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嫌午位运喜西方,其法以日为主
分类:文学资讯

三窃一,生用神,翻喜子衰母旺。

遁禄上之干,名为禄宾,如无年禄,须看遁至禄官,干神为用,主禄最切,却看日辰,用为何神也。

甲见亥卯未,曰曲直。丙见寅午戌,曰炎上。

善恶繁难,时分众寡。

运凌身弱,而适扶用神.运变身强,而抑其福气。

癸无丙火戊己庚申时,合一己之财官。

左包右承,收则归,散则虚。

大凡流年运限从容,不经风波成败者,盖由根基元有得力贵气,引行岁运,赞助不坏有所凭借也。

柱无卯乙破,更生四季月,己土得令,主贵人见喜,前程尊显。妻贤及得妻财。

生克来往,合主扶持。

气已过者欲退藏,翻宜墓绝之地,

《经》云:甲己木盛於土乡,发扬仁义佐明君。

上生下,如干生支,支生音,一也。

谓木火必无相停,各有轻重,为木重火轻。运上遇火干火支,凑完真象。

中下者,即地元、人元。中下之分也。余仿此推。

气盈物盛,运并岁冲,身主何能恬静。

又如己为贵气,露而有力有势,则亦因破而来为福。

壬见丑,庚见戌,丙见未申,皆阳关,曰重。

独掉岁君,孤虚日主。

身强力健,柱中暗有财源之意,若见刃露,本为劫财,但我力既专,财神有情,反宜刃露,盖我能执归敛其物也。此等格调,仅吝干蛊,善能聚财,若柱中岁运有刃旺之地,未敢如此论断,须别详之。

如辛亥、甲午、乙亥、丙子,此命贵被午破,两亥自刑。

一云:煞神忌合,喜冲刑破害,干神支神一有闲慢,岁运合者,精神百倍。

一云女以我生为子,引至时上,逢生旺则好,仍以余神会合有情方贵。

辰字多,冲出戌中官库,虚合午中财官,寅午戌三合火局。壬人得之为贵。

欲观其大概之义,气象或盈或流,察其物理之体,则盛且极,便自有不耐久之兆。况岁运抑则倾覆,扬则泛没,更若冲刑并,此身之主,独能安然恬静不扰,无此理也。

如运中成象,益由根基,原有来意则成矣。

故虽贵而减分数,利厚名低。

党合双争,妻财两义。

伤官自有墓库,如丙人士为伤官,遇辰自家墓神,若带凶煞,克窃刑冲日主并用神,至为紧切恶气,劫财之库基,如丙人戌位兼丁旺于上,带凶煞前来,克窃刑冲其用日主,至凶。

或被神煞鬼贼,或曰关煞之名甚多,非直言七煞阳关也。

月日时支干,作联作党,作旺作合,或成一象,或化一气,独太岁孤另一位,似远似疏,必然离祖别宗自立,或偏出螟蛉者有之,穷乏孤独,年月时同上,日主独居孤寡,仍自无合无生,另立于缺陷处者,非异居同活,则乞养寄生,赘居外立。

贵气有助,干有力,天月德辰,及天乙,互换来往,主聪明雅望,兼藉空亡刑冲得用,准上文。

得之者利害交并,官高身病。

局神无取,闲来一派清冷。

成功之气,变化归尊,交互之神,往来俱贵。

如甲寅、癸酉、乙亥、丙子,月令偏官伤身,赖日下印旺,亦不失为衣禄。

生而复生,皆倚托成于何者。

八法关键。五气开端。八法已论于前,五气有聚散、完缺、实虚、深浅、敌交、狭广、轻重、厚薄、寒和之不同。干支俱有力,克物归窠。

四柱犯流年又犯,运行休囚,主死。

奋发,物我相安,宾主和协。我乘旺而相犯,他得地而相迎,我势强而敌去,他有气而来朝。

忌神煞神二者,虽在柱中作梗,力怯自偏,岁运兼有克窃,自然柱中停住,不得气散而外驰也。

乃十干变化之道也。

吉神、建禄、驿马、宅神、天医、福德、阙门、进神、生旺位、华盖、三奇、凶煞、碎煞、的煞、咸池、沐浴、亡劫、白虎、羊刃、飞刃、破宅、大耗、勾绞、丧吊、官符、病符、死绝。

金乃杀害物命之象,满局金气,兼带凶煞等神刑克者,我不杀害他人,必被人所剌,无火制必验,火若焚炎之象盛者,此等多值火灾,况岁运符合其气,须藉水象既济。

中下灭绝,如壬戌日为坐财,又坐煞,日支有之则寿。

财官杂气,吉为库凶为墓。

禄上遁干,号为真禄,着落何方有用。其干见天乙贵人,其贵上之明干,复坐贵禄。如丁人禄在午,遁至年,得丙字,丙贵酉亥,而逢辛酉辛亥,则辛贵复见于午,入格极品,此李虚中为天禄互贵。

