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尤以西湖石假山和平运动城假山为多,用以土代
分类:文学资讯

幽斋磊石,原非得已。不能致身岩下,与木石居,故以一卷代山,一勺代水,所谓无聊之极思也。然能变城市为山林,招飞来峰使居平地,自是神仙妙术,假手于人以示奇者也,不得以小技目之。且磊石成山,另是一种学问,别是一番智巧。尽有丘壑填胸、烟云绕笔之韵士,命之画水题山,顷刻千岩万壑,及倩磊斋头片石,其技立穷,似向盲人问道者。故从来叠山名手,俱非能诗善绘之人。见其随举一石,颠倒置之,无不苍古成文,纡回入画,此正造物之巧于示奇也。譬之扶乩召仙,所题之诗与所判之字,随手便成法帖,落笔尽是佳词,询之召仙术士,尚有不明其义者。若出自工书善咏之手,焉知不自人心捏造?妙在不善咏者使咏,不工书者命书,然后知运动机关,全由神力。其叠山磊石,不用文人韵士,而偏令此辈擅长者,其理亦若是也。然造物鬼神之技,亦有工拙雅俗之分,以主人之去取为去取。主人雅而喜工,则工且雅者至矣;主人俗而容拙,则拙而俗者来矣。有费累万金钱,而使山不成山、石不成石者,亦是造物鬼神作崇,为之摹神写像,以肖其为人也。一花一石,位置得宜,主人神情已见乎此矣,奚俟察言观貌,而后识别其人哉?

园林假山的组合有哪些呢,下面本网为大家带来相关内容介绍以供参考。

下面是本网给大家带来关于假山造型主要手法的相关内容,以供参考。

○大山

假山的组合在晚明至清代中叶的假山组合单元中,主要有绝壁及峰、峦、谷、涧、洞、路桥、平台、瀑布等,其组合方法大抵是临池一面建有绝壁,绝壁下设路(有的则以位置较低的石桥或石矶作陪衬),再转入谷中,由蹬道盘旋而上,经谷上架空的桥至山顶。山顶上或设平台,或建小亭,以便休憩、远望。一般峰、峦的数量和位置,都是根据假山的形体、大小来决定的;而石洞只不过一二,常隐藏于山脚或山谷之中;少数在山上再设瀑布,经小涧而流至山下。但园中假山并不一定都具备这些单元,有的只是部分,如明代假山的主体,多半用土堆成,只是假山临水处的东麓或西麓建一小石洞。如苏州艺圃在山的西麓,南京瞻园在山的东麓。这种办法既可节省石料、人工,又可在山上栽植树木,以形成葱郁苍翠的山林之气,其景与真山无异。至于清末的假山,则形体多半低而平,在横的方向上,很少有高深的谷、涧以及较大的峰峦组合,仅在纵的方面,以若干蹬道构成大体近于水平状的层次。绝壁用太湖石叠砌的绝壁是以临水的天然石灰岩山体为蓝本的,由于其受波浪的冲刷和水的侵蚀,会在表面形成若干洞、涡以及皱纹等,并会产生近似垂直的凹槽,其凸起的地方隆起如鼻隼状。大小不一的涡内,有时有洞,但洞则不一定在涡内。洞的形状极富变化,边缘几乎都为圆角,在大洞旁往往错列有一二小洞。环秀山庄的石壁,主要模仿太湖石涡洞相套的形状,涡中错杂着各种大小不一的洞穴,洞的边缘多数作圆角,石面比较光滑,显得自然贴切。该假山西南角的垂直状石壁作向外斜出的悬崖之势,堆砌时不是用横石从壁面作生硬挑出,而是将太湖石钩带而出,去承受上部的壁体。这样既自然,又耐久,浑然天成,而不像有的假山用花岗岩条石作悬梁挑出,再在条石上叠砌湖石,显得生硬造作。黄石和石灰岩一样,在自然风化过程中,岩面的石块会有大有小,也会有直有横有斜,互相错综,而且有会有进有出,参差错落。苏州耦园东部黄石假山的绝壁最能体现这种情形。其直削而下临于池,横直石块大小相间,凸凹错杂,似与真山无异。园林学家刘敦桢教授认为:“此处叠石气势雄伟峭拔,是全山最精彩的部分。”洞室一般设计在山体的核心部位,其大小须考虑到人体活动的范围,所以高度常在2.20~2.50米之间,洞室周围的面积以不小于3.0~4.0平方米为宜,如环秀山庄的假山石洞,其直径在3米左右,高约2.7米。在设计洞室时,首先要考虑到壁体的坚固性,所以不论假山时代的早晚,一般多用横石叠砌为主,同时还必须考虑到通风、采光,所以一般在洞壁上,还设计若干小洞孔隙,有的则在洞壁上开较大的窗洞,以利用日照的散射与折射光线。采光的要求,应以即便是阴沉的白昼,也能借助由外透进来的散射光线,识别人形及其一般人的行为活动为好。洞顶的做法一般以长条石板覆盖较为普遍,尤其是一些年代较为久远的假山,或一些深长的山洞。也有用“叠涩”(即用砖、石、木等材料作出层层向外或向内叠砌挑出或收进的形式)的方法,向内层层挑出,至中点再加粗长石条,并挂有小石如钟乳状的,如惠荫园水假山石洞,这类假山一般洞室较大。而清代乾嘉年间戈裕良所创造的“将大小石钩带联络如造环桥法”,采用发起拱的穹窿顶或拱顶的结构处理,则更合乎自然。一般洞顶的上部,就是登山后的山顶平台了,所以也必须考虑用必要的石块进行铺平,灌浆,再覆土,或花街铺地,并考虑一定的散水坡度,设计好散水孔。洞顶的结顶到山顶填充铺平石的厚度一般应在0.50~0.60米以上,否则峰洞过分接近山巅,会感到山体的单薄感和虚假感。山巅平台的外侧需要设计女儿墙,以起到具有保护性质的栏杆作用,同时它也是悬崖峭壁的山顶的收顶部分,所以应注意其起伏变化。洞室内外还必须设计有内、外的登山台阶,即蹬道,由洞内到山顶的楼梯式蹬道常设计成螺旋状,其高度大致与洞门的高度相等,一般设计得接近人体的高度,即在1.85米左右,这样可起到使人感到需要稍微低头才能进出的心理反应的效果。

