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勖知汉魏尺渐长於古四分,鸟兽字微19
分类:文学资讯

○尺寸

○箕帚

原文

《礼记·王制》曰:古者以周尺八尺为步,今以周尺六尺四寸为步。古者百亩当今东田百四十六亩三十步。古者百里当今百二十一里六十步四尺二寸二分。(周尺之数未详闻也。案《礼》制,周犹以十寸为尺。盖六国时多变乱法度,或言周尺八寸,则步更为八八六十四寸。以此计之,古者百亩,当今百五十六亩二十五步;古者百里,当今百二十五里。)

《世本》曰:少康作箕帚。

帝尧者1,放勋2。其仁如天3,其知如神4。就之如日5,望之如云6。富而不骄,贵而不舒7。黄收纯衣8,彤车乘白马。能明驯德9,以亲九族。九族既睦,便章百姓10。百姓昭明,合和国际。

《汉书》曰:度者,分、寸、尺、丈、引也,所以度长短也。本起黄锺之长,以子谷秬黍中者,(师古曰:秬即黑黍。中者,十分的小相当的大也。言取黑黍谷子大小中者,率为一线也。)一黍之广,度之九拾分。黄锺之长,一为一分,十二分为寸,十寸为尺,十尺为丈,十丈为引,而五度审矣。其法用铜,高级中学一年级寸,广二寸,长一丈,而分、寸、丈、尺存焉。用竹为引,高一分,广五分,长十丈,其方法矩,高广之数,阴阳之象也。分者,自三微而成著,可各自也。寸者,忖也。尺者,篗也。丈者,张也。引者,信也。(师古曰:信读曰伸,言其长。)夫度者,别於分忖於寸,篗於尺,张於丈,信於引。引者,信天下也。职在内官,廷尉掌之。(师古曰:法度所起,故属廷尉也。)

《诗》曰:维南有箕,不得以簸扬。维南有箕,载翕其舌。

乃命羲、和11,敬顺昊天12,数法十一日月星辰14,敬授民时15。分命羲仲,居郁夷,曰旸谷16。敬道日出,便郭立坤作17。日中,星鸟,以殷中春18。其民析,鸟兽字微19。申命羲叔,居南交20。便程南为,敬致21。日永,星火,以正中夏22。其民因,鸟兽希革23。申命和仲24,居西土25,曰昧谷26。敬道日入,便程西成27。夜中,星虚28,以正中秋29。其民夷易,鸟兽毛毨30。申命和叔;居北方,曰幽都31。便在伏物32。日短,星昴,以正中冬33。其民燠,鸟兽氄毛34。岁三百六30日,以闰月正四时35。信饬36百官,众功皆兴。

《魏略》曰:昔长安市侩有刘仲始者,一为市吏所辱,乃多谢,踏其尺折之。遂行学问,经明行修,流名海内。后以有道征,不肯就。群众归其高。

《礼》曰:凡为长者粪之礼,必加帚於箕上,以袂拘而退;其尘不如长者,以箕自向而极之。

尧曰:“什么人可顺那一件事?”37放齐曰:“嗣子丹朱开展。”38尧曰:“吁!顽凶,不用。”39尧又曰:“什么人可者?”讙兜曰:“共工氏旁聚布功,可用。”40尧曰:“共工氏善言,其用僻,似恭漫天,不可。”41尧又曰:“嗟,四岳42,汤汤洪涝滔天,浩浩怀山襄陵43,下民其忧,有能使治者?”皆曰鲧可44。尧曰:“鲧负命毁族,不可。”45岳曰:“异哉,试不可用而已。”46尧于是听岳用鲧。柒周岁,效率不成。47

《晋书·荀勖别传》曰:魏杜夔制律乖错。勖知汉魏尺渐长於古四分,夔依为律,故不谐,乃令佐小说刘恭依《周礼》制古尺、新律吕以谐音韵。后得古玉律锺磬,与新律相合,诏赐古尺一具。

又曰:泛扫曰扫,扫席前曰拚,拚席不以鬛,执箕膺擖。(鬛,谓帚也,恒扫地不洁清也。膺,亲也。舌也。持箕将去粪者,以舌自乡。擖,以涉切。)

