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小影脸上起来两片红云就越来越美观了,那花儿
分类:文学资讯

“再来啊!”小影就说。那就再来。“你是谁啊?”小影拿着野兰花点我的鼻子,芬芳一下子就渗入我的呼吸进入我的心里。“我是小庄。”我看着她的眼睛说。小影一愣:“错了错了!”“那你罚我啊?”小影不罚:“你故意的!”我就乐:“先罚了再说嘛!”“耍赖皮不算!”小影就说,“我再问。”我这回准备错的晚点演的象点。“小庄是谁啊?”小影就拿着野兰花在我的鼻子上忽悠着问我。我一傻。小影就那么看着我。“小庄是黑猴子。”我说。“黑猴子是谁啊?”小影又问。“黑猴子是小庄。”我说。小影不问了。我们就那么看着。小影伸出手臂。我就偎依在她的怀里。她轻轻的抚摸着我的脑袋。我闭上眼睛感受她的温暖柔弱和安详。就这样偎依在她的怀里。小庄是谁啊?——丫头,你知道这个问题在两个长得一摸一样的女孩嘴里问出来,我是什么感觉吗?无法形容。只不过,一个是在今天的城市。一个是在很多年前的战区。你真的就这么消失了。又等了一天,甚至是更长时间。我把自己挂在网上,一直在刷新自己的帖子和短消息,也一遍一遍打开我的各个邮箱看看有没有你给我写的信。——电话我已经不指望了。但是你没有来,我知道你没有来。我给你的短消息也没有看。——可是,我总是觉得你来过了,丫头?只是没有用你自己的名字登陆而已。我想肯定有很多无聊的小人在恶意的中伤你,你不敢用自己的名字登陆,害怕看到那些中伤你污辱你的信息——你的心多么善良,就会多么脆弱。这一点我是了解你的。于是,你只能作一个网络上的匆匆过客。默默的看着我讲述这些往事的过客。我都能想象出来,什么时候你会会心的一笑,什么时候你会潸然泪下——我了解你,丫头。——不妨换一个名字注册再登陆?不用你说什么话,只要你跟我悄悄的联系就可以。你那个小脑瓜能不能想出这个办法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我早就想出来了,我知道你比较傻比较实成——不然怎么会爱上我这个黑厮呢?不是因为你够傻,够实成,能被我迷的五迷三道的吗?生生死死爱恨情仇只是一瞬间的事情,都成为过往云烟。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要我一定要作一个优秀的出色的军人,一个什么可以代表中国陆军军魂的军人——问题是我不是啊?小说刚刚开始的时候我已经比较坦白的交代了自己现在的生活状态啊?那个时候怎么没有人来提醒我呢?——很多年过去了,丫头,你是知道我的,我跟你提起过中国陆军什么啊?什么都没有,我跟谁都不敢提及这些往事。我的心会疼的,真的。那么为什么那么多人希望我改变这个结局呢?——不可能的啊?事实就是事实啊?退伍兵就不能成为自由职业者吗?就不能自由自在的活着吗?就不能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吗?——我欠了什么呢?好像,什么都没有吧?你说我欠了他们什么呢?——还是我欠了中国陆军什么呢?我说过一句他们不好的话吗?好像没有吧?我自己的故事,有什么糟蹋不糟蹋这么一说呢?世界上就不能接受一个小兵的真实心路历程了吗?——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现在连你也消失了,全世界最疼我的女孩也消失了。我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是无依无靠。但是我不能不继续写下去——我不能让这个故事开始了没有结果啊!这是现在支撑我的唯一的信念,虽然我知道很多无聊的小人在恶意中伤我,虽然我知道有很多外行在那儿闲的蛋子疼指手画脚——但是我知道,这个故事一旦开始,就不能结束。生活的轨迹,不是想象的那么完美的。

