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赵德良说,唐小舟说
分类:文学资讯

二号首长第二部第106章任大为说,不是听说了什么,而是经历了什么。任大为介绍说,上午,他正和丁应平等人一起视察江南在线,彭清源给丁应平打了个电话。丁应平立即结束了视察,带着任大为和董绍先赶到了广电局。广电局党组在开会,丁应平直接闯进会议室,在最后面找个地方坐下来。会议室毕竟不大,丁应平等人进去,里面的人,全都看到了。他们进去之前,里面还有很激烈的争吵,丁应平一进去,里面的声音顿时没了。丁应平说,听说你们在开重要会议,不知我能不能列席?丁应平是省委常委、宣传部长,广电局是他的下属单位。可他毕竟不是广电局的党组成员,他有没有资格列席广电局党组会议,在场的人,也拿不准。尤其关键之处在于,这个会议十分特别,谁都没料到丁应平怎么会来,更不清楚丁应平的目的是什么。有那么一瞬间,竟然没有一个人说话。丁应平便说,既然没有人反对,那我认为是被批准了。我声明,我只是列席,你们继续吧。当时的情况真是非常尴尬,丁应平坐下来了,里面的党组会,却并没有继续,哪怕是杜崇光,也是目瞪口呆,好半天没有说话。丁应平又说,我进来之前,听到你们的会议开得很热烈啊。怎么啦?是不是背后说我的坏话,当着我的面,不敢说了?如果是讨论与我有关的问题,你们可以要求我回避。这点党性原则,我丁某人还是有的吧。杜崇光没有退路了,不得不说,丁部长,是这样。有关黎兆平双规一事,局里和下面频道的反应非常强烈。我们觉得,这事已经影响到了正常的工作,所以想讨论出一个具体的解决办法。丁应平摆了摆手,说,这是你们党组的事,我不是你们的党组成员,没有发言权。你们在没有形成决议前,也没有义务向我汇报。我说过,我只是列席,你们继续。杜崇光说,既然这样,那我们继续开会。就黎兆平的问题,党组成员已经进行了充分讨论,绝大多数党组成员,意见比较一致。当然,也有个别不同的声音。有不同的声音是好事,恰恰说明我们的党组会,是充分发扬了民主的。下面还有时间,哪位同志如果还有意见没有表达,可以继续发言。杜崇光的话说完了,党组成员却没有一个人发言。显而易见,他们都认为丁应平来得突然,来得怪异,完全不清楚丁应平的态度,谁都不敢贸然表态。杜崇光问了几遍,仍然没有人补充发言,杜崇光便说,既然该说的都说了,那么,我们现在履行组织程序,举手表决。赞成的请举手。任大为在里面坐了半天,完全不明白这是在开什么会,也不知道他们要表决什么。但党组成员举起手后,任大为还是数了一下,举在空中的手共有五只。杜崇光于是说,一共有五票赞成。党组十一个成员,正式出席九人,请假二人,五票赞成,超过半数。决议通过。决议既然通过了,杜崇光自然就可以宣布散会了。不过,今天的党组会比较特别,宣传部长坐在这里呢。如果完全不顾宣传部长就散会,那等于是抽丁应平的耳光嘛。杜崇光就算是再狂,也不敢做这件事。他面向丁应平,说,下面请丁部长作重要指示。大家一齐鼓掌,但掌声稀稀拉拉,有气无力。丁应平举手制止,说,别鼓掌别鼓掌。我老了,糊涂了,有点记不清楚了。我的印象中,我党的会议,一直都需要统计赞成票、反对票和弃权票吧?现在仅仅只统计了赞成票,是不是手续还不够完备?杜崇光的脸色一变,显得很难看,却又无可奈何,只得作检讨,说见多数已经通过,所以忽视了组织程序的完整。检讨过后,只好继续履行程序,请反对者举手。举起的手有四只。五票赞成四票反对,正好是九票。问题不在这里,坐在后面的任大为看得很清楚,有一个人两次都没有举手。他正想提醒丁应平,杜崇光说话了。他说,五票赞成,四票反对,没有人弃权。丁应平再次打断了杜崇光,说,还是让大家举最后一次手吧。杜崇光无可奈何,只得宣布,弃权的请举手。奇事出现了,竟然有两个人举起了自己的手。杜崇光显然呆了,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丁应平便在这时站了起来,说,看来,我今天真是不虚此行呀。你们的党组会,开出天下奇闻来了。十一个党组成员,九人参会,五人赞成四人反对两人弃权。怎么就投出十一票来了?我小学的时候,数学没有学好,这个账我算不来。你们谁能告诉我,这个天下奇闻是怎么回事?他的话音刚落,年纪最大的党组成员姚晋添站了起来。他说,其实很容易算,因为我投了三票。杜崇光当即变脸,质问姚晋添,你想干什么?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能让你胡闹吗?姚晋添说,我投三票,自然有我的道理。杜崇光将桌子一拍,说,你还有理了?丁应平举起一只手,对杜崇光说,我倒想听听,他有什么道理?姚晋添说,我的第一票,是为提议开这次会的人投的。我不知道谁需要开这次会,不知道到底是省委,是省委宣传部,还是我们局党组的某个别人。总而言之,我已经感觉到了,领导我们这个党组的人,需要这一票。既然我是党组成员,自然应该支持党组的工作,所以,我为党组投了这一票。