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夫死戍所,属孝妇曰
分类:文学资讯

孝妇者,陈之少寡妇也。年十六而嫁,未有子。其夫当行戍,夫且行时,属孝妇曰:“作者生死未可见。幸有老妈,无她兄弟,备吾不还,汝肯养笔者母乎?”妇应曰:“诺。”夫果死不还。妇养姑不衰,慈爱愈固。纺绩以为家业,终无嫁意。居丧四年,其家长哀其年轻无子而早寡也,将取而嫁之,孝妇曰:“妾闻之:‘信者人之干也,义者行之节也。’妾幸得离繦緥,受严命而事夫。夫且行时,属妾以其阿娘,既许诺之。夫受人之托,岂可弃哉!弃托不相信,背死不义,不可也。”母曰:“吾怜汝少年早寡也。”孝妇曰:“妾闻:‘宁载于义而死,不载于地而生。’且夫养人阿妈而不能够卒,许人以诺而不能够信,将何以立于世!夫为人妇,固养其舅姑者也。夫不幸先死,不得尽为人子之礼。今又使妾去之,莫养老母。是明夫之不肖而着妾之不孝。不孝不相信且无义,何以生哉!”因欲自杀,其父母惧而不敢嫁也,遂使养其姑二十八年。姑年八十四,寿乃尽,卖其田宅以葬之,终奉祭奠。淮阳太师以闻,刘恒王高其义,贵其信,美其行,使使者赐之黄金四十斤,复之一生,号曰孝妇。君子谓孝妇备于妇道。诗云:“匪直也人,秉心塞渊。”此之谓也。

《列女传》陈寡孝妇2018-07-14 20:08列女传点击量:66

◎列女一

颂曰:孝妇处陈,夫死无子,妣将嫁之,终不听母,潜心养姑,一醮不改,圣王嘉之,号曰孝妇。

《列女传》陈寡孝妇

古者女生之居室也,必有傅姆师保为陈诗书图史以训之。凡左右崇拜之仪,内外授受之别,与所以事父母舅姑之道,盖无所不备也。而又有国君之后妃,诸侯之爱妻,躬行于上,以率化之。则其居安而有淑顺之称,临变而有贞特之操者,夫岂偶尔哉。后世此道既废,女子而处闺闼之中,溺情爱之私,耳不聆箴史之言,目不睹防守之具,由是动逾礼则,而频仍自放于邪僻矣。苟于是时而有能以懿节自著者焉,非其生质之美,则亦岂易致哉。史氏之书,所以必录而弗敢略也。

古典法学原来的书文赏析,本文由小编整理于互连网,转发请注解出处

孝妇者,陈之少寡妇也。年十六而嫁,未有子。其夫当行戍,夫且行时,属孝妇曰:

元受命百多年,女妇之能以行闻于朝者多矣,无法尽书,采其尤卓异者,具载于篇。其间有不忍夫死,感慨自杀以从之者,虽或失于过中,然较于苟生受辱与更适而不知愧者,有间矣。故特著之,以示劝励之义云。

“小编生死未可见。幸有老妈,无她兄弟,备吾不还,汝肯养笔者母乎?”妇应曰:“诺。”夫果死不还。妇养姑不衰,慈爱愈固。纺绩认为家业,终无嫁意。居丧七年,其家长哀其年轻无子而早寡也,将取而嫁之,孝妇曰:“妾闻之:‘信者人之干也,义者行之节也。’妾幸得离襁褓,受严命而事夫。夫且行时,属妾以其老妈,既许诺之。夫受人之托,岂可弃哉!

崔氏,周术忽妻也。丙辰岁,从术忽官平阳。金今后攻城,克之,下令官属内人敢匿者死。时术忽以使事在上党,崔氏急即抱孙子祯以诡计自言于将,将信之,使军吏书其臂出之。崔氏曰:“妇人臂使人执而书,非礼也。”以金赂吏,使书之纸。吏曰:“吾知汝诚贤妇,然令不敢违。”命崔自揎袖,吏悬笔而书焉。既出,有言其诈者,将怒,命追之。崔与祯伏土窖二十四日,得免,既与术忽会。未几,术忽以病亡,崔年二十九,即大恸柩前,誓不更嫁,斥去丽饰,服皂布弊衣,放散婢仆,躬自纺绩,悉以资金财产遗亲旧。有权贵使人讽求娶,辄自爬毁其面不欲生。四十年未尝妄言笑,预吉会。治家庭教育子有法,人比古烈妇云。

弃托不相信,背死不义,不可也。”母曰:“吾怜汝少年早寡也。”孝妇曰:“妾闻:‘宁载于义而死,不载于地而生。’且夫养人老妈而不能够卒,许人以诺而不能够信,将为什么立于世!