一是选石。石质统一。自然之山,石质必然统一。而艺术之法则,其首条便是“变化与统一”。石质统一,造型变化,符合艺术规律。石质要统一,黄石、湖石,不能混用。再细分,则有太湖石、昆山石、宜兴石、龙潭石、灵璧石、砚山石、英石、黄石等等。二是造型。所谓假山其实不假,其气质甚至胜出真山。人说“风景如画”,意谓画之景可以取舍,胜于风景,其理一样。假山造型,轮廊线须有变化,变化中又须求得均衡。“山不在高,贵有层次。”(陈从周《说园》)艺术中的层次之美,在于掩映,在于含蓄。堆山堆出有层次感,最关键的是峰恋要有立体布局。产生前后掩映,似表现出“崇山峻岭”之感。后面的被前面的遮住有章法,则更能显示出山的嵯峨之气势,甚有力度。扬州个园之秋山,可谓黄石假山之上品。实而不闷,高峻而又奇险。若说具体手法,则更要重一个“虚”字;注意山形之凹凸变化及洞壑之大小搭配为上。假山造型宜虚实得体。如苏州怡园之假山,有峰恋之感,也有洞壑之意;其中虚实之处理,是胜之所在。苏州狮子林之假山,虚实处理无主次。清代沈三百说它“以大势观之,竟同乱堆煤渣,积以苔藓,穿以蚁穴,全无山林气势。”三是险峻。真山之美,一在巍峨雄健,二在险峻挺拔。假山虽小,但其姿态气质不亚于真山之雄伟和奇险。要做到险峻之势,有一个办法是其下部宜小不宜大,宜空透不宜闭实。堆山之不好看,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山的下部太肥太闷,缺乏险峻之感。特别是立峰、单石、更须重视险峻之美。大凡名贵的单石、立峰,均具有险峻之美。江南三大名石:苏州的瑞云峰、上海豫园的玉玲珑、杭州的绉云峰,除其轮廊线、虚实关系,都符合山石之审美准则,更美在险峻。四是意境。山之意境有不同的类别。人常言泰山以雄著称,黄山以奇著称,华山险,峨眉秀,庐山迷,审美特征不同。假山也须选一种审美倾向,然后刻意追求之。假山是一种艺术,其意境应当是山,而不要去做拟是而非的龙、虎之类。这种具象不免俗气。

