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没能坚韧不拔跑步,  这几个季晨(Li Shuai卡塔
分类:文学资讯

图片 1 (一)
  闹钟突兀的响起来,将熟睡中的季晨吵醒,季晨烦躁的把那个上午才特意买来的浅绿色闹钟丢到一边去,埋着枕头继续睡去。
  三分钟后,他自觉的又起来了,把地上停止了叫唤的闹钟捡起来,玻璃上有些裂痕,不过还好,那些不安分的指针还能滴滴答答的耀武扬威,季晨舒了一口气,用另一只手摸着额头,滚烫滚烫的,像是在烧开水,汗珠一粒粒的往下掉,“这该死的天气!”
  季晨跑出去买药,现在是下午五点半,离上班的时间还有两个半小时,一家规模不大的小公司,管理却严格的甚至是苛刻,请假这种事一般是不会批的,除非你染了甲型H1N1,那些面无表情打着领带的白领会自动给你办好离职手续,运气的好的话可能还会多给一个月的工资。不过,像季晨这种两个月实习期都还没过的人完全是没有放在考虑范围内的。
  这些季晨都可以不在乎,他现在跟生活彻彻底底站在一起了,一起糜烂也好上进也好,只要晚上上班之前吃一份不太凉的快餐,半夜去饭堂买一杯橙汁,就能让现在的他心满意足,他就能怀着今天是个好日子的心态来憧憬着明天会更好。那些杂乱的菜色不能让他一下子习惯,所以他更加享受半夜那杯金灿灿的橙汁,金黄色的液体让他的的视线总算明亮一点,这一点明亮,就能把他生活中所有的阴暗给驱散。
  最坏的就是被安排上夜班,这让季晨尤其恼火,季晨是个对时间控制得很好的人,一贯坚持着白天无论如何也不能睡觉,因此他从来没有一个睡午觉的经历,他不算固执的人,但对这个问题看得很重,对于白天睡觉的人他总是嗤之以鼻,而上夜班后他必须得彻底颠倒自己的生物钟,或者说,颠倒了自己一直一来坚定不移的某种信念。
  果不其然,才上班不到半个月,头痛便反反复复的袭来,仿佛脑袋里的思想一点点被剥离,生生强占掉原来正常运行的模式,坏死的细胞聚集在一起无声的反抗,稍没站稳,就好像整个世界都跟着自己颠覆了。紧接着又是感冒,广州的天气尤其怪异,时冷时热,三分钟前可能还是晴空万里,你一走下楼就迎来倾盆大雨,正当你转身回家拿伞再走出来,阳光又猛地打在你脸上。而公司老板唯一显得大方的就是空调开得太足,让本来就头痛不已的季晨的手臂上直起鸡皮疙瘩。
  季晨吃了药,又躺在床上闭上眼睛,还是头痛,他思考了片刻,翻身起床,走向阳台,掏出裤兜里的黑色联想手机,拨出了通讯录的第一个号码。
  “嘟——”长长的声音响了一阵,季晨的心里却是千变万化,想要按掉已经来不及了,电话在一瞬间接通了。
  “喂……”
  季晨听见这熟悉的声音又匆忙按掉,他想自己不是因为懦弱或者别的什么,只是还没准备好,他这样安慰着自己,只是还没准备好。
  手机轻轻的振动起来,季晨看都没看就接了起来,“你没话费了?打了又挂。”
  兀自跑进耳朵里的句子,让他心生厌恶,“不是,按错了。”
  然后,他短暂的停顿了一会儿,“爸,我感冒了。”
  
  做的梦里有关于从前美好的东西,浮在星尘里的空旷走廊,某一面墙上被自己刻意弄坏掉,划上自己和她的名字,又害怕被发现所以胡乱的涂抹;氤氲在一层光里的绿色操场,塑胶跑道是土地的颜色,又要深一点;教室里盛开着阳光的小骨朵,稍微有些刺眼的光线在带油漆味道的桌子上堆成了一摞摞书,左边是第一排位置的同学收的物理作业本,第一个本子上笔迹不很端正;食堂里永远是最闹腾的,爱聊天的女生眉飞色舞的嘴角和男生们的勾肩搭背,在五月扬起新鲜的触角……还有好多好多,胖老师的微笑,班主任的训斥,那个女孩隐藏在心底的背影,都在一瞬间变得美好起来,其实一开始都觉得不是很好的,到处都是缺陷,每个地方都不够完美,都在背道而驰的刹那成为青春最明媚的的一道光。那道光,只是短暂的一下,就将生命的意义填充的满满的,才能将现在的季晨变得不再挑剔生活的不满,让他准备好说出那句话。
