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穆天子传卷之一,天子北征于犬戎(《国语》曰
分类:文学资讯

饮天子蠲山之上。

《穆天子传》卷一

庚辰,至于滔水。浊繇氏之所食(《山海经》曰“有川名曰三淖,昆吾之所食”亦此类)。

戊寅,天子北征,乃绝漳水(绝,犹截也。漳水,今在邺县)。

穆天子传卷之一

辛巳,天子东征。

庚辰,至于□觞天子于盘石之上(觞者,所以进酒,因云觞耳),天子乃奏广乐(《史记》云:赵简子疾,不知人七日而寤曰:我之帝所,甚乐,与百神游于钧天,广乐九奏万舞,不类三代之乐,其声动心。广乐义见此),载立不舍,至于钘常之下(燕赵谓山脊为钘,即井钘山也,今在常山石邑县。钘音邢)。

古文

癸未,至于苏谷。骨飦氏之所衣被(言谷中有草木皮,可以为衣被),乃遂南征,东还。

癸未,雨雪,天子猎于钘山之西阿。于是得绝钘山之队(队,谓谷中险阻道也,音遂),北循虖沱之阳(虖沱河,今在雁门卤城县阳水北。沲,音橐驼之驼)。

饮天子蠲,

丙戌,至于长,重氏之西疆。

乙酉,天子北升于□,天子北征于犬戎(《国语》曰:穆王将征犬戎,祭阝公谋父谏,不从,遂征之。得四白狼、四白鹿以归,自是荒服不至。《纪年》又曰:取其五王以东),犬戎□胡觞天子于当水之阳,天子乃乐,□赐七萃之士战(萃,集也,聚也,亦犹传有七舆。大夫皆聚集有智力者,为王之爪牙也)。

音涓。

丁亥,天子升于长,乃遂东征。

庚寅,北风雨雪(《诗》曰:北风其凉,雨雪其雱)。天子以寒之故,命王属休。

山之上。戊寅,天子北征,乃绝漳水。

庚寅,至于重氏黑水之阿。爰有野麦,爰有荅堇,西膜之所谓木禾(木禾,谷类也。长五寻,大五围。见《山海经》)。重氏之所食。爰有采石之山,重氏之所守,曰:枝斯,璿瑰(璿瑰,玉名。《左传》曰:赠我以璿瑰。旋回两音)。瑶,琅玕(石似珠也。琅干两音),玪(皆玉名,字皆无闻。玪音钤瓆),玗琪,尾,凡好石之器于是出。

甲午,天子西征,乃绝隃之关隥。(隥,阪也。疑此谓北陵、西隃。隃,雁门山也,音俞)。

绝犹截也。漳水,今在邺县。

孟秋癸巳,天子命重氏共食天子之属(音供,言不及六师也)。五日丁酉,天子升于采石之山,于是取采石焉。天子使重之民,铸以成器于黑水之上(今外国人所铸作器者,亦皆石类也)。器服物佩好无疆,曰:天子一月休。秋癸亥,天子觞重之人,乃赐之黄金之罂二九,银乌一只,贝带五十,朱七百裹,箭桂姜百,丝雕官。乃膜拜而受。

己亥,至于焉居愚知之平。

庚辰,至于□。觞天子于磐石之上。

乙丑,天子东征,送天子至于长沙之山。□只,天子使柏夭受之。柏夭曰:重氏之先,三苗氏之□处,以黄木银采,□乃膜拜而受(三苗,舜所窜于三危山者)。

辛丑,天子西征,至于崩阝人。(崩阝,国名。音叵肯切)。河宗之子孙崩阝柏絮(伯爵,絮名,古伯字多从木),且逆天子于智之□先豹皮十,良马二六(古者为礼,皆有以先之,《传》曰:先进乘韦),天子使井利受之。

