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刺史陆徽表颖节义,刺史陆徽表颖节义
分类:文学资讯

又孙恩之乱,永嘉太守司马逸之被害,爱妻并死。兵寇之 际,莫敢收藏,郡吏俞佥以行当冒难棺敛逸之等六丧送致都。 葬毕,乃归乡邻。元嘉中年老年病卒。

  康祚,扶风人,亦有至行。母患乳痈,诸医疗不愈,康祚乃跪,双手捧痈大悲泣,母即觉小宽,因而渐差。时人以其有冥应。康祚位至屯骑上大夫。

又会稽人陈氏,有三女,无男。祖父母年八九十,老耄无所知,父笃癃病,母 不安其室。值岁饥,三女相率于西湖采菱莼,更日至市货卖,未尝亏怠。乡邻称为 义门,多欲取为妇,长女自毁茕独,誓不肯行。祖父母寻相继卒,三女自己经营出殡和埋葬, 为庵舍墓侧。

元嘉三十年,元凶弑逆,随王诞入讨,以爲行参军。子平 以凶逆灭理,故废己受职,事甯自解。末除吴郡海虞令,县禄 唯供养母一身,不以及妻子。人疑其俭薄,子平曰:“希禄本 在养亲,不在爲己。”问者惭而退。母丧去官,哀毁踰礼,每 至哭踊,顿绝方苏。属大明末东土饔飧不给,继以师旅,七年不得 营葬。昼夜号哭,常如袒括之日。冬不衣絮,暑避清凉,十十六日以数合米爲粥,不进盐菜。所居屋败,不蔽风日,兄子伯兴欲 爲葺理,子平不肯,曰:“笔者情事未申,天地一罪人耳,屋何 宜覆。”蔡兴宗爲会稽太傅,甚加矜赏,爲营冢圹。

  及母终,毁瘠弥甚,仅乃免丧。墓前有数十亩田,不属原平,每至农月,耕者恒裸袒。原平不欲使人慢其墓葬,乃贸家资,贵买此田,三农之月,辄束带垂泣,躬自耕垦。

韩灵敏,会稽剡人也。早孤,与兄灵珍并有孝性。寻母又亡,家贫无以营凶, 兄弟共种瓜半亩,朝采瓜子,暮已复生,以此遂办葬事。灵珍亡,无子,妻卓氏守 节不嫁,虑亲戚夺其志,未尝告归,灵敏事之如母。

时又有顾昌衍、江柔之、江轲并以笃行盛名。昌衍吴人, 居丧几致灭性。王俭言之帝王曰:“昌衍既有至行,且张永之 甥,宜居礼闱,以光郎署。”乃以爲里正库部郎。柔之、轲并 济阳人。柔之字叔远,孝悌通亮,亦至台郎。轲字伯伦,贞严 有行。宗人江概位至教头,性豪侈,唯见轲则敬挹焉。

  元嘉三十年,元凶弑逆,随王诞入讨,以爲行参军。子平以凶逆灭理,故废己受职,事甯自解。末除吴郡海虞令,县禄唯供养母一身,不以及妻子。人疑其俭薄,子平曰:「希禄本在养亲,不在爲己。」问者惭而退。母丧去官,哀毁踰礼,每至哭踊,顿绝方苏。属大明末东土饔飧不济,继以师旅,四年不得营葬。昼夜号哭,常如袒括之日。冬不衣絮,暑避清凉,二一日以数合米爲粥,不进盐菜。所居屋败,不蔽风日,兄子伯兴欲爲葺理,子平不肯,曰:「作者情事未申,天地一罪人耳,屋何宜覆。」蔡兴宗爲会稽教头,甚加矜赏,爲营冢圹。

江泌,字士清,济阳考城人也。父亮之,员外郎。泌少贫,昼日斫屟,夜读书, 随月光握卷升屋。性行仁义,衣弊,恐虱饥死,乃复取置衣中。数日间,一生无复 虱。母亡后,以生阙供养,遇鲑不忍食。食菜不食心,以其有生意也。历仕南开中学郎 行参军,所给募吏去役,得时病,莫有舍之者,吏扶杖投泌,泌亲自隐恤,吏死, 泌为买棺。无僮役,兄弟共舆埋之。领国子助教。乘牵车至染乌头,见老翁步行, 下车载(An on-board)之,躬自步去。世祖感到南康王子琳侍读。建武中,明帝害诸王后,泌忧念 子琳,诣志公道人问其祸福。志公覆香炉灰示之曰:“都尽,无所余。”及子琳被 害,泌往哭之,泪尽,继之以血。亲视出殡和埋葬,乃去。时广步步高侍读严桓之亦哭王尽 哀。泌寻卒。泌族人益州治中泌,黄门郎悆子也。与泌同名。世谓泌为“孝江泌” 以别之。

张津之,永嘉安固人也。爲郡大族,少有志行,历五官主 簿,永甯安固二县领节度使。家世富足,经荒年,散财救赡乡党, 遂以贫罄,全济者甚多。上卿王味之有罪,当见收,逃避进之 家,供奉经时,尽其诚力。味之尝避地堕水沈没,进之投水拯 救,相与沈沦,久而得免。

  蒋恭,义兴临津人也。元嘉中,晋陵蒋崇平爲劫见禽,云与恭妻弟吴晞张爲侣。晞张先行不在,本村遇水,妻息避水,移寄恭家。时录晞张不获,禽收恭及兄协付狱科罪。恭、协并款舍住晞清远,而不知劫情。恭列晞张妻息是妇之亲,亲今有罪,恭身甘分,求免兄协。协列是户主,求免弟恭。兄弟几人争求受罪,郡县不能够判,依事上详。州议以爲并不合罪。后除恭义成令,协义招令。

