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赵德良说,赵德良说
分类:文学资讯

二号首长第二部第100章以前站在下面往上看,唐小舟是期待着选举的,总觉得那才真正代表了民主。现在,他的位置变了,从上面往下看,才知道选举这样的民主,非常不靠谱。且不说亚洲一些国家的选举,美国的选举,就靠得住了?那是拿钱堆起来的。美国总统选举,目前的竞选经费已经突破十亿美元,这还是明面上的账,暗面上的账,不知有多少。这些钱是哪来的?绝大多数来源于社会捐献。社会为什么肯捐献如此之多的资金?说到底,还是少部分人,想借助选举实现自己的政治和经济目的。再看其他地区,选战打得如火如荼,其实也是在烧钱。唐小舟就不知道了,纳税人拿出那么多钱来,让某些野心家玩这样一个政治游戏,真有宣传的那么大意义?中国推行村民自治已经多年,村级干部由村民选举产生。由这么多年执行的效果来看,并不理想,有相当一部分村子选出来的所谓能人,其实是称霸一方的恶霸。可见,光有民主是不行的,确实还需要集中。省里的要求只有一条,不出事,不出大事。赵德良自然不会去各个市亲自掌盘,各个市的情况,却会随时反馈到省里来。只要出现哪怕一点点状况,赵德良就得运筹帷幄。这段时间,唐小舟和赵德良寸步不离,甚至晚上都不能回自己的家,住在赵德良的别墅里,随时听从召唤。当然,这段时间,也常常有风吹到唐小舟耳边,无非是陈运达的人活动频繁。这些常常在一起活动的人,包括省长陈运达、省委秘书长余丹鸿、省政府副秘书长齐天胜,雍州市政府办主任卢新华,江南省广电局长杜崇光,岳衡市政府副秘书长政府办主任林志国等。偶尔,雍州市长温瑞隆以及常务副市长邓初华也参加过几次。关键节点,这些人会加紧活动,十分正常。唐小舟想,只要他们玩阳谋而不玩阴谋,估计不是赵德良的对手。问题是,陈运达是玩阴谋的高手,又怎么能保证他不玩阴谋?如果玩阴谋,他会怎么玩?这才是最大的悬念。既然唐小舟都能听到这些说法,赵德良一定也听到了。如果赵德良知道陈运达那些人在加紧活动,却又不露声色,他的态度和做法,便值得玩味了。一直忙到月底,各市出的状况虽然不少,总体来说,还算平稳,唐小舟也替赵德良暗暗松了一口气。不过,松这口气也是暂时的,接下来,还有省市党代会和年底的人代会,今年的斗争,可以说是一波接一波,哪里容得赵德良松气?省里的事刚一段落,赵德良去了北京。这次北京之行,赵德良没有带唐小舟,但余丹鸿去了。唐小舟始终觉得,赵德良叫余丹鸿一起进京,定然别有深意,只不过,这种深意,唐小舟一时揣摩不透。唐小舟难得有这样的清闲,抓紧时间回了一趟家,看望父母以及女儿。家里这段时间的变化挺大,可说是一事顺万事顺。三哥唐小栗增补为副县长候选人,在全县万众瞩目。中国的党政官员,有两种产生方式,一是换届,一是增补。所谓换届,指的是党代会人代会临届选举产生的官员,任期也以党代会以及人代会的召开为一届。党代会产生的,是党委成员,人代会产生的是政府机构成员。这两大会议,五年一届,闭会期间,可能出现某些职位的空缺,一旦出现这种职缺时,便由党委提名,两会的执行机构常委会增选。陈志光的县长和唐小栗的副县长,都属于增选范围。目前,唐小栗虽然还只是得到提名,在县里,已经成了明星人物,想巴结他的人,络绎不绝。知道父亲身体状况不是太好,县人民医院和县中医院,分别派了最好的医生,用了最好的设备,定期给老人检查身体,并且做康复治疗。父亲毕竟不是病而是伤,康复治疗的效果非常明显,语言表达能力和生活自理能力,都已经恢复。小凤在唐家当保姆,尽心尽力,加上学校的领导也重视成蹊的教育,成蹊的成绩上升很快,一个月前小升初考试,竟然没让唐小舟操半点心,考了全校第三名,直接被县一中录取不说,还编在一班,过几天就要上学了。二哥的餐馆生意越来越红火,听从唐小舟的意见,在雷江市开了分店。唐小舟之所以这样安排,是考虑到二哥在高岚当官,免不了会有些说法,现在唐家的日子好过,钱大把大把地赚,都是因为这个官场。大家自然不希望唐家的这两个官因此受影响。不仅唐小田将餐馆往雷江市转移,姐夫的建筑公司,一样往雷江转移了。唐小栗确实在县里开了一间新的食品厂,叫兴唐食品有限责任公司。兴唐公司不再是生产板栗爽板栗酥之类,而是生产几种速冻食品,主要有三大系列,一是饺子系列,二是包子系列,三是丸子系列。新厂建起来后,经销商觉得叫兴唐公司有点拗口,直接叫兴唐包子。兴唐包子生产的饺子包子,和人们通常理解的不同,材料不一样。一般饺子包子用麦面做皮,兴唐包子却是用红薯粉和竽头、燕麦、荞麦、板栗等做皮,因此形成了很多种不同的产品。唐家坳的兴唐食品厂是兴唐包子的控股股东,食品厂的经销商,也都成了兴唐包子的经销商。这些经销商在第一时间,将兴唐包子的产品铺向了全国各地,可以说一炮打响。如果唐小栗不是考虑到将来会从仕途发展,他完全有能力独自经营这间兴唐包子。