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伯乐也是内需政绩的,徐易江说
分类:文学资讯

二号首长第二部第105章唐小舟顾不得继续洗完,匆匆揩干了自己,躺到沙发上。他需要好好思考一番,这个女人到底想干什么?讹一笔钱?还是没完没了地纠缠下去?如果她仅仅只想讹一笔钱,倒还容易解决,问题是,这个女人似乎并不会就此罢休吧,如果她没完没了地纠缠,自己该怎么办?黎兆平的麻烦才刚刚开始呢,又一个麻烦找上门来了。刚刚好转一点的心情,顿时乱成了一团糟。孔思勤发来短信问,你认识一个妹妹,叫唐小枚?唐小舟的心猛地抖了几下。真的闹上门来了?妈的,这个女人真会选时机,这个时候真是太敏感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件事对于自己,到底意味着什么?他还真有点害怕。他回复了一条短信,你从哪里听说的?她说,人家已经找上门来了。韦大概想做点文章,你得当心了。韦成鹏?他怎么掺合进来了?看来,这事真的复杂了。只是,他不能在孔思勤面前露怯,回复说,当什么心?她说,知道男人都是花心的动物。不过,拜托,以后偷吃之前,做好风险评估。唐小舟担心的,就是唐小枚闹的时候,孔思勤也跟着闹起来。一个女人闹,他是不用担心的。毕竟他和唐小枚在一起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婚姻束缚,谁规定他不能谈恋爱?谁又规定,他谈恋爱的时候,不能和人家有性关系?有了性关系,最多也就是擦枪走火,意外事故而已,无法上纲上线。如果孔思勤也跟着闹起来,性质就变了。他回复说,有机会再向你解释。她说,你不用向我解释,我不是你什么人。想一想怎么向余解释吧。这句话给他吃了定心丸,已经表明,她不会落井下石。有了这一保证,唐小舟心安了。只要孔思勤这里不出事,他就不怕。余丹鸿做文章又怎么样?他没有恋爱权利吗?一开始感觉好,所以和她睡了,后来发现她不适合自己,分手了,不行吗?最多也就没有擦亮自己的眼睛,把一朵毒蘑菇看成了鲜花吧。要说,他还是受害者呢。中午,赵德良有活动。郑砚华带队前往欧洲招商归来,省政府组织了一个汇报会,由招商团汇报相关情况,赵德良和陈运达均出席,然后是迎宾馆的洗尘宴。赵德良一般不出席政府组织的活动,正因为通常不出席,偶尔出席一次,规格就显得非常之高。为欧洲招商团洗尘这样的活动,意义很难说大到哪里去,全省范围内,每年组织的外出招商活动,不知有多少,绝大多数这类活动,是劳民伤财,汇报的时候成绩不小,落实的时候难度不小,最后检查的时候是变化不小。唐小舟心里清楚,赵德良对目前所搞的全民招商是有看法的,所以,但凡招商活动,他几乎不出面。这次之所以出面,只有一个原因,为郑砚华站台。洗尘宴的场面很大,领导秘书们,也都有一席之地。所不同的是,领导们的席位,都是安排好的,由省政府办公厅专人负责领位,另外有几张排在最后面的桌子,餐具齐全,却没有牌子,那是给领导秘书以及工作人员预留的。将赵德良送到现场,唐小舟正准备找个地方坐下,手机响了,拿起一看,是余丹鸿。唐小舟说,秘书长,你好。余丹鸿说,我在七娘子,你过来吧。迎宾馆的房间,都是以词牌名命名的。唐小舟还真不知道有个叫七娘子的词牌名,自然也不知道七娘子房间在哪里。他问过服务员,服务员将他带到很偏的一个房间。推门进去,见余丹鸿一个人坐在里面抽烟,桌子上没有菜,只有一瓶酒,茅台,盖子已经打开,两只酒杯,已经摆上了。