荣悴皆通过。
《烛神经》云:水者,所以产万物;火者,成万物。
刘伯温云:包蕴三才,指陈万物。
 
其丽乎天地,为星为辰。
丽天星辰者,总而为七政,散而为五行,其光为日月,其文为星辰,其泽为雨滴,其威为雷霆,辰集于房,月湛而明,日遄而化,此天之道也。而太初七明会于牵牛,天汉元年五星聚于东井,在天垂象,列五星为文、为五行,在地为五岳,在人工五脏,推而行之则为五常,常有可乆之道,则秉乎仁义者,易曰“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立地之道曰柔与刚,立人之道曰仁与义”,盖人之道非仁与义则不能够立也,然其性命皆由天星之所主也。
《理愚歌》云:上配五星如见日,一生爵禄殊光荣。
《烛神经》云:日月星辰各循其数,四时五行顺其则也。
珞琭子云:鬼谷播其九命,约以星观。
壶中子云:七政上见,布五行于六合之间。
《兰台妙选赋》云:五星七曜拱揖,轻清者大学生翰林,重浊者仕之武业。又云:五星朝北虚斗宿,各耀搢绅。
 
其为乎人也,五常五事,在物之灵,惟人为贵。
人之五常者,仁义礼智信也。扬子云:道以道之徳,以徳之仁,以仁之义,以义之礼,以礼之天,地合则从,离则散。老子云:谓失道而后徳,失徳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扬子所谓五常合于道也,老子所谓五常离于道也。然合离言之,其道一也。
《长史》洪范云:一五行,二五事。一曰貌,二曰言,三曰视,四曰听,五曰思。盖五常五事皆五行转换,与性欲相通,人之情性去就、见闻动静皆不逃乎此数矣。
《消息赋》云:其为常也,立仁立义;其为事也,或见或闻。
王禅云:全逢五事,顺得三奇。物灵人贵者,高而为君父,贵而为王侯,大而为羣牧,下而为庶民,文于仁义忠孝,富于财榖布帛,成而配天地,灵而驱万物,这厮之事也,莫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乎天,莫厚乎地,莫灵乎人。是故乾道成男,坤道成女,男女感通,灵蠢生矣,性命祸福,因而立矣。
壶中子云:冲和交遇,灵蠢始生。
《理愚歌》云:人禀五行英俊生,掌中贵贱皆指陈。
 
粤自支干,论其贵贱,以逆顺定其否泰,盛则复衰,穷则更生,有纯有杂,有浊有清。
支干否泰、贵贱、盛衰者,人之禀受阴阳逆顺之气在意支干之中,生生不息,往来循环,如寒署之运,四时而无穷,得此者寿,失此者夭。故以干为禄,以支为命,详其逆顺,定其否泰。盖阴为小人属否卦,阳为君子属泰卦,主人盛衰之理也。或始小而终大,或始盛而终衰,或死而复生,或生而复死,所谓情伪相感,吉凶能够生焉。故有音讯盈虚之异。易系辞曰“通变之谓事,穷则变,变则通,通用准则乆。”盖物不移至理也。
珞琭子云:纔入衰乡,论灾宜其逆课,男迎女送,否泰交居,阴阳二气,逆顺折除。又云:以支为命,详逆顺以巡回;以干为禄,向背定其贫富。
玄微子云:华过衰而实成,穷则调换之象。
纯杂清浊者,乃纯粹、驳杂、轻清、重浊也。盖人命欲纯粹而不欲驳杂,五行欲轻清而不欲重浊。纯粹轻清则为贵为荣,驳杂重浊则主夭主贫。
壶中子云:先纯粹而后驳杂,昔时富如今时贫,先重浊而后轻清,前天废而前天举。
唐沈芝云:格多纯粹,遇徳合而方荣;局多混乱,值并冲而开端。
《采真歌》云:生旺驳杂为福浅,死绝有救须贵显。先杂后粹却善终,先纯后驳何曽善。
《神白经》云:易精为阳为清,简精为阴为浊。
玄微子云:清浊交分,人物混成。
 
相养所以帮助,相击所以相成。
相养相助者,如庚戌生人见乙酉之类,乃五行四柱相生则吉,为相养命,逢凶中隐吉,贵妃救助,大福贵命。
相击相成者,乃天冲地击也。如甲戌生见辛巳之类,虽天元伤克,支神冲击,却得纳音土生于金,所以相成造化之理明矣,却为贵格。
王禅云:五行不杂,九命相养。
《理愚歌》云:贵科还要吉神助。
《壶中子》云:有救则吉,万般无奈则凶。
珞琭子云:天冲地击。
 
得者君臣之义,以克而推夫妇。
君臣之义、克推夫妇者,阴阳配偶,五行情性,则为夫为妇,二情相逐,无所不会也。盖五行木主义也,而乙庚乃仁义之合,然庚金而乙木为妻,故乙与庚合,妇人尤宜得之。
又辛巳癸为残酷之合,乃老阳娶少阴,虽合而凶恶。若戊合于癸,则男子娶好妇,妇人嫁美夫。若癸合于戊,则男士娶老妇,妇人嫁老夫。
又庚申之金,事君不逆;甲申之木,为臣不悖。然五行属五音,宫音土者,为君,商音金者,为臣,此言得君臣之义,以克而推夫妇之理暸然矣。
《神白经》云:庚申、壬寅,为夫妻之本宗。
 
和者刚柔相济,以类而求兄弟。
刚柔相济、类求兄弟者,水火既其相济,则精神具足,金木互用,则仁柔义刚。火水者,精神也,二物相养,精不得神不灵,神不得精不明,水火得相齐也。夫五行之气,相互来往和用,万绪纷纷,为吉为凶,为美为恶,能够类求,则比和而为兄弟矣。
袁天纲云:和者为兄弟,生作者者为老人家。
珞琭子云:金木定其刚柔。
又《兰台赋》云:兄弟类同,三公之位。
壶中子云:兄弟类同,紫绶专城扶舜日。
 
二阴和柔,两阳争竞,太过者暴,不如者徐。
二阴和柔者,命中四柱支神纯末,乃二阴位也,盖土旺之宫柔和也。
两阳争竞者,子也,水也,卯者,木也,如子母之道,因两阳相强而不恤,所以相生递相刑害,故曰无礼有刑,争竞之理明矣。盖阳司生,阴司杀,故一阴一阳之谓道。言阳未尝无阴,言阴未尝无阳,能够察阳鉴阴。然比和则吉,战克则凶。
太过者暴,不比者徐,乃五行多则太过,少则比不上,其气其数,有余不足,皆能致凶。功成者贵于退藏也,然其太旺盛则复衰,衰而复旺,故有太过未有之患。乃火主持仪式,礼中则止,不可太过,礼繁则乱。炎炎者贵乎熄,则有自焚之灾。金旺太过,动作多凶。滔滔乎贵乎止,则有自溺之患。推其造化,和柔争竞,太过不比断之。
《烛神经》云:二阴相敌,两阳相拒,凶祸旋至,不安其处,以阴胜阳,何殃不彰,以阳胜阴,为害不深。
壶中子云:太过者暴,不比者伤。又云:举之于太过,父白髪而母芳年;抑之于不比,妻已老而夫尚少。
王禅云:过与比不上,游移颠倒,气数中庸,应期而发。
 
莫若寿而平生,莫若夭而身亡。
五行之理,能制物而不为物之所制,此为长生之命。盖纳音自旺,虽遇鬼来克,而鬼自然衰亡矣。若命中鬼旺身衰克破于命,则主寿数夭短矣。
《竹轮经》云:建命未必延长,破命未必夭寿。
《造微赋》云:阴功可延其寿,凶害必伤其年。
《音信赋》云:大吉生逢小吉,反寿长年。
 