正因为听了唐小舟的话,他早已经对兴唐食品厂进行股改,他本人仅仅保留了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其余百分之三十,在唐家坳募股,另外百分之四十,在全镇募股。如此一来,兴唐食品厂,不再是唐小栗的厂,而是一间真正意义上的民营股份制企业。后来投资建兴唐包子,唐小栗同样采取募股的方式,兴唐食品厂出资百分之五十一,成为控股股东,其余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百分之十九由兴唐食品厂职工内部认购,百分之三十向全社会募集。兴唐包子的募股,和麻阳的集资,自然不是一回事。兴唐包子是严格按照公司法操作的,每个入股者,事前都认真读过公司章程,并且签署书面意见,同意公司章程所约定的分红方式。有兴唐食品厂成功的例子摆在那里,想入股的人非常多。唐小栗完全有机会多持点股,可他除了兴唐食品厂的股份之外,再没有入一股。无论是兴唐包子开业,还是唐小栗被提名副县长,唐小舟都没有回来。一是确实没有时间,二是不想把影响搞得太大。这次趁着赵德良去北京的机会,他驾车回家,事前通知了家人,却一再声明,不要告诉别人,只是一家人在一起吃个晚饭。即使如此,冯海波和陈志光还是来了。冯海波原本在市里开会,听说唐小舟回来,特意请假赶了回来。唐小舟和冯海波开玩笑,说,幸好你没有声张,不然,我以后连家都不敢回了。老百姓错误地以为,当官只要上面有人就可以了,实际上并非如此。上面有人,只是硬件之一,出政绩,很可能是比上面有人更硬的硬件。在高岚这样一个资源贫乏的县,要出政绩,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唐小栗办了一间乡镇企业,把省委书记都引来了,并且因此当上了副县长。可副县长,即使再办几间这样的企业,也不能成为政绩。现在已经不是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了,现在的县属经济总量,也上来了,一年几百万几千万的增量,还真摆不上台面。要在经济增量上出政绩,自然需要大项目。冯海波和陈志光就想修一条路,从县城到唐家坳,然后与东涟贯通,连接福建。如果有这样一条路,对高岚县的经济,确实大有益处。问题是,修这样一条路,要好几个亿的资金,钱从哪里来?这件事,冯海波和陈志光早已经想过了,县里自筹一部分,市里去争取一部分,另外想办法从省里争取一部分,再从银行贷一部分款。省里的那部分,便希望唐小舟出面。说起来,唐小舟还真没给家乡作过贡献,处于现在的位置,要想帮一帮家乡,倒也不是太难的事。问题在于,向上伸手要钱,而且不是小钱,总得有个名目。唐小舟要名目,县里早就替他想好了。高岚属于国家级贫困县,唐家坳又属于高岚县最偏远而且最贫困的乡镇,这个项目,可以通过省扶贫办要到部分资金。同样,也可以通过省交通厅要到部分资金。唐小舟想了想,说,这样还只是小打小闹。要不这样,你们想办法说通市里,由市里出面,和东涟联系一下,两个市一起规划一条贯通雷江和东涟的省级公路。冯海波说,如果这样,自然好。但是,东涟愿不愿干?这条路对他们来说,不是很迫切。唐小舟说,东涟方面,我出面做点工作。这件事,你们要快点办。他不好说明东涟的班子可能有变,吉戎菲一旦不在东涟当市委书记,他的话说起来就不那么容易。这是最高级机密,无论如何,他是不能说的。第二天,带着女儿玩了一天,第三天返回雍州。他原本可以在家里多留一天的,可接到冷雅馨的电话,她结束了暑假生活,提前返校了。当然,冷雅馨在雍州读大学,哪一天想见她都行。不过,赵德良很快要返回雍州,常委会要听取雍州市委汇报党代会的准备情况。赵德良一回,这个暑假,大概再没有机会见冷雅馨了。回到雍州,去学校接了冷雅馨,问她,想去哪里?她坐上车,显得很听话很乖的模样,系好安全带,惊喜却又怯怯地说,你带我去哪里,我就去哪里。唐小舟说,给几个地方你选,喜来登,碧玺温泉,今夕何夕洗浴中心。她说,如果洗澡,还不如去碧玺温泉,不过,会不会太贵了?唐小舟说,那就去碧玺。唐小舟确实越来越喜欢和冷雅馨在一起了。如果说和女人在一起类似于喝酒的话,孔思勤是一杯白酒,徐雅宫是一杯啤酒,而冷雅馨是一杯葡萄酒。和别的女人见面,第一件事,肯定是释放情欲,是燃烧然后释放自己。和冷雅馨在一起,却是休闲,是享受一首轻音乐。如同一条小溪潺潺地流着,某种看似很淡实则很浓的情感,天经地义地汩汩流淌。进入温泉房间,唐小舟将浴池放满了温泉水,然后躺下去。冷雅馨去穿泳衣。唐小舟想说,穿什么泳衣?一点都不环保。可这种话绝对不能说,得忍着。冷雅穿好衣服过来,跨进浴池,在另一边躲下来。两人的腿彼此交叉在一起,她将腿搁在他的腿上,他便用脚趾轻轻地挠她。她觉得痒,咯咯咯地笑,又说,你好坏。他突然开动了按摩器,水开始动起来。尽管她有过体验,还是吓了一跳,顿时哇哇哇大叫。