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此必蘧伯玉也,墓前有祠
分类:文学资讯

姬申之老婆也。灵公与老伴夜坐,闻车声辚辚,至阙而止,过阙复有声。公问爱妻曰:“知此谓何人?”内人曰:“此必蘧瑗也。”公曰:“何以知之?”妻子曰:“妾闻:礼下公门式路马,所以广敬也。夫忠臣与孝子,不为昭昭信节,不为冥冥堕行。蘧瑗,卫之贤先生也。仁而有智,敬于事上。此其人必不以闇昧废礼,是以知之。”公使视之,果伯玉也。公反之,以戏老婆曰:“非也。”内人酌觞再拜贺公,公曰:“子何以贺寡人?”老婆曰:“始妾独以卫为有蘧瑗尔,今卫复有与之齐者,是君有二贤臣也。国多贤臣,国之福也。妾是以贺。”公惊曰:“善哉!”遂语内人其实焉。君子谓卫内人明于知人道。夫可欺而不可罔者,其明智乎!诗云:“我闻其声,不见其人。”此之谓也。

《列女传》卫灵妻子2018-07-14 20:24列女传点击量:185

导读: 蘧瑗葬地 蘧伯玉活着住居何地,身后葬于那边,其记有四:一曰卫辉,一曰长垣,一曰获嘉,一曰抚顺。 清《河三亚志》和民国时期《湖北新志》俱载:在卫辉府城西南卅长史人村,蘧

颂曰:卫灵夜坐,爱妻与存,有车辚辚,中止阙门,老婆知之,必伯玉焉,维知识贤,问之信然。

《列女传》卫灵爱妻

蘧瑗葬地

古典法学原来的文章赏析,本文由小编整理于网络,转发请注解出处

姬晋之内人也。灵公与相恋的人夜坐,闻车声辚辚,至阙而止,过阙复有声。公问老婆曰:“知此谓何人?”妻子曰:“此必蘧瑗也。”公曰:“何以知之?”内人曰:“妾闻:

蘧瑗活着住居什么地方,身后葬于这边,其记有四:一曰卫辉,一曰长垣,一曰获嘉,一曰日照。

礼下公门式路马,所以广敬也。夫忠臣与孝子,不为昭昭信节,不为冥冥堕行。蘧瑗,卫之贤先生也。仁而有智,敬于事上。此其人必不以闇昧废礼,是以知之。”公使视之,果伯玉也。公反之,以戏妻子曰:“非也。”妻子酌觞再拜贺公,公曰:“子何以贺寡人?”内人曰:“始妾独以卫为有蘧瑗尔,今卫复有与之齐者,是君有二贤臣也。国多贤臣,国之福也。妾是以贺。”公惊曰:“善哉!”遂语爱妻其实焉。君子谓卫内人明于知人道。夫可欺而不可罔者,其明智乎!诗云:“我闻其声,不见其人。”此之谓也。

清《河许昌志》和民国时期《山东新志》俱载:在卫辉府城西北卅抚军人村,蘧瑗居此故名,村北有蘧伯玉墓,又有蘧医务人士庙。《原阳县志》古墓葬载:蘧瑗墓位于城西十六海里,正人村北1000米许,墓前有清康熙帝廿四年上卿杨茂祖之立石。

颂曰:

新编《卫滨区志》云:蘧瑗墓位于城南六海里邱寨村南,墓前有祠,内多碑刻,祠后是墓碑文:“先贤内黄侯蘧公之墓”。1960年尚存三通碑刻和 负桑梓在城东伯玉村。现成孟岗乡伯玉村。

卫灵夜坐,老婆与存,有车辚辚,中止阙门,内人知之,必伯玉焉,维知识贤,问之信然。

中华民国《凤泉区志》载:蘧伯玉在县东南五里许,举柏村,墓在村北半里许,四周约三十余步。巨柏村原名:蘧瑗村和正人村,村民众感其活着之德,不忍直呼其名,即以墓前有大侧柏叶而命名大柏树村,“大”即“巨”也,遂又改名巨柏村。民国时代22年秘书长邹砮皂的价码古愚予撰文立石。今墓已湮没,残碑尚在。

《范县志》载:蘧伯玉桑梓详细在今华龙区渠村乡渠村,渠村原为蘧村,一九六零年为执行简化字改成现名,因在渠村以回忆蘧伯玉而起的佛殿会,历经3000年而盛行不衰。

谈到底那边系葬地,实不敢冒然确定与否认,四周皆没有蘧氏后嗣,待后代有贤者进一步考核。

蘧瑗诸侯

封“先贤”,奉祀文庙东庑第三位。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此必蘧伯玉也,墓前有祠

上一篇:祸必及身矣,祸必及身矣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