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明威将军訬封虔化县侯,沈皇后生废帝、始兴王
分类:文学资讯

陈宗室诸王 永修侯拟 遂兴侯详 宜黄侯慧纪 衡阳献

王昌南康湣 王昙朗 文帝诸子 宣帝诸子 后主诸子

卷六十五

陳書卷二十八

永修侯拟字公正,陈武帝之疏属也。少孤贫,质直强记。 武帝南征交址,拟从焉。梁绍泰二年,除员外散骑常侍、明威 将军,以大梁县令资,监南九江事。

列传第五十五

列传第二十二  世祖九王高宗二十九王后主十一子

武帝践阼,广封宗室,诏从子监南常州拟封新干县侯,北 南通左徒褒封锺陵县侯,晃封建城县侯,炅封浔阳区侯。从孙 明威将军訬封虔化县侯,吉阳县侯喧仍前封,信威将军祏封豫 甯县侯,青州提辖详封遂陵川县侯,贞威将军慧纪封吉州区侯, 敬雅封甯都县侯,敬泰封平固县侯。

陈宗室诸王永修侯拟遂兴侯详宜黄侯慧纪唐山献王昌南康湣王昙朗文帝诸子宣帝诸子后主诸子

  世祖十三男:沈皇后生废帝、始兴王伯茂,严淑媛生鄱阳王伯山、晋安王伯恭,潘容华生新安王伯固,刘昭华生临沂王伯信,王充华生庐陵王伯仁,张修容生江夏王伯义,韩修华生武陵王伯礼,江贵人生永阳王伯智,孔贵人生桂阳王伯谋。其伯固犯逆别有传。二男早卒,本书无名。

文帝嗣位,拟除丹阳尹,坐事以白衣知郡,寻复本职。卒, 諡曰定。天嘉二年,配享武帝庙庭。子党嗣。

  永修侯拟字公正,陈武帝之疏属也。少孤贫,质直强记。武帝南征交址,拟从焉。梁绍泰二年,除员外散骑常侍、明威将军,以临安太师资,监南苏州事。

  始兴王伯茂,字郁之,世祖第二子也。初,高祖兄始兴昭烈王道谈仕于梁先生世,为东宫直阁将军,侯景之乱,领弓箭手二千援台,于城中中流矢卒。太平二年,追赠经略使、使持节、上大夫南兗州诸军事、南兗州都尉,封GreatWall县公,谥曰昭烈。高祖受禅,重赠骠骑御史、教头、大庆牧,改封始兴郡王,邑二千户。王生世祖及高宗。高宗以梁承圣末迁于关右,至是高祖遥以高宗袭封始兴嗣王,以奉昭烈王祀。永定八年三月,高祖崩,是月世祖入纂帝位。时高宗在周未还,世祖以本宗乏飨,其年四月下诏曰:「日者皇基肇建,封树枝戚,朕亲地攸在,特启大邦。弟顼嗣承门祀,虽土宇开建,荐飨莫由。重以遭家不造,闵凶夙遘,储贰遐隔,轊车未返。猥以眇身,膺兹景命,式循龟鼎,冰谷载怀。今既入奉大宗,事绝籓裸,始兴国庙蒸尝无主,瞻言霜露,感寻恸绝。其徙封嗣王顼为安成王,封第二子伯茂为始兴王,以奉昭烈王祀。赐天下为父前者爵一级。庶申罔极之情,永吐鲁番河之祚。」

遂兴侯详字文几,少出家爲沙门。善书记,商量清雅。武 帝讨侯景,召令还俗,配以武装,从定广陵。永定二年,封遂 潞城区侯。天嘉八年,累迁吴州经略使。五年,讨周迪,失败,死 之。以所统失律,无赠諡。子正理嗣。

  武帝践阼,广封宗室,诏从子监南淮安拟封湾里区侯,北苏州郎中褒封锺陵县侯,晃封建城县侯,炅封南城县侯。从孙明威将军訬封虔化县侯,吉阳县侯喧仍前封,信威将军祏封豫甯县侯,青州县令详封遂万柏林区侯,贞威将军慧纪封宜丰县侯,敬雅封甯都县侯,敬泰封平固县侯。

  旧制诸王受封,未加戎号者,不置佐史,于是太史八座奏曰:「夫增崇徽号,饰表车服,所以阐彰厥德,下变民望。第二皇子新除始兴王伯茂,体自尊极,神姿明颖,玉暎觿辰,兰芬绮岁,清晖美誉,日茂月升,道郁平、河,声超衮、植。皇情追感,圣性天深,以本宗阙绪,纂承籓嗣,虽圭社是膺,而戎章未袭,岂所以光崇睿哲,宠树皇枝。臣等参议,宜加宁远将军,置佐史。」诏曰「可」。寻除使持节、都尉南琅邪凉州二郡诸军事、临安太师。天嘉二年,进号宣惠将军、宁德士大夫。

宜黄侯慧纪字元方,武帝之从孙也。涉猎书史,负材任气。 从武帝平侯景。及帝践阼,封上栗县侯,除黄门左徒。

  文帝嗣位,拟除丹阳尹,坐事以白衣知郡,寻复本职。卒,諡曰定。天嘉二年,配享武帝庙庭。子党嗣。

  伯茂性聪敏,好学,谦恭营长,又以世子母弟,世祖重视重之。是时征北军士于丹徒盗发晋郗昙墓,大获晋右将军王羲之书及诸名贤神迹。事觉,其书并没县官,藏于秘府,世祖以伯茂好古,多以赐之,由是伯茂大工草隶,甚得右军之法。三年,除镇东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东宁德令尹。

太建十年,吴明彻北侵败绩,以慧纪爲缘江巡抚、幽州太守。至德二年,爲太尉、凉州御史。及梁安平王萧岩、晋熙王 萧瓛等诣慧纪请降,慧纪以兵迎之。以应接功,位开府仪同三 司。

