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www.773.net谓主其祭祀,浊繇氏之所食(《山海经》
分类:文学资讯

□柏夭曰:□封膜昼于河水之阳(膜昼,人名。膜音莫),以为殷人主(主,谓主其祭祀,言同姓也)。

《穆天子传》卷二

庚辰,至于滔水。浊繇氏之所食(《山海经》曰“有川名曰三淖,昆吾之所食”亦此类)。

丁巳,天子西南升□之所主居。爰有大木硕草。爰有野兽,可以畋猎。

穆天子传卷之二

辛巳,天子东征。

戊午,□之人居虑,献酒百□于天子。天子已饮而行,遂宿于昆仑之阿,赤水之阳(昆仑山有五色水,赤水出东南隅而东北流。皆见《山海经》)。爰有鸟之山,天子三日舍于鸟之山。□吉日辛酉,天子升于昆仑之丘,以观黄帝之宫(黄帝巡游四海,登昆仑山,起宫室于其上。见《新语》),而封□隆之葬(隆上字疑作丰,丰隆,筮御云得大壮卦,遂为雷师。亦犹黄帝桥山有墓。封,谓增高其上土也,以标显之耳),以诏后世。

古文

癸未,至于苏谷。骨飦氏之所衣被(言谷中有草木皮,可以为衣被),乃遂南征,东还。

癸亥,天子具蠲齐牲全,以禋□昆仑之丘(蠲者,洁也。洁齐祭神曰禋。《书》“天子禋于六宗”。蠲,音圭)。

□柏夭曰:□封膜昼于河水之阳,

丙戌,至于长,重氏之西疆。

甲子,天子北征,舍于珠泽(此泽出珠,因名之云。今越巂平泽出青珠是),以钓于氵不水。曰:珠泽之薮,方三十里。爰有萑苇、莞蒲(莞,葱蒲,或曰莞蒲,齐名耳。关西云莞。音丸)、茅萯、蒹(蒹,薕也,似萑而细,音兼)葽(莠属。《诗》曰“四月秀要”)。珠泽之人乃献白玉,□只,□角之一,□三,可以□沐,乃进食,□酒十,□姑劓九,□亓味中麋胃而滑。因献食马三百,牛羊三千。天子□昆仑(此以上似说封人于昆仑山旁),以守黄帝之宫。南司赤水而北守舂山之珤(欲以崇表圣德,因用显其功迹)。天子乃赐□之人□吾,黄金之环三五,朱带贝饰三十(《淮南子》曰“贝带鵕鸃”,是也),工布之四。□吾乃膜拜而受(今之胡人礼佛,举手加头,称南膜拜者,即此类也。音模)。天子又与之黄牛二六以三十□人于昆仑丘。

膜昼,人名。疑音莫。

丁亥,天子升于长,乃遂东征。

季夏丁卯,天子北升于舂山之上,以望四野,曰:舂山,是唯天下之高山也。孳木华不畏雪。天子于是取孳木华之实,持归种之,曰:舂山之泽,清水出泉,温和无风,飞鸟百兽之所饮食,先王所谓县圃(《淮南子》曰:“昆仑去地一万一千里,上有曾城九重,或上倍之,是谓阆风;或上倍之,是谓玄圃。”经相及。《山海经》云:明明昆仑玄圃各一山,但相近耳。又曰:实为帝之平圃也)。天子于是得玉荣枝斯之英(英,玉之精华也。《尸子》曰“龙泉有玉英”,《山海经》曰“黄帝乃取密山之玉荣而投之钟山之阳”,是也),曰:舂山,百兽之所聚也,飞鸟之所栖也。爰有□兽食虎豹,如麇而载骨,盘□始如麕,小头大鼻。爰有赤豹、白虎(《诗》曰“赤豹黄罴”)、熊罴、豺狼、野马、野牛、山羊、野豕(今华阴山有野牛、山羊,肉皆千斤)。爰有白鶽青雕,执犬羊,食豕鹿。曰:天子五日观于舂山之上。乃为铭迹於县圃之上,以诏后世(谓勒石铭功德也。秦始皇、汉武帝巡守登名山,所在刻石立表,此之类也)。

以为殷人主。

庚寅,至于重氏黑水之阿。爰有野麦,爰有荅堇,西膜之所谓木禾(木禾,谷类也。长五寻,大五围。见《山海经》)。重氏之所食。爰有采石之山,重氏之所守,曰:枝斯,璿瑰(璿瑰,玉名。《左传》曰:赠我以璿瑰。旋回两音)。瑶,琅玕(石似珠也。琅干两音),玪(皆玉名,字皆无闻。玪音钤瓆),玗琪,尾,凡好石之器于是出。

