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就将孩儿递与云召,既是哥哥要往河北去
分类:文学资讯

焦芳借兵沱罗寨 天锡救兄南阳城

太行山伍天锡鏖兵 关王庙伍云召寄子

韩擒虎收兵复旨 程咬金逢赦回家

再说南阳军十见隋兵退去,忙入帅府报知。云召闻报,便上城一看,果然退去有三里远近。只是放心不下,早晚上城,巡视数回,见隋营人马,如蝼蚁之密,一到夜来,灯火照耀,有如白日,只得吩咐众将,尽心把守。云召下城谓众将道:“隋兵如此之多,众将如此之勇,如何是好?”统制官焦芳上前道:“主帅勿忧,明日待小将同主帅杀入隋营,斩其主帅,隋营兵将自然退去,主帅意下如何?”云召道:“将军有所不知,隋营将帅,皆不足虑,惟有宇文成都勇猛无敌,倘杀出去,枉送性命。我有一个族弟,名唤伍天锡,身高一丈,腰大十围,红脸黄须,使一柄混金铛,重有二百多斤,有万夫不当之勇。他在河北沱罗寨落草,手下喽啰数万,若有人前去请他,领兵到此相助,方能敌得宇文成都之勇。”焦芳道:“既主帅令弟将军有如此之勇,待宋将往河北沦罗寨,请他领兵前来相助便了。”焦芳实时提枪上马出营,前往河北去了。行了一里,只见埋伏军士向前大叫道:“唗,反贼,你往那里走!”焦芳不应,军士一齐围将拢来,焦芳大喝道:“来,来,来,你闪来一个,我杀一个!”军士各执兵器前来。焦芳大怒,左手提枪,右手执刀,枪到处人人皆死,刀着处个个皆亡。焦芳杀出重围,往前飞走,那败兵将这事报进营中,新文礼闻报,提刀上马,赶出营来,那焦芳已去远了,只得回营,唤过队长喝道:“你怎么不来早报于我?拿去砍了,以警将来。”此言不表。

却说伍天锡见雄阔海的头目去了,遂拔营前行,行未一里,忽见后面有人赶来,飞马大喊道:“伍大王人马慢行,雄大王赶来,要讨客商宝物,望乞发还。”喽啰听了,遂将这话报与伍天锡知道。天锡闻言,令喽啰摆开兵马,以待阔海。阔海望见,便叫喽啰扎住人马,列兵相侍,遂纵马出阵。伍天锡问道:“雄大王久不相会了,今日台驾前来,有何话说?”雄阔海道:“俺因头目打听山南有一班大客商下来,是咱家的衣食,故令喽啰上前拦阻,要劫他宝物。不想这班客商,逃进大王营中,不见出来。头目取讨不还,故此咱自来,要大王送还这班客商。”伍天锡道:“俺从没有见什么客商进营,若果然有这班客商,自然送还人王。大王若不信,请大王进来一搜,就明白了。”雄阔海道:“岂敢!咱与大王是同道中人,这一班客商的宝贝货物,大王拿出来对分罢了。”伍天锡道:“那里有什么宝货,俺也不管。俺有正事在身,不与你讲,各自走吧!”阔海大怒道:“我们衣食被你夺去,若不拿出来对分,你也去不得!”天锡大怒道:“放屁!你敢拦阻我们的去路么?”阔海道:“不分,我与你战三百合。”说罢,双斧抡起,劈面砍来,天锡将混金铛挡住,?琅一声,只见两人战了五十余合,并无高下。天色已晚,各自收兵,安营造饭。次日,又战了二百余合,不分胜负。两下鸣金,各回营寨。自此两人直杀了半月,不肯住手,此话不表。

云召别了朱灿,提枪上马,匆匆行去,行到太行山。忽听得金鼓之声,喊杀连天,暗想道:“此地怎么有兵马在此厮杀?”遂走上山顶,向下一看,叫声:“不好了!这两个都是我兄弟,为何在此厮杀?”即纵马跑下山来。

再说焦芳杀出重围,渴饮饥餐,在路不分早夜,来到河北。却不知沦罗寨在那里,一路地广人稀,无从访问。看看天色已晚,不免趱向前去。走不上三里多路,只见金乌西落,玉兔东升,前面一座高山,好不峻险。树木森茂,山林嵯峨,猿啼虎啸,涧水潺潺。焦芳不管好歹,只顾策马前行。忽听得地铃一响,早被绊马索一绊,将焦苦连人带马,跌符下来。两边走出喽啰见个,把焦芳拿住绑了。