周氏,平滦石城人。年十六适李伯通,生一子,名易。金末,伯通监丰润县,国兵攻之,城破,不知在何处。周氏与易被虏,谓偕行者曰:“人苟爱其生,万一受辱,不比死也。”即自投于堑。主者怒,拔佩刀三刃其体而去,得不死。遂携易而逃,间关至汴,绩纴以自给,教易读书有成。

夫为人妇,固养其舅姑者也。夫不幸先死,不得尽为人子之礼。今又使妾去之,莫养阿妈。

杨氏,东平须城人。夫郭三,服役扬州,杨氏留事舅姑,以孝闻。至元四年,夫死戍所,母欲夺嫁之,杨氏号痛自誓,乃已。久之,夫骨还,舅曰:“新娘年少,终必他适,可令吾子鳏处地下耶!”将求里人亡女骨合瘗之。杨氏闻,益悲,不食13日,自经死,遂与夫共葬焉。

是明夫之不肖而着妾之不孝。不孝不相信且无义,何以生哉!”因欲自杀,其家长惧而不敢嫁也,遂使养其姑二十五年。姑年八十四,寿乃尽,卖其田宅以葬之,终奉祭奠。淮阳春度使以闻,汉孝文圣上高其义,贵其信,美其行,使使者赐之黄金四十斤,复之终生,号曰孝妇。

胡烈妇,咸海刘平妻也。至元两年,平当戍枣阳,车载(An on-board)其家以行。夜宿沙河傍,有虎至,衔平去。胡觉起追及之,持虎足,顾呼车中儿,取刀杀虎,虎死,扶平还至季阳城求医,以伤卒。县官言状,命恤其母亲和儿子,仍旌异之。

君子谓孝妇备于妇道。诗云:“匪直也人,秉心塞渊。”此之谓也。

至大间,建德王氏女,父出耘舍傍,遇豹,为所噬,曳之升山。父大呼,女识父声,惊趋救,以父所弃锄击豹脑,杀之,父乃得生。

颂曰:

阚文兴妻王氏,名丑丑,建康人也。文兴入伍柳州,为其万户府知事,王氏与俱行。至元十三年,陈吊眼作乱,攻宜昌,文兴率兵与战,死之。王氏被掠,义不受辱,乃绐贼曰:“俟吾葬夫,即汝从也。”贼许之,遂脱,得负尸还,积薪焚之。火既炽,即自投火中死。至顺八年,事闻,赠文兴王爵,谥曰英烈;王氏曰贞烈妻子。有司为立庙祀之,号“双节”云。

孝妇处陈,夫死无子,妣将嫁之,终不听母,潜心养姑,一醮不改,圣王嘉之,号曰孝妇。

郎氏,三亚安吉人,宋进士朱甲妻也。朱尝仕甘南,以郎氏从。至元间,朱殁,郎氏护丧还至南湖大山里,留居避盗。势家柳氏欲强聘之,郎誓不从,夜弃装奉柩遁。柳邀之中道,复死拒,得免。家居,养姑甚谨。姑尝病,郎祷天,刲股肉进啖而愈。后姑丧,以哀闻。大德十一年,旌美之。

又有东平郑氏、大宁杜氏、安西杨氏,并少寡守志,割体肉疗姑病。

秦兼美二女,西藏光山人,逸其名。父尝有危疾,医云不可攻。姊闭户默祷,凿己脑和药进饮,遂愈。父后复病欲绝,妹刲股肉置粥中,父小啜即苏。

孙氏女,河间人。父病癞十年,女祷于天,求以身代,且吮其脓血,旬月而愈。

许氏女,安丰人。父疾,割股啖之乃痊。

张氏女,庐州人,嫁为高垕妻。母病目丧明,张氏归省,抱母泣,以舌舐之,目忽能视。

州县各以状闻,褒表之。

焦氏,泾阳袁天祐妻也。天祐祖、父始皆从军役,祖母杨氏、母焦氏并家居守志。至元二十两年,天祐复从征死甘州,妻焦氏年少,宗族欲改嫁之。焦氏哭且言曰:“袁氏不幸三世早寡,自祖姑以来,皆守节义,岂可至自个儿而遂废乎!吾生为袁氏妇,死则葬袁氏土尔,终不能够改容事旁人也。”众不敢复言。

周氏,泽州人,嫁为安西张兴祖妻。年二十四,兴祖殁,舅姑欲使再适,周氏弗从,曰:“妾家祖、父皆早世,妾祖母、妾母并以贞操闻,妾或中道易节,是忘故夫而辱古代人也。夫忘故夫不义,辱古代人不孝,不孝不义,妾不为也。”遂居嫠三十年,奉舅姑,惹事死葬无违礼。其父与外祖皆无后,葬祭之礼亦周氏主之。

有司以闻,并赐旌异。

赵孝妇,德安应城人。早寡,事姑孝。家贫,佣织于人,得美味佳肴必持归奉姑,自啖粗粝不厌。尝念姑老,一旦有不讳,无由得棺,乃以次子鬻富家,得钱百缗,买杉木治之。棺成,置于家。西接失火,时西风烈甚,火势及孝妇家,孝妇亟扶姑出避,而棺重不可移,乃抚膺大哭曰:“吾为姑卖儿得棺,无能为自身救之者,苦莫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焉!”言毕,风转而北,孝妇家得不焚,人认为衡水所致。

霍氏二妇尹氏、杨氏,夫家太原人。至元间,尹氏夫耀卿殁,姑命其更嫁,尹氏曰:“妇之行一节而已,再嫁而失节,妾不忍为也。”姑曰:“世之妇皆然,人未尝以为非,汝独何耻之有?”尹氏曰;“人之志不一致,妾知守妾志尔。”姑不能够强。杨氏夫显卿继殁,虑姑欲其嫁,即先白姑曰:“妾闻娣姒犹兄弟也,宜相好焉。今姒既留,妾可独去乎,愿与共修妇道,以终事吾姑。”姑曰:“汝果能假使,吾何言哉!”于是同处二十余年,以节孝闻。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夫死戍所,属孝妇曰

上一篇:妾已刑矣,《列女传》梁寡高行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