  “爸,我感冒了。”
  
  (二)
  季晨去上班的时候,路灯纷纷亮了起来,但还是不能将黑暗彻底掩盖,这个城市,或多或少存在着一些不为人知的小秘密,他曾经看见过一群学生模样的孩子在一个小巷子围殴一个男孩,领头的那个叼着根烟,用的上海滩里许文强的手势,但还不是很熟练,所以连着呛了两下,一边还吆五喝六的招呼那个脸上带着泪花的男孩。季晨走了过去,吼了一声,“住手!”显然那些小混混们是才出道的,所以纷纷停了下来,不知所措的望着他们的老大,那个老大很酷的把烟丢在地上,撇下一句,“我们走!”然后灰溜溜的跑走了。
  季晨自嘲的冲那个男孩笑笑,拉他站起来,原来自己已经能用一个大人的气势来压住那些孩子了,可是在一个月前,自己也是那样一个孩子呢。他这样想着,暂时忘记了头痛,后来的都记不得清楚了。如今的他走在人行道上,自如的避开来来往往拥挤的人群,路边上的垃圾很多,明早会有个不喜欢穿黄色制服的女人“骂街”,骂街上的垃圾怎么也扫不完,骂那些丢垃圾的人没有公德心,骂自己总得没出息的穿黄色的制服,骂自己老公没本事害自己那么早出来受气……
  想得多了脑袋就不那么痛了,季晨称这是心理治疗法,走到公司的时候,已经七点四十五了,他径直走向科长办公室,不管怎样,他还是愿意试试,看能不能请到假。
  “科长晚上好。”季晨礼貌的冲坐在椅子上看报纸的科长打招呼。
  “嗯。有事么?”科长头也不抬的问。
  “是这样的,我最近有些不大舒服,今天又感冒了,想……”季晨还没说完,科长便抬起了头,递给反复思考措辞的季晨一份文件,“季晨,是你啊,我正好要找你,你把这份文件去复印两份来。”
  “啊?科长,那我请假的事?”季晨虽然知道这个公司的冷漠无情,却没想到会如此碰钉子。
  科长低下头重新看报纸,“对了,你复印好直接给后台的那个陆小姐,然后你今晚就在她那里学习下文件处理吧。”
  季晨不再吭声,默默的接过文件,走出办公室,眼泪含在眼眶中一直没掉下来,同样滚烫的温度,却与额上的意义迥然不同,恍惚中忘了关门,听见科长在里面假装咳嗽,又急忙退回去把门给关上。
  季晨复印好文件,坐在后台那位陆小姐的身旁,胸牌上写着“陆曼华”,“这是你要的东西吧?”却没想到后台正对着空调,季晨被冷气一吹忍不住咳嗽了好几声,狼狈极了。
  陆曼华看着身旁努力维持形象的男子,不禁笑出了声,“感冒了吧?或许我可以免费送你杯还冒烟儿的白开水。”她看起来十分端庄,脸上化着淡淡的妆,把右手边的玻璃杯推到季晨面前。
  “嗯。谢谢!”季晨说完这句又咳嗽了起来,这次他自己倒是先笑了,然后他没有犹豫的慢慢喝下那杯白开水,不是很烫,但舌头还是有点烧疼,一口下去后感觉好了不少。
  “不用这么急吧?生怕我马上又不会让你喝了似的。”陆曼华有点嗔怪的说季晨,“怎么,一个人在这边,没人照顾?现在的男人可是一个比一个邋遢,照顾自己都不行。”
  “不是……“季晨想要反驳,声音却是极低,仿佛自己现在争论已经没有一点底气,“刚出来,有点不大适应而已。”
  陆曼华一边熟练的用电脑处理那些送来文件,一边问他,“哦?多大了?”