山之小者易工,大者难好。予遨游一生,遍览名园,从未见有盈亩累丈之山,能无补缀穿凿之痕,遥望与真山无异者。犹之文章一道,结构全体难,敷陈零段易。唐宋八大家之文,全以气魄胜人,不必句栉字篦,一望而知为名作。以其先有成局,而后修饰词华,故粗览细观同一致也。若夫间架未立,才自笔生,由前幅而生中幅,由中幅而生后幅,是谓以文作文,亦是水到渠成之妙境;然但可近视,不耐远观,远观则襞衤责缝纫之痕出矣。书画之理亦然。名流墨迹,悬在中堂,隔寻丈而观之,不知何者为山,何者为水,何处是亭台树木,即字之笔画杳不能辨,而只览全幅规模,便足令人称许。何也?气魄胜人,而全体章法之不谬也。至于累石成山之法,大半皆无成局,犹之以文作文,逐段滋生者耳。名手亦然,矧庸匠乎?然则欲累巨石者,将如何而可?必俟唐宋诸大家复出,以八斗才人,变为五丁力士,而后可使运斤乎?抑分一座大山为数十座小山,穷年俯视,以藏其拙乎?曰:不难。用以土代石之法,既减人工,又省物力,且有天然委曲之妙。混假山于真山之中,使人不能辨者,其法莫妙于此。累高广之山,全用碎石,则如百衲僧衣,求一无缝处而不得,此其所以不耐观也。以土间之,则可泯然无迹,且便于种树。树根盘固,与石比坚,且树大叶繁,混然一色,不辨其为谁石谁土。立于真山左右,有能辨为积累而成者乎?此法不论石多石少,亦不必定求土石相半,土多则是土山带石,石多则是石山带土。土石二物原不相离,石山离土,则草木不生,是童山矣。

