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天子乃为之台,穆天子传卷之六
分类:文学资讯

天子乃为之台,穆天子传卷之六。戊寅,国王南征,吉日甲戌,君王入于南郑。

四哥宗姓及在位者从之。佐者哭。

贱不诔贵,幼不诔长,礼也。唯圣上,称天以诔之。诸侯相诔,非礼也。

甲申,舍于河上,乃致父兄子弟王臣姬□祥祠毕哭(上云王臣姬姓之女,疑此亦同也),终丧于嚣氏。

所爱幸者。

曾参问曰:「诸侯旅见太岁,入门,不得终礼,废者几?」孔夫子曰:「四。」请问之。曰:「大庙火,日食,后之丧,雨沾服失容,则废。如诸侯皆在而日食,则从天子救日,各以其方色与其兵。大庙火,则从天皇救火,不以方色与兵。」曾参问曰:「诸侯相见,揖让入门,不得终礼,废者几?」孔仲尼曰:「六。」请问之。曰:「天子崩,大庙火,日食,后老伴之丧,雨沾服失容,则废。」曾参问曰:「国君尝禘郊社五祀之祭,簠簋既陈,皇帝崩,后之丧,如之何?」孔子曰:「废。」曾参问曰:「当祭而日食,武庙火,其祭也如之何?」孔仲尼曰:「接祭而已矣。如牲至,未杀,则废。圣上崩,未殡,五祀之祭不行;既殡而祭,其祭也,尸入,三饭不侑,酳不酢而已矣。自启至于反哭,五祀之祭不行;已葬而祭,祝毕献而已。」曾参问曰:「诸侯之祭社稷,俎豆既陈,闻君王崩、后之丧、君薨、爱妻之丧,如之何?」孔夫子曰:「废。自薨比至于殡,自启至于反哭,奉帅天子。」曾参问曰:「大夫之祭,鼎俎既陈,笾豆既设,不得成礼,废者几?」孔仲尼曰:「九。」请问之。曰:「太岁崩、后之丧、君薨、内人之丧、君之大庙火、日食、三年之丧、齐衰、大功,皆废。外丧自齐衰以下,行也。其齐衰之祭也,尸入,三饭不侑,酳不酢而已矣;大功酢而已矣;小功、缌,室中之事而已矣。士之所以异者,缌不祭,所祭于死者无服则祭。」

乙未,国君北征。

倍,倍列位也。

曾参问曰:「卿、大夫将为尸于公,受宿矣,而有齐衰内丧,则如之何?」孔仲尼曰:「出,舍于公馆以待事,礼也。」尼父曰:「尸弁冕而出,卿、大夫、士皆下之,尸必式,必有前人。」子夏问曰:「六年之丧卒哭,金革之事无辟也者,礼与?初有司与?」孔子曰:「夏后氏八年之丧,既殡而致事,殷人既葬而致事。《记》曰:『君子不夺人之亲,亦不可夺亲也。』此之谓乎?」子夏曰:「金革之事无辟也者,非与?」万世师表曰:「吾闻诸太清曰:昔者鲁公伯禽有为为之也。今以四年之丧,从其利者,吾弗知也!」

古典管农学原来的文章赏析,本文由我整理于网络,转发请注解出处

策上宜作读《既夕礼》曰「主人之史读赗」是也。

曾参问曰:「并有丧,如之何?何先何后?」万世师表曰:「葬,先轻而后重;其奠也,先重而后轻;礼也。自启及葬,不奠,行葬不哀次;反葬奠,而后辞于殡,逐修葬事。其虞也,先重而后轻,礼也。」孔仲尼曰:「宗子虽七十,无无主妇;非宗子,虽无主妇可也。」

丁未,殇祀,大哭而行。丧五舍于大次,曰丧十十四日于大次,殇祀如初。

供,给丧事也。

曾子舆问曰:「废丧服,能够与于馈奠之事乎?」孔仲尼曰:「说衰与奠,非礼也;以摈相可也。」

丁巳,天皇东征,舍于五鹿,叔思哭,是曰女之丘。

佐者。

曾子舆问曰:「昏礼既纳币,有好日子,女之父母死,则如之何?」万世师表曰:「婿使人吊。如婿之父母死,则女之家亦使人吊。父丧称父,母丧称母。父母不在,则称伯父世母。婿,已葬,婿之伯父致命女氏曰:『某之子有老人家之丧,不得嗣为小朋友,使某致命。』女氏许诺,而弗敢嫁,礼也。婿,免丧,女之父母使人请,婿弗取,而后嫁之,礼也。女之父母死,婿亦如之。」