这种叫虽然有些夸张,却很让人兴奋。没有激烈的燃烧,更没有爆炸般的疯狂,更像是一对父女在水中嘻戏。因为不考虑第二天上班,唐小舟很放松,睡觉时也不知道时间,反正是很晚。第二天醒来,看了看时间,接近十点半。见冷雅馨像一只乖猫似的趴在他的胸膛,舍不得,便赖在床上,不觉又睡着了。再次醒来已经是下午一点。赵德良明天早晨要回雍州,明天晚上要听取雍州市党代会的筹备情况汇报,下午唐小舟要做好迎接他回来的准备,不敢在这里多留,叫醒了冷雅馨。冷雅馨说,已经一点了吗?唐小舟说,你睡得像猫一样。冷雅馨在他胸前挥了一粉锤,说,还说呢,就是你。驾车进城的路上,唐小舟的手机响了,拿起一看,是巫丹。唐小舟觉得奇怪,自己虽然记了巫丹的号码,她从未给自己打过电话的。他接起电话,没有听到她说话,却听到一阵哭声。唐小舟问,出了什么事?巫丹不说话,还是哭。唐小舟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别急别急,慢慢说。可巫丹仍然哭,很伤心很绝望的哭,就是一句话不说。唐小舟想,难道巫丹在北京?他再次问,告诉我,你在哪里?巫丹说了第一句话,在新雍路。唐小舟想,新雍路?那就是在雍州了。既然在雍州,遇到了什么事?和黎兆平之间的事?他问,新雍路哪里?巫丹说,在电信营业厅对面。你快来吧。唐小舟说,好好好,我马上赶过去,你先在附近找个地方坐一坐。你要多等一下,我有点远。挂断电话后,他又拨黎兆平的电话,关机了。他在半路上将冷雅馨放下,让她自己打车回学校,他驾车赶去和巫丹见面。巫丹在新雍路附近的琴岛咖啡厅要了一间房,独自坐在那里,唐小舟进去的时候,她还在流泪。唐小舟在她的对面坐下来,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巫丹说,黎兆平被双规了。说过之后,再一次抽泣起来。唐小舟脑袋发懵,一下子没有转过弯来。黎兆平被双规了?这件事实在是太特别了。按说,双规黎兆平,赵德良应该知道吧,整个江南省,谁不知道黎兆平和赵德良是大学同学?双规黎兆平,赵德良不知道,这是不可想象的。既然赵德良知道,为什么唐小舟不知道?赵德良有意隐瞒了唐小舟?或者说,赵德良这次去北京,就是为了让纪委方便双规黎兆平?这件事太特别了,就像一颗重镑炸弹在唐小舟面前爆炸,炸得他晕头转向。他说,你别只顾着哭,慢慢说,到底怎么回事?尽管唐小舟叫巫丹别哭,可巫丹止不住,断断续续,唐小舟还是听清了大概。事情发生在前天下午,当时,黎兆平在巫丹家里。雍州市纪委副书记龙晓鹏带着人去了巫丹家,宣布对黎兆平双规。龙晓鹏将黎兆平和巫丹分别留在两间房里,说是问话,实际是审讯。审讯从下午五点开始,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早晨,晚饭都没让他们吃。天亮后,趁着人们上班高峰,龙晓鹏等人带着他们离开了巫丹在市电视台的家。这件事所含的信息实在太多了,让唐小舟一时摸不着头脑。黎兆平是省广电局下属娱乐频道总监,正处级省管干部。就算要双规,也是省纪委出面吧,怎么轮到雍州市纪委出面了?要双规黎兆平,显然有很多机会,市纪委为什么选择黎兆平去巫丹家的时候?而且,既然是对黎兆平双规,为什么还要带走巫丹?

二号首长第二部101章巫丹说,他们被带到了新雍路的红太阳宾馆。两天来,纪委的人一直对巫丹审讯,问的事只有一件,黎兆平和巫丹在一起,是不是发生了性关系。巫丹不承认,纪委的人却说,在她家床单上,发现了黎兆平的精液。唐小舟问,他们还问了你别的吗?巫丹说,没有,他们反复问一件事,和黎兆平是不是情人关系,当天有没有发生性关系。我说只是朋友,我们之间是清白的。这件事真的把唐小舟搞懵了。直到现在,他都不太相信会是真的。省市纪委都有自己的办案宾馆,市纪委的宾馆是金山酒店,那座宾馆是经过特殊改装的。市纪委如果双规黎兆平,应该带他去金山酒店才对,怎么会带到红太阳宾馆?不合常规嘛。巫丹提出,想见赵德良一面。这个要求让唐小舟觉得头大,按说,双规黎兆平,赵德良肯定是知道的。此时,巫丹要见赵德良,赵德良会同意吗?唐小舟说,你先别急,赵书记明天才回到雍州,到时候我再和你联系。你最好去换个电话卡,然后把新的电话号码发给我。离开巫丹,唐小舟驾车回家了。这件事实在太特别太突然,让他措手不及,许多事,他不得不好好想一想。坐在家里,他有一种冲动,应该给梅尚玲打个电话,她肯定清楚此事。转而一想,找梅尚玲有些不妥。如果梅尚玲肯告诉自己,可能早就说了。这件事,自己出面似乎不太好,应该找别人出面才好。他拿起手机,拨打舒彦的电话。舒彦在江南省的关系很广,本人又是律师身份,由她出面了解此事,可能是最好选择。不料舒彦在北京参加律师协会的活动,没有这么快返回雍州。舒彦问唐小舟有什么事,唐小舟只好说晚上有个饭局,原本想约她一起吃饭。