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盖世雄的飞钹上有奇毒,所以盖世雄进庙
分类:文学资讯

李药师计败五王 高唐草射破飞钹

野将,也中野辈将,是没有职务的武将,打仗属于帮忙性质。野将一般都出现在评书演义中,在《说唐》中就有一些野将,其中一位最凶。这位飞钹厉害,飞钹出七日亡,伤秦琼后又伤二十余将,如此凶的野将,程咬金半睡就把他劈了,你说奇怪不奇怪?这个人是谁呢?就是《说唐》中的盖世雄。

斩鳌鱼叔宝建功 踹唐营雄信拼命

却说孟海公自从马后一去十天,音信杳无,心中十分记念。欲待转回曹州,马赛飞又不知下落;欲要进战,又不能取胜。只得闷坐帐中,长吁短叹。

图片 1

当下秦叔宝见盖世雄逃走,因穷寇莫追,就回营缴令。那盖世雄一头走,一头想:“俺是出家人,有如此法宝,被他破了,如今有何颜面再见各位王子?不若回转天斗山,再炼飞钹,有何不可?”遂走了一日一夜,想起宝贝被他伤坏,心中又气又恼。又被秦叔宝打了一锏,背上又痛,身子又十分狼狈。忽见前头有个土地庙,心中想道:“也罢,待我进去瞌睡片时,再作区处。”遂奔进庙门。见一块拜板,倒也干净,就把禅杖做了枕头,睡将下去。因厮杀辛苦,又走了一日一夜,这番一放倒,就睡着了。

一日,王世充同铁冠道人道:“军师,孤家与众王兄同意兵交战,连折败将,不能取胜,未知军师可有妙计,能退得唐兵,归还孟王兄二位夫人否?”铁冠道人道:“主公放心,臣有一个朋友,姓鳌名鱼,乃琉球国王四太子,今在日本国招为驸马,其人有万夫不当之勇,主公可命人多带珍宝,聘请得此人来,何愁唐兵不破?”王世充大喜,即备珍宝玩物,请军师前往,铁冠道人奉命前往日本而去。

盖世雄的飞钹上有奇毒,所以盖世雄进庙。盖世雄是个头陀,使一条铁禅杖,善打飞钹,百发百中。他的飞钹有二十四片,上有奇毒,飞钹一出,被伤者七日必亡。李世民攻打洛阳时,王世充请来相州白御王高谈圣,盖世雄正好在高谈圣帐下帮忙。他不骑步,喜步战,出营就让唐营有本事的来战。

那里晓得这程咬金奉了李靖军师将令,三日之内,要取盖世雄的首级,心中想道:“此乃掘地寻天,断断做不来的。况且他飞钹厉害,怎敢讨战?”又怕回营,只得逃躲在外。一连二日,又不曾带得干粮,腹中十分饥饿。只得到乡村人家去抢,方才抢得些酒肉吃了,走到这土地庙内,因在拜板上犹恐人来看见,故此钻入神厨底下睡觉。那神座上有黄布桌帏遮护,所以盖世雄进庙,不曾看见他。

忽有军士来报,相州白御王高谈圣,楚州南阳王朱灿,二路人马齐到营前。王世充闻报,同二王众将出营迎接。高谈圣、朱灿来至帐中,各各见礼,吩咐摆宴接风。次日,王世充同四位大王升帐,众将分列两旁。王世充道:“小弟蒙诸位王兄不弃,来助弱国,怎奈唐童这厮兵强将勇,几次出战,损兵折将,不知列位王兄,有何妙计,退得唐兵?”白御王高谈圣道:“王兄不必忧心,待弟生擒这唐童便了。”遂令盖世雄出营讨战。盖世雄应声得令,遂带随身宝贝飞钹,出营而来。这盖世雄原是头陀打扮,不喜骑马,专喜步战,来至唐营,大叫:“唐营军士,快叫有本事的出来会俺法师。”小军飞报进来说:“有一和尚,口称法师,前来讨战。”茂公闻极大惊,双眉紧皱,叫声:“怎么了!”众将问道:“军师几场大战不惧,今日闻一和尚,为何就愁闷起来?”茂公道:“列位将军那里知道,这和尚叫做盖世雄,他的本事高强,又兼有二十四片飞钹,甚是厉害,故此一闻和尚,便知道是随白御王高谈圣来的,洛阳今后将有一场大战,若还出阵必有损伤。”忽有秦叔宝上前道:“军师,那盖世雄不过是一个和尚,又非三头六臂,怕他怎的?待末将出马会他一阵。”茂公道:“你须小心防他飞钹!”叔宝道:“得令!”提枪上马,来至阵前,不通姓名,挺枪就刺。盖世雄忙举禅杖相迎,大战二十余合。盖世雄就丢飞钹,叔宝躲避不及,被飞钹打中脊背,负痛回营。其后唐营出马的将官,被飞钹打伤的共有二十余员。秦王看见众将受伤,闷闷不乐,吩咐在后营调养。谁知那飞钹是用毒药炼成的,凡遇着伤者,七日内便要送命,其痛难当,饮食少进。到了次日,盖世雄又往讨战,茂公无计可施,只得挂出免战牌。盖世雄看了,回营就对五王说了,五王大喜。单雄信道:“我们今夜暗去劫寨,他必无备,必获全胜。”五王闻言,皆说:“有理。”传令三军,准备停当,即晚劫寨不表。