  遂兴侯详字文几,少出家爲沙门。善书记,辩论清雅。武帝讨侯景,召令还俗,配以军事,从定益州。永定二年,封遂云州区侯。天嘉八年,累迁吴州郎中。两年,讨周迪,战败,死之。以所统失律,无赠諡。子正理嗣。

  废帝即位,时伯茂在都,刘师知等矫诏出高宗也,伯茂劝成之。师知等诛后,高宗恐伯茂扇动朝廷,光大元年,乃进号资阳将军,令入居禁中,专与废帝游处。是时随处之望,咸归高宗,伯茂深不平,日夕愤怨,数肆恶言,高宗以其无能,不以为意。及建筑和安装人蒋裕与韩非子高级谋反,伯茂并阴豫其事。二年十十二月,皇太后令黜废帝为临海王,其日又吩咐曰:「伯茂轻薄,爰自弱龄,辜负严训,弥肆凶狡。常以次居介弟,宜秉国权,不涯年德,逾逞狂躁,图为祸乱,扇动宫闱,要招粗险,觖望台阁,嗣君丧道,因而乱阶,是诸凶德,咸作谋主。允宜罄彼司甸,刑斯蠙人。言念皇支,尚怀悲懑,可特降为温麻侯,宜加幸免,别遣就第。不意如此,言增泫叹。」时六门之外有别馆,认为诸王冠婚之所,名字为婚第,至是命伯茂出居之。于路遇盗,殒于车中,时年十八。

祯明四年,隋师济江,慧纪率将士两万人,船舰千馀乘, 沿江而下,欲趣台城。遣南康太守吕肃将兵据巫峡,以五条铁 锁横江,肃竭其私人财产以充军用。隋将杨素奋兵击之,四十余战, 争飞鹅山及磨刀涧守险。隋军死者陆仟余名,陈人尽取其鼻, 以求功赏。既而隋军屡捷,获陈之士,三纵之。肃乃遁保延洲。 别帅廖世宠领大舫诈降,欲烧隋舰,更决一血战。于是有五朱雀器器材衆色,各长十馀丈,骧首老是,顺流而东,风波大起,云 雾晦冥,陈人震骇,不觉火自焚。隋军乘高舰,张大弩以射之, 陈军政大学捷,风波应时顿息。肃收馀衆东走。

  宜黄侯慧纪字元方,武帝之从孙也。涉猎书史,负材任气。从武帝平侯景。及帝践阼,封浮梁县侯,除黄门都督。

  鄱阳王伯山,字静之,世祖第三子也。伟容仪,举止闲雅,喜愠不形于色,世祖深器之。初高祖时,天下草创,诸王受封仪注多阙,及伯山受封,世祖欲重其事,天嘉元年七月戊戌,太史八座奏曰:「臣闻本枝惟允,宗周之业以弘,盘石既建,皇汉之基斯远,故能协宣五运,标准百王,式固灵根,克隆卜世。第三皇子伯山,发睿德于龆年,表歧姿于丱日,光昭丹掖,晖暎青闱,而玉圭未秉,金锡靡驾,岂所以敦序维翰,建树籓戚。臣等参议,宜封鄱阳郡王。」诏曰「可」。乃遣散骑常侍、度支都督萧睿持节兼太宰告于中岳庙;又遣五兵太傅王质持节兼太宰告于太社。其年1月,上临轩策命之曰:「於戏!夫建树籓屏,翼奖王室,钦若前典,咸必由之。惟尔夙挺圭璋,生知孝敬,令德茂亲,佥誉所集,启建大邦,实惟伦序,是用敬遵民瞻,锡此圭瑞。往钦哉!其勉树声业,永保宗社,可不慎欤!」策讫,敕令王公已下并宴于王第。仍授东中郎将、吴郡上卿。七年,为缘江经略使、平北将军、南南京太傅。天康元年,进号镇武大将。

慧纪时至汉口,爲隋秦王俊拒,不得进。闻肃败,尽烧公 安之储,僞引兵东下,因推湘州里正晋熙王叔文爲盟主。水军政大学将军周金星与郢州郎中荀法尚守江夏。及临安平,隋晋王广遣 一使以慧纪子正业来喻,又使樊毅喻金星,其上流城戍悉解甲。 于是慧纪及巴州长史毕宝并恸哭俱降。慧纪入隋,依例授仪同 三司,卒。子正平,颇具文学。

  太建十年,吴明彻北侵败绩,以慧纪爲缘江军机章京、交州军机大臣。至德二年,爲太尉、顺德太守。及梁安平王萧岩、晋熙王萧瓛等诣慧纪请降,慧纪以兵迎之。以招待功,位开府仪同三司。

  高宗辅政,不欲令伯山处边,光大元年,徙为镇东新秀、东秦皇岛士大夫。太建元年,征为鄂州将军、中领军。七年,又为征北将领、南岳阳通判。寻为征南将军、江州左徒。十一年,入为护军将军,加开府仪同三司,仍给鼓吹并扶。后主即位,进号中权太师。至德五年,出为持节、里正东扬、豊二州诸军事、东柳州都尉,加知府,馀并依然。祯明元年,丁所生母忧,去职。二零一七年,起为镇卫生高参知政事、开府仪同三司,给班剑九人。四年华岁薨,时年四十。

郑城献王昌字下马看花,武帝第六子也。梁太清末,武帝南征 李贲,命昌与宣后随沈恪还吴兴。及武帝东讨侯景,昌与宣后、 文帝并爲景囚。景平,拜GreatWall国皇太子,吴兴少保,时年十六。