唐小舟说,秘书长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余丹鸿用夹烟的手指了指身边的椅子,说,现在不是两个人了?唐小舟在他旁边坐下来,见他面前的茶水只剩下一半,连忙拿起茶壶,替他斟了水,显得有点惶恐,问,秘书长找我有事吗?余丹鸿说,你来办公厅已经三年了吧?这话,前几天他已经问过了。唐小舟只好再回答一次。他说,三个年头了。余丹鸿说,是啊,时间过得可真快。转眼都已经三年了。三年来,我们在一起吃饭的时间,不少了。但单独吃饭,好像还没有过一次吧。唐小舟不好接话,只是认真地听着。余平说,平常在厅里,我们单独谈话的次数也不少,但那都是谈工作。私下里谈心,好像也没有过。唐小舟的脑袋有点发懵。余丹鸿今天怎么了?绕了这么一大圈,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忽然想到孔思勤的短信,是不是唐小枚闹到余丹鸿那里去了?如果是,余丹鸿想和自己谈什么?这难道是鸿门宴?再一想,既然他叫余丹鸿,他的宴,自然就是鸿门宴了。服务员送菜上来了,很简单,四菜一汤。四个菜里,只有一个是荤菜,三个是素菜。余丹鸿说,不好意思呀。人老了就是没用,什么都高,这也不敢吃那也不敢吃,害你跟我吃素。唐小舟小心翼翼地说,能和秘书长一起吃饭就是荣幸,吃什么是次要的。余丹鸿拿起旁边的那瓶茅台酒,往自己面前倒了一杯。然后将瓶子放在唐小舟面前,说,这是我今天中午的量,剩下的全是你的。你包了。唐小舟将面前的杯子倒满,和余丹鸿碰了第一下。余丹鸿说,其实,我们两人认识的时间,已经不短了,应该有六七年了吧?唐小舟说,有八年了。余丹鸿说,是啊,八年。中国人用八年时间把日本鬼子都赶走了,确实不短。坦率地说,以前只知道你会写文章,还真没发现你是个当官的料。就算你刚到办公厅的时候,也是毛里毛糙,丢三拉四。这三年来,你的进步真是神速,让我这个老头子刮目相看啊。唐小舟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同时,也对余丹鸿突然间的热情充满了警惕。他说,这都是因为我遇到了好领导嘛。余丹鸿继续往下说,小舟啊。你要相信我的眼光,我的眼光很少看错的。你前途无量呀,一定要好好把握机会。我今天可以说一句话,只要你机会把握好了,将来肯定比我余丹鸿走得远。唐小舟端起酒杯,和他碰了一下,故作谦虚地说,谢谢秘书长的美言,也谢谢秘书长的栽培。余丹鸿摆了摆手,说,小舟你错了。我余丹鸿栽培算什么?中国官场是怎么回事,我不说,你也清楚。能够栽培你的人只有一个。他伸出一只手指,向头顶上捅了捅,说,今年是换届年,也是你到办公厅三年了。三年一级,是个关键的坎。这次机会,你一定要紧紧地抓住。唐小舟暗想,这个机会,自己能抓得住吗?到办公厅三年是不错。可自己升正处才只有一年多时间,两年都还不到呢,还要抓机会升副厅?那真是买一袋黄梁枕在头上。即使余丹鸿主动提起,自己也不敢想呀。最关键之处在于,余丹鸿为什么突然对自己说这些?讨好自己?他是秘书长、省委常委,自己的顶头上司,没必要对自己奴颜婢膝吧?杯中酒喝到一半的时候,余丹鸿又提出了另一个话题。余丹鸿说,我听说,你和那个那个,你老婆,离婚了?唐小舟说,是的。余丹鸿惊讶地问,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唐小舟说,一年多了。我们的关系一直不太好,她多次提出离婚。因为我不同意,所以一直拖着。去年扫黑的时候,有一段时间,省里没给我安排工作,还有些传说,说我从此完了,办公厅将不会再用我了。她就天天找我闹。