不刑不起,不冲不发,以冲则动,以破则贱。
刑冲动破者,皆为恶煞阴阳天徳也。且如丁巳生人见甲申寅之类,盖巳刑申、申刑寅、寅刑巳是也。又寅申相冲,仿此推之。盖阴阳之运,鼓励万物,无徳则不能够生,无刑则不能够杀,刑徳互用,则万物不死,方生方死,造化之理,不刑不起,不冲不发,运营无穷也。
相冲者,乃战克之神,凡冲处须要相生,如乙丑冲庚申,则金生于水,主动,为吉贵之命。如己丑冲辛亥之土,二者皆不利,冲破可见主动,则凶。
《采真歌》云:看命天元为主首,先看克刑无与有,支神还复是冲刑,纳音有无相战争。又云:遇冲先破后须成。
唐沈芝云:四冲对位封王格。
《采真歌》云:命若无冲有元运,恐怕刑冲破命中,刑冲若临相滋助,定保珍材意气雄。
 
合则少兮,受寡助之力;鬼则多兮,招中伤之端。
五行合者,合神有三,一曰干合,二曰六合,三曰三合,其用则一也。相合相生主吉,相合相伤主凶。
如甲己乃中正之合,乙庚为爱心之合,丙辛为威制之合,丁壬为阴匿之合,戊癸为暴虐之合。合者,贵乎得中而不可偏一,偏一则乱,此十干之合理也。
支合者,子与丑合,寅与亥合,卯与戌合,辰与酉合,巳与申合,午与未合,此名六合,阴阳之和,天地徳也。
合少者,主人寡合寡助也。又看其命中支干相合多寡论之,此五行之道也。
《采真歌》云:合中带禄而有取,合处相伤却无补,运生干合与干生,或带帝旺尤难处。
唐沈芝云:五行三合定真假,本元不窃性浪漫,莫敎禄马顺来朝,位极斗枢压天下。
《辨性赋》云:日时带合,旁人有牵手之朋。
珞琭子云:有合无合,后学难知。又云:当忧不忧,頼五行之救助。
唐沈芝云:若人免得命中灾,只是五行相䕃助。
五行多鬼者,克我者为官鬼。如甲午生人见甲戌,辛酉见丙寅之类,时局生、败、旺、死、绝五变五鬼也。又有寅午戌火局生人得申不害辰水局即名“鬼局”,必主其人诡诈无实,常招是非中伤也。
《造微赋》云:左有鬼,右有鬼,官爵成空。
《神白经》云:阴静阳从,更忌禄衰鬼旺。
《壶中子》云:辛丑化为地鬼,萧曹本刀笔之夫。
《采真诗》云:金鬼来伤木禄时,丙丁先见定何疑,火鬼欲烹金器损,壬癸纔逄不足危。
王利云:身体重量须鬼,禄刑须窘,甲子爱官鬼,壬辰期生旺。
 
粤自安慕希主本,五行是先。
安慕希主本者,天元主禄,以定富贵,人元立本,以定寿夭,地元纳音,钟形妍丑,此为莫斯利安主本,乃人命根基也。
生命五行者,《少保洪范》云“一五行,乃水火金木土”,亦合于五常、五事,言命先推五行四柱、莫斯利安主本断之。
唐沈芝云:此是五行真宗祖,考命先将年作主,莫敎年被别干伤,折志摧刚难与语。
王诩云:长富失地,虽贵而弗贵;上下得真,虽贱而未贱。身者,伊利之本也;气者,乃身之本也。
《造微赋》云:安慕希论其方便,五行知其音讯。
《采真歌》云:安慕希合妃嫔钦仰。
袁天纲云:将伊利而作三才,建四时而为四柱。
 
世界合兮分贵贱,兄弟和兮类金鞍。
世界合者,乃命知命之年时支干相合,亦要合徳,禄马官贵居中,方入兰台贵格。
《采真歌》云:为官多是天地合,遇破空亡为驳杂,如斯更加少福神临,止是举子并缁衲。
《立冲突》云:合中带禄,定是封侯。
天地徳合格,如癸巳年金,乙卯月火,丁亥日土,己龙时火,甲午胎土。
哥俩和同者,乃五行四柱干支比和上下无克是也,须究有禄马官贵,无凶煞,必主富贵双全,文事武器器材,出将入相人矣。
《兰台赋》云:兄弟类同,三公之位。
壶中子云:兄弟类同,紫绶专城扶舜日。
《造微赋》云:六壶兄弟登宰辅。
手足同原,兄弟和同格,如庚子年木,戊阳春木,戊戌日木,戊蛇时木,丁卯胎火。
 
禄生旺兮,则分节钺;马交驰兮,精通兵权。
禄逄生旺者,乃壬寅、乙巳生人干支属金,临官于申、旺于酉也。又丁亥、甲子生人干支属木,临官于寅、旺于卯也。盖六十戊辰之内只此四位纯粹,合其兰台贵格,命逄必主秉持节钺、五马旌麾之贵矣。
《混元赋》云:禄逢旺地,陈平封万户之侯。
袁天纲云:干为禄本,定一生职位高低,寿极年高,皆已经禄临帝座。
唐沈芝云:禄马旺遇超羣,为福为贵。
《辩性赋》云:生月带禄,起迹高门。
珞琭子云:生月带禄,入仕路赫奕之尊。
《理愚歌》云:禄入都堂须大拜。又云:三公之卿少全得,个中禄会须音信之。
禄逢生旺格,如乙未年木、辛竹秋木、甲午日木、辛邜时木、乙酉胎木。
马遇交驰者,逢命交互驿马,但辛亥、壬申纳音自长生,乙卯、己巳、辛酉自临官也,六十丁酉之内只此五个人纯粹,故选为贵格,命逢决主文驱万马,横扫千军,威镇边疆,权持阃外矣。
《理遇歌》云:五马交加时日位,马骤天庭日九迁。又云:马带杀来主将权。又云:坐地如更朝驿马,位极勲高压天下。又云:马头带剑主将权,前遮后拥人中仙。
《造微赋》云:马遇冲时,武皇帝作四分之主。
《采真歌》云:值马须封万户爵。
马遇交驰格,丁巳年土,辛桂秋金,丁亥日土,己未时金,辛酉胎金。
 
满堂金玉,定见财官之库;盈门冠盖,须知官贵之余。
财官之贵者,乃辛未生人见乙酉为纳音木之正库,天干戊土癸水皆库于辰,又癸见戊为朝元官星,此名财官入于库也。命逢,财胜邓通、富过石崇矣。
《混元赋》云:财库遇三合之乡,石崇作万金之主。
《造微赋》云:祖约多财,财与命之有气。
“官贵之余”者,命逢十干官星遇天乙贵人名位,乃“官星带贵”,合兰台贵格。如甲午生见甲子之类,仿此推之。决主其人簪缨累代,车盖盈门,才貎超羣,衣冠盛事矣。
《造微赋》云:官贵莹浄,职居九棘之间。
唐沈芝云:前边官贵喜极其,显赫才高入庙堂,若是支干无应换,也应千里镇封疆。
 
全校多合兮,登上甲之第;贵科有助兮,为馆阁之儒。
全校多合者,四柱全逢自长生之位为真学堂,兼干支相合,必主名登黄甲,位列清台,学富三冬,文成七步矣。
《造微赋》云:多艺多才,学堂无破。
袁天纲云:学堂遇贵,惟利师儒。
《理愚歌》云:词馆又遇官学堂。又云:降生只逢甲学堂。
全校多合格,辛酉年水,庚戌月火,乙卯日金,壬子日木,乙巳胎土。
贵科有助者,乃夹科妃子,拱夹帮助也。但丙丁生人逢酉,壬癸生人见辰是,独此四个人,左右有妃嫔拱助,若逢必主名显枫宸,位登槐馆。
《理愚歌》云:贵科还要吉神助。
《造微赋》云:亲贤近善,为逢夹科妃子。
唐沈芝云:禄贵夹扶人少得。
贵科有助格,乙卯年水,庚初月火,壬午日火,庚辰时火,戊辰胎火。
 
