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元霸又连打二锤,世充就把老儿杀了
分类:文学资讯

王世充避祸画琼花 麻叔谋开河扰百姓

唐朝人物

冰打琼花昏君扫兴 剑诛异鬼杨素丧身

世充忙走出来,回到家中,向妹子取些银子,拿了一口宝刀,并一只包袋,奔到做粉食店内,称了三四钱银子,买了几百个馒头,用包袋包好。时天色将晚,就拿出店,行至一更时分,才到水家庄边,忽有十多只犬,看见人影,都吠起来。世充忙向包袋内,取出馒头,一齐抛去,众犬吃着馒头,就不吠了。世充放胆,走到庄门,把门就敲。那管门的老儿在牀上问道:“是那个敲门?”世充道:“是我。”老儿道:“你敢是张小二讨帐回来?待我来开。”遂披衣起来,把门一开,被世充兜胸一把,提翻在地。那老儿欲要喊叫,因见他手中执着明显晃的钢刀,只得哀求道:“好汉饶命!”世充道:“你快快说,员外在那里?领我会见他,我便饶你。”老儿道:“员外在东厅吃酒,待我引你去。”

本名:高昙晟

再说徐茂公得了王伯当的回报,连夜下令十六家反王的人马,都退在后,四路八方,却布上了瓦岗的人马。众将官头上,每人分插一面小黄旗,独裴元庆不肯插。茂公再三相劝,裴元庆道:“俺七岁行军,如今一十四岁,两柄锤之下,打了多少英雄,岂怕一个李元霸?待我拿他来便了!”遂带一支人马,往西山屯扎。茂公令诸将各插黄旗,依令分头而去。又暗嘱叙宝,此番大战,非你莫能当,不可退避,叔宝会意而去。

老儿就把庄里门开了,走出去,转了两个弯,见前面有一个门关紧。老儿道:“这里进去,就是东厅,待我敲门。”世充就把老儿杀了,爬上墙去,轻轻跳下。望见水要与妻妾在那里呼三喝四,世充赶入,就杀了七八个家人。水要看见要走,被世充赶上前,一刀砍死,又把他妻女尽行杀完。又到四下里房中找寻,有睡的,有未睡的,都杀个干干净净。就割死尸血衣,题四句于壁上道:“王法无私人自招,世人何苦逞英豪!充开肺腑心明白,杀却狂徒是水要。”每句头上藏着一字道:“王世充杀。”

别称:高谈圣

且说李元霸离了金顶龙舟,摆锤纵马,往四明山冲来。当头就是秦叔宝,手执虎头枪,腰挂金装锏,大喝道:“来者莫非赵王李千岁么?”李元霸道:“正是。足下可是恩公秦叔宝么?”叔宝道:“然也。”元霸道:“我认得了。”勒开马,往东而跑,叔主随后边来。元霸到东边,看见张公瑾、史大奈拦住,头上有黄旗,知是恩公的朋友,回马转来。叔宝举枪就刺。元霸道:“恩公不须动手。”说着就往西跑去。早有齐国远,李如?拦住,头上又有黄旗。元霸勒马回身,又遇着叔宝,叔宝把枪又刺,元霸道:“恩公不必动气。”把锤虚架一架,战了几回合,遂望南冲来,又见是插黄旗的拦住。回马又撞着叔宝,假意又战数合。望着四方里冲来跑去,皆是插黄旗的,心下暗想:“为何恩公的朋友这样多?”及回马转来,又被叔宝阻住,只得又跑开去。

世充题罢,把血衣服抹了刀,就走出门,奔回家来,已是五更时分。把门敲了,妹子走来开门,看见世充身上衣服都是鲜血,吃了一惊。世充脱了血衣,穿了干净衣服,叫:“妹子随我来。”妹子问道:“到那里亥?”世充道:“你随我来就是了,问甚么!”世充扶妹子出了门,走入城来,却好城门已开,来到明德家里。见了明德,细言前事。明德大惊道:“兄弟,此时不走,等待何时,可将妹子交与我,你决快走吧!”即取银子一百两,付与世充。世充拜谢,飞奔出城而去。

所处时代:隋唐时期

当下叔宝真认元霸战他不过,心中想道:“待我刺死了他便了!”东拦西阻,直到下午时分,李元霸心中焦躁道:“这秦恩公也甚不识时务了!我只管让他,他却只管来阻我去路。”催马往西而来,见叔宝又在面前,把枪劈向刺来。元霸见四下无人,叫声:“恩公不要来吧!”把一柄锤往上一架,当的一响,把八十斤虎头枪,打脱了不知去向。叔宝大惊,下马叫道:“恕小将之罪。”元霸也下马道:“恩公休得吃惊,多蒙恩公救我一家性命,生死不忘,岂敢害了恩公?恩公快去取枪来。”叔宝走上前数步,方才望见那枪抛去有数十步远,忙去取来,拾在手中,犹如弯弓一般,拿来递与元霸。元霸接过,将手一勒,就直了,倒长了一寸。交与叔宝,叫:“恩公上马,追我出去,速回瓦岗寨,不可再出。”叔宝应诺,上马又追出来,先回四明山去。

却说府尹闻报,水家庄上杀死多人,即吩咐备下棺木,亲来收尸。见了壁上血诗四句,知是王世充杀,差人捉拿,方知早已走了。有人出首说,明德是他哥子,必躲在他家,府尹就把明德一家老幼拷打,不招,监禁在狱,不题。