那时候我的心情很不好,工作不顺,家里又麻烦不断,就同意离婚了。余丹鸿问,那时候,你已经知道她和那个什么水的事了?唐小舟点了点头。余丹鸿在他肩上拍了几下,又举起酒杯,说,来,碰一个。小舟,男人的肩膀就是用来扛事的。大丈夫何患无妻?她主动和你离婚,这是最好了,等于给了你机会嘛。失去一棵树,得到的是整个森林,你捡到宝了。喝了一口酒后,又问,怎么样?有目标没有?唐小舟想,可能会绕到唐小枚的事上来吧,便说,接触过几个,但都不成功。我感觉,我现在的情况比较尴尬。余丹鸿说,你现在的情况很好呀,为什么会尴尬?唐小舟说,秘书长你大概也知道,现在的人都现实,尤其年轻的女孩子,更加的现实。她们凭什么找我一个离了婚又有孩子的男人?无非就是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想得到什么?权?你知道,我没有。钱?我也没有。叫我去搞腐败?机会不是没有。但我不能做,也不敢做。余丹鸿说,不是你说的这么严重吧?难道所有的女孩子都这样?唐小舟干脆将话说明了。他说,关于这事,我是真的有些怕了。我给你举个例子吧。有一个女孩,我们见了几次面而已,有一天,她在宾馆开了房间,约我去见面。你猜我见到了什么?我去一看,里面竟然有两个女孩,她和另一个人。她当场和我谈判,要我帮那个女孩考上公务员,只要我答应,她和那个女孩一起陪我睡觉。余丹鸿说,有这样的奇事?你编小说吧?唐小舟说,我编小说?我正为这事烦着呢。从那以后,那个女孩天天缠我,一天打几十个电话,还威胁我说,要闹到办公厅来。余丹鸿问,你说的这个女孩叫唐小枚?唐小舟装着十分吃惊的样子,问,秘书长怎么知道?余丹鸿说,我就是想和你说这件事。昨天下午,我见过这个女孩。她说你始乱终弃,玩弄了她。当时我就义正辞严地对她说,你未婚,她未嫁,两人谈恋爱这种事,是男女间的正常交往,办公厅管不了。如果你觉得唐秘做了什么违法的事,你可以去法院起诉他。唐小舟有些不相信地看着余丹鸿。他真的会这样说?不可能吧。余丹鸿说,当时我就看出来了,这个女孩确实不适合你,打扮得那么妖艳,一看就是个很随便的女孩。这样的女人,惹上就是麻烦,怎么配得上你?那时,我还不知道,她曾经做过这样荒唐的事。小舟呀。这件事真是个教训呀,虽说恋爱自由,组织上也不会过问你和谁恋爱这样的事。不过,我还真要提醒你,找女朋友,你可得睁大眼睛呀。唐小舟说,是啊。这次教训真的是深刻。余丹鸿摆了摆手,说,我指的不是这个。这次的事,我帮你挡了。就算她还继续闹下去,只要我这一关过不了,她闹不出什么名堂。我是说,以后你还要找女朋友,一定要睁大眼睛,看准了再出手。唐小舟半信半疑。完全不明白余丹鸿怎么会这么好心。上次自己提处长的时候,完全没事,他都无中生有,要整出事了。这次真的有事了,他反倒替自己出头?或者他觉得,这种事无法上纲上线,才有意卖一个顺水人情?酒继续往下喝,话继续往下谈。后来就涉及一个话题,唐小舟明白了,余丹鸿其实也是想和自己进行一次交换。余丹鸿的话题,是都市报送上来的那份报告。唐小舟完全能够想象,那绝对是余丹鸿的一块巨大心病。那些日记写的就是他和他的内弟,别人知不知道不重要,他自己一看,就能明白。文中涉及的许多事,知道的人应该极少,他只需要判断一下,便能得出结论,清楚这些东西出自谁之手。另一方面,唐小舟有意没有让徐雅宫写明来源,只说得到这样一份稿件,请批准发表。赵德良直接将这份东西批给了余丹鸿,等于往他怀里塞了一颗炸弹。让余丹鸿惊恐万分的是,这颗炸弹,他绝对不能扔掉,甚至不能拆除,得一直在怀里抱着。可这样一直抱下去,毕竟不是办法。