吴达之,义兴人也。嫂亡无以葬,自卖为十夫客以营冢椁。从祖弟敬伯夫妻荒 年被略卖江北,达之有田十亩,货以赎之,与之同财共宅。郡命为主簿,固以让兄。 又让世业旧田与族弟,弟亦不受,田遂闲废。建元八年,诏表门闾。

贾恩,会稽诸暨人也。少有志行。元嘉八年母亡,居丧过 礼。未葬,爲邻火所逼,恩及妻桓氏号哭奔救,左近赴助,棺 榇得免,恩及桓俱烧死。有司奏改其里爲孝义里,蠲租布三世。 追赠恩随州郡显亲左尉。

  子平世居会稽,少有志行,事母至孝。常德辟从事史,月奉得白米,辄货巿粟麦。人曰:「所利无几,何足爲烦。」子平曰:「尊重老人在东,不办得米,何心独飨白粲。」每有赠鲜肴者,若不足寄致至家,则不肯受。母本侧庶,籍注失实,实未及养,而籍年已满,便离职回家。时镇军将军顾觊之爲州上纲,谓曰:「尊上一季度实未八十,亲故所知,州中差有微禄,当啓相留。」子平曰:「公家正取信黄籍,籍年既至,便应扶侍,何容苟冒荣利。」乃回家竭力供养。

又永兴概中里王氏女,年五周岁,得毒病,两目皆盲。性至孝,年二十,父母死, 临尸一叫,眼皆血出,小姨子娥舐其血,左目即开,时人称为安顺。太守何昙秀不以 闻。

历仕南开中学郎行参军,所给募吏去役,得时病,莫有舍之者。 吏扶杖投泌,泌自隐恤。吏死,泌爲买棺。无僮役,兄弟共舆 埋之。后领国子教师,乘牵车至染乌头,见一郎君步行,下车载之,躬自步去染。武帝以爲南康王子琳侍读。

  沙弥,晋司空冰之六世孙也。父佩玉,仕宋位杜阿拉内史,升明中,坐沈攸之事诛。时沙弥始生。及年四岁,所生母爲制采衣,辄不肯服。母问其故,流涕对曰:「家门祸酷,用是何爲?」及长,生平粗人蔬食。爲中军田曹行现役。嫡母刘氏寝疾,沙弥晨昏侍侧,衣不解带。或应针灸,辄以身先试。及母亡,水浆不入口累日。初进小麦薄饮,经十旬方爲薄粥。终丧不食用盐酢,冬辰不衣绵纩,夏天一窍不通衰絰。不出庐户,昼夜号恸,邻人不忍闻。所坐荐,泪沾爲烂。墓在新林,忽生旅松百许株,枝叶郁茂,有十分松。刘好噉果蔗,沙弥遂不食焉。宗人都官太守咏表言其状,应纯孝之举,梁武帝召见嘉之,以补歙令。还除轻车邵陵王参军事,随府会稽,复丁所生母忧,丧还都,济广东,中流遇风,舫将覆没。沙弥抱柩号哭,俄而风停,咸以爲承德所致。后卒于GreatWall令。子持。

吴郡范法恂妻褚氏,亦勤勉执妇业。宋升明中,孙昙瓘谋反亡命,褚谓其子僧 简曰:“孙越州先姑之姊子,与汝阿爸则从母兄弟,交则义重古时候的人。逃窜脱不免, 汝宜收之。”昙瓘寻伏法,褚氏令僧简往敛葬。年七十余,永明中卒。僧简在都, 闻病驰归,未至而褚已卒,将殡,举尸不起,寻而僧简至焉。

宋文帝崩,原平号恸,日食麦鉡一枚,如此16日。人曰: “何人非王臣,何独如此?”原平泣而答曰:“吾家见异先朝, 蒙褒赞之赏,不可能回报,私心感动耳。”

  孙棘,宛城人也。宋大明八年,发三五丁,弟萨应充行,坐违期不至。棘诣郡辞列:「棘爲家长,令弟不行,罪应百死,乞以身代萨。」萨又辞列自引。上卿张岱疑其不实,以棘、萨各置一处,报云「听其相代」。顔色并悦,甘心赴死。棘妻许又寄语属棘:「君当门户,岂可委罪小郎?且大家临亡,以小郎属君。竟未妻娶,家道不立。君已有二儿,死复何恨。」岱依事表上,孝武诏特原罪。州加辟命,并赐帛二十疋。

孙淡,曼海姆人也。居莱比锡,事母孝。母疾,不眠食,以差为期。母哀之,后有 疾,不使知也。豫章王领湘州,辟骠骑行参军。建元五年,蠲租税,表门闾。卒于 家。

蒋恭,义兴临津人也。元嘉中,晋陵蒋崇平爲劫见禽,云 与恭妻弟吴晞张爲侣。晞张先行不在,本村遇水,妻息避水, 移寄恭家。时录晞张不获,禽收恭及兄协付狱科罪。恭、协并 款舍住晞玉林,而不知劫情。恭列晞张妻息是妇之亲,亲今 有罪,恭身甘分,求免兄协。协列是户主,求免弟恭。兄弟三个人争求受罪,郡县无法判,依事上详。州议以爲并不合罪。后 除恭义成令,协义招令。

  解叔谦字楚梁,雁门人也。母有疾,叔谦夜于庭中稽颡祈福,闻空中语云:「此病得丁公藤爲酒便差。」即访医及本草注,皆无识者。乃求访至宜都郡,遥见山中一娃他爸伐木,问其所用,答曰:「此丁公藤,疗风尤验。」叔谦便拜伏流涕,具言来意。此公怆然,以四段与之,并示以渍酒法。叔谦受之,顾视此人,不复知处。依法爲酒,母病即差。齐建武初,以奉朝请征,不至。

