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简雍本姓耿,听则求归不得
分类:文学资讯

油腔滑调,填词之末技也,然欲雅俗同欢,智愚共赏,则当全在此处细心。文字佳,剧情佳,而油腔滑调倒霉,非特俗人怕看,即一介雅士,亦有瞌睡之时。作神话者,全要善驱睡魔,睡魔一至,则后乎此者虽有《钧天》之乐,《霓裳羽衣》之舞,皆付之不见不闻,如对泥人作揖,土佛谈经矣。予尝以此告优人,谓戏文好处,全在下半本。只消三八个瞌睡,便隔开分离一部神情,瞌睡醒时,上文下文已不接续,固然抖起精神再看,只能一孔之见,作零出观。借使,则科诨非科诨,乃看戏之高丽参汤也。养精益神,使人不倦,全在于此,可作小佛寺乎?

宾白第四

简雍本姓耿,而冀州人将耿说成简,便改为姓简。年少时与刘玄德相识。184年,刘玄德到场对抗黄巾军的烽火,便紧跟着他奔走。后担当类似说客的岗位。简雍擅于争论、议事。性子简单直接、落拓不羁。

○戒淫亵

字分南北

以北字近于粗豪,易入刚劲之口,南音悉多柔媚,便施窈窕之人。殊不知声音驳杂,俗语称为“多头蛮”。

(243年,简雍卒。考《三国志》各传,未见简雍卒年,而同年又有顾雍卒,「二雍」均年78周岁,因是书中错为一位,简雍误。)

观文中花面插科,动及淫邪之事,有房中道不出口之话,公然道之戏场者。无杂谈人塞耳,正士低头,惟恐恶声之污听,且防男女同观,共闻亵语,未必不开窥窃之门,郑声宜放,正为此也。不知油腔滑调之设,止为发笑,凡间戏语尽多,何须专谈欲事?即谈欲事,亦有“善戏谑兮,不为虐兮”之法,何苦以口代笔,画出一幅春意图,始为善谈欲事者哉?人问:善谈欲事,当用何法,请言一二以概之。予曰:如说口头俗语,人尽知之者,则说半句,留半句,或说一句,留一句,令人自思。则欲事不挂齿颊,而与讲出同样,此一法也。如讲最亵之话虑人触耳者,则借她事喻之,言虽在此,意实在彼,人尽领悟,则欲事未入耳中,实与听见无差异,此又一法也。得此二法,则无处不可类推矣。

文贵洁净

洁净者,简省之别称也。

多而不觉其多者,多就是洁;少而尚病其多者,少亦近芜。予所谓多,谓不可删逸之多,非唱沙作米、强凫变鹤之多也。

凡作神话,当于开笔之初,以致脱稿之后,隔日一删,愈月一改,始能淘沙得金,无瑕瑜互见之失矣。

少与先主有旧,随从社交。先主至明州,雍与麋竺、孙乾同为从事中郎,常为谈客,往来职务。先主入顺德,刘璋见雍,甚爱之。后先主围爱丁堡,遣雍往说璋,璋遂与雍同舆而载,出城归命。先主拜雍为昭德将军。时天旱禁酒,酿者有刑。吏于人家索得酿具,论者欲令与作酒者同罚。雍与先主游观,见一男女行道,谓先主曰:“彼人欲行淫,何以不缚?”先主曰:“卿何以知之?”雍对曰:“彼有其具,与欲酿者同。”先主大笑,而原欲酿者。雍之滑稽,皆此类也。

○忌俗恶

意取尖新

白有尖新之文,文有尖新之句,句有尖新之字,则列之案头,不观则已,观则欲罢不可能;奏之场上,不听则已,听则求归不得。

简雍本姓耿,而郑城人将耿说成简,便改为姓简。年少时已与汉烈祖相识。184年,汉烈祖参预对抗黄巾军的战事,便紧跟着他四出奔走。汉昭烈帝至雍州,与麋竺、孙乾同为从事中郎,担负类似说客的职分。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简雍本姓耿,听则求归不得

上一篇:则《南西厢》、《北琵琶》二书可以并行,其出 下一篇:再说建成、元吉与张尹二妃戏谑一番,再说刘黑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