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因杨义臣排下一座铜旗阵,写书来请孩儿去救他
分类:文学资讯

打铜旗秦琼破阵 挑世雄罗成立功

对虎峪咬金说罗成 御果园秦王遇雄信

假行香罗成全义 破阵图杨林丧师

这东岭关守将,乃杨义臣,官拜大元师,有万夫不当之勇。他有五个儿子,名唤杨龙、杨虎。杨豹、杨熊、杨彪,都有本事。当下闻报叔宝来取东岭关,即聚众将计议道:“叔宝为帅,十分勇猛,此人只可计擒,不可力敌。可在关外摆下一阵,周围用二十万雄兵把守,中间立一旗杆,用八枝大木头,合成一枝,长有十丈,上边放着一个大方斗。那斗有一丈余大,内坐二十四各神箭手。叫东方伯为守旗大将,此人有万夫不当之勇,前面赤须,使一把大刀,站立在铜旗之下。此阵名铜旗阵,外又摆着八面金锁阵,内藏绊马索、铁蒺藜、陷马坑,只待叔宝闯来,必定被擒。除了此人,西魏易破矣!”杨义巨又写一封书,差官到幽州请罗艺前来,保守铜旗。差官奉命,往幽州而去。

当下罗成闻母亲呼唤,遂走到里边,深深作揖,就问:“母亲唤孩儿进来,有何吩咐?”老夫人道:“我闻你心上不快,特唤你来问,是为什么事?”罗成道:“母亲,孩儿因秦王起兵,攻打洛阳,那秦王帐下,却有表兄秦叔宝,并程咬金一班朋友,都在那里为将。今日出战,恰遇程咬金。孩儿想起昔日在山东贾柳店拜盟情况,一时之间,不好动手。那程咬金又对孩儿做了些手势,孩儿一时不明白,只得假败回来。谁想单雄信疑心于我,将孩儿噜噜苏苏了一番,为此孩儿闷闷不悦。”老夫人闻言说道:“我儿呀,做娘的为了你表兄,连你父亲也要拗他的。再没有今番为了单雄信,倒要与表兄为难的道理。况且那边朋友多,这里只有一个单雄信。依我主意,不如归唐吧!”罗成道:“孩儿闻秦王好贤爱士,有人君之度,投唐果是。只是单雄信面上,过意不去。”老夫人道:“这有何难,只是将计就计,瞒他便了。日后遇见他避了开去,不与他交战,就是你周旋朋友之情了。”罗成道:“母亲厮言有理。”

杨道源回到营中,杨林见他颜色不平,两个眼乌珠,滴溜溜不胜怒气的形状,便问道:“王儿为何如此?”道源道:“嗳,父王不要说起,真活活气死!”杨林道:“为何呢?”道源就把伯当的言语,一一述了一遍,并道:“如今臣儿放他出营,叫他请来。”杨林闻言,气得眼珠突出,银须倒竖,叫过:“好儿子,放得好,这厮焉敢无礼,辱没孤家!待他到来。看他是怎么样!”

却说燕山罗元帅,得了杨义臣的书,大惊道:“原来西魏王造反,秦琼为帅,已夺数关,兵到东岭,来接我去,保守铜旗阵。”即对差官道:“你且先同,本帅身为元戎,汛地难离,恐防边外扰乱。就差公子罗成前去,擒拿反贼便了。”差官谢了,竟回东岭关报知。那罗公吩咐罗成道:“你去保守铜旗,不要认那反贼为亲。必要生擒见我,待为父的亲斩此贼,不可违令。”罗成道:“爹爹放心,儿是隋家之将,他为金墉之帅,两下交兵,各为其主,岂肯为私而丧国家大事?”罗公大喜,叫声:“我儿,若能如此,我心无忧矣!你可速速收拾,即便动身。”

到了次日,程咬金又来到城下讨战,尉迟恭照前掠阵。单雄信闻知,即来对罗成说:“罗兄弟,今日该把程咬金拿进城来,方算你与单通是个知心朋友。不可又被他杀败了。若再杀败回来,那时你罗家的名色都无了。说你一个程咬金也战不过,岂不被人取笑么?”罗成听了,又气又恼,只得提枪上马,开了城门,来至阵前。只见咬金又做出鬼脸,丢了眼色。那罗成又好气,又好笑。只听咬金说道:“罗兄弟,昨日承你盛情让我,今日我有一句好话,对你讲。但此处不是讲话的所在,你略略让我三分,我与你战到没人处,细细对你说明。”罗成点头,二人就假意杀起来。战了七八合,咬金虚闪一斧,回马向北落荒而走。罗成随后赶去。尉迟恭道:“程咬金这狗头,今番输了,想他追去,决然无命。俺奉命掠阵,岂可袖手旁观?主公知道,岂不有罪?不免前去帮他一帮。”就纵马往后追来。