建武七年,吴兴乘公济妻姚氏生二男,而公济及兄公愿、乾伯并卒,各有一子 欣之、天保,姚培养之,卖田宅为娶妇,自与二男寄止邻家。明帝诏为其二子婚, 表门闾,复徭役。

师觉授字觉授,新乡涅阳人也。与外兄宗少文并有素业, 以琴书自娱。于路忽见壹人持书一函,题曰“至孝师君苫前”。 俄而不见。舍车奔归,闻家哭声,一叫而绝,悠久乃苏。后撰 孝子传八卷。宋临川王义庆辟爲州祭酒、主簿,并不就。乃表 荐之,会卒。

  天与善射,弓力兼倍,容颜严毅,笑不解顔。文帝以其旧将子,使教皇子射。元嘉二十四年,爲广威将军,领左细仗。元凶入弑,事变仓卒,旧将罗训、徐罕皆望风屈附。天与繁忙被甲,执刀持弓,疾呼左右迎阵。徐罕曰:「殿下入,汝欲何爲?」天与骂曰:「殿下常往来,云何即时方作此语,只汝是贼手。」射劭于东堂,几中。逆徒击之,臂断,乃见杀。其队将张弘之、朱道钦、陈满与天与同出拒战,并死。孝武即位,赠天与龙骧将军、大梁太史,諡曰壮侯,车光降哭。弘之等各赠郡守。给天与老人禀。

建武二年,剡县有小儿,年九虚岁,与母俱得赤班病。母死,亲戚以小时候犹恶, 不令其知。小儿疑之,问云:“母尝数问我病,昨来觉声羸,今不复闻,何谓也?” 因自投下床,匍匐至母尸侧,顿绝而死。乡里告之太傅宗善才,求表庐,事竟不行。

江泌字士清,济阳考城人也。父亮之,员外郎。泌少贫, 昼日斫屧爲业,夜读书随月光,光斜则握卷升屋,睡极堕地则 更登。性行仁义,衣弊虱多,绵裹置壁上,恐虱饥死,乃复置 衣中。数日间,毕生无复虱。母亡后,以生阙供养,遇鲑不忍 食。菜不食心,以其有生意,唯食老叶而已。母墓爲野火所烧, 依“新宫灾,16日哭”。泪尽系之以血。

○崔怀慎 公孙僧远 吴欣之 韩系伯 孙淡 华宝 韩灵敏 封延伯 吴达 之 王文殊 朱谦之 萧睿明 乐颐 江泌 杜栖 陆绛

龚颖 刘瑜 贾恩 郭世通严世期 吴逵 潘综

  于时秣陵朱绪无行,母病积年,忽思菰羹,绪妻到市买菰爲羹欲奉母,绪曰:「病复安能食。」先尝之,遂并食尽。母怒曰:「笔者病欲此羹,汝何心并啖尽。天若有知,当令汝哽死。」绪闻便心仲介介然,即利血,今日而死。叡明闻之,大悲恸,不食积日。问绪尸在何处,欲手动和自动戮之。既而曰:「洿吾刀。」乃止。永明四年,居母丧,不胜哀,卒,诏赠中书郎。

义兴蒋隽之妻黄氏,夫亡不重嫁,逼之,欲赴水自杀,乃止。建元五年,诏蠲 租赋,表门闾。

父笃疾弥年,原平衣不解带,口不尝盐菜者,跨积寒暑, 又未尝睡卧。父亡,哭踊恸绝,数日方苏。以爲奉终之义,情 礼自毕,茔圹凶功,不欲假人。本虽巧而不解作墓,乃访邑中 有营墓者,助人运力,经时展勤,久乃闲练。又自卖十夫以供 衆费,窀穸之事,俭而当礼。性无术学,因心自然。葬毕,诣 所买主执役无懈,与诸奴分务,让逸取劳。主人不忍使,每遣 之。原平服勤未尝暂替,佣赁养母,有馀聚以自赎。既学构冢, 尤善其事,每至吉岁,求者盈门。原平所起必自贫始,既取贱 价,又以夫日助之。及父丧终,自起两间小屋以爲祠堂,每至 节岁,常于此数日中哀思,绝饮粥。父服除后,不复食肉。高 阳许瑶之罢建筑和安装郡丞还家,以绵一斤遗之,不受。瑶之乃自往, 曰:“今岁过寒,而建筑和安装绵好,以此奉尊上下耳。”原平乃拜 而受之。

  许昭先,义兴人也。叔父肇之坐事系狱,七年不判。子侄二十许人,昭先家最贫薄,专独料诉,无日在家,饷馈肇之,莫非珍新。资産既尽,卖宅以充之。肇之诸子倦怠,唯昭先无有懈息,如是七载。太傅沈演之嘉其操行,肇之事由此得释。昭先舅夫妻并疫病病逝,家贫无以殡送,昭先卖衣裳以营出殡和埋葬。舅子多少人并幼,赡护皆得成长。昭先父母皆老病,家无僮役,竭力致养,甘旨必从。宗党嘉其好事。钱塘节度使刘真道板爲征虏参军,昭先以亲老不就;补迎主簿,昭先以叔未仕,又固辞。

又诸暨东洿里屠氏女,父失明,母久治不愈的疾病,亲人相弃,乡邻不容。女移父母远住 罗,昼樵采,夜纺绩,以养老。父母俱卒,亲营殡葬,负土成坟。忽闻空中有声 云:“汝至性可重,山神欲相促使。汝可为人医治,必须大富。”女谓是妖魅,弗 敢从,遂得病。积时,邻舍人有中溪蜮毒者,女试治之,自觉病便差,遂以巫道为 人治疾,无不愈。家产日益,乡友多欲娶之,以无兄弟,誓守坟墓不肯嫁,为山贼 劫杀。太尉于琳之具言郡,军机大臣王敬则不以闻。