丁应平问,那么,你的第二票呢?为谁投的?姚晋添不慌不忙地说,是替党章投的。杜崇光说,简直一派胡言。你有什么资格代表党章投票?姚晋添根本不理他,按照自己的思路说下去。他说,党章规定,开除一名党员的党籍,必须异常慎重,需要重大违法犯罪事实。现在,黎兆平是被双规了,有没有重大犯罪事实?坦率地说,双规的要义是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说明问题,并不定性。在没有正式定性之前,我们无权假设某个党员某个公民有罪。既然没有罪,又以有罪假定来开除其党籍,这就违反了党章。党章自然不能赞成这样的表决。可党章不会说话,我只好替党章说话了。至于第三票,我是为我自己投的。我投了弃权票。至此,任大为才明白,广电局党组要讨论的是开除黎兆平的党籍。听到这话,唐小舟暗自心惊肉跳。赵德良、彭清源、丁应平等人,要让黎兆平当选党代表,另外却有人要开除黎兆平的党籍。如果他连党籍都没有了,还怎么当选党代表?这一招真够狠的。姚晋添说完后,广电局党组再没有一个声音,连杜崇光也不知该怎么应对。倒是丁应平站了起来。丁应平说,晋添同志这三票很有意思,给我上了一次极其生动的党课。我在这里有个建议,你们广电局党组应该将这次会议的详细记录多复制几份,给省委一份,给组织部一份,也给宣传部一份。我个人认为,省委、省委组织部和省委宣传部,都需要好好学习这次党课。看来,我今天真是不虚此行啊,实在太受教育,也太受震动了。不,不仅仅是震动,简直可以说是震撼。我已经有二十多年党龄,党课不知听过多少,我自己也讲过很多党课,但像今天这么深刻的党课,还是第一次经历。你们继续开会吧,我这个列席代表就先告退了。离开宣传部的时候,唐小舟的心情再次沉重起来。他原以为,三大巨头在运作黎兆平的党代表资格,此事一定可以成功。现在看来,他们在运作,对手也一样在运作,此事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更让他不安的却是,许多东西正在逐渐浮出水面,两股势力的争斗,已经越来越表面化。整个事情,越来越像一盘象棋了,黎兆平被双规,只不过是对方的当头炮。接下来,唐小舟出了一招,让舒彦出面替黎兆平当律师,这只算是马来照,有没有效果,根本无法预料。接踵而来的,是双方频繁的调兵遣将。无论是彭清源的选黎兆平为党代表,还是杜崇光的开除黎兆平党籍,抑或丁应平列席党组会,只能算是见招拆招。最终,会不会有朝一日,双方的老帅不得不赤膊相见?真到了那一天,江南省将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政治生态?省委书记和省长一旦披挂上阵,斗得你死我活,就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因此倒霉了。过了几天,丁应平给唐小舟打来电话,宣传口党代表的选举已经结束。唐小舟最关心的,不是宣传口哪些人当上了党代表,而是黎兆平有没有当选。这话又不好直接问,只得装着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还顺利吗?丁应平说,放心,一切顺利。即使如此,唐小舟还是不放心,又给任大为打了个电话,要他查一下,有没有黎兆平的名字。任大为说,有。丁部长要求他尽快把名单报省委办公厅,他准备今天下午就报过去。得到确切消息,唐小舟心中一松。这一招,果然是胜了。接下来,对方会怎么出招?只要省委办公厅确定了黎兆平的党代表身份,便可以正式要求龙晓鹏来省委办公厅报告黎兆平案的情况。龙晓鹏如果拿不出黎兆平犯罪的确凿证据,就必须释放黎兆平。此时,如果龙晓鹏仍然顶着的话,赵德良便可以出手。他当然不会亲自出手,但他可以黎兆平是党代表,必须尽快给予一个结论为由,派梅尚玲接手此案。梅尚玲一旦将案子接过来,事情就要好办得多了。梅尚玲所想,与唐小舟完全不同。她说,我始终没有搞明白,怎么会有这么一件案子?现在大家都忙,省市两级纪委,根本不可能去抓一件五十万的案子。这件事,听上去太荒唐了。唐小舟说,最初,我也觉得荒唐,如果说某人想做文章,一件五十万的案子,能做什么文章?最近,这件案子背后的一些东西,才渐渐浮出水面。黎兆平的兆元房地产公司,最近在雍州市接了两大工程,一是清水塘的安居工程,一个是延安土路的融富中央国际。清水塘安居工程,是雍州市的民心工程,两年前已经开始动工,但由于种种原因,成了胡子工程。彭清源到雍州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重新启动这项民心工程。兆元公司以极其优惠的价格,拿到了这项工程。同时,兆元公司又通过拍卖的方式,拿到延安西路大片土地,这些土地总值四十亿,成为雍州市名符其实的地王。兆元公司计划在这里建一个国际化的中央商务区,取名为融富中央国际,主楼是一座高达八十二层的建筑,将成为雍州市的地标。