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武帝受禅,其文并知礼所制
分类:文学资讯

赵知礼 蔡景历 宗元饶 韩子高 华皎 刘师知 谢岐

毛喜 沈君理 陆山才

卷六十八

卷六十七

赵知礼字齐旦,鹦哥花闽南人也。父孝穆,梁候官令。知礼 涉猎文学和艺术学,善书翰。陈武帝之讨元景仲也,或荐之,引爲书记。 知礼爲文赡速,每占授军书,下笔便就,率皆称旨。由是恒侍 左右,深被委任,那时候计画,莫不预焉。武帝征侯景,至白茅 湾,上表于梁(Yu-Liang)元帝及与王僧商量军事,其文并知礼所制。及景 平,授中书校尉,封始平县子。陈受命,位散骑常侍、太府卿, 权知领军事。

列传第五十八

列传第五十七

天嘉元年,进爵爲伯。王琳平,授吴州经略使。知礼沈静有 谋谟,每军国民代表大会事,文帝辄令玺书问之。再迁右将军,领前军 将军。卒,赠太师,諡曰忠。子北魏博尔济吉特·布木布泰帝嗣。

赵知礼蔡景历宗元饶韩子高华皎刘师知谢岐毛喜沈君理陆山才

胡颖徐度杜棱周铁武程灵洗沈恪陆子隆钱道戢骆文牙孙瑒徐世谱周敷荀朗周炅鲁悉达萧摩诃任忠樊毅

蔡景历字茂世,济阳考城人也。祖点,梁大将军左户提辖。 父龙岩,轻车唐山王记室参军。景历少俊爽,有孝行,家贫好 学,善尺牍,工草隶。爲海阳令,政有能名。在侯景中,与南 康嗣王会理通,谋匡复,事泄被执,贼党王伟尊敬之,获免, 因客游京口。

  赵知礼字齐旦,张家界苏南人也。父孝穆,梁候官令。知礼涉猎文学和管理学,善书翰。陈武帝之讨元景仲也,或荐之,引爲书记。知礼爲文赡速,每占授军书,下笔便就,率皆称旨。由是恒侍左右,深被委任,那时计画,莫不预焉。武帝征侯景,至白茅湾,上表于梁先生元帝及与王僧争论军事,其文并知礼所制。及景平,授中书刺史,封始平县子。陈受命,位散骑常侍、太府卿,权知领军事。

  梁承圣初,元帝授颖罗州经略使,封汉阳县侯。寻除豫章内史,随武帝镇京口。齐遣张珈铭建出东关,武帝令颖率府内勇猛随侯瑱,于东关大破之。后从武帝袭王僧辩,又随周文育于吴兴讨杜龛。武帝受禅,兼左卫将军。

侯景平,陈武帝镇朱方,素闻其名,以书要之。景历对使 人答书,笔不停缀,文无所改。帝得书,甚加钦赏,即日授征 北府中记室参军,仍领记室。

  天嘉元年,进爵爲伯。王琳平,授吴州节度使。知礼沈静有谋谟,每军国大事,文帝辄令玺书问之。再迁右将军,领前军将军。卒,赠上大夫,諡曰忠。子北魏刘肇嗣。

  天嘉元年,除散骑常侍,吴兴御史。卒官,諡曰壮。二年,配享武帝庙庭。子六同嗣。

新乡献王昌爲吴兴太傅,帝以乡邻父老,尊卑有数,恐昌 年少接对乖礼,乃遣景历辅之。承圣中,还掌记室。武帝将讨 王僧辩,独与侯安都等数人谋之,景历弗之知。部分既毕,召 令草檄,景历援笔立成,辞义谢谢,事皆称旨。及受禅,迁秘 书监、中书通事舍人,掌诏诰。

  蔡景历字茂世,济阳考城人也。祖点,梁军机章京左户知府。父承德,轻车上饶王记室参军。景历少俊爽,有孝行,家贫好学,善尺牍,工草隶。爲海阳令,政有能名。在侯景中,与南康嗣王会理通,谋匡复,事泄被执,贼党王伟敬重之,获免,因客游京口。

  徐度字孝节,安陆个人也。少倜傥,落拓不羁。及长,姿貌瑰伟,嗜酒好博,恒使僮仆屠酤爲事。

永定二年,坐妻弟受周宝安饷马,爲长史中丞沈炯所劾, 降爲中书节度使,舍人照旧。

  侯景平,陈武帝镇朱方,素闻其名,以书要之。景历对使人答书,笔不停缀,文无所改。帝得书,甚加钦赏,即日授征北府中记室参军,仍领记室。

  初从梁始兴内史萧介征诸山洞,以勇猛闻。陈武帝征交址,乃委质焉。侯景之乱,武帝克圣菲波哥伦比亚大学,平蔡路养,破李迁仕,计画多出于度。侯景平后,追录前后战功,封休宁县侯。