  祯明三年,隋师济江,慧纪率将士10000人,船舰千馀乘,沿江而下,欲趣台城。遣南康尚书吕肃将兵据巫峡,以五条铁锁横江,肃竭其私人财产以充军用。隋将杨素奋兵击之,四十余战,争钓鱼翁及磨刀涧守险。隋军死者陆仟余人,陈人尽取其鼻,以求功赏。既而隋军屡捷,获陈之士,三纵之。肃乃遁保延洲。别帅廖世宠领大舫诈降,欲烧隋舰,更决一硬仗。于是有五青龙备衆色,各长十馀丈,骧首总是,顺流而东,风云大起,云雾晦冥,陈人震骇,不觉火自焚。隋军乘高舰,张大弩以射之,陈军大捷,风波应时顿息。肃收馀衆东走。

  伯山性宽厚,美风度,又于诸王最长,后主深尊崇之,每朝廷有冠婚飨宴之事,恒使伯山为主。及丁所生母忧,居丧以孝闻。后主尝幸吏部参知政事蔡徵宅,因往吊之,伯山号恸殆绝,因起为镇卫将军,仍谓群臣曰:「鄱阳王至性可嘉,又是西第之长,豫章已兼司空,其亦须迁县令。」未及发诏而伯山薨,寻值陈亡,遂无赠谥。

昌颜值伟丽,神情秀朗,雅性聪辩,明习政事。武帝遣陈 郡谢哲、济阳蔡景历辅昌临郡,又遣吴郡杜之伟授昌以经。昌 读书一览便诵,明于义理,剖判如流。寻与宣帝俱往幽州。魏 克建邺,又与宣帝俱迁长安。

  慧纪时至汉口,爲隋秦王俊拒,不得进。闻肃败,尽烧公安之储,僞引兵东下,因推湘州尚书晋熙王叔文爲盟主。水军通判周金星与郢州参知政事荀法尚守江夏。及交州平,隋晋王广遣一使以慧纪子正业来喻,又使樊毅喻Saturn,其上流城戍悉解甲。于是慧纪及巴州士大夫毕宝并恸哭俱降。慧纪入隋,依例授仪同三司,卒。子正平,颇负历史学。

  长子君范,太建中拜鄱阳国太子,寻为贞威将军、晋陵都督,未袭爵而隋师至。是时宗室王侯在都者百馀人,后主恐其为变,乃并召入,令屯朝堂,使豫章王叔英总督之,而又阴为之备。及六军败绩,相率出降,因从后主加入关贸总协定协会。至长安,隋文帝并配于陇右及河西诸州,各给田业以处之。初,君范与长史仆射江总友善,至是总赠君范书五言诗,以叙他乡告辞之意,辞甚酸切,当世文人咸讽诵之。伟大的工作二年,隋炀帝今后主第六女女婤为贵妃,绝爱幸,因召陈氏子弟尽还首都,随才选拔,由是并为守宰,遍于天下。其年君范为温令。

武帝即位,频遣使请宣帝及昌,周人许而未遣。及武帝崩, 乃遣之。时王琳作梗中流,昌不得还,居于安陆。王琳平后, 天嘉元年1月,昌发自安陆,由武子山济江。而岳阳王萧沇等率 百僚上表,请以昌爲湘州牧,封上饶郡王 。诏曰“可”。三月壬子入境,诏令主书舍人缘道招待。壬辰济江,于中流殒之, 使以溺告。五月丁巳,丧柩至都,上亲临哭。乃下诏赠假黄钺、 上大夫中外诸军事、太宰、咸阳牧,葬送之仪,一依汉东平宪王、 齐豫(qí yù )章文献王传说,諡曰献。无子,文帝以第七皇子伯信嗣。

  咸阳献王昌字安分守己,武帝第六子也。梁老聃末,武帝南征李贲,命昌与宣后随沈恪还吴兴。及武帝东讨侯景,昌与宣后、文帝并爲景囚。景平,拜GreatWall国太子,吴兴太史,时年十六。

  晋安王伯恭字肃之,世祖第六子也。天嘉五年,立为晋安王。寻为平东将领、吴郡长史,置佐史。时伯恭年十馀岁,便注意政事,官曹治理。太建元年,入为安前爱将、中护军,迁中领军。寻为嘉峪关将军、绵阳都尉,以公事免。八年,起为安左将军,寻为镇右将军、特进,给扶。八年,出为安南将军、南兖州太守。三年,入为安前将军、祠部经略使。十一年,进号军师将军、经略使右仆射。十二年,迁仆射。市斤年,迁左仆射。十八年,出为安南将军、湘州剌史,未拜。至德元年,为巡抚、拉萨将军、光禄大夫,丁所生母忧,去职。祯明元年,起为铁岭将军、右光禄大夫,置佐史、扶并照旧。四年加入关贸总协定组织。隋伟大职业初,为成州节度使、太常卿。

伯信字孚之,位西衡州都督。及隋师济江,与临汝侯方庆 并爲东衡州经略使王勇所害。

  昌原样伟丽,神情秀朗,雅性聪辩,明习政事。武帝遣陈郡谢哲、济阳蔡景历辅昌临郡,又遣吴郡杜之伟授昌以经。昌读书一览便诵,明于义理,分析如流。寻与宣帝俱往彭城。魏克彭城,又与宣帝俱迁长安。

  威海王伯信,字孚之,世祖第七子也。天嘉元年,临沂献王昌自周还朝,于道薨,其年世祖立伯信为镇江王,贡献王祀。寻为宣惠将军、丹阳尹,置佐史。太建八年,为中护军。五年,为宣毅将军、阜阳尚书。寻加御史、散骑常侍。十一年,进号镇前将军,皇储詹事,馀并依旧。祯明元年,出为镇南将军、西衡州太师。四年,隋军济江,与临汝侯方庆并为东衡州太守王勇所害,事在方庆传。

