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今日还要说朋友之情,再说罗成同程咬金到了一
分类:文学资讯

王世充发书请救 窦建德折将丧师

秦琼建祠报雄信 罗成奋勇擒五王

对虎峪咬金说罗成 御果园秦王遇雄信

当下尉迟恭追赶单雄信,直追至澄清涧边,那秦叔宝、罗成、程咬金同在涧边玩耍,忽然看见,吃了一惊。三人一齐上前拴住,咬金叫道:“黑炭团住着,这青面将是我们的好朋友,不得有伤。”又见他手内拿着雄信的金顶枣阳槊,又叫:“黑炭团,这是单二哥的兵器,为什么要你拿了?快些还他!”尉迟恭听了,就把槊往地下一插,不料那槊陷入地中数尺。咬金道:“单二哥,你拔了槊回去吧!”那单雄信气忿忿过来拔槊,谁想用尽平生之力,这槊动也不动。咬金道:“黑炭团,快快把槊拔起来还单二哥,好叫他回去。”尉迟恭道:“这般无用,亏你做了将官!”遂上前轻轻一拔,就拔起来,向单雄信面前一丢。雄信接了槊,满面羞惭而去。

当下茂公见雄信如此,急令用绊马索把他绊倒了,照前绑下。秦王出帐,亲自上前道:“单王兄,从前植树岗之事,实系无心,你在御果园追我一番,亦可消却前仇。孤家今日情愿下你一个全礼,劝你降了吧。”秦王即跪下去。雄信道:“唐童,你若要俺降顺,除非西方日出。”秦王再三哀求,雄信只是不睬。茂公道:“若是不从,只得斩首。”秦王依允,把雄信绑出营门,就差尉迟恭监斩。茂公又奏道:“臣等与他结义一番,再容臣等活祭,以全朋友之情。”秦王准奏。

当下罗成闻母亲呼唤,遂走到里边,深深作揖,就问:“母亲唤孩儿进来,有何吩咐?”老夫人道:“我闻你心上不快,特唤你来问,是为什么事?”罗成道:“母亲,孩儿因秦王起兵,攻打洛阳,那秦王帐下,却有表兄秦叔宝,并程咬金一班朋友,都在那里为将。今日出战,恰遇程咬金。孩儿想起昔日在山东贾柳店拜盟情况,一时之间,不好动手。那程咬金又对孩儿做了些手势,孩儿一时不明白,只得假败回来。谁想单雄信疑心于我,将孩儿噜噜苏苏了一番,为此孩儿闷闷不悦。”老夫人闻言说道:“我儿呀,做娘的为了你表兄,连你父亲也要拗他的。再没有今番为了单雄信,倒要与表兄为难的道理。况且那边朋友多,这里只有一个单雄信。依我主意,不如归唐吧!”罗成道:“孩儿闻秦王好贤爱士,有人君之度,投唐果是。只是单雄信面上,过意不去。”老夫人道:“这有何难,只是将计就计,瞒他便了。日后遇见他避了开去,不与他交战,就是你周旋朋友之情了。”罗成道:“母亲厮言有理。”

叔宝问道:“为何追赶雄信?”尉迟恭把救驾之事,说了一遍,三人听了,与尉迟恭一齐回营,来见秦王不表。

茂公便同程咬金等众人,设下香烛纸帛,茂公满斟一杯,送过来道:“单二哥,桀犬吠尧,各为其主。可念当初朋友之情,满饮此杯,愿二哥早升仙界。”酒到面前,雄信把酒接来,往茂公画上一喷,骂道:“你这牛鼻道人,俺好好一座江山,被你弄得七颠八倒,今日还要说朋友之情!什么交情雄!谁要你的酒吃?”张公瑾、史大奈、南延平等,个个把酒敬过来,雄信只是不肯饮。咬金道:“你们走开,让我来奉敬一杯,他必定吃我的酒。”遂走上前叫道:“单二哥,我想你真是个好汉,不降就死,倒也爽快,小弟十分敬服。今奉劝一杯,可看我平昔为人老实,肯吃就吃,不肯吃就罢,再不敢勉强。”说罢,将酒送到口边。雄信道:“俺吃你的。”即把酒吃下,咬金道:“单二哥,再心一杯,愿你来生做一个有本事的好汉,来报今日之仇。”雄信道:“妙呀,俺也有此心。”把酒又吃下。咬金道:“单二哥,这第三杯酒,是要紧的。愿你来世将这些没情的朋友,一刀一个,慢慢的杀他。”雄信道:“这话说得更有理。”又把酒吃干了。咬金对众人道:“如问!独我老程,能劝二哥吃酒。”众人道:“这些肉麻的话,我们说不出的。”尉迟恭见众人活祭毕,就拔出宝剑,把雄信砍为两段。