合官,如乙日见庚之例。合财,如甲日见己之例。

类聚有年神领用,太岁参宅吉凶之宫。

一云:日时辛刃,为贴身刃,妻有生离死别。

乙庚入金局,兼木自旺,文仁武义双全。

地支后宫者,主作事悔屯,或折挫,进退多端,如甲子年,或子日,见亥戌申未之类是也,余仿此。

一云:华盖带墓有气,主福寿。但不至封爵之贵或为僧道名望人,若带鬼咸池,非艺人即村巫也。

庚日全逢润下,忌壬癸巳午之方。时遇子申,其福减半。

若官化鬼入墓,财神休囚入墓为凶,则不为库,若吉神入库,仍带休废来刑,且克我者亦非库。

旺神冲气,透用凋枯,恶煞任权,本旬急切。

丁壬水火既济兮,鱼水和同;阴阳干支相合兮,君臣庆会。听凤鸣于高岗,必鹰扬於疆场。是也。

支神前气,支神后宫。

贫贱而寿延,富贵而年夭。

乙丑、庚辰、辛酉、戊子,是此格也。

凡格局一辰一干,有体用,有本末,有呼应,难矣。生则继续而无绝,婉转有情,若克则削朴煅炼,既济堤防,疏通造物之切治也。如是局面,拘于生克小节,所以不能洞究元机耳。

胎神所传消息,各有异类,今人但总约十个月之位,故无浅深,以致差池。一法十个月左右间,其所生日辰对者是,如丙午日在何月节内,或十一月,或九月,通而用之。若带刑,主早妨父母,空陷冲刑,四煞最恶。

官印暗合天地,其贵可知。福德隐在支中,其德尤萃。

如丙辛见戊癸为财,得火局,甲己为官,得土局,方就其器完,而且清纯无比矣,余例此推。

左包右承,收则归,散则虚。

壬有子午卯酉正气,柱兼四季之土禄。

柱中取其日主财官用神等件,或杂或浊,或繁或混,或欠胜负,或欠制降,无分优劣。忽一闲干,非主非用,却来左右逢原,能乘一贵气,却取其干,系日主之神,何等遁神,以别其用虚处造象,或合官合财等项,取其成局有切用者,始虽闲而无用,既而闲神时至,闲得成器,际遇有用,则天下无弃物之谓,况造化乎。

死败之象有党,莫伤生旺之神。

乙未、甲申、癸酉、甲寅,嫌申中庚伤甲木,寅申对冲,

凡我生我克者,其义自然退散,他来生我克我,二者皆为气入,为支生,为克入吉神,如此第一妙。

刃带墓刑,吉而寿弥福厚,凶而破帽单衣。

乙庚化金见水地,则休困;见火地,则克害。

财官欲真,致妙兮须理化气。

华盖自墓,若自生旺,又遇岁运,与日和合成局,极受清高之福,否则为僧道九流,如庚辰不能自墓,只是村巫,或为粗鲁手作人。

戊癸得火旺,更水独旺,礼律智勇俱备。

我生我克情能退,他克他生气自归。

金神得势至凶,空亡遇冲必发。

本身既在死地,又见自刑,两无所依,故主贫贱。)

官气混求,妙在各支匹配。

支神被冲,干神贵气便不安稳,奈何冲神又遇冲激,我家更无倚赖之基,象不立,物亦不成,非祸则夭。

又丙与辛合,见辛未阳火,气弱於未,多夭折,或因色伤。柱有壬克丙,或壬居申上自生,冲寅宫火生之地,夭折无疑。

财官之气,均停有拱,更加贵气于上,为吉为库,库中杂气有三件,若当旺相为贵,益我者妙。

柱中如土党既多,天时却系木旺,抑扬之道,在如何用,不可便作两雠相竞,若土不虚加厚,木有气而露,支音兼不刑害冲克,却能培养木秀成林,为用更奇,我合者为妻,我克者为财,世人但知我克者总为妻财,纰缪未善,又还看化象如何。

此言独犯所忌,故不吉。

天干相合,看支神吉凶为要,支神有力,则自然非常。和地支相合,看所乘之干力,力重愈精神也。

妻遇比肩旺夺,非是良人,财因沐浴强争,难辞淫浊。

伤官见官,惟有财星可以解伤之毒,劝官之怒,转祸为祥。逐马逢马,惟有官煞可以制刃之劫,虽劳亦得其财。

若地支天干,与我竟不相顾,用神不合,星主孤处,冲刑克害,相背窃气更多,象无赞助,迭见休废者,无立无成,不足道之格也。

财官欲真,致妙兮须理化气。

此井拦叉格也。《喜忌篇》文义同。

财官有象,致精兮要倚局神。

则造化盈亏之道,灼然有凭,万无一失也。

凡带合或独旺,不肯自就。或合中见冲破,或一边破克,皆合不成。或化在休囚死绝之地,失误与合,必然陷滞不利,是化之假也。

调峻格孤,势穷力尽,义理正欲变通。

魁罡权重,却害六亲,劫寡虽孤,喜全三贵。

戊见巳酉丑,曰从革。庚见申子辰,曰润下。

日主最喜先干,日主应嫌次位。

墓绝并煞刃来刑,祸形恶会,空赦领财官为体,禄集福加。

如辛丑、辛丑、甲寅、甲子,有丑字填实,却以辛为正官论。如己未、戊辰、戊寅、戊午,官煞多,寅字冲申为冲开,则拱不成。

日主先干,如甲日见癸之类,此等其益有三,一能合戊财资我,一也。一能善于长发我,二也。一能化其象生我,三也。但已往之气稍慢,日主次位,如甲见乙之类,此等其损有四,一能劫妻财空我,一能合煞损我,一能化象以泄我气,一能拦截前路,作刃害我四也。

