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南与朝鲜獩貊、东与沃沮、北与夫馀接,求领交
分类:文学资讯

夷貊下

东夷 西戎 蛮 西域诸国 蠕蠕

卷七十九

列传第五十七  夷蛮

东夷之国,朝鲜爲大,得箕子之化,其器物犹有礼乐云。 魏时,朝鲜以东马韩、辰韩之属,世通中国。自晋过江,泛海 来使,有高句丽、百济,而宋、齐间常通职贡,梁兴又有加焉。 扶桑国,在昔未闻也,梁普通中有道人称自彼而至,其言元本 尤悉,故并录焉。

列传第六十九  夷貊下

  南夷、西南夷,大抵在交州之南及西南,居大海中洲上,相去或三五千里,远者二三万里,乘舶举帆,道里不可详知。外国诸夷虽言里数,非定实也。

高句丽,在辽东之东千里,其先所出,事详北史。地方可 二千里,中有辽山,辽水所出。汉、魏世,南与朝鲜獩貊、东 与沃沮、北与夫馀接。其王都于丸都山下,地多大山深谷,无 原泽,百姓依之以居,食涧水。虽土着,无良田,故其俗节食, 好修宫室。于所居之左立大屋,祭鬼神,又祠零星、社稷。人 性凶急,喜寇钞。其官有相加、对卢、沛者、古邹加、主簿、 优台、使者、皁衣、先人,尊卑各有等级。言语诸事,多与夫 馀同,其性气衣服有异。本有五族,有消奴部、绝奴部、慎奴 部、灌奴部、桂娄部。本消奴部爲王,微弱,桂娄部代之。其 置官,有对卢则不置沛者,有沛者则不置对卢。俗喜歌舞,国 中邑落,男女每夜群聚歌戏。其人洁净自喜,善藏酿,跪拜申 一脚,行步皆走。以十月祭天大会。其公会衣服皆锦绣金银以 自饰,大加、主簿头所着似帻而无后,其小加着折风,形如弁。 其国无牢狱,有罪者则会诸加评议,重者便杀之,没入其妻子。 其俗好淫,男女多相奔诱。已嫁娶便稍作送终之衣。其死葬, 有椁无棺。好厚葬,金银财币尽于送死。积石爲封,列植松柏。 兄死妻嫂。其马皆小,便登山。国人尚气力,便弓矢刀矛,有 铠甲,习战斗,沃沮、东濊皆属焉。

东夷西戎蛮西域诸国蠕蠕

  南夷林邑国,高祖永初二年,林邑王范阳迈遣使贡献,即加除授。太祖元嘉初,侵暴日南、九德诸郡,交州刺史杜弘文建牙聚众欲讨之,闻有代,乃止。七年,阳迈遣使自陈与交州不睦,求蒙恕宥。八年,又遣楼船百余寇九德,入四会浦口,交州刺史阮弥之遣队主相道生三千人赴讨,攻区粟城不克,引还。林邑欲伐交州,借兵于扶南王,扶南不从。十年,阳迈遣使上表献方物,求领交州,诏答以道远,不许。十二、十五、十六、十八年,频遣贡献,而寇盗不已,所贡亦陋薄。

晋安帝义熙九年,高丽王高琏遣长史高翼奉表,献赭白马, 晋以琏爲使持节、都督营州诸军事、征东将军、高丽王、乐浪 公。宋武帝践阼,加琏征东大将军,余官并如故。三年,加琏 散骑常侍,增督平州诸军事。少帝景平二年,琏遣长史马娄等 来献方物,遣谒者朱邵伯、王邵子等慰劳之。

  东夷之国,朝鲜爲大,得箕子之化,其器物犹有礼乐云。魏时,朝鲜以东马韩、辰韩之属,世通中国。自晋过江,泛海来使,有高句丽、百济,而宋、齐间常通职贡,梁兴又有加焉。扶桑国,在昔未闻也,梁普通中有道人称自彼而至,其言元本尤悉,故并录焉。