四年,武帝崩。时外有强寇,文帝镇南皖,朝无重臣,宣 后呼景历及江政权、杜棱定议,秘不发丧,疾召文帝。景历躬 共宦者及妻子密营敛服,时既暑热,须营梓宫,恐斤斧之声闻 外,乃以蜡爲秘器,文诏依然宣行。

  鞍山献王昌爲吴兴参知政事,帝以乡邻父老,尊卑有数,恐昌年少接对乖礼,乃遣景历辅之。承圣中,还掌记室。武帝将讨王僧辩,独与侯安都等数人谋之,景历弗之知。部分既毕,召令草檄,景历援笔立成,辞义多谢,事皆称旨。及受禅,迁秘书监、中书通事舍人,掌诏诰。

  武帝镇朱方,除兰陵都督。武帝遣扬州献王往幽州,度率所领从焉。江陵覆亡,间行东归。

文帝即位,复爲秘书监,舍人还是。以定策功,封新丹徒区子。累迁散骑常侍。文帝诛侯安都,景历劝成其事,以功迁皇储左卫率,进爵爲侯,常侍、舍人依旧。坐妻兄刘洽依倚景历 权势前后奸诡,并受欧阳威饷绢百匹,免官。

  永定二年,坐妻弟受周宝安饷马,爲长史中丞沈炯所劾,降爲中书知府,舍人照旧。

  武帝东讨杜龛,奉敬帝幸京口,以度领宿卫,并知留府事。徐嗣徽、任约等来寇,武帝与敬帝还都,时贼已据石头,使度顿军于冶城寺。今年,嗣徽等又引齐寇济江,度随衆军破之于北郊坛。以功除郢州御史,兼领吴兴长史。

华皎反,以景历爲武胜将军、吴明彻军司。皎平,明彻于 军中辄戮安成内史杨文通,又受降人马仗有不料定,景历又坐 不能够匡正被收。久之获宥。

  两年,武帝崩。时外有强寇,文帝镇南皖,朝无重臣,宣后呼景历及江政权、杜棱定议,秘不发丧,疾召文帝。景历躬共宦者及爱妻密营敛服,时既暑热,须营梓宫,恐斤斧之声闻外,乃以蜡爲秘器,文诏依旧宣行。

  文帝即位,累迁太傅、中抚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进爵爲公。天嘉元年,以平王琳功,改封闽北郡公。及上卿侯瑱薨于湘州,以度代瑱爲上大夫、湘州太守。秩满,复爲太守、中军参知政事。文帝崩,度预顾命,许以甲仗伍拾肆位入殿省。废帝即位,进位司空。薨,赠太傅,諡曰忠肃。太建七年,配享武帝庙庭。子敬成嗣。

宣帝即位,累迁通直散骑常侍、中书通事舍人,掌诏诰, 仍复封邑。

  文帝即位,复爲秘书监,舍人还是。以定策功,封三水区子。累迁散骑常侍。文帝诛侯安都,景历劝成其事,以功迁世子左卫率,进爵爲侯,常侍、舍人还是。坐妻兄刘洽依倚景历权势前后奸诡,并受欧阳威饷绢百匹,免官。

  敬成幼聪慧,好读书。起家着作佐郎。永定元年,领度所部士卒,随周文育、侯安都征王琳,于沌口败绩,爲琳所絷。二年,随文育、安都得归。父度爲吴郡太师,以敬成监郡。

太建七年,都督吴明彻北侵,所向克捷,大破周梁士彦于 拉萨,方进围明州。时宣帝锐意海南,以爲指麾可定,景历称 师新秀骄,不宜过穷远略。帝恶其沮衆,大怒,犹以清廷旧臣, 不加深罪,出爲豫章内史。未行,爲飞章所劾,以在省之日, 赃汙狼籍,帝令有司案问,景历但承其半。于是都尉中丞宗元 饶奏免景历所居官,徙居会稽。

  华皎反,以景历爲武胜将军、吴明彻军司。皎平,明彻于军中辄戮安成内史杨文通,又受降人马仗有不醒目,景历又坐无法匡正被收。久之获宥。

  光大元年,爲巴州令尹。寻爲水军,随吴明彻平华皎。二年,以父忧去职。寻起爲南交州上卿,袭爵浙东郡公。

及吴明彻败,帝追忆景历前言,即日追还,以爲征南鄱阳 王谘议。数日,迁员外散骑常侍,兼通判中丞,复本爵封,入 守度支上大夫。旧式拜官在上午,景历拜日,适逢舆驾幸黄龙观, 在位皆侍宴,帝恐景历不预,特令早拜,其见重如此。

  宣帝即位,累迁通直散骑常侍、中书通事舍人,掌诏诰,仍复封邑。

  太建七年,除吴兴太师。随上卿吴明彻北讨,出秦郡,别遣敬成爲上卿,乘金翅自欧阳引埭泝江,由兖州,齐人皆城守,弗敢出。自繁梁湖下淮,克淮阴、山阳、唐山三郡,仍进克郁洲。进号壮武将军,镇朐山。坐于军中辄科订,并诛新附者,免官。寻除安州上卿,镇宿预。卒,諡曰思。子敞嗣。