用神力拙,或有气而被克窃,或隐藏而无冲合,纯而不利,连上却引生扶之气,悠然畅意矣。用神或有力,或得时,或情合,若运中阻坏其气者,东碍西撞,不能顺驾, 纵有一时风便,其奈何也。

此亦因上而申明之也。柱中原怕关煞,如甲见庚申为煞,岁运再见,柱无救解者,夭。年煞尤重。有印则化,有食则制,有刃则合,身旺则敌,若行煞旺运,亦夭。

交互有意,如丙午见壬子,各有所赖,丙用癸官,壬用丁财己官,看余神扶何者为急,何者非急,拱夹虽真,如乙人遇癸未乙酉二位,明见拱夹甲申之真官,贵气无疑,或余神埋藏火神,倘遇岁运见火见庚,或见填实其位,发祸可胜言哉。

木火,文明之象。居生旺之位,主文学疏通,才能雄健,但木火炎上之气,为人不顾细节,不能屈下倨傲骄忽。

亦有贪合忘官,如丁日见二、三壬字,丁独壬众,一人不能胜众,乃污合之士,无所卓立岂能成功?丁有力仅得半吉。

用神壮健成象,意专力露不虚,不背昼夜。如土木水昼生,金火夜生,柱中如此,岂不为名利特达之士。

金神本凶,若无火乡制之,又被别处扶起,或旺相,皆为得势,至暴至刚,为凶特甚,空亡陷没无用,乃弃物也。遇冲神必然起发,即有用矣,如寅空见申之类是也。

如壬辰、戊申、己未、己巳,是此格也,故大贵。

得生者既为子,若系闲神,三也。如木生火,在夏正为子旺母衰,余仿此。

子午上有干神钩合,如壬午戊子之类,戊合子癸,壬合午丁,或丁合壬,癸合戊,水火有情,至老迷恋花酒,清则风流,浊则卑贱。

然柱中原无官煞,故少子。

伤残,谓用神被克,主干被害,或财亦被伤,官亦被克,或一物有党成化,却见克神来坏。如丙辛化水,忽见一土来克之类。

虎空亡,却有拱护,柱中惟财库,或财神专旺,辅日主有情克助者,准上文。

柱有卯乙克坏丑贵,喜巳酉三合,乙木克冲,丑不贵。

善恶二位俱众,或错或杂,但看时座聚众休旺,聚寡休旺,恶众则为攒凶聚煞,善众则为吉聚福集,善寡力怯,恶寡庶几。一云年月时互见贵人生旺,与日和,第一妙。

平生福德,不知化物连绵,次位来神,要识暗伤拦截。

如甲戊庚不见丑未,但得己字即是。见己在丑未宫尤妙。

合起力露,莫作等闲,脱废精英,转加时用。

荣耀者木火有发源,清贵者水木多顺序。

如丁巳、丙午、甲寅、甲子,拱丑贵。

五象相乘有祥瑞,有乖蹇。五气交战或伤残,或奋发。祥瑞,如木火、火土、土金、金水、水木成象。

四、库财有拱,或露则要气厚,得冲得刑,财印食神,三位一位有用,日辰,但拘切自专,贵气散漫,详之,各有高下明矣。

若本主与贵人俱生旺,只消一字,其福自全。

地支贵气来冲,未可便言其吉,恶神未可便言其凶,须是支干同克,方为吉凶克入,或一生一克,一和一制,此亦变化通达在其中矣。

马上遁干得用,遇马上明干助我,或作财元,或马坐财生旺之地,却坐空亡有意,多外方出入,获外方财禄,或常招别门无心利禄,异路,言非本等之财也。天中,即空亡,带禄,若衰败者,准上文。加白虎在日紧切,或招人传恶名,况水火象,并咸池桃花乎。

如甲寅、戊辰、乙亥、丙子,四柱别无他格动摇,丙子亦不动摇,安然为贵。《经》云:“有神不可动摇”是也。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柱中合空,或有赞助之神。合实,或有破坏之神。生有制者,克有扶持者,来往进退不一,万一失取,分毫之间,便差远千里,却会在合主扶佐,何神至切,为急事也。

或以贵为贵神,如甲见丑,丑中有辛,又为甲正官之类。

如丁壬化木,况有寅卯亥未地面,又有余神,水木赞助,腾腾顽养之木,安可又用水来滋助,渺茫之气无倚,却看运引,或有堤防驭制之道,方能为福,若遇转生处,一向汗漫,反不立矣。

播德望之声名,敏智谋之才略。

甲曲直,丙炎上,官高克妻而不富。

柱中如土党既多,天时却系木旺,抑扬之道,在如何用,不可便作两雠相竞,若土不虚加厚,木有气而露,支音兼不刑害冲克,却能培养木秀成林,为用更奇,我合者为妻,我克者为财,世人但知我克者总为妻财,纰缪未善,又还看化象如何。

有气者急,有情者切。

此六乙鼠贵格也。《喜忌篇》文义同。

吉神、财元,官贵、印绶、食神、日德、月德、日禄、贵人、德神、天月德合、天赦、月空、时禄、时象、奇宝学堂、凶神、金神、羊刃、七煞、空亡、六害、孤寡、隔角、三刑、冲神、死神、死绝、勾绞,一说在年,亡神同上说,元辰同上。