南与朝鲜獩貊、东与沃沮、北与夫馀接,求领交州。  太祖忿其违傲,二十三年,使龙骧将军、交州刺史檀和之伐之,遣太尉府振武将军宗悫受和之节度。和之遣府司马萧景宪为前锋,悫仍领景宪军副。阳迈闻将见讨,遣使上表,求还所略日南民户,奉献国珍。太祖诏和之:「阳迈果有款诚,许其归顺。」其年二月,军至硃梧戍,遣府户曹参军日南太守姜仲基、前部贼曹参军蟜弘民随传诏毕愿、高精奴等宣扬恩旨,阳迈执仲基、精奴等二十八人,遣弘民反命,外言归款,猜防愈严。景宪等乃进军向区粟城,阳迈遣大帅范扶龙大戍区粟,又遣水步军径至。景宪破其外救,尽锐致城。五月,克之,斩扶龙大首,获金银杂物不可胜计。乘胜追讨,即克林邑,阳迈父子并挺身奔逃,所获珍异,皆是未名之宝。上嘉将帅之功,诏曰:「林邑介恃遐险,久稽王诛。龙骧将军、交州刺史檀和之忠果到列,思略经济,禀命致讨,万里推锋,法命肃齐,文武毕力,洁己奉公,以身率下,故能立勋海外,震服殊俗。宜加褒饰,参管近侍,可黄门侍郎,领越骑校尉、行建武将军。龙骧司马萧景宪协赞军首,勤捷显著,总勒前驱,克殄巢穴,必能威服荒夷,抚怀民庶。可持节、督交州、广州之郁林、宁浦二郡诸军事、建威将军、交州刺史。龙骧司马童林之、九真太守傅蔚祖战死,并赠给事中。」

元嘉十五年,冯弘爲魏所攻,败奔高丽北丰城,表求迎接。 文帝遣使王白驹、赵次兴迎之,并令高丽资遣。琏不欲弘南, 乃遣将孙漱、高仇等袭杀之。白驹等率所领七千余人生禽漱, 杀仇等二人。琏以白驹等专杀,遣使执送之。上以远国不欲违 其意,白驹等下狱见原。

  高句丽,在辽东之东千里,其先所出,事详北史。地方可二千里,中有辽山,辽水所出。汉、魏世,南与朝鲜獩貊、东与沃沮、北与夫馀接。其王都于丸都山下,地多大山深谷,无原泽,百姓依之以居,食涧水。虽土着,无良田,故其俗节食,好修宫室。于所居之左立大屋,祭鬼神,又祠零星、社稷。人性凶急,喜寇钞。其官有相加、对卢、沛者、古邹加、主簿、优台、使者、皁衣、先人,尊卑各有等级。言语诸事,多与夫馀同,其性气衣服有异。本有五族,有消奴部、绝奴部、慎奴部、灌奴部、桂娄部。本消奴部爲王,微弱,桂娄部代之。其置官,有对卢则不置沛者,有沛者则不置对卢。俗喜歌舞,国中邑落,男女每夜群聚歌戏。其人洁净自喜,善藏酿,跪拜申一脚,行步皆走。以十月祭天大会。其公会衣服皆锦绣金银以自饰,大加、主簿头所着似帻而无后,其小加着折风,形如弁。其国无牢狱,有罪者则会诸加评议,重者便杀之,没入其妻子。其俗好淫,男女多相奔诱。已嫁娶便稍作送终之衣。其死葬,有椁无棺。好厚葬,金银财币尽于送死。积石爲封,列植松柏。兄死妻嫂。其马皆小,便登山。国人尚气力,便弓矢刀矛,有铠甲,习战斗,沃沮、东濊皆属焉。

  世祖孝建二年,林邑又遣长史范龙跋奉使贡献,除龙跋扬武将军。大明二年,林邑王范神成又遣长史范流奉表献金银器及香布诸物。太宗泰豫元年,又遣使献方物。初,檀和之被征至豫章,值豫章民胡诞世等反,因讨平之,并论林邑功,封云杜县子,食邑四百户。和之,高平金乡人,檀凭子也。太祖元嘉二十七年,自太子左卫率为世祖镇军司马、辅国将军、彭城太守。元凶弑立,以为西中郎将、雍州刺史。世祖入讨,加辅国将军,统豫州戍事,因出南奔。世祖即位,以为右卫将军。孝建二年,除辅国将军、豫州刺史,不行,复为右卫,加散骑常侍。三年,出为南兗州刺史,坐酣饮黩货,迎狱中女子入内,免官禁锢。其年卒,追赠左将军。谥曰襄子。

