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孟瑶见过何真的爹妈,疑似八卦的支柱平昔不会
分类:文学资讯

  1
  孟瑶和何真都是云东市青峰集团的职员,他们谈了三年的恋爱,一起住在一间小出租屋里。如今,他们终于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孟瑶见过何真的父母,都是老实本分的人,这也是孟瑶答应何真的求婚最重要的原因。可是,就在今天,他们起床后,何真尖叫一声,额头上顿时冷汗直冒。
  “怎么了?”孟瑶被吵醒,没好气地问。
  “我妹妹要来了。”
  “妹妹?表妹?堂妹?”孟瑶记得何真是独生子。
  “不是,我亲妹妹!”
  “什么?你什么时候有个妹妹?不过那也没什么,来就来呗,你叫什么!”孟瑶仍怒气未消。
  何真想了想,终于决定向孟瑶坦白了,他把孟瑶从床上抓起来,一边摇着孟瑶一边说:“瑶瑶,对不起,我有件事一直没跟你说。其实,我有三个妈三个爸,一个不可理喻的妹妹,一个嚣张跋扈的弟弟……”
  “什么?”孟瑶终于清醒了,她感觉自己要炸了,都说婆媳是天敌,一个都难搞,居然还三个?
  这时,何真才向孟瑶坦白,他的亲生父母是婚前同居有了他,可是后来他们分手了,又都两不相让,谁也不想让出孩子的抚养权,所以,折中了下,他们为他找了一对养父养母。
  他的养父养母呢,恰好患上了不孕不育症,人又都老实巴交的,所以他的亲生父母就选择了他们。后来,他的亲生父母又都各自结了婚,一个有了个女儿,一个有了个儿子。
  
  2
  “瑶瑶,我劝你赶紧分手吧,三个婆婆,天哪,我都不敢想象该怎么处。”孟瑶的闺蜜丽丽劝他。
  “我知道啊,可是何真真的很好啊,我不舍得……”孟瑶一想起何真的好,怎么都不想放手。
  “哎,好吧,那祝你好运,希望你的这三个婆婆都是明理的人。”丽丽边说边叹着气。
  “其实吧,这不是最严重的。”孟瑶说:“何真说他的那个妹妹有严重的恋兄癖,一直嚷嚷哥哥是她的,不许哥哥谈恋爱不许哥哥结婚,何真的前女友就是因为他这个妹妹的介入而分了的,他跟我谈恋爱的都不敢告诉他妹妹,这现在不是要结婚了吗,他不得不通知了,结果他妹妹立刻就爆了,说要马上过来算账……”
  “什么?”丽丽要爆炸了,她又赶紧劝孟瑶分了吧,这么复杂的家庭关系,超人都理不清。
  谁知孟瑶又说:“所以何真说,他妹妹要来了,没办法,就让我先搬出来几天,等他处理好后我们再谈结婚的事……所以,丽丽,我这几天只能先住你这儿了,求你收留……”
  丽丽这才明白,孟瑶今天来找她敢情是来借住的,她不禁骂起来:“这何真也真是的,他那么乱七八糟的情况,怎么在刚谈的时候不说呢,啊,到现在要结婚了,才说。他要早说了谁肯跟他啊,他这不明摆着耍流氓吗!”
  “行了,丽丽,我是来求你帮忙的,你就帮我把东西搬过来吧,求求你了!”
  于是,趁何真的妹妹还没赶过来,孟瑶就搬到了丽丽这借住。
  
