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老母更是像三个亲骨血,陆周岁大的丫头偎依在
分类:文学资讯

尾声 黎明的阳光,粲烂的破开厚厚的云层,在平静的海面上洒下一片鱼鳞般的金光。 海鸥斜斜的飞过巨大的海轮,在蔚蓝的天际划出一道动人的弧线。靳老大站在船尾来回比对着航海图,惊喜的放声大笑:“喔!喔!喔——我找到了,找到了……” 船头,五岁大的女童偎依在母亲的怀里,小声的问:“娘,我们这是去哪?”年轻的母亲低下头,亲了亲女儿的小脸蛋,温柔的浅笑:“回家!我们……回家去!” 阿芙蓉即鸦片,也称阿片,福寿膏等等。

图片 1

两 个 人 的 车 站

高小凤回到故乡。

作者.华子/编辑.琴心

3月29日,广东梅州兴宁市石马镇李塘村,迎来了52岁的高小凤,她在被拐卖43年后首次回到故乡,在当地引发了不少村民关注,也引来了媒体的争相报道。

母亲越来越像一个孩子,她越来越依赖儿女,我们姊妹在
母亲家聚会谈笑间,母亲会借故离开,眼看着八十二岁高龄的母
亲已步入她人生的晚冬,怎样让母亲活得更好?我们会背着母
亲,为怎样为母亲养老的事商讨。每到这时母亲会不时的露露脸
儿,带着孩子才会有的那种眼神怯怯的在儿女的脸上寻求着她想
知道的答案。
母亲的眼神让我们姊妹心疼。母亲的眼神告诉我们;她自
己知道需要儿女随时守在她的身边的日子到了。
她似乎一刻也离不开我们了,就像嗷嗷待哺的我们躺在母
亲的怀里一刻也不开母亲一样。

1976年,9岁的高小凤与姐姐、母亲一起从广东梅州被拐卖至浙江丽水。在往后的43年中,她先后经历了被卖作童养媳的姐姐自杀,精神崩溃的母亲走失。在宝贝回家志愿者的帮助下找回亲阿叔后,她才发现,她心心念念多年的父亲、弟弟等都已经相继离世,原先的七口之家,如今只剩下她一人。

前几天晚间,早已过儿子下班回家的时间,打电话无人接
听,我心神不宁的站在漆黑空无一人的车站上,心里猜想着种种
不测,那一夜我遇到了另一种寒流,仿佛是我一生中最为寒冷的
一天。是心灵的寒流......

4月1日,在回到故乡的第4天,高小凤的女儿小美告诉南都记者,由于母亲留在当地情绪不稳,多日来以泪洗面,遂决定提前将她带离,他们于近日将会从深圳飞回浙江。

虽说那天儿子平安回家,可我一夜未眠,我想到了我的母
亲......

图片 2

那是一九八二年的正月,我到同事家聚会。闹腾到半夜已
经没有公共汽车了,只得步行回家。那是那个冬季最为寒冷的一
天,扬起的雪粒子在天地间弥漫着打的人睁不开眼。记得,当我
踩着没过脚躶的雪走到我家的车站已经是半夜一点多钟了。远远
看到一个佝偻的雪人依着树干朝我的方向张望,在我还没回过神
来,便呼喊着我的乳名跌跌撞撞冲我奔了过来。
是我的母亲。

这条路,走了43年。

  风似乎一次次将我母亲腰身吹弯,母亲又一次次倔强的站
直。雪灌满了母亲身上的每一道皱褶,她的衣服、她脸上的皱
纹.....我上前搀住母亲,她满脸的期盼都融在那一声声;可回
来了,你这个“死丫头”可回来了!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43年后,原来的七口之家只剩1人

我的母亲,她明明知道最后一班末班车的司机可能在被窝
里睡得正香,可她还是那么固执的站在汽车站上......
那一夜,我想了很多......
  也就是从那天以后,我再也没与母亲拌过一句嘴。那么晚出
现在母亲面前,那是第一次也是我唯一的一次。
  至今记得那个车站,母亲的身影也会在某一个漆黑的夜里,
在每一个雨季在站牌下出现.......
  那是属于母亲的车站......
  我也有一个属于我的车站,那就是母亲的家;我的家。
  轮到我回家陪伴母亲时,母亲会有一搭无一搭坐在我的身边
和我说着话,看着我喝着她提前为我沏好的茶,看着我把她放在
我面前的水果零食一口一口的填进嘴里.....
母亲越来越依恋我。我也越来越依赖母亲,只有在母亲身
边我才是一个孩子。
有时轮到姊妹陪母亲,我会接到这样的电话:“咱娘让你
下班回家吃饺子”。我知道,母亲又想我了。
可每次刚吃完饭,屁股没坐“热”母亲又为我的丈夫和孩
子打点上饭,赶我走。走出家门会看到母亲站在窗口冲我扬扬手
示意,那意思分明是:走吧!走吧!别担心!我挺好!
这是我的车站,我心灵的驿站
  天渐暖时,我每次回家,母亲家的内门总是开着的,估摸我
该到家了,母亲会坐在直冲着防盗门的沙发上,透过门上的花棱
守望......
母亲盼着我平安的在这里“下车”,她等着给我打开下车
的门......
我想;只有母亲的家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家,在这里能找到
我童年的影子,在这里才不会被打搅的享受属于我的童
年......
哦!母亲的的车站,我的车站......  

3月29日,李塘村多处悬挂着横幅“欢迎高小凤回家”,下午约2时30分,一辆6座车抵达李塘村村口,高小凤在众人的搀扶下踏上她阔别43年的土地。在拍摄的视频中,高小凤多次瘫倒在地,哭得不能自已,与故乡的亲属紧紧相拥。

文学风欢迎你

“我的家没了,不过我还记得它曾经的样子,我记得以前家里穷,青菜和一点点米就煮一大锅,有一次爸爸自己连一碗饭都舍不得吃笑着看我和姐姐抢着吃。”9岁就被拐卖的高小凤,仍努力向众人诉说儿时的记忆,只是如今她的家,只剩下断壁残垣。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老母更是像三个亲骨血,陆周岁大的丫头偎依在

上一篇:情越煮越浓,他及时地吻止了那个叹息 下一篇:高晖烨已经死了,哈哈……哈哈……我倒很想知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