琏每岁遣使。十六年,文帝欲侵魏,诏琏送马,献八百匹。

  晋安帝义熙九年,高丽王高琏遣长史高翼奉表,献赭白马,晋以琏爲使持节、都督营州诸军事、征东将军、高丽王、乐浪公。宋武帝践阼,加琏征东大将军,余官并如故。三年,加琏散骑常侍,增督平州诸军事。少帝景平二年,琏遣长史马娄等来献方物,遣谒者朱邵伯、王邵子等慰劳之。

  广州诸山并俚、獠,种类繁炽,前后屡为侵暴,历世患苦之。世祖大明中,合浦大帅陈檀归顺,拜龙骧将军。四年,檀表乞官军征讨未附,乃以檀为高兴太守,将军如故。遣前硃提太守费沈、龙骧将军武期率众南伐,并通硃崖道,并无功,辄杀檀而反,沈下狱死。

www.773.net,孝武孝建二年,琏遣长史董腾奉表,慰国哀再周,并献方 物。大明二年,又献肃慎氏楛矢石砮。七年,诏进琏爲车骑大 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馀官并如故。明帝泰始、后废帝元徽中, 贡献不绝,历齐并授爵位,百馀岁死。子云立,齐隆昌中,以 爲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营平二州、征东大将军、高丽王、 乐浪公。

  元嘉十五年,冯弘爲魏所攻,败奔高丽北丰城,表求迎接。文帝遣使王白驹、赵次兴迎之,并令高丽资遣。琏不欲弘南,乃遣将孙漱、高仇等袭杀之。白驹等率所领七千余人生禽漱,杀仇等二人。琏以白驹等专杀,遣使执送之。上以远国不欲违其意,白驹等下狱见原。

  扶南国,太祖元嘉十一、十二、十五年,国王持黎跋摩遣使奉献。

梁武帝即位,进云车骑大将军。天监七年,诏爲抚东大将 军、开府仪同三司,持节、常侍、都督、王并如故。十一年、 十五年,累遣使贡献。十七年,云死,子安立。普通元年,诏 安纂袭封爵,持节、督营平二州诸军事、甯东将军。七年,安 卒,子延立,遣使贡献。诏以延袭爵。中大通四年、六年,大 同元年、七年,累奉表献方物。太清二年,延卒,诏其子成袭 延爵位。

  琏每岁遣使。十六年,文帝欲侵魏,诏琏送马,献八百匹。

  西南夷诃罗驼国,元嘉七年,遣使奉表曰:

百济者,其先东夷有三韩国:一曰马韩,二曰辰韩,三曰 弁韩。弁韩、辰韩各十二国,马韩有五十四国。大国万馀家, 小国数千家,总十余万户,百济即其一也。后渐强大,兼诸小 国。其国本与句丽俱在辽东之东千余里,晋世句丽既略有辽东, 百济亦据有辽西、晋平二郡地矣,自置百济郡。

  孝武孝建二年,琏遣长史董腾奉表,慰国哀再周,并献方物。大明二年,又献肃慎氏楛矢石砮。七年,诏进琏爲车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馀官并如故。明帝泰始、后废帝元徽中,贡献不绝,历齐并授爵位,百馀岁死。子云立,齐隆昌中,以爲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营平二州、征东大将军、高丽王、乐浪公。

  伏承圣主,信重三宝,兴立塔寺,周满国界。城郭庄严,清净无秽,四衢交通,广博平坦。台殿罗列,状若众山,庄严微妙,犹如天宫。圣王出时,四兵具足,导从无数,以为守卫。都人士女,丽服光饰,市廛丰富,珍贿无量,王法清整,无相侵夺。学徒游集,三乘竞进,敷演正法,云布雨润。四海流通,万国交会,长江眇漫,清净深广,有生咸资,莫能销秽,阴阳调和,灾厉不行。谁有斯美,大宋扬都,圣王无伦,临覆上国。有大慈悲,子育万物,平等忍辱,怨亲无二,济乏周穷,无所藏积,靡不照达,如日之明,无不受乐,犹如净月。宰辅贤良,群臣贞洁,尽忠奉主,心无异想。