赵德良的批示非常明确,让他和丁应平商量着处理。怎么商量?他能对丁应平说,这篇东西写的就是他?他也无法评估,丁应平对内容的指向性到底知道多少。显然,余丹鸿想从唐小舟这里摸摸底。唐小舟精得像猴子,这个底,又怎么肯让他摸去?他还是那句话,这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并不清楚。既不知道是谁送赵书记的,也不清楚赵书记是什么态度。赵书记只是将那份文件交给了他,他就转交给了秘书长。余丹鸿见实在问不出什么,只好换了一种口气,说,这东西,按理转批给丁部长就可以了,你帮我分析一下,赵书记为什么要绕个弯子,转给我?唐小舟说,这还用分析?你秘书长的地位在那里,当然是赵书记对你的信任。余丹鸿见唐小舟针插不进水泼不进,有些束手无策。伸出手,搔了搔他有数的几根头发,说,小舟呀,你不知道,这东西不好处理呀。唐小舟装糊涂,问道,这有什么不好处理的?余丹鸿说,那你告诉我,怎样处理?唐小舟暗想,真是个老狐狸,差点把我绕进去了。他说,发还是不发,那还不是你秘书长一句话?余丹鸿说,要是这么简单就好了。你大概还不知道,我是秘书长,我的小舅子,也是开连锁超市的。这东西如果发出来,不知多少人会对号入座。唐小舟轻轻地哦了一声,说,有这样的事?那这篇文章,还真的不能发。余丹鸿说,问题是,这话,我怎么对应平同志说?唐小舟觉得胃口吊得差不多了,说,要不,你把那份文件给我,我送给丁部长?之所以这样说,唐小舟心里有数。这样的东西,赵德良并不希望发出来。如果他希望发出来,早在几个月前,就发了。即使现在,他若想发,也没必要绕这么大一圈。赵德良旧事重提,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让余丹鸿知道有这么件事存在。余丹鸿问,如果应平同志问,你怎么说?唐小舟说,我什么都不说。余丹鸿想一想,咂摸出味道来了。宣传部批给赵德良,赵德良却不直接回答,而是批给余丹鸿,这事本身就有点蹊跷了。现在,余丹鸿一个字都没批,又送回给宣传部,等于已经表明了省委的意见。余丹鸿说,那好,下午上班后,你到我的办公室去拿一下。下午,唐小舟到了丁应平的办公室,将文件交给丁应平后,又去看了看任大为。任大为见到他,立即把办公室的门关上,问他,兆平的事,你知道吗?唐小舟很警惕,问道,你听说了什么?

余丹鸿说,小舟你越来越会说话了。唐小舟说,真的吗?看来,秘书长教导有方,把我这个顽冥不化的人,也教化了。余丹鸿也知道,唐小舟来找自己,肯定有什么事,便问,小舟你有事吗?唐小舟说,还不是为了这个联络员?赵书记的意思,是想让我别光靠电话联络,腿要勤一点。余开鸿说,那是,联络员嘛,不跑跑腿,怎么联络?唐小舟说,所以,我感到难办呀。我如果出去跑,赵书记这边怎么办?难道把所有事,都压在秘书长这里?秘书长那么多事,怎么能给秘书长添麻烦?余开鸿说,这倒也是个实际情况。赵书记是什么意思?唐小舟说,赵书记早晨和我谈了一下这个事,他的意思是不要搞出太大的动作,这个事,还是在一处内部解决一下。如果我有时间,事情就由我来做,如果我下去了,就让处里派个人临时顶一下。余开鸿说,恐怕只能这样了。赵书记有具体人选吗?唐小舟说,赵书记的意思,可以让侯处临时顶一下。余丹鸿猛地抽着烟,烟雾在他的面前缭绕,唐小舟也看不清他的表情。唐小舟想,如果余开鸿不同意,自己应该怎么说服他还是将这件事交给他,自己撒手不管了夕如果不管,对于侯正德来说,该做的人情,自己已经做了。然而,如果不争取,余丹鸿很可能把韦成鹏塞进来,反正是过渡嘛。