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如今可将程咬金去换马娘娘回来,黑夫人骂道
分类:文学资讯

一路前去,来至一山,名叫“杏花山”,忽见一个道人,叫道:“马赛飞,你但晓得炼就飞刀害人,却不知自家的死活?那秦王是紫微星君下降,真命天子。这孟海公是奎星降世,以乱隋室,不久就灭。你若炼就飞刀前去,性命决然难保。不若拜我为师,与众仙姑修仙学道,长生不死,你意下若何?”马赛飞听了,惊得毛骨悚然,只得跪下,叫声:“师父,弟子情愿跟随师父出家。”遂同道人修仙学道去了。马赛飞命不该绝,遇道人前来点化他,也是仙缘有分,他从此就留山学道,一去不回。未知孟海公如何记念,且听下回分解。

黑夫人道:“呵,将军,我们姊妹三个,奴家是孟海公第二位夫人。还有第三位夫人白氏,也有手段,与奴家最好的。明日将军一发捉来,一同服侍将军。还有大夫人,名唤马赛飞,有二十四把飞刀,十分厉害。将军与他交锋之时,不可上了他当。”尉迟恭大喜道:“娘子说得有理。但那怪咬金你方才得罪了他,如今该去赔他一个罪,日后好与他相见。”黑氏道:“今日害羞,叫我如何去见他?”尉迟恭道:“不妨,他是极喜欢人奉承的。我们如今拿了酒走出去,大家吃杯儿就丢开手了。”

不一日,兵到洛阳,扎下营寨。秦王问众将道:“那一位王兄出马,以建头功?”闪出尉迟恭道:“臣归主公,未有尺寸之功,待臣出马取这洛阳,献与主公。”秦王大喜。尉迟恭提枪上马,领了三千铁骑,直抵洛阳城下,高叫:“城上军士,报与王世充知道,快挑有本事的将官出来会俺。”军士忙报入朝,王世充即集众将商议退敌。单雄信道:“待臣出马,以观其势。”世充大喜道:“驸马愿出,定能成功。”雄信提槊上马,出了城门,直抵阵前。看见对阵将官,一张黑脸,两道浓眉,好似烟熏的太岁,浑如铁铸的金刚,十分难看,雄信便叫:“丑鬼通名。”尉迟恭一看,见他青面獠牙,红发赤须,就像玉帝殿内的温元帅,又似阎王面前的小鬼,就说道:“我是丑的,你的尊客也整齐得有限。”单雄信反觉羞颜,举枣阳槊劈面就打,尉迟恭将矛一架,叫道:“住着,俺尉迟恭的长矛,不挑无名之将,你快通个名来。”单雄信被他架得一架,知他厉害,也不通名,回马就走入城。

小罗成力擒女将 马赛飞勘破迷途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如今可将程咬金去换马娘娘回来,黑夫人骂道。尉迟恭杀得喘吁吁的败回营中,见了秦王,叫声:“厉害!”程咬金道:“想是你得胜回来了!”尉迟恭道:“程将军休得取笑,这罗成我是战他不过的,请程将军明日出去,自然得胜。”咬金道:“不敢相欺,若是我去,不但得胜,还要降服他来投顺。”尉迟恭心想:“他口出大言,待我明日去掠阵,看他光景,说他几句,以消今日讥诮之恨。”次日单雄信又请罗成出阵,那程咬金没处推托,只得出阵。尉迟恭奏道:“主公,末将今日愿去军前掠阵。”咬金道:“甚妙,你不跟来看看,也不见我的手段!”秦王道:“王兄肯去掠阵,亦可助威。”二人随即出营。尉迟恭在后看咬金交手,谁料程咬金心中早有成算,必须如此如此,方可安妥。他打马来到阵前,先丢一个眼色,又对罗成把张嘴来噜这么两噜,然后叫道:“你为何昨日欺侮我的尉迟恭?”又把眼睛向罗成霎霎,那尉迟恭在背后那里晓得他做鬼?罗成看见咬金做出许多嘴脸,不知何意。咬金一马上前,轻轻说道:“罗兄弟,你今日长我些威风,这一遭儿,我感激你不尽了。”罗成笑了一笑,两边会意。咬金举斧就砍,罗成假意回手。战了二十余合,罗成虚闪一枪,回马就走。咬金大叫小呼,随后追赶,追至城外,见他进城去,方才转来。

那马赛飞又气又恼,来至本营,见孟海公大哭道:“奴家被程咬金许多羞辱,又将宝贝弄坏了,好不可恨!”孟海公道:“日后再擒这厮,将他千刀万剐,与爱妻出气。但宝贝被他弄坏,怎生是好?”马赛飞道:“不妨。待妻前往山中,七日七夜,重炼飞刀二十四把,再来复仇便了。如今辞别王爷前去,不出十日之期,自然回来。”孟海公道:“御妻,你早去早回。”马赛飞道:“晓得。”遂出营门。