不表杨林营中生气,再说王伯当出了隋营,竟往燕山而来。不一日,到了燕山,入城寻个下处歇了,问店主人道:“罗元帅公子,可在府中么?”店主人道:“罗公子不在府中。”伯当道:“他到那里去了?”店主人道:“因边外突厥,兴兵犯边关,罗元帅令公子带领兵马,出征去了。”伯当道:“可晓得几时回来?”店主人道:“早间闻公人说,罗公子大破番兵,明日就回来了。”伯当大喜,就在店中宿了。

罗成应诺,即回身走入内堂收拾,暗暗对母亲说知。夫人道:“我儿,你爹爹的话,你却听他不得。须看你娘的面上,只有一个表兄,你前去切不可助那杨义臣,却要助你表兄破阵。”罗成道:“孩儿晓得。但助了表兄,人人得知,回来见了爹爹,性命不保。”夫人道:“孩儿,你此去,只消明保铜旗,暗助西魏,随机应变。若保了表兄,不要回来便了。”罗成领命,答道:“孩儿知道了。”遂收拾盔甲马匹军器,出来拜别爹娘,不带人马,只同二十名家将,竟奔东岭关而来,心中想道:“我且慢往东岭关,先去见过表兄,通知消息,然后到东岭,会杨义臣便了。”主意已定,竟往西魏营中而来。

再说罗成同程咬金到了一个所在,离洛阳二十里,地名“对虎峪”,并无人家。咬金道:“罗兄弟,我看这里无人来往,正好说话。”罗成道:“有什么话,快快说来。”咬金道:“罗兄弟,你家舅母一向对我说:‘我家并无至亲,只有罗成外甥,我欢喜他,但愿他时刻与我叔宝孩儿聚在一处。自从那年来拜我寿,不知为甚把一个青面獠牙的人打了一顿,他就使性走了,使我放心不下。’我想罗兄弟如今与那青面獠牙的人同住,岂不使你舅母之心不安?况且他做事未必妥当,兄弟何苦与他为伴?”罗成道:“汝言是也!我昨日为你,受了他一肚子的臭气,实是难忍。”咬金道:“既然如此,罗兄弟何不投唐?况且又不负令舅母之心,得与表兄叔宝时刻相亲,同为一殿之臣,有何不可?你今回去,与令堂太夫人商量,是在洛阳好,还是投唐的好。”罗成道:“何用商量,自是投唐好。但我母亲妻子,在洛阳城内,待我设法送他出城,那时就来归唐,同保秦王便了。我去也!”程咬金道:“我还有一句话对你说。今日我与你在此说了半日,还有尉迟恭在那里掠阵。就是单雄信想必也在城上观看,他不见了我两个,岂不生了疑心?我今与你杀出去,若遇见尉迟恭,须要把他一个辣手段看看,日后使他不敢在我朋友面前放肆。”罗成道:“说得有理。”

到了次日,早饭后伯当出城,到一个僻静处等候。到了下午,忽见有几个敲鼓锣的过去,少时,又见一队队的兵过去。将次过完,却见罗成有四五个家将跟随在后面,按辔而来。伯当唿哨一声。罗成早看见是伯当,即吩咐家将先行,自己跳下马来,与伯当施礼。罗成道:“你们反了山东,今日因何到此?”伯当道:“我们反了山东,秦大哥反出潼关,取了金堤,得了瓦岗,令舅母亦在瓦岗,众人奉程咬金为主。今被杨林摆了一字长蛇阵,围困瓦岗。弟奉徐茂公之令,来请罗贤弟,故尔到此。”怀中取书,付与罗成。罗成拆开一看道:“兄且在下处坐着,待我回去与母亲商量,设个计较。若能脱身,弟自差人来知会兄。”遂别伯当,上马入城,回至帅府缴了令,罗公自去赏军。

隔了几日,西魏营军士报进幽州罗公子要见,茂公同秦琼出营,迎接入内,施礼毕,吩咐摆酒接风,席间罗成问道:“曾与杨义臣交兵否?”茂公道:“尚未曾交兵。因杨义臣排下一座铜旗阵,外面又有八门金锁阵,要你表兄独打铜旗,故尔未敢进兵。今公子到此,必有所教。”罗成道:“小弟自幼看过兵书,凭他什么阵图,无不晓得。但家父甚怪表兄,不与王家出力,反助西魏兵夺关,命小弟前来保护铜旗,共助义臣,大破西魏。”叔宝道:“表弟若如此,金墉兵士难保矣!”罗成道:“表兄勿忧,小弟蒙母亲吩咐,明保铜旗,暗助西魏。表兄若打阵时,小弟在内照应,决不使表兄受亏。若打倒铜旗,义臣这厮,就不相干了。”茂公大喜,罗成告别,众将送出营外,带了家将,来到东岭关。杨义臣闻报,率领家将,迎入关中,摆酒接风,此话不表。

