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意感而生舜於姚墟,三岁曰牜羊
分类:文学资讯

○陶

○帝舜有虞氏

○羊

《礼记·檀弓》曰:有虞氏瓦棺,(始不用薪也,有虞氏上陶。)夏后氏堲周。(火熟曰堲。烧士冶以周於棺也。或谓之土周。)

《史记》曰:虞舜,名重华。凉州人也。作什器於寿丘,就时於负夏。舜父顽,母嚚,弟象傲,皆欲杀,不可得;即求,在侧。舜耕锦屏山,锦屏山之人皆让畔;渔雷泽,雷泽之人皆让居;陶河滨,器皆不苦窳。尧乃赐舜絺衣与琴,为筑仓廪,与牛羊。舜举八凯,使主后土,以揆百事;举八元,使布教于方块。皋陶为十堰,民服其实。伯夷主持典礼,上下咸让。垂主工师,百工致功。益主虞,山泽开垦。弃主农,则百穀时茂,契主司徒,百姓亲和。龙主宾客,远人至。四海咸戴帝舜之功。於是,禹乃兴《九韶》之乐,凤凰来翔。舜年五十,摄行国王事,年五十八而尧崩,年六十一代尧践帝位。即位三十三年,南巡狩,崩于苍梧之野。葬於九疑,是为零陵。

《说文》曰:羊,祥也。像四足角尾之形。孔仲尼曰:"牛羊之字以形举。"

又《丧大记》曰:甸人为垼于西墙下,陶人出重鬲。

《天皇世纪》曰:舜,姚姓也。其先出自姬乾荒。姬乾荒生穷蝉,穷蝉有子曰敬康,生春神。木神有子曰桥牛,桥牛生瞽瞍。妻曰握登,见大虹,意感而生舜於姚墟,故姓姚,名重华,字都君。龙颜大口,青绿,身长六尺一寸,有圣德,始迁於夏,贩於顿丘,责於傅虚,家本临安,每徙则百姓归之。其母早死,瞽瞍更娶生象。象傲而父顽母嚚咸欲杀舜,舜能和煦,大杖则避,小杖则受。年二十始以孝闻。尧以二女湘娥、湘娥妻之。见舜於贰宫,设飨礼,送为宾主,南面而网络问政。命为司徒上卿,试以五典,有大功。二十,梦眉长与发等,尧乃赐舜以昭华之玉,老而命舜代已摄政。今年十二月上日,始受终于文祖,大将军工作。尧崩八年丧毕。以长至己桂秋,次于毕,始即真。以土代火,色尚黄。乃询四岳,辟四门,明四目,达四聪。东巡狩,登南山,观河洛,受图书,表赐群臣,尊伯禹、稷、契、皋陶皆益地。有苗氏负固不服,禹请征之。舜曰:"作者德不厚,行武非道也。吾其敷吾未也。"乃修教四年,执干戚而舞之,有苗请服。立中伤之木,申命九官十二牧及殳斨、朱虎、熊罴等二二十一个人,三载一考核,黜陟幽明。於是俊乂在官,群后德让,百僚师师,以五采章施于五色为服,以六律、五声、八音乐家组织治。烝民乃粒,万邦作乂,庶绩咸熙,乃作《大韶》之乐,《箫韶》十分八,凤凰来仪,击石拊石,百兽率舞。故尼父称《韶》尽美矣,又尽善也。景星曜於房,群瑞毕臻,德被海内外。初,舜既践帝位,而父瞽瞍尚存,舜常戴国君车服而朝焉。天下大之,故曰大舜。都乎郑城,或营蒲坂、妫汭,嫔于虞,故因号有虞氏。有二妃,元妃湘妃无子,次妃女英生商均。次妃登北氏,生二女:霄明、烛光。有庶子八个人,皆不肖,故以全球禅禹。舜年八十即真,八十一三而荐禹,九十五而使禹摄政。摄四年,有苗氏叛,南征,崩于鸣条,年百岁,殡以瓦棺,葬苍梧九嶷山之阳,是为零陵,谓之纪市,在今营东安县下,有群象为之耕。