晋义熙十二年,以百济王馀映爲使持节、都督百济诸军事、 镇东将军、百济王。宋武帝践阼,进号镇东大将军。少帝景平 二年,映遣长史张威诣阙贡献。元嘉二年,文帝诏兼谒者闾丘 恩子、兼副谒者丁敬子等往宣旨慰劳,其后每岁遣使奉献方物。 七年,百济王余毗复修贡职,以映爵号授之。二十七年,毗上 书献方物,私假台使冯野夫西河太守,表求易林、式占、腰弩, 文帝并与之。毗死,子庆代立。孝武大明元年,遣使求除授, 诏许之。二年,庆遣上表,言行冠军将军、右贤王余纪十一人 忠勤,并求显进。于是诏并加优进。明帝泰始七年,又遣使贡 献。庆死,立子牟都。都死,立子牟大。齐永明中,除大都督 百济诸军事、镇东大将军、百济王。梁天监元年,进大号征东 将军。寻爲高句丽所破,衰弱累年,迁居南韩地。普通二年, 王馀隆始复遣使奉表,称累破高丽,今始与通好,百济更爲强 国。其年,梁武帝诏隆爲使持节、都督百济诸军事、甯东大将 军、百济王。五年,隆死,诏复以其子明爲持节、督百济诸军 事、绥东将军、百济王。

  梁武帝即位,进云车骑大将军。天监七年,诏爲抚东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持节、常侍、都督、王并如故。十一年、十五年,累遣使贡献。十七年,云死,子安立。普通元年,诏安纂袭封爵,持节、督营平二州诸军事、甯东将军。七年,安卒,子延立,遣使贡献。诏以延袭爵。中大通四年、六年,大同元年、七年,累奉表献方物。太清二年,延卒,诏其子成袭延爵位。

  伏惟皇帝,是我真主。臣是诃罗驼国王,名曰坚铠,今敬稽首圣王足下,惟愿大王知我此心久矣,非适今也。山海阻远,无缘自达,今故遣使,表此丹诚。所遣二人,一名毗纫,一名婆田,今到天子足下。坚铠微蔑,谁能知者,是故今遣二人,表此微心,此情既果,虽死犹生。仰惟大国,籓守旷远,我即边方籓守之一。上国臣民,普蒙慈泽,愿垂恩逮,等彼仆臣。臣国先时人众殷盛,不为诸国所见陵迫,今转衰弱,邻国竞侵。伏愿圣王,远垂覆护,并市易往反,不为禁闭。若见哀念,愿时遣还,令此诸国,不见轻侮,亦令大王名声普闻,扶危救弱,正是今日。今遣二人,是臣同心,有所宣启,诚实可信。愿敕广州时遣舶还,不令所在有所陵夺。愿自今以后,赐年年奉使。今奉微物,愿垂哀纳。

号所都城曰固麻,谓邑曰檐鲁,如中国之言郡县也。其国 土有二十二檐鲁,皆以子弟宗族分据之。其人形长,衣服洁净。 其国近倭,颇有文身者。言语服章略与高丽同,呼帽曰冠,襦 曰复衫,裤曰褌。其言参诸夏,亦秦、韩之遗俗云。

  百济者,其先东夷有三韩国:一曰马韩,二曰辰韩,三曰弁韩。弁韩、辰韩各十二国,马韩有五十四国。大国万馀家,小国数千家,总十余万户,百济即其一也。后渐强大,兼诸小国。其国本与句丽俱在辽东之东千余里,晋世句丽既略有辽东,百济亦据有辽西、晋平二郡地矣,自置百济郡。

  呵罗单国,治阇婆洲。元嘉七年,遣使献金刚指钚、赤鹦鹉鸟、天竺国白垒古贝、叶波国古贝等物。十年,呵罗单国王毗沙跋摩奉表曰:

中大通六年、大同七年,累遣使献方物,并请涅盘等经义、 毛诗博士并工匠画师等,并给之。太清三年,遣使贡献。及至, 见城阙荒毁,并号恸涕泣。侯景怒,囚执之,景平乃得还国。

  晋义熙十二年,以百济王馀映爲使持节、都督百济诸军事、镇东将军、百济王。宋武帝践阼,进号镇东大将军。少帝景平二年,映遣长史张威诣阙贡献。元嘉二年,文帝诏兼谒者闾丘恩子、兼副谒者丁敬子等往宣旨慰劳,其后每岁遣使奉献方物。七年,百济王余毗复修贡职,以映爵号授之。二十七年,毗上书献方物,私假台使冯野夫西河太守,表求易林、式占、腰弩,文帝并与之。毗死,子庆代立。孝武大明元年,遣使求除授,诏许之。二年,庆遣上表,言行冠军将军、右贤王余纪十一人忠勤,并求显进。于是诏并加优进。明帝泰始七年,又遣使贡献。庆死,立子牟都。都死,立子牟大。齐永明中,除大都督百济诸军事、镇东大将军、百济王。梁天监元年,进大号征东将军。寻爲高句丽所破,衰弱累年,迁居南韩地。普通二年,王馀隆始复遣使奉表,称累破高丽,今始与通好,百济更爲强国。其年,梁武帝诏隆爲使持节、都督百济诸军事、甯东大将军、百济王。五年,隆死,诏复以其子明爲持节、督百济诸军事、绥东将军、百济王。

  常胜天子陛下:诸佛世尊,常乐安隐,三达六通,为世间道,是名如来,应供正觉,遗形舍利,造诸塔像,庄严国土,如须弥山,村邑聚落,次第罗匝,城郭馆宇,如忉利天宫,宫殿高广,楼阁庄严,四兵具足,能伏怨敌,国土丰乐,无诸患难。奉承先王,正法治化,人民良善,庆无不利,处雪山阴,雪水流注,百川洋溢,八味清净,周匝屈曲,顺趣大海,一切众生,咸得受用。于诸国土,殊胜第一,是名震旦,大宋扬都,承嗣常胜大王之业,德合天心,仁廕四海,圣智周备,化无不顺,虽人是天,护世降生,功德宝藏,大悲救世,为我尊主常胜天子。是故至诚五体敬礼。呵罗单国王毗沙跋摩稽首问讯。

新罗,其先事详北史,在百济东南五千馀里。其地东滨大 海,南北与句丽、百济接。魏时曰新卢;宋时曰新罗,或曰斯 罗。其国小,不能自通使聘。梁普通二年,王姓募名泰,始使 使随百济奉献方物。

  号所都城曰固麻,谓邑曰檐鲁,如中国之言郡县也。其国土有二十二檐鲁,皆以子弟宗族分据之。其人形长,衣服洁净。其国近倭,颇有文身者。言语服章略与高丽同,呼帽曰冠,襦曰复衫,裤曰褌。其言参诸夏,亦秦、韩之遗俗云。

  其后为子所纂夺。十三年,又上表曰:

其俗呼城曰健牟罗,其邑在内曰啄评,在外曰邑勒,亦中 国之言郡县也。国有六啄评、五十二邑勒。土地肥美,宜植五 谷,多桑麻,作缣布,服牛乘马,男女有别。其官名有子贲旱 支、壹旱支、齐旱支、谒旱支、壹吉支、奇贝旱支。其冠曰遗 子礼,襦曰尉解,裤曰柯半,靴曰洗。其拜及行与高丽相类。 无文字,刻木爲信。语言待百济而后通焉。

  中大通六年、大同七年,累遣使献方物,并请涅盘等经义、毛诗博士并工匠画师等,并给之。太清三年,遣使贡献。及至,见城阙荒毁,并号恸涕泣。侯景怒,囚执之,景平乃得还国。