乙丑,天皇西南□,姬姓也,盛柏之子也(盛,国名。疑上说姬事,《公羊传》曰“成者何?盛也者,为讳之盛,讳灭同姓也”),圣上赐之上姬之长(今盛柏为姬姓之长。位,位在上也),是曰盛门。太岁乃为之台,是曰重璧之台。

乃哭即位。

古典艺术学原来的书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网络,转载请表明出处

乙未,猎菹之兽(《管敬仲》曰“菹菜之壤”,今吴人呼田猎茸草地为菹,音罝),于是白鹿一,逸出走(言突围出。牾,触也,或曰所驾鹿迕,犹惊也)。圣上乘渠黄之乘□焉(自此已上,疑说逐得鹿之状)。国王丘之(丘,谓为之名称,方言耳),是曰五鹿官人之□是丘,□其皮是曰□皮,□其脯是曰□脯。太岁饮于漯水之上(漯水,今济阴漯阴县,音沓),官人膳鹿,献之皇帝。国君美之,是曰甘(自此以上,皆因鹿以名所在地,用记之也。今元城县东郭有五鹿墟,晋昭侯所乞食于野人处者也)。

待御者,《礼》曰「御者入浴」。

曾子舆问曰:「祭必有尸乎?若厌祭亦可乎?」万世师表曰:「祭成丧者必有尸,尸必以孙。孙幼,则使人抱之。无孙,则取于同姓可也。祭殇必厌,盖弗成也。祭成丧而无尸,是殇之也。」孔仲尼曰:「有阴厌,有阳厌。」曾子问曰:「殇不祔祭,何谓阴厌、阳厌?」孔圣人曰:「宗子为殇而死,庶子弗为后也。其吉祭,特牲。祭殇不举,无肵俎,无玄酒,不告利成,是谓阴厌。凡殇,与无前面一个,祭于宗子之家,当室之白,尊于东房,是谓阳厌。」

乙卯,至于盬(盬,盐田,今在河东解县。盬,音古)。戊申,国君南登于薄山窴軨之隥(今軡桥西北悬绝,中心有两道),乃宿于虞(虞,国名,今大阳县)。

叔㛗,穆王之女也,音痤。

曾子舆问曰:「君薨而皇储生,如之何?」孔圣人曰:「卿、大夫、、士从摄主,北面,于西阶南。大祝裨冕,执束帛,升自西阶尽等,不审案,命毋哭。祝声三,告曰:『某之子生,敢告。』升,奠币于殡东几上,哭,降。众主人、卿、大夫、士,房中,皆哭不踊。尽一哀,反位。遂朝奠。小宰升举币。六日,众主人、卿、大夫、士,如初位,北面。大宰、大宗、大祝皆裨冕。少师奉子以衰;祝先,子从,宰宗人从。入门,哭者止,子升自西阶。殡前北面。祝立于殡西南隅。祝声三曰:『某之子某,从执事,敢见。』子拜稽颡哭。祝、宰、宗人、众主人、卿、大夫、士,哭踊三者三,降东反位,皆袒,子踊,房中亦踊三者三。袭衰,杖,奠出。大宰命祝史,以名遍告于五祀山川。」曾子问曰:「如已葬而皇皇帝之庶子生,则如之何?」尼父曰:「大宰、大宗从大祝而告于祢。八月,乃名于祢,以名遍告及社稷宗庙山川。」

