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叔鱼卒以贪死,羊舌鲋字叔鱼
分类:文学资讯

叔姬者,羊舌子之妻也,叔向、叔鱼之母也,一姓杨氏。叔向名肸,叔鱼名鲋。羊舌子好正,不容于晋,去而之三室之邑。三室之邑人相与攘羊而遗之,羊舌子不受。叔姬曰:“夫子居晋不容,去之三室之邑,又不容于三室之邑,是于夫子不容也,不如受之。”羊舌子受之,曰:“为肸与鲋亨之。”叔姬曰:“不可。南方有鸟名曰干吉,食其子,不择肉,子常不遂。今肸与鲋,童子也。随大夫而化者,不可食以不义之肉,不若埋之,以明不与。”于是乃盛以瓮,埋垆阴。后二年,攘羊之事发,都吏至,羊舌子曰:“吾受之,不敢食也。”发而视之,则其骨存焉。都吏曰:“君子哉,羊舌子!不与攘羊之事矣。”君子谓叔姬为能防害远疑。诗曰:“无曰不显,莫予云觏。”此之谓也。叔向欲娶于申公巫臣氏,夏姬之女,美而有色,叔姬不欲娶其族。叔向曰:“吾母之族,贵而无庶,吾惩舅氏矣。”叔姬曰:“子灵之妻杀三夫一君一子,而亡一国两卿矣。尔不惩此,而反惩吾族,何也?且吾闻之:有奇福者,必有奇祸。有甚美者,必有甚恶。今是郑穆少妃姚子之子,子貉之妹也。子貉早死无后,而天钟美于是,将必以是大有败也。昔有仍氏生女,发黑而甚美,光可监人,名曰玄妻。乐正夔娶之,生伯封。宕有豕心,贪惏毋期,忿戾毋餍,谓之封豕。有穷后羿灭之,夔是用不祀。且三代之亡,及恭太子之废,皆是物也。汝何以为哉!夫有美物足以移人,苟非德义,则必有祸也。”叔向惧而不敢娶,平公强使娶之,生杨食我,食我号曰伯硕。伯硕生时,侍者谒之叔姬曰:“长姒产男。”叔姬往视之,及堂,闻其号也而还,曰:“豺狼之声也。狼子野心,今将灭羊舌氏者,必是子也。”遂不肯见。及长,与祁胜为乱,晋人杀食我,羊舌氏由是遂灭。君子谓叔姬为能推类。诗云:“如彼泉流,无沦胥以败。”此之谓也。叔姬之始生叔鱼也而视之曰:“是虎目而豕啄,鸢肩而牛腹,溪壑可盈,是不可餍也,必以赂死。”遂不见。及叔鱼长,为国赞理。邢侯与雍子争田,雍子入其女于叔鱼以求直,邢侯杀叔鱼与雍子于朝。韩宣子患之。叔向曰:“三奸同罪,请杀其生者而戮其死者。”遂族邢侯氏,而尸叔鱼与雍子于市。叔鱼卒以贪死,叔姬可谓智矣。诗云:“贪人败类。”此之谓也。