迭鳯池,则佩三公之印;官印全,则乘使者之车。
迭鳯池者,乃三干三支同,名鳯凰池也,独三酉为真鳯池,合兰台贵格,命主印佩黄金,斗腰悬白,玉犀台辅,钧衡爕理阴阳人矣。
唐沈芝云:鳯凰池中夹贵格,爵禄光荣须烜赫,定作京朝卿相身,就是蓬莱三岛客。
《理愚歌》云:鳯凰支与鳯凰池,若在抽象不足奇。
壶中子云:三干鳯凰极贵,切忌恋林。
《兰台赋》云:三干鳯凰,切忌时中见酉。
鳯凰池格,丁巳年金,壬戌月水,癸巳日金,癸龙时木,辛未胎木。
官印全者,命逢官星临刘震云印之位,兼五行纯粹,则主乘驷马威权,掌兵符之印,富贵妃矣。
《采真歌》云:印神几个人喜冲突,佩印乘轩事轻巧。
袁天纲云:印旺官生,必秉钧衡之任。
唐沈芝云:官印生成,造化为清为显。又云:官宫印真官贵。
《兰台赋》云:印官值于煞神必悬金印。
官印全逢格,甲申年土,壬上已水,丙子日土,壬龙时水,癸巳胎木。
 
金煞夹贵兮,有兵有权;旺禄得地兮,为富为寿。
金煞夹贵者,乃乙亥生人见甲戌,丙子生人见庚辰,又庚子生人见戊申,甲申生人见辛亥,盖辰见午、酉见亥此为金神大煞,丁生见酉,壬生见辰皆为夹科妃嫔,独此二命合此格贵,前有午名金煞,后有辰夹贵,前有亥名金煞,后有酉夹贵,命主威镇三边,亲提万马人矣。羣书引证见前贵科夹助内。
金煞夹贵格,丁亥年火,己桂秋土,戊寅日土,甲辰时金,丁亥胎土。
旺禄得地者,乃庚辰生人见乙亥火旺,壬辰生人见辛丑水旺,乃五行得地,造化清奇,若见余午余子次之,详其五行言其贵贱福寿也。羣书引证见前“禄生旺兮,秉持节钺”内。
旺禄得地格,乙未年火,丙早春火,丁酉日火,己虎时火,己丑胎土。
 
得印绶者,可论为官;多破官者,宜求避位。
十干印绶者,诗例见指南内,且如六甲生人逢癸之类,仿此推之。逢此格者,主人掌印持权,金章紫绶矣。
袁天纲云:印绶逢华,尊居翰苑。
《采真歌》云:印绶纳音须有气,横南梁徳更居权。
印绶为官格,甲申年金,癸正秋金,庚午日金,癸狗时水,甲戌胎金。
官星多破者,乃官星逢冲破也,此为吉中隐凶,喜遇官星,乃吉贵之神,盖一吉扶持,众凶避位,反凶作吉矣。
《采真歌》云:官禄破神若同行,遇冲先破后须成,恐怕四柱元归宿,得遇如无不显荣。
《造微赋》云:孔丘在陈绝粮,破中有救。
破官避位格,戊辰年金,庚端阳土,丙寅日金,丙猪时金,癸丑胎木。
 
三奇遇贵而推顺逆之详,天乙最吉而分昼夜之主。
三奇遇贵者,天上三奇乙丙丁,地下三奇甲戊庚,就中逢天乙妃子也。若逢顺三奇,主少年发达,遇逆三奇者,主晚景享荣。
王利云:五行各有奇仪,须分逆顺。又云:顺得三奇,全逢五事。
造微赋云:天上三奇,遇之者声扬鳯阙。
《采真歌》云:三奇应贵真奇阔。
三奇遇贵格。如壬寅年金。庚寅月土。丁亥日土。乙羊时土。丁丑胎水、
天乙最吉者,乃天一妃嫔,命中吉神也,若昼生遇昼妃子有力,夜生人遇夜妃嫔有力,推命当分白天黑夜,若反背主凶,详来讲之。
唐沈芝云:带来天乙定北大,此位尊神至本家,自旺自生兼克命,重封烈梗寿延遐。
珞琭子云:昼夜互为君臣,青赤时为老爹和儿子。
天乙吉贵格,如庚申年火,壬相月金,甲辰日火,辛未时木,己未胎水。
 
攀鞍主积财巨万,比肩必出于杂流。
命中攀鞍者,乃驿马前一人也,亦名六秀煞,又为马前六害,名六厄也,若干支纳音生旺于珍视,则主钱流地上,财阜天然,金玉锦绣矣。
《理愚歌》云:攀鞍驿马来乘御,万里青云指归路。
珞琭子云:攀鞍践禄,逢之则佩印乘轩。
壶中子云:攀鞍践禄,马卿奉使西来。
《兰埜精金》云:攀鞍乃马鞍之殊号。
命遇攀鞍格,如甲子年水,壬一之日水,戊寅日水,己鼠时金,丁未胎火。
命中伤官者,乃甲人见辛为官,又见庚为劫财之类,仿此而推。正官者,只可一个人,若重遇者则变官为鬼,又为驳杂,故主生居卑贱下流。
《理愚歌》云:偏财伤官要明了,才虽华藻无科名。
命遇正印格,如甲子年金,庚仲夏土,丁卯日土,戊戌时金,辛卯胎木。
 
夹禄夹马,重职业高中名;拱库拱印,必富必贵。
夹禄夹马者,乃命中虚拱禄、拱马也,不可槩论,生旺为奇,死绝反凶。且如乙禄在卯,不遇卯,只看见辰寅虚夹禄神于中,盖乙干部家属木,拱夹于卯旺位,见寅木之临官,见辰木茂东方,命若如斯,主为大噐福禄人矣。又如亥夘未生人马在巳,且丁酉生见丁丑临官,戊申生见丙辰长生之类,用此推之,命逢此格,日骤九迁,官膺一品,显妃嫔矣。
《理愚歌》云:夹禄夹马皆名卿。
《音讯赋》云:官崇位显,定知夹禄之郷。
夹禄夹马格,如庚寅年水,辛梅月水,乙亥日土,壬卯时水,辛卯胎木。
拱库拱贵者,虚拱辰或戌或丑或未四人,皆为墓库比肩之地,且如纳音金印库在丑,不见丑而见子,金死之地,又见寅,金绝之乡,若逢戊辰戊辰,就位有土复生,为还魂之格,主贵,其他子寅匪为贵格,造化学奥林匹克比赛密,当精推商讨能够言其贵贱矣。
唐沈芝云:拱印拱库青云路。
拱库拱印格,如甲辰年水,乙大壮水,己亥日水,乙子时水,戊午胎水。
 
财居八败,则官爵歇灭;运入阳刃,则财物耗散。
财居八败者,命逢纳音长生第八死败之位,故名八败,且如水大老粗生平于申逢卯是也,水土俱死败,主人毕生歇灭,淹滞不遂必矣。
《造命赋》云:飞天狼籍,八败望门,男破外家之财,女破夫家之业。又云:纳音败绝,龟头鳖脑之人。又云:月煞败乡,刘伶饮酒一石。
财居八败格,如戊寅年水,丁春日火,壬子日水,己子时土,乙巳胎火。
运入阳刃者,命中小运阳刃临于流年,阳刃者,禄前一人也,其年必主灾伤财物破散矣。
袁天纲云:阳刃官灾百病催,毕生成败事多垂。
唐沈芝云:阳刃勾绞返于身,三个人逢之定不伦,或喜或凶无定凖,破荡家庭财产酒色人。
 