这两大工程,既是彭清源到雍州后的政绩工程,也是赵德良直接关注的工程。有人怀疑,这两大工程的背后,牵扯涉赵德良和彭清源巨大的经济利益。他们不好查赵德良和彭清源,便想通过一个五十万元的受贿案,从黎兆平身上打开缺口。梅尚玲说,难怪。唐小舟以为,只要黎兆平的党代表身份一经确认,他们就玩不下去了。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意外在瞬息之间。第二天上午,唐小舟的另一部手机响了起来。这是黎兆平的事发生后,他新买的一部手机,用的是充值卡。电话是王宗平打来的,王宗平在电话中说,周小萸可能被黎兆林绑架了。听到这话,唐小舟的脑袋一炸,看起来现在的形势正好,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他问,消息确切吗?王宗平说,目前还不能肯定。昨天晚上,公安部门已经派一个小组去三亚了。我侧面打听了一下,周小萸在三亚被绑架的可能性很大,并且已经证实,黎兆林确实在三亚。唐小舟问,那你联系上黎兆林没有?他承认了?王宗平说,联系不上他。前几天,舒彦和他联系过,证实他确实在三亚。眼看曙光大灿的时候,形势急转直下。唐小舟感到绝望。龙晓鹏等人,只要抓住了黎兆林绑架周小萸的确凿证据,便可以对省委办公厅说,黎兆平涉嫌策划绑架案。那时,再没有人敢出面替他说话了,他的党代表身份,便无法得到确认。如此一来,释放黎兆平,可能成为泡影。黎兆平在那些人手中的时间长了,什么意外都可能发生。有什么办法熬过这一关吗?没有。只怨这个黎兆林没脑子,干出这种荒唐事,使得原本已经明朗的形势,出现迅速的变化。面对这一变化,唐小舟束手无策,似乎没有一种好的办法。他又不能将这件事告诉赵德良,赵德良一旦知道,定会怪他不会办事吧?稍晚些时候,王宗平再次打来电话。王宗平说,已经和黎兆林联系上了。唐小舟急切地问,是怎么个情况?王宗平说,情况很糟糕。不过,还没有到最糟糕的情况。黎兆林是一个头脑很简单的人,他得知哥哥有可能是被周小萸陷害之后,便想,只要强迫周小萸承认栽赃陷害的事实并且拿到证据,就可以救出哥哥。他策划了一次行动,色诱加财诱,把周小萸骗到了三亚,并且将她弄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关起来。周小萸被限制自由之前,发现情况不对,给女儿打了一个求救电话。雍州市公安部门根据这个电话,断定周小萸在三亚被绑架,因此派出一个小组赶往三亚。又根据当天周小萸的手机信号,将范围缩小到几公里之内,并且成功地将周小萸救出。黎兆林见势不妙,立即逃离了三亚。唐小舟说,现在看来,只有一个办法,做黎兆林的工作,让他自首。他绑架了周小萸,犯了刑事罪,他必须为此付出代价。如果能自首,量刑的时候,可能会轻一些。王宗平说,我也是这样想的。我已经告诉舒彦,让她尽快和黎兆林联系上,说服他回雍州自首。唐小舟说,这件事,你一定要安排好,不能让黎兆林落到他们手上。黎兆林自首后,你要安排最信得过的人,把黎兆林控制起来。王宗平说,我已经作了安排。整件事糟透了。唐小舟本能地觉得,对手肯定会拿这件事大做文章,这个文章,无论怎么做,都会因为周小萸遭绑架这件事,对黎兆平极端不利。主动权就这么轻易地落到了对方手里,他们将怎样利用这个主动权,恰恰是唐小舟这些人无法掌握的。唐小舟可以预料的是,接下来的反击,将会异常猛烈,他甚至完全不知道,对手开始猛烈攻击的时候,自己这边,到底有什么手段抵抗。

二号首长第二部第104章坐到车上,好半天没有点火。竟然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去,该干什么,脑袋中呈现的,是一种空前的迷惘。和谁打个电话吧,也许喝一场酒,让自己醉一次。他拿出手机,竟然不知道应该打给谁。翻开短信页,发现第一个短信是颜昕茹的。这丫头三天两头给他发来一个暧昧的短信。最近的一个短信说:某日暴雨,男子进庙避雨,见一美妇,顿时淫意,成其好事。事毕,美妇怒,告于县衙。县官曰,有何冤情,从实招来。美妇:狂风暴雨,进庙躲雨,遭遇恶棍,满嘴淫语,霸王上弓,强占民女。男子驳称:风狂雨暴,躲雨进庙,见此女子,对佛撒尿,情急无措,堵住尿道。县官判曰:阻尿有理,原告无效。唐小舟想,这丫头倒也执着,只不过自己此时哪有心情和她堵尿道?翻过,再往下看,看到冷雅馨的短信。看完她的短信,唐小舟会心一笑,心情也就好了许多,立即回拨过去。接到他的电话,冷雅馨十分兴奋,说,我想你就会给我电话了。唐小舟问,在干嘛呢?冷雅馨说,刚吃完饭回宿舍。唐小舟说,吃过饭了?我还说约你一起吃饭呢。冷雅馨说,没诚意。那你早不说?唐小舟说,我想说呀。可我也不知道有没有时间。要不,再吃一餐吧。我来接你。他也说不清楚自己的心理,和别的女人见面,最迫切的事,肯定是做爱。做完爱之后,所有的事,也就结束了。