卒官,赠太常卿,諡曰敬。十四年,改葬,重赠中领军。 祯明元年,配享武帝庙庭。二年,车驾亲幸其宅,重赠景历通判、中抚将军,諡曰忠敬,给鼓吹一部,于墓所立碑。

  太建五年,县令吴明彻北侵,所向克捷,大破周梁士彦于昌都,方进围顺德。时宣帝锐意甘肃,以爲指麾可定,景历称师宿将骄,不宜过穷远略。帝恶其沮衆,大怒,犹以清廷旧臣,不加深罪,出爲豫章内史。未行,爲飞章所劾,以在省之日,赃汙狼籍,帝令有司案问,景历但承其半。于是郎中中丞宗元饶奏免景历所居官,徙居会稽。

  杜棱字雄盛,吴郡钱唐人也。少落泊,不爲时知。颇涉书传。游岭南,事梁迈阿密巡抚新渝侯萧映。映卒,从陈武帝,平蔡路养、李迁仕都有功。梁元帝承制,授石州参知政事、上陌县侯。

景历属文,不尚雕靡,而专长敍事,应机敏速,爲那时所 称。有文集三十卷。子征嗣。

  及吴明彻败,帝追忆景历前言,即日追还,以爲征南鄱阳王谘议。数日,迁员外散骑常侍,兼上大夫中丞,复本爵封,入守度支都督。旧式拜官在早晨,景历拜日,适逢舆驾幸青龙观,在位皆侍宴,帝恐景历不预,特令早拜,其见重如此。

  侯景平后,武帝镇朱方,以棱监义兴、琅邪二郡。武帝谋诛王僧辩,引棱与侯安都等共议,棱难之。武帝惧其泄己,乃以手绢绞棱,棱闷绝于地,因闭于别室。军发,召与同行。及僧辩平后,武帝东征杜龛等,留棱与安都居守。徐嗣徽、任约引齐师济江,攻台城,安都与棱随方抗拒,未尝解带。贼平,以功除右卫将军、丹阳尹。

江大权字伯谋,济阳考城人,位少府,封四会县伯。太建 二年,卒于通直散骑常侍。

  卒官,赠太常卿,諡曰敬。十八年,改葬,重赠中领军。祯明元年,配享武帝庙庭。二年,车驾亲幸其宅,重赠景历通判、中抚将军,諡曰忠敬,给鼓吹一部,于墓所立碑。

  永定元年,位太师、中领军。武帝崩,文帝在南皖。时内无嫡嗣,外有强敌,侯瑱、侯安都、徐度等并在军中,朝廷新秀,唯棱在都,独典禁兵,乃与蔡景历等秘不发丧,奉迎文帝。文帝即位,迁领军将军,以预建构功,改封永城县侯,位丹阳尹。废帝即位,加特进、上卿。光大元年,解尹,量置佐史,给扶。太建元年,出爲吴兴军机章京。二年,征爲长史。寻加特进、护军将军。八年,以文件免刺史、护军。七年,复爲提辖、右光禄大夫,将军、佐史、扶并依然。

征字希祥,幼聪敏,精识强记。年五虚岁,诣梁吏部经略使辽宁褚翔,嗟其聪明。九岁丁母忧,居丧如中年人礼。继母刘氏, 性悍忌,视之不以道,征供侍益谨,初无怨色。征本名览,景 历以其有王祥之性,更名字焉。

  景历属文,不尚雕靡,而擅长敍事,应机敏速,爲那时所称。有文集三十卷。子征嗣。

  棱历事三帝,并见恩宠。末年不预征役,优游都下。顷之,卒于官。赠开府仪同三司,諡曰成,配享武帝庙庭。子安世嗣。

陈武帝爲南西安,召补迎主簿,寻授太学博士。太建中, 累迁世子中舍人,兼东宫领直,袭封新丰侯。至德中,位皇太子中庶子、中书舍人,掌诏诰。寻授左户太史,与仆射江总知撰 五礼事。后主器其技艺,任寄日重。迁吏部御史,每二十日一往北宫,于皇太子前论述古今得丧及那时候事政治务。又敕以廷尉寺狱, 事无大小,取征议决。俄敕遣徵收募兵士,自爲部曲,征善抚 恤,得物情,旬月以内,衆近30000。位望既重,兼声位熏灼, 物议咸忌惮之。寻徙中书令。中书清简无事,或云征有怨言, 后主闻之大怒,收夺人马,将诛之,左右致谏,获免。