我更没有想到的就是她在这个战区穿上了。我就那么傻乐。心里美啊!我的兵也嘿嘿乐能不乐吗?“起来!”小影终于说话了,“丢不丢人啊?”我就嘿嘿一乐。小菲尖笑一声妈妈啊笑死我了还真的就坐地上了。女兵们也乐啊喜欢看西洋景啊!小影就嗔怪:“赶紧给我起来!”我就起来绝对利索。还真的就是立正兵当久了就没有办法。小影也喷了。干部就说行了都别闹了啊注意点子国际影响啊!该干吗干吗去啊!小庄你们班这几个人中午就跟这儿吃饭啊,我跟你们大队打个电话。我就赶紧是。弟兄们也乐不能不乐啊?——跟女兵一起吃饭?!在国内都没有这样的待遇啊?!散了散了!干部就挥手。就散了。小影就跑了。我就傻看着乐。“死脑筋啊?!”小菲都想踹我了,“追啊!”我才醒悟过来我追啊我!犹豫什么啊!就追,追到了女兵宿舍。还真的一个人都没有。都安排好的——女兵就是女兵,心细的要命啊!小影就那么站在我面前。仙女啊!我心里就这一句话。小影就伸手:“过来!”我就过去。“带这么多东西你热不热啊?沉不沉?”我就赶紧摘武器解头盔加上防弹衣信号弹步话机乱七八糟的。就站在小影面前了。就那么站着。小影就笑:“看什么呢?”我嘿嘿一乐:“看仙女。”小影一下子就乐翻了:“这就仙女啊?没见过漂亮姑娘啊?”“你最好看。”——天地良心,当时绝对是真心话!小影脸上起来两片红云就更好看了。她就伸手:“过来啊!”我就过去。她轻轻的把唇慢慢的送上来。我就轻轻的吻她。我们一下子就抱住了。——终于没有头盔没有防弹衣没有武器没有任何东西除了我还穿着军装——我们就那么抱住了!她就软软的靠在我的怀里。闭着眼睛。我就抱着她。我就看见她的床头还是那个小泥候子抱着那束风干的野兰花。“你还带着它?”我就问。小影睁开眼睛:“别臭美啊!这东西不占地儿我就带来了!——想的美啊你!”我就嘿嘿乐。小影就从我怀里出来拿起那束野兰花:“玩个游戏!——我问你你是谁啊!你就说你是大老虎!再问你就说是大老鼠!就这么换着问!看你什么时候说错!”我就被她按到床上她的小床上。小影坐在我的面前,仙女一样,拿着野兰花:“开始了啊!”“嗯。”“你是谁啊?”小影就拿野兰花点我的鼻子。“我是大老虎。”“你是谁啊?”“我是大老鼠。”——连着问你问的越来越快你能不说错吗?我就嘿嘿乐。“罚你一次!”小影就亲我一下。这么罚啊?!那我早就错了还对那么多次干吗啊?!我就懊恼的不行不行的。

小庄和小影走着。小庄指指盒子:“你抱的这是什么啊?”小影神秘地笑笑:“不告诉你!你猜猜看?”小庄摇头:“我猜不出来。来特种大队才三个月,我现在满脑子都是些军事动作,技术数据。”小影一撅嘴:“真是个榆木疙瘩!哎!这周围没你们人吧?”小庄来回看看:“我还真不知道,没在这儿训练过。”“走,去那边吧。”两人走向另一个方向。小溪边,蓝天白云,树林翠绿,草坪如毯。小影走过来:“这肯定没人了吧?”小庄左右看看:“没有,这里出了训练区范围了。”小庄瞪大了眼。小影的袜子上,渗着血。她艰难地脱掉袜子,露出血泡的脚。小庄仍瞪大着眼。小影看他一眼,脸红了:“流氓!不许看!闭眼!”小庄闭眼。小影把双脚放入小溪,疼得皱眉,她身体往后一倒,闭上了眼睛:“真舒服啊!要是热水就好了……”小庄睁开眼看着那双脚,白嫩的脚在水里,水带着微微的血丝流走。小庄默默看着:“小影……”“干吗?仓库保管员?”小影闭着眼在享受。小庄蹲下:“你走了多远?”“哼!要早知道你这么不争气,我就不来了!你怎么跑到仓库去了?是不是不好好训练了?又闹事了?”“工作需要……”小影睁开眼坐起来:“算了!知道你就没出息,你也就养养猪看看仓库得了!你知道我为什么今天来吗?”“那还用问,想我了呗!”小影白了他一眼:“美的你!鬼才想你呢!闭上眼睛!”小庄乖乖地闭上了眼睛。小影撕开牛皮包装纸,从纸盒里拿出生日蛋糕,然后划根火柴点蜡烛。“你睁开眼睛。”小庄睁开眼睛,眼前赫然是个心状的生日蛋糕,蛋糕上一根小小的蜡烛。小庄傻乎乎的看着:“今天你生日啊?”“什么啊?猪头!是你生日!你十八了!”小庄鼻头一酸:“哟……我都忘了……”“行了行了,别流你的鳄鱼泪了!你许个愿吧!”小庄闭上眼睛,双手交叉许愿,泪水滑了下来。“你许的什么愿?说给我听听。”小庄睁开眼:“我不说,这是心底里的愿望。”“不行!我一定要知道!”小庄看着小影的眼睛:“这辈子除了小影,我谁都不娶!”小影一怔,呆了一会,拿起蛋糕糊在小庄脸上:“看你美的!谁要嫁你啊!”“你敢糊我!”小庄作式要还击,小影光着脚,转身就跑,两人在草坪上追逐打闹。两人疯闹了一阵,闹够了,才又在小溪边坐了下来。小影靠在小庄的怀里。小庄拿出那朵风干的野兰花。小影看着野兰花:“这什么花儿啊?难看死了!都要干了!”小庄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一下,没有说话。小影闻闻:“哟!香还是挺香的!这花儿干了还这么香啊?真少见!”小庄亲了小影一下,小影跟猫似的闭着眼睛:“你看你跟黑木炭似的!以后怎么带的出去啊?走在街上,人家还以为我跟烧锅炉的在一起呢!哎,我都跟姐妹们吹过牛了,没想到——你进了特种部队,当了仓库保管员!”小庄嘿嘿笑着。小影在小庄怀里闭着眼:“其实你当保管员挺好的,没危险。那我就真的放心了。”小庄笑笑,抱紧了怀里的小影。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小影脸上起来两片红云就越来越美观了,那花儿

上一篇:狗头高中队就喝了,锤军校纠察还真的不光是我 下一篇:芬兰共和国炊爷想想,了——老白毛其实比较欣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