南康湣王昙朗,武帝母弟忠壮王休先之子也。休先少倜傥 有理想,梁简文之在北宫,深被知遇,爲文德主帅,顷之卒。 敬帝即位,追赠南咸阳校尉,封武康县公。武帝受禅,赠司徒, 封南康郡王,諡曰忠壮。

  武帝即位,频遣使请宣帝及昌,周人许而未遣。及武帝崩,乃遣之。时王琳作梗中流,昌不得还,居于安陆。王琳平后,天嘉元年1月,昌发自安陆,由天门山济江。而岳阳王萧沇等率百僚上表,请以昌爲湘州牧,封绵阳郡王。诏曰「可」。5月丙申进入国境,诏令主书舍人缘道招待。甲子济江,于中流殒之,使以溺告。十月辛巳,丧柩至都,上亲临哭。乃下诏赠假黄钺、少保中外诸军事、太宰、遵义牧,葬送之仪,一依汉东平宪王、齐豫章文献王旧事,諡曰献。无子,文帝以第七皇子伯信嗣。

  庐陵王伯仁,字寿之,世祖第八子也。天嘉八年,立为庐陵王。太建初,为轻车将军,置佐史。八年,迁季军将军、中领军。寻为平北将军、南黄冈太尉。十二年,为翊左将军、中领军。贞明元年,加知府、国子祭酒,领世子中庶子。四年加入关贸总协定组织,卒于长安。

昙朗少孤,尤爲武帝所爱。有胆量,善绥御。侯景平后, 起家着作郎。武帝诛王僧辩,留昙朗镇京口,知留府事。

  伯信字孚之,位西衡州令尹。及隋师济江,与临汝侯方庆并爲东衡州知府王勇所害。

  长子番,先封湘滨侯,隋伟大的职业中,不嘉峪关令。

绍泰元年,除中书通判,监南南通。二年,齐兵攻逼咸阳, 因请和,求武帝子侄爲质。时四方州郡,并多未宾,本根软弱, 粮运不继,在朝文武,咸愿与齐和亲。武帝难之,而重违衆议, 乃决遣昙朗。恐昙朗惮行,或当奔窜,乃自率步骑往京口迎之, 使质于齐。齐背约,遣萧轨等随徐嗣徽度江。武日本东京帝国大学破之,虏 萧轨、东方老等诛之,齐人亦害昙朗于晋阳。时陈与齐绝,弗 之知。武帝践阼,犹以昙朗袭封南康郡王,奉忠壮王祀,礼秩 一起皇子。天嘉二年,齐人结好,始知其亡,文帝诏赠开府仪 同三司、南呼和浩特少保,諡曰湣。乃遣兼上大夫令随聘使江德藻迎 昙朗丧柩,四年春至都。

  南康湣王昙朗,武帝母弟忠壮王休先之子也。休先少倜傥有理想,梁简文之在青宫,深被知遇,爲文德主帅,顷之卒。敬帝即位,追赠南柳州提辖,封武康县公。武帝受禅,赠司徒,封南康郡王,諡曰忠壮。

  江夏王伯义,字坚之,世祖第九子也。天嘉五年,立为江夏王。太建初,为宣惠将军、东镇江县令,置佐史。寻为宣毅将军、持节、散骑常侍、郎中合、霍二州诸军事、合州都督。十四年,征为提辖、忠武将军、金紫光禄先生。祯明四年加入关贸总协定协会,迁于瓜州,于道卒。

初,昙朗未质于齐,生子方泰、方庆;及将适齐,以二妾 自随,在北又生二子方华、方旷,亦同得还。

  昙朗少孤,尤爲武帝所爱。有胆量,善绥御。侯景平后,起家着作郎。武帝诛王僧辩,留昙朗镇京口,知留府事。

  长子元基,先封阜阳侯,隋伟绩中为谷熟里正。

方泰少粗犷,与诸恶少年群聚,游逸无度,文帝以南康王 故,特宽宥之。天嘉二年,以爲南康王皇皇太子。及闻昙朗薨,于 是袭爵南康王。太建四年,爲上卿、华盛顿少保。爲政残酷,爲 有司奏免。八年,授豫章内史,在郡不修政事。秩满之际,屡 放部曲爲劫,又纵火延烧邑居,因行暴掠,驱录富人,徵求财 贿。代至,又淹留不还。至都,以爲宗正卿。未拜,爲里胥中 丞宗元饶所劾,免官,以王还第。十一年,起爲甯远将军,直 殿省。寻加散骑常侍。其年十十月,宣帝幸花月观,因大阅武。 命长史任忠领步骑80000,阵于千岛湖,郎中陈景领楼舰五百出 于瓜步江。上登朱雀门观,宴群臣以观之。因幸乐游苑,设丝 竹会。仍重幸二月观,集衆军,振旅而还。时方泰当从,啓称 所生母疾,不行。因与逃逸杨锺期等十十一个人微行往人间,淫淳 于岑妻,爲州长流所录。又率人仗抗拒,伤损禁司,爲有司所 奏。上大怒,下方泰狱。方泰初承行淫,不承拒格禁司。上曰: “不承则上测。”方泰乃投列承引。于是兼长史中丞徐君整奏 请解方泰所居官,下宗正削爵土,上可其奏。

  绍泰元年,除中书尚书,监南南京。二年,齐兵攻逼寿春,因请和,求武帝子侄爲质。时四方州郡,并多未宾,本根柔弱,粮食运输公司不继,在朝文武,咸愿与齐和亲。武帝难之,而重违衆议,乃决遣昙朗。恐昙朗惮行,或当奔窜,乃自率步骑往京口迎之,使质于齐。齐背约,遣萧轨等随徐嗣徽度江。武日本东京帝国大学破之,虏萧轨、东方老等诛之,齐人亦害昙朗于晋阳。时陈与齐绝,弗之知。武帝践阼,犹以昙朗袭封南康郡王,奉忠壮王祀,礼秩一起皇子。天嘉二年,齐人结好,始知其亡,文帝诏赠开府仪同三司、南鞍山都尉,諡曰湣。乃遣兼参知政事令随聘使江德藻迎昙朗丧柩,四年春至都。