古典医学原版的书文赏析,本文由小编整理于互连网,转发请注解出处

  余齐人,晋陵晋陵人也。少有孝行,爲邑书吏。宋大明二年,父殖在家病亡,信未至。齐人谓人曰:「比肉难过烦,有如割截。居常惶骇,必有异故。」信寻至,以父病报之。四百馀里,二十八日而至。至门,方知父死,号踊恸绝,悠久乃苏。问父所遗言,母曰:「汝父临终,恨不见汝。」齐人即曰:「相见何难。」于是号叫殡所,眨眼间便绝。州县上言,有司奏改其里爲孝义里,蠲租布,赐其母谷百斛。

子曰:“老爹和儿子之道,本性也,君臣之义也。”人之含孝禀义,天生所同,淳薄 因心,非俟学至。迟遇为用,不谢始庶之法;骄慢之性,多惭水菽之享。夫色养尽 力,行义致身,甘心垅亩,落落寡合,斯即孟氏三乐之辞,仲由负米之叹也。通乎 神明,理缘感召。情浇世薄,方表孝慈。故非内德者所以寄心,怀仁者所以标物矣。 埋名韫节,鲜或刚烈,纪夫事行,以列于篇。

丘冠先字道玄,吴兴乌程人也,少有节义。齐永明中,位 给事中。时求使蠕蠕国,太师令王俭言:“冠先虽名位未升, 而义行甚重。若爲行人,则苏武、郑衆之流也。”于是使蠕蠕。 蠕蠕逼令拜,冠先执节不从。以刃临之,冠先曰:“能杀作者者 蠕蠕也,不可能以国王使拜戎狄者,作者也。”遂见杀。武帝以冠 先不辱命,赐其子雄钱贰万、布三十疋。雄不受,诣阙上书曰: “臣父执节如苏武,守死如谷吉,遂不书之良史,甄之褒策, 万代过后,谁死社稷。建元六年,车僧朗衔使不异,抗节是同, 诏赠正员外郎,此天朝旧准,臣父成例也。今僧朗反葬冢茔, 臣父湮弃绝域,语忠烈则亦不谢车,论荼苦则彼优而此剧,名 位不殊,礼数宜等,乞申哀赠。”书奏不省。

  又元嘉八年,南明州举所统西阳县人董阳三世同居,外无差别门,内未有差距烟。诏榜门曰「笃行董氏之闾」,蠲一门租布。

陆绛,字魏卿,吴郡人也。父闲,字遐业,有风概,与人交,不苟合。少为同 郡张绪所知,仕至邯郸别驾。明帝崩,闲谓所亲曰:“宫车晏驾,百司将听于冢宰。 主王地重才弱,必不能够振,难将至矣。”乃感心疾,不复预州事。县令始安王遥光 反,事败,闲以纲佐被召至杜姥宅,尚书令徐孝嗣启闲不预逆谋,未及报,徐世檦 令杀之。绛时随闲,抱闲颈乞代死,遂并见杀。

又元嘉四年,南交州举所统西阳县人董阳三世同居,外无异门,内未有差距烟。诏榜门曰“笃行董氏之闾”,蠲一门租布 。

  又时有羊缉之女佩任者,乌程人。随母还舅氏,母亡,昼夜号哭,不饮食12日而亡,乡党号曰「女表」。

王文殊,吴兴故鄣人也。父没虏,文殊思慕泣血,蔬食山谷三十余年。都尉谢 抃板为功曹,不就。永明十一年,令尹孔琇之表曰:“文殊性挺五常,心符第三体育地方。 以父没獯庭,抱毕生之痛,专席恒居,衔罔极之恤。服纟宁缟以经年,饵蔬菽以俟 命,婚义灭于天情,官序空于素抱。傥降甄异之恩,榜其闾里”。郁林诏榜门,改 所居为“孝行里”。

时劫掠充斥,每入村抄暴,至进之门,辄相约勒,不得侵袭,其信义所感如此。元嘉初,诏在所蠲其徭役。

  昌宇,陈郡人也,爲刘悛新竹服兵役。孝性以至。尝养一鹄,昌宇病二旬,而鹄二旬不食。昌宇亡而鹄遂飞去。

韩系伯,湛江人也。事父母谨孝。沧州土俗,邻居种桑树于界上为志,系伯以 桑枝荫妨他地,迁界上开数尺,邻畔随复侵之,系伯辄更换种。久之,邻人惭愧, 还所侵地,躬往谢之。建元八年,蠲租税,表门闾。以寿终。

封延伯字仲连,勃海人也。世爲州郡着姓,寓居黄海,三 世同财,爲北州所宗附。延伯好学妥洽,事寡嫂甚谨。垣崇祖 爲宛城,请爲都尉,不就。崇祖轼其门,不肯相见。后爲冀州, 上表荐之,诏书优礼。起家爲平西上大夫、梁郡太师。爲政清静, 有高士风。俄以疾免,还南海。于时四州入魏,士子皆依海曲, 争往宗之,如辽东之仰邴原也。

  天与弟天生,少爲队将,十个人同火。屋后有一坑广二丈馀,十二人共跳之皆度,唯天生坠。天生乃取实中苦竹,剡其端使利,交横布坑内,更呼等类共跳,并惧不敢。天生乃复跳之,往反十余,曾无留碍,衆并崇拜。以兄死节,爲孝武所在意。大明末,爲弋阳经略使。明帝泰始初,与殷琰同逆被斩。

乐颐,字文德,咸阳涅阳人。世居南郡。少来说行和谨,仕为京府参军。父在 郢州病亡,颐忽思父涕泣,因请假还,中路果得父凶问。颐便徒跣号咷,出陶家后 渚,遇商人附载西上,水浆不入口数日。尝遇病,与母隔壁,忍痛不言,啮被至碎, 恐母之哀己也。湘州抚军王僧虔引为主簿,以同僚非人,弃官去。吏部郎庾杲之尝 往候,颐为设食,枯鱼菜菹而已。杲之曰:“笔者不能够食此。”母闻之,自出常膳鱼 羹数种。杲之曰:“卿过于茅季伟,笔者非郭林宗。”仕至郢州治中,卒。