  3
  何真的妹妹叫李玉,她一来果然直奔何真的出租屋,一直指责他的哥哥,缠着何真嚷个不停:“哥哥,我不管,哥哥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我不许你恋爱不许你结婚,哥哥是我的!”
  何真没办法,只好一个劲儿的哄着,还说一切都听她的。何真唯一祈求的是李玉千万别去找孟瑶。
  然而,怕什么来什么,何真因为和孟瑶没法在一起,只能晚上的时候偷偷聊着微信。可惜不巧的是,他的聊天记录被李玉偷偷看到了,而且还从何真的信息里找到了丽丽的家庭住址。
  “没想到哥哥居然真的恋爱了,要结婚了,我不许!哥哥是我的!”李玉趁何真去超市买东西的时候,偷偷打车来到丽丽家中,“咚咚咚”打开门就要找孟瑶。
  “谁呀?找我什么事啊?”孟瑶看着面前的陌生女人,十分费解。
  李玉还没说话就上去直接打了孟瑶一下,丽丽赶紧扶住孟瑶,冲着李玉叫道:“你什么人啊你,怎么动手打人呢,我们又不认识你!你再胡闹我们报警了啊!”
  李玉“哼”了一声,嚷着说:“我还以为我哥哥找了个多好的嫂子呢,也不咋样嘛,长的一般身材一般,有什么可喜欢的!就你,也配我哥?”
  孟瑶明白了,面前的这个人就是何真口中那个不可理喻的妹妹,果然是不可理喻。她又气又急,可又不知怎么骂回去。丽丽急得差点儿要跟李玉打起来,幸好孟瑶一直拦着。
  正在争吵的时候,何真来了。何真一来,李玉就立刻扑到何真的怀里,哭得稀里哗啦,非说是孟瑶欺负她。孟瑶刚要解释,何真却丝毫不听,狠狠把孟瑶骂了一顿。孟瑶一肚子委屈,在何真他们走后终于抱着丽丽“哇”地哭了好久。
  可是到了晚上,何真又给孟瑶发了一个微信,一会儿“宝贝”地喊着,一会儿道歉个不停,没多久孟瑶就软了下来,原谅了他。可丽丽在一旁看着,直呼何真“渣男”,气得一晚上都没睡着,嘴里不停地说:“李玉,李玉,果然是不可理喻!”
  
  4
  但更离奇的事还在后面,第二天,丽丽的楼下停了一辆豪华无比的房车,从车上下来一个少年,一看就是那种富家少爷的派头,他径直走到丽丽住的那层楼,敲门要找孟瑶。
  孟瑶和丽丽一见那人就愣住了。这位富家少爷他们认识,正是青峰集团老总何青峰的独生子何英华。青峰集团是云东市的龙头企业,富的流油,所以谁都不敢惹。
  何英华一见孟瑶就开门见山直接说:“嫂嫂,我今天是为我哥来的,你别理会那个小公主,就是因为她我哥这么多年都不敢恋爱结婚。嫂嫂,我哥真的很好,他是真的喜欢你,您可千万别离开我哥啊!”
  “哥?何真是你哥?”孟瑶和丽丽都难以置信。
  “对,他是我哥,他的事就是我的事,那个小公主你别理她,我帮你解决!我不能让我哥再稀里糊涂地做个光棍!”
  
  5
  何英华走后,丽丽充分发挥了想象力:“你说,何真是他哥,那难道何青峰就是何真的亲生父亲?天哪,何真他居然是青峰集团的大少爷?孟瑶,我跟你说,这个男朋友说什么都不能甩了,听到没有!”
  孟瑶却出奇的冷静:“如果何青峰就是他的亲生父亲,可他为什么还在青峰集团做一个小职员呢?”
  “这还不简单?”丽丽掰着手指说:“我猜,肯定是何青峰婚前有了何真,然后婚后有了那位小少爷,他一定是想让何真认祖归宗,但是呢,何英华他妈反对,她肯定不愿何真回去和他儿子争家产,所以何真就只好先做个小职员了。一定是这样,电视里都这么演的!”
  “可是,何真的亲生妈妈是是谁呢?他怎么都不肯告诉我!”孟瑶越想越觉得不踏实。
  丽丽又开始了猜想:“八成是一个被何青峰抛弃的悲惨妇女,像何青峰这样的豪门,岂是随便就能攀附得到的?不对,何青峰是自主创业,二十多年前还是身无分文。哦,我知道了,一定是当时何真的妈妈看何青峰没什么前途,所以就分手了,没想到何青峰后来会这么发达!所以,瑶瑶,有潜力的男朋友一定不要放弃,不然就成了其他女人的播种机,你播种,她们收获!”
  孟瑶不屑一顾:“瞧你说的,我还不知道有潜力的好啊。可何真你也不是不知道,他有什么潜力啊,能力一般般,有时候工作起来还不如我呢!”
  “呸呸呸!”丽丽赶紧给孟瑶纠正:“你可别看不起人家,人家可是青峰集团的大少爷,你们结婚后,只要你帮他要回家产,你们就一辈子吃穿不愁了!我觉得你现在该好好看看《甄嬛传》了,学学怎么斗智,怎么攻心!”
  “天哪,累不累啊!”孟瑶越想越头疼,她感觉似乎何英华和何真的关系还不错,要真是争家产的话不该那样啊。
  