  武陵王伯礼,字用之,世祖第十子也。天嘉八年,立为武陵王。太建初,为云旗宿将、持节、太傅吴兴诸军事、吴兴大将军。在郡恣行暴掠,驱录民下,逼夺财货,前后委积,百姓患之。太建四年,为有司所劾,上曰:「王年少,未达治道,皆由佐史无法匡弼所致,特降军号,后若更犯,必致之以法,有司不言与同罪。」十一年春,被代征还,伯礼遂迁延不发。其年十一月,散骑常侍、大将军中丞徐君敷奏曰:「臣闻车屦不俟,君命之通规,夙夜匪懈,臣子之恒节。谨案云旗将军、持节、上大夫吴兴诸军事、吴兴上大夫武陵王伯礼,早擅英猷,久驰令问,惟良寄重,枌乡是属。太岁爱育黔首,留情政本,共化求瘼,早赴皇心,遂复稽缓归骖,取移凉燠,迟回去鹢,空淹载路,淑慎未彰,违惰斯在,绳愆检迹,感觉惩诫。臣等参议以见事免伯礼所居官,以王还第,谨以白简奏闻。」诏曰:「可」。祯明三年加入关贸总协定协会,隋伟大职业中为散骑士大夫、临洮长史。

祯明初,爲教头。陈亡,与后主俱入长安。隋大业中,爲 掖太尉。

  初,昙朗未质于齐,生子方泰、方庆;及将适齐,以二妾自随,在北又生二子方华、方旷,亦同得还。

  永阳王伯智,字策之,世祖第十二子也。少敦厚,有器局,博涉经史。太建中,立为永阳王。寻为左徒,加明威将军,置佐史。寻加散骑常侍,累迁御史左仆射,出为使持节、太史东扬、豊二州诸军事、平东将军,精通稽内史。至德二年,入为尚书、翊左将军,加特进。祯明八年加入关贸总协定协会。隋伟大工作中,为岐州司马,迁国子司业。

方庆少清警,涉猎书传。及长有干略。天嘉中,封临汝县 侯。至德二年,累迁智武将军、武州士大夫。

  方泰少粗犷,与诸恶少年群聚,游逸无度,文帝以南康王故,特宽宥之。天嘉二年,以爲南康王世子。及闻昙朗薨,于是袭爵南康王。太建八年,爲上卿、台南里胥。爲政粗暴,爲有司奏免。七年,授豫章内史,在郡不修政事。秩满之际,屡放部曲爲劫,又纵火延烧邑居,因行暴掠,驱录富人,徵求财贿。代至,又淹留不还。至都,以爲宗正卿。未拜,爲通判中丞宗元饶所劾,免官,以王还第。十一年,起爲甯远将军,直殿省。寻加散骑常侍。其年7月,宣帝幸杏月观,因大阅武。命少保任忠领步骑八万,阵于东湖,知府陈景领楼舰五百由于瓜步江。上登黄龙门观,宴群臣以观之。因幸乐游苑,设丝竹会。仍重幸春季观,集衆军,振旅而还。时方泰当从,啓称所生母疾,不行。因与逃逸杨锺期等二拾个人微行往尘间,淫淳于岑妻,爲州长流所录。又率人仗抗拒,伤损禁司,爲有司所奏。上海南大学学怒,下方泰狱。方泰初承行淫,不承拒格禁司。上曰:「不承则上测。」方泰乃投列承引。于是兼教头中丞徐君整奏请解方泰所居官,下宗正削爵土,上可其奏。

  桂阳王伯谋,字深之,世祖第十三子也。太建中,立为桂阳王。八年,为明威老将,置佐史。寻为信威将军、丹阳尹。十年,加长史。出为持节、里正吴兴诸军事、东中郎将、吴兴里胥。十一年,加散骑常侍。至德元年薨。

初,苏黎世令尹马靖久居岭表,大得人心,士马强盛,朝廷 疑之,以方庆爲新德里太傅,以兵袭靖。靖诛,进号宣毅将军。 方庆性清谨,甚得各司其职。

  祯明初,爲太师。陈亡,与后主俱入长安。隋伟大的工作中,爲掖参知政事。

  子豊嗣,大业中,为番禾令。

祯明三年,隋师济江,长史、东衡州令尹王勇徵兵于方庆, 欲与赴援台城。时隋行军管事人韦洸帅兵度岭,宣隋文帝敕云: “若岭南围剿,留勇与丰州太史郑万顷且照旧职。”方庆闻之, 恐勇卖己,且欲观变,乃不从。勇使高州太傅戴智烈斩方庆于 广州,而收其兵。

  方庆少清警,涉猎书传。及长有干略。天嘉中,封临汝县侯。至德二年,累迁智武将军、武州尚书。

  高宗四十二男:柳皇后生后主,彭妃嫔生始兴王叔陵,曹淑华生豫章王叔英,何淑仪生斯科学普及里王叔坚、宜都王叔明,魏昭容生建筑和安装王叔卿,钱贵人生河东王叔献,刘昭仪生新蔡王叔齐,袁昭容生晋熙王叔文、义阳王叔达、新会王叔坦,王姬生河源王叔彪、巴山王叔雄,吴姬生始兴王叔重,徐姬生寻阳王叔俨,淳于姬生江门王叔慎,王修华生武昌王晋武公,韦修容生粤北王叔平,施姬生临贺王叔敖、沅陵王叔兴,曾姬生阳山王叔宣,杨姬生西阳王叔穆,申婕妤生南安王叔俭、南郡王叔澄、岳山王叔韶、俄克拉荷马城王叔匡,袁姬生新兴王叔纯,吴姬生巴东王叔谟,刘姬生临江王叔显,秦姬生新宁王叔隆、新昌王叔荣。其皇子叔叡、叔忠、叔弘、叔毅、叔训、叔武、叔处、叔封等陆人,并未及封。叔陵犯逆,别有传。三子早卒,本书无名。