  大吉天子足下:离淫怒痴,哀愍群生,想好具足,天龙神等,恭敬供养,世尊威德,身光明照,如水中月,如日初囗间自豪,普照十方,其白如雪,亦如月光,清净如华,颜色照耀,威仪殊胜,诸天龙神之所恭敬,以正法宝,梵行众僧,庄严国土,人民炽盛,安隐快乐。城阁高峻,如乾他山,众多勇士,守护此城,楼阁庄严,道巷平正,著种种衣,犹如天服,于一切国,为最殊胜吉。扬州城无忧天主,愍念群生,安乐民人,律仪清净,慈心深广,正法治化,共养三宝,名称远至,一切并闻。民人乐见,如月初生,譬如梵王,世界之主,一切人天,恭敬作礼。呵罗单跋摩以顶礼足,犹如现前,以体布地,如殿陛道,供养恭敬,如奉世尊,以顶著地,曲躬问讯。

倭国,其先所出及所在,事详北史。其官有伊支马,次曰 弥马获支,次曰奴往鞮。人种禾、稻、紵、麻,蚕桑织绩,有 姜、桂、橘、椒、苏。出黑雉、真珠、青玉。有兽如牛名山鼠, 又有大蛇吞此兽。蛇皮坚不可斫,其上有孔,乍开乍闭,时或 有光,射中而蛇则死矣。物産略与儋耳、朱崖同。地气温暖, 风俗不淫。男女皆露髫,富贵者以锦绣杂采爲帽,似中国胡公 头。食饮用笾豆。其死有棺无椁,封土作冢。人性皆嗜酒。俗 不知正岁,多寿考,或至八九十,或至百岁。其俗女多男少, 贵者至四五妻,贱者犹至两三妻。妇人不媱妒,无盗窃,少诤 讼。若犯法,轻者没其妻子,重则灭其宗族。

  新罗,其先事详北史,在百济东南五千馀里。其地东滨大海,南北与句丽、百济接。魏时曰新卢;宋时曰新罗,或曰斯罗。其国小,不能自通使聘。梁普通二年,王姓募名泰,始使使随百济奉献方物。

  忝承先业,嘉庆无量,忽为恶子所见争夺,遂失本国。今唯一心归诚天子,以自存命。今遣毗纫问讯大家,意欲自往,归诚宣诉,复畏大海,风波不达。今命得存,亦由毗纫此人忠志,其恩难报。此是大家国,今为恶子所夺,而见驱摈,意颇忿惋,规欲雪复。伏愿大家听毗纫买诸铠仗袍袄及马,愿为料理毗纫使得时还。前遣阇邪仙婆罗诃,蒙大家厚赐,悉恶子夺去,启大家使知。今奉薄献,愿垂纳受。

晋安帝时,有倭王赞遣使朝贡。及宋武帝永初二年,诏曰: “倭赞远诚宜甄,可赐除授。”文帝元嘉二年,赞又遣司马 曹达奉表献方物。赞死,弟珍立,遣使贡献,自称使持节、都 督倭百济新罗任那秦韩慕韩六国诸军事、安东大将军、倭国王, 表求除正。诏除安东将军、倭国王。珍又求除正倭洧等十三人 平西、征虏、冠军、辅国将军等号,诏并听之。二十年,倭国 王济遣使奉献,复以爲安东将军、倭国王。二十八年,加使持 节、都督倭新罗任那加罗秦韩慕韩六国诸军事,安东将军如故; 并除所上二十三人职。济死,世子兴遣使贡献。孝武大明六年, 诏授兴安东将军、倭国王。兴死,弟武立,自称使持节、都督 倭百济新罗任那加罗秦韩慕韩七国诸军事、安东大将军、倭国 王。顺帝升明二年,遣使上表,言“自昔祖禰,躬擐甲胄,跋 涉山川,不遑宁处。东征毛人五十五国,西服衆夷六十六国, 陵平海北九十五国。王道融泰,廓土遐畿,累叶朝宗,不愆于 岁。道径百济,装饰船舫,而句丽无道,图欲见吞。臣亡考济 方欲大举,奄丧父兄,使垂成之功,不获一篑。今欲练兵申父 兄之志,窃自假开府仪同三司,其馀咸各假授,以劝忠节”。 诏除武使持节、都督倭新罗任那加罗秦韩慕韩六国诸军事、安 东大将军、倭王。齐建元中,除武持节、都督倭新罗任那加罗 秦韩慕韩六国诸军事、镇东大将军。梁武帝即位,进武号征东 大将军。