尧曰:“嗟!四岳:朕在位七十载,汝能庸命,践朕位?”48岳应曰:“鄙德忝帝位。”49尧曰:“悉举贵戚及疏离隐匿者。”众皆言于尧曰:“有矜在民间,曰虞舜。”50尧曰:“然,朕闻之。其何等?”岳曰:“盲者子。父顽,母嚚,弟傲,能和以孝,烝烝治,不至奸。”51尧曰:“吾其试哉。”52于是尧妻之二女53,观其德于二女54。舜饬下二女于妫汭55,如妇礼。尧善之,乃使舜慎和五典56,五典能从。乃遍入百官,百官时序。宾于四门,四门穆穆,诸侯远方客人皆敬57。尧使舜入山林58川泽,暴沙龙卷风雨,舜行不迷。尧感觉圣,召舜曰:“女谋事至来讲可绩,四年矣59。玄女帝位。”舜让于德不怿60。夏正上日61,舜受终于文祖。文祖者,尧大祖也62。

《隋书》曰:世称有田父於野地中得周时玉尺,就是海内外正尺。荀勖试以校尺所造金石丝竹,皆短校一米。

又曰:良弓之子,必学为箕。

于是帝尧老,命舜摄行帝王之政,以观天命。舜乃在璇玑土司空,以齐七政63。遂类于上帝64,禋于六宗65,望于峰峦66,辩于群神67。揖五瑞,择吉月日,见四岳诸牧,班瑞68。岁七月,东巡狩,至於岱宗,祡69,望秩于山川70。遂见东方君长,合时月正日71,同律衡量衡72,修五礼73五玉74三帛75二生76一死77为挚78,如五器,卒乃复79。二月,南巡狩;7月,西巡狩;十八月,北巡狩:皆如初。归,至于祖祢庙80,用特牛礼。四虚岁一巡狩,群后四朝81。遍告以言82,明试以功,车服以庸83。肇十有二州,决川84。象以典刑85,流宥五刑86,鞭作官刑87,扑作教刑88,金作赎刑89。眚灾过,赦90;怙终91贼,刑92。钦哉,钦哉,惟刑之静哉!93

《管仲》曰:尺、寸、寻、丈者,所以得短长之情也。故以尺寸量短长,则万举而万不失矣。是故尺寸之度,虽富贵众强,不为益长;虽卑辱贫贱,不为损度。公平而无所偏,故奸诈之人弗能误也。故明法者,不可巧以诈伪;有寻丈之数者,不可欺以长短。

《史记》曰:苏秦说楚王曰:"大王诚能听臣,臣请使秦世子入质於楚,楚世子质於秦,请以秦王女为一把手箕帚之妾,效万室之都,以为汤沐之邑。"

讙兜进言水神94,尧曰不可而试之工师95,水神果淫辟96。四岳举鲧治鸿水,尧感觉不可,岳强请试之,试之而无功,故百姓不便。三苗97在江淮、荆州98数为乱。于是舜归来说于帝,请流水神于幽陵99,以变北狄100;放讙兜于崇山101,以变南蛮;迁三苗于三危102,以变西戎;殛鲧于羽山103,以变东夷:四罪而天下咸服。

又曰:以规矩为方圆则成,以尺寸量短长则得,以法数治民则安。故事广於理者,其成若神。

又曰:邹衍如燕,昭王拥彗先驱请列,子之坐而受业。

尧立七十年得舜,二十年而老,令舜摄行天子之政,荐之于天。尧辟位凡二公斤年而崩104。百姓痛楚,如丧双亲。八年,四方莫举乐105,以思尧。尧知子丹朱之不肖106,不足授天下,于是乃权授舜107。授舜,则天下得其利而丹朱病;授丹朱,则天下病而丹朱得其利。尧曰:“终不以天下之病而利一位”,而卒授舜以满世界。尧崩,四年之丧毕,舜让辟丹朱于南河之南108。诸侯朝觐者不之丹朱而之舜,狱讼者不之丹朱而之舜,讴歌者不讴歌丹朱而讴歌舜。舜曰:“天也”,夫而后之中华践圣上位焉109,是为帝舜。

《亚圣》曰:陈代谓亚圣云:"枉尺直寻,若宜可为。"枉尺直寻,欲使孟轲屈己宗道也。)

《汉书》曰:秦为乱政虐刑,残灭天下。北为GreatWall之役,南有五岭之戍,外内搔动,百姓罢弊,头会箕敛,(计人头数出谷,以箕敛之。)以供军费。

注释

《尸子》云:孔仲尼曰:"诎寸而信尺,小枉而大直,吾为之者也。"

又曰:上归栎阳,27日一朝太公。家令说曰:"天无十四日,土无二王。帝虽子,人主也;太公虽父,人臣也。奈何令人主拜人臣?如此,则威重不行。"后上朝太公,太公拥彗,迎门却行。上海高校惊,下扶太公。太公曰:"帝,人主也。奈何以本人乱天下之法也?"

