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你看那边那个奶奶光着脚在上面走呢,这个裤子
分类:文学资讯

图片 1
  秋天来了,风嗖嗖的喧嚣着,树叶子也掉下来了,大雁受不了这样的凄凉也赶快飞走了。文琴一出教学楼,就感到脸像刀割一样。这里的天气怎么这样,不给人反应的时间,深秋已经来了。同行的几个女伴开玩笑说,下午该穿秋裤了。文琴裹紧自己身上的薄外套也这样想着,她是最怕冷的。
  说干就干,中午回宿舍就从皮箱里取出秋裤。这个裤子是母亲去年冬天找裁缝做的,能外穿的。走过很多的地方,看过很多的云,这世上唯有母亲对自己好。冬天里文琴不喜欢穿厚厚的秋裤,外面再套个裤子。文琴觉得那样很笨重,腿上像是缠了千万斤似的。母亲怕文琴在学校里要风度不要温度,冻出什么毛病来,特定为她找人做了这样轻便保暖的裤子。
  春有春花,夏有夏树,冬有冬的雪,而秋天亦有属于它自己的情调。那黄色的却满含润泽的叶子在秋风中跳着舞,像极了旧时的舞女在用生命舞蹈。天阴沉着,偶尔有阳光从云层中渗漏出来,人的身心都是舒展的。湖中有鸭子游来游去,抢食游人的投食。突然,一阵疾风袭来,银杏叶簌簌的落下,掉在了青翠的草坪上,与天与狗构成了一幅静美的画。
  她走的又快又急,脑子里也飞快的旋转着。她想她要是学一门特长该有多好,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背着画板去郊外写生,那该有多美好。她不由的恨起她的父母来,恨他们不提供那样的条件给她。她如果学了特长的话,肯定会很有气质,身边也会出现很多的追求者,这样的话她就不会遇见他,这样一个没有文化的流氓。
  
  二
  高跟鞋哐哐的响在公园的大理石板上,穿红色风衣的女子小心翼翼的走着。这是文琴第一次穿高跟鞋。鞋是她在网上买的,看到时候以为是个平底的鞋呢。鞋拿回家里了,母亲也没有说什么,毕竟文琴上大学了,该到了打扮的时候了。
  文琴穿着高跟鞋简直是如履薄冰。她以前特别羡慕穿高跟鞋的女子,觉得她们很有气质,希望有朝一日自己也能穿上高跟鞋,也能美丽大方。可是现在她觉得美丽也是需要先经历痛苦的,像蝴蝶一样。现在鞋子穿上了,新鲜劲也已经被磨的差不多了。人生就是这样,期待着什么,可等到了,又怀念当初的简单纯真了。
  该下台阶了,文琴手扶着栏杆一级级的下去。远处看去,颇有些残疾人的感觉。一只大手从腰后把她抱住了,“我就买了个水,就跑这么远了,看来在学校里是穿着练下了。”
  “是啊,鞋子都不想和某人一起走,催我快走呢,看来某人的素质是多么低啊。”
  “哎呀,我是素质低,可某人偏偏看上我这个流氓啊。”
  “哼,谁会看上你啊,是你死缠乱打吧。”
  “我就是死缠烂打的,怎么样。”文琴被他死死的盯住,文琴的腰撞到栏杆上了,一声“嚯嚯”的金属振动。文琴看见他的眼睛里有火在燃烧,她自己的心也是碰碰直跳。她知道什么要发生,安详地闭上了眼睛。
  一条炙热的鱼在文琴身边游来游去,文琴开始很讨厌,甚至憎恶,她一步步的逼他走,可是一次比一次来的猛烈,文琴无从招架。慢慢的文琴喜欢上了这条鱼带给她的愉悦,她把自己的小鱼也放了出去。两条小鱼在水中游戏着,也厮杀着。文琴随着那条小鱼走,突然她的心中冒出了一股邪念。
  一股腥气弥漫着,越来越浓。
  “我的……”他捂住嘴转过头去。
  文琴的嘴角上扬了,她心里的恐惧愧疚也被一口咬没了。
  “你是属狗的吗?”他朝着文琴似笑非笑的说。
  “不,我是属老鼠的。”文琴趾高气扬的。
  那天文琴和他就静静的坐在江边,看江水滚滚东去。他指着江对岸的公寓说,文琴,我一定会在十年后买上那样一座房子作为我们婚房的。
  十年有多长,十年前,文琴和他只是四年级小学生,他骑着一辆破旧自行车,每天带着文琴回家。而十年后,文琴三十岁,他三十一岁。
  文琴最美好的年华都有他浓墨重彩的一笔。
  文琴想,他一定要在十年之内把自己嫁出去。她不能嫁给他。她努力念书是为了什么,她自己心里看不起这个初中就辍学的人。
  
