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稷曰明粢,生我百谷
分类:文学资讯

《羊祜别传》曰:祜周行贼境七百馀里,往反四十馀日,刈贼谷以为军粮,皆计顷亩送绢,还直使如谷价。

《晋书》曰:庾衮居贫,禾熟,获者已毕,而采〈耒君〉尚多。衮乃引其群子以退曰:"待其间。"及其〈耒君〉也,不曲行、不旁掇,跪而把之,则亦大获。又与邑人入山拾橡,分夷险,序长幼,推易居难,礼无违者。

《郑氏婚礼谒文赞》曰:稷为天官。

又曰:服一彩则念女工劳,御一谷则恤农夫勤。

又曰:离先稻熟而农夫耨之,(稻米随而生者为离,与稻相似。耨之,为其少实也。)不以小利伤大获也。

《淮南子》曰:鬻棺者欲民之疾疫;畜粟者,欲岁之饥荒也。

《星经》曰:八谷八星,在五车北。(主黍稷稻粱麻麦乌麻。星明俱熟。)

《管子》曰:黄坟宜黍、秫。

《本草》曰:稷米,甘而无毒,益志气,补不足。

《幽明录》曰:琅琊诸葛氏,兄弟二人,寓居晋陵。家甚贫耗,常假乞自给。谷在囷中,计日用未应尽,而早以空罄。始者谓是家中相窃盗,复封检题识,而耗如初。后有宿客远来,际夕至巷口,见数人担谷从门出。客借问:"诸葛在否?"答云:"悉在。"客进内,言语之后因问:"卿何得大粜谷?"主人云:"告乞少谷,欲充口,云何复得粜之?"客云:"吾向来,逢见数人担谷从门出。若不粜者,为何事?"主人兄弟相视,窃自疑怪。试入看封题,俨然如故。试开囷量视,即无十许斛。知前后所失,非人为之。

《郑玄别传》曰:玄年十六,号曰神童。民有献嘉禾者,欲表府,文辞鄙略。玄为改作,又著颂一篇。侯相高其才,为修寇礼。

京房《易祅占》曰:天雨粟,不肖者食禄,与三公易位。天雨稻黍者亡。天雨稻,大臣当诛。

《魏志》曰:自遭荒乱,率乏粮谷,曹公曰:"夫定国之术,在於强兵足食。秦人以急农兼天下,孝武以屯田定西域,此先世之良式也。"是岁乃募民屯田许下,得谷百万斛。於是郡列置田官,所在积谷。

《尚书大传》曰:成王时,有苗异茎而生,同为一穗,大几盈车,长充箱,人有上之者。王召周公而问之,公曰:"三苗为一穗,抑天下其和为一乎?"果有越裳氏重译而来。

《公羊传·僖上》曰:秋,齐侯、宋公、江人、黄人会於阳谷。桓公曰:"无障谷,无贮粟。"(何休注曰:有无相通。)

又曰:小豆忌卯,稻、麻忌辰,禾忌丑,秫忌未,小麦忌戍,大麦忌子。

《史记·封禅书》曰:管仲说桓公曰:"古之封禅,北里禾所以为盛。"(苏林注曰:北里,地名。)

《孔丛子》曰:子思居贫,其友馈乏粟者,受二车焉。或献樽酒束脩,子思曰:"为费而无当也。"或曰:"子取人粟而辞酒,是辞少而受多也!於义则无名,於分则不全,行之何也?"子思曰:"然伋不幸而贫於财,及至困乏,将绝先人之祀。夫所以受粟,为周乏也。酒酺则所以饮燕也,方乏於食而乃饮燕,非义也。吾岂以为介哉?度义而行之。"

《周礼·天官》曰:太宰,以九职任万民。一曰三农,生九谷。(郑司农云:九谷,稷、黍、秫、稻、麻、大小豆、大小麦。)凡王之膳食用六谷。(郑司农云:稻、黍、稷、粱、麦、菰。菰,雕胡也。)药养其病。(郑玄注:五谷,麻、黍、稷、麦、豆。)

卢毓《冀州论》曰:河内好稻。

《后周书》曰:王罴为华州刺史。时关中大饥,征税民间谷食以供军费,或隐匿者令递相告,多被篣捶,以是人有逃散。惟罴信著於人,莫有隐者,得粟不少。

《孔丛子》曰:魏王问子慎曰:"寡人闻昔上天神异,后稷而为之下嘉谷,周遂以兴;住中山之地,无故有谷,非人所为,云天雨之。反以亡国,何?"答曰:"天虽至神,自古及今,未闻其下谷与人也。《诗》美后稷,能大教民种善谷,以利天下,所谓'稷降播种,农殖嘉谷',其义一也。若中山之谷,妖怪之事,非所谓天祥也。"