集解谥法曰:“翼善传圣曰尧。”索隐尧,谥也。放勋,名。姬俊之子,姓伊祁氏。案:皇甫谧云“尧初生时,其母在三阿之南,寄於伊长孺之家,故从母所居为姓也”。正义徐广云:“号陶唐。”皇上纪云:“尧都平阳,於诗为唐国。”徐才宗国都城记云:“唐国,帝尧之裔子所封。其北,帝夏禹都,汉曰普罗维登斯郡,在古大梁太行昆仑山之西。其南有晋水。”括地志云:“今首尔所理平阳故城是也。平阳河水一名晋水也。”

《韩非子》曰:释法术而任心治,尧不能够正一国;去规矩而妄意度,奚仲不能够成轮;废尺寸而差短长,王尔不能够半中。使中主守法术,拙匠执规矩尺寸,则万不失。

又曰:魏勃欲见齐相曹敬伯,无因,常早扫参之门。

集解徐广曰:“号陶唐。”皇甫谧曰:“尧以壬寅岁生,庚午即帝位,丁亥徵舜,戊子舜代行国君事,戊子崩,年百一十八,在位九十四年。”

《孔丛子》曰:跬,一举足也,倍跬谓之步。四尺谓之仞,倍仞谓之寻,寻,舒两肱也,倍寻谓之常。五尺谓之墨,倍墨谓之丈,倍丈谓之端,倍端谓之两,倍两谓之匹,两有五谓之束。

又曰:贾太傅上书曰:"秦人借父〈木〉锄,而有得色;母取箕帚,立而谇语。"

索隐如天之函养也。

《家语》曰:尼父曰:"夫布指知寸,布寸知尺,舒肱知寻,舒身知常,斯不远之则也。"

《晋书》曰:王献之善行草,有父风。以扫帚沾泥,书大字方一丈,甚善。

索隐如神之神秘也。

《说苑》曰:度、量、衡,以粟生之。十粟为一分,十一分为一寸,十寸为一尺,十尺为一丈。

王隐《晋书》曰:庾衮孤兄女曰芳,将嫁,美其服矣。衮刈荆苕为箕帚焉,召诸子于堂,男女以班,而谓芳曰:"汝少孤,今汝适人,将事舅姑。洒扫庭内,妇人之道,故赐汝此。匪器之美,欲汝之温恭,朝夕虽休勿休也。"

索隐如日之照临,人咸依就之,若葵藿倾心以向日也。

《梦书曰:丈尺为人正长短。梦得丈尺,欲正人也。

《齐书》曰:刘休妻王氏妒。帝闻,赐休妾,敕与王氏杖二十。令休於宅后开小店,使王氏卖扫帚、皂荚,以辱之。

索隐如云之覆渥,言德化广大而浸透生人,人咸仰望之,故曰如百谷之仰膏雨也。

《魏武上杂物疏》曰:中宫用物,杂画象列尺一枚,妃子、公主有象牙尺三十枚,宫人有象牙尺百五十枚,骨尺五十枚。

《国语》曰:勾践越王行成於吴,曰:"一介适女,执箕帚於王宫。"

索隐舒犹慢也。大戴礼作“不豫”。

○量

《本草经疏》曰:周鼎不爨,而不可贱;扫帚日用,而不足贵。

集解徐广曰:“纯,一作‘纟才’。”骃案:太古冠冕图云“夏名冕曰收”。礼记曰“野夫黄冠”。郑玄曰“纯衣,士之祭服”。索隐收,冕名。其色黄,故曰黄收,象古质素也。纯,读曰缁。