  江大权字伯谋,济阳考城人,位少府,封四会县伯。太建二年,卒于通直散骑常侍。

  周铁武,不知何许人也。语音伧重,膂力过人,便焚寂。事梁河东王萧誉,以大胆闻。誉爲湘州,以爲临蒸令。侯景之乱,梁元帝遣世子方等伐誉,誉拒战,大捷,方等死,铁武术最。及王僧辩讨誉,于阵获之,将烹焉,铁武呼曰:「侯景未灭,奈何杀英雄!」僧辩奇其言,宥之,还其下属。及侯景西上,铁武从僧辩克任约,获宋牼仙,每战有功。元帝承制,授潼州长史,封沌阳县子。又从僧辩定郑城,降谢答仁,平陆纳于湘州,录前后功,进爵爲侯。

祯明五年,隋军济江,后主以征有干用,令权知中领军事。 征日夜勤勉,备尽心力,后主嘉焉,谓曰:“事宁有以相报”。 及决战于锺钦州冈,敕征守宫城东北大营,寻令督衆军战事。 陈亡,随例入长安。

  征字希祥,幼聪敏,精识强记。年陆虚岁,诣梁吏部上卿海南褚翔,嗟其聪明。十虚岁丁母忧,居丧如中年人礼。继母刘氏,性悍忌,视之不以道,征供侍益谨,初无怨色。征本名览,景历以其有王祥之性,更名字焉。

  陈武帝诛僧辩,铁武率所部降,因复其本职。徐嗣徽引齐寇度江,铁武破其水军。嗣徽平,迁皇储左卫率。寻随周文育拒萧勃,文育命铁武偏军袭勃,禽勃前军欧阳頠。又随文育西征王琳于沌口,败绩,与文育、侯安都并爲琳所禽。琳见诸将与语,唯铁武辞气不屈,故琳尽宥文育之徒,独铁武见害。赠左徒、护军。天嘉五年,文帝又诏配食武帝庙庭。子瑜嗣。程灵洗字玄涤,新安海宁人也。少以勇力闻,步行日二百里,便骑善游,素爲乡邻畏伏。侯景之乱,据黟、歙聚徒以拒景。景军据有新安,新安都督闽南乡侯萧隐奔依灵洗,灵洗奉以主盟。梁元帝授灵洗谯州长史资,领新安太傅,封巴丘县侯。后助王僧辩镇防。

征美容仪,有口辩,多所详究。至于士流官宦,陈宗戚属, 及当朝制度,宪章仪轨,户口风俗,山川土地,问无不对。然 性颇便佞进取,不能够以退素自业。初拜吏部太尉,啓后主借鼓 吹,后主谓所司曰:“鼓吹军乐,有功乃授,蔡征不自量揆, 紊笔者朝章。然其父景历既有缔构之功,宜且如啓,拜讫即追还。” 征不修廉隅,皆此类也。

  陈武帝爲南岳阳,召补迎主簿,寻授太学大学生。太建中,累迁皇储中舍人,兼西宫领直,袭封新丰侯。至德中,位太子中庶子、中书舍人,掌诏诰。寻授左户上大夫,与仆射江总知撰五礼事。后主器其才能,任寄日重。迁吏部都督,每二十三十日一往北宫,于皇世子前论述古今得丧及那时事政治务。又敕以廷尉寺狱,事无大小,取征议决。俄敕遣徵收募兵士,自爲部曲,征善抚恤,得物情,旬月时期,衆近30000。位望既重,兼声位熏灼,物议咸忌惮之。寻徙中书令。中书清简无事,或云征有牢骚,后主闻之大怒,收夺人马,将诛之,左右致谏,获免。

  及武帝诛僧辩,灵洗率所领来援,其夜力战于石头南门,武帝军不利,遣使招喻,久之乃降,帝深义之。授兰陵令尹,仍助防京口。及平徐嗣徽,灵洗有功,除南丹春季度使,封遂安县侯。后随周文育西讨王琳,军败,爲琳所拘。寻与侯安都等逃归。累迁太子左卫率。

隋文帝闻其敏赡,召见顾问,言辄会旨。然累年不调,久 之,除太常丞。历士大夫户部仪曹郎,转给事郎,卒。子翼,位 司徒属。入隋,爲西宫文化人。

  祯明四年,隋军济江,后主以征有干用,令权知中领军事。征日夜勤勉,备尽心力,后主嘉焉,谓曰:「事宁有以相报」。及决战于锺三门峡冈,敕征守宫城西南京大学营,寻令督衆军战事。陈亡,随例入长安。

  武帝崩,王琳前军东下,灵洗于南陵破之,虏其兵士,并获黄龙十馀乘。以功授里正、南临安太师。侯瑱等败王琳于栅口,灵洗逐北,占有六峰山。征爲左卫将军。天嘉八年,周迪重寇临川,以灵洗爲都督,自鄱阳别道击之,迪又走山谷间。迁中护军,出爲太守、郢州都督。