有时候,甚至只为着这样一个目的,而对方也似乎只有同样的目的。完成之后,彼此说再见,谁都不会觉得少点什么。和冷雅馨在一起则不同,即使什么都不做,仅仅是彼此相望,心灵深处,也如春天的原野,暖风往往,繁华似锦。这一晚上,先和冷雅馨一起吃饭,然后带她去泡吧,一直到凌晨一点多,用几十瓶啤酒将自己灌得有些醉意,才在酒吧附近开了个房间,也不洗澡,甚至连衣服都没脱,抱着冷雅馨就睡了。关于黎兆平案,整个官场看上去风平浪静,但舒彦如同扑进平静湖水中的一块石头,引起了不小的涟漪。首先,舒彦找到了省检察院,通过检察院下了一份文件,鉴于黎兆平受贿案办理过程中,有可能存在程序非法的可能,根据其代理律师舒彦的申请,同意舒彦跟进此案,以保障其委托人的公民权受到法律保护。唐小舟清楚,这样一份文件,别说针对的是纪检部门,就算是发给检察部门的,比如雍州市检察院,他们也一样可以阳奉阴违。何况,检察院和纪委根本不是一条线,龙晓鹏绝对不会将这份文件放在眼里。另一方面,毕竟是省检的红头文件,这样的文件,对于龙晓鹏,肯定是一大压力。有些人将注意力集中到了舒彦的身份上,通过行政力量给舒彦施压。舒彦本人只是一名律师,那些权力之手要伸到舒彦的领域,需要绕几个弯。但是,他们注意到了舒彦的社会关系。舒彦的公公原是雍州市政协副主席退休,目前还挂了个顾问之职。舒彦的丈夫曹能宪,目前是省林业厅副厅长,正希望解决正厅职位。有人分别向他们递话,希望他们劝说舒彦放弃此事。甚至有人拿舒彦和黎兆平的私人关系说事,大肆传播两人的绯闻。舒彦自然不肯放弃。不仅没有放弃,而且设法拿到了银行的一份录像资料。这份录像是给黎兆平的银行卡里汇款时留下的。汇款人并不是周小萸,而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舒彦想办法让周小萸看过此人的照片,周小萸一开始完全否认认识此人。这也就是说,给黎兆平汇的五十万,根本不是周小萸所为,而是另一个人。这是一桩典型的栽赃陷害案。得到这一消息后,唐小舟立即约见梅尚玲。他以为,只要有了这一证据,梅尚玲或者省纪委便可以出面干预此案。梅尚玲听了之后,摆了摆头,说,这说明不了什么。有人举报黎兆平受贿五十万,而他的账上,又确实有这五十万元。对此进行调查,程序上并没有问题。就算最终查明这笔款存在问题,那也是给这个案子一个结论,程序上不存在问题。在这件事情上面,很难抓住把柄。既然梅尚玲这里无能为力,唐小舟只好等舒彦这颗石头激起怎样的大浪了。唐小舟原以为,此事还会平静好多天,没想到,舒彦这枚过河卒子,还真是起到了大作用。两天后,他刚刚陪赵德良在下面走了一圈回来,接到王宗平的电话,说是彭清源想见赵德良。唐小舟问,主要谈什么事?王宗平说,应该是那件事吧。唐小舟心中一喜,说,好,我向赵书记汇报后再给你电话。能够随时见赵德良的人不多,彭清源是其中之一。唐小舟向赵德良汇报后,赵德良立即说,你安排一下。唐小舟说,除非十点以后。赵德良说,那就十点以后,叫他到七号楼去。彭清源到的时候,赵德良已经开始练字。王宗平留在一楼,唐小舟将彭清源引上二楼书房,一见面,赵德良就说,是兆平的事吗?你给我一句明确的话,他到底有问题还是没有问题?唐小舟原本应该出去,听说谈黎兆平的事,他便留了下来。赵德良并没有暗示他离开,他也就装糊涂。彭清源看了看他的字,说,这个答复,我没法给你。不过,我可以肯定,这件事背后有人。赵德良将那幅字写完,却不盖章。唐小舟将写好的宣纸拿起来,用夹子夹了,挂在书房里。赵德良问,背后有人?有什么人?彭清源说,有这么两件事。通过银行,调阅了汇款人的录像资料,那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周小萸根本不认识此人。赵德良问,第二件事呢?彭清源说,周小萸看过那个人的照片,完全否认认识此人。从她的表情判断,她应该确实不认识。不过,事后她可能意识到此人与案件有一定关系,立即约见了另一个人。这个人的身份比较特别。赵德良已经蘸了墨,却没有写,墨滴到了宣纸上。彭清源说,周小萸去见的这个人,是齐天胜。说过这句话后,赵德良没有出声,彭清源也没有继续往下说。唐小舟要将那张滴了墨的宣纸拿开,赵德良摆了摆手。唐小舟只好退了一步,站在一旁。赵德良并没有在意那一点墨,而是将刚才的赤壁怀古又写了一遍。写完之后,才抬起头来,问彭清源,你有什么打算?彭清源并没有说自己有什么打算,而是说,有一个律师,叫舒彦,是黎兆平的朋友。她在跑黎兆平的事。赵德良问,跑黎兆平的事?怎么跑?彭清源说,她想做成两件事,一是争取有关部门对龙晓鹏立案。据她说,她手中掌握龙晓鹏受贿的证据。一是争取让黎兆平选上党代会代表。赵德良说,黎兆平的案子还没有定性吧?按照党章,他是不是有被选资格?彭清源说,是的,他有被选资格。赵德良挥了挥左手,说,既然他有被选资格,你和我,恐怕也不能只手遮天,决定他能参选还是不能参选。恐怕我们这两个书记,没有权力剥夺一个普通党员当选党代表的权利。彭清源说,是的。