放下电话,将心目中所有人排了个队,似乎只有容易最适合,她的丈夫是监察厅的一名副厅级干部。当然不能说得太详细,只是说,我听到一个消息,广电局娱乐频道总监黎兆平被双规了,你帮我打听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容易很清楚规则,并没有多问,说,好的,我打听以后再和你联系。等容易的电话时,黎兆平的弟弟黎兆林给唐小舟打了一个电话,唐小舟没有接,挂断了。他目前什么都不清楚,跟黎兆林没法说。他能想象,黎兆林和陆敏一定非常急,可急能解决什么问题?遇到这种事,一定得谋定而后动。看看时间,赵德良应该上火车了。他还是决定给赵德良打个电话,探探他的口气。赵德良接起电话后问道,小舟,有事吗?唐小舟说,赵书记,你是不是已经上车了?赵德良说,车子已经开出北京了。唐小舟说,没什么特别的事,我只是落实一下。唐小舟正要挂断电话,赵德良又说,对了,兆平那个什么雍城之星搞完了没有?如果还没完,你让他快点结束吧。唐小舟一愣,雍城之星?他问,雍城之星怎么了?赵德良说,萝莉司刚过,江南省损失惨重,江南卫视天天莺歌燕舞,有人告到了中宣部,说江南卫视没有悲天悯人的情怀,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你跟他们打个电话,以后搞这类东西,要注意一下这方面的事。赵德良还关心着黎兆平的雍城之星选美,这似乎表明,赵德良也不知道黎兆平被双规了。黎兆平只是一名处级干部,双规一名处级干部,没有必要向省委书记汇报,赵德良不知情,似乎也合理。问题是,黎兆平这名处级干部,显然和别的处级干部不同。不说打狗欺主这样难听的话,至少也有针对赵德良之嫌吧。想到这一点,唐小舟更是吓出一身冷汗。难道说,这次双规事件,针对的目标,并不是黎兆平,而是赵德良?他们既然要双规黎兆平,为什么把巫丹留滞四十多个小时?为什么一直盯着巫丹和黎兆平的两性关系?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赵德良?然而,双规黎兆平能打击赵德良吗?他们是不是想,将赵德良和巫丹之间的两性关系坐实,然后以此为炮弹,将赵德良掀翻?且不说赵德良和巫丹到底有没有特殊关系,就连唐小舟也没有证实,就算证实了,这么一件事,就能把赵德良赶出江南省?不错,当初他们排挤袁百鸣的时候,突破点就在一个女人身上,可蒋丽珊和巫丹,性质毕竟不同吧。容易的电话打过来了,答复是没有任何消息,省监察厅以及省纪委的人,并不知道此事。他们也向雍州市纪委和市监察局侧面打听了一下,问了好几个人,答复一样,并不清楚此事。容易说,她和丈夫讨论过,认定这是一个假消息,原因很简单,黎兆平是省管干部,不可能由雍州市纪委出面。市里如果真这样做,那会加深省市矛盾,引起很多后患。第二天早晨去车站接赵德良,又一起返回迎宾馆,一起吃早餐。唐小舟一直观察赵德良,并没有发现丝毫异状。早晨到了办公室,向赵德良汇报了日程安排,犹豫了一下,想将这件事说出来,最终还是没有拿定主意,退出去了。在办公室坐了几分钟,巫丹的电话打过来了,问赵德良是否同意见自己。唐小舟只好撒谎,说赵书记刚回来,一堆事情需要处理,他没找到机会。放下电话,容易的电话进来了,昨天晚上,她和丈夫一直在打听此事,这件事非常奇怪,竟然没有风声传出来。后来,他们直接找了雍州市纪委书记李福同。李福同说,龙晓鹏说过要双规省电视台的一名普通处级干部,是上面交办的案件。李福同只是简单地问了问情况,考虑到这是一件受贿五十万元的案件,又是上面交办的,便答应由龙晓鹏全权处理。容易和丈夫稍稍作了一番了解,龙晓鹏和黎兆平似乎是好朋友,由龙晓鹏出面双规黎兆平,有点让人难以想象。唐小舟觉得这件事不能犹豫了,找个机会,进了赵德良的办公室。给赵德良的杯子里续了水,然后说,赵书记,我刚刚接到巫丹小姐的电话。赵德良手里拿着一份文件在看,听了他的话,并没有出声,只是抬眼看他。唐小舟说,巫小姐说,她刚刚从纪委出来。她被留滞了四十多小时。这话让赵德良重视了,问道,留滞?什么事?唐小舟简单地将事情说了。赵德良说,黎兆平不是省里的干部吗?为什么是雍州市对他双规?唐小舟说,我侧面打听过,这件事很奇怪,似乎很保密,完全打听不到消息。当然,因为没有向你汇报,我也不好动作太大。赵德良略想了想,说,你去摸摸情况也好,晚上我们再碰个头。唐小舟虽然答应,却并没有立即出去,欲言又止。赵德良问了一句。他便说,巫小姐的情绪很不好,她想见见你。赵德良想了想,说,还是不见了。接着,他又说,你和王问津联系一下,看能不能尽快安排她去香港,旅游访问都可以。如果王问津同意,把她调到香港去好了。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唐小舟开始打电话,第一个电话打给纪委副书记梅尚玲,约她中午一起吃饭。梅尚玲也不多问,立即答应下来,并且说,地点由他定,到了时间她会过来接他。