民族族群:汉人

元霸冲到西边,当头裴元庆一马迎来。见头上没有黄旗,就把锤打来。裴元庆把锤一架,大叫道:“好家伙!”元霸又连打二锤,元庆连架二下,叫道:“果然好厉害!”回马便走。元霸大叫:“好兄弟,天下没有人当得我半锤,你能连接我三锤,也算是个好汉,饶你去吧!”一马冲入营来,正撞着伍云召,雄阔海、伍天锡。三人围将拢来战元霸。元霸大怒,把手中锤一摆,撞着三般兵器,当的一响,三人虎口震开,大败而走。可怜十八家反王的兵马,遭此一劫。被元霸的双锤,打得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众反王个个舍命奔逃。那倒运的杨林,他埋伏一支人马在后山,截住反王去路。不期遇了裴元庆一人一马,那裴元庆受了李元霸一肚闷气,没处发泄,这杨林不识时务,大叫:“反贼休走!”上前拦住。元庆大怒,把锤打来,杨林双手把囚龙棒一架,豁喇一声,把一条囚龙棒打为两段,震开虎口,双手流血,大败而走。又被众反王的败兵冲下来,回不得龙舟,直败回登州去了。李元霸在后杀来,又亏叔宝拦住,因此众反王才得脱逃,各回本邦去了。

再说王世充逃至扬州,走入段家饭店,那店主把王世充一看,就问道:“足下莫非姓王,大号叫世充么?”世充道:“为何知道小可贱名?”那主人忙请入内,纳头便拜道:“主公在上,臣段达见驾。”世充道:“足下敢是疯颠么?”段达道:“昨日有个神仙到臣家,叫做铁冠道人,能知道过去未来。他说明日巳牌时候,有个真命天子,姓王名世充,逃难到此,你可留住家中,到明年我来助他洛阳起兵。吩咐了,如飞而去。所以臣知道。”世充道:“原来如此。若果有这一日,足下就是大元公矣。”段达谢恩,摆酒接风,收拾一间洁净房子,与世充安歇,日日讲论兵法。

出生地:相州

那李元霸在四明山匹马双锤,打死各反王大将五十员,军士不计其数。后来各反王闻了李元霸之名,无不丧胆。元霸回龙舟奏闻贼退,炀帝大喜,下旨开舟起行。及到扬州,文武百官迎接,炀帝命世民、元霸:“先往城中,打扫琼花观,朕明日进城游览。”秦王领旨,命赵王进城,竟到琼花观来。秦王先到花边一看,只见一株树,中间一朵花,有笆斗大,果然异样奇香,五色鲜明,花底梗上,有十八株大叶,下边有六十四瓣小叶。世民与元霸看了一会,出观往新造的行官安歇了。不料到晚,狂风大作,飞砂走石,落下冰片来,足足有碗口大,把一株琼花打落干净,花叶无存。到了天明,竟成了一座冰山。

扬州城里有一羊离观,是个著名的道观。一天晚上,道士们只见空中响亮,有火球滚下,落在观中。随即天井中开了一株异花,高有一丈,顶上一朵五色鲜花,如一只小船样大,上有十八片大叶,下有六十四片小时,香闻数里,哄动远近。恰巧王世充这天日里游观,晚上投宿观中,亲眼看见这异花,好生奇怪。他夜间做梦,梦见有人向他道:“这花出现,是天下大乱的预兆。你快把这花图画下来,赶往长安,自有奇遇。”王世充一觉醒来,心里异常高兴,就细细画好一幅异花的图像,请人裱好,随即赶赴长安。

主要成就:《说唐》、《大唐秦王词话》十八路反王之一

次日,炀帝闻得落了冰片,打坏琼花,只叫可恼。及起驾到琼花观一看,只存一株枯木,心下不乐,因问众臣道:“卿等可知有游览之所,待朕一观否?”闪出个宇文化及奏道:“臣闻金山比扬州更好。”炀帝大喜,遂登上龙舟,吩咐往金山游览。化及令家将速至瓜州,备办彩船千只,游于江中。劳民伤财,百姓嗟苦。

那时炀帝在官,梦见花园中现出一朵花来,高有一丈,顶上一朵五色鲜花,上有十八片大叶,下有六十四片小时,异香无比。又见在顶上立着一个人,天庭开阔,地角方圆,面如傅粉,唇若涂朱,头戴冲天翅,身穿杏黄袍。又见一十八片大叶,化为一十八路反王;六十四片小叶,化为六十四处烟尘,一齐杀来。炀帝大惊,又见花上跳下两人来:一个黄脸长髯,手执双铜,一个黑脸虎髯,手执钢鞭,打死了一十八路反王,剿除了六十四处烟尘。炀帝大喜,忽然醒来,乃是一梦,遂对萧妃细言梦中之事,萧妃道:“陛下梦见异花,必有其种。可宣召名手画工,画出形像,张挂朝门。若有人识得此花在何处者,官封太守,不知圣意如何?”炀帝大喜。遂召画工细细将梦中花样,描画出来,命黄门官张挂午门。百官观看,并无一个识者。

高谈圣

炀帝龙舟出了瓜州,来到江中,见彩船无数,心中大喜,来到金山,将舟停住,摆驾上山。那炀帝在金山行宫内,四下观看,见江山澄空,舟船如蚁,心中得意。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元霸又连打二锤,世充就把老儿杀了

上一篇:茂公、叔宝忙道,再说刘黑闼射死罗成 下一篇:则其字明明是仄而却似平,则《南西厢》、《北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