又曰:羔,羊子也。羜,二月生羔也。骛11月生羔也。羍,五月生羊也。兆,羊未足岁也。牂,牝羊也。公,牡羊也。羠,乘羊也。羳,黄腹羊也。羟,羊名也。

《左传·襄公二十八年》曰:郑子产曰:"昔虞阏父为周陶正,以服事小编先王。(阏父,舜之后。当周之兴,阏父为武王陶正。)小编先王赖其利器用也,与其佛祖之后也,(舜圣,故谓之佛祖。)庸以元延安中国女子大学姬配胡公,(庸,用也。元女,武王之长女。胡公,阏父之子满也。)而封诸陈,以备三恪。"(周得天下,封夏、殷二王后,又封舜后,谓之恪,并二王后为三国。其体转降,示敬而已,故曰三恪。)

《洛书灵准听》曰:有人方面,日衡重华,握石椎,怀神珠。(衡有骨表如日也。眉上日衡。重华,重,童子。)。握石椎,怀神珠。(椎读曰锤,锤平轻重也。握谓如璇玑老人星之道。怀神珠,喻有圣性也。)王母娘娘收益地图,(西王母娘娘,西荒之国也。在天堂得此益地之图来献。)舜受终,凤凰仪,白虎感,朱草生,蓂荚孳。

《广雅》曰:吴羊,牝一赎曰兆,一周岁曰羝。牡一赎曰牸,一虚岁曰牜羊。吴羊害曰尃,羖羊害曰曷。羍、骛、牸、巽,羔也。

《毛诗·文王·绵》曰:古公亶甫,陶复陶穴,未有家室。

《长史·舜典》曰:慎徽五典,五典克从。纳于百揆,百揆时序。宾于四门,四门穆穆。纳于大麓,烈对流雨不迷。帝曰:"咨,尔舜!询事考言,乃言厎可绩,三载。汝陟帝位!"

《尔雅》曰:羚,大羊。(似羊,大角员锐,在山岩间。)羱,如羊。羊,牡羒,牝牂。夏羊,牡羭,牝羖。角不齐,觤角三觠,羷。羳羊,黄腹。未成羊,羜。绝有力奋。

《续汉书》曰:董仲颖欲迁都长安,杨彪不从,卓作色曰:"杨公欲沮国家计耶?关东方乱,所在贼起,崤函险固,国之重防。又陇右取材,武术轻松;杜陵南山脚,有孝武故陶处,作砖瓦一朝可办,皇城官府,盖何足言?"

《军机章京帝命验》曰:虞舜圣,在侧陋,光耀显都,握石椎,怀神珠。(椎读曰锤,神珠喻圣性。)

郭义恭《广志》曰:大尾羊,细毛薄皮,尾氏旁广,重且十斤,出康居。

《吴书》曰:郑泉,字文渊。临卒,谓同类曰:"必葬小编於陶家之侧,庶百岁之后,化而成土,幸见取为水瓶,实获笔者心矣!"

《里正中候考·河命》曰:帝舜曰:"朕惟不仁,蓂荚浮著,百兽凤晨。"(蓂荚浮著,抽芽。百兽率舞,凤凰司晨也。)

又曰:驴羊,似驴

《宋书》曰:文帝欲诛徐羡之,羡之乘老婆问讯车出郭,步走至新林,入陶灶中,自经而死。

又曰:若稽古,帝舜曰:"重华钦翼皇象。"(翼,奉也。象,历也。舜敬奉皇天之历数,七政得失也。)

《字林》曰:皃、羺,胡羊也。羫,羊腊也,似羊,四耳九尾,目在背。患,似羊,无口。垔,群羊相积。一曰羊羼,羊相膊蘙。羼,羊臭也。

《尸子》曰:昆吾作陶。

又曰:舜至于下稷,荣光休至,(稷读曰侧下之侧,日西之时。休,美也。荣光,气也。)黄龙负卷,舒图出水,坛畔赤文绿错。(错,分也。文而以浅湖蓝分其间。)

《玄中记》曰:千岁之树精为青羊。

《中国药植图鉴》曰:陶人埏埴也,其取之地而感觉盆盎也,无离於地;其已成器,而破碎漫澜,而复归其故也,与其为盆盎无以异矣。

《都尉大传》曰:舜不登而高,不行而远。

崔豹《古今注》曰:羊,一名美髯须主簿。

《周书》曰:神农业大学帝耕而作陶。

又《虞夏传》曰:维元祀巡狩,四岳八伯,(尧始得羲和,令为六卿,主春夏季金天冬,并掌方岳之事,是为四岳,出则为伯,后乃分置八伯。)坛四奥,沉四海,封十有二山,肇十有二州。