郑万顷,荥阳人,梁司州校尉绍叔之始族子也。父旻,梁 末入魏。万顷通达有材干,周武帝时,爲司城先生,出爲盘锦都尉。至德中,与司马消难奔陈,拜散骑常侍、昭武将军、丰 州提辖。在州甚有惠政,吏人表请立碑,诏许焉。初,万顷在 周,甚被隋文帝知遇,及隋文帝践阼,常思还北。及王勇杀方 庆,万顷乃率州兵拒勇降隋,隋授上仪同,寻卒。

  初,台北少保马靖久居岭表,大得人心,士马强盛,朝廷疑之,以方庆爲布宜诺斯艾Liss都尉,以兵袭靖。靖诛,进号宣毅将军。方庆性清谨,甚得各司其职。

  豫章王叔英,字子烈,高宗第三子也。少宽厚仁慈。天嘉元年,封建筑和安装侯。太建元年,改封豫章王,仍为宣惠将军、都尉东揭阳诸军事、东咸阳里胥。八年,进号平北大将、南临安都尉。十一年,为镇前爱将、江州令尹。后主即位,进号征南将军,寻加开府仪同三司、随州郎中,馀并仍旧。八年,进号骠骑尚书。祯明元年,给鼓吹一部,班剑十位。其年,迁司空。三年,隋师济江,叔英知石头军戍事。寻令入屯朝堂。及六军败绩,降于隋将韩擒虎。其年加入关贸总协定组织。隋伟大工作中为涪陵军机大臣。

文帝十三男:沈皇后生废帝、始兴王伯茂。严淑媛生鄱阳 王伯山、晋安王伯恭。潘容华生新安王伯固。刘昭华生湛江王 伯信。王充华生庐陵王伯仁。张修容生江夏王伯义。韩修华生 武陵王伯礼。江妃子生永阳王伯智。孔妃子生桂阳王伯谋。二 男早卒,无名氏;伯信出继许昌王昌。

  祯明八年,隋师济江,太傅、东衡州太师王勇徵兵于方庆,欲与赴援台城。时隋行军监护人韦洸帅兵度岭,宣隋文帝敕云:「若岭大同叛,留勇与丰州太守郑万顷且照旧职。」方庆闻之,恐勇卖己,且欲观变,乃不从。勇使高州校尉戴智烈斩方庆于利雅得,而收其兵。

  长子弘,至德元年,拜豫章国太子。

始兴王伯茂字郁之,文帝第二子也。初,武帝兄始兴昭烈 王道谈仕梁爲西宫直合将军。侯景之乱,援桃园流矢卒。太平 二年,赠南交州里正,封GreatWall县公,諡曰昭烈。武帝受禅,重 赠参知政事,改封始兴郡王。道谈生文帝及宣帝。宣帝以梁承圣末 迁于长安,至是武帝遥以宣帝袭封始兴嗣王,以奉昭烈王祀。 武帝崩,文帝入纂帝位。时宣帝在周未还,文帝以本宗乏飨, 徙封宣帝爲安成王,封伯茂爲始兴王,以奉昭烈王祀。赐天下 爲父后面一个爵顶尖。旧制,诸王受封未加戎号者,不置佐史。于 是太傅八坐奏加伯茂甯远将军,置佐史,除洛阳少保。

  郑万顷,荥阳人,梁司州知府绍叔之始族子也。父旻,梁末入魏。万顷通达有材干,周武帝时,爲司城白衣战士,出爲荆州里胥。至德中,与司马消难奔陈,拜散骑常侍、昭武将军、丰州经略使。在州甚有惠政,吏人表请立碑,诏许焉。初,万顷在周,甚被隋文帝知遇,及隋文帝践阼,常思还北。及王勇杀方庆,万顷乃率州兵拒勇降隋,隋授上仪同,寻卒。

  罗利王叔坚,字子成,高宗第四子也。母本吴中酒家隶,高宗微时,尝往饮,遂与通,及贵,召拜淑仪。叔坚少杰黠,凶虐使酒,尤好数术、卜筮、祝禁,钅容金琢玉,并究其妙。天嘉中,封豊城侯。太建元年,立为斯科普里王,仍为东中郎将、吴郡里正。两年,为宣毅将军、江州太守,置佐史。四年,进号云麾将军、郢州军机大臣,未拜,转为平越南中国郎将、圣地亚哥军机章京。寻为平北大将、合州左徒。八年,复为平西将军、郢州军机章京。十一年,入为翊左将军、丹阳尹。

伯茂性聪敏,好学,谦恭列兵,又以太子母弟,文帝厚爱重之。时军官于丹徒盗发晋郗昙墓,大获晋右军将军王羲之书 及诸名贤神迹。事觉,其书并没县官,藏于秘府。文帝以伯茂 好古,多以赐之。由是伯茂大工草行草,甚得右军法。

  文帝十三男:沈皇后生废帝、始兴王伯茂。严淑媛生鄱阳王伯山、晋安王伯恭。潘容华生新安王伯固。刘昭华生秦皇岛王伯信。王充华生庐陵王伯仁。张修容生江夏王伯义。韩修华生武陵王伯礼。江妃嫔生永阳王伯智。孔妃子生桂阳王伯谋。二男早卒,无名氏;伯信出继德阳王昌。

