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此时程咬金有病在营,待兄弟病好之日
分类:文学资讯

程咬金抱病战王龙 刘文静甘心弒旧主

乔公山奉命招降 尉迟恭无心背主

秦王夜探白璧关 叔宝救驾红泥涧

当下徐茂公见乔公山领兵去了,又令秦叔宝带领一千人马,埋伏在白璧关之南,地名“多树村”。吩咐说:“或见刘武周兵马来时,不可拦阻,让他过去。他若复回,方可阻截,不许放他回兵,须要他首级回来缴令。”叔宝得令,领兵去了,茂公又令程咬金也带兵马一千,慢慢而行。可迎着刘武周之兵,只许胜,不许败,违令者斩。咬金道:“禀军师,小将昨夜受了风寒,肚里作痛,难以交战。须要带个帮手同去,才可放胆。”茂公道:“你自前去,少不得自有兵来接应,不必帮手就得的。”咬金道:“小将实是有病,若能取胜,就不必言;倘然败了,请军师念昔日之情,莫要认真。”茂公道:“自有公论,不必多言,快些前去。”咬金皱着双眉,捧着肚子,走出营来,叫家将扶他上马,勉强提了斧头,领兵前去,从军师吩咐,慢慢而行,按下不表。

当下秦王安营事毕,便问茂公道:“孤再遣一人去劝尉迟恭,未知何人可使?”茂公道:“臣闻此处有一隐士,名唤乔公山,与尉迟恭十分情厚。若得此人前去便好,主公可差人以礼聘来,必有商处。”秦王遂令秦叔宝备礼往聘。不一日,叔宝聘取乔公山来。秦王宣公山进帐,公山见秦王生得龙眉凤目,实乃帝王之相,心中暗喜,口称:“山野农民乔公山参见。”秦王亲手扶起,吩咐看坐,问公山:“素闻长者与尉迟恭交情甚厚,不知真否?”公山道:“臣昔日在麻衣县务农,尉迟恭打铁营生,十分穷苦。臣见他生得豹头环眼,燕颔虎须,必是国家栋梁。因他时运未来,臣不时周济。近闻他在刘武周处为将,可惜误投其主。”秦王道:“孤家闻刘武周拜宋金刚为元帅,封尉迟恭为先锋,日抢三关,夜劫八寨。今孤家复夺三关,宋金刚已死。那尉迟恭现日在介休城内,今欲烦长者往彼说降此人,不知可否?”乔公山道:“臣蒙主公委命,敢不愿效微劳?”秦王大喜,遂封乔公山为参军之职。

当下单雄信闻军士来报这事,实时上马跑至城门口,跳下马来,双手搦住秦叔宝手,叫声:“秦大哥,你就要去。也须到小弟舍下相别一声,小弟也摆酒送行。如何到了这里,方才通知,如今要往那里去?”叔宝道:“小弟在此打搅不当,所以要往到处去,尚未有定着。”雄信道:“秦大哥,何必如此相瞒,莫非要去投唐么?”咬金道:“然也。你竟是个神仙,我今好好把一个罗成交与你。若是病好了,还我一个人。若是不济事,也要还我一把骨头。”叔宝道:“你这匹夫,一些道理都不晓!二哥,你也不必介怀。”雄信叫家将斟酒来,捧与叔宝,叔宝一饮而尽,一连三杯。雄信又来敬咬金,咬金道:“谁要吃你的酒?”叔宝与雄信对拜四拜,二人上马而去。

再说乔公山奉了将令,领五百人马,打着尉迟恭旗号,行近马邑地方,忽见定阳王刘武周带了人马,在前面扎下大营。你道刘武周为甚扎这大营?因他闻秦王复了三关,元帅已死,又闻介休被困,恐尉迟恭有失,故此起兵前来接应。为因出兵日子不利,扎营在此。乔公山来至营前,叫军士报进去,说有先锋尉迟恭差人到此求救。定阳王闻报,就令宣进来。乔公山走进营来,双膝下跪,口称:“山野农民,朝见千岁。”武周就问:“卿何方人氏?有何话说?”乔公山道:“臣乔公山乃朔州麻衣县人,务农为生,与尉迟将军同乡。自幼相交,因往介休访尉迟将军,正遇唐兵围城,十分危急。今特奉尉迟将军之令,前来求救,望我王早起救兵。”刘武周道:“贤卿请起,孤家恨唐童复了三关,杀了元帅,正要统兵前去救应,只为起兵性急,遇了黑道红沙,故此扎营在此。”乔公山道:“今日乃是黄道吉日,何不发兵?”武周大喜,吩咐大小三军,即日起兵,乔公山奏道:“臣乃农民,不谙武事,但闻厮杀之声,就惊得半死。望大王放臣回去,自耕自种,以终天年,臣之愿也。”武周道:“卿不愿为官,孤家也不好相强,赐你回乡去。”公山谢恩,竟往马邑而去。