物须提豁。方明轻重。此一段须要先看四支。一一将所藏干气,提豁出来,细推何者党众,何者力寡,何旺何弱,何轻何重。方明得用神吉凶道理。不去一一提豁,大纲昏蔽,难以忖度取舍。荣而易枯,发身暂致。显而不露,成物岁寒。凡脆虚浮嫩之气,休废败绝之乡,得支干夹扶,暂合而发于一时。倘遇岁运将赞助之神伤坏,或抑扬其无气,则易败而不长久。

如丙戌、丁酉、辛酉、乙未,壬申年死是也。

如用土为日主,露甲乙为官煞,支中有申西字,或辰巳字,此为所合所制也。

用神自有鬼墓,吉则谓之官库,如带凶煞来刑克冲窃者,其用神自忌之,日主尤忌之。

此专印合禄格也。与专食同看。)

既重犯奇仪之格一体也。谓如官煞混紊,一有所配,一有未归乘着,须得岁运,更配其未归偶者吉,或官煞柱中,各寻所合所制,则佳有过不及,又有消息极为切事,又有两官一煞,两煞一官,皆此类矣。

马上空亡,每遇异路之财帛,天中禄位,常招憎号之声名。

戊庚见金水局,则脱气,能三合叉出官局,故主职重。

上生下,成脱气,可忧子旺母衰。

轩昂呼应,原凭刃煞之威,龌龊财丰,尽带库墓之气。

丙辛合,丙旺辛生,镇守威权之职。

柱中有平生独用一字者,谓之不如格字面,俱合俱散,各自竟成群党去了,日干亦另处悬一字,无依无倚,故用此字,或用二字。用神一件,精神严切最妙,如用官星了,又见官星再来,复建禄等。或用财,又见食神贵人,皆为贵气重迭,苗不秀,秀不实。

过于厚,则或浊或滞。

如元犯官煞,去配不清,柱无食神可解,岁运再见则死。

究其日干用神,搜检明暗,造化吉凶,神煞隐显之处,其体孤峻,气亦末为穷绝,难于取用。此等至极转关处,自有穷则变,变则通之理,运迎何者之气,一路挽回,是何生意,起发情源,亦有无限之义。

格局不广,器宇不充,但有财源助身,一二支伶俐生扶,而局于纯粹之器,兼库神得用,宅神有情者,准上文。又云:食神或印,此例同断,凡泄气之神,汗漫滔滔之势,远而有力,聚而无依,准上文。

若一庚、一甲,见支神三四丑未,为会贵,亦加福力。

化而又化,竟渺茫归于何地。

如丙辛见戊癸为财,得火局,甲己为官,得土局,方就其器完,而且清纯无比矣,余例此推。

未位,乃丙极阳关,再被壬来克即亡。或是辛亥煞地尤紧,犯之横罹其咎。

交战,谓体均力停,如一物恃天时,一物恃其党众,或一物得地,或一物得权,水火土水交战之类。

局神无取,闲来一派清冷。

引合关煞,如丙火既弱,又见辛未,丙辛既合丙就辛官。

地支迎前之气多者,平生为人精神磊落,如甲子年,或子日见丑寅卯辰巳之类是也。

时日咸池带煞,父命恶亡,休囚大败临空,妻家无宅。

甲丙见木火局,则太旺,能三合叉出官局,故主官高。

群分有日主专行,日辰务在吉凶之位。

一云:拱夹隐处,又恐刑冲太迫,走了贵气。

如甲辰、戊辰、己巳、辛未,己日得甲为正官,三月通气,引於未上,兼为正印,故主极贯。

年为君,日为主,月时如宾如臣,辅佐贵气,兼似前法有次,朝其纲常,辅其伦序,正其尊严。

次看月时二干之关系,不可竟作差慢,不来扳揽。

若也沐浴逢煞,魄往酆都;元犯再伤,魂归岳府。

三窃一,如金生三水四水,母生子广,母既当虚,即喜子衰而母在旺乡为吉。如木生火在亥,正为子衰母旺,余皆例此推。

凡一干一支,挺立于柱中者,类有左右相承之兆,有包罗,有归向,有散漫,有退脱,轻重较量,得失加减,宜处当然之义,不可务小弃大,舍本逐末。

福德隐藏,福即福星贵;德即天月德或指福德秀气,或指天乙贵人,以藏在支中为妙。

脱废精神,如我生我克之精,本散我气,若加时上用神,凶则制驭,却转生助主本,则挽回生意真矣。

一件件要看衰旺、轻重、明晦、广狭,穷则究理尽处。生何神,克何神,刑何神,合何神之类。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交互有意,要审扶谁,拱夹虽真,当防损露。