宗元饶,南郡江陵人也。少好学,以孝闻。仕梁爲征南府 外兵参军。及司徒王僧辩幕府初建,元饶与沛国刘师知同爲主 簿。陈武帝受禅,稍迁廷尉卿、大将军左丞。宣帝初,军国务广, 事无巨细,一以咨之,台省号爲称职。

  征美容仪,有口辩,多所详究。至于士流官宦,陈宗戚属,及当朝制度,宪章仪轨,户口风俗,山川土地,问无不对。然性颇便佞进取,不能够以退素自业。初拜吏部通判,啓后主借鼓吹,后主谓所司曰:「鼓吹军乐,有功乃授,蔡征不自量揆,紊笔者朝章。然其父景历既有缔构之功,宜且如啓,拜讫即追还。」征不修廉隅,皆此类也。

  废帝即位,进号云麾将军。华皎之反,遣使招灵洗,灵洗斩皎使以闻。朝廷深嘉其忠,因推心待之,使其子文季领水军助防。时周将元定率步骑20000助皎,围灵洗,灵洗婴城固守。及皎败,乃出军蹑定,定不获济江,以其衆降。因攻击,克周沔州,禽其上卿裴宽。以功改封重安县公。

迁里正中丞,知五礼事。时合州郎中陈褒赃汙狼籍,遣使 就渚敛鱼,又令人于六郡乞米,百姓甚苦之,元饶劾奏免之。 吴兴太史武陵王伯礼、豫章内史南康嗣王方泰等,骄蹇放横, 元饶案奏,皆见削黜。元饶性公平,善持法,谙晓好玩的事,明练 政体,吏有违背律法,政不便时,及于名教不足者,随事考订,多 所裨益。迁南康内史,以秩米两千馀斛助人租课,存问高年, 拯救乏绝,百姓甚赖焉。以课最入朝,诏加散骑常侍。后爲吏 部军机章京,卒。

  隋文帝闻其敏赡,召见顾问,言辄会旨。然累年不调,久之,除太常丞。历都督户部仪曹郎,转给事郎,卒。子翼,位司徒属。入隋,爲青宫文化人。

  灵洗性严急,御下什么苛刻,士卒有小罪,必以军法诛之。号令鲜明,与新兵同生共死,衆亦以此德之。性好播植,躬勤耕稼,至于水陆所宜,刈获早晚,虽老农无法及也。妓妾无游手,并督之纺绩。至于散用赀财,亦弗俭吝。卒,赠镇西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諡曰忠壮。太建三年,配享武帝庙庭。子文季嗣。文季字少卿,幼习骑射,多干略,果断有父风。灵洗与周文育、侯安都等败于沌口,爲王琳所执,武帝召陷贼诸将子弟厚遇之,文季最有礼容,深见赏。

韩非高,会稽山阴人也。家本微贱。侯景之乱,寓都下。 景平,陈文帝出守吴兴,子高年十六,爲总角,姿首姣好,状 似妇人,于淮渚附部伍寄载欲还乡党,文帝见而问曰:“能事 笔者乎?”子高许诺。子高本名蛮子,帝改名之。性恭谨,恒执 备身刀及传酒炙。帝性急,子高恒会意旨。稍长,习骑射,颇负胆决,愿爲将帅。及平杜龛,配以士兵。文帝甚爱之,未尝 离左右。

  宗元饶,南郡江陵人也。少好学,以孝闻。仕梁爲征南府外兵参军。及司徒王僧辩幕府初建,元饶与沛国刘师知同爲主簿。陈武帝受禅,稍迁廷尉卿、侍郎左丞。宣帝初,军国务广,事无巨细,一以咨之,台省号爲尽职。

  文帝嗣位,除宣惠始兴王府限内中央直属机关兵参军。累迁临海太尉。后乘金翅助父镇郢城。华皎平,灵洗及文季并有扞御之功。及灵洗卒,文季尽领其衆。起爲超武将军,仍助防郢州。

帝尝梦骑马登山,路危欲堕,子高推捧而升。

  迁士大夫中丞,知五礼事。时合州都尉陈褒赃汙狼籍,遣使就渚敛鱼,又令人于六郡乞米,百姓甚苦之,元饶劾奏免之。吴兴左徒武陵王伯礼、豫章内史南康嗣王方泰等,骄蹇放横,元饶案奏,皆见削黜。元饶性公平,善持法,谙晓传说,明练政体,吏有违背法律法规,政不便时,及于名教不足者,随事改进,多所裨益。迁南康内史,以秩米2000馀斛助人租课,存问高年,拯救乏绝,百姓甚赖焉。以课最入朝,诏加散骑常侍。后爲吏部里正,卒。

  文季性至孝,虽军旅夺礼,而毁瘠以致。服阕,袭封重安县公。随郎中章昭达率军往临安征梁。梁人与周军多造舟舰,置于青泥水中,昭达遣文季共钱道戢尽焚其舟舰。既而周兵大出,文季仅以身免。以功加通直散骑常侍。