  “18。”
  “才刚成年就出来了,这么小。”
  “也不小了,我家乡那里十六岁出来的都不少。”
  “你是哪里人?”
  “重庆。”
  “是听说那里的教育不怎么发达……”陆曼华思考了一会儿,“只不过,你还是太小了,所以刚才那句话我收回,就是那句现在男人可是一个比一个邋遢那句。”
  “没关系的。”季晨尴尬的笑笑。
  陆曼华的手指在键盘上灵活的敲动,“我知道没关系,我只是让自己心安一点。为什么不继续去上学了,其实你应该去上个大学,不管是一流的还是三流的都好,拿个本子总能增加些底气,而不用在这里受这些鸟科长的气,他也就是个三流大学的出生,整天在这里趾高气扬的硬是以为自己是清华的博士后呢!”
  季晨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我们观念不一样吧,所有人都把文凭当作翻身的最后一张底牌,所以才会一直不停翻开反复的打。”
  陆曼华用指尖抵住下巴,“你这的话有道理,但是我不满意,我总觉得我还年轻,跟你口中那些封建思想缠身七老八十的大叔大婶儿们还是不一样的,事实上我也才刚满二十岁,不过你看我肯定不像吧,我一直觉得自己老得特快,现在就跟那居委会大妈差不多了。”
  “没有,你看起来很年轻。”季晨刚说完就又开始咳嗽。
  “你看你看,你一说谎就咳嗽了,这两天你最好别撒谎了,太容易就露陷了。”陆曼华吱吱的笑了起来,季晨觉得她笑起来像一只猴子。
  “我出来的时候,也跟你一样大,我天生就不是个学习的主儿,逃课,顶撞老师,打架什么的我都干过,该记过的记过,处分的处分,最后我还不是一样能自己养活自己,而不是那个仿若不存在的大学,我只是想让自己的生活精彩一点,顺着自己的意思来,不过到最后我们班76个人也只考上了21个,其中只有两个上了一本,后来是该补考的补考,留级的留级,跑出来闯荡的闯荡,就像我。”
  “你还打架?”季晨有点不大相信眼前这个女生说的话,陆曼华看起来特别有气质,怎么瞅也找不到那股心狠手辣的劲儿来。
  “岂不是了,那时候我还有一群手下,他们每天给我买牛奶面包,随时零食伺候着,我那时天不怕地不怕的,有一次把我们班上的第一名的脑袋用砖头拍了个愣头青,他妈来我家向我妈告状,大吵大闹说他儿子要是因为脑子出了问题考不上重点就找我,最后还果然没考上重点,甚至被排除在那21个人以外。”
  “那他妈后来没找你么?”
  “没有,那个男生自己在外面搞大了一个女生的肚子,在考场作弊被逮到,她妈还好意思跑来找我么?呵呵。”陆曼华回忆起往年的事情神色不禁飞扬起来。
  季晨哦了一声,不再说话,专心看陆曼华处理文件。
  “你似乎不大爱说话,这样子的性格可不好找女朋友哦!对了,你有交过女朋友么?”陆曼华停下手里的动作,“不用看了,我已经做完了。”
  “啊?”季晨的脸刷一下红了,过了半响才慢慢吱声,“都过去了……”
  陆曼华不屑的吸了吸鼻子,“我就知道肯定有,现在的学生们都这样。不过你这么害羞倒是个例外,不过看起来这个例外并不是很美丽,分手了吧?”