《广志》曰:粳有乌粳、黑穬,有幽青、白夏之名。

又《昭六》曰:夏,会于黄父,谋王室也。(王室有子朝乱,谋定之也。)赵简子令诸侯之大夫输王粟。

《汜胜之书》曰:雪者,五谷之精。

《宋书》曰:顾欢好学,年六七岁,家贫。父使田中驱雀,欢作《黄雀赋》而归,雀食过半。父怒,欲挞之,见赋乃止。

《礼记·祭义》曰:父母既殁,必求仁者之粟以祀之,谓礼终。

《贾谊书》曰:至于神农,尝百草之实,察咸苦之味,教民食谷。

左思《魏都赋》曰:清流之稻。(清流近邺西,出御稻。)

又曰:高平王遣使者从魏文侯贷粟,文侯曰:"须吾租收邑粟至,乃得也。"使者曰:"臣初来时,见渎中有鱼,张口谓臣曰:'吾穷水鱼,命在呼吸,可得灌乎?'臣谓之曰:'待吾南见河堤之君,决江河之水灌汝口。'鱼曰:'谓命在须臾,乃须决淮之水?比至君还,必求吾於枯鱼肆!'今高平贫穷,故遣从君贷速。乃须租收,大王必求臣於死人之墓。"

盛弘之《荆州记》曰:桂阳郡西北接耒阳县,有温泉,其下流百里,恒资以溉灌。常十二月一日种,至明年三月新谷便登。重种,一年三熟。

《晋书》曰:陶潜,字元亮,为彭泽令,在县公田悉令种秫谷,曰:"令吾常醉於酒,足矣!"妻子固请种粳,乃使二顷五十亩种秫,五十亩种粳。

又《说题辞》曰:高而平者为原。平者和,故宜粟。

《后魏书》曰:韦珍迁显武将军、郢州刺史,在州有声绩。朝廷嘉之,迁龙骧将军,赐骅骝二匹、帛五十五匹、谷三百斛。珍乃召集州内孤贫者,谓曰:"天子以我能绥抚乡故,赐以谷、帛,吾何敢独当?"遂以所赐悉分与之。

《吕氏春秋》曰:得时之稻,大本而茎葆,长〈禾向〉疏穖,穗如马尾,大粒无芒,抟米而薄糠,舂之易而食之香,如此者不菻。先时者大本,而茎叶格对,短〈禾向〉短穗,多粃厚糠,薄米多芒。后是者,纤茎而不滋,厚糠多粃,辟米,不得待忄辟定熟,仰天而死。

《唐书》曰:始平人宗士朓,负粟一石,委於大仓而去,云:"愿少益军国。"高祖嘉之,赍物百段。

《陈子要言》曰:食谷而鄙田,衣帛而笑蚕,是惑也。

《周礼·夏官·职方氏》曰:扬州宜稻,青州宜稻、麦。

《周礼·地官下》曰:仓人,掌粟入之藏。(郑玄注曰:九谷尽藏,以粟为主。)

又曰:建武初,谷食尚少。赵孝得谷,炊将熟,令弟礼夫妻出北,还,孝夫妻共蔬食茹菜。礼夫妻来辄独饴之,积久,礼心疑吝。后伺掩见,亦不复肯出。兄弟怡怡,乡里归德。

又《郊祀志》曰:王莽篡位,兴神仙事,种五梁禾於殿中,各顺其色置其方面,煮二十馀物渍种,计粟斛成一金,言此黄帝谷仙之术。

又曰:寸之管无当,天下不能足粟。今齐国丈夫耕,女子织,夜以接日,不足以奉上;而君侧雕文刻镂之观,此无当之管也!