许昭先,义兴人也。叔父肇之坐事系狱,三年不判。子侄 二十许人,昭先家最贫薄,专独料诉,无日在家,饷馈肇之, 莫非珍新。资産既尽,卖宅以充之。肇之诸子倦怠,唯昭先无 有懈息,如是七载。太史沈演之嘉其操行,肇之事因此得释。 昭先舅夫妻并疫病驾鹤归西,家贫无以殡送,昭先卖服装以营 出殡和埋葬。舅子四个人并幼,赡护皆得成长。昭先父母皆老病,家无 僮役,竭力致养,甘旨必从。宗党嘉其好事。明州尚书刘真道 板爲征虏参军,昭先以亲老不就;补迎主簿,昭先以叔未仕, 又固辞。

  又以种瓜爲业,大明七年大旱,瓜渎不复通船。参知政事刘僧秀湣其穷老,下渎水与之。原平曰:「普天天津大学学旱,百姓俱困,岂可减溉田之水,以通运瓜之船。」乃步从她道往钱唐货卖。每行来见人牵埭未过,辄迅烜助之。己自引船,不假外人。若自船已度,后人未及,常停住须待,以此爲常。尝于县南郭凤埭助人引船,遇有斗者爲吏所录,斗者逃散,唯原平独住,吏执以送县。大将军新到,未相谙悉,将加严肃处置罚款,原平解衣就罪,义无一言。左右轻重咸稽颡请救,然后得免。由来不谒官长,自此乃始修敬。太守蔡兴宗临郡,深加贵异,以私米馈原平及山阴朱百多年妻各百斛。原平誓死不受,百余年妻亦固辞。

封延伯,字仲琏,阿拉斯加湾人也。有学行,不与世人交,事寡嫂甚谨。州辟主簿, 举秀才,不就。后乃仕。垣崇祖为顺德,启太祖用为上大夫,带梁郡太师。以疾自免, 侨居南海,遂不至首都。三世同财,为北州所宗附。豫章王辟中兵,不就,卒。

郭世通,会稽永兴人也。年十四丧父,居丧殆不胜哀。家 贫,佣力以养继母。妇生一男,夫妻恐废侍养,乃垂泣瘗之。 母亡,负土成坟。亲人或共赙助,微有所受,葬毕,佣赁还先 直。服除后,思慕平生如丧者,未尝释衣幍。仁孝之风,行于 乡友。邻村办小学大莫有呼其名者。尝与人共于山阴市物品,误得 一千钱,那时候不觉,分背方悟,追还本主。钱主惊讶,以半直 与之,世通委之而去。元嘉六年,大使巡行天下,散骑常侍袁 愉表其淳行,文帝嘉之,敕榜表门闾,蠲其租调,改所居独枫 里爲孝行焉。军机章京孟顗察孝廉,不就。

  建元四年,大使巡行天下,义兴陈玄子四世同居,一百七口。武陵邵荣兴、文献叔并八世同居。南海徐生之、武陵范安祖、李圣伯、范道根,并五世同居。零陵谭弘宝、大庆何弘、华阳阳黑头,疏从四世同居。诏俱表门闾,蠲租税。

古典军事学原来的文章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网络,转发请证明出处

王文殊字令章,吴兴故鄣人也。父没魏,文殊思慕泣血, 平生蔬食,不衣帛,服麻縕而已。不婚,不交人物。吴兴太守谢瀹聘爲功曹,不就。立小屋于县西,端拱个中,岁时伏腊, 月朝十五,未尝不北望长悲,如此三十馀年。太尉孔琇之表其 行,郁林诏榜门,改所居爲孝行里。

  韩灵敏,会稽剡人也。早孤,与兄灵珍并有孝性。母寻又亡,家贫无以营凶,兄弟共种瓜,朝采瓜子,暮生已复,遂办葬事。灵珍亡无子,妻朝氏守节不嫁,虑亲人夺其志,未尝告归。灵敏事之如母。

吴欣之,晋陵利城人也。宋元嘉末,弟尉之为武进县戍,随王诞起义,太初遣 军主华钦讨之,吏民皆散,尉之独留,见执将死。欣之诣钦乞代弟命,辞泪哀切, 兄弟皆见原。建元四年,有诏蠲表。

昕字令先,庐陵人,有至性,隐邯郸山,服食不与俗人交。 母病亡已经日,昕奔还高喊,母即苏。都以爲榆林所致。

  何子平,庐江灊人也。曾祖楷,晋大将军。祖友,会稽王道子骠骑谘议参军。老爹和儿子先,建筑和安装里正。

又有啥伯玙,弟幼玙,俱厉节操。养孤兄子,及长为婚,推家业尽与之。安贫 收缩,教导有方,乡党呼为人师。郡守下车,莫不修谒。永明十一年,伯玙卒。幼 玙少好佛法,翦落长斋,持行精苦。梁初卒。兄弟年并八十余。

道湣仕齐,位射声士大夫。族孙沙弥亦以孝行着。

  预建武中爲恒久令,人怀其德,卒官。时有一媪年可六七十,担檞蔌叶造市货之,闻预亡大泣,弃溪中,曰:「失乐令,笔者辈孤独老姥政应就死耳。」市人亦皆泣,其惠化如此。

晋陵吴康之妻赵氏,父亡弟幼,值岁饥,母老病笃,赵诣乡邻自卖,言辞哀切, 乡友怜之,人人分升米相救,遂得免。及嫁康之,少时夫亡,家欲更嫁,赤胆忠心。

刘瑜,历公历阳人也。十周岁丧父,事母至孝。年五十二, 又丧母,两年不进盐酪,号泣昼夜不绝声,勤身力以营葬事。 服除,二十馀年,土人蔬食,言辄流涕,常居墓侧,未尝暂违。 宋文帝元嘉初卒。