丁酉,君王南葬盛姬于乐池之南。君主乃命盛姬□之丧,视皇后之葬法。亦不拜后于诸侯(疑字错误,所未详也)。河济之间共事,韦穀黄城三邦之事辇丧(辇,谓挽輴车。发三国之众,以示荣侈),七萃之士抗者即车,曾祝先丧,大匠御棺(为棺御也。《周礼》曰“丧祝为御”,《礼记》曰“诸侯御柩以羽葆”,谓在前为行为举止之节),日月之旗,七星之文(言旗上画日月及北斗七星也。《周礼》曰:“日月为常”,旗亦通名),鼓锺以葬,龙旗以□,鸟以建鼓,兽以建锺。龙以建旗。曰丧之程序及哭踊者之间,毕有锺旗□百物丧器,井利典之,列于丧行,靡有不备。击鼓以行丧,举旗以劝之,击锺以止哭,弥旗以节之(为节,音节。弥,犹低也),曰□祀大哭九而终丧。出于门,丧主即位。周室父兄子孙倍之。诸侯属子,王吏倍之。外官王属、七萃之士倍之。姬姓子弟倍之。执职之人倍之。百官公众倍之。哭者七倍之,踊者三十行,行萃百人(百人为一倍。萃,聚也)。女主即位,嬖人群女倍之。王臣姬姓之女倍之(疑同姓之女为先生士妻者,所谓内宗也)。宫官人倍之,宫贤庶妾倍之。哭者五倍,踊者次从,曰:天皇命丧,一里而击锺止哭。曰匠人哭于车里,曾祝哭于丧前,七萃之士哭于丧所。曰小哭,错踊,三踊而行,五里而次。曰丧三舍至于哀次,五舍至于重璧之台(三十里为舍也。《传》曰“远而避之”),乃休。国王乃周姑繇之水以圜丧车(决水周绕之也。繇,音遥。圜,音员)。是曰圜车,曰殇祀之。

王公属子。

孔圣人曰:「诸侯适圣上,必告于祖,奠于祢。冕而出视朝,命祝史告于社稷、宗庙、山川。乃命国家五官而后行,道而出。告者,12日而遍,过是,非礼也。凡告,用牲币。反,亦如之。诸侯相见,必告于祢,朝服而出视朝。命祝史告于五庙所过山川。亦命国家五官,道而出。反,必亲告于祖祢。乃命祝史告至于前所告者,而后听朝而入。」

庚辰,舍于茅尺,于是禋祀除丧。始乐,素服而归,是曰素氏,天子遂东南。

甲戌,圣上东征,舍于五鹿,叔㛗思哭。

曾子问曰:「祭如之何则不行旅酬之事矣?」孔夫子曰:「闻之:小祥者,主人练祭而不旅,奠酬于宾,宾弗举,礼也。昔者,姬稠练而举酬行旅,非礼也;孝公大祥,奠酬弗举,亦不是礼也。」

己丑,帝王东田于泽中,逢寒疾(言盛姬在此遇风寒得疾)。主公舍于泽中,盛姬告病,国王怜之,□泽曰寒氏。盛姬求饮,圣上命人取浆而给(得之速也。《传》曰“何其给也”),是曰壶輲(壶,器名。輲,音遄,速也,与遄同)。皇帝西至于重璧之台,盛姬告病,□皇上哀之,是曰哀次。天皇乃殡盛姬于穀丘之庙(先王之庙有在此者,汉氏亦所在有庙焉)。□戊戌,圣上命哭,启为主(为之丧主,即下伊扈也。上启疑为开殡出棺也)。祭阝父宾丧,君主王女叔为主(叔,穆王之女也,音痤)。国王□宾之命终丧礼,于是殇祀而哭(殇,未成丧,盛姬年少也),内史执策(所以书赠赗之事。内史,主册命者)。官人□丌职曾祝敷筵席设几(敷,犹铺也,《周礼》曰“丧事仍几”),盛馈具,肺盐羹,胾脯、枣、、醢、鱼腊、糗、韭,百物,乃陈腥俎十二,乾豆九十,鼎敦壶鉴四十,器,曾祝祭食(礼,虽丧祭,皆祭食,示有所先也),进肺盐,祭酒(以肺扌耎盐中以祭,所谓振祭也,礼以肺,见《少牢馈食》也)。乃献丧主伊扈,伊扈拜受,□祭女,又献女主叔。叔拜受。祭□祝报祭觞大师,乃哭即位,毕哭,内史□策而哭(策上宜作读《既夕礼》曰“主人之史读赗”是也),曾祝捧馈而哭,御者□祈而哭(待御者,《礼》曰“御者入浴”),抗者觞夕而哭(抗,犹举也。《礼记》曰“小臣多少人抗衾也”),佐者承斗而哭(佐敛者也。斗,斟水杓也),佐者衣衾佩□而哭,乐□人陈琴瑟□竽(疑竽上宜作笙,笙亦竽属),籥,{狄},筦而哭。百□众官人各□其职事以哭,曰:士女错踊九□乃终(错,互也,哭则三踊,三哭而九踊,所谓成踊者也),丧主伊扈,哭出造舍,父兄宗姓及在位者从之。佐者哭,且彻馈,及壶鼎俎豆,众官人各□其职,皆哭而出,井利□事后出而收(井利所以独后出者,典丧祭道具收敛之也。或曰井利稽慢,出不比辇,故收缚之)。

