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则旧寺非所谓现天大将军身,非社稷大臣局也
分类:文学资讯

宋兆礻龠《关帝庙柱联》:

拓地饮黄龙,厥志当酬,尚见泥兵湿蒋庙。

一死钱塘潮尚怒,孤坟岳渚水同清。

北山两关王庙。其近岳坟者,万历十五年为杭民施如忠所建。如忠客燕,涉潞河,飓风作,舟将覆,恍惚见王率诸河神拯救获免,归即造庙祝之,并祀诸河神。冢宰张瀚记之。

岂恨藏弓早,终知借剑难。吾生非壮士,于此发冲冠。

社稷存亡股掌中,反因罪案见精忠。

成毁有数,金石可磨,越数百年而祠帝君。以释典言之,则旧寺非所谓现天大将军身,而今祠非所谓现帝释身者耶。至人舍其生而生在,杀其身而身存。孔曰成仁,孟曰取义,与《法华》一大事之旨何异也。彼谓忠臣义士犹待坐蒲团、修观行而后了生死者,妄矣。然则石壁岿然,而石经初未泐也。顷者四川歼叛,神为助力,事达宸聪,非同语怪。惟辽西黠卤尚缓天诛,帝君能报曹而有不报神宗者乎?左挟鄂王,右挟少保,驱雷部,掷火铃,昭陵之铁马嘶风,蒋庙之塑兵濡露,谅荡魔皆如蜀道矣。先是金中丞抚闽,藉神之告,屡歼倭夷,上功盟府,故建祠之费,视众差巨,盖有夙意云。”寺中规制精雅,庙貌庄严,兼之碑碣清华,柱联工确,一以文理为之,较之施庙,其雅俗真隔霄壤。

王世贞《岳坟》诗:

汉家斗智,幸分我一杯羹,挟求非计,不劳三寸返新丰。

董其昌《孤山关王庙柱铭》:

每忆上方谁请剑,空嗟高庙自藏弓。

宋室无谋,岁输卤数万币,和议既成,安得两宫归朔漠。

其近孤山者,旧祠卑隘。万历四十二年,金中丞为导首鼎新之。太史董其昌手书碑石记之,其词曰:“西湖列刹相望,梵宫之外,其合于祭法者,岳鄂王、于少保与关神而三尔。甲寅秋,神宗皇帝梦感圣母中夜传诏,封神为伏魔帝君,易兜鍪而衮冕,易大纛而九ヵ。五帝同尊,万灵受职。视操、懿、莽、温偶奸大物,生称贼臣,死堕下鬼,何啻天渊。顾旧祠湫隘,不称诏书播告之意。金中丞父子爰议鼎新,时维导首,得孤山寺旧址,度材垒土,勒墙墉,庄像设,先后三载而落成。中丞以余实倡议,属余记之。余考孤山寺,且名永福寺。

唐顺之《岳王坟》诗:

两朝冤少保,同岳家父子,夕阳亭里,伤心两地风波。

忠能择主,鼎足分汉室君臣。

四海龙蛇寒食后,六陵风雨大江东。

宗泽死心援北狩,李纲痛哭止南迁。

以大将军得度,再现帝王之身。

正德十二年,布衣王大?发地得碣石,乃崇封焉。郡守梁材建庙,修撰唐皋记之。

王思任《吊于忠肃祠》诗:

统系让偏安,当代天王归汉室。

干戈戎马异,涕泪古今同。目断封丘上,苍苍夕照中。

社稷留还我,头颅掷与君。南城得意骨,何处暮杨闻。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国随身共尽,君恃相为生。落日松风起,犹闻剑戟鸣。

赤手挽银河,君自大名垂宇宙。

张岱《关帝庙柱对》:

三殿有人朝北极,六陵无树对南枝。

一派笙歌地,千秋寒食朝。白云心浩浩,黄叶泪萧萧。

德必有邻,把臂呼岳家父子。

高启《岳王坟》诗:

平生有力济危川,百二山河去复旋。

从真英雄起家,直参圣贤之位。

英雄几夜乾坤博,忠孝传家俎豆同。

于坟。于少保公以再造功,受冤身死,被刑之日,阴霾翳天,行路踊叹。夫人流山海关,梦公曰:“吾形殊而魂不乱,独目无光明,借汝眼光见形于皇帝。”翌日,夫人丧其明。会奉天门灾,英庙临视,公形见火光中。上悯然念其忠,乃诏贷夫人归。又梦公还眼光,目复明也。公遗骸,都督陈逵密嘱瘗藏。继子冕请葬钱塘祖茔,得旨奉葬于此。成化二年,廷议始白。上遣行人马?旋谕祭。其词略曰:“当国家之多难,保社稷以无虞;惟公道以自持,为权奸之所害。先帝已知其枉,而朕心实怜其忠。”弘治七年赐谥曰“肃愍”,建祠曰“旌功”。万历十八年,改谥“忠肃”。四十二年,御使杨鹤为公增廓祠宇,庙貌巍焕,属云间陈继儒作碑记之。碑曰:“大抵忠臣为国,不惜死,亦不惜名。不惜死,然后有豪杰之敢;不惜名,然后有圣贤之闷。黄河之排山倒海,是其敢也;即能伏流地中万三千里,又能千里一曲,是其闷也。昔者土木之变,裕陵北狩,公痛哭抗疏,止南迁之议,召勤王之师。卤拥帝至大同,至宣府,至京城下,皆登城谢曰:‘赖天地宗社之灵,国有君矣。’此一见《左传》:楚人伏兵车,执宋公以伐宋。公子目夷令宋人应之曰:赖社稷之灵,国已有君矣。楚人知虽执宋公,犹不得宋国,于是释宋公。又一见《廉颇传》:秦王逼赵王会渑池。廉颇送至境曰:‘王行,度道里会遇礼毕还,不过三十日,不还,则请立太子为王,以绝秦望。’又再见《王旦传》:契丹犯边,帝幸澶州。旦曰:‘十日之内,未有捷报,当何如?’帝默然良久,曰:‘立皇太子。’三者,公读书得力处也。由前言之,公为宋之目夷;由后言之,公不为廉颇、旦,何也?呜呼!茂陵之立而复废,废而后当立,谁不知之?公之识,岂出王直、李侃、朱英下?又岂出钟同、章纶下?盖公相时度势,有不当言者,有不必言者。当裕陵在卤,茂陵在储,拒父则卫辄,迎父则高宗,战不可,和不可,无一而可。为制卤地,此不当言也。裕陵既返,见济薨,成阝王病,天人攸归,非裕陵而谁?又非茂陵而谁?明率百官,朝请复辟,直以遵晦待时耳,此不必言也。若徐有贞、曹、石夺门之举,乃变局,非正局;乃劫局,非迟局;乃纵横家局,非社稷大臣局也。或曰:盍去诸?呜呼!公何可去也。公在则裕陵安,而茂陵亦安。若公诤之,而公去之,则南宫之锢,不将烛影斧声乎?东宫之废后,不将宋之德昭乎?公虽欲调成阝王之兄弟,而实密护吾君之父子,乃知回銮,公功;其他日得以复辟,公功也;复储亦公功也。人能见所见,而不能见所不见。能见者,豪杰之敢;不能见者,圣贤之闷。敢于任死,而闷于暴君,公真古大臣之用心也哉!”公祠既盛,而四方之祈梦至者接踵,而答如响。

唐长庆四年,有僧刻《法华》于石壁。会元微之以守越州,道出杭,而杭守白乐天为作记。有九诸侯率钱助工,其盛如此。

徐渭《岳坟》诗:

千古痛钱塘,并楚国孤臣,白马江边,怒卷千堆夜雪。

春秋明大义,后来夫子属关公。

落日松杉覆古碑,英风飒飒动灵祠。

张岱《于少保柱铭》:

将军埋骨处,过客式英风。北伐生前烈,南枝死后忠。

属镂赐死非君意,曾道于谦实有功。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则旧寺非所谓现天大将军身,非社稷大臣局也

上一篇:更详兼治,粥宜空心食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