结束这个电话,又给香港的王问津打电话。王问津是赵德良的大学同学,目前是香港一家中文电视台的老板。王问津听说巫丹想去香港,立即答应。赵德良说旅游访问都可以,唐小舟却很明确,希望王问津安排巫丹去香港工作,哪怕是短期工作也行。得到王问津明确答复,唐小舟拨通巫丹的新手机号。巫丹非常敏感,问道,这是他的意思?唐小舟并没有说明是谁的意思,而是说,王问津和赵书记是大学同学,非常好的朋友。王问津曾好几次向赵书记要过你,赵书记没有答应。这次去北京,两人恰好又碰到了,赵书记就答应了。巫丹一听就明白了,这是赵德良的意思,便说,也好。唐小舟说,那好,你准备一下,最好尽快走,先去散心,看一看那边的情况,再决定。将手头的工作处理了一下,快到下班时间了。梅尚玲打电话过来问是不是能走了,唐小舟,随时都可以。梅尚玲说,那好,你现在下楼吧。两人并没有选择新省委附近,反正梅尚玲有车,找了一个清静的地方,要了一个单间。梅尚玲知道唐小舟大概没时间单独请自己吃饭,一定是有事。点完菜后,她便问,你说吧,要我做什么?唐小舟说,打听一件事,黎兆平是怎么回事?黎兆平?梅尚玲反问了一句,电视台那个黎兆平?他怎么了?唐小舟说,黎兆平被双规的事。梅尚玲吓了一跳,说,不可能,我怎么不知道这件事?唐小舟将自己知道的情况介绍了一遍,并没有说明这件事到底是他想了解,还是赵德良委托他来了解。说不说都一样,大家都是明白人。梅尚玲也没有多问,立即拿起手机,拨打了好几个电话。第一个电话,打给省纪委书记夏春和,接着打给了省纪委几个执行处室的负责人,又打给省检的薛有天检察长,反贪局长洪逸斌,再给市纪委书记李福同打电话。只有李福同说知道这件事,他向梅尚玲介绍了龙晓鹏提到的一些事。梅尚玲也糊涂了。李福同说是上面交办的案件,他显然理解成了省纪委交办的。既然是上面交办的案子,自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也就懒得过问。问题是,如果真是上面交办的案子,梅尚玲作为省纪委副书记、监察厅长,她一定知道,即使是中纪委交办的案件,也一定要知会省纪委。晚上召开常委会,议题包括听取雍州市党代会准备情况汇报等。唐小舟的办公室很热闹,好几位常委的秘书都坐在他这里,包括王宗平。唐小舟想问黎兆平的事,又不好当着很多人说,只得冲他使眼色。王宗平会意,走出了唐小舟的办公室。唐小舟随后也走到了外面,见王宗平站在走道上,便说,走,我们到下面走走。新办公楼有大片的绿化区域,绿化带中间,还有意铺了一些小道。两人沿着小道向前走,四周见不到别人。唐小舟问,兆平是怎么回事?王宗平不明白他的意思,反问道,兆平怎么了?唐小舟似乎证实了某种猜测,说,你果然不知道,兆平被双规了。王宗平大吃一惊,说,有这样的事?什么时候的事?接着又说,怎么可能?兆平即使不是富可敌国,也是亿万富翁。他怎么会在经济上出问题?唐小舟并没有太突出的表情,而是淡淡地说,这个案子,由龙晓鹏在办。王宗平好一会儿没说话,他显然在评估这个消息带给自己的冲击。过了一会儿,他问,省里交办的案件?唐小舟摆了摆头,说,省纪委那边我问过,他们不清楚这件事。王宗平的表情顿时异常严峻起来。他掏出一支烟,点燃,狠狠地吸了一口,说,怎么味道不对?这话有点莫名其妙,很容易让人想到他在说烟。唐小舟心里透亮,雍州市党代会马上就要召开,接下来是省党代会。各级党政机关都需要洗牌,政坛的每一次行动,都可能与洗牌直接相关。恰在这个关键当口,闹出个黎兆平双规案件,又是这么个莫名其妙的双规案,性质实在是太特别了。政治就像一场牌,每打出一张,都有非同一般的意义,关键要看这牌是谁打出的。如果说黎兆平双规案是江南官场的一张牌,这张牌,到底是谁打出的?目的是什么?这才是所有一切的要点所在。王宗平思考片刻,拿出手机,显然想拨某个电话,但仅仅只是拨了几个号码,又改变了主意,将手机放下了。唐小舟并不真想从王宗平这里问出什么。或者说,什么都没问出,本身就已经表明了一切。他见王宗平在抽烟,便说,我先上去了。也不理会王宗平,转身朝办公室走去。常委会散时,已经十一点多。唐小舟走进赵德良的办公室时,彭清源和余丹鸿都在。赵德良说,小舟,你不急着回去吧?如果不急着回去,我就练几个字。唐小舟什么话都没说,进入里面的书房,做好了准备。出来时,余丹鸿已经走了,彭清源仍然在。赵德良说,小舟,你给清源书记泡杯新茶来。唐小舟接过彭清源的茶杯,返回自己的办公室,重新泡好一杯茶,端进赵德良的办公室,两位书记已经进了书房。唐小舟端着茶进去,见赵德良正在练字,彭清源在帮他拖纸。赵德良问,黎兆平的事,你知道吗??彭清源说,黎兆平的什么事?赵德良说,他被双规了。彭清源显然暗吃了一惊,问,双规?因为什么事?赵德良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案子在雍州。