  6
  孟瑶和丽丽还在房里猜想着,就有邻居把她们叫出来,说是楼下有一男一女在吵架,好像还说着孟瑶的名字。孟瑶和丽丽赶紧跑到楼下,发现居然是何英华和李玉,兴许是何英华刚要离开的时候就恰巧碰到了又来找麻烦的李玉。他们越吵越厉害。
  “你这个小公主太不可理喻了,你凭什么阻止我哥谈恋爱,我哥是我的,我不许任何人给我哥找罪受!”
  “你才是疯子!我哥是我的,谁都不许要!”
  何英华气得浑身发抖:“你,你简直就是……你到底还记不记得,你在美国花的每一分每一毫是谁给你的?没人给你你早在美国饿死了,结果,你就是这么恩将仇报,我哥跟你有什么仇什么怨,你就这么害他?他前女友就是你逼走的,难道你还想再来第二次吗?”
  “谁恩将仇报了?我的钱是我哥给我的,又不是你给的!”
  “你哥给你的?你哥哪来的?就凭你哥的收入他有那些钱吗?你就不想想,你哥的还不是我妈给的!”
  李玉顿时怔住,何真给她汇过去的钱每次都说是他自己投资得来的,李玉就相信了,每次都花的心安理得,她还时常向人炫耀她哥哥多么优秀,一个小职员都能赚这么多钱,所以她才要守着这个优秀的哥哥,不能让他被任何人抢走。但现在她知道,原来这些钱是别人的,她居然一直花的都是别人的钱,突然间眼泪直流。
  正在这时,何真赶了过来,不由分说推开围观的众人,硬是把何英华和李玉拉走了,但没和孟瑶说一句话。
  
  7
  由于何英华的特殊身份,很快就有人把他与李玉吵架的图片传到了网上,一时间口水纷纷,大家都在猜这个女人是不是何英华的某个前女友什么的,毕竟豪门多情妇,有了新欢旧爱摆不平所以就吵了起来。
  但不久就有网友扒了出来,说这个李玉好像是某个政府领导的女儿。这样一来,风向立即变了,一个龙头企业的儿子和政府官员的女儿有什么说不清的关系,那这个政府领导是谁,他跟青峰集团有什么关系,青峰集团这些年能崛起是不是跟这位政府领导有关系,背后有没有权钱交易,有没有什么腐败……各种议论层出不穷。
  
  8
  孟瑶和丽丽回到房中,想着刚才的一切,更是苦闷不已。
  “何真他居然一句话都没跟我说,一个眼神都没有,他是不是在故意避着我啊?他要真的不想结婚了就直接说,我又不是非他不可,更不会缠着他,用得着这么吊着吗!”孟瑶一个劲地抱怨。
  但丽丽又推翻了自己之前所有的猜想,她已经顾不上孟瑶的抱怨,自言自语说道:“何英华他妈给何真钱,那就是说,这个妈是他亲妈,可是不对啊,何青峰这样的地位,会忍受自己的老婆送钱给不是自己生的儿子?如果何英华他妈是何真亲妈,那何真他爸?嗯,一定是何真他爸不争气,所以他妈离开了他,然后找了一个有潜力的人嫁了。哇塞,他妈妈真是人才,广大女同胞共同学习的榜样!遇到矬男赶紧踢了,后面还有更好的!”
  
  9
  孟瑶和丽丽看到了网上的那些评论,都不禁目瞪口呆。孟瑶问:“李玉她是某个政府领导的女儿?真的假的?”
  “你别问我,我不知道,我怎么觉得越来越复杂了呀!哎呀,我又得推翻我之前的猜想了!还能不能让我当一次大神了!”
  “行了,你别猜了,我们直接去问。”孟瑶想到何真身上还有很多她不知道的秘密。她认为如果两个人准备要携手一生,那就必须坦诚相待,很明显,何真没做到。与其这样一点点地挤牙膏,不如来一次痛快,是好是散都认命了。
  说完,孟瑶就拉着丽丽去找何真。
  