乔公山辞别,当即到介休城下,叫喊上军士,相烦通报尉迟将军,说有故人乔公山相访。城上军士将此言报知尉迟恭,尉迟恭命军士开城,请入帅府相见。行礼叙坐,拜谢往日大恩。乔公山谦逊一回,尉迟恭道:“我亏了定阳王封我为先锋,日抢三关,夜劫八寨,杀得唐家亡魂丧胆。目今在此运粮,谁想在言商道上,被程咬金劫去了粮草二次。又闻得秦叔宝杀了俺元帅,恢复了三关。俺今独守介休,进退两难,不知老员外到此,有何贵干?”乔公山道:“老夫此来,专为将军而来。”尉迟恭道:“有何见教?”乔公山道:“老夫闻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仕。将军有这一身本事,可惜误投其主。老夫承秦王相召,封我为参军之职。今我奉令旨,来劝将军归降,将军可念老夫昔日交情,降了唐家吧。”尉迟恭大叫道:“老乔,你此言差矣!我尝闻烈女不更二夫,忠臣不事二主。你这些不忠言语,不须提起。若不看昔日交情,就要一刀两段。”吩咐摆酒,道:“老乔,你快吃了酒去吧,休再多言。”

雄信遂上城观看,望见树林内走出徐茂公,同二人而去,雄信见了大怒道:“这牛鼻道人,你来勾引了二人前去。那罗成小畜生不病,一定也要去了!”就下城提槊,要来害死罗成。那罗成见二人去了,就叫罗春吩咐道:“你立在房门口。若单雄信来,你可咳嗽为号。”罗春立在房门口,只见单雄信提槊走来,罗春高声咳嗽。雄信问道:“你主人可在房内?”罗春道:“病睡在牀上。”雄信走到房门口,听罗成在牀上叹气道:“秦叔宝、程咬金,你这两个狗男女,忘恩负义的,没处去住,就在此间。如今我病到这个田地,一些也不管,竟自投唐去了!呀,皇天呀!我死了便罢,若有日健好的时节,我不把你唐家踏为平地,也誓不为人了。”雄信听了,即忙弃了槊道:“我一时之忿,几乎断送好人!”忙走进来,叫声:“罗兄弟,你不必心焦。你若果有此心,俺当保奏吾主,待兄弟病好之日,报仇便了。”罗成道:“多谢兄台,如此好心,感恩不尽。”过了数日,罗成病好了,雄信保奏,封罗成为“一字并肩王”,按下不表。

刘武周兴兵起行,来至白璧关,过了许多树林,就是秦叔宝埋伏之处。他见武周兵马过去,方才出来,绝他归路。那刘武周又引兵前进,不多时,忽见程咬金兵马扎住,不能前进。武周遂下令扎寨,便问:“那一位将军出去战一阵?”有大将王龙上前道:“臣愿往。”就提一柄月牙铲,上马直抵唐营讨战,此时程咬金有病在营,闻军上来报,营外有人讨战。心内好不惊慌,遂吩咐小军道:“我老爷肚痛得紧,挂了免战牌吧!”小军就把免战牌挂出。王龙一见大怒,一马来至营前,把免战牌打得粉碎,高声大叫道:“我闻得唐家大将甚多,今日正要会战,为何把免战牌挂出?今日我若不冲你的营,也不为上将!”把手中月牙铲摆一摆,一马冲来。这边军士把箭乱射,他进来不得,只在营前讨战。