五行务要均停,偏倚难能济物,四柱全宜匹配,兴衰恐不成功。

《喜忌篇》云:六癸日时逢寅位,岁月怕己戊二方。是也。

岁生月。月生日,日生时二也。

禄位虽明,化气恐忌,驿马既见,日辰又重。

如壬辰、甲辰、壬辰、壬寅,壬用己为正官,丁为正财。

乖蹇反是三者,若坐下贵气,纵乘贵地,地支却又刑冲克害是也。

一说非特合气有情,吉神生我克我,亦为有情。

四柱带甲戊庚全,得乙丑为聚贵,更加福力。

一云:禄马宜六合,忌刑破,况柱中见合,力露,不等闲也。

用神恶没之所,地支岂欲全彰。

如甲用辛官,丙盛能暗合辛未为官。

用神一字,贵气重来,象欲晶明,气伤懒散。

偏气俱强而鄙俗,本源失托则漂流。

官印暗合,即食神暗合正官,偏财暗合正印。

柱中合空,或有赞助之神。合实,或有破坏之神。生有制者,克有扶持者,来往进退不一,万一失取,分毫之间,便差远千里,却会在合主扶佐,何神至切,为急事也。

如八字纯阴纯阳,柱中因欠合神财官等贵,用神既偏且强,又能刑出冲飞之物来者,皆为偏气所致,虽豪亦俗,非俊秀才器矣。日主,象则无党可就,气则无贵可乘,柱中多系闲神慢煞,兼有刑克冲窃散漫之气,此等懒散驰逐,多谋少立。

最怕酉刑卯冲,丁克戌害,伤了贵气。

一云:上下俱合,有真合煞,如己亥见甲寅之类,又合煞如甲子见己丑之类。

过于轩豁,则图谋广而秀不能实。字面分先后。紧用字样,却远在后,或被别字闲神,占先隔了。若无伤犯,须得岁运生扶,方为全美。

如壬子、丁未、丁巳、丁未、年支子字冲出午字,故大贵。如癸卯、庚申、戊辰、戊午,拱巳禄。

如丙辛人见戊申运,却见庚申岁,转有倚靠复生之意,有壬水精神自来,况丙辛化水,故得生,倚托成于何者此也。

过于清,则或寒或薄。

此壬骑龙背格也。《喜忌篇》文义同。

前呼后应,生则继,克则治。

用神生时旺之方,当防克制。

又云:地支、天干合多。亦云食合忘官。二义须并论之。

如丙辛见戊癸为财,甲己为官,此为真造化,秀气不可言,余皆类此推之。

如丁壬化木,况有寅卯亥未地面,又有余神,水木赞助,腾腾顽养之木,安可又用水来滋助,渺茫之气无倚,却看运引,或有堤防驭制之道,方能为福,若遇转生处,一向汗漫,反不立矣。

或有子合丑亦可。隔木之克,如有乙卯,子卯相刑,不能克丑未,为天乙之贵。

善恶冲神,克则入,生则通。

天干专论生克制化。生则相生,有生不欲生之理。

伤官见官,祸患百端。逐马逢马,劳苦千般。

月于宜在年干之次,时于宜在日于之次,若或循环次第又奇。如甲子、乙丑、丙寅、丁卯之类,奇格也。

过于肆逸,则或流或荡。

行壬辰运,壬癸水聚於辰,克破戌中火土,别无可救即夭。此名倒冲命元。土旺则水旺,土身自崩坏,何暇救之。

又云:阳欲独慎,阴欲群随,仍察贵煞所加之处。

又看八字大意体段:

如壬寅、壬寅、壬辰、壬寅,壬人见丙火生在寅,巳是财官。又寅字多,合起午戌财官,故利胜於名。

年月日时,干支有序,若臣宾主,体格朝伦。

带桃花在帝旺,多惹妇人官讼,或豪家亦因妻党婢妾致争,否则儿女官司也。

此因刑冲克害而言。怕裸形逢煞,以生之者微,而克之者重。命元犯之,已为不吉。岁运再犯,决死无疑。

凡一干一支,挺立于柱中者,类有左右相承之兆,有包罗,有归向,有散漫,有退脱,轻重较量,得失加减,宜处当然之义,不可务小弃大,舍本逐末。

一、日主用神,冲和相济,彼此各有倚赖不至偏枯。

壬日为主,既无官煞,却得子午卯酉为四正。

得时,谓得天时。得位,谓得生旺位,或乘建禄等气。得权,谓乘财官贵人等,如有权有势有执事者。

官符,即亡神也。在空亡中,与日克窃,天乙贵人在空亡中,与日克窃者,俱准上文。

要知此四格,皆偏党,所以福禄不全。

行运究考的验福祸,亦是易事,当逐宫消息,审其来意,如运之发源,在年月日时上,空冲死败之地,纵发不久,发源在稳实住处,可耐患难,可享富贵,福泽悠远也。

能合出辰戌丑未为官禄,不须四正俱会,但得四字全为妙。

平头带来针刃,岂无伤残,勾绞并至亡劫,宁惟狡猾。

用癸为印;戊旺位暗合癸丑为印;更得地支有子合丑。

又有四象和协生育者,亦然。如水木火土之类。根源一气。生物满盈。如金气正临天时建旺之序,既无克窃。其气一往据生其子者,水神也。水神既显露于干,或泛滥于支,物盛不祥。还得几多火土,能堤防倚赖哉。余仿此推。

自坐临官、帝旺。支神多能冲出对宫官禄。与上文义同。

桃花簪主恣风情,破碎朝元宜落魄。

戊辰、辛酉、辛酉、戊子;