《周礼·冬官·考工记》曰:栗氏为量。改煎金锡则不耗,(消湅之精不复减也。栗,古文或作历。玄谓:量当与锺鼎同齐,工异者大器。)不耗然后权之,(权谓称分之也。虽异法,用金必齐。)权之然后准之,(准,故书或作水。杜子春云:当为水,金器有孔者,水入孔中,则当重也。玄谓:准,击平正之,又当齐大小。)准之然后量之。(铸之於法中也。量,读如量人之量。)量之感到釜,深尺,内平方英尺而圜其外,其实一釜。(以其容为之名也。四升曰豆,四豆曰区,四区曰釜,釜六斗四升也,釜十则锺。平方英尺积於寸。於今粟米法少二升八二十一分升之二十二,其数必容釜,此言大方耳。圜其外者,为之唇。)其臀一寸,其实一豆;(故书臀或作唇。杜子春云:当为臀,谓覆之其底深一寸也。)其耳三寸,其实一升;重一钧。其声青黄锺之宫。概而不税。(郑司农云:令百姓得以量,而不租税。)其铭曰:"时文考虑,允臻其极。(铭,刻之也。时,是也。允,信也。臻,至也。极,中也。言是文德之君,思求可以为民立法者,而作此量,信至於道中间矣。)嘉量既成,以观四国。(以观示四方,使放象之。)永启厥后,兹器维则。"

《南越志》曰:鲍靓为南海里胥,尝夕飞往三山,晓还。有小吏晨洒扫,忽见两鹊飞入小齐。吏帚掷之,坠於地,视,乃靓之履也。

集解徐广曰:“驯,古训字。”索隐史记“驯”字徐广皆读曰训。训,顺也。言圣德能顺人也。案:刺史作“俊德”,孔安国云“能明用俊德之士”,与此文意别也。

《左传·昭公四年》云:晏平仲曰:"齐旧四量,豆区釜锺。四升为豆,各自其四,以登於釜,(四豆为区,区斗六升。四区为釜,釜六斗四升。登,成也。)釜十则锺。陈氏三量,皆登一焉,锺乃大矣。(登,加也。一,谓加旧量之一也。以五升为豆,五豆为区,五区为釜。则区二斗,釜八斗,锺八斛。)以家量贷,而以公量收之。

《西域志》曰:佛帚在月支国,长三尺许,似孔雀尾也。

集解徐广曰:“下云‘便黄伟亮作’,但是训平为便也。”骃案:左徒并作“平”字。孔安国曰“百姓,百官”。郑玄曰“百姓,群臣之老爹和儿子兄弟”。索隐古文经略使作“平”,此文盖读“平”为浦耕反。平既训便,因作“便章”。其今文作“辩章”。古“平”字亦作“便”,音婢缘反。便则训辩,遂为辩章。邹诞生本亦同也。

《汉书》曰:量者,龠、合、升、斗、斛也,所以量多少也。本起於黄锺之龠,成本数审其容,(师古曰:因度以生量也。其容,谓在这之中所容受之多少也。)以子谷秬黍中者千有二百实其龠,以井水准其概。(概欲其直,故以水平之。井水清,清则平也。师古曰:概,所以概平斗斛之上者也。)十龠为合,十合为升,十升为斗,十斗为斛,而五量嘉矣。其法用铜,平方英尺而圆其外,旁有〈疒兆〉焉。(师古曰:〈疒兆〉,不满之处也,音吐彫反。)其上为斛,其下为斗。(其上谓仰斛也,其下谓覆斛之底,受一斗也。)左耳为升,右耳为合、龠。其状似爵,以縻爵禄。上三下二,叁天两地,圜而函方,左一右二,阴阳之象也。其圜象规,其重二钧,备气物之数,合万有一千五百二十。(三十斤为钧,万一千五百二十铢。)声威尼斯红锺,始於黄锺而反覆焉,(孟康曰:反斛声土色锺,覆斛亦豆灰锺宫,宫为君也。臣瓒曰:仰斛受一斛,覆底受一斗,故曰而反覆焉。)君制器之象也。龠者,黄锺律之实也,跃微动气而生物也,合者,合龠之量也;升者,登合之量也;斗也,聚升之量也;斛者,角斗平多平少之量也。夫量者,跃於龠,合於合,登於升,聚於斗,角於斛也。职在太仓,大司农掌之也。

《异苑》曰:苏禄海徐实婢兰,义熙中忽患羸黄,而自拂拭,有异於常。家共伺察,见竹扫帚从壁角来趣婢。取而焚之,婢即平复。

集解孔安国曰:“重黎之後,羲氏、和氏世掌天地之官。”正义吕刑传云:“重即羲,黎即和,虽别为氏族,而来自重黎也。”案:圣人不独治,必得贤辅,乃命相天地之官,若周礼天官卿、天官卿也。