  三
  文琴看了看手机,九点五十了,还有五分钟就下班了。
  下班了又能去哪里呢,家里冰锅冷灶,学校里还有学生们吵吵嚷嚷的热气。可是学校里她也是待不住的,她一看见学生为了考试筋疲力尽的样子,就想起自己十七八岁的自己,太痛苦了。
  学校通勤车在文琴住的小区附近的公交站点停车了。文琴一下车寒风就扑面而来,她赶紧戴上口罩把外套上连的帽子戴上。虽然是自己的家乡,自小受惯了的,但夜晚的冷也是真的冷。
  文琴从小的时候就不想以后当老师,可命运好像偏偏跟它作对似的。她学的是文科,上的是师范大学,家里也没什么背景,不做老师又能干什么呢。文琴在大学时迷上了三毛,喜欢三毛那种无拘无束洒脱的,也想像三毛一样一袭长裙周游世界。计划了一会去南方看海的旅行,可是计算了一下旅途的费用只得作罢。她的这三十年来好像只对家乡熟悉,除此之外就是上大学的城市了。
  人生也就几十年来,一弹指而已。文琴也想通了。
  
  四
  打开房门,一盏小灯孤凄的亮着。鹏已经睡了,她脱掉高跟鞋蹑手蹑脚的进来。肚中有些饥饿,煮些汤圆做夜宵吃。要是往常也会忍一下的,嫌麻烦,但是现在怀了孩子,她可不能有一丝懒惰,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不能有一丝马虎。
  汤圆煮好了,盛在桌子上晾着,文琴去卧室里叫鹏起来吃点。鹏满身的酒气,睡得很沉,该是在单位里和领导闹不愉快了。文琴本想说鹏几句的,叫他在单位里收敛性情,不要和领导硬碰硬,吃亏的总是自己,可一看到鹏的样子,她又不忍了。
  她把鹏的皮鞋西装脱了,盖上被子。她把自己的双腿也伸进被子里,抱着鹏的头,轻轻的给他按摩。她的肚子突然一动,她惊喜着,她把鹏的手放在她的肚子上,“你听,我们的孩子动了一下。”鹏依旧沉睡着,像一堆烂泥,更像是已经死去了的。
  
  五
  文琴是个善良的女子,做什么事情都为别人考虑很多,而勉强了自己。可是别人呢,非但不领情,反而蹬鼻子上脸。比如她的一个同学刘晓丽,文琴在念书时可没少受她的气。刘晓丽明明自己能干的事情,偏要麻烦文琴。这还不是看文琴好说话罢了,要是别人才不管你的破烂事。
  刘晓丽明知文琴家境一般,故意吃好的穿好的在文琴面前晃荡,这更加显得文琴的落魄。文琴默默的忍着,她知道自己是比不过刘晓丽的,只有学习能让她变得更好。果真她现在变成了她想要成为的那种了,她有工作,丈夫鹏也有铁饭碗,城里也有房子。
  文琴这么多年还和刘晓丽保持着联系,她想让刘晓丽看看自己是如何从一个丑小鸭变成白天鹅,她想让刘晓丽自惭形愧。
  可是文琴变得好了,刘晓丽也会变的,更何况人家的底子不错。有一段时间文琴的心里总是不快,气这气那,怨天怨地的。慢慢的文琴解脱了,人总是活给自己的,而不是活在他人的目光中,活在比较中。
  夏日的午后,太阳沉沉的,好像要遗落在地上。人是慵懒的,什么也不想去做。这个农家乐的凉亭还算凉快,文琴躺在藤椅上打盹。刘晓丽过来了,给她盖上了一条毛毯,摸摸她的肚子,“快了吧!”文琴无力的说快了,就半月了。
  文琴昏昏的睡着,阳光在树叶间穿梭,要织时光的网。文琴梦见了好多事,梦见了年少时飞扬跋扈的刘晓丽,谨小慎微的自己。还梦见了在江边,一个年轻的男子对她许诺,十年之后等文琴三十岁的时候要买江边的一套公寓做他们的婚房。
  文琴睡着,满头的大汗。
  文琴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快落山了,西边一片绚丽。刘晓丽躺在另一个藤椅上睡着了,她看着刘晓丽熟睡的模样,她想她唯一能战胜刘晓丽地方就是这点,曾有一个男子深沉的爱过她,为她许了一个十年之后的诺言。
  但只是十年之后,她已经为人妻为人母,当年的年轻人她再没有见过。是好是坏,都是文琴自己选的,文琴说她不后悔。