觞者所以进酒,因云觞耳。

丙寅,天子东征,南还。

癸酉,天子舍于漆泽,乃西钓于河,以观□智之□。

天子乃奏广乐。

己巳,至于文山,西膜之所谓□,觞天子于文山。西膜之人乃献食马三百,牛羊二千,穄米千车,天子使毕矩受之,曰:□天子三日游于文山。于是取采石(以有采石,故号文山)。

甲辰,天子猎于渗泽,于是得白狐玄狢焉,以祭于河宗(以将有事于河、奇此获,故用之。汉武帝郊祀,得一角白鹿,以为祥瑞,亦将燎祭之类)。

《史记》云:「赵简子疾,不知人,七日而寤,曰:『我之帝所,甚乐,与百神游于钧天,广乐九奏万舞,不类三代之乐,其声动心。』」「广乐」义见此。

壬寅,天子饮于文山之下,文山之人归遗乃献良马十驷,用牛三百,守狗九十,牥牛二百,以行流沙(此牛能行流沙中,如橐驼)。天子之豪马豪牛(豪,犹髦也。《山海经》云“髦马如马,足四节皆有毛”),尨狗(尨,尨茸,谓猛狗。或曰尨亦狗名)。豪羊,以三十祭文山。又赐之黄金之罂二九,贝带三十,朱三百裹,桂姜百,归遗乃膜拜而受。

丙午,天子饮于河水之阿,天子属六师之人于崩阝邦之南,渗泽之上。

载立不舍,

癸酉,天子命驾八骏之乘,右服骝而左绿耳,右骖赤而左白亻莪。天子主车,造父为御,为右。次车之乘,右服渠黄而左踰轮,右骖盗骊而左山子。柏夭主车,参百为御,奔戎为右,天子乃遂东南翔行,驰驱千里(一举辔千里,行如飞翔),至于巨蒐氏,巨蒐之人奴,乃献白鹄之血,以饮天子,因具牛羊之湩(湩,乳也。今江南人亦呼乳为湩。音寒冻反),以洗天子之足,及二乘之人(谓主天子车及副车者也)。

戊寅,天子西征,鹜行至于阳纡之山,河伯无夷之所都居(无夷,冯夷也。《山海经》云冰夷),是惟河宗氏(河,四渎之宗,主河者因以为氏)。河宗柏夭逆天子燕然之山,劳用束帛加璧(劳,郊劳也。五两为一束,两,今之二丈)。先白□天子使祭阝父受之(祭阝父,祭阝公谋父,作《祈招》之诗者)。

言在车上,立不下也。

甲戌,巨蒐之奴觞天子于焚留之山。乃献马三百,牛羊五千,秋麦千车,膜稷三十车。天子使柏夭受之。好献枝斯之英四十,珌佩百只,琅玕四十,十箧, 天子使造父受之,□乃赐之银木采,黄金之罂二九,贝带四十,朱三百裹,桂姜百。奴乃膜拜而受。乙亥,天子南征阳纡之东尾。乃遂绝之谷。已至于河之水北阿。爰有溲之□河伯之孙(今西有渠搜国,疑渠字),事皇天子之山。有模堇,其叶是食明后(模堇,木名。后,君也。堇,音谨)。天子嘉之,赐以佩玉一只,柏夭再拜稽首。

癸丑,天子大朝于燕然之山,河水之阿(盖朝会,群官告将礼河也)。乃命井利梁固,聿将六师。天子命吉日戊午(《诗》曰:吉日庚午)。天子大服:冕袆(冕,冠。袆,衣,盖王后之上服。今帝服之所未详。袆,音晖)、帗带(帗,韠也,天子赤。帗音弗),搢曶(曶长三尺,杼上椎头,一名珽,亦谓之大圭。搢,犹带也。曶音忽)、夹佩、奉璧,南面立于寒下(受河宗也。寒下,未详)。曾祝佐之(曾,重也。《传》曰曾臣偃),官人陈牲全五□具(牛羊之品曰牲,体完曰全。或曰全,色纯也。《传》曰:牲全肥腯)。天子授河宗璧。河宗伯夭受璧,西向沉璧于河,再拜稽首。祝沉牛马豕羊,河宗□命于皇天子。河伯号之帝曰:穆满(以名应,谦也。言谥,盖后记事者之辞),女当永致用旹事(语穆王当长幹理世事也)。南向再拜。河宗又号之帝曰:穆满,示女舂山之珤(《山海经》舂字作锺,音同耳。言此山多珍宝奇怪),诏女昆仑□舍四,平泉七十(疑皆说昆仑山上事物),乃至於昆仑之丘,以观舂山之珤,赐女晦(月终为晦,言赐女受终福),天子受命,南向再拜。己未,天子大朝于黄之山。乃披图视典,周观天子之珤器,曰:天子之珤、玉果(石似美玉,所谓女果者也)、璿珠、烛银、黄金之膏(金膏,亦犹玉膏,皆其精汋也)。天子之珤万金,□珤百金,士之珤五十金,庶人之珤十金(自万金以下,宜次言诸侯之珤千金,大夫之珤百金。此书残缺,集录者不续,以见阙文耳)。天子之弓射人,步剑牛马,犀□器千金(步剑,疑步光之剑也。犀似水牛,庳脚,脚有三蹄,黑色)。天子之马走千里,胜人猛兽。天子之狗走百里,执虎豹。柏夭曰:征鸟使翼,曰□鸟鸢,鶤鸡飞八百里。名兽使足,□走千里,狻猊□野马走五百里(狻猊,师子,亦食虎豹。野马,亦如马而小。狻音俊,猊音倪),邛邛距虚走百里(亦马属。《尸子》曰:距虚不择地而走。《山海经》云:邛邛距虚。并言之耳),麋□二十里(自麋已上,似次第兽能走里数远近)。曰:柏夭既致河,典(典,礼也。自此以上,事物皆《河图》数载,河伯以为礼,礼穆王也)。乃乘渠黄之乘,为天子先,以极西土。