祸败发于元亡,妨害生于孤儿寡妇。
祸败元亡者,乃岁旦、亡神祸害凶败之煞也,二煞共位,故云祸败发于元亡也。命逢决主横祸兴发矣。
珞琭子云:祸败发于元亡,狂横起于勾绞。
《采真歌》云:绝财单马元亡败,鬼笑天子谩赐铜。
唐沈芝云:最凶者,迭迭元亡,徳会而必不为祸。又:孤害元亡遇生成,何必便畏。
祸发元亡格,如甲辰年土,巳上冬木,巳亥日木,丙申时火,戊午胎木。
凌虐生寡者,乃孤神寡宿二煞也。如寅卯辰生人见巳为孤神,见丑为寡宿,命逢二煞,必主妨害六亲,损克骨肉矣。
《采真歌》云:孤辰寡宿好凄凉,男孤肆人出远方,女寡二宫兼见破,伥伥弃业适他乡。
袁天纲云:孤辰切忌男妨妇,寡宿须敎女害夫,兄弟亦应分别去,爷娘骨肉不一致居。
壶中子云:孤儿寡妇两犯,圆顶方袍珞。
琭子云:岁星莫犯于孤神,郁蒸忌临于寡宿。
《造微论》云:孤辰尤嫌于隔角,骨肉中道分离。
摧残孤儿寡妇格,如甲辰年金,巳季夏火,甲辰日火,癸牛时木,庚午胎金。
 
孰谓大车届路,莫入沟壑之深,芳草连天,不居狼籍之地。
大车届路者,言其贵命,纯粹得地,譬若大车,乃公侯相辅、廊庙大噐方乘驷马之车也。届路乃行其众正之当路,岂入沟壑,如命得地也。
《玉匣混元赋》云:贵多煞少,类大车无䡚;贵少煞多,似小车无軏。
芳草连天者,五行纳音得时合格,喻若芳草连天,那时荣盛,盖前贤云“苔痕上阶緑,草色入帘青”,皆得时得地之宜,而不居狼籍之故也。
 
受克害之余,又忌刑破之厄。
受克害余者,然其谈命须详生克之爱憎,举一隅而辩众,生旺者吉,克害者凶,身克煞而还能够,煞克身而尤重,此乃当忧不忧,赖五行之救助也。
王禅老祖云:三彼若来克作者时,作者居高上何畏之?三自己若同去克彼,彼如不争亦奚为。
《造微赋》云:子午无数见克,兄弟衰残。
《采真歌》云:更兼害破病频生,死绝刑克贫薄辈。
忌破刑厄者,五行中遇刑害克破是也。与上文克害之余意理同矣,更不烦载赘辞。
《理愚歌》云:若见破时逢势处,纵然旺气也倾危。
唐沈芝云:破印破财并破禄,破马焉能为命福。
《造微赋》云:赵宾客之患腰足,金木相刑。
 
伏䘮荣庆,因运遇于孤宫;拜命号咷,盖生逢于鬼马。
运遇孤宫者,运逢于八孤之位,除辰戌丑未之辰乃四库也,运逢八孤,虽有䘮服,凶中有吉,反生荣庆,余四库逢亦主少年不发墓中人。
《新闻赋》云:八孤临于五墓,戌未东行。
生逢鬼马者,命逢驿马纳音相克名鬼马也。固然注受恩命,却主先号咷后笑也。盖马居寅申巳亥,命中相互则为反吟煞,凶中隐吉也。
王禅老祖云:衰病之所,有鬼则止,无鬼则停。
《消息赋》云:鬼旺身衰,纵建命而夭寿。
唐沈芝云:绝中遇鬼多困穷。又云:三合鬼来多劫难。
《采真歌》云:化成鬼煞害身多。
 
劫煞兼凶兮,成㓂盗徒死之流;空亡无气兮,聚僧尼吏曹之舍。
劫煞兼凶者,例见《三命指南》内,且如寅午戌劫煞在亥,四柱重逢,又猪犬相凌,吞㗖煞,愈凶,命逢必主刑囚冦盗之徒,囹圄中亡矣。
唐沈芝云:日逢劫煞灾非少,财遇火亏并引盗。又云:劫煞尤其时上见,不和本主祖应消。
劫煞逢凶格,如庚寅年水,丙长至金,辛巳日土,甲申时金,丁卯胎金。
空亡无气者,例见《指南》内,有干无位乃空亡也,甲子旬无戌亥之类,四柱重逢,五行无气,必主其人迍滞空门,猾吏清贫矣。
《理愚歌》云:空亡无气贫薄夭,奸吏猾胥真相当的多,空亡截路如境遇,此身安得出尘老。
袁天纲云:空亡为害最愁人,才智英豪误一身,只可为僧并学术,堆金积玉也须贫。
唐沈芝云:无气空亡纒病卒。又云:胎犯空亡干更衰。
《造微赋》云:邓通饿死,只伤五鬼空亡。又云:项王自刎,盖因十大空亡。
壶中子云:颜渊咽气,只縁四大空亡。又云:空亡迫于调换,血蛊压于交重。
空亡无气格,如乙丑年金,癸十二月火,辛未日水,甲辰时火,庚申胎金。
 
观旁合之远近,究禄马之向背。
旁合远近者,乃命中干合遇引从之神也。命前三辰为引,命后三辰为从。引者宜远,从者宜近。逢官星合于引从以上,入兰台贵格也。
珞琭子云:官禄不临正合,恩䕃出身。
唐沈芝云:引从从近引须遥,禁从须武节应高。
《造微论》云:引从全而声名藉盛。
旁合引从格,如丁未年土,丁阳月土,癸未日土,辛未时金,己丑胎水。
禄马向背者,禄马居命前为向,居命后为背。向禄向马者福贵之命,背禄背马者贫贱之人也。
珞琭子云:背禄逐马,守穷途而恓惶。又云:但看财命有气,从纵禄而不贫。又云:禄若有时马不来,富而不贵。
《兰台妙选》云:三台驿马遇禄,而必拜玉堂。
壶中子云:禄居马地获三台八座之荣。
《英髓赋》云:马不宜多,禄安可缺。
《造微赋》云:禄马逢于生旺,屋润家肥。
《采真歌》云:禄马沟通黒头公。
《理愚歌》云:禄入都堂须大拜,马骤天庭日九迁。
向禄向马格,如己未年火,甲子月水,甲戌日木,戊羊时木,庚戌胎火。
 
奇食冲破兮,虚则无财;禄马同位兮,官崇显位。
奇食冲破者,命逢三奇带正印为福,却遇冲破,虚华不实之象,久主财微禄薄、缺乏贫穷人矣。三奇正印例见《指南》内。
《造㣲赋》云:天上三奇遇之者声扬鳯阙。又云:供给食禄食库,不可食耗食空。
奇食冲破格,如丁未年火,乙亥月土,辛卯日土,甲丑时金,甲辰胎水。
禄马同位者,禄马同乡也。遇之决主官禄享荣,五行生旺方合贵格。
禄马同位格,如乙未年土,丁卯月土,丁未日土,己辰时水,甲子胎火。
 
权柄重兮,驿马之交欢;孝服多兮,白衣之有气。
驿马做爱者,命逢驿马交互相合,亦要生旺有气方入兰台贵格,则主秉权掌印福妃嫔矣。
壶中子云:马兼财合,秦庭献一鹗之书。
驿马交配格,如甲寅年火,丙中元火,己酉日金,癸牛时水,庚寅胎土。
白衣有气者,乃时局临于反吟煞之位,其名有三,又名白衣煞,亦名呻吟煞,若临空亡无气之地则吉,若生旺伤克于命决主大运泣涕涟如矣。
《造微赋》云:伏吟返吟,孟姜女不胜哭泣。
白衣有气格,如丁丑年土,壬樱笋时水,乙巳日木,壬虎时水,丙午胎木。
 