  10
  孟瑶和丽丽回到她那个出租屋的时候,何真、何英华和李玉三人正各坐一角,其中李玉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
  李玉一直在哭诉:“我知道我不是好学生,总是在学校里惹事,总让爸妈去学校丢人,爸是要面子的人,他说我给他丢人了,所以就把我仍美国不管了,说他不退休就不许我回来。我不想在美国,我英语说不好,身上也没什么技能,可爸他就给了我几万块钱就不管我了,连学费、房租都不够,我只有找哥哥,只有哥哥才对我好……我都好几年没回家了,爸他过年都不让我回来!”
  她这些话一说出来,何英华、孟瑶、丽丽三人都极为震惊,他们都不相信这世上还有这么狠心的父亲,为了所谓的面子居然要把女儿逼死。
  但何真却很平静,他说:“好了,小玉,你也别怨爸,他不是不管你,他是……他是真的不知道美国的消费水平啊。看过《人民的名义》吗?爸他就是个名副其实的达康书记,除了工作什么爱好都没有,又把面子看得比什么都重,简直比李达康都爱惜羽毛。后来有一天他还偷偷问我‘这些钱真的不够吗’?我当时是笑都笑不出来!”
  “什么?这……还是人吗?哥,我就说嘛,你跟你爸混个什么劲,不如跟咱妈享福去!”何英华这句话一出,孟瑶和丽丽都明白了,李玉的爸是何真的亲爸,何英华的妈是何真的亲妈。后来,他们也知道了,何真的亲爸,正是云东市的市委书记李古鉴。
  
  11
  舆论议论纷纷,何英华的妈,青峰集团的总裁夫人武小泉亲自召开新闻发布会,澄清一些事实。
  武小泉承认,自己婚前确实与云东市委书记李古鉴有过一段交往,那时李古鉴还不是市委书记。他们情投意合继而同居,但后来,李古鉴不知道从哪儿拿来一张照片,上面是武小泉和另一个男人的照片,说武小泉移情别恋,狠心分手,然后没几天就娶了别人。

文/意磬

小时候,我有一只养了好几年的猫,取名咪咪,当然我以前养的猫都叫咪咪。我很喜欢猫,猫也很喜欢我给它们起的名字。

[32]误入迷途的哥哥

猫的眼睛好漂亮,猫的爪子,猫的后脑勺简直是世间至萌,我见了流浪猫也总想上去摸两把,不过有时它们不太友好,总想赏我几道红印。咪咪就不会抓我,爪子向来是收起来的。

图片 1

那时,我有个好朋友来我家,看见咪咪觉得很可爱,就动手想要摸它,谁知咪咪看见他就炸了毛,没等他手缩回来就被抓了一爪子,我赶紧把咪咪抱住,给它撸了撸毛才安静下来。

哥哥自出狱后,整个人变得很消极。那个阳光又帅气的大男孩,是我心里永久的哥哥形象,现在他变了,既陌生又让我心疼。那个记忆里的哥哥永远都回不去了,就像我再也不是曾经那个被人叫疯子的马翠娥了。

然后我在卫生间找到了他,他正拿肥皂洗了又洗,眉头紧皱,一脸命不久矣的样子,我说没事我经常这样,他却根本不以为然,那时我觉得我这朋友简直娇气,受点伤就这样真没劲。

哥哥回家引来很多乡邻,都像看国宝一样的看着我们家每一个人,然后低声私语。我讨厌农村人这种无止尽的八卦闲话,像是八卦的主角从来不会是他们一样。马强现在也成了村里八卦的对象,再不见他的母亲勾着腰指指点点说三道四了。

没想到他还赶紧给他妈打了电话,因为我家没大人在,我本以为好歹大人见过世面不至于大惊大怪,没想到他妈更紧张,还说什么要打针。结果吓得他立马回了家。

哥哥在家里呆了半个月,我陪了他半个月,我想像哥哥每次陪我一样,陪他走过人生的低谷。我想借柳逸辰的人脉,为哥哥找一份不错的工作,让他跟我一起过另一种人生。可哥哥不愿意,他心里的想法让我觉得陌生,像是这一年半他在狱中深思熟虑过,去西安的打算坚定的不可动摇。

后来,等到我爸妈回家的时候,我吃着苹果跟他们嘟囔着这事,说我这朋友跟他妈太大惊小怪了,不就被猫抓了两把居然还要打什么狂犬疫苗。

八月初哥哥去了西安,这次只有我相送。

他们一听还挺紧张,赶紧问怎么回事,我就把我那哥哥的“懦弱表现”添油加醋地描述了一番,还批评我阿姨对他太过娇纵。没想到,我爸妈听了先把我骂了一顿,一边骂着一边给我阿姨打电话,打完电话就出了门。把我气的,心里更是瞧他不起。我家咪咪这么可爱,是他笨。

“哥,你要是找不到工作就回来,妹妹帮你找。”

对了,我这朋友其实是我的哥哥,他爸跟我爸是13年的老同学,感情深,就让他认了我妈做干妈。那天说让赶紧打针的是我阿姨。他比我大三岁,因为我早上学一年,所以他比我高两届。两家关系好,住得也近,我俩算是从小玩到大。

“去,好好呆着去,你哥我能找不到工作,看着,过年回家时我就会发家致富了!”