我是爱美丽的女生,1999年。

我开始学着她的样子。偷穿她的高跟鞋、偷抹她的口红、偷打她的腮红……尽管把自己画的像一只猫,但也会好好打量着镜子里的那张稚嫩的脸,想象着长大后的自己。长大后会是她那样吗?在家的时候永远是挽一个疙瘩,不长不短的头发杵在脖子后面。偶尔出去串门,逛街,你会看见她齐肩的头发,略带一点内卷。她的脸上抹了腮红、嘴唇也比在在家里看起更有血色,还穿了一双那时候很流行的高跟鞋。和家里的那个她判若两人。

那一年整个小镇的人都在喜悦中迎接这个春天的到来,因为当地政府为增加农民收入,着手了乡村旅游的发展。那一年当举办了第一届梨花节。小镇上的人们都在政府的号召下积极准备着各种节目,想着能在梨花节当天展现给那些慕名而来远方的朋友。作为小学生的我很荣幸的被选进校园鼓号队为梨花节的开幕助威呐喊。回到家我告诉她:“我要参加梨花节”。她笑着说:“那我得去给你双新鞋子和新腿袜”。我满意的说:‘“好呀”。

初春时节,空气里偶尔还弥漫着冬日的寒意。早早的起床穿戴,穿上了鼓号队统一的衣服和裙子,再穿上她给买的新的腿袜和白色舞鞋。再叫上小伙伴一起去学校吧。站在小伙伴家门口,天空落着零星小雨,一阵凉风吹过。她问我说:冷吗?我尽量装着不冷的样子说道:不冷。 她自然的打量了一下裙子下面的小腿。蹲下来摸了一下我的腿正色道:“你没穿秋裤吗?”我说:“没有,我又不冷”。她用一贯的口吻说:“不冷嘛,今天站在坝坝头不把你冷安逸”一边说着一边牵着我的手往家里走。我使劲儿挣脱她的手:“给你说了,不冷啊!再说了,哪个腿袜里面还要穿秋裤嘛?” 她应该没想到我这么坚持吧。她说:“那你今天冷到了怎么办?” 我没有抬头回应道:“我不冷啊。”其实早晨起床我看见放在床上的秋裤,只是我拿起了又放下。我还是坚持自己想要的,因为我是爱美的女生,所以我没穿。我不想秋裤上的卡通图案透过漂亮的腿袜让人们看见。

她似乎是生气了,要求我回家穿上秋裤的声音越发大声。我也越发大声的回应着她。在我看来她是在破坏我对美丽的想象。我很不耐烦的朝她吼:“我不冷。” 但我自己知道,仅仅是等小伙伴的那十几分钟里,我已经感受到凉意在侵蚀我了,我想她一定也知道。她撇下我回家去拿秋裤,我站在风里雨里,我看着她拿着秋裤朝我跑来我撒腿就跑。但最后他还是在一个巷子里追上我了,抓着我的衣领使劲儿的在我小腿上揪了一下,我到现在都记得那种疼……我绝望的哭了,打破了我对美的期待。我不再反抗,到小伙伴家穿上了秋裤外面穿着还是那条她新买的腿袜,那一刻我觉得那双腿袜好丑。

我和小伙伴去到学校,老师在用心的打扮着每一个参加鼓号队的同学,用口红,腮红,还有美人痣…… 女孩们各自打量着裙子下的腿袜,我坐在角落里扫视一圈,好像只有我一个人这么穿,有些穿着秋裤的孩子别人的秋裤都是纯色的没有卡通图案的……最后决定还是脱了吧。