至于钘常之下。

癸丑,天子东征。柏夭送天子至于崩阝人。崩阝伯絮觞天子于澡泽之上,多之汭,河水之所南还。曰:天子五日休于澡泽之上。以待六师之人。

乙丑,天子西济于河。□爰有温谷乐都(温谷,言冬暖也。燕有寒谷,不生五谷),河宗氏所游居。

即钘山,今在常山石邑县。钘音邢。

戊午,天子东征。顾命柏夭归于丌邦。天子曰:河宗正也。柏夭再拜稽首。天子南还,升于长松之隥。

丙寅,天子属官效器。乃命正公郊父(正公,谓三上公,天子所取正者,郊父为之)受敕宪(宪,教令也。《管子》曰:皆受宪),用伸八骏之乘,以饮于枝洔之中(水岐成洔,洔,小渚也,音止),积石之南河(积石,山名,今在金成河关县南,河出北山而东南流)。天子之骏:赤骥、盗骊(为马细颈。骊,黑色也)、白义、踰轮、山子、渠黄、华骝(色如华而赤,今名骠赤者为枣骝。骝,赤马也)、绿耳(《纪年》曰:北唐之君来见,以一骊马,是生绿耳。魏时鲜卑献千里马,白色而两耳黄,名曰黄耳,即此类也。八骏皆因其毛色以为名号耳。案《史记》造父为穆王得盗骊、华骝、绿耳之马,御以西巡游,见西王母,乐而忘归,皆与此同,若合符契)。狗:重工、彻止、雚猳、□黄、喃□、来白(皆骏狗之名,亦犹宋鹊之类)。天子之御:造父、三百、耿翛、芍及(造父善御,穆王封之于赵城,馀未闻也)。曰:天子是与出□入薮,田猎钓弋。天子曰:於乎!予一人不盈于德,而辨于乐,后世亦追数吾过乎(穆王游放过度,行辄忘归,故作此言以自警也)!七萃之士□天子曰:后世所望,无失天常。农工既得,男女衣食,百姓珤富,官人执事。故天有旹,民□氏响□,何谋于乐!何意之忘!与民共利,世以为常也。天子嘉之,赐以左佩玉华也(玉华之佩,佩之精也)。乃再拜顿首。

癸未,雨雪,天子猎于钘山之西阿。

孟冬壬戌,天子至于雷首(雷首,山名,今在河东蒲坂县南也),犬戎胡觞天子于雷首之阿,乃献食马四六。天子使孔牙受之,曰:雷水之平寒寡人具犬马羊牛。爰有黑牛白角,爰有黑羊白血。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阿,山陂也。

癸亥,天子南征,升于髭之隥。

于是得绝钘山之队,

丙寅,天子至于钘山之队,东升于三道之隥,乃宿于二边。命毛班(毛班,毛伯卫之先也)、逄固先至于周,以待天之命。

队,谓谷中险阻道也,音遂。

癸酉,天子命驾八骏之乘,赤骥之驷,造父为御,南征翔行,迳绝翟道(翟道,在陇西,谓截陇坂过),升于太行,南济于河。驰驱千里,遂入于宗周。官人进白鹄之血,以饮天子,以洗天子之足。造父乃具羊之血,以饮四马之乘一(与王同车,御右之属。《左传》所谓四乘是也)。