  “嗯,她家里人对她期望很高,她要去读大学,还要考博士,其实我不知道考那么多那些证做什么,不都是为了好好生活么?可是我们一定得靠那些证件来生活么?我不信,所以我不管家里人如何反对找工作,我相信自己一样可以好好生活。”季晨的语气十分坚定,刚才还脸红的他现在更像是一个大人,其实从他作出这个决定开始他就已经是个大人了,尽管他嘴角的胡子还不够密集,脸上还带着生涩的稚嫩,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他坚定不移的信念可以自动替换掉那些表面的东西。
  “不错,是这样的,说到底,人都是用手在创造,不管是那些本子也好,还是空在嘴头的生活,都得用手,还有脑子。”她指了指季晨的脑袋,“不过,有些东西只有失去了才觉得珍贵,比如那些学校里的时间,当它们还只是自己手中最平常的玩物时,谁会想到其实是它们玩了我们,我们到最后来踌躇来后悔都显得我们输了,我也知道自己输给了它们,我甚至恨过自己当初没有好好珍惜而是风风火火的奔赴在外,我相信你现在也是这么认为的,对吧?”
  季晨没有回答她,不过他很明确自己的答案,他隔着那个玻璃杯看着陆曼华的脸,在白炽灯的作用下装饰上一层隐隐约约的光芒,是那种明明知道是虚假的也会觉得奇妙的美好。她的调子慢慢变轻,“可是该死的,我就是个没用的女人,现在的我是多想回到从前啊!”
  
  (三)
  季晨叫她小禾。
  其实陆曼华问起他有没有交女朋友的时候,他停滞了半天并不是因为害羞,而是季晨甚至都不能确定小禾到底算不算是自己的女朋友。
  那时候的他们没有谁考虑过这个问题,所以现在季晨来回忆的时候,才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应该算是吧,他们牵过手,甚至有拥抱过,不过不算是十分正式的。牵手那次是因为小禾在路上不小心扭伤了脚,季晨因为不敢扶着她,只好牵着她的手回家,也让两个小小的少年脸红心跳了一路的风景。拥抱更是个偶然,小禾能歌善舞,参加了学校组织的艺术节,彩排那天是晚上,在一个空旷的大教室里,轮到小禾的节目时,季晨按事先约定好的去送花,正巧赶上停电,黑暗一下子淹没了所有,小禾素来怕黑,一下子抱住季晨,两个小人儿在黑暗里融化在一起,彼此滚烫的温度,暂时忘记了要分离,直到灯亮起,他们还是抱在一起,全场几百个同学静静看着他们,最后还是小禾先反应过来,拿着麦克风极其自然的说,“谢谢你的花,很漂亮!”然后她回过头冲大家甜甜一笑,那个笑容自然而然的把方才的一切给消释掉了。
  这么看来还不算过了那层防线。   

  众多人都知道跑步有益于身心健康,可也有一大部分年轻人对自己的床还是依依不舍,没能坚持跑步,或者有人说我还年轻不需要运动都很健康,是的,我们每个人思想生活方式不一样,所以选择也会有所不同。但是我们明明知道那是一个好习惯为什么不坚持呢?