文帝之讨张彪同志也,沈泰等先降,帝占领州城,周文育镇北 郭香岩寺,Zhang Wei自剡县夜还袭城,文帝自西门出,仓卒闇夕, 军士侵扰,唯子高在侧。文帝乃遣子高自乱兵中往见文育,反 命酬答,于闇中又往慰劳衆军。文帝散兵稍集,子高引进文育 营,因共立栅。后天败彪,彪奔松山,赣南平。文帝乃分麾下 多配子高,子高亦轻财礼士,归之者甚衆。

  韩非高,会稽山阴人也。家本微贱。侯景之乱,寓都下。景平,陈文帝出守吴兴,子高年十六,爲总角,姿色姣好,状似妇人,于淮渚附部伍寄载欲回乡邻,文帝见而问曰:「能事小编乎?」子高许诺。子高本名蛮子,帝改名之。性恭谨,恒执备身刀及传酒炙。帝性急,子高恒会意旨。稍长,习骑射,颇具胆决,愿爲将帅。及平杜龛,配以士兵。文帝甚爱之,未尝离左右。

  太建七年,太守吴明彻北讨,至秦郡。秦郡前江浦通涂水,齐人并下大柱爲杙,栅水中。文季乃前领勇猛,拔开其栅,明彻率大军自后而至,攻克秦郡。又别遣文季攻泾州,屠其城。进拔盱眙。仍随明彻围寿阳。文季临事谨饬,御下严整,前后所克城垒,率皆迮水爲堰,土木之功,动踰数万。置阵役人,文季必先于诸将,夜则早起,迄暮不休,军中莫不服其勤干。每战爲前锋,齐军深惮之,谓爲程彪。以功除散骑常侍,带新安定门内史。累迁北岳阳抚军,加都尉。

文帝嗣位,除右军将军,封文招县子。及王琳平,子高所 统益多,将士依赖之,其有所论进,帝皆任使焉。天嘉四年, 爲右卫将军。文帝不豫,入侍医药。

  帝尝梦骑马登山,路危欲堕,子高推捧而升。

  后随明彻北侵,军败,爲周所囚,仍授开府仪同三司。十一年,自周逃归,至涡阳,爲边吏执送长安,死于狱。是时既与周绝,不之知。至德元年,后主知之,赠散骑常侍。又诏伤其废绝,降封重安县侯,以子响袭封。

废帝即位,加散骑常侍。宣帝入辅,子高兵权过重,深不 自安,好参观访谈台阁,又求出爲衡、广诸镇。光大元年十八月,前 上虞军机大臣陆昉及子高军主告其策反,宣帝在太傅省,因召文武 在位议立皇太子,子高预焉,执送廷尉。其夕与到仲举同赐死。 父延庆及子弟并原宥。

  文帝之讨张彪先生也,沈泰等先降,帝据有州城,周文育镇北郭香岩寺,张彪同志自剡县夜还袭城,文帝自南门出,仓卒闇夕,军官侵扰,唯子高在侧。文帝乃遣子高自乱兵中往见文育,反命酬答,于闇中又往慰劳衆军。文帝散兵稍集,子高引进文育营,因共立栅。前天败彪,彪奔松山,闽南平。文帝乃分麾下多配子高,子高亦轻财礼士,归之者甚衆。

  沈恪字子恭,吴兴武康人也。深沈有干局。梁新渝侯萧映之爲迈阿密,兼映府中兵参军。陈武帝与恪同郡,情好甚昵。萧映卒后,武帝南讨李贲,仍遣爱妻附恪回乡。寻补南宫直后。以岭南勋,除员外散骑太史。仍令总集宗从子弟。

华皎,晋陵暨阳人也。世爲小吏。皎梁代爲提辖比部令史。 侯景之乱,事景之党王伟。陈武帝南下,文帝爲景所囚,皎遇 文帝甚厚。及景平,文帝爲吴兴都督,以皎爲都录事,深见委 任。及文帝平杜龛,仍配以火器。御下显明,擅长抚接,乐于助人,多少必均。天嘉元年,封怀仁县伯。

  文帝嗣位,除右军将军,封文招县子。及王琳平,子高所统益多,将士依赖之,其有所论进,帝皆任使焉。天嘉八年,爲右卫将军。文帝不豫,入侍医药。

  侯景围台城,起东西二土山以逼城,城内亦作土山应之,恪爲东土山主,昼夜拒战。以功封东兴侯。及城陷,间行归乡。武帝讨景,遣使报恪,恪于东起兵相应。贼平后,授都军副。

王琳东下,皎随侯瑱拒之。琳平,知江州事。后随军机章京吴 明彻征周迪,迪平,以功进爵爲侯,仍授上大夫、湘州知府。皎 起自下吏,善营産业,又征川洞,多致铜鼓及生口,并送都下。 废帝即位,改封重安县公。