又《襄公》曰:晋范宣子为政,赋《黍苗》。季武子兴,再拜稽首,曰:"小国之仰大国也,如百谷之仰膏雨也。"

《广雅》曰:秫、稷,粳也。

又《襄元》曰:季文子卒,大夫入敛,无衣帛之妾,无食粟之马。

《春秋佐助期》曰:咸池主五谷。

又曰:今稻生於水,而不能生於湍濑之流。

《古今注》曰:武帝建元四年,天雨粟。宣帝地节三年,长安雨黑粟。元帝竟宁元年,南阳山郡县雨粟,色青黑,味苦,大者如豆,小者如麻子,赤黄,味如麦。建初二年,九江寿春雨粟。光武建武二十年,清河广川雨粟,大如苋实,色黑。

又曰:稷垦草发甾,粪土树谷,使五谷之五种,各得其宜,因地之势也。

《广雅》曰:粢,稻,其穗谓之禾。

又《小宛》曰:交交桑扈,率场啄粟。

又曰:孝元竟宁元年,南阳山都雨谷,小者如黍、粟而青黑,味苦;大者如米、豆而赤黄,味如麦。下三日生根叶,状如大豆初生时。

又《内则》曰:饘、酏、酒、醴、芼、羹、菽、麦、蕡、稻、黍、粱、秫、惟所欲。

又曰:宣曲任氏之先为督道仓吏。秦之败,豪杰皆争金玉,而任氏独窖仓粟。楚、汉相拒荥阳,民不得耕种,米石至万金,而豪杰金玉尽归任氏,任氏以此起富。

《汉书》曰:晁错曰:"粟米布帛生於地,长於时,聚於力,非可一日成也。数石之重,中人弗胜,不为奸邪所利,一日弗得而饥寒至。是胡明君贵五谷而贱金玉。今海内为一,土地人民之众不减汤、禹,加以亡天灾数年之水旱,而蓄积之未及也,何也?地有遗利,民有馀力,生谷之土未尽垦,山泽之利未尽出也,游食之人未尽归农也。"

《春秋繁露》曰:禾实於野,粟缺於仓,皆奇怪,非人所意乎?此可畏也!

《墨子》曰:世俗之君子,视义士不若视负粟者。今有人於此负粟,息於路侧,欲起而不能,君子见之,无长少贵贱必起之何重故也。今为义之君子,奉承先王之道以语之,纵不说而行,又从而非毁之。则是世俗之君子,视义士不若视负粟者。

《周易》曰:日月丽乎天,百谷草木丽乎土。

《广五行记》曰:东魏孝静帝天保初四月,禾夜生於帝铜砚中,及明而长数寸,有穗。其年,帝为高洋所幽,遇鸩而崩。

又曰:马不食脂、桑扈不啄粟,非廉也。

又曰:袁谭以王循为别驾。太祖破邺,藉没审配等家财物,赀以万数。破南皮,阅循家,谷不满十斛。

《氾胜之书》曰:种稻,春冻解时,耕反其土。种稻区不欲大,大则水深浅不遍。冬至后百一十日可种稻。地美者用种亩四斗。

《汉实录》曰:王周性宽恕,不忤物情。初,刺信都,州城西桥败,覆民租车。周曰:"桥梁不饰,予之过也。"乃还其所沉粟,出私财以修之。

《毛诗·甫田》曰:播厥百谷,既庭且硕,曾孙是若。

《左传·昭五》曰:鄅人藉稻。

《毛诗·〈马冏〉颂·閟宫》曰:有稷有黍,有稻有秬。

《金楼子》曰:鬻官者,欲民之死;蓄谷者,欲岁之饥。船漏水入,囊洞内虚也。

又曰:洛水轻利而宜禾。

又曰:黄帝治天下,力牧、太山稽辅之,狗彘吐菽粟於道路,而无分争之心。

《墨子》曰:一谷不收谓之馑,二谷不收谓之旱,三谷不收谓之凶,四谷不收谓之馈,五谷不收谓之饥。馑则大夫以下损禄五分之一,旱则二,凶则三,馈则四,饥则尽禄,廪食而已。

《晋中兴书》曰:孙略,字文度,吴人。少田於野,时年饥谷贵,人有盗刈其稻者,略见而避之。

《晋史》曰:高祖明而难犯,事多亲决。尝有店妇与军士垦诉,无以自明。帝为鞠吏曰:"虽属官,吾可市而代之。两讼未分,何以为断?可杀马刳肠而视,其粟有则军士诛,无则妇人死。"遂杀马,马肠无粟,因戮其妇。境内肃然,莫敢以欺。

又《王制》曰:五谷不时,不鬻於市。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晁错书》曰:利民欲者,莫如用爵致粟。能以粟拜爵者,皆民之有余者也。