言如状如垒璧。

子游问曰:「丧慈母如母,礼与?」孔夫子曰:「非礼也。古者,男生外有傅,内有老妈,君命所使教子也,何服之有?昔者,鲁文公少丧其母,有慈母良,及其死也,公弗忍也,欲丧之,有司以闻,曰:『古之礼,慈母无服,今也君为之服,是逆古之礼而乱国法也;若终行之,则有司将书之以遗后世。无乃不可乎!』公曰:『古者国君练冠以燕居。』公弗忍也,遂练冠以丧慈母。丧慈母,自鲁幽公始也。」

丙申,大成,百物皆备。

导也。

曾参问曰:「宗子为士,庶子为先生,其祭也如之何?」尼父曰:「以上牲祭于宗子之家。祝曰:『孝子某为介子某荐其不常。』若宗子有罪,居于他国,庶子为医务卫生人士,其祭也,祝曰:『孝子某使介子某执其平日。』摄主不厌祭,不旅,不假,不绥祭,不配。布奠于宾,宾奠而不举,不归肉。其辞于宾曰:『宗兄、宗弟、宗子在他国,使某辞。』」曾参问曰:「宗子去在他国,庶子无爵而市民,能够祭乎?」孔丘曰:「祭哉!」请问:「其祭如之何?」孔圣人曰:「望墓而为坛,以时祭。若宗子死,告于墓而后祭于家。宗子死,称名不言孝,身没而已。子游之徒,有庶子祭者以此,若义也。今之祭者,不首其义,故诬于祭也。」

己丑,天皇南祭白鹿于漯,□乃饮于草中,大奏广乐,是曰乐人。

糗。

曾参问曰:「古者师行,必以迁庙主行乎?」孔子曰:「天皇巡守,以迁庙主行,载于齐车,言必有尊也。今也取七庙之主以行,则失之矣。当七庙、五庙无虚主;虚主者,唯皇帝崩,诸侯薨与去其国,与祫祭于祖,为无主耳。吾闻诸老子@曰:圣上崩,帝王薨,则祝取群庙之主而藏诸祖庙,礼也。卒哭成事而后,主各反其庙。君去其国,大宰取群庙之主以从,礼也。祫祭于祖,则祝迎四庙之主。主,出庙入庙必跸;老子@云。」曾参问曰:「古者师行,无迁主,则何主?」孔圣人曰:「主命。」问曰:「何谓也?」孔圣人曰:「太岁、诸侯将出,必以币帛皮圭告于祖祢,遂奉以出,载于齐车以行。每舍,奠焉而后就舍。反必告,设奠卒,敛币玉,藏诸两阶之间,乃出。盖贵命也。」

壬申,大哭殇祀而载。

癸亥,大哭殇祀而载。

曾子舆问曰:「亲迎,女在涂,而婿之父母死,如之何?」孔圣人曰:「女改服布深衣,缟总以趋丧。女在途,而女之父母死,则女反。」「如婿亲迎,女未至,而有齐衰大功之丧,则如之何?」孔仲尼曰:「男不入,改服于外次;女入,改服于内次;然后即位而哭。」曾子问曰:「除丧则不复昏礼乎?」孔仲尼曰:「祭,过时不祭,礼也;又何反于初?」孔子曰:「嫁女之家,三夜不息烛,思相离也。取妇之家,一日不举乐,思嗣亲也。八月而庙见,称来妇也。择日而祭于祢,成妇之义也。」曾子舆问曰:「女未庙见而死,则如之何?」孔仲尼曰:「不迁于祖,不祔于皇姑,婿不杖、不少、不次,归葬于女氏之党,示未成妇也。」

