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不是巫雨虹又是谁的芽赵小穗心里怦怦跳起来,
分类:文学资讯

李韵带回来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两眼放光地对赵小穗说,知道不知道,省经委来人了,直接找到夏老师,说是要从本届研究生中要人,是去机械工业处,让夏老师推荐。赵小穗也感一振,省经委?李韵说,经委知道吧?那可是省政府里非常重要的一个部门,听说一把手主任常是由一名副省长兼任呢。赵小穗笑了,问,要几个﹖三个﹖还都要女的?那正好啊,你去当处长,雨虹当副处长,我给你们当干事。李韵打了赵小穗一下,笑说,跟你说正经的呢,你还当玩笑。告诉你吧,这回可是盘古开天地,还真是点名要女的,但只要一个。听说主管机械工业处的经委副主任是女的,她总往省内各市跑,只想找一个能方便跟她出差的,你猜猜看,夏老师能推荐谁﹖赵小穗想了想,说你和雨虹都行。雨虹有眼力见,理解领导意图快。你机灵,善解人意,这也是上层机关所需的长项。李韵问,那你呢﹖赵小穗摇头,我可不行。用你的话说,我是傻妞一个,小轿车来了,领导还等着开门呢,我却一屁股先坐进去了,用不了两天半,不就叫人打发回来呀﹖李韵目光黯淡下来,说你都这么说,我肯定没戏了,眼下能做的,看来就是做好先期感情投资,赶快溜须好那位,等着日后的巫处长巫主任给咱们提拔提拔吧。赵小穗问,你怎么就看一定是她﹖李韵咧嘴一笑,说我憨憨的妹子哟,人可装傻,不可真傻,没事自个儿慢慢琢磨去吧,都说破了不好。李韵说完,又走了。这话就有了一石双鸟的意思,她是在说巫雨虹呢,还是在怨怪自己呢﹖赵小穗坐在那里发了好一阵呆。再和卢昌泉见面,赵小穗便说了省经委来要人的事,但她没说李韵分析的那些话。卢昌泉很兴奋,说这可是好事,起码有百分之三十三点三的概率。朗朗苍穹,突落馅饼,不论落到谁头上,都可一辈子不愁了。这事可比摸大彩,而且是特等,但愿是你吧。赵小穗有些伤感地说,我一辈子也不会去摸彩撞运,卢昌泉说,那你怎么就摸到了我呢﹖赵小穗笑说,你到底是个大彩还是一摊臭狗屎,我现在可不敢说,随猫随狗吧。卢昌泉也笑说,有你此言,我心大安,我若是龙,你就是凤,保证般配,对吧﹖那个事呢,别奢望,也别绝望,谁知道那个大衙门的女主任得意哪一口,喜欢什么样品性的人呢有时,为人机敏与善于权谋,不一定就是优势。到时真要找到你,你就本色出演,或许也有一搏呢。两人又聊了些闲事,卢昌泉突然说:“哎,差点儿忘了问你,有个女研究生,有病乱投医,急得在网上贴帖子,欲求一热心男士充做临时男友,帮助排忧解难。这个女研究生是不是你们学校的﹖”赵小穗惊异,立刻想到了师母让巫雨虹带男朋友去她家的事,忙问:“真的呀﹖”

卢昌泉说:“奇事年年有,如今出得殊。若不是我亲眼见了帖子,我还真想不到当代大学生还有如此奇思妙想。佩服呀,佩服。”赵小穗问:“你怎么想到贴帖子的人一定是本市的芽国家这么大,别的地方就贴不上去呀芽”卢昌泉说:“帖子上留了联系的手机号码,一看中间的那几位数,便可知是本市的,而且,联系期限必须是本周六前,看来还真是挺急的。不信,你也上网去看看嘛。”赵小穗又问:“那手机号的后4位数,你还记得吗芽”卢昌泉从衣袋里摸出一张纸条,说:“心里好奇,我就随手将号码记下来了,你看看吧。”不是巫雨虹又是谁的芽赵小穗心里怦怦跳起来,咕哝:“她可真敢想,也真敢做选”卢昌泉问:“这么说,你知道是谁芽”赵小穗便讲了师母来寝室找巫雨虹,并让她周末带男朋友去家里的事。聪明的卢昌泉没等她讲完,就怪模怪样地笑了,说:“听你这么说,我就知道你们那位巫女士总是半夜三更地打电话,是打给谁了。”