唐小舟在一旁暗喜,这是否说明,他们将启动一件事,让黎兆平当选党代表?各市州的党代会已经召开,只有省直的党代表选举晚一步,也正在陆续进行。如果能够让黎兆平当选党代表,只要代表资格一确认,龙晓鹏就必须向省委办公厅报告黎兆平案的相关情况,并且拿出确凿证据证明黎兆平犯罪,再由省委办公厅启动相应的程序,撤销黎兆平的省代表资格。换句话说,如果龙晓鹏无法拿出确凿的证据说服省委办公厅,就必须释放黎兆平。这一招实在是太妙了。自己以为天大的难事,到了这些人手中,竟然只需要如此轻轻一招,便化解于无形。赵德良练过字,去卫生间洗手,出来后,走到旁边的茶几前,拿起一包中华烟,扔给彭清源。彭清源和唐小舟都明白了,这是给予抽烟待遇。彭清源老实不客气,拿过烟,撕开,抽出一支。唐小舟立即拿起茶几上的打火机,替彭清源点燃。赵德良走到沙发前坐下来,对彭清源说,清源,我这里有好茶,要不要尝一尝?彭清源说,我知道你这里有好茶,早就想讨一点了。赵德良说,小舟,把上次的茶,给彭书记拿一斤。唐小舟拿了茶进来,见赵德良和彭清源正在谈陈运达。彭清源说,这个人做事很踏实,执行力很强。当初,他留在工厂,干的是搬运工,两年时间,从县劳模干到省劳模。他当县长的时候,遇到大洪灾,自己就当了突击队队长,吃睡都在大堤上,后来感冒发高烧,又在深水里泡,当场昏倒,差点被洪水冲走,幸亏身边两个武警战士机灵,将他捞起来。当时县委作出一个决定,要他住院,可他让一线的医护小组在工棚里搭了一个临时病房,他就住在那里。县委书记问起来,他说自己尊重了县委的决定,已经住院了。唐小舟见两位领导谈工作,也就退了出来。王宗平在楼下看电视,唐小舟在他旁边坐下来,问他,你那里有些什么进展?王宗平说,这件事的背后,恐怕非常复杂。唐小舟问,复杂在哪里?王宗平向楼上看了看,说,你可能还不知道,周小萸是彭书记介绍给兆平的。当初根本就不存在什么进入前三一说,倒是说过,比赛结束后,找个机会把吴芷娅安排在娱乐频道,并且想办法让她当主持人。唐小舟想起那次见到吴芷娅的情形,问道,会不会黎兆平把她办了?王宗平说,你傻呀,兆平是什么人?他会这么没眼水?唐小舟说,可是,她好像没有当成主持人呀。王宗平说,那也是兆平的意思。她的普通话太差,兆平想先让她去学两年普通话。唐小舟说,如果是这种关系,黎兆平怎么可能收周小萸的钱?王宗平说,就是。唐小舟问,既然是这样,周小萸为什么会跳出来举报兆平?王宗平说,我让人去查了一下周小萸。这个人,非常复杂。唐小舟说,还用查?整个雍州甚至整个江南省,都知道她复杂啦。我不知听多少人说过,她和省市好多领导都有一腿。难以相信,好像她有特异功能一样。王宗平说,她和齐天胜是高中同学,当时,齐天胜追过她,她没有答应。多年以后,两人的地位出现了巨大变化,彼此的关系,又开始亲密起来。她一直在努力想让齐天胜帮忙把她调到卫生厅当个官。唐小舟说,难道说,他们之间,搞了什么交换?王宗平说,这种可能不是没有。我听说,吴芷娅已经进了省广电,而且解决了局聘。唐小舟问,这也是交换条件之一?王宗平说,估计是。唐小舟又换了个话题,说,你估计,兆平被选上党代表的可能性有多大?王宗平说,这个真的很难说。党代表的选举,是一个自下而上再自上而下的过程。先由基层产生推荐人,层层推荐之后,上报宣传部,再由宣传部上报省委。由省委以及宣传部组织专门的人员对相关人员进行考察,然后确定差额候选人,再由系统内各单位派出党员代表投票选举。文宣口,那么多人,有多少人会投兆平的票,难说。主要还是广电的代表吧。可广电是被杜崇光控制的。唐小舟说,这样说来,这条路走不通?王宗平说,那也不一定,关键要看丁部长下多大的力。正说着,彭清源下楼了。他一边往楼下走,一边对王宗平说,宗平,你给应平同志打个电话,问他在哪里,我们去找找他。唐小舟心中一喜。找丁应平?这么说,赵德良授意了?如果赵德良一定要选黎兆平,杜崇光想阻止,恐怕阻止不了吧。这是几天来,唐小舟心情最好的一天,离开赵德良,独自驾车回家的路上,唐小舟的心中,说不出的兴奋,他一边驾车,一边吹着口哨。没想到乐极生悲。正开着车的时候,手机响起来。他也没有看号码,立即接听了。令他没想到的是,这个电话,竟然是他最不想听的。知道我是谁吗?电话中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声音很好听,也很熟悉,就是一时想不起是谁。唐小舟不喜欢玩这种游戏,也没时间没精力和女人们玩这类游戏。偏偏女人就是喜欢这样玩。但凡遇到这类女人,如果不是有些职位的,唐小舟绝对不会留下她的名字,此后也一定不会主动联系。喜欢玩这类游戏的女人,是不会留在他的圈子里的。他问,有事吗?女人说,怎么这么冷冰冰的?唐小舟心里一阵烦躁,很想说,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没人想和你缠缠绵绵的。这话自然不能说。官场经历了这么几年,他早已经练就了一种波澜不惊的品性。