《孔丛子》曰:一手之盛谓之溢,双手谓之匊。匊,四升也。四匊谓之豆,豆四谓之区,区四谓之釜,釜二有半谓之薮;薮谓之缶,缶谓之锺,锺二有半谓之秉。秉,十六斛也。

《杂五宋体》曰:常以孟春14日,买箕四枚,悬堂上四壁,让人治生大得,治田、蚕万倍,钱财自入。

天公地道敬犹恭勤也。元气昊然广大,故云昊天。释天云:“春为苍天,夏为昊天,秋为旻天,冬为上天。”而独言昊天者,以尧能敬天,大,故以昊大言之。

《曹瞒传》曰:太祖常赋廪谷不足,私谓主者曰:"如何?"主者曰:"以小斛量之。"太祖曰:"善。"后军中言太祖欺众,太祖谓主者曰:"当特借汝死以厌众,不然,事不解。"乃取徇曰:"行小斛,盗官谷。"斩之军门。

季尤《箕铭》曰:神农殖谷,以养蒸民。箕主簸扬,糠粃乃陈。

索隐经略使作“历象日月”,则此言“数法”,是训“历象”二字,谓命羲和以点数之法观望日月星辰之势将,以敬授人时也。

《风俗通》曰:斛者,角也。庾,三斛四斗;秉,二十四斛。

○畚

同样注重历数之法,日之甲乙,月之轻重,昏明递中之星,日月所会之辰,定其时局,认为一虚岁之历。

○秤

《左传》曰:姬止不君。宰夫胹熊蹯不熟,杀之,寘诸畚,使妇女载以过朝。

公允郎中考灵耀云:“主春者,张昏中,能够种稷。主夏者,火昏中,能够种黍菽。主秋者,虚昏中,能够种麦。主冬者,昴昏中,能够未有也。”圣上视四星之中,知民缓急,故云敬授民时也。

《广雅》曰:秤谓之衡,锤谓之权。

又曰:宋灾,乐喜为司城感觉政。陈畚梮,具绠缶。

集解少保作“嵎夷”。孔安国曰:“东表之地称嵎夷。日出於旸谷。羲仲,治东方之官。”索隐旧本作“汤谷”,今并依经略使字。案:食经曰“日出汤谷,浴於咸池”,则汤谷亦有她证实矣。又下曰“昧谷”,徐广云“一作‘柳’”,柳亦日入处地名。太史公博采经记而为此史,广记异闻,不必皆依太守。盖郁夷亦地之外号也。正义郁音隅。阳或作“旸”。禹贡青州云:“嵎夷既略。”案:嵎夷,青州也。尧命羲仲理东方青州嵎夷之地,日所出处,名曰阳明之谷。羲仲主东方之官,若周礼春官卿。

《说文》曰:秤,铨也。

《晋BlackBerry书》曰:王猛少贫贱,鬻畚为事。常至西宁货畚,有一人於市贵买其畚,云:"家近在此,可随小编取直。"猛随去,忽至深山中。此人语猛:"且住树下,超越启道君。"须臾,猛进,见一老头子踞床,髭须悉白,侍从十许人。引猛云:"大司马公可进。"猛因拜,老翁曰:"王公何缘拜!"即十倍雇畚直,遣人送猛出山,既顾视,乃是嵩高山也。

集解孔安国曰:“敬道出日,平均次序东作之事,以种粮也。”索隐刘伯庄传皆依古代历史作平秩音。然里正大传曰“辩秩东作”,则是训秩为程,言便课其作程者也。正义道音导。便,程,并如字,後同。导,训也。阳节主东,故言日出。耕作在春,故言东作。命羲仲恭勤道训万民东作之事,使有程期。

《礼记·月令·阳节》曰:是月也,日夜分,则同度量,平权衡。(因白露昼夜平则正之。同亦平也。丈尺曰度,斗斛曰量,称锤曰权,称上曰衡。)