假山的组合在晚明至清代中叶的假山组合单元中,主要有绝壁及峰、峦、谷、涧、洞、路桥、平台、瀑布等,其组合方法大抵是临池一面建有绝壁,绝壁下设路(有的则以位置较低的石桥或石矶作陪衬),再转入谷中,由蹬道盘旋而上,经谷上架空的桥至山顶。山顶上或设平台,或建小亭,以便休憩、远望。一般峰、峦的数量和位置,都是根据假山的形体、大小来决定的;而石洞只不过一二,常隐藏于山脚或山谷之中;少数在山上再设瀑布,经小涧而流至山下。但园中假山并不一定都具备这些单元,有的只是部分,如明代假山的主体,多半用土堆成,只是假山临水处的东麓或西麓建一小石洞。如苏州艺圃在山的西麓,南京瞻园在山的东麓。这种办法既可节省石料、人工,又可在山上栽植树木,以形成葱郁苍翠的山林之气,其景与真山无异。至于清末的假山,则形体多半低而平,在横的方向上,很少有高深的谷、涧以及较大的峰峦组合,仅在纵的方面,以若干蹬道构成大体近于水平状的层次。绝壁用太湖石叠砌的绝壁是以临水的天然石灰岩山体为蓝本的,由于其受波浪的冲刷和水的侵蚀,会在表面形成若干洞、涡以及皱纹等,并会产生近似垂直的凹槽,其凸起的地方隆起如鼻隼状。大小不一的涡内,有时有洞,但洞则不一定在涡内。洞的形状极富变化,边缘几乎都为圆角,在大洞旁往往错列有一二小洞。环秀山庄的石壁,主要模仿太湖石涡洞相套的形状,涡中错杂着各种大小不一的洞穴,洞的边缘多数作圆角,石面比较光滑,显得自然贴切。该假山西南角的垂直状石壁作向外斜出的悬崖之势,堆砌时不是用横石从壁面作生硬挑出,而是将太湖石钩带而出,去承受上部的壁体。这样既自然,又耐久,浑然天成,而不像有的假山用花岗岩条石作悬梁挑出,再在条石上叠砌湖石,显得生硬造作。黄石和石灰岩一样,在自然风化过程中,岩面的石块会有大有小,也会有直有横有斜,互相错综,而且有会有进有出,参差错落。苏州耦园东部黄石假山的绝壁最能体现这种情形。其直削而下临于池,横直石块大小相间,凸凹错杂,似与真山无异。园林学家刘敦桢教授认为:“此处叠石气势雄伟峭拔,是全山最精彩的部分。”洞室一般设计在山体的核心部位,其大小须考虑到人体活动的范围,所以高度常在2.20~2.50米之间,洞室周围的面积以不小于3.0~4.0平方米为宜,如环秀山庄的假山石洞,其直径在3米左右,高约2.7米。在设计洞室时,首先要考虑到壁体的坚固性,所以不论假山时代的早晚,一般多用横石叠砌为主,同时还必须考虑到通风、采光,所以一般在洞壁上,还设计若干小洞孔隙,有的则在洞壁上开较大的窗洞,以利用日照的散射与折射光线。采光的要求,应以即便是阴沉的白昼,也能借助由外透进来的散射光线,识别人形及其一般人的行为活动为好。洞顶的做法一般以长条石板覆盖较为普遍,尤其是一些年代较为久远的假山,或一些深长的山洞。也有用“叠涩”(即用砖、石、木等材料作出层层向外或向内叠砌挑出或收进的形式)的方法,向内层层挑出,至中点再加粗长石条,并挂有小石如钟乳状的,如惠荫园水假山石洞,这类假山一般洞室较大。而清代乾嘉年间戈裕良所创造的“将大小石钩带联络如造环桥法”,采用发起拱的穹窿顶或拱顶的结构处理,则更合乎自然。一般洞顶的上部,就是登山后的山顶平台了,所以也必须考虑用必要的石块进行铺平,灌浆,再覆土,或花街铺地,并考虑一定的散水坡度,设计好散水孔。洞顶的结顶到山顶填充铺平石的厚度一般应在0.50~0.60米以上,否则峰洞过分接近山巅,会感到山体的单薄感和虚假感。山巅平台的外侧需要设计女儿墙,以起到具有保护性质的栏杆作用,同时它也是悬崖峭壁的山顶的收顶部分,所以应注意其起伏变化。洞室内外还必须设计有内、外的登山台阶,即蹬道,由洞内到山顶的楼梯式蹬道常设计成螺旋状,其高度大致与洞门的高度相等,一般设计得接近人体的高度,即在1.85米左右,这样可起到使人感到需要稍微低头才能进出的心理反应的效果。