支干掩击,败于天乙之方;神煞合併,发于空亡之地。
制伏天乙者,命逢干支相击相伤,纳音收缩,却值天乙贵位,此格凶中有吉,吉乃先凶,吉中隐凶,凶为吉兆矣。
王禅云:四柱之本,禄马往来,须分建破;天乙扶持,将徳侍卫,更辨尊卑。又云:天乙不守魁罡,庚辛阴阳合异。
壶中子云:辰戌犯为边鄙,天乙不临。
征服天乙格,如庚寅年金,乙大吕水,丁亥日金,庚辰时水,丙午胎木。
煞并空亡者,命逢凶煞合倂,重新违法犯罪空亡之煞,却为神藏煞没,凶煞伏藏格也。
《造微赋》云:连犯三重空煞,邦国丝纶。又云:两位空亡调换临,不作僧道必为客。
壶中子云:空亡迫于交换,血蛊厌于交重。
煞并空亡格,如乙酉年火,乙未月土,丁丑日水,壬马时火,戊申胎木。
 
凶衰者招灾难,吉旺者招欢欣。
凶衰吉旺者,盖阴杀阳生,无形自运,察衰于大运之中则万物变,论之必应矣。五行衰旺以四时轮转,则万物化育,人命吉凶,自兹始矣。然生旺者吉,收缩者凶。且如辛酉,子旺母衰之主,喜火土之荣庆,合此格意也。
《采真歌》云:生旺居多清选流,没有毒终生过虑愁。
 
吉凶相半,进退流滞,力微则徐行,气盛则旋蹶。
吉凶相半者,命中吉若胜凶,凶藏吉内,凶若胜吉,吉隐凶中,须分本主吉凶之基,必辨吉凶之变,会吉会凶,效率定矣。
《理愚歌》云:神煞半凶并半吉。又云:微沾吉煞分亳力,且免一生贫贱途。
 
别生衰于三主,定根本于四柱。
三主生衰者,安慕希旺绝也。根本四柱者,年月日时也。且夫干禄、支命、纳音身,分衰旺之地。盖干主名禄贵权,为衣食受用之基。支主金珠积富,为得失荣枯之本。是故将安慕希主本之基定四柱,明吉凶之变。先推根本以别生衰。察衰旺于气败之中,详五行于变通之道矣。
王禅云:本音生旺,须知福胜于休囚;时日初终,更看前后相继之凶吉。
珞琭子云:主本休囚,行藏汩没。
壶中子云:主本休囚,贫困偃蹇。
 
短夭者,命带克刑;遐龄者,身居库墓。
短夭带克刑者,乃四柱中五行刑害伤克于命,无吉神解救,必主少亡于天年矣。
唐沈芝云:返克年中遂必夭,不返克年鹤髪人。
年过半百居库墓者,五墓为岁藏之地,墓库为幸福之终,若身居库墓,遇吉神主寿,凶煞主亡也。
林开云:生旺发来墓绝死,墓绝发来生旺终。
王利云:应得墓者,守成而无毒。
 
宅舍莫居衰落之方,田园要临吉祥之地。奇暗合之吉神,喜生成之旺相,承旺相则贵中有贵,歴空虚则遇如不遇。
三奇暗合者,乃命中吉神也,更遇生成禄、生成马临于纳音旺位,就中又逢贵人,主贵,不合临于空亡之地,则主虚华,秀而不实,遇如不遇,荣而复枯,虚名虚誉人矣。
唐沈芝云:支神三合见三奇,情势明确入庙基,为官定争夺魁首柱手,高步蟾宫第一枝。又云:暗禄暗合将超越,五行滋助掌宫纶。又云:贵妃帝座见生成,官旺之乡名早登,空亡无气相驳杂,虚名踪迹达公卿。
 
复推鬼使神差,天罗天网,天冲地击,伏吟返吟。
鬼使神差者,以阴遇阴曰错,以阳遇阳曰差,麦候则不成,纯阴则不生,此所谓阴阳造化也。盖人之一身,一差二错则非正也,故作多奇而不偶矣。
天罗地网者,戌亥为天罗,辰巳为地网,相克者凶,相得者吉。
天冲地击者,乃五行阴阳纯灭之地。
盖阴错谓阳神女男首祚在冲后一辰,阳差谓阳男阴女元日在冲前一辰。
天冲者,乃戌亥为天门,地击者,乃辰巳为地户,言其差错冲击神是孤虚神也,越来越大运岁运遇此,更在返伏吟之上,则主灾病,凶祸连绵,不独岁运,更忌逢于四柱亦不宜也。
珞琭子云:凶会吉会,伏吟返吟,一差二错,天冲地击。
《造㣲赋》云:天网恢恢,熊渠无所容身。
《兰台赋》云:天冲地击,必为咽气之人。
唐沈芝云:伏吟返吟执拗强,克妻害子身飘荡,家虚财耗又轻人,出语无端忤尊长。
 
又取于支干喜厄,必辨其神将扶持。
支干喜厄者,天干支元有气,临于得地之所,主热闹,若五行无气不得其地,主有灾厄矣。
神将扶持者,人命中有吉神、凶神,若命凶遇吉神协理,主返凶作吉,若命吉遇凶神伤克,主吉中反凶矣。
《造㣲赋》云:先论支干贵贱,次明情势奇真。
《理愚歌》云:年月日时八分主,中求吉将兼凶神。又云:直须吉煞相扶持。
 
六害四煞之中,五鬼三刑之上。
六害者,戌有死火来害酉中之金,故酉见戌为不足,戌人见酉者吉,此为一害也;子未相憎,未为旺土来害子水,故子见未为二害也,未人见子则吉;丑午相憎,慢火凌丑中死金,此卑凌长为三害也;亥巳相憎,各恃临官之能为四害也;卯辰相憎,旺木来凌辰申之气,少凌辰上水,辰不可能害其印,为五害也;亥申相憎,各恃临官,故申见亥均为六害也。
四煞者,劫煞乃寅申巳亥四煞定位也,人命逢此二煞,决主煞害自个儿,克伤骨血矣。
壶中子云:六害剥官之煞,霍去病不封侯。
《造㣲赋》云:六害伤残,两亡兄弟。
珞琭子云:或逢四煞六害,五鬼七伤。
唐沈芝云:六害孤神孀妻,到头娼妇。
五鬼杀例见于前,更不重载。
三刑者,无礼刑,恃势刑,自刑也。二煞若逢,雕青肉体方免予刑事处分伤,少壮充军,却能改祸为福,亦不便于六亲矣。
 
阴刃为妨夫之煞,阳刃为兵伤之刃。
阴刃妨夫者,禄后一辰名阴刃也,女命逢之必为孀妇寡妻矣。且如六甲生人见丑是也,仿此推之。
壶中子云:阴惆阳怅,亥来子上妨夫。又云:妨嫌者,阴刃妨害尊亲。
阳刃兵病者,乃禄前壹位,过禄为刃也。人命逢之,主为兵卒方吉,更遇凶煞,决主加害外人矣。且如甲生人见卯是,仿此推之。
袁天纲云:阳刃虽为严酷神,只宜君子掌权人。
造微赋云:阳刃持针,定须雕面。又云:丁公为汉诛戮,刃上带刑。
唐沈芝云:交刃多应武职来。
 