癸丑,大哭而□。

粥清也,音移

曾参问曰:「君薨,既殡,而臣有家长之丧,则如之何?」孔圣人曰:「归居于家,有殷事,则之君所,朝夕否。」曰:「君既启,而臣有老人家之丧,则如之何?」孔圣人曰:「归哭而反送君。」曰:「君未殡,而臣有父母之丧,则如之何?」尼父曰:「归殡,反于君所,有殷事则归,朝夕否。大夫,室老行事;士,则后生行事。大夫内子,有殷事,亦之君所,朝夕否。」

甲子,太岁东征,钓于漯水,以祭淑人,是曰祭丘。

太岁见之。乃遣邢侯、曹侯归于其邦,王官执礼共于二侯依旧。

曾子舆问曰:「君出疆以两年之戒,以椑从。君薨,其入如之何?」孔丘曰:「共殡服,则子麻,弁绖,疏衰,菲,杖。入自阙,升自西阶。如小敛,则子免而从柩,入自门,升自阼阶。君大夫士一节也。」曾子舆问曰:「君之丧既引,闻父母之丧,如之何?」孔丘曰:「遂。既封而归,不俟子。」曾子问曰:「父母之丧既引,及涂,闻君薨,如之何?」孔圣人曰:「遂。既封,改服而往。」

丁卯,主公北升于大北之隥,而降休于两柏之下。国君永念伤心,乃思淑人盛姬,于是流涕。七萃之士葽豫上谏于国君曰:自古有死有生,岂独淑人。国君不乐,出于永思。永思有益,莫忘其新(言思之有益者,莫忘更求新人)。国王哀之,乃又流涕(闻此言,愈更增感也)。是日辍,乙酉甲辰,国君西绝钘隥(即钘山之坂。一云己丑游于井钘之山,吉日丁酉),乃遂西北。

王吏倍之。外官王属,七萃之士倍之。

曾参问曰:「将冠子,冠者至,揖让而入,闻齐衰大功之丧,如之何?」孔丘曰:「内丧则废,外丧则冠而不醴,彻馔而扫,即位而哭。如冠者未至,则废。如将冠子而未及期日,而有齐衰、大功、小功之丧,则因丧服而冠。」「除丧不改冠乎?」孔圣人曰:「国王赐诸侯大夫冕弁服于大庙,归设奠,服赐服,于斯乎有冠醮,无冠醴。父没而冠,则已冠扫地而祭于祢;已祭,而见伯父、叔父,而后飨冠者。」

癸亥,圣上南征,至于菹台。

敷,犹铺也,《周礼》曰「丧事仍几」。

曾子舆问曰:「取女,有好日子而女死,如之何?」尼父曰:「婿齐衰而吊,既葬而除之。夫死亦如之。」曾子问曰:「丧有二孤,庙有二主,礼与?」孔夫子曰:「天无二15日,土无二王,尝禘郊社,尊无二上。未知其为礼也。昔者姜不辰亟举兵,作伪主以行。及反,藏诸祖庙。庙有二主,自桓公始也。丧之二孤,则昔者姬臧适鲁,遭季桓子之丧,卫君请吊,哀公辞不得命,公为主,客人吊。康子立于门右,北面;公揖让升自东阶,西乡;客升自西阶吊。公拜,兴,哭;康子拜稽颡于位,有司弗辩也。今之二孤,自季康子之过也。」