到了次日,程咬金又来到城下讨战,尉迟恭照前掠阵。单雄信闻知,即来对罗成说:“罗兄弟,今日该把程咬金拿进城来,方算你与单通是个知心朋友。不可又被他杀败了。若再杀败回来,那时你罗家的名色都无了。说你一个程咬金也战不过,岂不被人取笑么?”罗成听了,又气又恼,只得提枪上马,开了城门,来至阵前。只见咬金又做出鬼脸,丢了眼色。那罗成又好气,又好笑。只听咬金说道:“罗兄弟,昨日承你盛情让我,今日我有一句好话,对你讲。但此处不是讲话的所在,你略略让我三分,我与你战到没人处,细细对你说明。”罗成点头,二人就假意杀起来。战了七八合,咬金虚闪一斧,回马向北落荒而走。罗成随后赶去。尉迟恭道:“程咬金这狗头,今番输了,想他追去,决然无命。俺奉命掠阵,岂可袖手旁观?主公知道,岂不有罪?不免前去帮他一帮。”就纵马往后追来。

再说雄信失意回来,遇着史仁、薛化,二将接住,一齐入城回府,闷闷不悦。那王世充闻知消息,摆驾来到驸马府中探望,叫一声:“驸马,你为了孤家如此劳心劳力!”雄信道:“主公说那里话来?臣受主公大恩,虽粉骨碎身,难以补报。”

再说秦叔宝在红桃山,招安侯君达等,闻得擒了雄信,飞马来救,走到面前,头已落地,叔宝抱住雄信的头,大哭道:“我那雄信兄呀,我秦琼受你大恩,不曾报得。今日不能救你,真乃忘恩负义,日后九泉之下,怎好见你?”跪在地下,哭个不住,众将劝了半日,方才住哭,即忙进营,向秦王哭诉道:“臣受单雄信大恩,欲把他尸首安葬,以报昔日之恩。”秦王允奏。茂公道:“明日可破洛阳,生擒五王,安定天下,在此一举,众将无许懈怠。”即令罗成带领一万人马,埋伏在金锁山,等待五王到来,生擒活捉,不许漏落一人,违令斩首。罗成道:“得令!”茂公又令尉迟恭、程咬金冲他左营,黑白二夫人冲他右营,张公瑾、史大奈、南延平、北延道等,冲他中营。众将得令,连夜点兵不表。

再说罗成同程咬金到了一个所在,离洛阳二十里,地名“对虎峪”,并无人家。咬金道:“罗兄弟,我看这里无人来往,正好说话。”罗成道:“有什么话,快快说来。”咬金道:“罗兄弟,你家舅母一向对我说:‘我家并无至亲,只有罗成外甥,我欢喜他,但愿他时刻与我叔宝孩儿聚在一处。自从那年来拜我寿,不知为甚把一个青面獠牙的人打了一顿,他就使性走了,使我放心不下。’我想罗兄弟如今与那青面獠牙的人同住,岂不使你舅母之心不安?况且他做事未必妥当,兄弟何苦与他为伴?”罗成道:“汝言是也!我昨日为你,受了他一肚子的臭气,实是难忍。”咬金道:“既然如此,罗兄弟何不投唐?况且又不负令舅母之心,得与表兄叔宝时刻相亲,同为一殿之臣,有何不可?你今回去,与令堂太夫人商量,是在洛阳好,还是投唐的好。”罗成道:“何用商量,自是投唐好。但我母亲妻子,在洛阳城内,待我设法送他出城,那时就来归唐,同保秦王便了。我去也!”程咬金道:“我还有一句话对你说。今日我与你在此说了半日,还有尉迟恭在那里掠阵。就是单雄信想必也在城上观看,他不见了我两个,岂不生了疑心?我今与你杀出去,若遇见尉迟恭,须要把他一个辣手段看看,日后使他不敢在我朋友面前放肆。”罗成道:“说得有理。”

话未毕,忽报铁冠道人来到,大家见过了礼。王世充道:“今唐兵临城,十分凶勇,不知军师有何妙计退得唐兵?”铁冠道人道:“臣夜观天象,见罡星正明,一时恐未能胜。主公可多请外兵共助洛阳,何愁唐兵不破。”世充道:“据军师所见,以请那些外兵为是?”铁冠道人道:“可请曹州宋义王孟海公,相州白御王高谈圣,明州夏明王窦建德,楚州南阳王朱灿,若得此四路兵来,何虑大事不成?”王世充大喜。雄信设席款待,至晚方散。按下不表。

再说洛阳兵士,飞报进营道:“王爷,不好了!昨日驸马独踹唐营,被唐将擒住斩首了。”王世充闻言,大叫一声:“天亡我也!”实时倒地,众王慌忙扶起世充大哭道:“呵呀,驸马,如今叫孤家怎生是好?”窦建德道:“王兄且免悲伤,目今看来,洛阳难保,不若带领兵马,同孤家回转明州,孤处还有元帅刘黑闼,有万夫不当之勇,镇守在那里,还可再来报仇。如今急宜速走,若再迟延,我等休矣!”众王道:“有理。”正在议论,忽闻唐营炮响,小军飞报进来道:“千岁爷,不好了!唐兵杀来了!”众王大惊,一齐上马杀出来,只见营盘已乱。众王意欲寻路逃走,见四面都是唐兵,只得拚命杀出。忽遇张公瑾杀至,王世充挡住;史大奈杀来,窦建德对定;南延平杀来,高谈圣抵住;北延道杀来,孟海公敌住;金甲、童环杀来,朱灿敌住;樊虎、连明杀来,史万岁、史万定对敌。一场狠战,杀了些时,世充见势不好,叫声:“众王兄,速往明州运河吧!”五王一齐杀出,窦建德领头,齐往明州而去。被唐兵追赶三十余里,史万岁、史万定俱已阵亡,不表。