图片 2

也是这和尚命数当尽,那咬金一觉睡醒,忽所得雷响,心中想道:“我方才进庙,见皎日晴天,那里来的雷响?”遂起身钻出神厨,往外一看,犹是晓日晴天。再向四下一看,只见拜板上睡着一个和尚,鼻息如雷,仔细一瞧,认得是盖世雄,不觉大喜。忙走到神厨下,取出宣花斧,照大腿上一斧。可怜盖世雄在睡梦中着了这一斧,叫声:“呵呀!”醒来一看,原来也认得是程咬金,却把两腿砍得挂下叮当了,遂叫:“程咬金呵,你把我头上再砍一斧吧,如今叫我死又不死,活又不活,不如结果了我吧。”咬金道:“你且忍耐些时,待我拿你见我军师,那时还你快活吧。”遂走出庙来寻索子。四围一看,只见那边有一个樵夫,拿着扁担索子走过。咬金忙赶上前,把他索子抢了就走。那人大怒,回头一看,见他青面撩牙,凶恶嘴脸,想不是好惹的,只得去了。咬金拿了索子,走进庙内,把盖世雄一把扯起,将索子捆了,把自己宣花斧做了一头,把他的禅枚做了扁担,放在肩上,挑了就走,走到唐营缴令。秦王大喜,就令咬金把盖世雄斩首,号令军前。

再说徐茂公同秦王正在议事,忽报外面三原李靖求见,茂公闻报,大喜道:“好了!好了!药师既来,吾无忧矣!”秦王与众将出营相迎,李靖到了里面,见礼毕。李靖道:“贫道在海外云游,闻得盖世雄在此用飞钹饬人,故此特来破他。”正在谈论,忽听后营悲苦之声,便问何故,秦王道:“是被盖世雄飞钹打伤的将官。”李靖即取一包药,分救众将,众将吃了,立刻打伤之痛都好了,齐出来拜谢。茂公把军师剑印,送与李靖拿管,李靖欣然领受。升帐发令,众将分列两旁。李靖道:“贫道方才进营,见洛阳营内有一道杀气冲天,今晚必有人前来劫营,必须杀他片甲不回。”即令秦叙宝领一支兵,往御果园埋伏,又说:“待黄昏时分,王世充人马必到此处经过。你可挡住他的去路。”叔宝口称:“得令。”李靖又令罗成领一支兵,往西北方埋伏;尉迟恭领一支兵,往东北方埋伏;白夫人领一支兵,往西南方埋伏;黑夫人领一支兵,往东南方埋伏。殷开山领一支兵,往正南方埋伏,马三保领一支兵,往正东方埋伏,史大奈领一支兵,往正西方埋伏;张公瑾领一支兵,往正北方埋伏,便说:“你等众将,俱听中军号令,号炮一声,一齐杀来,违令者斩!”众将得令而去。李靖又令程咬金到十里之外,取高唐草来,明日准要。咬金口称:“得令。”退归本营,叫家将拿了绳索扁担,同他去割马草,家将奉命同去。

徐茂公说盖世雄厉害,二十四片飞钹无人能躲,如果出战必有损伤。秦琼不服,到阵前迎战盖世雄,二人打了二十余回合,盖世雄打出飞钹,秦琼没躲过去,正中后背,负伤回营。接下来,唐营又有二十余将出马,都被盖世雄用飞钹打伤败回。