壬申,天子西征。

主,谓主其祭祀,言同姓也。

孟秋癸巳,天子命重氏共食天子之属(音供,言不及六师也)。五日丁酉,天子升于采石之山,于是取采石焉。天子使重之民,铸以成器于黑水之上(今外国人所铸作器者,亦皆石类也)。器服物佩好无疆,曰:天子一月休。秋癸亥,天子觞重之人,乃赐之黄金之罂二九,银乌一只,贝带五十,朱七百裹,箭桂姜百,丝雕官。乃膜拜而受。

甲戌,至于赤乌。赤乌之人丌献酒千斛于天子。食马九百,羊牛三千,穄麦百载。天子使祭父受之,曰:赤乌氏先出自周宗,大王亶父之始作西土(言作兴于岐山之下。今邑在扶风美阳是也),封其元子吴太伯于东吴(太伯让国入吴,因即封之于吴),诏以金刃之刑(南金精利,故语其刑法也),贿用周室之璧,封丌璧臣长季绰于舂山之虱,妻以元女,诏以玉石之刑(昆仑山出美玉石处,故以语之),以为周室主。天子乃赐赤乌之人丌默乘四,黄金四十镒,贝带五十,朱三百裹。丌乃膜拜而受(裹,音罪过之过。丌,名。赤乌,人名也),曰:□山,是唯天下之良山也。珤玉之所在。嘉谷生之,草木硕美。天子于是取嘉禾,以归树于中国(汉武帝取外国香草美菜种之中国)。曰:天子五日休于□山之下。乃奏广乐,赤乌之人丌好献二女于天子,女听、女列,以为嬖人(一名听,名失,一女名下文)。曰:赤乌氏,美人之地也。珤玉之所在也。己卯,天子北征,赵行□舍(赵,犹超腾。舍,三十里)。

丁巳,天子西南升□之所主居。

乙丑,天子东征,送天子至于长沙之山。□只,天子使柏夭受之。柏夭曰:重氏之先,三苗氏之□处,以黄木银采,□乃膜拜而受(三苗,舜所窜于三危山者)。

庚辰,济于洋水(洋水,出昆仑山西北隅而东流。洋,音详)。

以说古之贤圣以居。

丙寅,天子东征,南还。

辛巳,入于曹奴之人戏,觞天子于洋水之上,乃献食马九百,牛羊七千,穄米百车。天子使逢固受之。天子乃赐曹奴之人戏□黄金之鹿,白银之麕(今所在地中,得玉肫金狗之类,此皆古者以赂夷狄之奇货也),贝带四十,朱四百裹。戏乃膜拜而受。

爰有大木硕艸,

己巳,至于文山,西膜之所谓□,觞天子于文山。西膜之人乃献食马三百,牛羊二千,穄米千车,天子使毕矩受之,曰:□天子三日游于文山。于是取采石(以有采石,故号文山)。

壬午,天子北征,东还。

硕,大也。

壬寅,天子饮于文山之下,文山之人归遗乃献良马十驷,用牛三百,守狗九十,牥牛二百,以行流沙(此牛能行流沙中,如橐驼)。天子之豪马豪牛(豪,犹髦也。《山海经》云“髦马如马,足四节皆有毛”),尨狗(尨,尨茸,谓猛狗。或曰尨亦狗名)。豪羊,以三十祭文山。又赐之黄金之罂二九,贝带三十,朱三百裹,桂姜百,归遗乃膜拜而受。

甲申,至于黑水(水亦出昆仑山西北隅而东南流),西膜之所谓鸿鹭(西膜,沙漠之乡。以言外域,人名物与中华不同。春秋叔弓败莒师于濆水,《穀梁传》曰“狄人谓濆泉失名,号从中国,名从主人”之类也),于是降雨七日,天子留骨六师之属(穆王马骏而御良,故行辄出从众前)。天子乃封长肱于黑水之西河(即长臂人也。身如中国,臂长三丈,魏时在赤海中得此人裾也。长脚人国,又在赤海东,皆见《山海经》),是惟昆仑鸿鹭之上,以为周室主。是曰留胥之邦。

爰有野兽,可以畋猎。戊午,□之人居虑。

癸酉,天子命驾八骏之乘,右服骝而左绿耳,右骖赤而左白亻莪。天子主车,造父为御,为右。次车之乘,右服渠黄而左踰轮,右骖盗骊而左山子。柏夭主车,参百为御,奔戎为右,天子乃遂东南翔行,驰驱千里(一举辔千里,行如飞翔),至于巨蒐氏,巨蒐之人奴,乃献白鹄之血,以饮天子,因具牛羊之湩(湩,乳也。今江南人亦呼乳为湩。音寒冻反),以洗天子之足,及二乘之人(谓主天子车及副车者也)。