再说南阳伍云召,一日同众将上城观看,见城外隋兵十分凶勇,云梯火炮弓箭,纷纷打上城来,喊声不绝,炮响连天,把城池围得铁桶相似。云召看了,无计可施,想此城池,料难保守,只得返下城来,回至私衙。夫人问道:“相公,大事如何?”云召道:“嗳!夫人,不好了!隋兵四门围住,下官前日差焦芳往沱罗寨,请兄弟伍天锡来助,不料一去二月,并无音信。如今城中少粮,又无救兵,如何是好?”夫人道:“为今之计,相公主意若何?”云召低头一想,长叹道:“夫人!我有三件事放心不下。”夫人道:“是那三件事不能放心?”云召道:“第一件,父仇未报;第二件,夫人年轻,行路小便;第三件,孩儿年幼,无人抚养。为这三件,实难放心。”夫人道:“要报父母之仇,那里顾得许多?”

那两人正在杀得高兴,只见山上走下一个骑马的人来。伍天锡认得是云召,便叫道:“哥哥,快来帮我。”雄阔海也认得是云召,也叫道:“哥哥,快快帮我。”云召道:“二位兄弟不要战了,都是一家人,快下马来,我要问个明白。”二人听了下马,天锡问道:“哥哥为何认得他?”云召道:“他是我结拜的兄弟。”就把前日金顶山打猎,遇见他打虎因由,说了一遍,故此与他结义。雄阔海也问道:“哥哥为何认得他?”云召道:“他是我堂弟伍天锡。”二人听了,一齐大笑,各道:“得罪!”

喽啰牵了马,抬了枪,将焦芳押过三四个山头,见小岗下,一个大大的围场,方圆数里。过了围场,又见两山相对,中间一座关栅,两旁刀剑密密,枪戟重重。喽啰来到关前,叫道:“打关!”那关上喽啰认是自家的人,遂开了侧首小关,喽啰带了焦芳,望内而走,过了三重栅门,来到聚义厅上。里面摆着虎皮交椅一张。案桌上点了两枝画烛,喽啰把焦芳绑在将军柱上。只见里面报出来道:“大王出来了!”喽啰立在两旁,大王出来,坐在交椅上问道:“你们今日出去劫客商,有多少财物?”喽啰上前禀道:“大王,今日小人下山,没有客商经过,只拿得一个牛子,与大王醒酒。”大王道:“与我取来。”

正谈论间,忽听炮响连天,喊声震地,军士报进道:“老爷,不好了!那宇文成都已打破西城了!”云召面皮失色,吩咐军士再去打听,就叫:“夫人呵!事急矣!快些上马。待下官保你杀出重围,逃往别处,再图报仇。夫人意下如何?”夫人道:“言之有理。你抱了孩儿,待妾往里面收拾,同相公去便了。”就将孩儿递与云召,往内去收拾,谁知一去竟不出来。云召走进一看,并不见夫人影子,连叫数声,又不答立。忽听得井中咚咚响,云召向井一看,说声:“不好了!一定夫人投井死了!”只见井中水面上有一双小脚二蹬,一连几个小泡,不见了。云召扳井大哭道:“夫人呀!你因家亡,投井身死,深为可怜。”哭叫了几声,将井边一堵花墙推倒,掩了那井,忙走出来,把战袍解开,将孩儿放在怀中,便把袍带收紧了,又到井边跪下道:“夫人,你阴魂保佑孩儿,下官去了!”拜了几拜,就走出堂来。

阔海遂请天锡、云召到山寨去坐坐。二人应允,各自上马,带领两寨喽啰,到太行山中聚义厅下马坐定。阔海吩咐摆酒接风,就问云召道:“前日哥哥说回转南阳上表,奏过朝廷,不日就有招安。为何一去,将及半年,尚未见来?”云召道:“一言难尽。”就把父亲受害,满门斩首,以及城陷妻子离散,细细的说了一遍,不觉泪如雨下。阔海大怒道:“哥哥请免悲泪,待我起兵前去,与兄收复南阳,以报此仇。”天锡大怒道:“前日哥哥差焦芳来取救兵,兄弟随即前来,被这个黑贼阻住厮杀,误我大事。致我哥哥城破,嫂嫂身亡,我好恨也!”阔海道:“你休埋怨我,前日相会,你就该对我说明,我也不与你交战这许多日期了。自然同你领兵去救哥哥,擒拿宇文成都,岂不快哉!如今埋怨也迟了。”云召道:“二位兄弟不必争论。也是我命该如此,说也枉然了!”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就将孩儿递与云召,既是哥哥要往河北去

上一篇:叔宝见杀文通不过,孩儿便好前去 下一篇:那刘文静这纸伏辩,朱登献上刘黑闼首级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