彭清源更加意外,有一会儿没说话。唐小舟趁着这个机会把茶递给彭清源,又从他手里接过了纸。赵德良说,小舟,你把情况对清源同志说一下。唐小舟说,案子是龙晓鹏在办。黎兆平是从市电视台宿舍被带走的,有人说是从巫丹小姐的家里带走的。时间的选择也很特别,他们前一天下午就进了巫小姐的家,直到第二天早晨上班的时候,才将两人带走,很多人看到这件事。他们似乎是有意选择了这个时间。彭清源插话说,这么高调?唐小舟说,我打听过,据说这是上面交办的案件。可是,我问过省纪委,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我通过其他途径打听了一下,听到一种说法。赵德良停止了写字,望着唐小舟,问,什么说法?唐小舟说,省人民医院有个护士长,名叫周小萸。周小萸有个女儿,名叫吴芷娅。吴芷娅想当选雍城之星,周小萸便给黎兆平送了五十万,条件是进入前三名。结果,吴芷娅止步于前四,周小萸就把黎兆平告了。赵德良已经将这幅字写完了。唐小舟将写好的宣纸拿开,又重新铺上一张。赵德良右手拿着笔,眼睛盯着纸,在考虑写什么,同时说,我怎么听说,黎兆平公开说过,他什么都差,就是不差钱。原来他的不差钱,是这样来的?雍城之星,一个人收五十万,前十名,是不是要收五百万?唐小舟说,对黎兆平的情况,我还是比较了解的。他的老婆陆敏是兆元房地产公司董事长,资产几十亿恐怕只会多不会少。他的弟弟黎兆林在证券公司上班,并且替黎兆平搞证券投资,手下有一个私募基金,前几年就听说超过二十亿,黎兆平是最大的股东。此外,黎兆平好像还有其他一些产业和投资,也都很赚钱。兆元公司正在建的清水塘项目,光地皮费就是四十几个亿,项目建完,可能超过三百亿。

二号首长第二部第102章赵德良说,你这样说,黎兆平的资产有多少?几十亿?几百亿?那他为什么还要贪人家五十万?唐小舟说,几十亿可能是有的。赵德良又问,那个周小萸是什么人?她很富有嘛。彭清源说,这个周小萸我认识,要说,这件事和我还有点关系。赵德良明显地愣了一下,停下笔,抬起头来,望着彭清源。彭清源说,周小萸是省人民医院的护士长,主要负责高干病房。前年,我住过一次医院吗,就是那时候认识她的,很能干的一个女人。唐小舟想说,这个周小萸,在雍州市是太有名了。市井说,雍州市有四朵金花,分别是江南烟草实业的王禺丹、衡天律师事务所的舒彦、雍州市电视台的巫丹和省人民医院的周小萸。也不知人们怎么把这四个人扯到一起去的。王禺丹是雍州著名的实业家,女强人。另外三个人,情况却相对特别一些。舒彦是才女,曾经当过法官,后来下海当了律师,在雍州法律界赫赫有名。巫丹是美女,有雍州第一美女之称。周小萸虽然也算是美女,但属于过季美女,和王禺丹年龄接近,应该有四十三四岁。据说和她上过床的男人,能排出一串很长的名字,而且个个都是高官。这话,唐小舟自然不便说,他听到某种说法,彭清源也是周小萸的裙下之臣。彭清源说,这事要怪我。周小萸的女儿吴芷娅想进电视台,托了好多关系找到我,是我把她推荐给黎兆平的。赵德良原本在很连贯地写字,听了这话,停下笔,字就不连贯了。他看了彭清源一眼,似乎想说点什么,却又没有出口。他提起笔,准备接着写,却又改变主意,停下来,对彭清源说,清源啊,你到雍州的时间不长。这是你主持的第一次党代会。江南省的情况,你比我更清楚,复杂得很呀。彭清源说,这一点,我还是有心理准备的。赵德良说,光有心理准备恐怕还不行,还得有几套预案。见他们开始谈工作,唐小舟端过两人的茶杯,退了出来。次日,唐小舟向赵德良报告日程安排的时候,赵德良加了几项内容。赵德良说,你给公安厅打个电话,问一问他们,孟庆西案的调查情况怎么样了?今天晚上,我希望听他们汇报一次。唐小舟看了看日程表,说,今天晚上吗?赵德良说,今天晚上书法不练了,就定在这个时间。唐小舟说,好的,我马上和他们联系。赵德良又说,上次网络上的那些日记,还有吗?唐小舟知道他问的是徐雅宫想上都市报的那些官员贪腐日记。他一直在关注这件事,知道那些日记仍然在不断更新,目前已经有了接近四万字。他曾暗示过池仁纲,不要再贴了。不知池仁纲是没明白他的意思,还是因为与池仁纲无关,或者池仁纲根本就不想放弃此事,只是那家网站影响太小,又没有加精,一直没有引起人们的关注。他说,还有。赵德良说,你和报社联系一下,叫他们给宣传部打个报告。宣传部拿到报告后,不要轻易表态,直接报到省委来。唐小舟觉得,这两件事,可能直接针对的是黎兆平双规事件。可是,这样两件事,与黎兆平双规事件有什么关系?他想不明白。但有一点,他已经想到了,当初,赵德良不让从网上撤下那些日记,是留有后着,现在看来,这一后着,果然要起作用了。至于到底是什么作用,他目前还看不清。回到办公室,正准备给公安厅打电话,手机先响了起来,拿起一看,是巫丹的新号码。接起电话,唐小舟问,美女,在哪里?巫丹的情绪似乎很不好,说,我能在哪里?在机场。唐小舟哦了一声,并没有说下去。