《圣济总录》曰:禹之时,天下大水。禹身执畚锸,以为中华民族解放先锋。

集解孔安国曰:“日中谓小暑之日也。鸟,南方朱鸟七宿也。殷,正也。小雪之昏,鸟星毕见,以正阳节之气节。转以推孟、季,则能够也。”正义下“中”音仲,夏、秋、冬并同。

又《经解》曰:礼之於正国也,犹衡之於轻重也,绳墨之於曲直也,规矩之於方圜也。故衡诚县,不可欺以轻重;绳墨诚陈,不可欺以黑白;规矩诚设,不可欺以方圜。

《韩诗外传》曰:鲍焦衣弊肤见,挈畚持蔬,遇子贡。曰:"吾子何以至此?"鲍焦曰:"天下之遗德教者众矣,吾何以不至此!"子贡曰:"吾闻:非其世者,不至其利;污其君者,不履其土。今子非其世而持其蔬乎?"鲍焦曰:"吾闻:贤者易进而轻退、廉士易愧而轻死!"乃捐其蔬,立枯於洛水之上。

集解孔安国曰:“春事既起,丁壮就功,言其民老壮剖析也。”乳化曰字。里正“微”作“尾”字。说云“尾,交接也”。

《汉书》曰:衡权者,衡,平也;权,重也。衡所以任权而钧物平轻重也,其道如厎(厎,平也。谓以厎石厉物令平齐也。厎音指。)以见准之正,绳之直,左旋见规,右折见矩。其在天也,佐助璇机,探讨建指,以齐七政,故曰十字架二。《论语》云:"立则见其参於前也,(孟康曰:权、衡、量三等为参。)在车则见其倚於衡也。"又曰:"齐之以礼。"此衡在前居南方之义也。权者,铢、两、斤、钧、石也,所以称物平施,知轻重也。本起於黄锺之重。一龠,容千二百黍,重十二铢。两之为两,二十四铢为两。十六两为斤,三十斤为钧,四钧为石。忖为十八,《易》十有八变之象。(孟康曰:忖,度也,度其义有十八也。黄锺、龠、铢、两、钧、斤、石,凡七,与下十一象为十八也。)五权之制,以义立之,以物钧之。其馀大小之差,以轻重为宜。圜而环之,令之肉倍好者,(玉幡竿孟康曰:谓为锺之形如环也。如淳曰:体为肉,孔为好。)争持无端,终而复始,无穷已也。铢者,物繇忽微,至於成著,可殊异也。两个,两黄锺律之重。(李奇曰:黄锺之重,重十二铢,两十二得二十四铢。)二十四铢而成两个,二十四气之象也。斤者,明也,三百八十四铢,《易》二篇之爻,阴阳转移之象也。十六两成斤者,四时乘四方之象也。钧者,均也,阳施其气,阴化其物,皆处其完毕平均也。权与物均,重万一千五百二十铢,当万物之象也。四百八公斤者,六旬行八节之象也。(孟康曰:六甲为六旬,三岁有八节,六甲周行成岁,以六乘八节得之也。)三十斤成钧者,四月之象也。石者,大也,权之大者也。始於铢,两于两,明於斤,均於钧,终於石,物终石大也。四钧为石者,四时之象也。重庆百货二十斤者,十二月之象也。终於十二辰而复於子,黄锺之象也。(孟康曰:稻之数始於铢终於石。石重庆百货二十斤,象十四月。铢之重本取於子律黄锺,一龠容千二百黍为十二铢。故曰复於子,黄锺之象也。)千九百二磅lb者,阴阳之数也。三百八十四爻,五行之象也。50000陆仟八十铢者,万一千五百二十物,历四时之象也。而岁功成就,五权谨矣。

○斛

集解孔安国曰:“夏与春交,此治南方之官也。”索隐孔注未是。但是冬与秋交,何故下无其文?且东嵎夷,西昧谷,北幽都,三方皆言地,而夏独不言地,乃云与春交,斯不例之吗也。然南方地盛名交阯者,或古文略举一字名地,南交则是交阯不疑也。正义羲叔主南方官,若周礼夏官卿也。

《魏志》曰:邓哀王冲,字仓舒,少聪察岐嶷。生五四虚岁,智意所及,有若成年人。孙仲谋曾致巨象,太祖欲知其斤重,访之群下,咸莫能出其理。冲曰:"置象大船之上,而克其水所至,称物以载之,则立可见矣。"太祖大悦,即实践焉。