乔公山无可奈何,只得坐下吃酒,正饮之时,忽闻得城外炮响连天,喊声不绝。军士忙报进来说:“唐兵攻城,四围架起云梯,团团围住,攻打甚急,请令定夺。”尉迟恭拱拱手别了乔公山,提矛上城,往外一看,见城下程咬金、秦叔宝一班战将,在城下指手画脚道:“尉迟恭,你此时不降,更待何时?”尉迟恭大怒,把箭射下,正中程咬金坐骑。那马前脚一低,后脚一起,把程咬金一个觔头,跌在地上,忙爬起来上了马,也取了弓箭追到城下道:“黑面贼,降不降由你,为何射我一箭?难道我不会射你么?”也把一箭射上城去。尉迟恭大怒,吩咐军士,一齐放箭射下去,秦叔宝也令军士一齐放箭射上去。那里徐茂公、秦王出营观看,只见一边射上去,一边射下来。秦王因见自家的兵将多,恐伤了尉迟恭,忙令军士不许放箭,只把介休团团围住。

再说茂公、叔宝、咬金三人正行之间,咬金大叫道:“此去投唐,自有大大前程。”叔宝道:“我去不必说,但你去有些不稳便。”咬金道:“为什么呢?”叔宝笑道:“兄弟,你难道忘怀了斧劈老君堂,月下赶秦王么?”咬金闻言叫声:“呵呀,如今我不去,另寻头路罢了!”茂公道:“不妨,凡事有我在此,包你无事便了。”咬金道:“你包我无事,这千斤担是你一肩挑的。”茂公道:“这个自然。”三人行到白璧关寨边,茂公道:“二位兄弟,且在此等一等,待我先去通报,再来相请。”咬金道:“我的事,须要为我先说一声,不可忘记。”茂公应声:“晓得。”走入帐去。

军士将这事报知程咬金,咬金道:“呵呀,我肚中疼痛,如何是好?待我解一解手去战他吧。”忽旁边走出一个家将,叫道:“老爷,真正是‘急惊风遇了个慢郎中’。战与不战,速速定夺。若再停一会,被他杀进营来,这叫做‘滚汤泡老鼠,一窝都要死’。”咬金听说,心中无奈,手也不解,心中想道:“‘丑媳妇少不得要见公姑。’况我程咬金也是一个好汉,不管死活,出去战他一战吧。”遂走至营门,家将扶他上马,咬金把斧一提,比平日重了许多。没奈何,把斧双手拿了,来至营前,抬头一看,见不是刘武周,心中放下几分。两将各通姓名,王龙道:“程咬金,俺一向闻你也有小小的声名,今日遇俺,只怕你难逃狗命了。”说罢,就是一月牙铲铲过来。咬金双手把宣花斧往上一架,叫声:“住着,俺程爷爷一时害了肚泻病,你略等一等,我前去解一个手,再来与你交战。”王龙大怒道:“你这狗头,戏弄我王爷么!”又是月牙铲铲过来。程咬金见他连铲二铲,心头火起,提起宣花斧,照着王龙一连三四斧,把王龙杀得盔歪甲散,倒拖兵器,回马便跑。

尉迟恭在城上,督守了半日,见唐兵不十分攻打,心下宽了三分。过了下午,下城回县,见乔公山还在堂上,尉迟恭道:“你怎么不去?”乔公山道:“还没有将军号令,不敢擅自回去。”尉迟恭道:“你今快些回去,上复你家主公,我尉迟恭宁死不降。若要归降,除非我主公死了,我便归顺。”这话尉迟恭是说差的。他心里要说断绝的话:除非我与主公都死了,然后降你。意思是来生才肯归降你,不料说差了。那乔公山道:“将军既然如此说,日后不可失情。”尉迟恭也不开口。乔公山又道:“不可失信!”尉迟恭只说:“死了便罢。”乔公山作别出城,回营缴令道:“他说主人死了方肯曰唐。”秦王道:“刘武周年尚未老,怎么能死?他明明把这句话难我。”茂公道:“主公放心,臣有一计,可在众军中觅一个象刘武周面貌的,封他子孙万户侯,赠千金,将他杀了,把他首级送去,只说是刘武周是我们杀了送来,他一见了,自然认是真的,决来归降。”