  初,叔坚与始兴王叔陵并招聚宾客,各争权宠,甚不平。每朝会卤簿,不肯为前后相继,必分道而趋,左右或争道而斗,至有死者。及高宗弗豫,叔坚、叔陵等并从后主侍疾。叔陵阴有异志,乃命典药吏曰:「切药刀甚钝,可砺之。」及高宗崩,仓卒之际,又命其左右于外取剑,左右弗悟,乃取朝服所佩木剑以进,叔陵怒。叔坚在侧闻之,疑有变,伺其所为。及翌日小敛,叔陵袖锉药刀趋进,斫后主,中项,后主闷绝于地,皇太后与后主奶母乐安君吴氏俱以身捍之,获免。叔坚自后扼叔陵,擒之,并夺其刀,将杀之,问后主曰:「即尽之,为待也?」后主无法应。叔陵旧多力,眨眼间,自奋得脱,出云龙门,入于东府城,召左右断青溪桥道,放东城囚以充战士。又遣人往新林,追其所部军旅,仍自被甲,著白布帽,登城南门,招募百姓。是时众军并缘江看守,台内空虚,叔坚乃白太后使皇储舍人司马申以往主命召萧摩诃,令讨之。即日擒其将戴温、谭骐驎等,送台,斩于上卿阁下,持其首徇于东城。叔陵恇扰不知所为,乃尽杀其相爱的人,率左右数百人走趋新林。摩诃追之,斩于丹阳郡,馀党悉擒。其年,以功进号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大庆太史。寻迁司空,将军、都督照旧。

迁东宁德太史、镇东新秀、开府仪同三司。废帝时,伯茂 在都,刘师知等矫诏出宣帝,伯茂劝成之。师知等诛后,宣帝 恐伯茂扇动朝廷,乃进号辽阳将军,令入居禁中,专与废帝游 处。时随地之望,咸归宣帝,伯茂深不平,数肆恶言。宣帝以 其无能,不以爲意。及建筑和安装人蒋裕与韩非子高级谋反,伯茂并阴 豫其事。光大二年,皇太后令黜废帝爲临海王,其日又吩咐降 伯茂爲温麻侯。时六门之外有别馆,以爲诸王冠昏之所,名爲 昏第,至是命伯茂出居之,宣帝遣盗殒之于车中,年十八。

  始兴王伯茂字郁之,文帝第二子也。初,武帝兄始兴昭烈王道谈仕梁爲春宫直合将军。侯景之乱,援桃园流矢卒。太平二年,赠南顺德节度使,封GreatWall县公,諡曰昭烈。武帝受禅,重赠都督,改封始兴郡王。道谈生文帝及宣帝。宣帝以梁承圣末迁于长安,至是武帝遥以宣帝袭封始兴嗣王,以奉昭烈王祀。武帝崩,文帝入纂帝位。时宣帝在周未还,文帝以本宗乏飨,徙封宣帝爲安成王,封伯茂爲始兴王,以奉昭烈王祀。赐天下爲父后面一个爵一级。旧制,诸王受封未加戎号者,不置佐史。于是太尉八坐奏加伯茂甯远将军,置佐史,除许昌里胥。

  是时后主患创,不能做事,政无小大,悉委叔坚决之,于是势倾朝廷。叔坚因肆骄纵,事多不法,后主由是疏而忌之。孔范、管斌、施文庆之徒,并南宫旧臣,日夜阴持其短。至德元年,乃诏令即本号用三司之仪,出为江州都尉。未发,寻有诏又感到骠骑将军,重为司空,实欲去其权势。叔坚不自安,稍怨望,乃为左道厌魅以求福助,刻木为兵马俑,衣以道士之服,施机关,能拜跪,昼夜于日月下醮之,祝诅于上。其年冬,有人上书告其事,案验并实,后主召叔坚囚于西省,将杀之。其夜,令近侍宣敕,数之以罪,叔坚对曰:「臣之本心,非有他故,但欲求婚媚耳。臣既犯天宪,罪当万死,臣死之日,必见叔陵,愿宣明诏,责于鬼途之下。」后主感其前功,乃赦之,特免所居官,以王还第。寻起为上卿、镇左将军。二年,又给鼓吹,油幢车。七年,出为征西将军、兖州通判。三年,进号中军人民代表大会夫、开府仪同三司。祯明二年,秩满还都。

鄱阳王伯山字静之,文帝第三子也。伟容仪,举止闲雅, 喜愠不形于色。武帝时,天下草创,诸王受封,仪注多阙。及 伯山受封,文帝欲重其事,天嘉元年3月乙酉,左徒八坐奏封 鄱阳郡王,乃遣度支左徒萧睿持节兼太宰告于西岳庙,又遣五兵 大将军王质持节兼太宰告于太社。其年14月,上临轩策命,策讫, 令王公以下,并宴于王第。八年,爲缘江少保、平北将军、南 重庆军机大臣。宣帝辅政,不欲令伯山处边,光大元年,徙爲东桂林令尹。累迁征南将军,护军将军,加开府仪同三司,给鼓吹 并扶。

  伯茂性聪敏,好学,谦恭上等兵,又以皇太子母弟,文帝注重重之。时军士于丹徒盗发晋郗昙墓,大获晋右军将军王羲之书及诸名贤神迹。事觉,其书并没县官,藏于秘府。文帝以伯茂好古,多以赐之。由是伯茂大工草石籀文,甚得右军法。

  四年入关,迁于瓜州,更名叔贤。叔贤素贵,不知亲属生产,至是与妃沈氏酤酒,以佣保为事。隋卓著的业绩中,为大理郡经略使。

伯山性宽厚,美风姿,又于诸王最长,后主深珍视之。每 朝庭有冠昏飨宴,恒使爲主。及遭所生忧,居丧以孝闻。后主 尝幸吏部都督蔡征宅,因往吊之,伯山号恸殆绝,因起爲镇卫 将军,乃谓群臣曰:“鄱阳王至性可嘉,又是西第之长,豫章 已兼司空,其亦须迁提辖。”未及发诏,祯明七年薨。寻属陈 亡,遂无赠諡。