尉迟恭在帐后听得喧嚷,走出来说道:“程将军,他既不肯成亲,不必相强。”咬金道:“放你娘的狗臭屁!我这媒人是断断要做的,你快把酒来我吃,你推他往后面去做亲。就是一块生铁,落了炉,也要打他软来。况你是打铁出身,难道做不得这事?快推进去!”尉迟恭欢喜,叫手下摆酒出来,与程将军吃,遂将黑夫人推到后帐来。黑氏道:“你推我到这所在做什么?”尉迟恭道:“我要与你成亲。”黑氏道:“既然如此,难道做亲是绑了做的么?”尉迟恭遭:“也说得是。”连忙把夫人放了。

再说秦王一路回兵,对徐茂公道:“孤想金墉大将,尚有罗成、单雄信,不知此二人可得归降否?”徐茂公道:“主公,那罗成要他归降容易;那单雄信要他投降实难。”秦王忙问何故。茂公道:“那雄信与主公有仇。昔日圣上在楂树岗,射死他的兄长单雄忠,他誓死不投唐。那洛阳王世充招单雄信为驸马,封罗成为一字并肩王,此二人俱在洛阳。主公既想念二人,何不发兵竟取洛阳?单雄信虽不能得,罗成决然可以招来。倘或打破洛阳,得其土地,亦是美事。”秦王大喜,吩咐三军取路往洛阳进发。

咬金出了营门,一路思想,必须如此如此,方出我心头之气。回到营中,秦王大喜,就问,如何得回来。咬金道:“臣被他拿去,他用好酒好肉请我,今日送臣回来,臣说:‘承你一片好心,待我回去,放马赛飞还你。’他所了,千谢万谢。主公看臣面上,把这马赛飞还了他吧。若是主公下次要这个人,臣就去拿来。”秦王道:“他有随身飞刀,甚是厉害,你日后如何拿他?”咬金道:“不难,待臣杀只狗来,将狗血涂在他飞刀上,自然飞不起来。”秦王道:“有理。”便吩咐将马氏推出。咬金对马氏说道:“你这不中抬举的,我程爷要你做偏房,你却千推万阻,为何今日落在我手里?我不要你做小婆子。”吩咐小军推出去,把宝贝用狗血涂抹了。

黑氏又来讨战,军士又报入营,茂公道:“如今何人前去出阵?”尉迟恭道:“小将愿往。”遂提枪上马,跑至阵前,看见女将,一张俏脸,黑得有趣,一时不觉动火,便大叫道:“娘子,你是女流之辈,晓得什么行兵?不如归了唐家,与我结为夫妇,包你凤冠有分。”黑氏闻言大怒道:“我闻你唐家是堂堂之师,不料是一班油嘴匹夫。”就把双刀杀来。尉迟恭举枪相迎。两下交战,未及五合,黑氏就走。尉迟恭赴来,黑氏又取流星锤打来,尉迟恭眼快,把枪一扫,那锤索就缠在枪上。尉迟恭用力一扯,就招黑氏提过马来,回营缴令。茂公问道:“胜败如何?”尉迟恭道:“那女将擒在营外。”说罢回营。咬金道:“要杀竟杀,不必停留,待末将去监斩。”茂公道:“监斩用你不着。如今有人人功劳,要你去做。”咬金道:“什么大大功劳?”茂公道:“就是尉迟恭擒来的女将,与尉迟恭有姻绿之分。如今只要你去劝他顺从,就算你大大功劳。”咬金道:“末将就去。”秦王道:“程王兄去做媒人,孤家就做主婚,着尉迟王兄即日成亲。”咬金奉令,走出营来,叫家将把黑夫人送到尉迟恭将军帐下去。家将一声答应,将黑夫人解了绑缚,随程咬金送到尉迟恭帐中来。尉迟恭道:“程将军,今日什么风,吹你到此来?”咬金道:“黑炭团,真正馒头落地狗造化。主公着我与你做媒,将黑夫人赏你做老婆,你好受用么?”尉迟恭笑道:“承主公好意,将军盛情,但不知此女意下如何?烦程将军为我道达其情,若肯顺从,你的大恩,我没齿也不敢忘。”咬金笑道:“亏你如此老脸,说出这样话来,你自去办酒。”尉迟恭道:“晓得!”自入帐后去了。

雄信道:“原来如此,我还放心不下,你若果有真心,明日再去出战,须要生擒程咬金进来,才显得你是真心为了洛阳。”罗成道:“是。”雄信别了回去,罗成心中想道:“好没来由,被他絮絮叼叼这一番噜苏。俺生平性直,耳内何曾听得这些话?”遂闷闷坐在椅上,长呀短叹。被一个丫环看见,忙进去报与老夫人得知。老夫人道:“既如此,你去请大老爷进来。”丫环领命,叫声:“大老爷,老太太有请。”未知说出什么话来,且听下回分解。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如今可将程咬金去换马娘娘回来,黑夫人骂道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