就算这次的黎兆平事件,让他受了点惊,可看一看赵德良,他也再一次体会到高人的境界。他说,对不起,我很忙,如果没什么事,就挂了。刚刚挂断,电话又打进来了。唐小舟看了一眼,还是刚才的电话,又挂断了。可这个电话很固执,再一次响起。唐小舟不得不接起,说,你到底有什么事?女人说,为什么一再挂断我的电话?是不是怕我?唐小舟有些恼火,说,你到底有什么事?女人说,我们有一笔旧账,我想和你算一算。唐小舟问,旧账?什么旧账?女人说,你该不是这么健忘吧,你欠了谁的账,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唐小舟说,你是不是打错电话了?查清楚再打吧。说过之后,再次挂断了电话。可电话刚刚挂断,又一次打进来了。唐小舟不胜其烦,接起电话说,你再这样骚扰,我报警了。女人说,报警?好哇,你报呀。我怕你不敢。唐小舟说,我为什么不敢?说过之后,再一次关掉电话,并且迅速将这个号码列入黑名单。这件事搞得唐小舟极度不爽,回到家,心里装着的,尽是这件事。洗澡的时候,突然想起,这个女人的声音非常熟悉,应该是某个和自己接触较多的女人吧。接触较多的女人,为什么用那样的语气和自己说话?突然,他脑中的某根断了的弦接上了。他想到了某个人,或者说某个麻烦。这个麻烦,是黎兆平给他惹上的,也是黎兆平帮他处理的。当时,他就怀疑,此事不会如此简单就结束了?现在看来,黎兆平被双规的消息传出后,这个女人又冒出来了。

二号首长第二部101章巫丹说,他们被带到了新雍路的红太阳宾馆。两天来,纪委的人一直对巫丹审讯,问的事只有一件,黎兆平和巫丹在一起,是不是发生了性关系。巫丹不承认,纪委的人却说,在她家床单上,发现了黎兆平的精液。唐小舟问,他们还问了你别的吗?巫丹说,没有,他们反复问一件事,和黎兆平是不是情人关系,当天有没有发生性关系。我说只是朋友,我们之间是清白的。这件事真的把唐小舟搞懵了。直到现在,他都不太相信会是真的。省市纪委都有自己的办案宾馆,市纪委的宾馆是金山酒店,那座宾馆是经过特殊改装的。市纪委如果双规黎兆平,应该带他去金山酒店才对,怎么会带到红太阳宾馆?不合常规嘛。巫丹提出,想见赵德良一面。这个要求让唐小舟觉得头大,按说,双规黎兆平,赵德良肯定是知道的。此时,巫丹要见赵德良,赵德良会同意吗?唐小舟说,你先别急,赵书记明天才回到雍州,到时候我再和你联系。你最好去换个电话卡,然后把新的电话号码发给我。离开巫丹,唐小舟驾车回家了。这件事实在太特别太突然,让他措手不及,许多事,他不得不好好想一想。坐在家里,他有一种冲动,应该给梅尚玲打个电话,她肯定清楚此事。转而一想,找梅尚玲有些不妥。如果梅尚玲肯告诉自己,可能早就说了。这件事,自己出面似乎不太好,应该找别人出面才好。他拿起手机,拨打舒彦的电话。舒彦在江南省的关系很广,本人又是律师身份,由她出面了解此事,可能是最好选择。不料舒彦在北京参加律师协会的活动,没有这么快返回雍州。舒彦问唐小舟有什么事,唐小舟只好说晚上有个饭局,原本想约她一起吃饭。放下电话,将心目中所有人排了个队,似乎只有容易最适合,她的丈夫是监察厅的一名副厅级干部。当然不能说得太详细,只是说,我听到一个消息,广电局娱乐频道总监黎兆平被双规了,你帮我打听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容易很清楚规则,并没有多问,说,好的,我打听以后再和你联系。等容易的电话时,黎兆平的弟弟黎兆林给唐小舟打了一个电话,唐小舟没有接,挂断了。他目前什么都不清楚,跟黎兆林没法说。他能想象,黎兆林和陆敏一定非常急,可急能解决什么问题?遇到这种事,一定得谋定而后动。看看时间,赵德良应该上火车了。他还是决定给赵德良打个电话,探探他的口气。赵德良接起电话后问道,小舟,有事吗?唐小舟说,赵书记,你是不是已经上车了?赵德良说,车子已经开出北京了。唐小舟说,没什么特别的事,我只是落实一下。唐小舟正要挂断电话,赵德良又说,对了,兆平那个什么雍城之星搞完了没有?如果还没完,你让他快点结束吧。唐小舟一愣,雍城之星?他问,雍城之星怎么了?赵德良说,萝莉司刚过,江南省损失惨重,江南卫视天天莺歌燕舞,有人告到了中宣部,说江南卫视没有悲天悯人的情怀,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你跟他们打个电话,以后搞这类东西,要注意一下这方面的事。赵德良还关心着黎兆平的雍城之星选美,这似乎表明,赵德良也不知道黎兆平被双规了。黎兆平只是一名处级干部,双规一名处级干部,没有必要向省委书记汇报,赵德良不知情,似乎也合理。问题是,黎兆平这名处级干部,显然和别的处级干部不同。不说打狗欺主这样难听的话,至少也有针对赵德良之嫌吧。想到这一点,唐小舟更是吓出一身冷汗。难道说,这次双规事件,针对的目标,并不是黎兆平,而是赵德良?他们既然要双规黎兆平,为什么把巫丹留滞四十多个小时?为什么一直盯着巫丹和黎兆平的两性关系?