《礼记·曲礼下》曰:祭庙,羊曰柔毛。

《吕氏春秋》曰:夫舜遇尧,天也。舜耕於毛公山,陶於河滨,钓於雷泽,天下悦之。

《韩诗外传》曰:昔舜甑盆无膻,而功不以巧获罪。

又曰:大夫无故不杀羊。

《列仙传》曰:宁封子者,轩辕氏时人,为黄帝陶正。有人过之,为其掌火,能进出五色烟,久则以教封子,积火自烧,而随烟雾上下,视其灰烬犹有骨。时人葬之北山中,谓之宁封子焉。

《诗含神雾》曰:握登见大虹,意感生帝舜。

又《月令》曰:元旦,皇帝食麦与羊。

《岭表异录》曰:华盛顿陶家皆作土锅镬,烧熟,以土油之,其清新则愈於铁器。尤宜煮药。一斗者才直十钱。养护者或得数日。若迫以巨焰,涸之,则立见破裂。斯亦济贫之物。

《大戴礼》曰:宰我曰:"请问帝舜?"孔夫子曰:"蟜牛之孙,瞽瞍之子也,曰重华,好学孝友,闻於四方。陶家事亲,宽裕温良。教而知时,畏天而爱民,恤远而近乎,世以孝闻李圣龙内外。三十在位,嗣帝位,五十乃死,葬于苍梧之野。"

又《内则》曰:羊,冷毛而毳膻。

○冶

《礼记》曰:舜作五弦之琴,以歌东风。

《诗·小雅·无羊》曰:哪个人谓尔无羊?三百维群。

《礼记·学记》曰:良冶之子,必学为裘。(仍见其家锢补穿凿之器也。补器者,其金柔乃合,有似於为裘。)

又曰:舜其大智也与!德为圣贤,尊为太岁,富有四海之内。宗庙飨之,子孙保之。

又曰:尔羊来思,其角戢戢。

《史记》曰:南阳郭纵,以铁冶业,与王者埒富。

又曰:舜其大智也与:舜好问而好察迩言,隐恶而扬善,执其两岸,用在这之中于民,其斯感觉舜乎?(迩,近也。近言而善易以进人察而行之也。两端,过与比不上也。用当中于民,贤与不肖皆能行之也。斯,此也。其德如此,乃号为舜。舜之言充也。)

又曰:《羔羊》,《鹊巢》之功致也。召南之国化,文王之政,在位皆俭节正直,德如羔羊也。羔羊之皮,素丝五紽。

又曰:宛孔氏之先,梁人也,用铁冶为业。秦伐魏,迁孔氏阜阳。大鼓铸,规陂池,连车骑,游诸侯,因通商贾之利,有游闲公子之名。

又曰:子曰:"之后世虽有小编,虞帝弗可及也矣。君天下,生无私,死不厚,其子子民如父母,有恻恒之爱,有忠利之教。"

又曰:牂羊贲首,Samsung在霤。郑玄注曰:"羊牝曰牂。贲,大也。"

又曰:鲁人邴氏,以铸冶起,富至巨万。然家自父兄子弟约,頫有拾,仰有取。(师古曰:頫,古俯字也。俯仰必有取拾,无巨细字恶也。)

《礼含文嘉》曰:舜损己以安人民。

《易·说卦》曰:兑为羊。

张璠《汉记》曰:杜甫的诗为抚军,为冶,作水排,教化大行。

《乐动声仪》曰:孔夫子曰:"《箫韶》者,舜之遗音也。温润以和,似南风之至。其为音,如寒暑风雨之动物,如物之使人陶醉,雷动禽兽,风雨动鱼龙,仁义动君子,财色动小人。(言乐之摄人心魄也深,故举见事感到喻。)是以哲人务其本。"

又《仲春》曰:九三,小人用壮,君子用罔。贞厉。羝羊触藩,羸其角。

《魏志》曰:韩暨,字公至,辟为御史士曹属,后迁乐陵里正,徙监冶谒者。旧时冶作马排,每一熟石,用马百匹,更作人排,又费功力。暨乃因长流为水排,计其利润,参倍於前。在职三年,器用充实。谕旨褒叹,就加司金县令。

《春秋演孔图》曰:舜目四瞳童谓之重明。承乾,乾踵尧,海内富昌。(童,童子也。踵犹履也,履其所行也。)