他正想,如果余丹鸿不同意,自己怎么办,余丹鸿开口了,他说,你和正德同志提起过这事吗?唐小舟说,还没有。赵书记叫我下来和你商量一下,先听听你的意见。余开鸿说,那你先不要告诉他,我再和赵书记商量一下。唐小舟想,看来,这事黄了。即使他想好了什么话,也不好继续说,只得告锌离开。侯正德早已经等在走廊上,见他从秘书长办公室出来,不便上前打听,只是老远向他递眼色询问。他也不好说什么,装着没看见,直接上楼了。人还没进办公室,侯正德的电话来了,问,他不同意?唐小舟说,你要稳住,别急。侯正德说,我的哥,我能不急吗?也许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唐小舟说,你急也没用呀。再说了,这事我和赵书记已经商量好了的,赵书记心里认定了你,他也没办法吧。侯正德愤愤地说,妈的,老子每年还给他拜年,那些东西全他妈喂狗了。唐小舟说,老兄,隔墙有耳啊。尽人事听天命吧。我还有事,先挂了。当天下午,唐小舟随赵德良一起前往闻州。省里不仅赵德良去了,陈运达也去了,参加北方汽车集团闻州公司的奠基仪式。闻州汽车工业园早已经成型,合作单位谈了很多家,北方汽车集团是第一个决定落户闻州的国内汽车生产大型企业,计划在闻州建起一座年产三万辆的中档小轿车基地,以此实施北方汽车占领南方市场的总体战略。国内汽车企业的布点竞争,如火如茶,每个省,都将汽车列为本省经济发展的龙头支柱,真正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都希望成为中国未来汽车生产的十大基地。省市领导都清廷,闻州汽车工业园,至关重要的,还在于第一家厂的投建。有了第一只风凰,便不愁第二只第三只。这次的奠基仪式,省里自然是重视,不仅省里几大巨头全部出席,省委还投入资金,要求宣传部邀请全国各路媒体,进行全方位报道。当官是要出政绩的,有人认为,在中国当官,根本不需要本事,只需要你珠对线,跟对人,肯定可以升上去。其实,这仅仅只是看到了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就算上面有人照顾你,你也一定要出政绩。中国官场实行的是伯乐制,上面的伯乐,难道真的只要拿得出钱,就可以买通?绝对不是。伯乐也是需要政绩的,而他们的政绩,仅凭自己的三头六臂三拳两腿,绝对千不出来。他们还需要下面有能干的人。假如下面全都是一般齐,他就会矮子里面拔长子,看谁顺眼或者谁对自己好一些,他们便将赞成票投给谁。假若这些于之中,突然冒出一个巨人,干出了惊人的政绩,别人就算想踩也珠不着,想压也压不住。这就是全国各地,都在大搞政绩工程的原国,为了这个政绩,可谓各出奇谋,八仙过海。总体上说,花架子多,实事少。能像郑砚华这样,搞一个影响本地乃至全省经济格局的政绩工程,少之又少。有了这个政绩工程,再加上其他囚素,郑规华就算是不想上也难。唐小舟仔细分析过江南省未来的政治格局,按照中国地方官场结构模式,一个地方未来官场走向,不可测因素是外派干部部分,可测因素,则是本土千部中那些最具竞争实力者。唐小舟曾经很留意这些潜在的政治黑马,雍州市市长温瑞隆和闻州市市委书记郑砚华,被他列在前两位。温瑞隆比郑砚华大好几岁,作为省会城市的市长,并且已经两届,他很可能成为下一任市委书记,接下来,便可能成为江南省省长最有力的竟争者。如果唐小舟的估计不错,几年之后,郑规华很可能成为江南省的副省长甚至常务副省长,当然,也可能成为副书记最终走向权力巅峰。对于这样的潜力股,他是一定要认真交结的,这些人,势必影响自己的未来。只不过,温瑞隆这个人,结交不易,他试过几次,温瑞隆显得不是太热情。