  迁东唐山太史、镇东主力、开府仪同三司。废帝时,伯茂在都,刘师知等矫诏出宣帝,伯茂劝成之。师知等诛后,宣帝恐伯茂扇动朝廷,乃进号乌海将军,令入居禁中,专与废帝游处。时到处之望,咸归宣帝,伯茂深不平,数肆恶言。宣帝以其无能,不以爲意。及建筑和安装人蒋裕与韩非子高级谋反,伯茂并阴豫其事。光大二年,皇太后令黜废帝爲临海王,其日又下令降伯茂爲温麻侯。时六门之外有别馆,以爲诸王冠昏之所,名爲昏第,至是命伯茂出居之,宣帝遣盗殒之于车中,年十八。

  建筑和安装王叔卿,字子弼,高宗第五子也。性质直有材器,姿容甚伟。太建八年,立为建筑和安装王,授东中郎将、东常德郎中。三年,为云麾将军、郢州都尉,置佐史。两年,进号平南老马、湘州士大夫。后主即位,进号安南将军。又为左徒、镇右将军、中书令。迁中书监。祯明五年入关,隋卓著的业绩中,为都官郎、上党通守。

长子君范,未袭爵而隋师至。时宗室王侯在都者百馀人, 后主恐其爲变,乃并召入,屯朝堂,使豫章王叔英总督之,又 阴爲之备。六军败绩,相率出降,因从后主入长安。隋文帝并 配陇右及河西诸州,各给田业以处之。伟大职业二年,隋炀帝将来主第六女婤爲妃子,绝爱幸,因召陈氏子弟尽还首都,随才叙 用,由是并爲守宰,遍于天下。君范位解放区令。

  鄱阳王伯山字静之,文帝第三子也。伟容仪,举止闲雅,喜愠不形于色。武帝时,天下草创,诸王受封,仪注多阙。及伯山受封,文帝欲重其事,天嘉元年一月辛未,太史八坐奏封鄱阳郡王,乃遣度支左徒萧睿持节兼太宰告于西岳庙,又遣五兵军机大臣王质持节兼太宰告于太社。其年11月,上临轩策命,策讫,令诸侯以下,并宴于王第。八年,爲缘江军机章京、平北老将、南廊坊参知政事。宣帝辅政,不欲令伯山处边,光大元年,徙爲东江门巡抚。累迁征南将军,护军将军,加开府仪同三司,给鼓吹并扶。

  宜都王叔明,字子昭,高宗第六子也。仪容美貌,举止和弱,状似妇人。太建八年,立为宜都王,寻授宣惠将军,置佐史。四年,授东中郎将、东唐山太尉,寻为轻车将军、卫尉卿。十八年,出为使持节、云麾将军、南南通上大夫。又为御史、翊右将军。至德八年,进号安右将军。祯明四年加入关贸总协定组织,隋卓著的业绩中为鸿胪少卿。

新安王伯固字牢之,文帝第五子也。生而龟胸,目通睛扬 白,形状眇小,而俊辩善言论。天嘉五年,立爲新安郡王。太 建六年,累迁都尉、南南通知府。伯固性嗜酒,不佳会集,所 得禄奉,开支无节。酣醉今后,多所乞讨的人,于诸王中最爲贫苦。 宣帝每矜之,特加奖励。性轻率,好行鞭捶。在州不知政事, 日出田猎。或乘眠舆至于草间,辄呼人从游,动至旬日。所捕 獐鹿,多使生致。宣帝颇知之,遣使责让者数矣。

  伯山性宽厚,美风度,又于诸王最长,后主深珍重之。每朝庭有冠昏飨宴,恒使爲主。及遭所生忧,居丧以孝闻。后主尝幸吏参谋长史蔡征宅,因往吊之,伯山号恸殆绝,因起爲镇卫将军,乃谓群臣曰:「鄱阳王至性可嘉,又是西第之长,豫章已兼司空,其亦须迁太守。」未及发诏,祯明七年薨。寻属陈亡,遂无赠諡。

  河东王叔献,字子恭,高宗第九子也。性恭谨,聪敏好学。太建七年,立为河东王。七年,授宣毅将军,置佐史。寻为散骑常侍、军师将军、左徒南德阳诸军事、南揭阳都督。十二年薨,年十三。赠太傅、中抚将军、司空,谥曰康简。子孝宽嗣。孝宽以致德元年,袭爵河东王。祯明四年加入关贸总协定组织,隋伟绩中为汶城令。

十年,爲国子祭酒。颇知玄理,而墯业无所通;至于擿句 问难,往往有奇意。爲政严刻,国学有墯游不修习者,重加檟 楚,生徒惧焉,由是学业颇进。

  长子君范,未袭爵而隋师至。时宗室王侯在都者百馀人,后主恐其爲变,乃并召入,屯朝堂,使豫章王叔英总督之,又阴爲之备。六军败绩,相率出降,因从后主入长安。隋文帝并配陇右及河西诸州,各给田业以处之。伟大事业二年,隋炀帝以往主第六女婤爲妃嫔,绝爱幸,因召陈氏子弟尽还首都,随才叙用,由是并爲守宰,遍于天下。君范位修武县令。

  新蔡王叔齐,字子肃,高宗第十一子也。风彩明赡,博涉经史,善属文。太建五年,立为新蔡王,寻为智武将军,置佐史。出为东中郎将、东江门太尉。至德二年,入为知府,将军、佐史依旧。祯明元年,除国子祭酒,都督、将军、佐史照旧。五年入关。隋伟大的工作中为县令主客郎。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明威将军訬封虔化县侯,沈皇后生废帝、始兴王

上一篇:故此做这首诗,陈祈见说高公已火化了 下一篇:崔生见说了来踪去迹,行修问着不答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