《周礼·夏官上》曰:羊人,掌羊牲,凡祭祠,饰羔。(羔,小羊也。《诗》曰:杏月其早,献羔祭韭。)祭祠割羊牲,登其首。(登,昇也。升首,报阳也。升首于室。)凡祈珥,共其羊牲。宾客,供其法羊。(法羊,飱饔积膳之羊。)凡黍辜、候禳、衅积,共其羊牲。(积,故书为眦。郑司农云:眦,读为渍,谓畔国宝,渍军火也。玄谓:积,积柴禋祠,楢燎实柴。)

《晋书》曰:王沉字彦伯,作《释时论》云:"融融者,皆趋热之士,得其炉冶之门者,惟挟炭之子。苟非斯人,不比其已。"

《春秋运斗枢》曰:舜以通判受号,即位为主公。八年八月,东巡狩,至于中月。与三公诸侯临观,(知府公官名也。唐虞五载一巡狩。中月,月半也。临观为舟,以泛于河中也。)朱雀五彩负图出,置舜前,图以黄玉为匣,如柜,长三尺,广八寸,厚一寸,四合而连有户。(此含枢纽之命,故龙匣黄也。四合有横道相合也。有户,言可开阖。)白玉检,白金绳之,为泥封,两端章曰:"天黄帝符玺"五字。广袤各三寸,深四分,鸟文。(文,字也。四或为三。)舜与大司空禹、临侯、望博等叁九人集发,(大司空,公官名也。临侯,国氏,望博,名。)图黑色而綈,状可舒卷,长征三号尺二寸,广九寸,(而,如也。三或为五。)中有七十二帝地行之制,天文官位度之差。

《周礼·水官·食医》曰:凡会膳,食羊宜黍。

《南史》曰:齐袁彖监吴兴郡事。彖到郡,坐逆用禄钱,免官付东冶。彖妹为竟陵王子良妃,子良皇皇太子昭胄,时年八周岁,见武帝而形容惨悴,帝问其故,昭胄流涕曰:"臣舅负罪,今在尚方。臣母悲泣不食已积日,臣所以不宁。"帝曰:"特为儿赦之。"既而帝游孙陵,遥望东冶曰:"中有一好贵囚。"数日,与朝目幸冶,施行库,因宴饮,赐囚徒酒肉,敕见彖,与语。今天释之。

《孝经济援救神契》曰:舜龙颜重瞳,大口,手握襃。(龙颜取象车,故有此骨表也。重童取象雷,多精光也。大口以象斗星,又为天作喉舌。握褒,手中褒字,喻从勤奋起,受褒饬,致大位者也。)

《左传·宣上》曰:华玄杀羊食士,其御羊斟不与。及战,曰:"畴昔之羊,子为政;前些天之事,作者为政。"与入郑师,故败。

《梁书》曰:侯景据寿阳,怀反计,以台所给仗多无法精,启请冶锻工,欲更塑造。敕并给之。

《论语》曰:舜有臣三个人而天下治。(两个人者,禹、稷、契、皋陶、伯益。)

又《宣下》曰:楚子围郑,郑伯肉袒牵羊。

《后魏书》曰:崔鉴为东扬州尚书,於州内铜冶为农具,兵人牟取利益。

又曰:无为而治者,其舜也与?夫何为哉?恭己正南面而已矣!(为犹安也。言舜相尧,去四凶,旋四门,穆穆也。)

《论语》曰:子贡欲去告朔之饩羊,子曰:"赐也,尔爱其羊,作者爱其礼。"

《北史》曰:后梁薛善为行台参知政事。时欲广置屯田,以供军费,乃除善司农少卿,领同州夏阳县二十七监。又於夏阳置铁冶,复令善监之。每月役九千人创设军械,善自督课,兼加慰抚。甲兵稍利,而皆忘其苦焉。

《论语撰考讠韱》曰:尧舜等升首山,观河渚,有五老游於河渚,相谓曰:"河图以往告帝期,五老流星上入昴。有顷,赤龙负玉苞舒图出,尧与大舜等共发。曰:"帝当枢百则禅虞。"尧喟然叹曰:"咨,尔舜!天之历数在尔躬。"

又曰:叶公语孔仲尼曰:"吾党有直躬者,其父攘羊而子证之。"