这里面可能也有一个原国,他以前在省报,与市里的来往少,和;n瑞隆之间缺乏渊源。相反,郑砚华不同,以前就认识且不说,自己当上秘书之后,郑砚华曾主动表示过向他靠近的意思,彼此的关系,更加的亲密起来。这次到闻州,唐小舟没机会和郑砚华过多交往,郑砚华有太多的人需要去应酬,有太多的上级领导需要他去招待,自然没有时间分配给唐小舟。话说回来,他毕竟是地方首长,就算完全不理唐小舟,也是情理之中。他能够抽空与唐小舟握个手,已经将意思表达得非常清趁了。下午从闻州返回,到达雍州时接近六点。赵德良没有回省委,直接回家了。唐小舟将赵德良迎下车,又送他进门。赵德良说,小舟,你回去吧。唐小舟知道,令天晚上,赵德良这里不需要自己。冯彪要送他回家,他拒绝了。拒绝冯彪,一来是不想用省委书记的车,太招摇,二来他也确实不想回家去面对谷瑞开。他最近一直在想,自己在赵德良身边的位置已经稳定,是不是该把婚离了?既然想离婚,自然要事前做些铺垫。谷瑞开倒也变乖了,家庭生活如此不顺,她竟然不再抱怨,反而给他留下一个任劳任怨的印象。影响他作出离婚决定的因素还有很多,比如徐稚宫,比如孔思勤。尤其徐雅宫,他虽然迷恋她的身体,喜欢和她做爱的感觉,但他并不想做她的丈夫。现在自己有婚姻,彼此从不谈论婚嫁之事,一旦离婚了,恐怕就得面临这个问题。至于孔思勤,他们之间只能算是灵魂交往,没有任何实质性东西。如果有一天,他提出和她结婚的话,她一定乐意,但他觉得,他们只可能成为政治夫妻,很难在生活上达到高度默契。想到徐稚宫,他的身体有了反应,恰好又要和她商量一下采访扫黑行动的事,便拨通她的电话。他问,在哪儿呢?她说,在柳泉。他微微愣了一下,问,你怎么到柳泉去了?她说,社里派的任务。他说,你在柳泉的知名度很高,难道不怕危险?她说,那些人自身难保,哪里还顾得上我?他问,柳泉的情况怎么样?她说,省厅滕明处长在这里坐镇,行动很迅速,大部分已经落网,漏网之不多,现在正在扩大战果。他说,过几天,我要到下面去转一转,你跟我一起去吧。她显得有些犹豫。他问,怎么,没时间?她说,社里让我采访扫黑行动。他说,那你更要跟我走了,我是省里扫黑行动的联络员。她说,真的?那我就跟着你,你走到哪里,我跟到哪里。结束和她通话,他心里一阵茫然。平常,无数电话约自己吃饭,真的想找个人的时候,还真不知道能坐在一起的是谁。想一想,好久没和王宗平在一起了,这位老兄郁郁不得志,自己进入这个位置后,也怕有些人对王宗平的身份敏感,有意拉开了距离。令晚既然没什么别的安排,就和他一起吃个饭吧。打通王宗平的电话,刚说两句,电话被黎兆平接过去了。黎兆平问,首长,你在哪里?唐小舟说,你再这样叫,我生气了。黎兆平说,好好好,我不开玩笑了,你过来吃饭吧。唐小舟问,哪里?黎兆平说,一个小地方,你在哪里?我让向阳去接你。

徐易江来了车站,唐小舟特别安排的。到家后,余丹鸿离去时,看了徐易江一眼。这一眼看得很重,唐小舟注意到,徐易江似乎心有愧疚似的,不敢和余丹鸿的目光对接。这个余丹鸿也真是,好像省委办公厅是他家的,别人占了一点点实惠,倒像是楷了他老婆的油一般。徐易江确实还是单纯了些,不偷不抢的,有什么必要脸红?赵德良上楼去洗澡,唐小舟便和徐易江一起准备早餐。唐小舟说,秘书长脸色好像有点不好看?徐易江说,在火车站看到我的时候,他把我说了一通。责怪我不该私自跑来接站。唐小舟说,你告诉他,是我让你去了嘛。徐易江说,我没说,最近,他的心情似乎不大好。还是别惹领导。唐小舟稍稍有点意外,问,有什么事?徐易江说,昨天,他舅子的超市出了点事。唐小舟问,什么事?大事还是小事?