上冬丁卯,邢侯、曹侯来吊(曹国,今济阴定陶县是也),内史将之以见国君,国王告不豫而辞焉(不豫,辞病也。《上大夫》曰“武王不豫”)。邢侯、曹侯乃吊太子,太子哭,出庙门,以迎邢侯,再拜劳之,侯不答拜(谦,不敢与世子抗礼),邢侯谒哭于庙。太子先哭而入,西向即位。内史宾侯北向而立,大哭九,邢侯厝踊三而止。世子送邢侯至庙门之外,邢侯遂出,皇储再拜,送之。曹侯庙吊入哭,皇太子送之,亦如邢侯之礼。

是曰五鹿官人之□是丘,□其皮是曰□皮,□其脯是曰□脯。圣上饮于漯水之上。

曾子舆问曰:「七年之丧,吊乎?」孔丘曰:「三年之丧,练,不群立,不游览。君子礼以饰情,四年之丧而吊哭,不亦虚乎?」曾参问曰:「大夫、士有私丧,能够除之矣,而有君服焉,其除之也如之何?」尼父曰:「有君丧服于身,不敢私服,又何除焉?于是乎有不符合时机而弗除也。君之丧,服除而后殷祭,礼也。」曾参问曰:「父母之丧,弗除可乎?」尼父曰:「先王制礼,过时弗举,礼也;非弗能勿除也,患其过于制也,故君子过时不祭,礼也。」

十十一月戊戌,帝王西征,至于因氏。国王乃钓于河,以观姑繇之木(姑繇,大木也。《山海经》云“寻木长千里,生河边”,谓此木之类)。

言不以丧废礼。

曾参问曰:「为君使而卒于舍,礼曰:公馆复,私馆不复。凡所使之国,有司所授舍,则公馆已,何谓私馆不复也?」孔丘曰:「善乎问之也!自卿、大夫、士之家,曰私馆;公馆与公所为,曰公馆。公馆复,此之谓也。」曾子舆问曰:「下殇:土周葬于园,遂舆机而往,途迩故也。今墓远,则其葬也如之何?」孔夫子曰:「吾闻诸老子@曰:昔者史佚有子而死,下殇也。墓远,召公谓之曰:『何以不棺敛于宫中?』史佚曰:『吾敢乎哉?』召公言于周公,周公曰:『岂不可?』史佚行之。下殇用棺衣棺,自史佚始也。」

丁巳,国王东征,食马于漯水之上。乃鼓之棘,是曰马主。

为盛姬筑台也。

曾子舆问曰:「大功之丧,能够与于馈奠之事乎?」尼父曰:「岂大功耳!自斩衰以下皆可,礼也。」曾子舆曰:「不以轻服而重相为乎?」孔夫子曰:「非此之谓也。国王、诸侯之丧,斩衰者奠;大夫,齐衰者奠;士则朋友奠;不足,则取于大功以下者;不足,则相反。」曾子舆问曰:「小功可以与于祭乎?」孔仲尼曰:「何须小功耳!自斩衰以下与祭,礼也。」曾参曰:「不以轻丧而重祭乎?」孔圣人曰:「天皇、诸侯之丧祭也,不斩衰者不与祭;大夫,齐衰者与祭;士,祭不足,则取于兄弟大功以下者。」曾参问曰:「相识,有丧服能够与于祭乎?」孔丘曰:「缌不祭,又何助于人。」

辛巳,至于野王。

壶器名輲,音遄,速也,与遄同。

曾子问曰:「葬引至于堩,日有食之,则有变乎?且不乎?」尼父曰:「昔者吾从老聃助葬于巷党,及堩,日有食之,老子@曰:『丘!止柩,就道右,止哭以听变。』既明反而后行。曰:『礼也。』反葬,而丘问之曰:『夫柩无法反者也,日有食之,不知其已之迟数,则岂如行哉?』老聃曰:『诸侯朝太岁,见日而行,逮日而舍奠;大夫使,见日而行,逮日而舍。夫柩不早出,不暮宿。见星而僧人,唯罪人与奔父母之丧者乎!日有食之,安知其不见星也?且君子行礼,不以人之亲痁患。』吾闻诸老聃云。」