脱下秋裤只穿一双腿袜的我虽然被冻着但站在人群里感觉自信不少,在梨花节开幕式场地,站在风里雨里奏乐、看着来往的人。路过的熟人赞许的看着我点头鼓励,有些还会过来问:冷不冷。我总是咬咬牙笑脸向迎微笑乖巧的说:不冷。

随着前往的人越来越多,我看见姑妈、大舅、外公……他们都不约而同的朝我微笑以示鼓励。站在风里雨里,我觉得我最美。老远,我看见她。害怕被她发现我还是脱了她亲自给我穿上的秋裤,害怕她当着这么多人面再叫我穿上,害怕她发现我真的冷……我避开了她的目光,她也巧妙的与我擦肩而过。我想,还好她没有发现。临近中午,主办方召集吃饭,走进饭厅的我感觉温暖了。这时候她丈夫也是主办方负责人拿着一件大衣朝我跑来。温柔的说道:“今早上为什么不穿厚点?为什么不穿你妈给你准备的裤子。你妈给你拿的,穿上。”我懊恼着但内心还是开心的,因为今天我美过了…我回答着:“那个裤子哪个要穿嘛,那么丑”。顺手穿起了她给我准备的衣服…… 一瞬间,温暖了全身。

晚上回到家发现早晨她揪在小腿那块已经淤青了,越发让我气不打一处来……指着自己的腿朝她大吼:“你看你看……”她拿着手上的感冒冲剂在空中抖了抖说:“你看你看……你穿了秋裤的话今天啥事都没,腿也不得淤青,也不用吃感冒药。”这让我哑口无言…我有点害羞又有点气愤的问她:“我今天漂亮吗?”她笑着递过来感冒冲剂说:“穿上秋裤更漂亮……” 那一刻,我觉得她真的很温暖。但真的又很讨厌,因为我觉得穿上秋裤真的不漂亮。

在那个年纪我的健康比美丽更让她在意,可能在她心里我即使再丑都很美丽吧。在准备写这个故事的时候我问她还记得吗?她说:“我记得,并且我也知道你那时候就是嫌弃那条裤子。你就想好看点,但我还是担心。当时是担心你生病,也担心小小孩子,就知道为了漂亮而牺牲自己,长大了还得了。”我说:“或许就是那次经历让我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该怂得怂。你看我现在绝不会为了漂亮牺牲自己的温饱。美丽不仅动人,而且也很冻人呢”。

后来我们再谈起关于爱美的故事,她说:“女孩本来就该爱美,美和爱美是两回事。而你本来就很美,爱美是你内心的渴望……”听到这话,我幸福得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那一年她看到了我作为一个女孩对美的坚持,但我想她更希望看到我对健康依然坚持,并执着!那一年她30岁,我8岁。

图片 2

图片 3

新湖公园里有一条鹅卵石路,每天都有成年人光着脚在上面来回走,据说这样用石头硌脚,能刺激脚底。因为脚底有人体各个器官的反射区,这样做能祛病强身,延年益寿。

我曾经脱了鞋在上面试了试,别说走了,就是在上面站着,那些石头硌的脚就生疼。因此,我极其佩服那些赤脚在上面走路的人。

晚上又在那儿经过,看到一个年轻的妈妈正蹲着身子,耐心地给一个有二三岁的小女孩做着思想工作:宝宝,在这上面走走咱就不感冒了,好孩子听话,感冒难不难受?还得打针,打针疼不疼?

小女孩不说话,低着头摆弄着手指,站在鹅卵石路上的两只小脚丫上,穿了一双薄底的小凉鞋。

年轻的妈妈又说:“你看那边那个奶奶光着脚在上面走呢,宝宝不用脱鞋,咱穿着鞋去追那个奶奶好不好?”

说完,那个妈妈站起身,领着小女孩往前走。两个人都慢慢地向前挪着,看得出,虽然穿着鞋,脚下还是不舒服的很。

想起有一次也是在这个地方,同样是一个年轻的妈妈带着一个这么大的孩子,只是那个孩子是光着脚的,一双小鞋子在她妈妈的手里。那个母亲一只手提着孩子的鞋,一只手拽着她在石头上走,而自己穿着高跟鞋,走在石子路边上的石板上。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你看那边那个奶奶光着脚在上面走呢,这个裤子

上一篇:最有名的肯定是孔圣人骂学生宰予那句,唯有婉 下一篇:直接调动小王的工作,说着就一把揪住老王的衣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