徐易江说,是他的小舅子毛天华的超市出了点事。店里有一个女孩,长得很漂亮,毛天华打她的主意,用尽了各种办法,人家不肯就范。其实,那个女孩是被一个老板包起来的,只是觉得一个人在家太无聊,才找个事做。毛天华逼得人家太紧,女孩不想干了,又想出这口恶气,对那个老板说了。那个老板也不是省油的灯,当即叫了几个人,找上门来。恰好毛天华不在,那伙人就在店里闹了一通,砸了些东西,走了。毛天华也不是善主,他知道后暴跳如雷,带人又打回去,将那个老板的办公室砸得稀巴烂,还打伤了四个人,其中那个老板伤得最重,摘除了脾脏,还断了一条腿。唐小舟问,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徐易江说,就昨天的事。昨天晚上,区公安分局把毛天华抓了。听说,当天晚上,余秘书长去捞人,但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有捞出来。有这样一个不省心的小舅子,也确实够令人心烦的。退一步想,毛天华之所以如此嚣张,大概也是因为有余丹鸿这样一个身居高位的姐夫。人就是如此,有钱有权之后,容易膨胀,最后膨胀到自己都认不清自己。赵德良下楼,他们的谈话停止了。赵德良坐下之前,问徐易江,小徐,一起吃吧。徐易江说,我已经吃过了。虽然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唐小舟心中,却是一阵狂喜。这似乎表明,自己的努力有了回报,徐易江得到了赵德良的认同。自从徐易江跟在自己身边,整个官场,都在关注这件事,唐小舟已经接到无数电话,都是恭喜他即将升迁的。面对这种电话,他哭笑不得,只是顾左右而言他。他能说什么?承认自己即将升迁,还是别的?根本没法说。徐易江跟着自己,是经过赵德良同意的。可一段时间过去,对于徐易江印象如何,赵德良却连一个字都没提。领导不表态,下面的人就难受。毕竟是自己物色并且向领导推荐了一个人,当初的考虑,只希望能有人接手,自己好尽快超生,现在才知道,向领导推荐干部,是一件风险极大且吃力不讨好的事情。领导如果喜欢这个人,一切还好说,假若领导认为这个人的能力有问题,就不仅仅只是觉得这个人有问题,而是觉得你的眼光有问题。你如果是一个不能知人善任的人,领导还敢把更重的担子交给你?有一段时间,唐小舟觉得自找了一个大麻烦。他多次动过念头,不让徐易江再跟下去。转而一想,这事也不能干,假设领导并非不认同徐易江的能力,只是觉得还需要观察,他这样做,不是让领导觉得,他一直在揣上意?将心比心,如果某个人一直在揣摩自己的意图,他一定会觉得这个人很可怕吧。事情到了这一步,他是进不能进,退不能退,满腔热情地烧了一壶温吞水。刚刚在办公室坐下不久,韦成鸥来到他的办公室。也不知道他怎么练出来的,轻手轻脚,竟然没有一点声音。唐小舟听到门被锁上的声音,才抬起来头来,看到他,说,成鸥,有事吗?门别关。韦成鸥冲他笑了一下,转过身,把门打丹一点,然后走到唐小舟的面前。唐小舟说,你找我有事?韦成鸥先是咳咳笑了笑,然后递给他一张纸。唐小舟接过来一看,见最上面是四个字,请调报告。唐小舟问,请调?你要调到哪里去?韦成鸥说,暂时去省政府办公厅。唐小舟略略愣了一下,去省政府办公厅?这么说,他要换个地方兴风作浪了?韦成鸥和陈运达的关系不一般,到了省政府办公厅,在陈运达的照应下,大概很快就能升起来。退一步再想,当初,韦成鸥进入省委办公厅,原本就是陈运达的一着棋,肯定是有权力回报的。如今已经过去几年,若是仍然将韦成鸥留在这里,恐怕再难解决他的任职。