交六虚为败绝之方,入空亡为困钝之地。
六虚败绝者,乃运逢孤虚之煞,空亡对宫是也。兼纳音败绝,无吉神救助,则主行藏汨没,运蹇财空人矣。
珞琭子云:六虚下于空亡,自乾南首。
壶中子云:六虚临于乙丑,孟济宁徒有成文。又云:言词狡滑诞,纵合值六虚。
空亡困钝者,一名空亡,又名榴月煞也。盖有位而无禄为空,有支而无干为亡。若五行生旺遇之,主噐量寛大,狂谋妄作。若死绝遇者,则百事无能,一生成败矣。
《造㣲赋》云:支干交互空煞,空之又空。
《兰台赋》云:空亡调换,囊无挑药之资。
 
天禄刑破,定分厄兆;国君冲压,所为不成。
天禄刑破者,天禄例见《指南》内,逢天禄主人衣禄天然,若遇破禄、禄刑,乃六甲生人见乙巳为破禄,六癸生人禄临于子逢丁酉为六刑也,必主灾厄矣。
《英髓赋》云:禄嫌冲破,马忌空亡。
袁天纲云:破禄资财多聚散,祖宗家业尽成空。
最尊敬重禄马,刑破而终倒霉。
天王冲压者,太岁为火星之精,故名岁徳,毎岁一个人,为诸煞之君,然诸煞视之以定其位,生杀万物,运营造化,权莫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焉,若遇此神冲压本命,营谋动作反主忧挠,皆不可能成其事矣。
《造㣲赋》云:游年皇帝怕逢天命之乡。又云:压元之曜,行年遇而难安。
袁天纲云:岁君若临恶弱,叁虚岁迍邅。
《英髓赋》云:天皇乃冲击之神。
唐沈芝云:运并压命,切忌犯岁相冲;刑害临年,更忌彼位来破。
 
逢真官者,则迁位台省;重天乙者,则位于庙堂。
命逢真官者,己丑生人见己猪时,乙亥生人见戊辰时,命逢此格,则主官居庙堂矣。
《采真歌》云:真官两位喜朝元,自旺先成英俊联。
重新违法犯罪天乙者,连犯天乙贵人也。乃干支俊气,阴阳清神,一切凶煞皆避此神,盖甲戊庚丑未,体道而得;申乙、己子中,不足者补之;丙乙卯亥,高者仰之;壬壬午卯,下者举之;六辛寅午,则有余者损之,皆合于天道也。主人清秀廊庙大噐矣。
《混元赋》云:天乙妃子安静,张子房作隋代之名臣。
《理愚歌》云:三奇天乙见生时,馆殿哈工大世所希。
 
劫主暴虐,元主败亡。多动摇者,临二八之门;多哭泣者,临䘮吊之岁。
劫主残忍者,劫煞乃右弼之星,冷酷之神。
元主败亡者,乃元朔败亡之煞。
多动摇二八门者,卯酉呼为二八,阴阳进出之门,若遇大运丧吊临于卯酉之位,盖命前二辰为丧门,命后二辰为吊客,必主䘮吊临人,变宫商为薤露矣。
袁天纲云:劫煞元来是恶神,主人恶死坏尸身。
壶中子云:新正犯运,仲尼有陈蔡之厄。
《造㣲论》云:撞命岁朝,忌与运限交并。
 
财在百余年,自己经营卓立;印临天乙,累世邑封。
财在长生者,盖命中有天财、地财、音财,名三财也,临于长生之地,必主其人经营称遂,独权自立人矣。
《兰台赋》云:日上生财,守祖基而兴发。
印临天乙者,解证见前,印临天乙者,献身于庙堂之内,命逢必主簪缨累代,食邑户封,福禄富寿人也。
 
乙干土多兮,死王斌禄之地;己人水盛兮,夭于建命之宫。
乙干土多死李晖禄地者,盖六乙生人禄居卯位,然纳音土多死于卯也,五行造化生死之理,故云死柳盈瑄禄之地明矣。
《造㣲赋》云:死绝必夭而败亡人。
水盛夭于建命宫者,己生人纳音水盛,遇大运巳位水绝之地,故云夭于建命也,亦属五行生死,非人命之夭矣。
珞琭子云:鬼旺身衰,纵建命而寿天。
 
金主困于初冬,丙禄绝于春天。
金困春季者,乃金命人逢午位火盛而金败,故云金困初冬也,命逢主人一生淹困汨没必矣。
丙禄绝冬者,乃六丙生人天干部家属火,终于上冬,月建亥位,丙禄居巳,遇亥火绝,冲破禄元,此为丙火绝于十月之由也,命逢主衣禄不遂。
 
时伤日月,家庭财产自破;禄畏岁运,磨难并至。
时伤日月者,时干支纳音反克日月为驳杂也,命若如斯,必主破荡家庭财产成败人矣。
唐沈芝云:若遇时干吞日干,必主家财多破散。
禄畏岁运者,乃命中禄神逢岁运冲破伤克,则主魔难在岁年之位内,发觉由日时之击扬矣。
《造㣲赋》云:马困禄衰,年迍运否。
 
三刑全,则仆马惊蹶;七煞聚,则为官贬剥。
命逢三刑全者,有相生之刑,是各行各业激扬之气,聪明脱俗,声扬名荣。有相克之刑,多枉横刑事义务官府之灾。刑者,主人特达敢为,故云仆马惊蹶,非官贵焉能有仆马矣?
唐沈芝云:根源有气遇三刑,便作贵推。
命逢七煞聚者,劫煞第八人破军星亡神煞也,命逢决主为官不显,遭论贬剥人矣。
《造微赋》云:七煞躔于一命,乐少忧多。
珞琭子云:河公惧其七煞。
 
更怕逢纳甲之灾,干遇是临头之煞。
逢纳甲灾者,命逢纳音反克于命,六甲亏盈,五行偏枯,必主灾殃矣。
王廷光云:闻喜不喜,是六甲之亏盈。又云:纳甲持兵,亲姻哭送。
遇临头煞者,乃干头被伤,干头遇鬼,故云临头煞也。命逢决主夭䘮泉台,身招残疾矣。
阎东叟云:干头遇鬼,初年夭克双亲。
 
宅墓逢鬼兮,难免其祸;绝处遇墓兮,上保扶持。
宅墓逢鬼者,命前五辰为宅,辰戌丑未为墓,纳音逢鬼,主祸难逃矣。
《音讯赋》云:宅墓受煞,落梁尘以呻吟。又云:墓在鬼中,危疑者甚。又云:宅墓同处,恐少乐而多忧。
《造㣲赋》云:宅墓之宫,国王破而不吉。
绝处遇墓者,命逢库墓之神,纳音死绝,必生灾咎,若得吉神保扶,方能免其祸矣。
唐沈芝云:阴阳败墓,形貌随时。
《烛神经》云:丁巳为鬼墓之火,狂暴伤残。
林开云:墓绝发来生旺死,生旺发来墓绝终。
 
财命并死遇㝠司之限,主本俱弱为阴使之追。
财命并死者,乃财绝命衰也,流年更遇凶限,必主魂返酆都,魄归岱岭也。
珞琭子云:若也财绝命衰,纵建禄而不富。又云:富贵双全,盖财与命之有气。
主本俱弱者,年为主,日为本,年日基础俱弱,纳音无气,必主少年身丧阴府矣。
《造㣲赋》云:主本破而休囚,人离财散。又云:运逢吉宿无本主,则未足欢喜。
唐沈芝云“主弱本弱,行事勿争强”是也。
 
沉浸衰㣲,亲姻哭送,骨血颠倒,亲戚分离。
沐浴衰㣲者,常居长生前一人,名咸池煞也,主人破荡家产,克害六亲矣。
《造㣲赋》云:沐浴是枉亡之煞,长生为延寿之星。
 
五鬼多而乘势兮,麾旌前引。
五鬼乘势者,命逢五鬼,纳音得地,禄贵居中,为乘势也。盖五行虽有智慧,不比乘势,然遇五鬼之凶,乘其禄贵之势,相依相倚,反凶作吉,命逢反主掌刑杀阃制之权,持旌麾引马之贵也。
《兰台妙选赋》云:阳刃五鬼,登坛名彰寰宇。
 