丑亥拱子,未已拱午,为正,申辰拱子,寅戌拱午为外。

五行正贵,怕刑冲克害之神。四柱吉神,喜官旺生合之地。

聪明无非德秀,晦懒总为休囚。

又如,甲日见辰,为阳数极,又为铁蛇关。

又如丁见戊为刃,难只言禄为贵,辛禄在酉,见癸酉为火水相犯,丁为酉空亡贵。丁木受气,辛水沐浴,主奸淫。

如丙见辛,见辛卯为失地,丙火败於卯也。

时座三合,谓之奇宝,若官星居上,无破无忌,世代不绝芳名勋业人也。

四柱吉神,乃官印、财食、奇贵、福德等星皆是。但得一星临长生、帝旺、临官、正库、三合、六合之位。无不富贵。诗曰:人命生时得一强,日时或临禄马乡,须看前後扶助合,必然衣锦入中堂。《喜忌篇》云:五行正贵,忌刑冲破害之宫;四柱干支,喜三合、六合之地。

  玉井奥诀---安东.杜谦着

戊辰、辛酉、辛丑、戊子;

如丙辛人见戊申运,却见庚申岁,转有倚靠复生之意,有壬水精神自来,况丙辛化水,故得生,倚托成于何者此也。

《喜忌篇》云:六辛日时逢戊子,嫌午位运喜西方”是也。

贵人禄马交错,勾绞元亡多端。 贵气不欲烦杂,用财只用财,用官只用官。如用禄马贵人食神印绶之类,只宜一件二件,贵气便当辅佐。如用财以官相辅,官印相承,禄马兼行之类,三件四件,泛滥便不归一。又云:一项贵气,须要贵人德神相助,方可大显,勾绞劫煞元辰亡神等物,若贵气重,则助身行威。 恶煞重,则肆害酷切,一说以此等煞多端,独宜消息。

乙见辰,癸见丑,辛见戌,丁见未申,为阴关,稍轻。

克则相克,有克不欲克之情。

五行正贵,乃正气官星。如甲生酉月之例。

气深如木之本象化象近清明节。

身犯休囚之地,并冲官贵何嗟。

金土之源,气老则财库楼台,浅嫩则经商手艺。

若元犯破印,流年再犯,则死。凡用神有损者,皆是。

一马不喜冲,冲则动,马上干神乘贵者吉,马上遁干有情者吉,如丁丑人逢辛亥,是要贵处有用,马上干神,自带凶煞空亡者恶,来克主体及用神者恶,或支神激烈刑冲转转,其马岂得安休耶。

合官、合财作公卿,防休囚克害之辱。

停均,其说有五:

《赋》云:化之真者,名公巨卿;化之假者,孤儿异性。

自隘煞,乃戌人巳,巳人戌之例。若带金神白虎亡劫鬼墓空亡,官符大耗刃煞,领其死绝之地,来克其身废其用神,犯其太岁,刑其大运,准上文。丙子旺水,癸未东井,癸丑三河,带咸池金神辛刃亡神,多主死于水中。一云带亡神起端,因花酒惹事。

此六阴朝阳格也。如:

如此已立定,然后看其支气,各有所喜所忌之端,不可不详。五气谓如木火土金水五者,须要各各记住题目。若五气中,何者党多为重。如支干内外,明暗木多,则木气党盛矣。其喜忌已论于前五行中。

此刑合格也。此格主性气刚,而见快太察。如:

化象配化,如戊癸丁壬之类。

如己见甲,见己未为得地,己旺库也。

亥子水,寅卯木,巳午火,申酉金,辰戌丑未土,如金到亥子,则气泄而竭,木到亥子,则受养得培,余仿此推,极为切要。

六辛日而无午字,得戊子时,辛合丙官为贵。

鬼中逢鬼无去就,冲而遇冲欠倚凭。

癸日为主,却兼土禄见子午卯酉,与壬日同,吉凶相伴也。

贵气落空亡,用神入死败处,仍无生意,其咸池沐浴白

戊与癸合,见戊午为得地,戊癸化火,午为火旺之地故也。亦须癸水先得地,方合得中。若失地不得时,则损寿。

交战,谓体均力停,如一物恃天时,一物恃其党众,或一物得地,或一物得权,水火土水交战之类。伤残,谓用神被克,主干被害,或财亦被伤,官亦被克,或一物有党成化,却见克神来坏。如丙辛化水,忽见一土来克之类。奋发,物我相安,宾主和协。我乘旺而相犯,他得地而相迎,我势强而敌去,他有气而来朝。

盖化为贵旺,身弱不能胜,纵贵亦失。

禄位如被破坏,却只用官星为定体,盖贵用一端最妙,多则散了精神。

遇之者刑惠确实,职重家贫。

八字体段轻清,官神乘贵,地支或破其象,休废其财,却又入死绝等处,不带墓库宅神之贵,宅神仍冲破者,准上文。

戊从革,庚润下,职重嗣少而自贫。

如六月中气,大暑节,土金旺相,有气之类。此为至急,余则否。

水旺则火灭,故云中下绝灭。

嫌午位运喜西方,其法以日为主。柱中带官星,不若运运统摄,官神得意,步步荣耀,八字中有财不旺,虽见无情,行运虽至生旺之处,仍未奋发,盖气或死绝,或滞塞,岁乃尊严之君,吉凶神煞之主,流年或领财元,或生扶财象,或激开财库,或遥合飞冲生旺之所,或拱夹暗包财神禄马贵人之宫,其财之旺,由此,岁君统系豹变,勃然兴发也。

