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天子宾于西王母,西王母又为天子吟曰
分类:文学资讯

乙巳,□诸飦献酒于天子(诸飦,亦人名。音犍牛之犍),天子赐之黄金之罂,贝带朱丹七十裹。诸飦乃膜拜而受。

言山周匝三重,状如城垒。

乙丑,天子东征,送天子至于长沙之山。□只,天子使柏夭受之。柏夭曰:重氏之先,三苗氏之□处,以黄木银采,□乃膜拜而受(三苗,舜所窜于三危山者)。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言将猎也。下云:「北至旷原之野,飞鸟之所解其羽。」《山海经》云:「大泽方千里,群鸟之所生及所解。」《纪年》曰:「穆王北征,行积羽千里。」皆谓此野耳。

庚辰,天子大朝于宗周之庙。乃里西土之数(里,谓计其道里也。《纪年》曰“穆王西征,还里天下,亿有九万里”)。曰:自宗周瀍水以西(瀍水,今在洛西。洛即成周也。音缠)。至于河宗之邦,阳纡之山三千有四百里。自阳纡西至于西夏氏,二千又五百里。自西夏至于珠余氏及河首,千又五百里。自河首襄山以西,南至于舂山、珠泽,昆仑之丘,七百里。自舂山以西,至于赤乌氏舂山三百里。东北还至于群玉之山,截舂山以北。自群玉之山以西,至于西王母之邦三千里。□自西王母之邦,北至于旷原之野,飞鸟之所解其羽,千有九百里。□宗周至于西北大旷原(案《山海经》云“群鸟所集泽有两处,一方百里,一方千里”,即此大旷原也),万四千里。乃还东南,复至于阳纡,七千里。还归于周,三千里。各行兼数,三万有五千里。吉日甲申,天子祭于宗周之庙(告行反也。《书·大传》曰“反必告庙”也)。

庚子,至于□之山,而休以待六师之人。

好献锦组百纯,□组三百纯。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甲辰,至于积山之,爰有柏。曰:余之人命怀献酒于天子。天子赐之黄金之罂。贝带朱丹七十裹。命怀乃膜拜而受。

物,谓毛色也。《诗》云「九十维物」。

吉日丁酉,天子入于南郑(今京兆郑县也。《纪年》“穆王元年,筑祗宫于南郑”,《传》所谓“王是以获没于祗宫者”)。

癸未,至于戊□之山。智氏之所处,□智□往天子于戊□之山,劳用白骖二匹,野马野牛四十,守犬七十。乃献食马四百,牛羊三千,曰:智氏□。天子北游于子之泽。智氏之夫献酒百□于天子,天子赐之狗采,黄金之罂二九,贝带四十,朱丹三百裹,桂姜百□,乃膜拜而受。

徒歌曰谣。

癸亥,天子南征,升于髭之隥。

吉日甲子。天子宾于西王母(西王母如人,虎齿,蓬发戴胜,善啸。《纪年》“穆王十七年,西征,至昆仑丘,见西王母。其年来见,宾于昭宫”)。乃执白圭玄璧,以见西王母好献锦组百纯,□组三百纯(纯,匹端名也。《周礼》曰“纯帛不过五两”。组,绶属。音祖)西王母再拜受之。□。

比及三年,将复而野。

丙寅,天子至于钘山之队,东升于三道之隥,乃宿于二边。命毛班(毛班,毛伯卫之先也)、逄固先至于周,以待天之命。

庚辰,天子东征。

爰居其野。虎豹为群,于鹊与处。

孟秋癸巳,天子命重氏共食天子之属(音供,言不及六师也)。五日丁酉,天子升于采石之山,于是取采石焉。天子使重之民,铸以成器于黑水之上(今外国人所铸作器者,亦皆石类也)。器服物佩好无疆,曰:天子一月休。秋癸亥,天子觞重之人,乃赐之黄金之罂二九,银乌一只,贝带五十,朱七百裹,箭桂姜百,丝雕官。乃膜拜而受。

