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再说建成、元吉与张尹二妃戏谑一番,然后众将
分类:文学资讯

挂玉带秦王惹祸 入天牢敬德施威

天策府众将敲门 显德殿太宗御极

众降将金殿封官 尉迟恭御园护主

当下高祖回宫,君臣相安无事,如此过了一年。不道高祖内苑有二十六宫,内有二宫,一名庆云宫,乃张妃所居,一名彩霞宫,乃尹妃所居。这张尹二妃,就是昔日炀帝之妃,只因炀帝往扬州不回,他们留住在晋阳官,甚感寂奠。又闻内监裴寂说李渊是真主,就召李渊入宫,赐宴灌醉,将他抬上龙牀,陷以臣奸君妻之罪,李渊无奈,只得纳为妃嫔。但张尹二妃终是水性杨花,最近因高祖数月不入其官,心怀怨望。

当下英盖史回归太医院,连忙合好了香茹饮汤,奉旨送去。那天策府众将,因天气炎蒸,大暑逼人,各脱衣冠乘凉。忽见家将飞报进来道:“圣旨到了!”众将连忙穿戴衣冠,走出外边来,一齐俯伏接旨。那天使即开读诏曰:

当下秦王入朝高祖,山呼礼毕,因奏道:“臣儿赖父王洪福,所到之处,无有不胜。今有归降众将,共三十六员,俱有莫大功劳,求父王一一加封官爵。”遂把册籍二本呈上,放在龙案。高祖看一本是“众将归降册”,一本是“功劳簿”。高祖观看归降册,第一个是山东秦琼,高祖大喜,传旨宣临潼山救驾人进来。茂公道:“这功劳不小。”叔宝来到丹墀,山呼万岁。高祖道:“平身。卿家未归唐之前,先有救驾之功,后面功劳,也不必看,封卿为护国公之职。”叔宝谢恩,穿了国公服式,站在一边。高祖又看到罗成功劳甚大,传旨宣上来。罗成来到殿前俯伏,山呼万岁。高祖见他青年秀逸,武艺高强,心中大喜,加封为越国公。披了服式,也站在一旁。高祖又看到徐绩,在金墉时节改诏救驾,有“本赦秦王李世民”这一句,其功不小,以下不必看了,宣进朝中,朝拜已毕,加封为镇国军师英国公之职。披了服式,站在一旁。

不久,这张妃、尹妃和建成、元吉发生了暧昧。二王本是好色之徒,不管名分攸关,他们常常在一起饮酒作乐,并做些无耻之事。

朕处深宫,尚且不胜酷暑,想众卿在天策府,必然烦热。特命太医虔合 香茹饮汤,一体颁赐,以明朕爱士之心。钦哉!

高祖看到程咬金名字,想道:“程咬金乃是山东的响马,后来又助李密,曾月下赶秦王,斧劈老君堂,这个罪名,却也不小。”传旨绑进来。一声旨下,殿前校尉,如狼似虎,立刻赶出午门,把程咬金夹领皮一把,掀翻在地,将绳索绑了。咬金连声叫苦,被校尉推至金阶,大叫道:“万岁呀!人来投主,鸟来投林。大家都有功劳,为何薄我?”高祖骂道:“你这贼,可记得月下赶秦王,斧劈老君堂的大罪么?”咬金哭叫道:“万岁呀,岂不闻桀犬吠尧,各为其主?昔日做李密的臣子,但知有李密,不知有秦王。如今归顺万岁,就是唐家的臣子,自当要赤心报国。俺这狗性是极有真心,最好相与的。再无一言哄万岁爷。”高祖听他这话也说得有理,忙把功劳簿一看,见他也有许多功劳,即下旨道:“看你功劳分上,赦你无罪。松了绑,封为总管之职。”咬金谢恩,换了服式,犹如死里逃生,快活不过,也立一旁。

再说秦王因出兵日久,记念王姊,这时姊丈柴绍业经病亡,不知王姊如何,遂往后宫相望。公主令侍儿治酒,饮至傍晚,秦王辞出,从彩霞宫走过,听得音乐之声,只道父王驾幸此宫,便问宫人道:“万岁爷在内么?”那宫人见是秦王不敢相瞒,便说道:“不是万岁爷,是太子与齐王也。”秦王闻言大惊,吩咐宫人,不要声张,轻轻往宫内一张,果见建成抱住尹妃,元吉抱住张妃,在那里饮酒作乐。秦王望见,惊得半死,叫声:“罢了!”欲要冲破,不但扬此臭名出去,而且他性命决然难保,千思万想,想成一计道:“呀,有了,不免将玉带挂在宫门,二人出来。定然认得。下次决然不敢,也好戒他们下次便了。”就向腰间解玉带,挂在宫门,竟自去了。

读罢诏书,众将谢恩,太医院入朝复旨。那程咬金忙走过来,说道:“这是皇上赐的香茹饮汤,必定加料,分外透心凉的,我们大家来吃。”先是秦王吃一杯,然后众将各吃一杯,惟有尉迟恭与程咬金,多吃两杯。见滋味又香又甜,两人贪嘴,不觉又吃了十来杯。咬金道:“妙呵,果然爽炔,透心凉的!少停,我们再来吃吧。”众人各各分开去玩耍了。

高祖又看到尉迟恭名字,就想着日抢三关,夜劫八寨,追逼小秦王,三跳红泥涧,不觉大怒道:“此贼来了,不许朝见,速速斩首。”众校尉领旨,将尉迟恭衣衫剥下,立刻绑了,只等行刑旨一下,就要开刀。秦王一见,连忙跪下奏道:“父王,抢关劫寨,本该处斩。但此时各为其主,后来投臣儿,御果园独马单鞭,来救臣儿的功劳,也可准折得过。望父王开恩。”高祖闻奏,心中一想道:“他既肯赤身露体,不避刀枪,前来救驾,也可饶他一死。”