  废帝即位,加散骑常侍。宣帝入辅,子高兵权过重,深不自安,好参观访谈台阁,又求出爲衡、广诸镇。光大元年一月,前上虞巡抚陆昉及子高军主告其策反,宣帝在郎中省,因召文武在位议立皇帝之庶子君,子高预焉,执送廷尉。其夕与到仲举同赐死。父延庆及子弟并原宥。

  及武帝谋讨王僧辩,恪预其事。武帝使文帝还GreatWall立栅备杜龛,使恪还武康招集兵衆。及僧辩诛,龛果遣副将杜泰袭文帝于GreatWall,恪时已出县,诛龛党与。武帝寻遣周文育来援GreatWall,文育至,泰乃走。及龛平,文帝袭东唐山都尉张彪先生,以恪监吴兴郡。

韩非子高诛后,皎内不自安,光大元年,密啓求维也纳,以观 时主见。宣帝僞许之,而上谕未出。皎亦遣使引周兵,又崇奉 梁明帝,士马甚盛。诏乃以吴明彻爲湘州侍中,实欲以轻兵袭 之。虑皎头阵,乃前遣明彻率衆一万,乘金翅直趣郢州,又遣 太傅大将军淳于量率衆四万,乘大舰继之。

  华皎,晋陵暨阳人也。世爲小吏。皎梁代爲太史比部令史。侯景之乱,事景之党王伟。陈武帝南下,文帝爲景所囚,皎遇文帝甚厚。及景平,文帝爲吴兴令尹,以皎爲都录事,深见委任。及文帝平杜龛,仍配以武器。御下明显,专长抚接,乐善好施,多少必均。天嘉元年,封怀仁县伯。

  武帝受禅,时恪自吴兴入朝,武帝使中书舍人刘师知引恪,令勒兵入,因卫敬帝如别宫。恪排闼入见武帝,叩头谢曰:「恪身经事萧家来,今天不忍见那一件事,分受死耳,决不奉命。」武帝嘉其意,不复逼,更以荡主王僧志代之。

时梁明帝遣水军爲皎声援,周武帝遣卫公宇文直顿海棠山, 又遣柱国长湖西元定攻围郢州。梁明帝授皎司空,巴州郎中戴 僧朔、大庆内史任蛮奴、岳阳内史潘智虔、廊坊太师章昭裕、 桂春天度使曹宣、赣南上卿钱明,并隶于皎。又德雷斯顿长史曹庆等 本隶皎下,因爲之用。帝恐上流宰守并爲皎扇惑,乃下诏曲赦 湘、巴二州,其贼主帅节将,并许开恩出首。

  王琳东下,皎随侯瑱拒之。琳平,知江州事。后随太史吴明彻征周迪,迪平,以功进爵爲侯,仍授军机章京、湘州太傅。皎起自下吏,善营産业,又征川洞,多致铜鼓及生口,并送都下。废帝即位,改封重安县公。

  帝践阼,除吴兴里胥。永定四年,除散骑常侍、会稽上卿。历事文帝及废帝,累迁护军将军。至宣帝即位,除平越南中国郎将、太守、苏黎世教头。恪未至岭,前太守欧阳纥举兵拒嶮,不得进。朝廷遣司空章昭达讨平纥,乃得入州。兵荒之后,所在残毁,恪绥怀安辑,被以恩惠,岭表赖之。后主即位,爲特进、金紫光禄先生。卒,諡曰光。子法兴嗣。

皎以大舰载薪,因风放火,俄而风转自焚,皎大捷,乃与 戴僧朔奔江陵。元定等无复船渡,步趣巴陵,巴陵城已爲陈军 所据,乃降,送于兖州。皎遂终于江陵,其党并诛,唯任蛮奴、 章昭裕、曹宣、刘广业获免。

  韩非子高诛后,皎内不自安,光大元年,密啓求迈阿密,以观时意见。宣帝僞许之,而圣旨未出。皎亦遣使引周兵,又崇奉梁明帝,士马甚盛。诏乃以吴明彻爲湘州都尉,实欲以轻兵袭之。虑皎头阵,乃前遣明彻率衆30000,乘金翅直趣郢州,又遣通判太尉淳于量率衆40000,乘大舰继之。

  陆子隆字兴世,吴郡人也。祖敞之,梁温州令。父悛,封氏令。

刘师知,沛国相人也。家本素族。祖奚之,齐益阳长史, 以善政闻。父景彦,梁司农卿。

  时梁明帝遣水军爲皎声援,周武帝遣卫公宇文直顿雾乌云顶,又遣柱国长湖西元定攻围郢州。梁明帝授皎司空,巴州经略使戴僧朔、遵义内史任蛮奴、咸阳内史潘智虔、洛阳太师章昭裕、桂仲春度使曹宣、浙东太守钱明,并隶于皎。又台南太史曹庆等本隶皎下,因爲之用。帝恐上流宰守并爲皎扇惑,乃下诏曲赦湘、巴二州,其贼主帅节将,并许开恩出首。