  刘瑜,历公历阳人也。八岁丧父,事母至孝。年五十二,又丧母,四年不进盐酪,号泣昼夜不绝声,勤身力以营葬事。服除,二十馀年,布衣蔬食,言辄流涕,常居墓侧,未尝暂违。宋文帝元嘉初卒。

赞曰:孝为行首,义实因心。白华秉节,寒木齐心。

孙淡,堪培拉人也,世居夏洛特。事母至孝,母疾,不眠食, 以差爲期。母哀之,后有疾不使知也。齐建元七年,蠲表门闾。 卒于家。

  永明初,钱塘人童超之二息犯罪争死,军机章京刘悛表以闻。

朱谦之,字处光,吴郡钱唐人也。父昭之,以学解称于乡党,谦之年数岁,所 生母亡,昭之假葬田侧,为族人朱幼方燎火所焚。同产姊密码语言之,谦之虽小,便哀 戚如持丧。年长不婚娶。永明中,手刃杀幼方,诣狱自系。太尉申灵勖表上,别驾 孔稚圭、兼记室刘璡、司徒左西掾张融笺与令尹豫章王曰:“礼开报仇之典,以申 孝义之情;法断相杀之条,以表权时之制。谦之挥刃酬冤,既申私礼;系颈就死, 又明公法。今仍杀之,则成当世罪人;宥而活之,即为盛朝孝子。杀一罪人,未足 弘宪;活一孝子,实广风德。张绪、陆澄,是其乡旧,应具来由。融等与谦之并不 相识,区区短见,深有恨然。”豫章王言之世祖,时吴郡太师王慈、太常张绪、长史陆澄并表论其事,世祖嘉其义,虑相复报,乃遣谦之随曹虎西行。将发,幼方子 恽于津阳门伺杀谦之,谦之之兄选之又刺杀恽,有司以闻。世祖曰:“此都已经义事, 不可问。”悉赦之。吴兴沈摐闻而叹曰:“弟死于孝,兄殉于义。孝友之节,萃此 一门。”选之字处林,有志节,著《辩相论》。幼时顾欢见而异之,以女妻焉。官 至江夏王参军。

吴达之,义兴人也。嫂亡无以葬,自卖爲十夫客,以营冢 椁。从祖弟敬伯,夫妻荒年被略卖江北,达之有田十亩,货以 赎之,与同财共宅。郡命爲主簿,固以让兄。又让世业旧田与 族弟,弟亦不受,田遂闲废。齐建元七年,诏表门闾。

  又永兴概中里王氏女年陆周岁,得毒病,两目皆盲。性至孝,年二十父死,临尸一叫,眼皆血出。三嫂娥舐其血,左目即开,时人称爲丹东。

华宝,晋陵长沙人也。父豪,义熙末戍长安,宝年拾岁。临别,谓宝曰:“须 我还,当为汝上头。”长安陷虏,豪殁。宝年至七十,不婚冠,或问之者,辄号恸 弥日,不忍答也。

持字郭亚莎,少孤,性至孝,父忧,居丧过礼。笃志好学, 仕梁爲都尉左户郎,后兼建康监。陈文帝爲吴兴县令,以爲郡 丞,兼掌书翰。天嘉初,爲里胥左丞,封崇德县子。拜封之日, 请令史爲客,受其饷遗,文帝怒之,因坐免。后爲郑城令,坐 杖杀人免封。还爲给事黄门上大夫,历盐官令,秘书监,知国史 事。又爲少府卿,迁太中医务卫生人士,领步兵大将军,卒。持善字书, 每属辞,好爲奇字,雅人亦以此讥之。有集十卷。

  贾恩,会稽诸暨人也。少有志行。元嘉两年母亡,居丧过礼。未葬,爲邻火所逼,恩及妻桓氏号哭奔救,周边赴助,棺榇得免,恩及桓俱烧死。有司奏改其里爲孝义里,蠲租布三世。追赠恩克拉玛依郡显亲左尉。

崔怀慎,清河东武城人也。父邪利,鲁郡上卿,宋元嘉中没虏。怀慎与妻房氏 笃爱,闻父陷没,即日遣妻,匹夫蔬食,如居丧礼。邪利后仕虏中书,戒怀慎不许 如此,怀慎得书更号泣。怀填从叔模为荥阳太师,亦同没虏,模子虽居处改节,而 不废婚宦。大明中,怀慎宗人雍州校尉元孙北使,虏问之曰:“崔邪利、模并力屈 归命,二家子侄,出处分裂,义将安在?”元孙曰:“王尊驱骥,王阳回车,欲令 忠孝并弘,臣子两节。”泰始初,随州沉陷,界上流奔者多有去就,怀慎由此入北。 至桑乾,邪利时已卒,怀慎绝而后苏。载丧还青州,徒跣冰雪,土气寒酷,而兄弟 不伤,时人以为松原。丧毕,以弟在南,建元初又逃归,而弟亦已亡。怀慎孤贫独 立,宗党哀之,日敛给其升米。永明中卒。

又义兴蒋隽之妻黄氏,夫亡不重嫁,家逼之,欲轻生,乃 止。建元八年,诏蠲表门闾。 又会稽永兴吴翼之母丁氏,少丧夫。性仁爱,遭年荒,分 衣食以饴里中饥饿者,邻里求借未尝违。同里陈攘老人死,孤 单无亲朋好朋友,丁收养之。及长爲营婚娶。又同里王礼妻徐氏,荒 年客死山阴,丁爲买棺器,自往敛葬。元徽末,寒露,饭店断 行,村里比室饥饿,丁自出盐米,计口分赋。同里左侨家露四 丧无以葬,丁爲办冢椁。有三调不登者,代爲输送。丁长子妇 王氏守寡,执志不再醮。州郡上言,诏表门闾,蠲租税。