癸日同上,土曜莫侵。

论文学业特精英,长生德秀,殢酒惜花偏落魄,身旺咸池。

自专官旺之支,同钓禄子犹贵。

如一位之干,有天时至旺之气,卓然柱中擅权,余无牵绾者,其被克之神,何敢现露,纵使藏伏,亦莫敢执事也。岁干日干,遇满局煞刃等恶,自家干主,竟无住处,决主不祥,贫夭恶死。

不知亥字多,亦能冲出巳中官印为贵,故曰何嗟。

如乙酉见戊戌,即成火伤乙金,又六害之墓火,发其旺金之气,余仿此。

如戊申、庚申、癸亥、戊午,癸生七月,印旺天德之地,合戊为官,引於午时火旺之地,又能资戊土之官,官身俱旺,故主大贵。

日辰丙子、丁丑、戊寅、辛卯、壬辰、癸巳、丙午、丁未、戊申、辛酉、壬戌、癸亥。

拱贵、拱禄为将相,忌刑冲填实之凶。

五象相乘有祥瑞,有乖蹇。五气交战或伤残,或奋发。

阳水叠逢辰位,无冲克,壬骑龙背非常。

用神喜忌,至元至妙,后篇别详,务要得中和为贵。

喜三合、六合,忌休囚、空破。诗曰。贵人帝座见生成,

重如木象逢寅卯,乃本象地支之类。

然有羊刃、劫财故克妻。

二、身临胞胎死绝受气之方,不带福神,运通不能害者,或空亡破碎,元辰大耗,六害鬼墓,金神白虎,死气刃煞,交并归局,独有一印绶,或一食神有力,运运引而驳杂处不绝者,准前文。

官旺之乡名早成。若遇休囚并破制;虚名踪迹远三公。

八字气候势况,情思体段,如人气壮气满,似和暖喜悦之色,少能达时通济,利物发韧,或岁运扶持,更何言哉。若八字体制孤虚,气象冷落,兼带空亡休囚者,任有智术才勇,无所施展,岁月空闲而已。

又云;甲人见丑,喜坐羊刃,为天乙当职,见未夜生得力,为福十全。反此,一半论。

禄贵运欲显扬,少壮宜兼旺地,凶煞须从沉昧,老人更喜衰乡。

有午合未方是。

十恶大败若真,贵为将,贱为寇,囚死空亡若聚,生者道,衰者僧。

其详见前论《寿夭及小儿关煞下》。

运之支神,太过之物,则宜抑之,不及之物,则宜扶之,须要以当生支神贯穿,看其本未乖顺何如,若只详用神轻重扶抑者,亦未善。

引合关煞误伤身,中下灭绝横夭寿。

二、用神至切至情,无破无坏,格局斤两,相等而顺。三、福神有情,化象得体。

又如,甲与己合,甲木无通气之宫,己土有正义之位,虽合而失其正,亦同上论。若甲己两皆得位,贵显高极。

我生我克情能退,他克他生气自归。 凡我生我克者,其义自然退散,他来生我克我,二者皆为气入,为支生,为克入吉神,如此第一妙。

此四句,《珞琭子》本文。

凡格局一辰一干,有体用,有本末,有呼应,难矣。生则继续而无绝,婉转有情,若克则削朴煅炼,既济堤防,疏通造物之切治也。如是局面,拘于生克小节,所以不能洞究元机耳。

此拱贵、拱禄格也。《喜忌篇》文义同。

制则如水克火,而有土制其煞,火能复生之情。

如辛亥日,既无官煞,身又不旺,岂不惆帐?

四看其力势合起,是何支神。

此即丁巳、癸亥、丙午、壬子等日,

财神遇库闭藏,既欠刑冲开激,况身弱者,此等之人,度量悭鄙,器宇少豁达也。

www.773.net,阴木独遇子时,没官星,乙镇鼠窠最贵。

物方来者将进取,原喜生旺之宫。

六癸日而无干土,得甲寅时,寅刑巳格尤奇。

上生下,成脱气,可忧子旺母衰。 三窃一,生用神,翻喜子衰母旺。 上生下,如干生支,支生音,一也。岁生月.月生日,日生时二也。得生者既为子,若系闲神,三也。如木生火,在夏正为子旺母衰,余仿此。 三窃一,如金生三水四水,母生子广,母既当虚,即喜子衰而母在旺乡为吉。如木生火在亥,正为子衰母旺,余皆例此推。

畏煞逢煞则夭,忧关落关即亡。

正当此日天时之令。五日一侯之气。一云(德秀有无)

申亥二字,明有力量,酉戌用神得所,正合此格。

重拜双生,巳亥带支干同类,巫医酒色,亡劫犯咸池贵人。

木火易于焕发,有来处根源,柱中生意,或引岁运,故能扶引而荣耀,所以人不知元有根气,但知运上木火透发耳,水木清奇,若其气不偏倚,顺扶生旺带贵者,必为斡苑清要,或台谏。

白虎兼刃,骂杀时人,华盖自墓,享于清福。

印绶生乡,宜乎润泽,恶神死地,怕作刑伤。

用神当生,纵无伤动,倘若岁运来克,必须得意中,反成失意,故嗟吁生怨矣。凡身旺之人,即如饮酒醉眩者,欲其无狂,不可得也。或又遇岁运重驾气强,自然所为淫荡狂妄,兼破财产家业,胡做胡为,柱有驭制,有倚托,别详。