那洛阳军士探知这事,飞报入营。众王闻报,大惊失色道:“这却如何是好?”正在惊慌,忽外边又报进来说:“有日本国驸马,带领倭兵二千,现在营前了。”众王齐出迎接,入帐见礼坐定。只见那驸马头带金冠,耳挂玉环,鼻似鹰嘴,目如流星,身长一丈四尺,使一把长柄金瓜锤,有万人不当之勇。一口番语,再听他不出的。却带两个通事将官,一个叫王九龙,一个叫王九虎。二人乃嫡亲兄弟,原是山东人,因做了大盗,问成死罪在狱。多亏秦叔宝,与他上下使用,改重为轻,救了他二人性命。后来逃到日本国,做了通事。兄弟二人,时常说起秦叔宝大恩,未曾报答,今有此事,特谋此差到来。众王道:“难得驸马远来!为甚我们军师不同来?”那鳌鱼一些不晓,只张两眼看着。旁边王九龙,便对鳌鱼叽哩咕噜,说了一番。鳌鱼方才得知,也叽哩咕噜对众王子说,众王子那里晓得,也是王九龙过来说道:“军师又到别处访游,故驸马先来。”众王大喜,吩咐摆酒与鳌鱼接风。

再讲王世充,到了三更时分,同各家王子大小将官,点起人马一万。不举灯火,马摘鸳铃,悄悄来到唐营,一齐动手,吶喊杀入。见是空营,各家王子大叫:“不好了!中他计了?”忽营中一声炮响,四面八方,一齐杀来。把五王与众将及一万人马,团团围住截杀。那五家王子与众将大吃一惊,心慌意乱,东西乱窜。那盖世雄慌慌张张,况是黑夜交兵,又不敢放起飞钹。声声叫苦,正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此一番交战,杀得五家的兵马,尸积如山,血流成河。那五王只得拼命杀出阵来,看看败至御果园,回头一看,见自己人马,十分去了九分。幸得众王俱在,单单不见了苏定方、粱廷方二将,原来二将见势头不好,已经连夜逃走了。

图片 3

不料王九龙私对王九虎道:“我闻恩人秦叔宝,在唐营为将,秦王十分重用。今驸马骁勇厉害,恩人岂是对手?我们必须如此如此。”九虎点头道:“是。”到次日,五王来请鳌鱼开兵,问他:“不知可否?”那王九龙代五王回话,叽哩咕噜说了两句,鳌鱼点头道:“嘓哒嘓哒。”九龙又代鳌鱼传话说:“待我就去。”?众王闻之大喜,送鳌鱼出兵。那鳌鱼太子要逞威风,提金瓜锤,上白龙马,来至阵前,王九龙、王九虎两骑随侍。那鳌鱼道:“唐营兵卒,快叫有本事的将官出来会战。”小军飞报进营说:“外边有一倭将讨战。”李靖便问:“何人前去会他?”当有程咬金闪出来,说道:“小将愿往。”遂提斧上马,来到阵前,大声喝道:“倭狗通个名来。”那鳌鱼全然不晓,把金瓜锤打来,咬金举斧一架说道:“呵唷,好厉害!把我的虎口都震开了!”回马就走,幸喜跑得炔,不然性命难保。咬金回到营中,只叫得好厉害,便将交战之事,诉说一番,外面又报倭将又来讨战,李靖又问众将,谁人敢去出战,秦叔宝应道:“末将愿往。”遂提枪上马,来到阵前,果见一员倭将,他的两名通事,甚是面善。那鳌鱼太子问道:“木古牙打。”叔宝不晓,便问通事,他说什么话?王九龙道:“他问你叫什么名字?将军,我与你有些面善。”叔宝道:“我乃山东秦琼。”王九龙道:“呵,原来将军就是秦恩公。但此人力大无穷,必须挫他风头,方好挑他。”叔宝大喜,鳌鱼也问通事道:“南都由?”他是问那将官说什么。九龙道:“他说琉球国王死了,快些回去。”那鳌鱼太子,却是有孝心的,听见这话,把头一侧。叔室应当胸一枪,翻身落马。王九龙下马,斩了首级,兄弟二人,同叔宝回营。叔宝问道:“虽与二位面善,不知曾在何处会过?”九龙道:“恩公,我兄弟二人,在山东时,问成死罪,多亏恩公相救,如今在日本国做通事。小人叫王九龙,兄弟叫王九虎。”叔宝道:“原来是二位,这也难得。”便一进营,参见秦王,也封了将官。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盖世雄的飞钹上有奇毒,所以盖世雄进庙

上一篇:雄信竟跳下马来,罗成对叔宝道 下一篇:刘黑闼目下在紫金关,二王失了鱼鳞关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