齐默轻声的讥讽说:“你当上了一班班长?不是靠你的脸吧。” 小禾诧异的看着他:“你靠脸当上班长了吗?”不然为什么这么问。 齐默脸色一僵:“当然没有。” “嗯,我也觉得,你的脸也不是很好看。”小禾心思都在军装上,随便应付的说。 XL号的五件……一二三四五,对了,小禾在纸上打个勾,转头对胖子他们说。“对好了,拿走吧。” 胖子他们过来搬衣服,小禾也搬了几件,几个人往楼上走去。 齐默站在原地,脸色一阵青白,良久嘴里吐出两个字。 “白痴!” 发了军装,统计了班级同学的联系方式后,班会散了,小禾班长和团支书赵小嫣被岳在渊留下来讨论班务,主要是关于明天的军训。赵小嫣显然很熟悉班务,提的几个建议都被岳在渊采纳了,小禾在一边默不作声。 一会手机响了,讨论的两人都停下来看着他,小禾拿出手机,是贺擎的短信——我看到你舍友出来了,你在哪里?在楼里迷路了? 迷路?他有这么笨嘛。 小禾不服气的暗自嘀咕,正要回短信说在开班会,脑子里却忽然冒出个顽皮的念头,飞快的打字回过去:是啊,贺大哥,我迷路了。 因为在捉弄人,他的神情俏皮又灵动,比之刚刚的心不在焉又是一番滋味,大教室里一时一片寂静。 片刻,岳在渊合上笔记本:“是不是朋友在催了?好了,今天就暂时到这里吧,散会。” 关了教室的灯,三人一起走出教室,刚出去就看到从另外一个教室出来的的尹秋和齐默,还有另外一个学生,大概也是班干。 尹秋正侧着头跟齐默说话,好像都没看见岳在渊和小禾似的。岳在渊笑笑,也没有跟她打招呼,两拨人一前一后往楼梯口走去。 下楼的时候,赵小嫣笑呵呵的说:“辅导员,季子禾,现在时间还早呢,介意不介意请唯一的女生去吃个夜宵啊?” 赵小嫣是什么眼睛,早看出自己班这个辅导员不是一点点的有钱,想必不会在乎请顿夜宵。借着他请客和季子禾拉近点距离,一举两得。 岳在渊浅笑吟吟:“我是没问题,只怕季同学没有时间。” “嗯,没有。”小禾摇头。 岳在渊差点被噎了,又觉得好笑,有这么说话的吗? 赵小嫣有点失望,不过马上又机灵的说:“辅导员,你不觉得‘季同学’这种称呼很奇怪吗?季子禾,你说你玩游戏的时候叫小禾流水,你年纪又小,我们叫你小禾怎么样?你们也叫我小嫣就好了,赵这个姓俗气死了。” 岳在渊正要附和,小禾的手机又响了,按下接听,贺擎沉稳的声音从彼端传来。 “你现在在哪里?找不到出口的话走回原来的教室……” 小禾还没答话呢,通话忽然就中断了。 楼梯的拐角,刚刚走上来的贺擎正握着手机,一脸无奈的看着他。 走在前面的尹秋也停下了,看到贺擎,她脸上浮现一丝笑容,但是听到那声“贺大哥”后,又迅速的黯淡下来,站在她身边的齐默将她的表情尽收眼底,眼神不善的看向贺擎。 小禾三步并两步下楼。“贺大哥。” “什么时候学会骗人了?”贺擎板下脸。 小禾瞧瞧他的脸色,立刻乖巧的认错。“以后不会了。” 看着他低下的脑袋,贺擎眼底暗藏的笑意泄漏出来。“好了,偶尔骗一下也没关系。”顺手拿走他抱着的军装。 这时他才同一旁的尹秋打招呼。“我们先走一步了。” 小禾礼貌的向赵小嫣和岳在渊挥手道别,两人的身影消失在楼道口。 尹秋神色冷凝,岳在渊微微一笑,走过她身边的时候,轻轻的开口说:“其实,你不妨对季子禾好一些。” 走出商学院,小禾第一眼就看到路对面帅哥世家那几只,那几只正用游戏里合照时的标准动作并排并蹲树下。 所谓标准动作,按照帅哥世家的恶趣味,大概就是——帅帅帅仰头斜眼挖鼻子,帅非帅坐地上抠脚丫…… 当然当然,只是形似,只是模仿……不过也够逼真的了,所谓猥琐的天分大概就是这样…… 小禾反射性的拿出手机,把他们给拍下来。 帅帅帅反应灵敏的扑过来,“小禾你干吗拍下来。” 