二位不宜亡劫,拆屋售田,四仲若犯咸池,贪财美貌。

太岁对为阙门,有拱入格,决主食禄,职任皆近于朝堂要路之处,岁前第五位,若是被冲,更与日主非贵气生扶统摄者,决主祖上基业离破,不能居住,若乘官符,并亡神,主为官断没抄封,犯破碎劫刃,毁售必矣。

财官之气,均停有拱,更加贵气于上,为吉为库,库中杂气有三件,若当旺相为贵,益我者妙。若官化鬼入墓,财神休囚入墓为凶,则不为库,若吉神入库,仍带休废来刑,且克我者亦非库。

四、相安相济,所应所求,各有倚赖。

用神虽贵有用,生我助我,又临天月二德天乙之类,若不临天时旺相,纵有用,发越迟迟,柱中虽带旺相之神,与我无意,如半吉半凶,一至岁运,只扶其凶煞,为祸最为猛速。

自偏枯倒乱,纵化得成象,亦未成全美,不过三姓同居,两姓合活,按季换桃人也。

墓绝死败,至不足道,若带有刃煞亡劫、勾元等,来冲刑克,窃日主并用神者,祸患立侵矣。月空天赦二神,至吉善者,天月德,天月合,四神同断,各司乃职主事,若又系财官等贵主领者更美,其荣耀之福气,骈骈然广集矣。

地支至切。党盛为强。地支乃四位支神,至切者,视天干为尤切也。

如一辰贵聚,长生带煞,在日时为生煞同途。一云煞带贵,自长生,为有用,此为贵带自生,又为煞中藏贵。一云年中干音随生长,同神煞在日时者,为真长生,乃聚年月日时之气,又为一强四弱。

火土之源失中,易化尘蒙之象。

煞本不聚,若只一位之煞,布向诸处,力自轻疏,不至谋多遂少,有口无心,过望大节,力小任重,一件贵气,精专为奇,若二三处皆有,如密云不雨,秀而不实,或空贵无官,多学少成。

一禄马贵人等吉,刃煞死败等凶,一一俱有定位,乃用五虎遁元住干支,能司其官之事,极为应验。又云:太岁所临十二官之善恶,遁亦只遁岁神之干,吉处作福,因处兴祸,却用日主取财官等件,正要看岁日干之二位,的系当生所遁,何等吉凶神煞,所主亦分轻重,如人出身处,系何派源流资格也。

干合多偏,如乙见三庚二庚合者,岂惟气不得中,亦

类聚有年神领用,太岁参宅吉凶之宫。

又云:太岁一年之领袖,诸神之主宰,极有用处。

实则如甲戌见丙寅之类,有合有生,局于一象,滞于一方。柱中若无激扬昂藏之类,如此则不过一富翁而已。即有体无用,纵贵亦尸位素餐。如柱中土气太重,略见官来即贵。余仿此。

偏阴偏阳,其气多是奋发,风飞雷厉,贵气若专,旺相力量骤进极品者多,盖偏气好争,挺然不屈,雄豪力大,偏官易于起发,但是退速,或非命尔,若正官则稳,随分迁擢,无生杀之权,卯酉乃日月出入之门户,有贵气拱夹得用者,合此。或明见此二位,用神集福有力,无破者,准上文。

害者:六害之处,若带忌神凶煞。来克来窃,真为仇害。

支神前气,支神后宫。

一说:印乃库也。

白虎同刃,乃白虎与飞刃阳刃同宫,与日刑冲克窃者,如此。一云:若在日时上克年者,娶妻鹊突,不然,妻有异证,因服讼促逼结亲则可,其妻亦受骂人也。

木非土则不能栽养,士非木则不能疏通,以待岁运,扶其不足,焕发其气,自然益坚,至于润泽冲克,有胜有负,力停则胜负未分,须观其气而消息之,方可断也。

一、衰神有用,须运扶衰者方可。

水火乃坎离之神,有既济之造化,其中气清,则文章魁众,轻则术业异常,空则仙风异质,刑则道法鬼符,克则禅宗空寂,野衲宿缘,参究觉悟,专论日辰格象,轻重而言。

诗曰:

生助滔滔者,看转养之神,何处为体用之基,为吉凶之兆而决之,战斗冲争,观坏尽之气,即此为闲退无用之人也。

虚辰遁法,有三术之妙趣。

煞刃扶贵象,有制伏,得中,日干可以驭伏,惟上文。又云:水带贵气,有扶助,有堤防,不惟才略机变,而亦智谋过人。

一、应用神克战无倚,又兼休囚无用,或临死绝驳杂,独身得中和之气,运引而不偏,

调峻格孤,势穷力尽,义理正欲变通。 究其日干用神,搜检明暗,造化吉凶,神煞隐显之处,其体孤峻,气亦末为穷绝,难于取用。此等至极转关处,自有穷则变,变则通之理,运迎何者之气,一路挽回,是何生意,起发情源,亦有无限之义。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嫌午位运喜西方,其法以日为主

上一篇:不带墓库井神之贵,刃带墓刑 下一篇:败财破印,其法以日为主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