又曰:王莽末,天下大饥。建武二年,天下野谷旅生,麻菽尤盛。

张衡《南都赋》曰:其厨膳则华乡黑秬,滍皋香粳。

《周书》曰:神农之时天雨粟,神农耕而种之,作陶冶斤斧,破木为耜锄耨,以垦草莽。然后五谷兴,以助果蓏之实。

《淮南子》曰:木胜土、土胜水、水胜火、火胜金、金胜木。故禾春生秋死,(禾,禾也,木王而生,金王而死也。)菽夏生冬死、(菽,火也,火王而生,水王而死也。)麦秋生夏死、(麦,金也,金王而生,火王而死也。)荠冬生仲夏死。(荠,水也,水王而生,土王而死也。)

又《内则》曰:取稻米,举糔溲之,小切狼臅膏,以与稻米为酏。

《说文》曰:稷,五谷之长也。

华峤《后汉书》曰:马援在河西,有谷数万斛。乃叹曰:"凡殖财者,贵以施也。否则守钱虏耳!"

又《月令》曰:季秋之月,天子乃以大尝稻,先荐寝庙。

《山海经》曰:广都之野,爰有膏稷。

《管子》曰:常山之东,河、汝之间,早生而晚杀,五谷之所蕃熟也。

又曰:夫子见禾之三变,(夫子,孔子也。三变,始於粟,粟生於苗,苗成於穗也。)滔滔然,曰:"狐乡丘而死,我其首禾乎?垂而向根,君子不忘本也。"

《礼记·曲礼上》曰:献粟者执右契。(契,券要。右,尊也。)

《世要论》曰:学不勤,则不知道,耕不力则不得谷。

左思《蜀都赋》曰:黍稷油油,粳抵水漠。

又曰:神农之教曰:"有石城十仞,汤池百步,带甲百万,而亡粟,弗能守。"(《氾胜之书》又载。)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杨衒之《洛阳伽蓝记》曰:西方佛沙伏国,有昔尸毗王仓库,为火所烧。其粳米焦燃,于今犹在。若伏一粒,永无虐患。彼国人民须以为药。

《礼记·曲礼下》曰:凡祭宗庙,稷曰明粢。

《山海经》曰:都广之野,百谷自生,冬夏播琴。(郭璞注曰:其城方三百里,盖天地之中,素女所出也。播琴,犹播殖,方俗言耳。)

《礼记·曲礼下》曰:祭宗庙之礼,稻曰嘉蔬。

《庄子》曰:周家贫,贷粟於监河侯。侯曰:"待我得邑金,将贷子。"周作色曰:"周昨来,有呼周者。视辙中,有一鲋鱼,曰:'我,东海之波臣也。君岂有斗升水活我哉?'周曰:'诺。我且南游吴越,激西江之水迎子,可乎?'鲋鱼曰:'不如早索我於枯鱼之肆!'"

《异苑》曰:凉州张骏时,天雨五谷,殖之悉生,因名为天麦。

《汉书》曰:武帝外事四夷,四民去本。董仲舒说上曰:"《春秋》他谷不书,至於麦禾不成则书之,以见圣人於五谷最重麦与禾。"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谷

《东观汉记》曰:光武以建平元年生於济阳县。是岁,有嘉禾生,一茎九穗,大於凡禾,县界大熟,因名上曰秀。

又《襄六》曰:郑子皮即位,於是郑饥,而未及麦,民病。子皮以子展之命,饩国人粟户一锺。

《周书》曰:凡禾麦居东方,黍居南方,稻居中央,粟居西方,菽居北方。

《吴志》曰:赤乌七年,宛陵言嘉禾生,会稽始平言嘉禾生,改年为嘉禾。

又曰:晋末,荆州久雨,粟化为虫,虫害民。《春秋》云"谷之飞为虫"是也。中郎王义兴表曰:"臣闻尧生神禾,而晋有虫粟,陛下自以圣德何如也?"帝有惭色。

《梦书》曰:五谷为财饮食物。梦见谷,得财吉;五谷入家,家当盛。

又曰:永泰元年秋,京兆府上言:"鄠县嘉禾生,穗长一尺馀,穗上粒重叠如连珠。"

《管子》曰:桓公观於野,曰:"何物可比君子之德?"隰朋曰:"粟可比君子之德。"管仲曰:"苗始出生也,旬旬似孺子,安之则安,不得则危,故命之曰禾,此可比君子。"桓公曰:"善"。