出了打针事件之后,我就不大愿意和我哥哥玩了,他来的时候我就故意找隔壁邻居们玩。说也凑巧,我邻居里有三个跟我同岁的女孩儿,只是她们比小一届,上四年级。以前我跟她们倒不是很熟,因为有我哥陪我,哼,离了他我照样玩得开心。

“又吹,踏踏实实做事,钱多钱少都无所谓,只要你平安。这手机和钱你拿着,去了那边,没个手机总不行。”

“小芳、媛媛、子涵,我们来打羽毛球吧”,我手拿拍子和球冲她们喊,她们正一块儿在公园玩。

“手机我拿着,钱我不能要,不能要妹子的钱。”

“啊……瑶瑶,我们可不跟你玩羽毛球,我们根本打不过你嘛”,子涵一脸的不赞成。

“拿着,妹妹生气了。”

“对啊对啊,你要想和我们玩就得听我们的”,媛媛附和道,她还跟子涵使了个眼神儿。

哥哥看我快急出了眼泪,就赶紧收下我给的两千块。哥哥对西安的情有独钟里,到底还藏着什么,大概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想要发家致富的豪言壮语,到底依靠什么实现?他像是被传销洗过脑一样,脑子里尽是些乱七八糟快速致富的歪门邪道。这让我对他此次西安之行,充满了恐惧。

“这样,我们跳皮筋儿吧,你跟。。你哥哥打羽毛球好几年了,我们如果和你打肯定就是捡球了”,小芳看我被拒绝一脸失望赶紧打圆场道,只是她提到我哥哥时声音有点不一样。

“妈妈,我哥走了,去了西安,我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好吧,跳皮筋儿也行”。反正都是玩,再说小芳长得可漂亮了,大大的眼睛红红的嘴,关键是她皮肤好白,不像我又黑又瘦,我妈都不给我买粉色衣服。

柳逸辰坐在办公室里看财务报表。

“跳皮筋儿需要两个人先抻皮筋儿,其他两个人跳,谁跳错了就去跟抻皮筋儿的换,怎么样?”媛媛小裁判般地提出规则。

“没事,等他安顿下来,打电话问问,实在不行,妈带你去西安看看。”

我们要把皮筋儿从脚踝跳到膝盖、大腿、腰、胸,到肩部跳完就算赢,可以保存成绩下轮继续。姐们儿我跳皮筋儿也是溜得很,一路从“北京唐老鸭“跳到”卷筋提筋燕”,眼看就要“蹦极”过关,关键的最后一跳媛媛故意抬了下胳膊,皮筋儿顿时宽了一些,还好我眼疾脚快空中调整了位置完美落地。

“好。我想去看看。”

媛媛一看我实力强劲居然说我最后跳错了方向,子涵接到信号也附和说她们都不是这么跳,方向错了也不行。

跟柳逸辰相认后,去哪个城市都变得很随意,想去就去,没有什么后顾之忧。

我不服气地转身问小芳是不是这样,她为难地看着我们,支支吾吾地说:“我跳得不好,从来没到这关过。”

“柳总,门外有人找马小姐,说是马小姐老公。”

“你没跳过还没见过别人跳吗?”我追问道。

“妈妈,他找来了,可怎么办。”

“好像没有要求方向吧。”她试探性地看看媛媛,媛媛立马给了她一个威胁的眼神,小芳就低头不说话了。

“走,妈带你出去,看看他什么意思。”

“瑶瑶,是你非要和我们玩的,当然就得按我们年级的规定来,不然你回去跟你哥打羽毛球啊,我们班好多女生都想和你哥一起玩呢”,媛媛赶忙讲。对了,我们小学部和初中部在一块儿,好像还是市重点学校,所以一般中考之后才转校。