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赵德良?然而,双规黎兆平能打击赵德良吗?他们是不是想,将赵德良和巫丹之间的两性关系坐实,然后以此为炮弹,将赵德良掀翻?且不说赵德良和巫丹到底有没有特殊关系,就连唐小舟也没有证实,就算证实了,这么一件事,就能把赵德良赶出江南省?不错,当初他们排挤袁百鸣的时候,突破点就在一个女人身上,可蒋丽珊和巫丹,性质毕竟不同吧。容易的电话打过来了,答复是没有任何消息,省监察厅以及省纪委的人,并不知道此事。他们也向雍州市纪委和市监察局侧面打听了一下,问了好几个人,答复一样,并不清楚此事。容易说,她和丈夫讨论过,认定这是一个假消息,原因很简单,黎兆平是省管干部,不可能由雍州市纪委出面。市里如果真这样做,那会加深省市矛盾,引起很多后患。第二天早晨去车站接赵德良,又一起返回迎宾馆,一起吃早餐。唐小舟一直观察赵德良,并没有发现丝毫异状。早晨到了办公室,向赵德良汇报了日程安排,犹豫了一下,想将这件事说出来,最终还是没有拿定主意,退出去了。在办公室坐了几分钟,巫丹的电话打过来了,问赵德良是否同意见自己。唐小舟只好撒谎,说赵书记刚回来,一堆事情需要处理,他没找到机会。放下电话,容易的电话进来了,昨天晚上,她和丈夫一直在打听此事,这件事非常奇怪,竟然没有风声传出来。后来,他们直接找了雍州市纪委书记李福同。李福同说,龙晓鹏说过要双规省电视台的一名普通处级干部,是上面交办的案件。李福同只是简单地问了问情况,考虑到这是一件受贿五十万元的案件,又是上面交办的,便答应由龙晓鹏全权处理。容易和丈夫稍稍作了一番了解,龙晓鹏和黎兆平似乎是好朋友,由龙晓鹏出面双规黎兆平,有点让人难以想象。唐小舟觉得这件事不能犹豫了,找个机会,进了赵德良的办公室。给赵德良的杯子里续了水,然后说,赵书记,我刚刚接到巫丹小姐的电话。赵德良手里拿着一份文件在看,听了他的话,并没有出声,只是抬眼看他。唐小舟说,巫小姐说,她刚刚从纪委出来。她被留滞了四十多小时。这话让赵德良重视了,问道,留滞?什么事?唐小舟简单地将事情说了。赵德良说,黎兆平不是省里的干部吗?为什么是雍州市对他双规?唐小舟说,我侧面打听过,这件事很奇怪,似乎很保密,完全打听不到消息。当然,因为没有向你汇报,我也不好动作太大。赵德良略想了想,说,你去摸摸情况也好,晚上我们再碰个头。唐小舟虽然答应,却并没有立即出去,欲言又止。赵德良问了一句。他便说,巫小姐的情绪很不好,她想见见你。赵德良想了想,说,还是不见了。接着,他又说,你和王问津联系一下,看能不能尽快安排她去香港,旅游访问都可以。如果王问津同意,把她调到香港去好了。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唐小舟开始打电话,第一个电话打给纪委副书记梅尚玲,约她中午一起吃饭。梅尚玲也不多问,立即答应下来,并且说,地点由他定,到了时间她会过来接他。结束这个电话,又给香港的王问津打电话。王问津是赵德良的大学同学,目前是香港一家中文电视台的老板。王问津听说巫丹想去香港,立即答应。赵德良说旅游访问都可以,唐小舟却很明确,希望王问津安排巫丹去香港工作,哪怕是短期工作也行。得到王问津明确答复,唐小舟拨通巫丹的新手机号。巫丹非常敏感,问道,这是他的意思?唐小舟并没有说明是谁的意思,而是说,王问津和赵书记是大学同学,非常好的朋友。王问津曾好几次向赵书记要过你,赵书记没有答应。这次去北京,两人恰好又碰到了,赵书记就答应了。巫丹一听就明白了,这是赵德良的意思,便说,也好。唐小舟说,那好,你准备一下,最好尽快走,先去散心,看一看那边的情况,再决定。将手头的工作处理了一下,快到下班时间了。梅尚玲打电话过来问是不是能走了,唐小舟,随时都可以。梅尚玲说,那好,你现在下楼吧。两人并没有选择新省委附近,反正梅尚玲有车,找了一个清静的地方,要了一个单间。梅尚玲知道唐小舟大概没时间单独请自己吃饭,一定是有事。点完菜后,她便问,你说吧,要我做什么?唐小舟说,打听一件事,黎兆平是怎么回事?黎兆平?梅尚玲反问了一句,电视台那个黎兆平?他怎么了?唐小舟说,黎兆平被双规的事。梅尚玲吓了一跳,说,不可能,我怎么不知道这件事?唐小舟将自己知道的情况介绍了一遍,并没有说明这件事到底是他想了解,还是赵德良委托他来了解。说不说都一样,大家都是明白人。梅尚玲也没有多问,立即拿起手机,拨打了好几个电话。第一个电话,打给省纪委书记夏春和,接着打给了省纪委几个执行处室的负责人,又打给省检的薛有天检察长,反贪局长洪逸斌,再给市纪委书记李福同打电话。只有李福同说知道这件事,他向梅尚玲介绍了龙晓鹏提到的一些事。梅尚玲也糊涂了。李福同说是上面交办的案件,他显然理解成了省纪委交办的。既然是上面交办的案子,自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也就懒得过问。