安慕希衰而煞旺兮,丧车疾驰。
三元煞旺者,安慕希收缩,此为五行无气,煞遇旺郷,煞克于身,人命若然,决主天年咽气,连遭丧祸矣。引证前见安慕希主本内。
 
将喜不喜,而为迎运之休;欲彻未彻,而有未交之福。
将喜不喜者,迎送交通运输之年,且如行运二年有余,而有欲交未交之说,若逢吉运未便亨通,若出恶运尚有余灾,正此意也。
 
初临沐浴,却延福庆峥嵘;乍入长生,尚自心忧坎坷。
初临沐浴却延福庆者,乃方至沐浴暴败之乡,犹披尠福之故也。
 
真所谓丙丁有贵兮,遇酉亥以当荣。
丙丁有贵者,天乙贵也,丙丁生人逢猪鸡兊乾三个人,不犯空亡、岁朝,必主膺禄贵官显朝堂,丙丁立于乾户,乃驾海之Skyworth。
丙丁有贵格,如丙戌年火,丙凉月火,辛丑日火,辛丑时金,甲子胎土。
 
戊己无财兮,歴巳午而不遇。
戊己遇巳午无财者,天干部家属土,见水为财,然水逢巳午火旺之地,则水逢死绝受渴之乡,故云戊己遇己午无财,遇如不遇也。
戊己无财格,如辛巳年木,己天贶火,戊辰日水,辛未时火,庚寅胎金。
 
武须持于金土,文欲兼于水火。
武持金土者,盖金主武主兵,喜逢土厚生其本命之金,合其贵格,又无冲破者,决主武举英勇立功人矣。
武持金土格,如乙巳年金,丁丑月土,庚戌日金,乙辰时土,戊申胎水。
文欲水火者,水火有既济之功,火水有未济之徳,刚柔相济,仁柔义刚,必主为雅人才士,学业超羣人矣。
水火既济格,如辛丑年水,癸未月火,甲戌日水,辛巳时火,辛酉胎土。
 
奇仪重新违法犯罪,须防六甲之刑;禄马同乡,更忌五行之破。
奇仪重新违法犯罪者,乃甲戊庚与乙丙丁为三奇,法取天地,故名两仪。又戊己庚辛壬癸为六仪也,奇仪乃天地阴阳偶合英秀之气,若六甲之内无刑无伤方为吉贵之命。
王诩云:五行重新违法犯罪奇仪,须分逆顺。
珞琭子云:重新违法犯罪奇仪,藴抱藉出羣之噐。
禄马同乡,五行不宜克破,冲破反为贱命,详解例证见前,不重载。
 
贵于引从兮,岂怕禄刑;禄是庚辛兮,不愁金煞。
贵于引从者,引从之位逢贵妃也。引从天乙贵例见前,若命中无禄刑加临,方为福贵之命。且如己亥生人见未为引,见丑为从,又丑未为天乙妃嫔,此命如此纯粹,选入兰台之格矣。
唐沈芝云:若还引从更迎来,武则安邦文定国。又云:包承引从入中书。
禄是庚辛者,乃庚戌生人见辛亥禄元之位,逢金神煞,子见禄是也,命若如斯,必主贵禄威显人矣。
唐沈芝云:庚辛二字好强良,支木干金麤气扬。
 
水火逢土以伤,木遇金而击发。
水火逢土以病人,盖水遇土则止,火逢土则晦,故伤其本元,乃五行不相喜而相伤相制也。
《兰台赋》云:水逢土厚则壅塞不通。
袁天纲云:水清而不假土多。
珞琭子云:祸福之赊遥,则多因于水土。
木遇金而击发者,盖木非金而无法成其大噐,如大林之木,逢斧入于丛林方能选出梁栋之材矣。
《兰台赋》云:木在林中遇斧斤,有斵削之功。
壶中子云:木须赖金制之,然后以成噐。
袁天纲云:本繁无金斵削,纵荣而末岁孤穷。
 
舆库乃畏于刑冲,财印最嫌于衰绝。
舆库畏刑冲者,禄命之旌旗,三才之威节,王妃贵族多带此神,禄前二位金轝禄也,乃妻妾之神,诗例云金轝禄前相去二,婚偶亲姻为主本盛衰来讲寿夭者,五行造化生死盛衰皆配于根基主本之内,当消详盛而复衰,衰而复旺,生而复死,死而复生,吉凶之由也。
王禅云:仍分本主之基,以辨吉凶之变。
 
以旺绝为生死之基,以刑合为爱憎之候。
旺绝生死之基、刑合爱憎之候者,死绝则静顺,生旺则荡泆,然刑合爱憎、吉凶妙理合于五行根基而推详断矣。
王禅云:须详生克之爱憎,举一隅而下众。
《兰台赋》云:福生有基,逢之则金珠积屋。
《采真歌》云:他来刑克受克时,合中带刑为晚达。
 
月凶衰兮早岁寒儒,胎贵旺兮生于世胄。
月建凶衰者,不遇时也,桃花八月放,黄华7月开,两花皆秀发,各要待时来,然虽有镃基,比不上待时,故主早岁寒儒桑榆,晚景得时荣发矣。
唐沈芝云:衰旺当须子细推。
胎逢贵旺者,若胎中遇于空亡,人离财散,五行胎位要生旺禄贵方为贵格,必主生居贵族,累代簮缨。
《采真歌》云:生旺贵妃须㧞萃。
 
刑伤于胎则害母,鬼战其息则异母。
刑伤害母、鬼战异母者,先推胎息之由,次入变通之道,或有不时同产,一母所生,或随母嫁,或异母偏生,或伤克萱堂,或螟蛉外族,皆属五行之主也,命中却值刑伤胎位,必主早失恃怙,㓜年若逢鬼克,刑克于生时,故主偏生螟蛉异母矣。
造㣲赋云:若值四孟下生,产母有厄。
采真歌云:子害父阿妈不利,煞局定知豚犬类。
 
更分四柱于支干,取验有的时候之休咎。
分四柱支干、取有时休咎者,穷四柱之兴衰,深明得失,推支干之休咎,方造幽㣲妙,取有的时候贯通三命矣。
《造㣲赋》云:四柱中逢吉宿,富贵威权。又云:支干七人一而再,朝廷重用。
王诩云:四柱逓合而崇,安慕希有地而贵。
《虎骨辨》云:凡推三命,妙在有的时候。
袁天纲云:日管经营,断中年之休咎,时为结果,定晚岁之荣枯。
 
男宫当煞,定招年夭之灾;妻位多凶,虑见鼓盆之叹。
男宫当煞者,时为子息之宫,生时逢煞神当位,必主伤克于男女,定招绝嗣而螟蛉矣。时值孤虚,养子多应不肖,天空临子息之宫,末岁损立室之子。
妻位多凶者,日为老婆之宫,凶害如临之,主有鼓盆之叹,必招又娶之姻矣。
日逢孤儿寡妇,其妻多致于生离。又云绝宫为鼓盆之煞,并袁天纲云。
 
火人金盛须保鞠子,水命土繁定为孀妇。
火人金盛者,造化偏枯,母衰子旺也,男命逢之主难招子息勿多矣。
水命土繁者,命中混杂,身衰鬼旺也,女子遇之,寡妇孤孀,独守空房矣。
 