辛卯,天子北征,东还,乃循黑水。癸巳,至于群玉之山(即《山海经》:玉山,西王母所居者),容成氏之所守。曰:群玉田山,□知,阿平无险,四彻中绳,先王之所谓策府(言往古帝王以为藏书册之府,所谓藏之名山者也),寡草木而无鸟兽。爰有□木,西膜之所谓□,天子于是攻其玉石,取玉版三乘,玉器服物,载玉万只(双玉为瑴,半瑴为只。见《左氏传》)。天子四日休群玉之山,乃命邢侯待攻玉者(待留之也。邢,今广平襄国县)。

古畴字,居虑名。

甲戌,巨蒐之奴觞天子于焚留之山。乃献马三百,牛羊五千,秋麦千车,膜稷三十车。天子使柏夭受之。好献枝斯之英四十,珌佩百只,琅玕四十,十箧, 天子使造父受之,□乃赐之银木采,黄金之罂二九,贝带四十,朱三百裹,桂姜百。奴乃膜拜而受。乙亥,天子南征阳纡之东尾。乃遂绝之谷。已至于河之水北阿。爰有溲之□河伯之孙(今西有渠搜国,疑渠字),事皇天子之山。有模堇,其叶是食明后(模堇,木名。后,君也。堇,音谨)。天子嘉之,赐以佩玉一只,柏夭再拜稽首。

孟秋丁酉,天子北征,□之人潜旹,觞天子于羽陵之上,乃献良马牛羊。天子以其邦之攻玉石也,不受其牢(重慎费其牢牲,礼也)。柏夭曰:□氏,槛□之后也。天子乃赐之黄金之罂三六(即盂也,徐州谓之罂),朱三百裹。潜旹乃膜拜而受。

献酒百□于天子。

癸丑,天子东征。柏夭送天子至于崩阝人。崩阝伯絮觞天子于澡泽之上,多之汭,河水之所南还。曰:天子五日休于澡泽之上。以待六师之人。

戊戌,天子西征。

百下脱盛酒器名。

戊午,天子东征。顾命柏夭归于丌邦。天子曰:河宗正也。柏夭再拜稽首。天子南还,升于长松之隥。

辛丑,至于剞闾氏。天子乃命剞闾氏供食六师之人(天子六军。《诗》曰“周王于迈,六师及之”)于铁山之下。壬寅,天子登于铁山,祀于郊门。乃彻祭器于剞闾之人。温归乃膜拜而受。天子已祭而行,乃遂西征。

天子已饮而行,遂宿于昆仑之阿,赤水之阳。

孟冬壬戌,天子至于雷首(雷首,山名,今在河东蒲坂县南也),犬戎胡觞天子于雷首之阿,乃献食马四六。天子使孔牙受之,曰:雷水之平寒寡人具犬马羊牛。爰有黑牛白角,爰有黑羊白血。

丙午,至于鄄韩氏。爰有乐野温和,穄麦之所草(此字作下早,疑古茂字),犬马牛羊之所昌,珤玉之所□。

昆仑山有五色水,赤水出东南隅而东北流。皆见《山海经》。

癸亥,天子南征,升于髭之隥。

丁未,天子大朝于平衍之中(衍,坟之下者,见《周礼》),乃命六师之属休。己酉,子大飨正公、诸侯、王、吏、七萃之士于平衍之中。鄄韩之人无凫乃献良马百匹,服牛三百,良犬七千,牥牛二百,野马三百,牛羊二千,穄麦三百车。天子乃赐之黄金银罂四七,贝带五十,朱三百裹。变□雕官。无凫上下乃膜拜而受(疑古上下字,今夷狄官多复名)。

爰有鸟之山。

丙寅,天子至于钘山之队,东升于三道之隥,乃宿于二边。命毛班(毛班,毛伯卫之先也)、逄固先至于周,以待天之命。

庚戌,天子西征,至于玄池。天子三日休于玄池之上,乃奏广乐,三日而终,是曰乐池(因改名为乐池,犹汉武改桐乡为闻喜之类)。天子乃树之竹,是曰竹林。

音甄,一音栴。

癸酉,天子命驾八骏之乘,赤骥之驷,造父为御,南征翔行,迳绝翟道(翟道,在陇西,谓截陇坂过),升于太行,南济于河。驰驱千里,遂入于宗周。官人进白鹄之血,以饮天子,以洗天子之足。造父乃具羊之血,以饮四马之乘一(与王同车,御右之属。《左传》所谓四乘是也)。