甲寅,皇帝西济于河,嚣氏之遂。

管如并两笛,音管。

壬戍,葬史录繇鼓锺以亦下棺,七萃之士□士女错踊九,□丧下。昧爽,国王使嬖人,赠用文锦明衣九领(谓之明衣,言佛祖之衣),丧宗伊扈赠用变裳(宗亦主,变裳,裳名也)。女主叔赠用茵组,百嬖人官师毕赠(言尽有襚赗也。官师,群士号也。《礼记》曰“官师一庙”),井利乃藏。报哭于大次(报,犹反也。大次,有次神次也),祥祠□祝丧罢哭,辞于远人。为盛姬谥曰哀淑人,国君名之,是曰哀淑之丘。

哭泣之位次。

乙亥,君主具官见邢侯、曹侯,国王还返,邢侯、曹侯执见拜圣上之武一,君主见之。乃遣邢侯、曹侯归于其邦,王官执礼共于二侯照旧,曰:天子出宪,以或襚赗(此以上似说赗赠事,时装曰襚,音遂)。

国名。

之虚,圣上之闾,乃□先王九观,以诏后世(此复是登名山有所铭勒封建也。残缺字多不可推考耳)。

邢侯、曹侯执见拜太岁之武一。

辛巳,国君□征,舍于菹台。

令尽哀也。

疑此太行山也。

宫贤庶妾倍之。

藏之于墓所。

捧,双手持也。

疑竽上宜作笙,笙亦竽属。

己巳,至于野王。

得之速也。《传》曰「何其给也」。

皇帝舍于泽中,盛姬告病,天皇怜之,□泽曰寒氏。

北向而立,大哭九,邢侯厝踊三而止。

抗,犹举也。《礼记》曰「小臣多人抗衾也」。

谦不敢与皇太子抗礼。

击鼓以行丧,举旗以劝之。

盛馈具。

即钘山之坂。一云辛亥游于井钘之山,吉日己卯。

茵,褥。

昧爽,国王使嬖人。

此复是登名山有所铭勒封建也。残缺字多不可推考耳。

义所未闻。

乃宿于虞。

《穆太岁传》卷六

宪,命。

□丙辰,皇帝命哭。

嬖人,王所幸爱者。

令群臣大临也。

以号水也。

戊寅,国君具官见邢侯、曹侯。

*拜,或作邦。

古文

大胾,

事后以上,皆因鹿以名所在地,用纪之也。今元城县东郭有五鹿墟,姬州蒲所乞食于野人处者也。

庚寅,圣上南征,吉日辛丑,天子入于南郑。

井利所以独后出者,典丧祭器具状敛之也。或曰:井利稽慢出比不上辈,故收缚之。

天皇丘之。

漯水,今济阴漯阴县,音沓。

曰□祀大哭九而终丧。出于门,丧主即位。

今軨桥西北悬绝,中心有两道。

谒,告也。

君主永念悲哀,乃思淑人盛姬,于是流涕。七萃之士,葽豫上谏于天皇曰:自古有死有生,岂独淑人。天皇不乐,出于永思。永思有益,莫忘其新。

窆也。

为节,音节。弥,犹低也。

乃遂西北。

己卯,君王南征,至于菹台。

女主叔㛗赠用茵组。

祥祠□祝丧罢哭,辞于远人。

为棺御也。《周礼》曰「丧祝为御,《礼记》曰「诸侯御枢以羽保」,谓在前为行为举止之节。

韭。

毕哭,内史□策而哭。

井利乃藏。

辛酉,国君北升于大北之隥。

河济之间共事。

肉也,当以音行。

佐饮食者。

戊午,始祖东征,食马于漯水之上。乃鼓之棘,是曰马主。

踊者三十行,行萃百人。

虞,国名,今太阳县。

上疑说盛姬死也。

言盛姬在此遇风寒得疾。

是曰乐人。

是曰重璧之台。

曹侯不进。

哭者五倍,踊者次从。

丧主伊扈,哭出造舍。

曰殇祀之。

皆佐者主为之。

抗者觞夕而哭。

疑字错误,所未详也。

于是乎殇祀而哭。

盛姬求饮,圣上命人取浆而给。

御棺不得下也。

即玄池也。

癸丑,大哭而□。

于是白鹿一牾,逸出走。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天子乃为之台,穆天子传卷之六

上一篇:《穆天子传》是一部记录周穆王西巡史事的着作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