北循虖沱之阳。

庚辰,天子大朝于宗周之庙。乃里西土之数(里,谓计其道里也。《纪年》曰“穆王西征,还里天下,亿有九万里”)。曰:自宗周瀍水以西(瀍水,今在洛西。洛即成周也。音缠)。至于河宗之邦,阳纡之山三千有四百里。自阳纡西至于西夏氏,二千又五百里。自西夏至于珠余氏及河首,千又五百里。自河首襄山以西,南至于舂山、珠泽,昆仑之丘,七百里。自舂山以西,至于赤乌氏舂山三百里。东北还至于群玉之山,截舂山以北。自群玉之山以西,至于西王母之邦三千里。□自西王母之邦,北至于旷原之野,飞鸟之所解其羽,千有九百里。□宗周至于西北大旷原(案《山海经》云“群鸟所集泽有两处,一方百里,一方千里”,即此大旷原也),万四千里。乃还东南,复至于阳纡,七千里。还归于周,三千里。各行兼数,三万有五千里。吉日甲申,天子祭于宗周之庙(告行反也。《书·大传》曰“反必告庙”也)。

虖沱河,今在雁门卤城县。阳,水北。沲,音橐驼之驼。

乙酉,天子□六师之人于洛水之上。

乙酉,天子北升于□。天子北征于犬戎,

丁亥,天子北济于河,□羝之队以西北。升于盟门九河之隥(盟门山,今在河北。《尸子》曰“河出于盟门之上”),乃遂西南。

《国语》曰:「穆王将征犬戎,祭公谋父谏,不从,遂征之。得四白狼、四白鹿,以归,自是荒服不至。」《纪年》又曰: 「取其五王以东。」

仲冬壬辰,至山之上,乃奏广乐,三日而终。

犬戎□胡觞天子于当水之阳。天子乃乐,□赐七萃之士战。

吉日丁酉,天子入于南郑(今京兆郑县也。《纪年》“穆王元年,筑祗宫于南郑”,《传》所谓“王是以获没于祗宫者”)。

萃,集也,聚也,亦犹《传》有七舆大夫,皆聚集有智力者为王之爪牙也。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庚寅,北风雨雪。

《诗》曰:「北风其凉,雨雪其雱。」

天子以寒之故,命王属休。

令王之徒属休息也。

甲午,天子西征,乃绝隃之关隥。

隥,阪也。疑此谓北陵、西隃。西隃,雁门山也,音俞。

己亥,至于焉居、禺知之平。

疑皆国名。

辛丑,天子西征,至于䣙人。

䣙,国名。音叵肯切。

河宗之子孙䣙柏絮,

伯爵,絮名,古伯字多从木。

且逆天子于智之□。先豹皮十,良马二六,

古者为礼,皆有以先之,《传》曰:「先进乘韦。」

天子使井利受之。

井利,穆王之嬖臣。

癸酉,天子舍于漆滜,

一宿为舍。

乃西钓于河,以观□智之□。甲辰,天子猎于渗泽。于是得白狐玄狢焉,以祭于河宗。

以将有事于河、奇此获,故用之。汉武帝郊祀得一角白鹿,以为祥瑞,亦将燎祭之类。

丙午,天子饮于河水之阿。

阿,水峰也。

天子属六师之人于䣙邦之南,渗泽之上。

属,犹会也。

戊申,天子西征,鹜行至于阳纡之山。

鹜,犹驰也。纡,音呕。

河伯无夷之所都居,

无夷,冯夷也。《山海经》云冰夷。

是惟河宗氏。

河,四渎之宗,主河者,因以为氏。

河宗柏夭逆天子燕然之山

伯夭,字也。

劳用束帛加璧。

劳,郊劳也。五两为一束,两,今之二丈。

先白□,天子使父受之。

父,公谋父,作《祈招》之诗者。

癸丑,天子大朝于燕然之山,河水之阿。

盖朝会群官,告将礼河也。

乃命井利、梁固

梁固,大夫。

聿将六师。

聿,犹曰也。

天子命吉日戊午,

《诗》曰:「吉日庚午。」

天子大服:冕袆、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穆天子传卷之一,天子北征于犬戎(《国语》曰

上一篇:知之于寝不尸、居不容二语,宜食之物则食之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