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孟海公便对哥伦布飞道,这木木芍药世充招单雄
分类:文学资讯

尉迟恭双纳二女 马赛飞独擒咬金

小罗成力擒女将 马赛飞勘破迷途

刘文静惊心噩梦 程咬金戏战罗成

当下雄信回营,王世充见三将被杀,闷闷不乐。忽军士来报,说曹州宋义王孟海公领兵来到,王世充即同窦建德、单雄信出营来接,挽手入营,见礼坐下。王世充道:“有劳王兄大驾。”孟海公道:“小弟来迟,望乞恕罪。请问王兄与唐童见过几阵了?”世充就将昨日今日连败二阵,细说一遍。孟海公道:“既如此,待小弟明日擒他便了。”世充忙摆酒接风。

当下王世充、孟海公见马赛飞得胜回营,不胜欢喜,就令军士把尉迟恭推进来。军士一声答应。就将程咬金推至帐前,咬金立而不跪。孟海公骂道:“尉迟恭,你自恃日抢三关,夜劫八寨,英雄无敌,谁想今日被孤家所擒?”咬金道:“你们瞎眼的大王,黑炭团弄你的爱姬,却来寻我卖柴扒的出气!”旁边走出单雄信说道:“王爷,这不是尉迟恭,他叫程咬金。”孟海公便对马赛飞道:“夫人,你人也不认明白,混乱就拿。”赛飞道:“既不是尉迟恭,可把这厮监禁后营,待我再去拿尉迟恭来,一并处斩。”众王道:“有理。”就把咬金监禁后营,马赛飞又提刀上马而去。

当下秦王见尉迟恭投降,就移兵进城,清查府库钱粮;把刘武周葬于介休城北,那张士贵也归顺唐家,遂起兵回长安不表。

次日,世充、建德、海公一齐升帐,世充便问:“那一位将军前去讨战?”忽闪出一员女将道:“大王,妾身愿往。”原来是孟海公二夫人黑氏,世充大喜。黑夫人手提两口刀,上马出营,来到阵前讨战。军士飞报进营说:“有员女将讨战,请令定夺。”咬金听见是女将,就说道:“小将愿去擒来。”茂公道:“女将出战,须要小心在意。”咬金道:“不妨。”即提斧上马,来至阵前,果见一员女将,即大叫道:“你是来寻老公么?”黑夫人大恐道:“唗!油嘴的匹夫,照俺手中的宝刀。”说罢,双刀并起,直取咬金。咬金举斧相迎,大战三十余合黑氏回马就走。咬金道:“正好与你玩耍,为何就走?”随后赶来。看看赶近,黑氏取出流星锤,回身一锤打来。咬金一闪,正中右臂。叫声:“不好!”回马走回营中。

再说秦王闻咬金被擒,十分忧闷。茂公道:“主公勿忧,臣料他不出三日,自然回来。”言未了,外边又报,女将在营外讨战。茂公道:“此番交战,非罗成不可。”就叫罗成说道:“外边女将,他有飞刀二十四把,十分厉害。你去出战,只要不放他手空。他手不空,神刀便不能起,快与我拿来。”罗成得令,提枪上马,直到阵前。那马赛飞看见罗成少年英貌,心中暗恩:“这样俊俏郎君,与他同宿一宵,胜如做皇后了。”因问道:“小将,你青春多少?可曾娶妻么?”罗成道:“你问俺做什么?”马赛飞道:“我看你小小年纪,不知交兵厉害,恐伤你性命,岂不可惜,故此问你。你今与我结为姊弟,共助孟海公,我和你自有好处。”罗成大怒,骂道:“不顾脸面的淫妇,你虽生得美貌,奈我罗将军不是好色之徒!”就举枪剌来。马赛飞被他骂了这话,心中大怒,遂举刀交战。罗成抢上一步,借势一提,就把马赛飞擒过来,回营缴令。茂公吩咐,监禁在后营。

再说刘文静奉秦王命,往长安朝见高祖,在路行了五日。是晚在客店安歇,睡到三更时分,忽听门外一阵阴风过处,闪出一个头带金盔、身穿黄袍、满身流血的人,大叫:“刘文静奸贼,还孤家性命来!你这奸贼,孤家不曾亏负你,你何故残害孤家?我今在阴司告准,前来索命。”刘文静此时吓得半死,自知无理,只得跪下,口称:“大王饶命,臣自知罪了,乞大王放臣,见了唐王,若得一官半职,就将檀香雕成大王龙体,每日五更三点,先来朝见大王,然后去朝唐王。若有虚情,死于刀剑之下。”那阴魂欲要上前来擒文静,幸亏文静阳气尚盛,阴魂不能近身,手指骂道:“你这好贼,少不得恶贯满盈,我在阴司等你。”又起一阵阴风,忽然不见。文静惊醒,却是南柯一梦,吓得一身冷汗。夜间不便对夫人说明,次日早饭后起行,往长安而来。不一日,到了长安,朝见高祖,进上得胜表章。高祖大喜,就封为兵部尚书。文静即日进府,用檀香刻成刘武周形像,每日五更三点,朝拜不表。