秦王一见,就叫:“王兄,三人可来么?”茂公道:“罗成有病不来,秦叔宝、程咬金在外候旨。”秦王大喜,就要宣进来。茂公道:“且住,那程咬金进来,主公必要拍案大怒,同他斧劈老君堂之罪,把他竟杀便了。”秦王道:“王兄此言差矣!那‘桀犬吠尧’,各为其主。今日到来,就是孤的臣子,为何又问他罪?”茂公道:“这人若不同他以罪,他必认唐家没有大将,才请他来退敌,他就要不遵法度了。主公须要杀他,他方得伏伏贴贴,那时臣自然竭力保他便了。”秦王依允,下旨宣:“叔宝秦恩公入营。”叔宝闻宣,即入营拜伏于地,秦王用手扶起,谢他前日大恩,又下旨:“宣程咬金犯人入营。”咬金闻宣入营,俯伏在地,叫道:“千岁爷,臣因有罪,原不敢来,是徐茂公力保臣来的。”秦王见了,心中不忍,只得硬了头皮,叫声:“绑去砍了!”茂公、叔宝忙道:“主公权且赦他前罪,叫他后来立功赎罪便了。”秦工忙令松绑,当下大摆筵席接风。

咬金见他去了,意欲下马出恭,在战场上不好意思。看西边一带大树,不免到那里解一解手吧。一马来至树林边,下了马,拿了斧头,走出一株松树背后。正撒得畅快,王龙回马一看,见咬金往西边树林内去了,他却回马轻轻走来。看见咬金的马拴在树上,转过树林一看,又见咬金在那里解手,心中大喜。想这狗头该死了,便轻轻走至衬边。咬金见有人走来,只道是乡民在那里砍柴,遂叫一声:“砍柴的,有草纸送一张来与我。”王龙应道:“有,送你一铲。”突的一铲过来。咬金吃惊一看,见是王龙,叫声:“不好!”立起身来,一只手提着裤子,一只手提着斧头,只拣树多的所在就走,却去躲在一株大树背后。王龙欺他无马,放心追来。不防咬金提斧等候,王龙才到树边,被咬金狠命一斧,砍着马头。王龙跌下马来。咬金又是一斧,结果了性命,把王龙首级砍下来,上马回营,将首级号令示众,自此咬金的肚泻痛也好了。

www.773.net,秦王就令将数上灯兵一一选过,有一个生得面貌与刘武周无二。秦王见了大喜,问道:“你姓甚名准?年纪多少,可有妻子?孤家今日要借你一件宝贝,即封你了为万户侯。”那人听了不胜欢喜道:“小的名唤孟童,妻子死了,养了三个儿子,大的今年十岁,两个小的还小。小人的妻子死后,将三个儿子寄在外婆家里。小人今年四十二岁,若要小人有的东西,无有不肯借与千岁的。”秦王道:“孤家见你相貌与刘武周一样,故此要借你的首级,前去招那尉迟恭来降。孤家即封你子为万户侯,赐以千金。”那人道:“呵呀,这事真正使不得!”咬金道:“只此一遭,下次不可。”那人大哭道:“小人死了,千岁爷方才的话,切不可失信。小的住在太原东门外,青布桥西首,有一个王阿奶,就是小人的丈母,三个儿子都在那里。”程咬金道:“知道了,莫要累赘!”就把那人的头砍下,茂公取木桶盛了,付与乔公山,令他再往介休去。

次日叔宝提枪上马,直到白璧关,单讨尉迟恭交战。探马报入关来,此时尉迟恭往马邑催粮去了,宋金刚便问:“那位将军出去会战?”有大将水生金愿往,提刀上马,冲出城来。战了三合,被叔宝一枪刺落马下。败兵飞报入关,大将魏刁儿大怒,举枪上马,又冲出城来。战了二合,又被叔宝刺死,宋金刚失了二将,打听来将是秦叔宝,便令军士闭关,不许出战。叔宝知尉迟恭不在关内,便收兵回营,秦王闻叔宝得胜,吩咐摆宴庆功,饮到黄昏,茂公、叔宝告辞,回自己帐内安歇。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此时程咬金有病在营,待兄弟病好之日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随即秦王见尉迟恭投降,对虎峪咬金说罗成 御果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