  时又有荆州梓潼人张楚,母疾,命在属纩,楚祈祷苦至,烧指自誓,精诚感悟,疾时得愈。见榜门曰「孝行张氏之闾」,易其里爲孝行里。蠲租布三世,身加旌命。

建元四年,大使巡行天下,义兴陈玄子四世一百七十口同居。武陵郡邵荣兴、 文献叔八世同居。黄海徐生之、武陵范安祖、李圣伯、范道根五世同居。零陵谭弘 宝、南阳何弘、华阳阳黑头疏从四世同居,并共衣食。诏表门闾,蠲租税。又蜀郡 王续祖、华阳郝道福并累世同爨。建武八年,明帝诏表门闾,蠲调役。

孙棘,荆州人也。宋大明两年,发三五丁,弟萨应充行, 坐违期不至。棘诣郡辞列:“棘爲家长,令弟不行,罪应百死, 乞以身代萨。”萨又辞列自引。尚书张岱疑其不实,以棘、萨 各置一处,报云“听其相代”。顔色并悦,甘心赴死 。棘妻许 又寄语属棘:“君当门户,岂可委罪小郎?且大家临亡,以小 郎属君。竟未妻娶,家道不立。君已有二儿,死复何恨。”岱 依事表上,孝武诏特原罪。州加辟命,并赐帛二十疋。

卷七十三

萧睿明,南兰陵人。领军将军谌从祖兄弟也。父孝孙,左军。睿明初仕员外殿 中校军,少有至性,奉亲谨笃。母病躬祷,夕不假寐,及亡,不胜哀而卒。永明八年,世祖诏曰:“龙骧将军、安西中兵参军、松滋令萧睿明,爱敬淳深,色养尽礼, 丧过乎哀,遂致消逝。虽未达圣教,而一至可愍。宜加荣命,以矜善人。可赠中书 郎。”

及母终,毁瘠弥甚,仅乃免丧。墓前有数十亩田,不属原 平,每至农月,耕者恒裸袒。原平不欲使人慢其王陵,乃贸家 资,贵买此田,三农之月,辄束带垂泣,躬自耕垦。

  又宋初吴郡人陈遗,少爲郡吏,母好食枪底饭。遗在役,恒带一囊,每煮食辄录其焦以贻母。后孙恩乱,聚得数升,恒带自随。及败逃窜,多有饿死,遗以此得活。母昼夜泣涕,目爲失明,耳无所闻。遗还入户,再拜号咽,母豁然即明。

又宛城徐灵礼妻遭火救儿,与儿俱焚死。少保刘悛以闻。

会稽郡贵重望计及望孝,盛族出身,不减秘、着。明帝泰 始三年,兴宗欲举山阴孔仲智子爲望计,原平次息爲望孝。仲 智会土高门,原平一邦至行,欲以相敌。会明帝别敕用人,故 二选并寝。兴宗征还都,表其殊行,举爲太学大学生。会兴宗薨, 事不行。卒于家。三子一弟,并有门行。

  历仕南开中学郎行参军,所给募吏去役,得时病,莫有舍之者。吏扶杖投泌,泌自隐恤。吏死,泌爲买棺。无僮役,兄弟共舆埋之。后领国子教授,乘牵车至染乌头,见一孩他爸步行,下车载(An on-board)之,躬自步去染。武帝以爲南康王子琳侍读。

史臣曰:浇风一同,人伦毁薄,抑引之信众闻,圭璋之璞罕就。若令事长移忠, 傥非洲开发银行举,姜桂辛酸,容迁本质。而旌闾变里,问饩存牢,然则鳏夫寡妇齐矜,力田等 劝。其于扶奖名教,未为多也。

庾道湣,潁川鄢陵人,晋司空冰之玄孙也。有孝行,颇能 属文。少出孤悴,时人莫知。其所生母流漂邺城,道湣尚在繈 褓。及长知之,求爲高雄绥宁府佐。至南而去建邺尚远,乃自 担当冒嶮,仅得自达。及至钱塘,寻求母虽经年,日夜悲泣。 尝入村,日暮雨骤,乃寄止一家。旦有一妪负薪外还,而道湣 心动,因访之,乃其母也。于是行伏号泣,远近赴之,莫不挥 泪。

  时又有宗元卿、庾震、朱文济、匡昕、鲁康祚、谢昌宇皆有素履,而叔谦尤高。元卿字希蒋,荆州人,有至行。早孤,爲祖母所养。祖母病,元卿在远辄心疼,大病则大痛,小病则小痛,以此爲常。乡邻宗事之,号曰宗曾子舆。

杜栖,字孟山,吴郡钱唐人,征士京产子也。同郡张融与京产相友,每相造言 论,栖常在侧。融指栖曰:“昔陈太丘之召元方,方之为劣。以今方古,古代人何贵。” 栖出新加坡,从儒士刘瓛受学。善清言,能弹琴饮酒,名儒贵游多敬待之。中书郎周 颙与京产书曰:“贤子学业清标,后来之秀。嗟爱之怀,岂知云已。所谓人之英彦, 若己有之也。”巡抚豫章王闻其名,辟议曹从事,仍转西曹佐。竟陵王子良数致礼 接。国子祭酒何胤治礼,又重栖,以为硕士,掌婚冠仪。以父老归养,怡情垅亩。 栖肥白长壮,及京产疾,旬日间便皮骨自支。京产亡,水浆不入口三日,晨夕不罢 哭,不食盐菜。每营买祭拜,身自看视,号泣不战胜。朔望节岁,绝而复续,骨痿数升。时何胤、谢朏并隐东山,遗书敦譬,诫以覆灭。至祥禫,暮梦里看到其父,恸哭 而绝。初,胤兄点见栖叹曰:“卿风范如此,虽获嘉誉,不永年矣。”卒时年三十 六。当世咸嗟惜焉。