小禾无辜的说:“帅大哥你不是说过,你们一摆pose,我就要截图吗?” 风回雪也跑过来:“不要拍啊!老子还要找女朋友。” 帅非帅郁闷的说:“删了吧!我们也是被老七逼着下海的啊,老七说要给你找熟悉感,让你认识到——”他正了正表情,“虽然外表上我们和游戏里是有那么一点点一毛毛很细微不仔细看绝对发现不了的差别……” 帅帅帅无比严肃的接口:“但是精神面貌上,我们还是和游戏里面一样高尚。” 他们的表情实在很搞笑,小禾忍不住笑出来,美人一笑的结果是——六包纸巾同时递到风回雪面前。 风回雪羞愤了。“我靠,你们当老子的鼻子是移动血库啊!” 这天晚上,小禾第一次吃到了风回雪吹嘘了很久的烤鸡翅,第一次喝了啤酒,也第一次领教了帅哥世家那令人闻之走避的歌喉。 和帅哥世家告别后又去见了爷爷,近十点小禾才和贺擎回到宿舍楼下。 “这些记得分给你宿舍的同学,还有这个……”一大盒烤鸡翅和一把亮晶晶的车钥匙一齐塞到小禾手里。 “贺大哥,这个装备我不会用啊。”小禾晃着车钥匙,有点不好意思。 贺擎被他逗笑,“先拿着吧,国庆节的时候再带你练这个全国普及的技能……我要走了。” “哦,贺大哥再见。” “去军训记得带手机充电器。” 贺擎看着他,眼睛里面满满的,最终没有再多说什么,揉揉他的脑袋,转身离开。 看看手里的鸡翅和钥匙,想到贺大哥和帅哥世家,想想以后还会见到小叮当和零零姐,小小少年的心中溢满了快乐,脸上泛起了一朵小小的笑容。 “看来你果然很喜欢白拿别人的东西,跟游戏里一样。” 冷冷的声音在身边响起,齐默从角落走出来,脸上十足的讥诮。 小禾明显的感觉到了他的敌意,皱眉说:“游戏里我们都不认识,你怎么知道我白拿东西?” “连应悔城的建城都没有参加,却拿了5%的收入的人不是你吗?”齐默讽刺的看着月光下季子禾那张魅惑人心的脸,“没有话说了吗?” “有。”小禾点头。 齐默等着他辩驳。 “我觉得……”小禾慎重的说:“你很没礼貌。” 说完就拎着鸡翅跑上楼,边跑边想,反正齐默不喜欢白拿别人的东西,那鸡翅自己再多吃一份好了。 半个多小时后,齐默才黑着脸出现在宿舍。 宿舍里的大灯已经熄了,只开着一盏台灯,几个舍友还没睡,坐床上聊天,声音却压得低低的。 彭光看见齐默回来,露了露牙齿:“回来了?” 齐默唔了一声,走路的时候没注意,踢到凳子上,大家连忙嘘他。“轻点声。” 齐默皱眉。 彭光指指上铺。“睡着了。” 齐默立刻明白了睡着的是谁,眉头不由皱得更重了,怎么这么倒霉,居然是邻铺。而且这么点时间就睡着了,简直是头猪。 白痴猪。 A大军训有好几个地方,最倒霉的就是去X海少年军校,今年金融系就倒霉的中签了。一大早,学生们懒洋洋的在院门口集合,登上去郊县的大巴车。 季爷爷早上和小禾见了一面后就走了,第一次一个亲人也没有陪在身边,小禾心里难过得说不出话来。才第一天呢,已经开始想奶奶他们了。 坐在大巴车上,赵小嫣坐在他旁边,本来想要搭话的,后来却看着美少年忧郁的样子开始发呆。 发车前,前面有两个学生忽然争吵起来,原来是一个学生下车买饮料,回来位置就被别人占了,现在那个学生又不肯站起来,于是开始争吵,两个人都是烈火性格,渐渐的开始动起手来。 小禾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根本没注意前面的纠纷。争吵引来了岳在渊,制止了两个学生后,岳在渊表情严肃。“班长呢?” 赵小嫣推一推小禾,小禾才惊醒。“怎么了?” “你,去那里坐。”岳在渊指示吵架的学生之一去坐小禾的位置,“班长跟我下车。” 小禾一下车,大巴车就开走了。 “你刚刚的表现很失职。” 