赵小穗急打断他:“你不要胡猜乱想好不好芽”卢昌泉说:“我没说什么呀,我只是说知道,还不行啊芽”赵小穗急哧白脸地说:“那也不许你乱说。”卢昌泉说:“好好好,我学徐庶进曹营,三缄其口,一言不发。”当天夜里,赵小穗打开电脑,果然在网上看到了那个帖子。那个帖子挺有创意,也不乏文学色彩,看似一个青春游戏,不由人不为之好奇心动。联系电话下面,特意限定了时间:本周六午时三刻后,本节目主持人将随外星人遨游银河系以外的星座,恕不接收任何来电。侠心热肠,恭请从速选赵小穗从容地完成了论文答辩。那天,答辩大厅里坐了不少人,除了评审老师,还来了不少研究生本科生,大家都想从别人的临场实战中,为未来感受摸索出一些经验,赵小穗走出大厅,便见有两位陌生人迎过来,自我介绍说是省经委的,专程请她去和领导当面谈一谈。毫无思想准备的赵小穗是坐进等候在外面的奥迪小轿车走的,进了省经委大楼便被带进了女副主任的办公室。女副主任很朴实,也很亲切,就像邻家的一位大姐,很随意地问了她一些情况,比如老家还有什么人,老爸老妈身体怎么样,都做些什么,有没有男朋友,男朋友从事什么工作,平平淡淡,如叙家常。赵小穗如实作答,心里却很紧张,悬着心准备着家常话后面的专业提问,没想女副主任戛然结束了谈话,还递给她张名片说我还有会,你如果没有什么特别要求,就抓紧把学校那边毕业前的事情处理利落,尽快来这里工作,以后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多了,再慢慢聊。你的情况,我们已基本清楚,你们夏老师做过很认真的推荐和介绍,我们经委的同志又去现场听了你的论文答辩。夏老师治学识人都很严谨,今日和你一见,果然没让我失望,我的老家也在乡下,我喜欢朴实文静的女孩子。来日方长,好好干吧,可别辜负我们对你的期望和老师对你的培养啊。赵小穗被小轿车接走,又用小轿车送回来,在校园里引起很是不小的轰动。那一天,晴空万里,清风习习。赵小穗恍若做梦,悬悬浮浮,推门回到寝室,见巫雨虹和李韵都躺在床上望天棚,两人的脸都霜冷着,对她的归来故意视而未见,谁也没跟她说什么话。赵小穗心里叮嘱自己稳住神,坐在电脑桌前,仍在怀疑这半天里发生的一切是不是都是真的,掐腿腿疼,揪发头皮麻,心里偷着乐,却竭力忍耐着,不敢露出半点的轻狂与张扬。巫雨虹躺了一阵,突然腾身而起,咚地一声跳下床,气冲冲地拉门就走了。赵小穗这才故作平淡地对李韵说:“真没想到,这么好的事,怎么会是我?”李韵冷冷一笑,幽幽地说:“我早说过,你是大观园里的薛宝钗,让冰雪聪明的林黛玉难诉委屈;你是大西洋里的大冰山,撞沉超豪华客轮泰坦尼克号没商量。大智若愚,大朴藏拙,含而不露的才是高手。我嘛,五体伏地,心悦诚服。但巫雨虹,可是赔了青春又折兵,恨死你了。”赵小穗说:“她恨我什么呢芽我什么也没争,任嘛也没做,是人家来人主动找的我。”

赵小穗一整天都在想这件事,还给卢昌泉发去过一个短信:“清晨之事不是对你,别生气,日后向你解释。”到了傍晚,当房间里只有她和李韵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问:“雨虹的男朋友,你知道是谁吗?”李韵一脸坏坏的笑:“你真不知道呀?”赵小穗说:“知道了还问你什么。”李韵说:“看起来,世界上最后一个知道这种事的人,并不一定就是那个人呀。”这话就回答得很有些意味深长了。一,说明那个事早已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你是仅次于“那个人”的最后第二人。