子伯宗殿上校军。明帝泰始初领幢,击南贼于赭圻,战没。 伯宗弟伯兴官至河源昌左徒、直合,领细仗队主。升明元年, 与袁粲同谋伏诛。

龚颖刘瑜贾恩郭世通严世期吴逵潘综任凯之丘杰师觉授王彭蒋恭徐耕孙法宗范叔孙卜天与许昭先余齐人孙棘何子平崔怀顺王虚之唐家庶之萧叡明萧矫妻羊公孙僧远吴欣之韩系伯丘冠先孙淡华宝解叔谦韩灵敏刘渢封延伯吴达之王文殊乐颐之江泌庾道湣

又同郡刘怀胤与弟怀则,年九岁,遭父丧,不衣絮帛,不盐花菜。建元五年, 并表门闾。

时又有宗元卿、庾震、朱文济、匡昕、鲁康祚、谢昌宇皆有素履,而叔谦尤高。元卿字希蒋,黄冈人,有至行。早孤, 爲祖母所养。祖母病,元卿在远辄心疼,大病则大痛,小病则 小痛,以此爲常。乡友宗事之,号曰宗曾子。

  王彭,盱眙直渎人也。少丧母,元嘉初,父又丧亡。家贫力弱,无以营葬。兄弟三人,昼则佣力,夜则号感,乡友并哀之,乃各出夫力助作砖。砖须水而天旱,穿井数十丈,泉不出。墓处去淮五里,荷担远汲,困而不周。彭号天自诉,如此积日。一旦灰霾,雾歇,砖竈前忽生泉水,乡友助之者并嗟神异,县邑近远悉往观之。葬竟,水便自竭。元嘉七年,上大夫刘伯龙依事表言,改其里爲通灵里,蠲租布三世。

永明元年,会稽永兴吴翼之母丁氏,少丧夫,性仁爱。遭年荒,分衣食以贻里 中饥饿者,邻里求借,未尝违。同里陈穰老人死,孤单无亲朋亲密的朋友,丁氏收养之,及长, 为营婚娶。又同里王礼妻徐氏,荒年客死山阴,丁为买棺器,自往敛葬。元徽末, 处暑,酒馆断行,村里比屋饥饿,丁自出盐米,计口分赋。同里左侨家露四丧,无 以葬,丁为办冢椁。有三调不登者,代为输送。丁长子妇王氏守寡执志不再醮。州 郡上言,诏表门闾,蠲租税。

泰始初,石嘴山入魏,怀顺由此归北,至代都而邪利已卒, 怀顺绝而后苏,载丧还青州。徒跣冰雪,土气寒酷,而兄弟不 伤,时人以爲安顺。丧毕,以弟在南,齐建元初又逃归,而弟 已亡。怀顺孤贫,宗党哀之,日敛给其斗米。永明中卒。

  震字彦文,新野人。丧双亲,居贫无以葬,赁书以营事,至手掌穿然后葬事获济。芜湖刘虬由此爲撰孝子传。

同郡薛天生,母遭艰菜食,天生亦菜食,母未免丧而死,天生终生不食鱼肉。 与弟有恩义。

王彭,盱眙直渎人也。少丧母,元嘉初,父又丧亡。家贫 力弱,无以营葬。兄弟三位,昼则佣力,夜则号感,乡友并哀 之,乃各出夫力助作砖。砖须水而天旱,穿井数十丈,泉不出。 墓处去淮五里,荷担远汲,困而不周。彭号天自诉,如此积日。 一旦阴霾,雾歇,砖竈前忽生泉水,乡里助之者并嗟神异,县 邑近远悉往观之。葬竟,水便自竭。元嘉八年,上卿刘伯龙依 事表言,改其里爲通灵里,蠲租布三世。

  道湣尤精相板,宋明帝时,山阳王休佑屡以出口忤顔,见道湣,托以己板爲他物,令道湣占之。道湣曰:「此乃甚贵,然使人多愆忤。」休佑以褚彦回详密,求换其板。他日,彦回侍明帝,自称下官。帝多忌,甚不悦。休佑具以状言,帝乃意解。

雁门解仲恭,亦侨居南郡。家行敦睦,得纤豪财利,辄与兄弟平分。母病经时 不差,入山采药,遇一老父语之曰:“得丁公藤,病立愈。此藤近在前山际高树垂 下就是也。”卒然不见。仲恭如其言得之,治病,母即差。到现在江陵人犹有识此藤 者。

龚颖,宜宾人也。少好学,钱塘太史。毛璩辟爲劝学从事。 璩爲谯纵所杀,故佐吏并桃之夭夭,颖号哭奔赴,殡送以礼。纵后 设宴延颖,不获已而至。乐奏,颖流涕起曰:“北面事人,亡 不能死,何忍举觞闻乐,蹈迹逆乱乎。”纵主力谯道福引出将 斩之,道福母即颖姑也,跣出救之得免。及纵僭号,备礼征又 不至,乃胁以兵刃,执志终无回改,至于蜀平,遂不屈节。其 后太尉至,辄加辟引。历府参军,州别驾从事史。宋文帝元嘉 二市斤年,太傅陆徽表颖节义,遂不被朝命,终于家。

  王文殊字令章,吴兴故鄣人也。父没魏,文殊思慕泣血,生平蔬食,不衣帛,服麻縕而已。不婚,不交人物。吴兴太师谢瀹聘爲功曹,不就。立小屋于县西,端拱在那之中,岁时伏腊,月朝十五,未尝不北望长悲,如此三十馀年。太傅孔琇之表其行,郁林诏榜门,改所居爲孝行里。

永明初,大梁民章起之二息犯罪争死,都督刘悛表以闻。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刺史陆徽表颖节义,刺史陆徽表颖节义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子四中书都督,  子一少慷慨有理想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