小禾不说话,扭头看着跑掉的大巴。 “作为班长,调节同学之间的纠纷也是职责之一,希望你下次注意……别看了,大巴不会回来了,你坐我的车去。” 小禾犹疑的瞪着他。 “不愿意?看来你真的很讨厌我。”岳在渊难得的苦笑了一下,“那次建城,因为你,我赔掉了上百万,生气的人应该是我吧。” 上百万? 小禾被吓住了,睁大眼睛看着岳在渊,对生活费五百一个月的他来说,这实在是个庞大的数字。 “这只是直接损失,十几万人掉级的损失还没有算在里面……”岳在渊低下头微笑的看着他,“这样,你觉得你的小茅屋,馄饨摊,还有六条命的仇,算不算报了?” 小禾看了看他,垂下眼睛,心中有些迷惘。虽然觉得自己报仇没错,可是害那么多人掉级,那么多人的心血毁于一旦好像也不对。 岳在渊微笑着凝视着眼前那张还略带稚气的脸,要是再长两年,染上一点风情,不知道会长成什么倾国祸水,现在就已经勾人得要命了。 “你长得漂亮,现实里我舍不得把你怎么样。可是到了游戏里,我却不会放过你的,否则我无法向我的手下交代。” “我才不要你放过。”小禾闷声说。 岳在渊点头:“我把事情都说开,就是希望你能把游戏和现实分清。我是辅导员,你是班长,如果我们之间存在敌对情绪,班级工作还怎么展开……现在可以上车了吗?你想同学们都到了,就等你一个?” 岳在渊非常有风度的打开了保时捷副座的车门,小禾假装没看见,跑后座去了。 这么难哄。 岳在渊无可奈何的关上车门,转到另一边上车。 保时捷速度快,到军校的时候,其他学生的影子还没见。 小禾不愿意和岳在渊说话,岳在渊也不去管他,自己在车上闭目养神。 等了一个小时,学生们还是连影子都不见,小禾忍不住问岳在渊:“他们为什么还没到?” 岳在渊眼睛都没睁,神色平淡:“你不知道?大巴只送一半的路程,剩下的二十里路全部自己走,他们大概正在走路。” 学生的大部队在下午一点多才到达,迎接他们的是食堂已经冷掉的粗茶淡饭,向来以严酷而闻名的少年军校第一天就给了娇生惯养的学生们一个下马威。 与此同时,金融一班班长季子禾直接坐着辅导员的跑车,没走那二十里路的消息也在学生之间慢慢传开了。真正见过季子禾的金融系学生反而没什么反应,但是不认识他,只听女生们说季子禾漂亮什么的外系男生倒是一片不平之声。 午饭后是安排学生宿舍,因为少年军校同时接受了另外一所名校的学生军训,所以,床位不够了,平均下来每个班级有三个学生要去睡车库。 每个系只有一个辅导员跟过来,岳在渊在三个班级的男生中宣布这个消息后,男生们一片哀鸣,生怕自己被点到去睡车库。 “以自愿为主,愿意去的同学举下手……”岳在渊话音刚落,一只白皙纤瘦的手就默默举了起来,岳在渊只当没看到,眼睛看着别的学生,补充说:“先说明,车库是通铺,晚上上卫生间要走大约十分钟的路,还有,周围都是草地,晚上蚊子很多。” 他这样一说明,本来有点意思的男生都退缩了,只是那只他不想看到的手却还是举着。 不识好歹,岳在渊心中有些恼怒。 “师兄,一班班长举手了。”冷冷的嗓音略带孤傲,是齐默的声音,“我也报名。” “看到了,班长起带头作用,很好。”岳在渊脸上的笑淡了很多,低头在本子上做好记录。 金融系九个男生,再加国贸的一个,十个男生住一个车库。真正到了车库才发现条件比岳在渊说得还恶劣。 “我妈看到非心疼死不可。”李志衡拿出手机来拍照,“嘿嘿,传给老妈,骗点生活补助。” 小禾也有样学样,好玩的拿出手机来拍,想了想,传给了贺擎,还附上一个苦脸。 胖子对小禾喊:“季子禾,你睡最里面吧,我比较胖,爬来爬去不方便,就睡最外面了哈!” “好。”小禾点点头,没意见。 