二,世界上最后一个知道这种事的人,含着一种特定的指向,如果是指婚外恋情,最后一个知道的不是其“夫”便是其“妇”,比如潘金莲和西门庆,闹腾得清河县里一片沸扬,最后一个知道的只能是武植武大郎。看来,“大郎”的妻子眼下还被蒙在鼓里扣在盆底。三,李韵已含而不露地告诉你,那个人你认识,而且还很熟悉。此“大郎”非彼大郎,不仅不窝囊,还活得很潇洒。到底是谁呢?看小穗坐在那里发呆,李韵拍了拍她肩头,进一步提示:“别往常规上想,这是非典型性爱情。”赶小穗咕哝说:“好像他们两人还常去骑马……”李韵怔了一下,转而放声大笑,笑得像虾米样地直不起腰:“哎哟我的妈呀,原来我们的小穗姑娘真是一个纯绿色食品,标准的一个傻妞,傻得好可爱,好不让人可怜见哟!”两天后,有导师夏青山的课。夏青山除了讲机床数控的理论与最新发展趋势,还是系里的副主任兼党总支书记。赵小穗坐在那里,听夏老师一开口,脑袋就轰地炸了。怎么就偏偏没有想到是他呢?夏青山是南方人,又在北方生活得久了,说话便南腔北调颇有特色,可他都年过半百了呀!头发虽说染得像小伙子似的,但总不能天天去染,没过几天,那发根处便现出一层白茬茬,亮崭崭齐刷刷的,让人看了不舒服。赵小穗曾无数次地想,我要是他的女儿,就一定提醒,其实他的头发质量很好,如果不染,满头银丝,更能展示出一代学者的气度与风范。原来……原来他是春心不老,还想青山常在绿水长流,老牛吃嫩草啊。但那可能吗,暑去秋来生老病死是自然法则,谁能阻止得住日升月落地球旋转?难道满目霜天不也是一种别样的风景吗?再说,师母大家也都是认得的,在市里一家医院当儿科大夫。夏老师过50大寿时,研究生们一齐去家里祝贺,师母屋里屋外忙着招待,揽着女孩子们挨个照相,还说自己一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生个女儿。那是个多么好的人啊,端庄,贤慧,有学识,还勤俭。巫雨虹她也真下得去手,竟敢狠心往一位慈母样的女人心头扎刀子,再往那伤口上抹盐巴。雪里埋不住死孩子,这种事总有败露的一天,她巫雨虹将怎样面对?夏老师又怎样面对?巫雨虹除了年轻,并不占任何优势,如果时光倒退20年,师母只要眨眨眼皮,也许就能像眨落眼眵糊一样将你甩落,一脚碾为泥土……那半天的课,赵小穗不敢看夏青山,也不敢看坐在旁边的巫雨虹,脑子里胡思乱想,也不知侃侃而谈旁征博引的导师都讲了些什么。再见卢昌泉,赵小穗解释了那天早晨的事情,但她只说巫雨虹在谈恋爱,没说爱着谁。那个“大郎”不能往外说,赵小穗觉得,说出去先是自己脸上无光,看看,为你传道授业解惑的可是个什么样的人呀?衣冠楚楚,道貌岸然,却偷鸡摸狗男盗女娼。学了他,别说长学问,怕是连做人都不会啦!赵小穗的再一层顾忌,是怕卢昌泉把这事说出去。就是四门贴了告示,这种丑事也不能先由你说,你说便是我说,别人偷驴,咱去拔橛子,岂不是个傻透腔的人呀!你看李韵,同是一屋住着,而且我已经问到了她头上,她都不肯说,只是点到为止,让你自己去悟,那才叫武林高手呢。现在,憨憨的赵小穗总算悟出了另一层意思,李韵为什么租了房子夜不归宿,人家可不单是避讳你赵小穗,而是避着亲亲老师的那个天大丑事,婚前同居违纪事小,防着恩师日后嫉恨事大。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不是巫雨虹又是谁的芽赵小穗心里怦怦跳起来,

上一篇:赵德良说,唐小舟说 下一篇:李韵私下对赵小穗说,不是巫雨虹又是谁的芽赵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