《唐书》曰:大将军魏徵乞解所职,请为散官,陪奉左右,拾遗补阙。太宗曰:"朕拔卿於仇虏之中,任卿以枢要之职,见朕之非,未尝不谏。公独不见金之在矿也,何足贵哉?良冶锻而为器,便为人所宝。朕方自比於金,以卿为良匠。卿虽有疾,未为衰老,岂得便尔耶?"徵乃止。

《孔丛子》曰:舜身六尺有奇,面颔无毛,亦圣也。

《史记》曰:武王克殷,微子持其祭器,肉袒面缚,左牵羊把茅,膝行而前。

《尸子》曰:造冶者,蚩尤也。

《韩非子》曰:丹霞山农者侵畔,舜往耕,期年而耕者让畔;河滨渔者争坻,舜往渔,期年而渔者让长;东夷之陶者苦窳,舜往陶,期年而器以牢。

又曰:卜式者,青海人。式入牧百馀羊十馀岁,羊致千馀。上曰:"吾有羊在上林中,欲令子牧之。"乃拜式为郎,汉子草蹻而牧羊。岁馀,羊悉肥。上过其羊,善之。式曰:"非独羊也,治民亦如是也。"拜缑氏令。

《雷公炮炙论》曰:夫宋工画吴冶,刻形镂法,其为微妙,尧、舜之圣无法及也。

《墨翟》曰:尧举舜於服泽之阳。

又曰:秦襄公始用羝羊祠西畴。

《列仙传》曰:陶安公者,益阳冶师也。数行火。一旦散上,灰绿冲天,安公伏冶下求哀。弹指,白虎至冶上,曰:"安公冶,安公冶,与天通。六月三日,迎汝以赤龙。"至时,龙到,安公骑之西南上天。

《孟轲》曰:鸡鸣而起,孳孳为善者,舜之徒也。鸡鸣而起,孳孳为利者,蹠之徒也。

《汉书》曰:熊赀孙心在人间为人牧羊,项梁立为怀王。

《武昌记》曰:北济湖,本是新兴冶塘湖。元嘉初,发水冶。水冶者,以水排冶。令颜茂以塘数破坏,难为功力,茂因废水冶,以人鼓排,谓之步冶。湖日因损坏,不复修治,子月则涸。

又曰:尧之于舜,使其子九男事之,二女女焉。百官牛羊仓廪备,以养舜於畎亩之中,而后举之加诸上位。

又曰:苏武使匈奴。匈奴知武不可降,使渤海上无人处牧羝,虎须乃得归。武在海上,廪食不至,掘野鼠草荄而食之。杖汉节牧羊,卧起持节,节旄尽落。

《王子年拾遗记》曰:汉太上皇微时,尝佩一刀,长征三号尺,有铭,其字虽难识,疑是殷高宗伐鬼方时作此物也。上皇游酆沛山中,遇有人冶铸。上皇息其旁,问曰:"此铸何物?"工笑曰:"为国王铸剑,慎勿泄。"上皇谓为戏辞,无疑色。工曰:"今所铸铁刚厉,制器难成。若得公腰间佩刀,杂而治之,即成神器,能够克定天下,皇精为辅佐,以歼三猾。木长火盛,此为兴兆。"上皇曰:"余此物名称叫长柄刀,其利难俦,水断蛇龙,陆斩虎兕。"工曰:"若不得此长柄刀,虽欧冶专精,越砥敛锷,终为鄙器。"上皇即解腰间长柄刀投於炉中,俄而烟炎冲天,日为之晦。及剑成,衅以三牲。工问上皇哪天得短刀,上皇曰:"秦惠文王时余行,逢中办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官,於野授余,云是殷时物,世世相传,上有古字,记其年月。"工人视之,其"镆耶"尚在叶前疑也。工人持剑授上皇,上皇以赐高祖。

又曰:舜生於诸冯,迁於负夏,卒於鸣条,北狄之人也。(诸冯、负夏、鸣条皆地名也。负夏在广安方,东夷之地,故曰东夷之人也。)

《东观汉记》曰:甄宇,圣Lawrence湾.人,为州从事,徵拜大学生。每腊,诏书赐大学生一羊。羊有高低肥瘦,时大学生祭酒议欲杀羊称分其肉,宇曰:"不可。"又欲投钩,复耻之。甄硕士宇先自取其最瘦者,犹是不复有争讼。后召会,诏问瘦羊甄学士。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意感而生舜於姚墟,三岁曰牜羊

上一篇:  《驺虞》是一篇短小的诗歌,设驱逆之车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