巫丹说,我已经登机,先去深圳,再从深圳过境去香港。打个电话向你告别,谢谢你。唐小舟说,到了那边,给我来个电话。他原想说,免得挂念,一想,这话不好说。仅说免得我挂念?太暧昧。说别人挂念?那是不能说的。所以,仅仅只说了句一路平安,挂断了电话。电话刚挂,又有电话进来,这次是徐雅宫。正要找徐雅宫呢,他立即接起电话。徐雅宫说,师傅,你在哪里?唐小舟说,还能在哪里?当然是办公室。徐雅宫说,我刚刚听到一件事,巫丹姐被她老公狠揍了一顿,说是她和黎道长怎么怎么的。是不是真的?唐小舟暗自惊了一下,林志国把巫丹打了一顿?这是不是她一大早离开的原因之一?他问,你听谁说的?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徐雅宫说,电视台的人告诉我的。昨天晚上,就在电视台宿舍的门口。她老公可能等在那里,她从外面回来,刚进大院,她老公就冲上去了。当时有很多人,如果不是被别人拉住,还不知打成什么样子。电视台的人说,她和黎道长在一起,被她老公安排的人当场抓住了。和她谈了几句闲话,把话题扯到了贪官日记上。徐雅宫说,赵书记不让发,我们连底稿都没留。唐小舟说,网上还有,你去下载,然后以报社的名义给宣传部打个报告。直接把报告送到办公室主任任大为那里。徐雅宫显然转不过弯来,问,不是说不能发吗?这次又要发了?唐小舟说,发不发,那是宣传部的事,总之,你按我说的做。但要注意,这件事,别让太多人知道。这件事办得很快,下午快下班的时候,任大为亲自将报告送到了唐小舟的办公室。唐小舟拿过一看,见丁应平在上面签了一行字:呈赵书记阅示。丁应平。唐小舟丝毫没有停留,拿着报告,进了赵德良的办公室。赵德良接过报告,并没有看,顺手放进了抽屉。晚上,赵德良听取公安厅相关人员的汇报。唐小舟很想进去听听,又因为赵德良没有发话,只得作罢。有关孟庆西案,民间有很多传言,目标直指政法委书记罗先晖。省公安厅要求撤掉大专案组,原本就怀疑政法委内部有问题,赵德良同意后,罗先晖曾几次找过赵德良,反复强调孟庆西一案的重要性,一再申明,现在力量如此集中,都未能有进展,如果分散,时过境迁之后,破案的难度可能更大。赵德良说,先晖同志,你的意见很有道理。不过,这事是不是过段时间再说?赵德良这话有一句潜台词,我刚刚同意了他们的报告,现在立即就改,别人会说我什么?就算要改,也要过段时间再说了。唐小舟之所以想去听汇报,是想知道,公安厅是否真的查到与罗先晖有关的证据?如果查到,赵德良会怎么办?对罗先晖动手?要动一个省委常委,毕竟不像动一个市委书记吧。赵德良会采取哪些措施?这个疑问,在第二天掀开了一角。每天,唐小舟的早课都是一样的。先将当天的报纸送给赵德良,再替他泡好茶,然后去余丹鸿那里,问清一天的日程安排,向赵德良报告。赵德良可能会增加某几项内容,也可能不增加。和赵德良敲定之后,唐小舟将日程安排打印出来,再拿给余丹鸿签字。此时,余丹鸿多半在赵德良的办公室,就当天的重要事项,听取赵德良的意见。干完这件事后,唐小舟开始干第二件事,整理相关文件,分门别类,提纲挈领。将文件整理好,趁着某个间隙,将文件送进赵德良的办公室。这所有一切,都是例行工作,每天都是如此。每天第二次进入赵德良的办公室,通常是送整理好的文件。如果有特别重要的文件,他会稍稍汇报,赵德良通常不会说什么。这次显得有些特别,他刚刚把文件放在办公桌上,正准备向赵德良汇报,赵德良却先开口了,他说,你问问先晖同志,如果他有时间的话,叫他来一下。一个临时插进来的内容。这个插曲显得有些特别。不知赵德良是临时起意,还是早就考虑好的,与昨晚公安厅的汇报有关吗?如果是,他为什么不通过余丹鸿来安排?唐小舟正要退出去,赵德良又叫住了他。他停下来,走近赵德良的办公桌。赵德良拉开抽屉,拿出一份文件,对他说,你把这个交给丹鸿同志。唐小舟拿着文件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仔细一看,正是雍州都市报给宣传部的报告。他认真地看赵德良的批示。赵德良写道:报纸发这类文章要审慎,必须牢牢把握舆论导向。建议丹鸿同志和应平同志商处。赵德良。唐小舟有些发懵,将这份文件交给余丹鸿?那岂不是明白无误地告诉他,网上有这样一篇东西吗?说不定,他会动用自己的权力追查作者吧?赵德良这样做,到底用意如何?是不是搞错了,应该送给余丹鸿的是另一份文件?再仔细看批示,分明是请丹鸿和应平同志商处。这就是说,并没有错,确实是要给余丹鸿。上次那些老干部的举报信,赵德良也批给了余丹鸿,这次的网络日记,又一次批给余丹鸿。难道说,赵德良别有深意?给罗先晖打过电话,然后上楼给余丹鸿送文件。余丹鸿拿到文件,扫了一眼两位常委的批示,问唐小舟,这是什么?唐小舟说,赵书记叫我给你的。说过之后,离开了。刚刚回到办公室,余丹鸿的电话追来了。余丹鸿问,这份文件是从哪里来的?唐小舟明白,余丹鸿是在问程序问题。