再说建成、元吉与张尹二妃戏谑一番,见天色已晚,二王相辞起身。二妃送出宫门,抬头一看,见宫门挂下一条玉带,四人大惊。二王把玉带细细一看,认得是世民腰间所围,即失色道:“这却如何是好?”二妃道:“太子不必惊慌,事已至此,必须如此如此。”二王大喜去了。

看看到晚,众人肚中忽痛起来。咬金道:“这也奇了!难道我吃了十来杯香茹饮汤,暑气还不怎么?我再去吃吧。”走过去又吃了几杯,谁想愈加痛甚,只叫:“呵唷唷唷!不好!不好!要出恭了!”快走到坑上,泻个不住。自此为始,一日最少也有五六十遍。敬德泄泻也是如此。秦王众将,略略少些,却也泻得头昏眼花,手足疲软。这个消息传出去,殷齐二王闻知,暗暗欢喜。高祖在内宫,闻天策府将士,吃了御赐香茹饮汤,一齐泻倒,不觉大惊,就传旨叫太医院来医治。二王闻知,又嘱托英盖史,速速送他们上路。英盖史不敢推辞,口称:“遵命。”走到天策府中来医治,更把大黄巴豆放在药内,煎将起来,众将吃了,一发泻得不堪。

高祖未曾传旨,只见太子殷王建成,齐王元吉,满面怒色,心怀妒忌,一齐上前奏道:“父王,莫听世民之言,臣儿细想,尉迟恭之功,其中有假。”高祖便问:“如何有假?”建成道:“臣儿闻得单雄信名扬四海,有万夫不当之勇。尉迟恭单鞭独马,又不穿衣甲,如何战得他过?”元吉也奏道:“父王,臣儿闻得御果园,离澄清涧有五里足路,徐绩虽然马快,往还就是十里路。那单雄信莫?是有名的大将,就是略有小本事的将官,十个世民,也被他结果了。所以知他这功劳是假的。如今世民这般卫护他,实系蓄心不善,故此收罗这些亡命之徒,日后定然扰乱江山,依臣儿之见,不若速斩尉迟恭之首为是。其余众将,速调他方,若留在长安,只恐为祸不小。”

次日高祖临朝,文武朝拜已毕,忽见内宫走出张尹二妃,跪下哭奏道:“昨日臣妾二人,同在彩霞宫闲谈。忽见秦王闯入宫来,遂将臣妾二人,十分调戏,现扯下玉带为证。”就把玉带呈上。高祖一见大怒,叫美人回宫,即官秦王上殿。秦王来至殿前俯伏,高祖见他腰系金带,便问道:“玉带何在?”秦王道:“昨日往后宫,相望王姊,留在他处。”高祖道:“好畜生,怎敢瞒我?”就命武士拿下,速速斩首。众武士领旨,一齐将秦王绑了,推出午门。秦叔宝忙出班奏道:“万岁爷秦王有罪,可念父子之情,敕其一死。臣将他囚在天牢,等待日后有功,将功折罪便了。”高祖道:“本该斩首。今看秦恩公之面,将这畜生,与我下入天牢,永远不许出头。”武士领旨,将秦王押入天牢去了。

正在这时,却好救星到了。原来李靖云游四海而归,恰好到长安来见秦王。行礼毕,秦王告知:“诸将中毒泄泻,未能全愈,军师何以治之?”李靖道:“不妨。”随将几丸丹药,化在水中,叫众将士吃了。果然妙药,吃下去,就不泻了。当下徐茂公道:“我们中了诡计,服下泻药,才会如此。太医院英盖史是和这事有关的,从他身上可以获得水落石出。”众将倒也罢了,只有程咬金、尉迟恭不肯干休,就要出气。无奈泻了见日,两脚疲软,行走不动。将息了数日,方才平复如故。两人私下商议,如此如此,遂同到大理寺府中来。衙役通报本官,大理寺出来迎接,升堂见礼,分宾主坐下。咬金道:“我们两个,今日要借这座公堂,审究一事。”大理寺道:“遵教。”二人起身到堂中,向南坐下。咬金道:“贵寺请便吧。“大理寺道:“晓得。”说着里面去了。咬金唤过两名快役道:“我要你拿太医院英盖史回话,你可快去拿来。”快手禀道:“求老爷出签。”咬金道:“怎么要签,你速拿来,不得有违。”快手应道:“晓得。”他知程将军的性格,不敢回言,出了府门,一路思想道:“这个人是强盗出身,知什么道理?那太医院是朝廷命宫,怎么就好去拿?今我写一个帖子,只说请老爷吃酒,他一定肯来的,那时就不关我事了。”算计已定,来到太医院,把帖子投进去。只见一个家丁出来说:“你们先去,我老爷就来。”两个快手回去,不表。

高祖闻言,未曾开言,又见秦王奏道:“父王,御果园尉迟糱救臣儿,乃是真的,莫听王兄御弟之言。父王若不信,且叫尉迟恭演这一功,与父王观看。”建成道:“如要演,可在御果园中,也要照样离园五里,尉迟恭去洗马,也要徐绩去唤。往还若差了些儿,其功尽假。”高祖准奏,又问:“单雄信何人去扮。”元吉道:“臣儿手下有一王云,可以去扮。”高祖道:“好。”把以下三十余人,尽封总管,明日御果园演功,就此退朝,众官回府。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再说建成、元吉与张尹二妃戏谑一番,然后众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然止别其词华,诗余能佳而曲不能尽佳音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