辛丑。天子渴于沙衍,求饮未至。七萃之士曰高奔戎刺其左骖之颈,取其清血以饮天子(今西方羌胡刺马咽取血饮,渴亦愈)。天子美之,乃赐奔戎佩玉一只,奔戎再拜稽首。天子乃遂南征。

曰:白云在天,山䧙

丙戌,至于长,重氏之西疆。

乙丑,天子觞西王母于瑶池之上。西王母为天子谣,曰:白云在天,丘陵自出。道里悠远,山川间之,将子无死,尚能复来。天子答之曰:予归东土,和治诸夏。万民平均,吾顾见汝。比及三年,将复而野。西王母又为天子吟曰:徂彼西土,爰居其野。虎豹为群,於鹊与处。嘉命不迁,我惟帝女。彼何世民,又将去子。吹笙鼓簧,中心翱翔。世民之子,惟天之望。天子遂驱升于弇山(弇山,弇兹山,日入所也),乃纪丌迹于弇山之石而树之槐。眉曰:西王母之山。

无疆,无限也。

丙寅,天子东征,南还。

乙酉,天子南征,东还。己丑,至于献水,乃遂东征,饮而行。乃遂东南。己亥,至于瓜纑之山,三周若城(言山周匝三重,状如城垒)。阏氏胡氏之所保。天子乃遂东征,南绝沙衍。

忧无簿也。

癸未,至于苏谷。骨飦氏之所衣被(言谷中有草木皮,可以为衣被),乃遂南征,东还。

丁未,天子饮于温山。□考鸟(《纪年》曰“穆王见西王母,西王母止之曰,有鸟人”,疑说此鸟,脱落不可知也)。己酉,天子饮于溽水之上。乃发宪命,诏六师之人□其羽。爰有□薮水泽,爰有陵衍平陆(大阜曰陵,高平曰陆),硕鸟解羽。六师之人毕至于旷原(言将猎也。下云“北至旷原之野,飞鸟之所解其羽”,《山海经》云“大泽方千里,群鸟之所生及所解”,《纪年》曰“穆王北征,行积羽千里”,皆谓此野耳)。曰:天子三月舍于旷原,天子大飨正公、诸侯、王,勤七萃之士,于羽琌之上,乃奏广乐。□。六师之人翔畋于旷原,得获无疆,鸟兽绝群。六师之人大畋九日,乃驻于羽陵之□,收皮效物(物,谓物色也。《诗》云“九十维物”),债车受载。天子于是载羽百车(十羽为箴,百羽为縳,十縳为緷。见《周官》)。己亥,天子东归,六师□起。

顾,还也。

丁亥,天子升于长,乃遂东征。

言取尽也。

辛巳,天子东征。

我惟帝。

孟冬壬戌,天子至于雷首(雷首,山名,今在河东蒲坂县南也),犬戎胡觞天子于雷首之阿,乃献食马四六。天子使孔牙受之,曰:雷水之平寒寡人具犬马羊牛。爰有黑牛白角,爰有黑羊白血。

中心翔翔。

癸丑,天子东征。柏夭送天子至于崩阝人。崩阝伯絮觞天子于澡泽之上,多之汭,河水之所南还。曰:天子五日休于澡泽之上。以待六师之人。

天子乃遂南征。

戊午,天子东征。顾命柏夭归于丌邦。天子曰:河宗正也。柏夭再拜稽首。天子南还,升于长松之隥。

骖,騑马也。

壬寅,天子饮于文山之下,文山之人归遗乃献良马十驷,用牛三百,守狗九十,牥牛二百,以行流沙(此牛能行流沙中,如橐驼)。天子之豪马豪牛(豪,犹髦也。《山海经》云“髦马如马,足四节皆有毛”),尨狗(尨,尨茸,谓猛狗。或曰尨亦狗名)。豪羊,以三十祭文山。又赐之黄金之罂二九,贝带三十,朱三百裹,桂姜百,归遗乃膜拜而受。