所有呈报赵德良的文件,都要经过办公厅,也就是说,要经过他余丹鸿。但这份文件,他根本就没有见过,怎么会越过他送到了赵德良手里?唐小舟自然不会说实话。他说,我不知道,赵书记刚刚给我的。我第一时间就给你了。他不这样说,余丹鸿可能接着问,早晨我去见赵书记的时候,他怎么没当面给我?所有一切,让余丹鸿去猜吧。唐小舟可以断定,余丹鸿绝对不敢去当面问赵德良。罗先晖来了,唐小舟带他去见赵德良。就在要进去的那一瞬间,唐小舟灵光一闪。赵德良会不会认为,黎兆平双规事件,是政治对手针对他所采取的行动?如果是,那么,幕后指挥是谁?最有可能的是三个人,以陈运达为首,以余丹鸿和罗先晖为辅,这三个人组织战役指挥部,再找几个人在前面冲锋陷阵。真是如此,赵德良应该怎么做?首先,当然是瓦解这个三人团。赵德良是在釜底抽薪吗?这事需要仔细地想。可他现在没时间,赵德良对他说,小舟,给罗书记倒杯好茶来。先晖同志是喜欢铁观音的。唐小舟泡了铁观音进来,赵德良和罗先晖坐在沙发上,正交谈着。唐小舟放好茶,准备离开,赵德良说,小舟,关于孟庆西案有些传言,你听说了吗?唐小舟略愣了一下,那一瞬间,脑细胞快速地运转着。他说,听说了一些。赵德良说,一些?有很多吗?唐小舟说,我估计是捕风捉影,说什么孟庆西根本不是被人捞出来,而是为了弄出来灭口。还说,这件案子,绝对是一个非常熟悉公安工作的高手计划的,计划周密,步步为营,滴水不漏。罗先晖说,小舟你也信这些?你不也说是捕风捉影吗?赵德良说,我听说,孟庆西的家属在上访?罗先晖说,有这回事。孟庆西在的时候,那个女人吃香的喝辣的,生活得像皇太后一样。现在,老公死了,儿子又因为有血债,一审被判了死刑。所以,她完全疯了,到处乱咬人。唐小舟知道,罗先晖所说的乱咬人,是指孟庆西的妻子写了很多上访信,指名道姓,说孟庆西是被罗先晖杀的。还说,一再提拔孟庆西的人,正是罗先晖,因为孟庆西无数次向罗先晖行贿,所送的钱物,前后有几百万。孟庆西被抓后,罗先晖担心他暴露了自己,所以设计把他弄出来杀了。这些信,寄给了省里的每一位领导,赵德良那里,就有一封。赵德良说,小舟,我桌子上有一封信,你拿过来。唐小舟走到办公桌前,见桌子上只有一封信,正好是指控罗先晖的那封。他拿起来,交给赵德良。赵德良接过这封信,交给罗先晖,说,这封信,我收到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你看看吧。这封信,相信罗先晖早就看过,但在赵德良面前,他还是煞有介事地看,看过之后,说,赵书记,这里的指控很严重,说我从孟庆西那里收受几百万,却又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赵德良挥挥手,制止了他,并且伸手把那封信收回来,递给唐小舟。赵德良说,这封信,你只看看,知道有这么回事,就行了。我叫你来,是想谈一谈另一件事。马上党代会就要开了,省委班子,中组部的意见还没有拿出来。过几天,我还想去中组部,就这件事专门汇报一次。去北京之前,我想和每个常委都谈一次。关于你自己,你有什么想法?罗先晖说,我没有想法,我坚决拥护省委和中组部的决定。唐小舟见他们谈省委班子,自己留在这里不合适,便站起来离去。其实,唐小舟是很不想离开的。这个谈话,实在太重要了,如果他的估计不错,赵德良接下来要谈的话,不仅决定江南省换届的班子结构,同时决定罗先晖的未来走向,甚至还决定黎兆平被双规事件的一些微妙处理。先说黎兆平双规事件。赵德良先把那篇网络日记交给余丹鸿,现在又将这封控告信交给罗先晖,唐小舟认定,赵德良此举,必有深意。他是不是认为,黎兆平事件,其实是政治较力的开始?如果这件事的着力点并不在黎兆平本人,就一定在这次换届。如果是,那么,此事的背后,就一定会有三个人,分别应该是陈运达、余丹鸿和罗先晖。赵德良用这种方式暗示罗先晖和余丹鸿,你们的把柄,抓在我的手里,你们如果想玩下去,也可以,我们可以看一看,最终结果是什么。最终是什么结果?余丹鸿和罗先晖肯定不敢陪着陈运达继续玩下去。最后玩大了,结果只不过赵德良另地为官,余丹鸿和罗先晖就不同了,两份材料所指,全都是重罪,那可不是当不当官的问题,而是在牢里坐多少年甚至保不保得住吃饭家伙的问题。有了这样的把柄,他们如果再敢和赵德良对着干,那才是天下最大的蠢才。同时,赵德良还可以利用这两样东西作为筹码和他们谈判,达到将他们调出班子的目标。唐小舟想象着赵德良和罗先晖后来谈话的内容。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赵德良说,赵德良说

上一篇:唐小舟说,甚至有人拿舒彦和黎兆平的私人关系 下一篇:www.773.net唐小舟说,甚至有人拿舒彦和黎兆平的私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