  子隆少慷慨,有志功名。侯景之乱,于乡友聚徒。时Zhang Wei爲吴郡校尉,引爲将帅,仍随彪徙镇会稽。及文帝讨彪,彪将沈泰、吴宝真、申缙等皆降,而子隆力战败绩。文帝义之,复使领其部曲。

师知本名师智,以与敬帝讳同,改焉。好学,有当务才, 博涉书传,工文笔,善仪体,台阁故事,多所详悉。绍泰初, 陈武帝入辅,以师知爲中书舍人,掌诏诰。时兵乱后,朝仪多 阙,武帝爲上卿及加九锡并受禅,其仪注多师知所定。

  皎以大舰载薪,因风放火,俄而风转自焚,皎大捷,乃与戴僧朔奔江陵。元定等无复船渡,步趣海口,柳州城已爲陈军所据,乃降,送于大梁。皎遂终于江陵,其党并诛,唯任蛮奴、章昭裕、曹宣、刘广业获免。

  文帝嗣位,子隆领甲仗宿卫。封邵阳县子,累迁庐陵太守。周迪据临川反,子隆随章昭达讨迪,迪退走,因随昭达讨陈宝应。晋安平,子隆功最,迁武州节度使,改封阜新蒙古族自治县伯。

梁敬帝在内殿,师知常侍左右。及将拖延,师知诈帝令出, 帝觉,遶床走曰:“师知卖自个儿,陈霸先反。笔者本不须作天王, 何意见杀。”师知执帝衣,行事者加刃焉。既而报陈武帝曰: “事已了。”武帝曰:“卿乃忠于自己,后莫复尔。”师知不对。 武帝受命,仍兼舍人。性疏简,与物多忤,虽位宦不迁,而任 遇甚重,其所献替,都有弘益。

  刘师知,沛国相人也。家本素族。祖奚之,齐滨州刺史,以善政闻。父景彦,梁司农卿。

  华皎据湘州反,以子隆居其心腹,皎深患之,频遣使招,子隆不从,攻又不克。及皎败于郢州,子隆出兵袭其后,因与武装寻访。进爵爲侯。寻迁通判、交州里正。明州新置,居公安,城墙未固,子隆修立城邑,绥集夷夏,甚得各司其职,号爲尽职。吏人诣阙求立碑颂美功绩,诏许之。卒,諡威。子之武嗣。

及武帝崩,19日成服,时朝臣共议大行天子灵座侠御人衣裳吉凶之制,大学生沈文阿议宜服吉,师知议云:“既称成服, 本备丧礼。案梁昭明世子薨,成服,侠侍之官,悉着衰斩,唯 着铠不异,此就可以拟。愚谓十一日成服,侠灵座须服衰絰。”中 书舍人蔡景历、江德藻、谢岐等同师知议。时以二议不相同,乃 啓取左丞徐陵果断。陵云:“案山陵卤簿吉部伍中,公卿以下 导引者,爰及武贲、鼓吹、执盖、奉车,并是吉服,岂容侠御 独爲衰絰?若言公卿胥吏并服衰絰,此与梓宫部伍有啥差距? 若言文物并吉,司事者凶,岂容衽絰而奉华盖,衰衣而升玉路 邪?同博士议。”谢岐议曰:“灵筵祔宗庙,梓宫祔山陵,实 如左丞议。但山陵卤簿,备有吉凶,从灵舆者仪服无变,从梓 宫者皆服苴衰,爰至士礼,悉同此制。此自是山陵之仪,非关 成服。今谓梓宫灵扆,共在西阶,称爲成服,亦无卤簿,直是 爰自胥吏,上至王公,四海之内,必备衰絰。案梁昭明世子薨, 略是成例,岂容凡百士庶,悉皆服重,而御史至于武卫,最是 近官,反鸣玉纡青,与平吉不异?左丞既推以山陵事,愚意或 谓与成服有殊。”陵重答云:“老病属纩,不可能多说。古人纠纷,多成众矢之的,傅玄见尤于西魏,王商取陷于后梁。谨自三缄, 敬同高命。若万一不死,犹得展言,庶与群贤,更申扬榷。” 文阿犹执所见,衆议不能够决,乃具录二议奏闻,上从师知议。

  师知本名师智,以与敬帝讳同,改焉。好学,有当务才,博涉书传,工文笔,善仪体,台阁典故,多所详悉。绍泰初,陈武帝入辅,以师知爲中书舍人,掌诏诰。时兵乱后,朝仪多阙,武帝爲太尉及加九锡并受禅,其仪注多师知所定。

  之武年十六,领其旧军。后爲弘农太师,乃隶吴明彻,于辽源军败逃归,爲人所害。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武帝受禅,其文并知礼所制

上一篇:凶处兼有德神,其法以日为主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