柳逸辰拉着我的手,走出公司大门。刘贵贵还穿着那套红色的石油工人衣服,上衣和裤子好几坨黑黑的油污,头发朝天立着,脸上没刮的胡子让他看上去更老了,与我更加不匹配了。

还好多女生,谁愿意和他玩谁玩去,我可不愿意跟那个胆小鬼玩,不就是抻皮筋儿吗,你们肯定一会就跳错轮到我了。

“翠娥,你过来,我跟你说几句话。”

“行,错就错了,往那边跳是吧,那我下次这么跳你们可不能说错”。

他伸出他的脏手拉着我走到公司不远处的树下。

媛媛高兴地和我换了位置,结果她一上来“北京唐老鸭”就错了。

“明天我要回家,你跟我回家,你都半年多没跟我一起住了。你看你现在,我都快不认识了。”

“诶诶,错了,换子涵了”。

“我不回去,要回自己回。”

“哪错了,我们都这么跳,是吧子涵”。

“我们是夫妻,哪有一直分居的道理,你在哪住,我搬过去跟你一起住。”

“啊?不是那么。。哦,是的吧,我们都这么跳“,涵涵本来很雀跃地准备上场,结果她居然又服从了媛媛。

“你做梦,我们离婚吧!”

”你们当我傻吗,什么都是你们对,就是让我干站着呗,哼,跟你们玩真憋屈,我什么时候受过这气,还你们皮筋儿,谁稀罕“,我脚上一踢,冲她们斜了一眼就往家走。

“你说什么?你可是我家花十万块迎娶回来的,怎么能说离就离呢?”

从来都是大爷我欺负别人,哪里受过别人的气。哼。我干嘛怕那个胆小鬼,他来我就要躲,我偏不,这是我家。于是我气势汹汹地回了家,到了家门口刚要拿钥匙开门,门却从里面推开了,抬头一看居然是那个胆小鬼。他看到我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就扭头进去了,接着我听见阿姨也就是胆小鬼妈妈说:“诶,不是让你去喊妹妹吃饭吗,怎么回来了?怎么脸还是红的,不舒服吗?”

“十万,我退给你,只要你愿意不再纠缠她。”柳逸辰说着,向我们走过来。

“阿姨,他哪那么容易不舒服啊,估计是开门就碰见我,吓的。”

“只要你愿意,我可以给你十一万,你离开翠娥,别再来打扰她。”

“瑶瑶,怎么这么没礼貌,这么说你哥哥,到了饭点也不知道回来,快去洗手”,我妈对我厉声说道。

刘贵贵盯着站在我身边的柳逸辰,双眼无光,面无表情。但心里肯定在盘算这其中的利弊。

“知道了”,我一边嘴里答应着一边心里嘀咕,你们都被那小子的外表给骗了,受点伤就哭爹喊娘的人,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他连我男神玄彬的一个指甲盖都没有。走到餐桌的位置我还特意瞪了他一眼,发现他确实脸红红的,真是不经吓,居然还在装模作样地给我弟弟剥虾,越看越讨厌。

“回家跟你父母商量一下,决定好了打我电话,你母亲有我电话。我们先进去了,还有工作要忙。”

卫生间里我洗着手,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唉,真是黑啊,还不如那胆小鬼的脸白,还能白里透红,我要是脸红别人肯定看不出来。眼睛往下看,发现我今天穿这吊带有点松了,可惜我这没发育的小身板一点都不性感,什么时候我能长大啊,到时候去看我男神。

柳逸辰拉着我走进了公司大楼。刘贵贵还在阳光下傻站着,烈日将他那套红色石油工人衣服照的更红了,站在六楼看下去就像是一团正在燃烧的火焰,隔着几十米的楼高,我似乎依然会闻到空气里散发着他身上的热臭味。

“还是童童这孩子好啊,又乖巧又懂事,成绩又好,瑶瑶有这一半听话,我这当妈的就谢天谢地咯”,“诶哟,亲家,你可知足吧,儿女双全的,我们都没这福气,哈哈哈哈……”出来就听到阿姨和我妈互相吹捧,我妈每回说我还得顺带夸那小白脸,真是不爽。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孟瑶见过何真的爹妈,疑似八卦的支柱平昔不会

上一篇:  琅琅穿着睡衣、拖鞋从房内跑出来,在森林 下一篇:艾蕾当上了Castro修院司长,不幸的艾蕾认为尤拉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