问题是,如果真是上面交办的案子,梅尚玲作为省纪委副书记、监察厅长,她一定知道,即使是中纪委交办的案件,也一定要知会省纪委。晚上召开常委会,议题包括听取雍州市党代会准备情况汇报等。唐小舟的办公室很热闹,好几位常委的秘书都坐在他这里,包括王宗平。唐小舟想问黎兆平的事,又不好当着很多人说,只得冲他使眼色。王宗平会意,走出了唐小舟的办公室。唐小舟随后也走到了外面,见王宗平站在走道上,便说,走,我们到下面走走。新办公楼有大片的绿化区域,绿化带中间,还有意铺了一些小道。两人沿着小道向前走,四周见不到别人。唐小舟问,兆平是怎么回事?王宗平不明白他的意思,反问道,兆平怎么了?唐小舟似乎证实了某种猜测,说,你果然不知道,兆平被双规了。王宗平大吃一惊,说,有这样的事?什么时候的事?接着又说,怎么可能?兆平即使不是富可敌国,也是亿万富翁。他怎么会在经济上出问题?唐小舟并没有太突出的表情,而是淡淡地说,这个案子,由龙晓鹏在办。王宗平好一会儿没说话,他显然在评估这个消息带给自己的冲击。过了一会儿,他问,省里交办的案件?唐小舟摆了摆头,说,省纪委那边我问过,他们不清楚这件事。王宗平的表情顿时异常严峻起来。他掏出一支烟,点燃,狠狠地吸了一口,说,怎么味道不对?这话有点莫名其妙,很容易让人想到他在说烟。唐小舟心里透亮,雍州市党代会马上就要召开,接下来是省党代会。各级党政机关都需要洗牌,政坛的每一次行动,都可能与洗牌直接相关。恰在这个关键当口,闹出个黎兆平双规案件,又是这么个莫名其妙的双规案,性质实在是太特别了。政治就像一场牌,每打出一张,都有非同一般的意义,关键要看这牌是谁打出的。如果说黎兆平双规案是江南官场的一张牌,这张牌,到底是谁打出的?目的是什么?这才是所有一切的要点所在。王宗平思考片刻,拿出手机,显然想拨某个电话,但仅仅只是拨了几个号码,又改变了主意,将手机放下了。唐小舟并不真想从王宗平这里问出什么。或者说,什么都没问出,本身就已经表明了一切。他见王宗平在抽烟,便说,我先上去了。也不理会王宗平,转身朝办公室走去。常委会散时,已经十一点多。唐小舟走进赵德良的办公室时,彭清源和余丹鸿都在。赵德良说,小舟,你不急着回去吧?如果不急着回去,我就练几个字。唐小舟什么话都没说,进入里面的书房,做好了准备。出来时,余丹鸿已经走了,彭清源仍然在。赵德良说,小舟,你给清源书记泡杯新茶来。唐小舟接过彭清源的茶杯,返回自己的办公室,重新泡好一杯茶,端进赵德良的办公室,两位书记已经进了书房。唐小舟端着茶进去,见赵德良正在练字,彭清源在帮他拖纸。赵德良问,黎兆平的事,你知道吗??彭清源说,黎兆平的什么事?赵德良说,他被双规了。彭清源显然暗吃了一惊,问,双规?因为什么事?赵德良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案子在雍州。彭清源更加意外,有一会儿没说话。唐小舟趁着这个机会把茶递给彭清源,又从他手里接过了纸。赵德良说,小舟,你把情况对清源同志说一下。唐小舟说,案子是龙晓鹏在办。黎兆平是从市电视台宿舍被带走的,有人说是从巫丹小姐的家里带走的。时间的选择也很特别,他们前一天下午就进了巫小姐的家,直到第二天早晨上班的时候,才将两人带走,很多人看到这件事。他们似乎是有意选择了这个时间。彭清源插话说,这么高调?唐小舟说,我打听过,据说这是上面交办的案件。可是,我问过省纪委,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我通过其他途径打听了一下,听到一种说法。赵德良停止了写字,望着唐小舟,问,什么说法?唐小舟说,省人民医院有个护士长,名叫周小萸。周小萸有个女儿,名叫吴芷娅。吴芷娅想当选雍城之星,周小萸便给黎兆平送了五十万,条件是进入前三名。结果,吴芷娅止步于前四,周小萸就把黎兆平告了。赵德良已经将这幅字写完了。唐小舟将写好的宣纸拿开,又重新铺上一张。赵德良右手拿着笔,眼睛盯着纸,在考虑写什么,同时说,我怎么听说,黎兆平公开说过,他什么都差,就是不差钱。原来他的不差钱,是这样来的?雍城之星,一个人收五十万,前十名,是不是要收五百万?唐小舟说,对黎兆平的情况,我还是比较了解的。他的老婆陆敏是兆元房地产公司董事长,资产几十亿恐怕只会多不会少。他的弟弟黎兆林在证券公司上班,并且替黎兆平搞证券投资,手下有一个私募基金,前几年就听说超过二十亿,黎兆平是最大的股东。此外,黎兆平好像还有其他一些产业和投资,也都很赚钱。兆元公司正在建的清水塘项目,光地皮费就是四十几个亿,项目建完,可能超过三百亿。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赵德良说,唐小舟说

上一篇:www.773.net陈运达和余丹鸿在保龄球馆密谋,唐小舟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