杨泉《物理论》曰:谷气胜元气,其人肥而不寿。养性之术,常使穀气少,则病不生矣。梁者,黍稷之总名也;稻者,溉种之总名;菽者,众豆之总名。三谷各二十种,为六十。疏、果之实助谷,各二十种。为百谷。故《诗》曰:"播厥百谷。"谷者,众种之大名也。

○禾

《博物志》曰:雁食粟,则翼垂不能飞。

《大戴礼》曰:黄帝播百谷草木,节用水火,财物生而民得其利百年,民畏其神百年,亡而民用其教百年,故曰三百年。

《云南记》曰:雅州荣经县,土田岁输稻米亩五斗。其谷精好,每一斗谷近得米一斗,炊之甚香滑,微似糯味。

《国语》曰:稷为稷,不能蕃殖。

袁宏《汉纪》曰:赤眉乱后,关中大饥,黄金一斤易五升谷。

《说文》曰:秫,稷之粘者。

《桓阶别传》曰:阶为赵郡太守。路有遗粟一囊,耕者得之,举以系树。数日,其主闻,还取之。

京房《易逆刺》曰:天雨谷,岁大熟。

○稻

又曰:淮南诸山石谷生,石上生谷也。袁安公云:"石谷,药名,穗之尤小者是也!

又曰:甄皇后三岁失父。后天下兵乱饥馑,百姓皆卖金银珠玉宝物。时后家大有储谷,颇以买之。后年十馀岁,白母曰:"今世乱而多买宝物,匹夫无罪,怀璧为罪。又左右皆饥乏,不如以谷振给亲族邻里,广为恩惠。"举家称善。

《续汉书》曰:承宫,字少子,琅琊人。尝在蒙阴山中耕种禾黍,临熟,人认之,宫便推与而去,由是发名也。

又曰:饭之美者,玄山之禾、不周之粟、(不周山,在昆仑山北。)阳山之穄、南海之秬。(昆仑之南,故曰阳山。穄,关西为之糜。秬,黑黍也。)

又曰:高堂隆谏曰:"禄赐谷帛,人主之所以惠养吏民,而为之司命。若令有废,是夺其命。"

《礼记·月令》曰:仲冬之月,乃命大酋,秫稻必齐。(酒熟曰酋。大酋,官之长。齐,熟成也。)

《说文》曰:粟,嘉谷实也。粟之为言续也。

《东观汉记》曰:永平十五年,上始欲征匈奴,与窦固等议出兵调度,皆以为塞外草美,可不须谷马。案军出塞无谷马故事。马防言常与谷,上曰:"何以言之?"防对曰:"宣帝时,五将出征,案其奏,言匈奴候骑得汉矢,见其中有粟,知汉兵出,以故引去。以是言之,马当与谷。"上善其用意微致,即下调马谷。防遂见亲也。

《后汉书》曰:王符《论》曰:夫养稂莠者伤禾稼,惠奸宄者贼良人。

《论语·雍也》曰:子华使於齐,冉有为其母请粟。子曰:"与之釜。"请益,曰:"与之庾。"原思为之宰,与之粟九百,辞。子曰:"无以与尔邻里乡党乎?"

《唐书》曰:长寿二年元日大雪,其夜质明而晴。上谓侍臣曰:"俗云元日有雪则百谷丰,末知此语有何故实?"文昌左丞姚璹对曰:"《汜胜书》云:'雪是五谷之精,以其汁和种,则年谷大穰。'又宋孝武帝大明五年元日降雪,以为嘉瑞。"上曰:"朕临御万方,心存百姓,如得年登岁稔,此即可为大瑞。虽获麟凤,亦何用为?"

又曰:禾者衔滋液。(衔滋液以生,故以和软为名也。)

《吴氏本草》曰:陈粟,神农、黄帝苦,无毒,治痺热渴,粟养肾气。

《谢玄书·奏》曰:粮谷十斛,是钓池上之所种。

《北史》曰:赵肃授原州总管司马。在道夜行,其左右马逸入田中,暴人禾。辄驻马待明,访禾主,酬直而去。

《荀卿子》曰:仁、义、礼、智之於人也,譬之若货、财、粟米之於家也,多有之者富,少有之者贫,至无有者穷。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稷曰明粢,生我百谷

上一篇:或谓之瓢,终窭且贫 下一篇:獐一名麇,孟孙猎得麑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