○小山

蹬道用山石叠砌而成的蹬道是园林假山的主要形式之一,它能随地形的高低起伏、转折变化而变化。无论假山高低与否,其蹬道的起点两侧一般均用竖石,而且常常是一侧高大、另一侧低小,有时也常采用石块组合的方式,以产生对比的效果。竖石的体形轮廓以浑厚为佳,而忌单薄尖瘦;有时为了强调变化,也常采用斜石,给人以飘逸飞动之感。若盘山蹬道的内侧是高大的山体,则蹬道的外侧常设计成护山式石栏杆。蹬道的踏步一般选用条块状的自然山石,在传统的假山或整修中,也出现过太湖石假山蹬道采用青石、黄石假山蹬道采用花岗岩(俗称麻石)条石作踏步的情况。与假山蹬道相连的假山道路的路面一般以青砖仄砌为多,少数还采用花街铺地的形式,在路面点缀一些吉利图案,如“瓶生三戟”(“平升三级”)“百结图”、“百吉百利”,(亦称“中国结”)等。另一种则用乱石铺地或石片仄铺的形式,显得古朴自然,意趣无穷。在园林中还有一种与楼阁相结合的室外楼梯式的假山蹬道,这就是楼阁建筑与叠山艺术相结合的云梯假山。所谓云梯,就是人行其中,随蹬道盘旋而上,有脚踩云层,步入青云之感。所以其选用的石料多为灰白色的太湖石,以求神似。留园明瑟楼的“一梯云”假山的山墙上,有董其昌所书的“饱云”一额,正写出了云梯假山的高妙境界。《园冶》说:“阁皆四敞也,宜于山侧,坦而可上,更以登眺,何必梯之。”说明云梯假山一般均隐设于楼阁之侧,以免影响楼阁的正面观景,如留园冠云楼前的云梯设于楼的东侧,而网师园梯云室前的云梯假山则设于五峰书屋的山墙边,借此云梯,可登五峰书屋的二楼。谷两山间峭壁夹峙而曲折幽深、两端并有出口者称谷,古代名园称谷者如明代无锡的愚公谷、清代扬州的小盘谷等。在现存的假山作品中,以苏州环秀山庄假山中的谷最为典型,两侧削壁如悬崖,状如一线天,有峡谷气氛。苏州耦园的黄石假山有“邃谷”一景,其将假山分成了东、西两部分,中间的谷道宽仅1米左右,曲折幽静,刘敦桢教授认定为清初“涉园”遗构。涧谷中有水则称之为涧。著名者如无锡寄畅园内的假山中用黄石叠砌而成的“八音涧”,二泉细流在涧中宛转跌落,琮琮有声,如八音齐奏。苏州留园中部的池北与池西假山相接的折角处,设计成水涧,正如山水画中的“水口”,《绘事发微》中说:“夫水口者,两山相交,乱石重叠,水从窄峡中环绕湾转而泻,是为水口。”用黄石叠砌的水涧,显得壁立峭,如临危崖,涧中清流可鉴,因此上佳的假山,必定缩地有法,曲具画理。《园冶》云:“假山以水为妙,倘高阜处不能注水,理涧壑无水,似有深意。”这可能是假山中“旱园水做”的一种方法,所以像留园的西部假山有一条用黄石叠砌的山涧,从山顶盘纡曲折而下,直到山脚下的溪边,虽然此山涧无水,但亦能感到其意味深远,且如值大雨滂沱时,又具备泄水的功能。峦一般假山的结顶处,不是峰便是峦。《说文》云:“圆曰峦。”《园冶》说:“峦,山头高峻也,不可齐,亦不可笔架式。或高或低,随致乱掇,不排比为妙。”所以大型假山尤应注意结顶,做到重峦迭嶂,前后呼应,错落有致。一般园林中的土山均为峦之形式,如拙政园中部的东、西两岛。峰《说文》云:“尖曰峰。”一般一座假山只能有一个主峰,而且主峰要有高峻雄伟之势,其它的山峰则不能超过主峰,正如王维《山水诀》中所说的“主峰最宜高耸,客山须是奔趋”。以形成山峰的宾主之势。各峰、峦之间的向背俯仰必须彼此呼应,气脉相通,布置随宜,而忌香炉蜡烛、刀山剑树式的排列。假山的选石由于在有限的空间内,堆土为山难以塑造高耸、雄奇、变化多端的假山造型,所以造园者逐渐偏重于叠石为山,加上唐宋以后赏石、拜石、宴石的癖好成风,于是人们到处采访佳石,以供赏玩及叠山之用。由于爱好不同,要求各异,山石的品类也越来越多,并出现了专门的石谱,如北宋祖秀的《宣和石谱》、南宋杜绾的《云林石谱》、明代林有麟的《素园石谱》等,但并不是所有的山石都可以用来堆叠假山的,所以明代计成在《园冶》中特列选石一章,加以阐述。园林专家陈从周教授在分析了清末至民初的假山(陈氏称之为“同光体”假山)无佳构的原因后,在《叠山首重选石》一文中指出:“予尝谓同光体假山其尚有致命之丧,盖不重选石。选石者,叠山之首重事也。”因此凡是从事假山之业者,必先深谙石性。一般传统所选的假山石料多以层积岩为主,纵观江南地区的园林假山,尤以太湖石假山和黄石假山为多。

小山亦不可无土,但以石作主,而土附之。土之不可胜石者,以石可壁立,而土则易崩,必仗石为藩篱故也。外石内土,此从来不易之法。

尤以西湖石假山和平运动城假山为多,用以土代石之法。言山石之美者,俱在透、漏、瘦三字。此通于彼,彼通于此,若有道路可行,所谓透也;石上有眼,四面玲珑,所谓漏也;壁立当空,孤峙无倚,所谓瘦也。然透、瘦二字在在宜然,漏则不应太甚。若处处有眼,则似窑内烧成之瓦器,有尺寸限在其中,一隙不容偶闭者矣。塞极而通,偶然一见,始与石性相符。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尤以西湖石假山和平运动城假山为多,用以土代

上一篇:以构造园亭之胜事,二曰帐使有骨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