癸丑,天子乃遂西征。

天子三日舍于鸟之山。□吉日辛酉,天子升于昆仑之丘,以观黄帝之宫。

庚辰,天子大朝于宗周之庙。乃里西土之数(里,谓计其道里也。《纪年》曰“穆王西征,还里天下,亿有九万里”)。曰:自宗周瀍水以西(瀍水,今在洛西。洛即成周也。音缠)。至于河宗之邦,阳纡之山三千有四百里。自阳纡西至于西夏氏,二千又五百里。自西夏至于珠余氏及河首,千又五百里。自河首襄山以西,南至于舂山、珠泽,昆仑之丘,七百里。自舂山以西,至于赤乌氏舂山三百里。东北还至于群玉之山,截舂山以北。自群玉之山以西,至于西王母之邦三千里。□自西王母之邦,北至于旷原之野,飞鸟之所解其羽,千有九百里。□宗周至于西北大旷原(案《山海经》云“群鸟所集泽有两处,一方百里,一方千里”,即此大旷原也),万四千里。乃还东南,复至于阳纡,七千里。还归于周,三千里。各行兼数,三万有五千里。吉日甲申,天子祭于宗周之庙(告行反也。《书·大传》曰“反必告庙”也)。

丙辰,至于苦山,西膜之所谓茂苑。天子于是休猎,于是食苦。

黄帝巡游四海,登昆仑山,起宫室于其上。

乙酉,天子□六师之人于洛水之上。

丁巳,天子西征。己未,宿于黄鼠之山,西□,乃遂西征。

而封□隆之葬。

丁亥,天子北济于河,□羝之队以西北。升于盟门九河之隥(盟门山,今在河北。《尸子》曰“河出于盟门之上”),乃遂西南。

癸亥,至于西王母之邦。

隆上字疑作丰。丰隆,筮御云得大壮卦,遂为雷师。亦犹黄帝桥山有墓。封,谓增高其上土也,以标显之耳。

仲冬壬辰,至山之上,乃奏广乐,三日而终。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以诏后世。

吉日丁酉,天子入于南郑(今京兆郑县也。《纪年》“穆王元年,筑祗宫于南郑”,《传》所谓“王是以获没于祗宫者”)。

诏谓语之。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癸亥,天子具蠲齐牲全,以禋□昆仑之丘。

蠲者,洁也。齐祭神曰禋。《书》:「天子禋于六宗。」蠲,音圭。

甲子,天子北征,舍于珠泽。

此泽出珠,因名之云。今越巂平泽出青珠是。

以钓于流水。曰:珠泽之薮,方三十里。

泽中有草者为薮。

爰有雚苇、莞蒲。

莞,葱蒲,或曰莞蒲,齐名耳。关西云莞。音丸。

茅萯,

萯今菩字,音倍。

蒹、

蒹,荷也,似雚而细,音兼。

葽,

莠属。《诗》曰「四月秀要」。

乃献白玉□只,□角之一,□三,可以□沐,乃进食,□酒十,□姑劓九,□亓味中,麋胃而滑。

中犹合也。

因献食马三百,

可以供厨膳者。

牛羊三千。天子□昆仑

此以上似说封人于昆仑山旁。

以守黄帝之宫。南司赤水而北守舂山之宝。

欲以崇表圣德,因用显其功迹。

天子乃□之人□吾,黄金之环三五。

空边等为环。

朱带贝饰三十。

《淮南子》曰「其贝带骏飜」是也。

工布之四□吾乃膜拜而受。

今之胡人礼佛,举手加头,称南膜拜者,即此类也。音模。

天子又与之黄牛二六。

以为犠牲种。

以三十□人于昆仑丘。季夏丁卯,天子北升于舂山之上,以望四野,曰:舂山,是唯天下之高山也。孳木□华不畏雪。天子于是取孳木华之实,

持归种之。孳音滋。

曰:舂山之泽,清水出泉,温和无风。

炁条适也。

飞鸟百兽之所饮食,先王所谓县圃。

《淮南子》曰:「昆仑去地一万一千里,上有曾城九重,或上倍之,是谓阆风;或上倍之,是谓玄圃。」以次相及。《山海经》云:「明昆仑玄圃各一山,但相近耳。」又曰:「实唯帝之平圃也。」

天子于是得玉策枝斯之英。

英,玉之精华也。《尸子》曰「龙泉有玉英」,《山海经》曰「黄帝乃取密山之玉策而投之钟山之阳」是也。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www.773.net谓主其祭祀,浊繇氏之所食(《山海经》

上一篇:穆天子传卷之一,天子北征于犬戎(《国语》曰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