黑氏又来讨战,军士又报入营,茂公道:“如今何人前去出阵?”尉迟恭道:“小将愿往。”遂提枪上马,跑至阵前,看见女将,一张俏脸,黑得有趣,一时不觉动火,便大叫道:“娘子,你是女流之辈,晓得什么行兵?不如归了唐家,与我结为夫妇,包你凤冠有分。”黑氏闻言大怒道:“我闻你唐家是堂堂之师,不料是一班油嘴匹夫。”就把双刀杀来。尉迟恭举枪相迎。两下交战,未及五合,黑氏就走。尉迟恭赴来,黑氏又取流星锤打来,尉迟恭眼快,把枪一扫,那锤索就缠在枪上。尉迟恭用力一扯,就招黑氏提过马来,回营缴令。茂公问道:“胜败如何?”尉迟恭道:“那女将擒在营外。”说罢回营。咬金道:“要杀竟杀,不必停留,待末将去监斩。”茂公道:“监斩用你不着。如今有人人功劳,要你去做。”咬金道:“什么大大功劳?”茂公道:“就是尉迟恭擒来的女将,与尉迟恭有姻绿之分。如今只要你去劝他顺从,就算你大大功劳。”咬金道:“末将就去。”秦王道:“程王兄去做媒人,孤家就做主婚,着尉迟王兄即日成亲。”咬金奉令,走出营来,叫家将把黑夫人送到尉迟恭将军帐下去。家将一声答应,将黑夫人解了绑缚,随程咬金送到尉迟恭帐中来。尉迟恭道:“程将军,今日什么风,吹你到此来?”咬金道:“黑炭团,真正馒头落地狗造化。主公着我与你做媒,将黑夫人赏你做老婆,你好受用么?”尉迟恭笑道:“承主公好意,将军盛情,但不知此女意下如何?烦程将军为我道达其情,若肯顺从,你的大恩,我没齿也不敢忘。”咬金笑道:“亏你如此老脸,说出这样话来,你自去办酒。”尉迟恭道:“晓得!”自入帐后去了。

那洛阳军士,飞报入营说:“马娘娘着罗成活擒去了!”孟海公听见,叫声:“罢了!孤家献尽丑了!”又叫道:“王兄,那马氏是小弟要紧的人,怎生救他回来?”王世充道:“如今可将程咬金去换马娘娘回来,谅他必定许允。”孟海公就问:“那位将军押程咬金到唐营去,换马娘娘回来?”单雄信应声愿往,遂领命来到后营,见咬金在囚车内。雄信道:“程兄弟,我待来放你回去。”咬金道:“你既有这般好心,为什么捉到之时,不放我出去?直到如今才放,其中必有缘故,你可对我说明。”雄信道:“今因马赛飞被罗成擒去,如今要将你去换来。”咬金道:“既然如此,二哥你可把酒肉请我,吃个畅快,我才肯去。”雄信道:“容易。”就叫家将取酒肉进来,放咬金出囚车,咬金把酒肉吃个醉饱。雄信道:“如今我同你去。”咬金道:“二哥,我是直性汉子,若同我去,就没了我的体面。待我自己回去,包管还你马赛飞便了。如若不信,待我罚一咒与你听!我程咬金回去,若不放马赛飞回来,天打木头狗遭瘟!”雄信道:“不必罚咒,我是信得过你的,去吧。”

再说秦王一路回兵,对徐茂公道:“孤想金墉大将,尚有罗成、单雄信,不知此二人可得归降否?”徐茂公道:“主公,那罗成要他归降容易;那单雄信要他投降实难。”秦王忙问何故。茂公道:“那雄信与主公有仇。昔日圣上在楂树岗,射死他的兄长单雄忠,他誓死不投唐。那洛阳王世充招单雄信为驸马,封罗成为一字并肩王,此二人俱在洛阳。主公既想念二人,何不发兵竟取洛阳?单雄信虽不能得,罗成决然可以招来。倘或打破洛阳,得其土地,亦是美事。”秦王大喜,吩咐三军取路往洛阳进发。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孟海公便对哥伦布飞道,这木木芍药世充招单雄

上一篇:水绘园风景区,竞渡则集玉莲亭 下一篇:叔宝与雄信对拜四拜,再说罗成同程咬金到了一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