食印长生,则值鸾鳯之仪;禄马沟通,则喜芝兰之秀。
食印长生者,命逢比肩,乃甲食丙、乙食丁之类,兼逢五行正财,又遇纳音长生,此为五行纯粹,入其贵格,盖遇食印长生皆吉神也,必主夫妇和煦、琴瑟喜调、和鸣鸾鳯矣。
《造㣲赋》云:最喜食生食旺,不可食耗食空。又云:劫财宜居生旺乡,神煞爱逢生死地。
禄马交流者,命逢交互禄马全逢于命,合于兰台贵格,亦名活禄活马格矣,必主荫叙贵子,官居五府矣。羣书引证见前。
 
详其吉会乃喜,运并防灾,寡宿宜避,孤神可惧。
吉会乃喜运并防灾者,命逢行年岁运禄马皆在于生旺之地而生笔者元命谓之吉会,主欢喜之事。若克于元命,兼二运交并名凶会,定主灾难之事。
珞琭子云:虽运并而不致于为灾。又:吉会凶会,伏吟返吟。
寡宿宜避、孤神可惧者,此之二神乃逐年方位前一辰,进为孤,后一辰,退为寡。进主阳不利父,退主阴不利母。常术于男忌孤大地之母忌寡宿,然只宜回避,可忧可惧,盖不可犯之。
新闻赋云:岁星莫犯于孤神,天年忌逢于寡宿。
 
从劫煞兮思量之寡,守将星兮权谋之深。
命从劫煞者,乃五行昏浊之神,又云阴气尤毒,谓之煞也,其神常在五行气绝处,寅午戌人火绝在亥之类,仿此,即亥是劫煞。若君子得之,则气刚智勇,宜为武职。若小人得之,则放僻邪侈,靡所不至。生旺则出言多谋,死绝则执拗内狠。
《兰台赋》云:劫煞沉毒多谋。
壶中子云:劫煞倘同生气,阃外持权。
袁天纲云:劫神包裹遇官星,主执兵权助圣明,不怒而威人崇敬,顿令夷夏悉安荣。
命守主星者,子午卯酉生人守将星之位,常居驿马后二辰是也,命逢必主持权统兵,威声万里人也。
袁天纲云:将星文武两相宜,禄重权高足可见,不作宰臣清要职,便居帅府拥旌旗。
《兰台赋》云:将星飞马入天庭,必为老将。
珞琭子云:崇为宝也,奇为贵也,将星扶徳,天乙加临。
 
胆怯者下有不顺,性凶者干来上侵。
下有不顺者,命元反克于本命,五行不相和也,必要明其神煞生克,方可断其贵贱矣。
干来上侵者,命中干头遇鬼克侵本命之干也,与变官为鬼格亦同矣。命逢非惟刑伤,主夭天年矣。
 
小表明敏兮定须火盛,威武生硬兮乃是金多。
火盛文敏者,五行之内火惟高明而好炎上,但有庚申临官之火,辛巳盛炎之火用之弥明,宿之弥壮,秋冬作徳吉,春夏作刑凶。
金多武烈者,乃丁巳生人,纳音砂石之金,刚矿强悍,克忍喜杀,则主威武猛烈之故也。
 
木盛则让恻隐之心,水多则聪机巧之智。
木盛则让者,木命逢之多则茂盛也,临生旺之地则吉,临死绝之宫则凶,然木温柔而足仁,则常恻隐之心人矣。
水多则聪明,命逢水多则泛,沉潜伏溺,机巧多权,声誉汪洋,多才多智。
 
盖土之性最重为贵,或居三舍之方,或占毕生之地。
土性最重者,土是羣伦之主,虽懐载物之灵,积之为嵩岳,散之为尘灰,土重成功,坤厚载物,待时而用,生旺主贵,死绝主贫矣。
或居三舍之方者,乃安慕希五行皆能够归宿之地。借使乙未人,得亥年为木禄之一归也,得夷则是水命二归也,巳运是身人主三归也。
或占毕生之地者,乃辛巳生人纳音属金,月日时支神逢巳,皆占金长生之地,仿此推之,别的水火木土四命生人推究亦然矣。
 
既生则和,既克以制,四煞乃凶恶之象,六冲为不定之势。
既生则和、既克以制者,五行有相生相和为福为贵,五行有相克相制主夭主贫也。
四煞残暴、六冲不定者,命逢劫煞定于寅申巳亥之位,故名四煞也,主人残酷。相冲者,十二支战击之神,子冲午、丑冲未之类,名六冲也,兼逢死绝,则不任大事,动作招凶,若逢生旺,终身不定,咽气人矣。
 
噫!霍去病不侯,叔敖为相,皆天命之有定,每人事之可测。
卫青乃武周之元勋,至死不得封侯也,秦国孙叔自㓜岁成名,位上台辅,然死生有命,富贵在天,莫非命使然也,人事焉能预期估量矣。
 
通变有神,执方为遇,略得先人之遗踪,约以今贤而孰敢。
通变有神,执方为遇者,系辞云“往来不穷谓之通,化而裁之谓之变。”即使执方拙说,亦观其操执秉持,须识通变无穷之理,犹如有神矣。
略得古时候的人遗踪者,盖古时候的人意,今人之师,若不得古圣之遗文,莫非圆机之士,难明五行隐奥秘理者也。
 
愽乎管窥,庶几一悟。
愽乎管窥、庶几一悟者,今人愽闻而浅见,若寸管以窥天,未获方朔指迷,未悟五行妙理,今幸得奇书详览,知命不立岩墙斯可矣!

若木命人得火月金日时之类,有火克金,金不得伤木是御鬼也。

墓绝死败,至不足道,若带有刃煞亡劫、勾元等,来冲刑克,窃日主并用神者,隐患立侵矣。月空天赦二神,至吉善者,天月德,天月合,四神同断,各司乃职主事,若又系财官等贵主领者越来越赏心悦目,其荣誉之造化,骈骈然广集矣。

凡命最怕鬼克而窠鬼最毒,如丁未水见乙巳土,戊辰水见辛亥土之类。

用神生时旺之方,当防克制。

主本强健不忌,如王某壬申、己丑、丁丑、丙申逢三合生,更遇寅卯,为己入官乡,丙与辛合大贵。奈己阴土逢乙木作鬼,又遇辛作乙木之鬼,变寅卯之官作己土鬼。在亥卯未三合位,通是鬼克,犯鬼啸也。故主恶死。经曰:五行切忌下贼上,一生不足事相萦。

纳音生旺之方,用神坦然无忌。

又曰:鬼啸明显格局恶,尤其处徒刑煞祸不差,纵使在此在此以前逢富贵,定知日后厌年华。

如用水为官,忌土到申不害辰等处,用木为官,忌金到亥卯未等处。李淳风所谓伤破用神家宅,予独认为用神起发之处,先被伤坏,即用神无归着矣。

鬼不为害,如水命人四柱有火,上土克水,火又生土是助鬼也。其鬼尤凶。

用神之鬼墓,得之为殃。用神之贵,情亭亭赞助。

凡在四冲之地,纳音同类,逐两位逆数之。

印绶生乡,宜乎润泽,恶神死地,怕作刑伤。

寅申巳亥,子午卯酉亦以此取,主一生不足,多不成器。

用神恶没之所,地支岂欲全彰。

丁亥土畏乙亥木,癸酉木畏辛酉金。与人生怕死同义。主本生死同途则不忌。

印绶本为生笔者之神,若值印绶自家生旺之所,又见生合之神,转转为福,自家大义,绵亘不绝则可。或满或溢,火出木焚,木浮水泛,土重金埋,火重土虚,水流金沉,反有太满则倾,太盛则折之祸矣。惨酷之神,自家已在死绝之处,于上又乘恶气,克窃刑冲用神日主者窘迫,若死绝墓败上宫主,为恶来坏者,用前注断。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一气肇判者,却用日主取财官等件

上一篇:www.773.net凡看命伤官见官而早死,再遇流年财煞助 下一篇:身主何能恬静,识得主干有本象有化象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