两个重新杀转来,罗成拖枪败走。咬金在后追来。恰好遇着尉迟恭。尉迟恭那里晓得底细?心中想道:“他前日卖弄手段,今日待我报仇。”就大叫:“罗成,你前日的威风那里去了?今日不要走,吃我一枪。”遂招枪刺来。罗成正为单雄信在城上观看,正没有计较解他疑心,一见尉迟恭,十分欢喜。又听了咬金一番言语,招枪一隔,就回一枪。尉迟恭连忙招架,罗成又连耍了三四枪。尉迟恭招应不下,招望咬金来帮助,回头一看,不见咬金,手一松,腿上先着了一枪,叫声:“呵唷,不好了!”回马就走。罗成紧紧追来,追到一株大树边,尉迟恭就往大树后要走。被罗成耍的一枪,又正中着。不防树后闪出一员大将,用两根金装锏把枪架住,叫声:“不要动手。”罗成一看,原来是叔宝表兄。秦叔宝进树后,把手一招,罗成点头会意,回马往洛阳去了。原来这大树离城不远,恐怕单雄信看见,故此罗成去了。那徐茂公事先料定,故预先差秦叔宝在此等候。

再说秦王出营,大小将官皆来问安,不多时,秦叔宝、罗成、程咬金、尉迟恭等都到。秦王道:“孤家今日若没有尉迟恭王兄前来,几乎性命难怪。”吩咐先上了功劳簿,到回朝之日,再奏与父王知道。即下令摆酒,众将同饮。秦王在席上,只管称赞尉迟恭。这尉迟恭大悦,把酒吃得大醉,坐在交椅上,把身子不定的乱摇。秦王见他醉了,命咬金扶他回营。咬金上前扶起。不料尉迟恭把手搭在咬金的颈上,用脚一扫。咬金扑迟一声,跌倒在地。咬金起来将要认真,被秦叔宝上前扯住。尉迟恭道:“今晚我不回营,同主公睡了吧。”秦王道:“使得。”打发家人回营,自己同尉迟恭就睡。有服侍秦王的人,先来与尉迟恭脱了衣服,扶他上牀,因他酒醉就睡去了。然后秦王也上牀来,恐惊醒了尉迟恭,就轻轻睡在他脚后边,谁想尉迟恭是个蠢夫,回身转来,把一只毛腿搁在秦王身上。秦王因他酒醉,动也不敢动,只得睡下。不料徐茂公因夜静出帐,仰观天象,只见紫微星正明,忽然有黑煞垦相欺。徐茂公大惊,忙叫众将速速起来救驾。那些将官都在睡梦中惊醒,各执兵器,打从帐后杀来,大叫救驾。秦王闻叫大惊,忙叫醒尉迟恭说:“王兄,不好了,有兵杀来,快些起来。”尉迟恭闻言,酒都惊醒了,连忙起来,拿了竹节鞭,打出帐来。只见火把照耀,光明如白日。仔细一看,都是自己人马,一时摸不着头路。秦王提了宝剑,也出帐来,问:“贼兵在于何处?”众将道:“没有贼兵,是军师说主公有难,故此臣等前来救驾。”秦王道:“孤家没有难,可散去吧。”众将回营。次日,奏王问徐茂公夜来之事。茂公道:“臣昨夜观天象,见紫微星正明,忽有黑煞星相欺,此系主公有难,故此速传众将前来救驾。”秦王把尉迟恭将毛腿搁在身上的缘故,说了一遍,两边方明,按下不表。再说当下王世充发下四封请书并礼物,差官四员,往请曹州、明州、相州、楚州四家王子起兵,共助洛阳。

这里徐茂公率众将,破入洛阳,请秦王入城。秦王吩附:单雄信家小,不可杀害,一面出榜安民,盘清府库。不想公主闻得秦王破了洛阳,即以宝剑自刎而死。叔宝将他夫妻合葬在南门外,又起造一所祠堂,名为“报恩祠”,以报他当初潞州之恩。秦王就封他为洛阳土地,至今香火不绝。

闲话休讲,那程咬金先来缴令道:“今日大战罗成,被巨一番言语,他已依允,明日准来归顾。”秦王大喜,重赏咬金。随后叔宝同尉迟恭亦来缴令,这话不表。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今日还要说朋友之情,再说罗成同程咬金到了一

上一篇:故而到晚方可出门,二人遂收拾珠灯 下一篇:秦琼建祠报雄信 罗成奋勇擒五王,主公说那里话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