两个重新杀转来,罗成拖枪败走。咬金在后追来。恰好遇着尉迟恭。尉迟恭那里晓得底细?心中想道:“他前日卖弄手段,今日待我报仇。”就大叫:“罗成,你前日的威风那里去了?今日不要走,吃我一枪。”遂招枪刺来。罗成正为单雄信在城上观看,正没有计较解他疑心,一见尉迟恭,十分欢喜。又听了咬金一番言语,招枪一隔,就回一枪。尉迟恭连忙招架,罗成又连耍了三四枪。尉迟恭招应不下,招望咬金来帮助,回头一看,不见咬金,手一松,腿上先着了一枪,叫声:“呵唷,不好了!”回马就走。罗成紧紧追来,追到一株大树边,尉迟恭就往大树后要走。被罗成耍的一枪,又正中着。不防树后闪出一员大将,用两根金装锏把枪架住,叫声:“不要动手。”罗成一看,原来是叔宝表兄。秦叔宝进树后,把手一招,罗成点头会意,回马往洛阳去了。原来这大树离城不远,恐怕单雄信看见,故此罗成去了。那徐茂公事先料定,故预先差秦叔宝在此等候。

罗成入后堂来见母亲,行礼毕,罗成道:“母亲,好笑得紧,秦叔宝表兄,立程咬金在瓦岗寨为王。舅母也在那边。今被杨林围困,写书来请孩儿去救他。母亲,你道好笑不好笑?”老夫人道:“书在那里?”罗成便从怀中取出,老夫人接过一看,不觉堕下泪来,叫声:“我儿,你母亲面上,只有这点骨血。杨林杀你母舅,仇还未报,今又要害你表兄,一有差错,秦氏一脉休矣!儿呵,必须设个法儿,去救他才好。”罗成道:“只怕爹爹得知,不大稳便。儿有一计,少停爹爹进来,母亲可如此如此,爹爹一定允的,孩儿便好前去。”夫人依允,把这封书烧毁了。

再说单雄信在席上,听得罗成言语,心中想道:“这贼种,看得西魏无人,全夸自己十分本事,使我心内不平。我想这铜旗阵,有什么厉害?我今晚且瞒过诸将,也不与叔宝得知,就悄悄杀奔前去,把这铜旗阵打倒,叫他笑笑。”遂提金顶枣阳槊,上马出营,竟往东岭,来到阵边,大叫一声,竟从休门杀入阵去。那隋兵叫道:“有人冲入阵了。”万弩齐发,箭如雨下,雄信见势不好,把槊乱打,将箭拨开,往东冲来,要逃性命。那东边那里杀得出?又走到西边,见西边地下,都是些绊马索、铁蒺藜、陷马坑。雄信大叫如雷道:“不想吾单通死于此地矣!”正在慌张,忽见一将奔来,大叫道:“员外不要心慌,随俺来。”雄信听了,只得随那将杀出,并无拦阻。雄信道:“恩公请通名姓,后当图报。”那将道:“小将姓黑名如龙,乃鬼闪关总兵。向年流落山西,蒙员外周济,赠我盘费,使我回家,得投杨义臣标下。今升总兵,皆员外之恩也。令员外从休门而入,决是不知阵法,我故从生门领你出来,请快快前往,不可耽搁。”雄信称谢去了。黑如龙回进营来,杨义臣早已得知,十分大怒,把黑如龙斩首示众,此话不表。

闲话休讲,那程咬金先来缴令道:“今日大战罗成,被巨一番言语,他已依允,明日准来归顾。”秦王大喜,重赏咬金。随后叔宝同尉迟恭亦来缴令,这话不表。

少时,只听云板一响,夫人便大哭起来。罗公进来见了,十分惊骇,忙问道:“夫人却是为何?”夫人道:“我当初怀孕的时节,曾许武当山香愿,日远事忙,至今未曾了得。昨日晚间,梦见神圣震怒,要伤我儿,故此啼哭。”罗公道:“大人既有此兆,作速差人前去,还此香愿便了。”夫人道:“这香愿原是为孩儿许的,须待孩儿自去方妙。”罗公依允,令罗安打点香烛祭品,明日动身前去。罗成悄悄吩咐罗安,去通知王伯当,叫他去城外僻静处相等,罗安领命自去知会。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因杨义臣排下一座铜旗阵,写书来请孩儿去救他

上一篇:高祖见本大惊,尉迟恭即领兵直奔偏台关杀来 下一篇:若百姓来看麒麟阁,众将吃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