床铺很快就分配好了,齐默被班级里的事情绊住,最后一个来,却发现只有季子禾旁边的床铺空着了。 季子禾正坐在床上,低着头专心的发消息,风从窗户里吹来,吹动他额前的发丝,斜阳照映下,少年美得不似凡尘中人。齐默心中一阵烦躁,哼了一声,把自己的包扔向床上,却不小心打到了季子禾的手,小禾没有防备,手中的手机没抓牢,啪的掉在床上。 少年抬起清亮的眸子诧异的看着他,齐默忽然觉得烦闷少了很多,酷酷的说:“不好意思,扔偏了。” 胖子躺在床上大喊:“天哪,走得累死我了,终于可以睡觉了,现在就算叫我睡厕所我也愿意。” 另一个男生也应和:“是啊,不过明天就要军训了,苦啊。” “谁说明天军训。”国贸那个男生说:“你们系还没通知啊,听说下午就开动员大会,军训从今晚正式开始。” 一片惨叫。“不会吧!” 胖子立刻含泪了:“不行,这书我不念了,我回家种地去。” 果然,下午动员大会结束后,晚上军训就开始了,还好第一天强度并不大,只是认识下教官彼此熟悉一下。 比较悲惨的是,教官宣布,男生两天才能洗一次澡,每次洗澡十分钟,男生们的哀叫声中,矮个子教官非常幸灾乐祸的笑容满面,说:“这是让你们长长男人味,一个个奶油罐子里钻出来似的。”说着还指指小禾:“看看这个,不说话还以为是小姑娘,听说今天这个同学还是坐你们老师的车来的吧,以后在我班里,可没有特殊待遇。” 其实小禾虽然长得漂亮,可是一眼就能看出是男孩子,这个教官显然是借题发挥。小禾显然没想到自己的事情传播速度这么快,微微涨红了,岳在渊在一旁带笑听着,也没有开口说什么。 今天轮不到他们洗澡,小禾用冷水擦了一下,不太舒服的早早睡觉了。等他睡着了,国贸那个男生凑过去,盯着他的脸看了半天,胖子把他揪出来,“干吗呢你。” 睡着的小禾对周围的骚动自然一点感觉也没有,其实他醒着的时候也没什么感觉,相比之下,周围的人反而对他带来的效应敏感的多。 比如齐默。 现在他就看着那个国贸男生,心里暗暗鄙视他的肤浅。然后仰面躺下,离开季子禾远远的。 折腾了很久,男生们终于都睡着了。半夜的时候却忽然下起大雨,他们这个车库的窗户坏了,根本关不上,于是睡在窗边的小禾苗悲惨的被淋了。 开始小禾只是觉得好像有水,睡意朦胧的往里面滚滚,齐默半醒之间隐约觉得有人接近,,恼怒的把那人推开。 小禾被他一推,才彻底醒了,迷茫的坐起来,发现下雨了。 第二天齐默第一个醒来,一睁眼就看见季子禾缩在墙角,蜷曲着睡着,眉头紧紧的皱着,显然睡得很不舒服。

  虽有断断续续的去跑过步,但还是没有坚持下来,但通过读书让我认识到那些优秀人身上的一些好习惯,其中运动也包括在其中,也曾在简书上看过很多从一个平凡普通的人通过跑步运动后蜕变成男神范和女神范的励志文,每每看到那我也会蠢蠢欲动的行动起来。于是我在2017.03.31开始把跑步坚持下去了,本想着通过跑步遇见更美,更健康的自己,可当我坚持跑步后发现跑步带给我那么多好处。

图片 2

大云洲

  1.早睡早起

以前每晚都是习惯性凌晨1-2点入睡,甚至有时2-3点,只为了聊天刷朋友圈,追剧。后来因跑步第二天需要早起,所以慢慢的养成在00:00前睡觉,虽想能更早点,但因为工作原因只能这样了。但偶尔上早班便能早点睡,而且晚上睡眠质量特别好,睡的很安稳,一觉便是天亮,跑步后作息更规律了。

  2.饮食方面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没能坚韧不拔跑步,  这几个季晨(Li Shuai卡塔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