《列女传》晋羊叔姬2018-07-14 20:23列女传点击量:199

导读:www.773.net,在历史长河上游的波光里,一条不太起眼的「小鱼」连同他翻起的浊浪,最终引起了史家的注意:他就是春秋时代晋国贵族羊舌鲋——史籍中第一条落入法网的「贪鱼」。 羊舌鲋的鲋,音fu,古书上指鲫鱼。按名与字相通的规则,羊舌鲋字叔鱼。他出身名门,父兄都是晋国显赫一时的人物,但本人并无什么特别的才干。据《左传》记载,他曾在晋国担任过两个代理职务:一次是在「昭公十三年」的七月,「摄司马」;一次是在次年,「摄理(理官,相当于首席法官)」。就是这两年中两次为期短暂的临时从政经历,被他创出了 贪腐史上的三项第一。 先看看他「摄司马」时的「业绩」。当时的晋国,虽距晋文公雄称春秋五霸的辉煌年代已过百年,仍欲会盟诸侯再图霸业;发现自己号召力有些不足,就想在境外搞一次大规模军演,展示一下军事实力。《左传·昭公十三年》是这样记载的:「……七月丙寅,治兵于邾南,甲车四千乘,羊舌鲋摄司马,遂合诸侯于平丘。」主张这次境外陈兵「示威」以慑服诸侯的叔向,就是羊舌鲋的异母兄长羊舌肸,是历事晋悼公、平公和昭公的三朝名臣。羊舌鲋的这次「摄司马」,极可能有赖这位兄长的举荐。「举贤不避亲」可以引为佳话,但举亲而不贤,则要引为教训。叔向的举荐不幸为后者,而且教训马上就来了:「……次于卫地,叔鲋求货于卫,淫刍荛者。卫人使屠伯馈叔向羹,与一箧锦……」 「刍荛者」也就是军中打草喂马的兵丁。羊舌鲋此时拥有重兵,索贿却不明说,而是纵使军中小卒在卫国境内闹事。敲打你一下,看你开不开窍,懂不懂潜规则。这已不像远古时「暴虐百姓」的悍吏那么明火执仗,而是多绕个弯子,把你带进设好的暗箱里另行操作。这正是贪官们的自得之处,就像做贼的看不起打劫的,讲的是「技术含量」。卫国果然中招——破财免灾是弱者的基本生存策略,面对大国强兵,弱小的卫国只好登门送礼,以求息事宁人。 但耍小聪明的人往往疏于大智。羊舌鲋大概想不到,这游戏却让自己的兄长叔向好生为难。这次境外演兵的本意,是慑服诸侯参加会盟。但羊舌鲋驱纵士卒骚扰邻国百姓,却使晋国在诸侯国中留下暴虐的恶名。外交无小事,岂可容忍羊舌鲋因一己小利而坏了晋国的国际政治威望?于是叔向采取了主动的姿态,向卫国使者摊牌: 「刍荛者」也就是军中打草喂马的兵丁。羊舌鲋此时拥有重兵,索贿却不明说,而是纵使军中小卒在卫国境内闹事。敲打你一下,看你开不开窍,懂不懂潜规则。这已不像远古时「暴虐百姓」的悍吏那么明火执仗,而是多绕个弯子,把你带进设好的暗箱里另行操作。这正是 们的自得之处,就像做贼的看不起打劫的,讲的是「技术含量」。卫国果然中招——破财免灾是弱者的基本生存策略,面对大国强兵,弱小的卫国只好登门送礼,以求息事宁人。 但耍小聪明的人往往疏于大智。羊舌鲋大概想不到,这游戏却让自己的兄长叔向好生为难。这次境外演兵的本意,是慑服诸侯参加会盟。但羊舌鲋驱纵士卒骚扰邻国百姓,却使晋国在诸侯国中留下暴虐的恶名。外交无小事,岂可容忍羊舌鲋因一己小利而坏了晋国的国际政治威望?于是叔向采取了主动的姿态,向卫国使者摊牌: 「叔向受羹反锦,曰:『晋有羊舌鲋者,渎货无厌,亦将及矣。为此役也,子若以君命赐之,其已。』客从之,未退,而禁之。」叔向将羊舌鲋的底细和盘托出,指出他的劣行不代表国家。同时又授意卫国使者,以卫君名义将锦送给羊舌鲋个人。卫国人依计而行,利令智昏的羊舌鲋自以为得计,对送上的礼物照单全收,而且不等卫国派去向他送礼的使臣退出堂上,就连忙下令叫停了手下人的胡作非为。而这恰恰也证实了此事确系他一人做祟,晋国形象终于得到了洗刷。孔夫子深明叔向的苦心,事后赞曰:「平丘之会,数其贿(揭露羊舌鲋贪图贿赂)也,以宽卫国,晋不为暴。」而羊舌鲋索贿成功后不打自招的表演和忘乎所以的心态,亦可见贪心足以降低一个人的智商,使其因小利而一叶障目。如此「鼠目寸光」,又安能看得见自己不久将玩火自焚,「亦将及矣」的结局? 羊舌鲋新官上任,就创出了 自《夏书》规定贪墨为罪以来,旷夏商周三代之久才得见于史料的第一宗完整案例。而在次年,他又再接再厉再创更高「绩效」,一举「勇夺」执法者受贿和色情受贿两个史上第一。《左传·昭公十四年》记载,事情起于一起争地案。此时晋国的理官去了楚国,晋国执政长官韩宣子让羊舌鲋代行理官职权来断此案:「晋邢侯与雍子争鄐田,久而无成。士景伯如楚,叔鱼摄理,韩宣子命断旧狱,罪在雍子。」 其后,自知有罪的雍子,不惜牺牲自己的女儿使出美人计。而羊舌鲋这次贪色忘义,枉法断案,竟意外惨遭报复,终于搭上了性命:「雍子纳其女于叔鱼,叔鱼蔽罪邢侯。邢侯怒,杀叔鱼与雍子于朝。」 其兄叔向一年前就说他「渎货无厌,亦将及矣」,最终真是一语成谶,果有此报。羊舌鲋以身殉贪之后,这起「一个美女引发的血案」亦当了断,于是:「宣子问其罪于叔向。叔向曰:『三人同罪,施生戮死可也。雍子自知其罪而赂以买直,鲋也鬻狱,刑侯专杀,其罪一也。己恶而掠美为昏,贪以败官为墨,杀人不忌为贼。《夏书》曰:昏、墨、贼,杀。皋陶之刑也。请从之。』乃施邢侯而尸雍子与叔鱼于市。」羊舌鲋终于在死后被追认为 ,与行贿者和杀人者一同曝尸街头。 关于羊舌鲋的贪婪,左丘明《国语·晋语》中也有一段故事:「叔鱼生,其母视之,曰:『是虎目而豕喙,鸢肩而牛腹,溪壑可盈,是不可餍也,必以贿死。』遂不视。」这看似有些「迷信」的描写,信非完全的空穴来风。也许羊舌鲋的长相看上去确实令人失望,或许那长相也真能找出与这四种动物相似的地方。但生而如此,且不论是他有愧其母,还是其母对不起他,由此就认定其「必以贿死」,并且「遂不视」,连看护都放弃了,更谈不上认真教育和管束。这看上去更像是导致他命运的一大根源:还是一尾幼鱼就被如此放养,日后难免不触法网。

颂曰:叔向之母,察于情性,推人之生,以穷其命,叔鱼食我,皆贪不正,必以货死,果卒分争。

《列女传》晋羊叔姬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叔姬者,羊舌子之妻也,叔向、叔鱼之母也,一姓杨氏。叔向名肸,叔鱼名鲋。羊舌子好正,不容于晋,去而之三室之邑。三室之邑人相与攘羊而遗之,羊舌子不受。叔姬曰: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叔鱼卒以贪死,羊舌鲋字叔鱼

上一篇:《列女传》赵将括母2018-07-14 20,克宏未尝言兵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