《广雅》曰:斛谓之鼓,方斛谓之角。

集解孔安国曰:“为,化也。平序分南方化育之事,敬行其教,以至其功也。”索隐为依字读。春言东作,夏言南为,都已耕作营为劝农之事。孔安国强读为“讹”字,虽则训化,解释亦甚纡回也。正义为音于伪反。命羲叔宜恭勤民事。致其种殖,使有程期也。

《吴志》曰:薛宗上疏云:九真会稽朱符,多以老乡虞褒、刘彦之徒作长吏,侵虐百姓,强赋於民,黄花鱼一枚,收稻一称。

《汉书》曰:量者,龠、合、升、斗、斛也,所以量多少也。本起於黄锺之龠,以子穀秬黍中者千有二百实其龠。二龠为合,十合为升,十升为斗,十斗为斛,而五量嘉矣。其法用铜,平方英尺而围其外,旁有{庣斤}焉。其上为斛,下为斗,左耳为升,右耳为合。合者,为合龠之量也;升者,登合之量也;斗者,聚升之量也;斛者,角斗平多少之量也。夫量者跃于龠,合於合,登於升,聚於斗,角於斛也。职在太仓,大司农掌之。

集解孔安国曰:“永,长也,谓小满之日。火,苍龙之中星,举中则七星见可见也,以正中夏之节。”马融、王肃谓日长昼漏六十刻,郑玄曰五十五刻。

《唐书》曰:安禄山晚年益肥,垂肚过膝。自秤得三百五十斤。每朝见,玄宗戏之曰:"朕适见卿肚几垂至地。"

《隋唐书》曰:第五伦为京兆主簿。伦平铨衡,正斗斛。市无阿枉,百姓悦服之。

集解孔安国曰:“因,谓老弱因就在田之丁壮以助农也。夏时鸟兽毛羽希少改易也。革,改也。”

《管仲》曰:权衡者,所以起轻重之数也。但是人不事者,非心恶利也,权无法为之多少其数,而衡不可能为之轻重其量也。知事权衡之无用,故不事也。

《魏志》曰:太祖常讨贼,廪穀不足。私谓主者,主者曰:"可小斛以足之。"太祖曰:"善!"后军中言太祖欺众,太祖谓主者曰:"特当借汝死以厌众,不然,事不解。"遂斩之,题尸曰:"用小斛盗军穀,故斩之!"

比量齐观和仲主西方之官,若周礼秋官卿也。

又曰:有权衡之称者,不可欺以轻重;有寻丈之数者,不可差以长短。

崔鸿《十六国春秋·后凉录《曰:吕光与龟兹王战,大胜之。故大浮华,富於养。家有利口酒,或千斛,经十年不败,士卒沦没酒藏者相继。

集解徐广曰:“一无‘土’字。感到西者,今晋城之西县也。”骃案:郑玄曰“西者,浙西之西,今人谓之兑山”。

又曰:四会诸侯,令曰:"修道路,偕衡量,一称数。"(偕,同也。称,斤两也。数,多少也。)

《荀氏别传》曰:荀遂,字杏月,隐居不仕。时岁饔飧不继,来籴者,遂妻常叩其斛。籴者归,量,辄过其本,时人号为椓斛爱妻。

集解徐广曰:“一作‘柳谷’。”骃案:孔安国曰“日入于谷而天下冥,故曰昧谷。此居治西方之官,掌白藏之政也”。

《庄周》曰:品格高雅的人不死,大盗不仅。为衡量以称之,则并与权衡而窃之。虽有轩冕之赏,弗能劝,斧钺之威无法禁。掊斗折衡,而民不争也。

《庄周》曰:圣人不死,大盗不独有。为之斗斛以量之,则并与斗斛而窃之;为之权衡以称之,则并与权衡而窃之。虽有轩冕之赏弗能劝,斧钺之威弗能禁。剖斗折衡,而民不争。

集解孔安国曰:“秋,西方,万物成也。”

《慎子》曰:厝钧石,使禹察锱铢之重,则不识也,县於权衡,则氂发之微识矣。及其识之於权衡,则不待禹之智,中人之知,莫不足以识之矣。

《天文要集》曰:斗星卬,则天下斗斛不平,覆则岁稔。

索隐虚,旧依字读,而邹诞生音墟。案:虚北帝坟墓,邹氏或得其理。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勖知汉魏尺渐长於古四分,鸟兽字微19

上一篇:法兴好学,领武官有制局监、外监 下一篇:或谓之瓢,终窭且贫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