硕鸟物羽*。六师之人毕至于旷原。

癸酉,天子命驾八骏之乘,赤骥之驷,造父为御,南征翔行,迳绝翟道(翟道,在陇西,谓截陇坂过),升于太行,南济于河。驰驱千里,遂入于宗周。官人进白鹄之血,以饮天子,以洗天子之足。造父乃具羊之血,以饮四马之乘一(与王同车,御右之属。《左传》所谓四乘是也)。

天子赐之黄金之罂,贝带朱丹七十裹。诸飦乃膜拜而受之。

癸酉,天子命驾八骏之乘,右服骝而左绿耳,右骖赤而左白亻莪。天子主车,造父为御,为右。次车之乘,右服渠黄而左踰轮,右骖盗骊而左山子。柏夭主车,参百为御,奔戎为右,天子乃遂东南翔行,驰驱千里(一举辔千里,行如飞翔),至于巨蒐氏,巨蒐之人奴,乃献白鹄之血,以饮天子,因具牛羊之湩(湩,乳也。今江南人亦呼乳为湩。音寒冻反),以洗天子之足,及二乘之人(谓主天子车及副车者也)。

溽,音淑。

庚辰,至于滔水。浊繇氏之所食(《山海经》曰“有川名曰三淖,昆吾之所食”亦此类)。

债车受载。

庚寅,至于重氏黑水之阿。爰有野麦,爰有荅堇,西膜之所谓木禾(木禾,谷类也。长五寻,大五围。见《山海经》)。重氏之所食。爰有采石之山,重氏之所守,曰:枝斯,璿瑰(璿瑰,玉名。《左传》曰:赠我以璿瑰。旋回两音)。瑶,琅玕(石似珠也。琅干两音),玪(皆玉名,字皆无闻。玪音钤瓆),玗琪,尾,凡好石之器于是出。

下有羽陵,疑亦同。

丁亥,天子北济于河,□羝之队以西北。升于盟门九河之隥(盟门山,今在河北。《尸子》曰“河出于盟门之上”),乃遂西南。

于羽琌之上。

甲戌,巨蒐之奴觞天子于焚留之山。乃献马三百,牛羊五千,秋麦千车,膜稷三十车。天子使柏夭受之。好献枝斯之英四十,珌佩百只,琅玕四十,十箧, 天子使造父受之,□乃赐之银木采,黄金之罂二九,贝带四十,朱三百裹,桂姜百。奴乃膜拜而受。乙亥,天子南征阳纡之东尾。乃遂绝之谷。已至于河之水北阿。爰有溲之□河伯之孙(今西有渠搜国,疑渠字),事皇天子之山。有模堇,其叶是食明后(模堇,木名。后,君也。堇,音谨)。天子嘉之,赐以佩玉一只,柏夭再拜稽首。

复反此野而见汝也。

乙酉,天子□六师之人于洛水之上。

得获无疆。

己巳,至于文山,西膜之所谓□,觞天子于文山。西膜之人乃献食马三百,牛羊二千,穄米千车,天子使毕矩受之,曰:□天子三日游于文山。于是取采石(以有采石,故号文山)。

乙巳,□诸飦献酒于天子。

仲冬壬辰,至山之上,乃奏广乐,三日而终。

天子大命而不可称,顾世民之恩,流涕芔陨,吹笙鼓簧,

间音谏。

执贽者,致敬也。

嘉命不迁,

阏,音遏。

己丑,至于献水,乃遂东征,饮而行。乃遂东南。

乃献食马四百,牛羊三千,曰:智氏□。天子北游于子之泽。智氏之夫献酒百□于天子,天子赐之狗采。

阏氏胡氏

癸未,至于戊□之山。智氏之所处,□智□往天子于戊□之山,劳用白骖二疋。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天子宾于西王母,西王母又为天子吟曰

上一篇:www.773.net谓主其祭祀,浊繇氏之所食(《山海经》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