陈运达干脆把他调到省政府办公厅,干上一两年,再解决正处级,赵德良大概也不会过于执着。唐小舟装着看报告的内容,脑子紧急思考着。自己和韦成鸥没有任何利益之争,他却四处给自己制造麻烦。这种人品质很坏,一旦让他掌握权力,很可能做出更多损害自己的事情。如果有可能,他一定要让韦成鸥永远没有机会。然而,他毕竟只是一个小人物,压得了韦成鸥一时,压不了一世。韦成鸥既然将这个请调报告拿到了自己这里,说明他已经把幕后工作做好了,自己如果刁难,更进一步得罪韦成鸥不说,还会得罪他背后的一些实权人物。唐小舟说,这个东西,你给我干什么?余秘书长签个意见,由人事处去办就好了。韦成鸥说,人事处的姚处长说,要你签个字。唐小舟说,这种事,哪轮得到我说话?好了,你放在这里,我去找余秘书长说说。韦成鸥说,你能不能……他们那人手不够,催我去上班呢。唐小舟说,我一会儿要去向余丹鸿请示赵书记今天的安排,顺便跟秘书长说说。韦成鸥说了一番感谢的话,唐小舟摆了摆手,说,好了好了,就这样吧,我要去找秘书长了。韦成鸥这才退了出去。来到余丹鸿的办公室,唐小舟注意看了一下,并没有发现余丹鸿的表情有什么异样。其实也不可能有异样,对于一名省委常委来说,只要不死人,事情还真大不到哪里去。也不知那个派出所所长是不懂套路还是怎么的,他能顶得了一时,能顶得了长久?余丹鸿只要肯出面,给公安局长打个电话,他不还得放人?这事的关键不在于他顶不顶,而在于余丹鸿是否出面。从另一重意义说,为了这么件事,余丹鸿竟然会亲自出面,有点过了。只要他说一句话,不知会有多少人跑断腿。他之所以出面,大概也是因为迫于太座夫人的压力吧。商量完日程安排,唐小舟把韦成鸥的请调报告递给余丹鸿。余丹鸿看了一眼,又抬头看着唐小舟,说,小韦要走?唐小舟说,事前也没听说,刚刚他把这个报告送给我,说是政府那边等着他去上班。余丹鸿说,如果放他走,你们一处的工作怎么办?以前是三个副处,现在剩下两个,他再走了,就只有卫新一个人了。唐小舟趁机说,厅里是不是考虑一下徐易江?余丹鸿再次抬头看他,说,徐易江?他来厅里的时间不长啊。唐小舟说,虽然时间不长,毕竟以前的级别在那里,他又是正规研究生毕业,还立过两次功。到厅里来后,工作上手也很快。余丹鸿说,厅里的研究生,不止他一个吧,就算你们一处,还有别人?唐小舟说,我们一处有两个,都很不错,如果厅里能够解决,那是最好了。余丹鸿说,小孔是很不错,任劳任怨。不过,这个小徐,性格是不是有点问题?这不是小事。唐小舟这话只是顺口而说,孔思勤还只是副科级,要马上解决副处,几乎没有可能。他不提孔思勤,只说徐易江。他说,只是不太爱说话。这一点,恰好是在办公厅工作必须的吧。余丹鸿说,谨言慎行,是修养,是素质,不是性格。这个暂时不说了,德良同志是什么意见?唐小舟知道,他这是侧面打听,徐易江在赵德良身边出现,到底是谁的意思。唐小舟不能明说,又不能完全不说。他说,这事我上次向你汇报过啊。主要是去年以来,我的事情比较多,常常要到下面去跑。有时候,赵书记身边需要个人跟一跟。余丹鸿看了唐小舟一眼,说,这个事,你要跟赵书记沟通好。赵书记如果有这个意思,我这里自然没问题。赵书记如果没这个意思,小徐经常在赵书记身边走动,影响可能不是太好吧。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伯乐也是内需政绩的,徐易江说

上一篇:运达同志,有没有不讲社会秩序的 下一篇:唐小舟说,甚至有人拿舒彦和黎兆平的私人关系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