  其俗呼城曰健牟罗,其邑在内曰啄评,在外曰邑勒,亦中国之言郡县也。国有六啄评、五十二邑勒。土地肥美,宜植五谷,多桑麻,作缣布,服牛乘马,男女有别。其官名有子贲旱支、壹旱支、齐旱支、谒旱支、壹吉支、奇贝旱支。其冠曰遗子礼,襦曰尉解,裤曰柯半,靴曰洗。其拜及行与高丽相类。无文字,刻木爲信。语言待百济而后通焉。

  此后又遣使。二十六年,太祖诏曰:「诃罗单、媻皇、媻达三国,频越遐海,款化纳贡,远诚宜甄,可并加除授。」乃遣使策命之曰:「惟汝慕义款化,效诚荒遐,恩之所洽,殊远必甄,用敷典章,显兹策授。尔其钦奉凝命,永固厥职,可不慎欤。」二十九年,又遣长史媻和沙弥献方物。

其南有侏儒国,人长四尺。又南有黑齿国、裸国,去倭四 千馀里,船行可一年至。又西南万里有海人,身黑眼白,裸而 丑,其肉美,行者或射而食之。

  倭国,其先所出及所在,事详北史。其官有伊支马,次曰弥马获支,次曰奴往鞮。人种禾、稻、紵、麻,蚕桑织绩,有姜、桂、橘、椒、苏。出黑雉、真珠、青玉。有兽如牛名山鼠,又有大蛇吞此兽。蛇皮坚不可斫,其上有孔,乍开乍闭,时或有光,射中而蛇则死矣。物産略与儋耳、朱崖同。地气温暖,风俗不淫。男女皆露髫,富贵者以锦绣杂采爲帽,似中国胡公头。食饮用笾豆。其死有棺无椁,封土作冢。人性皆嗜酒。俗不知正岁,多寿考,或至八九十,或至百岁。其俗女多男少,贵者至四五妻,贱者犹至两三妻。妇人不媱妒,无盗窃,少诤讼。若犯法,轻者没其妻子,重则灭其宗族。

  媻皇国,元嘉二十六年,国王舍利媻罗跋摩遣使献方物四十一种,太祖策命之为媻皇国王曰:「惟尔仰政边城,率贡来庭,皇泽凯被,无幽不洽。宜班典策,授兹嘉命。尔其祗顺礼度,式保厥终,可不慎欤。」二十八年,复贡献。世祖孝建三年,又遣长史竺那媻智奉表献方物。以那媻智为振威将军。大明三年,献赤白鹦鹉。大明八年、太宗泰始二年,又遣使贡献。太宗以其长史竺须罗达、前长史振威将军竺那媻智并为龙骧将军。

文身国在倭东北七千馀里,人体有文如兽,其额上有三文, 文直者贵,文小者贱。土俗欢乐,物丰而贱,行客不齎粮。有 屋宇,无城郭。国王所居,饰以金银珍丽,绕屋爲堑,广一丈, 实以水银,雨则流于水银之上。市用珍宝。犯轻罪者则鞭杖, 犯死罪则置猛兽食之,有枉则兽避而不食,经宿则赦之。

  晋安帝时,有倭王赞遣使朝贡。及宋武帝永初二年,诏曰:「倭赞远诚宜甄,可赐除授。」文帝元嘉二年,赞又遣司马曹达奉表献方物。赞死,弟珍立,遣使贡献,自称使持节、都督倭百济新罗任那秦韩慕韩六国诸军事、安东大将军、倭国王,表求除正。诏除安东将军、倭国王。珍又求除正倭洧等十三人平西、征虏、冠军、辅国将军等号,诏并听之。二十年,倭国王济遣使奉献,复以爲安东将军、倭国王。二十八年,加使持节、都督倭新罗任那加罗秦韩慕韩六国诸军事,安东将军如故;并除所上二十三人职。济死,世子兴遣使贡献。孝武大明六年,诏授兴安东将军、倭国王。兴死,弟武立,自称使持节、都督倭百济新罗任那加罗秦韩慕韩七国诸军事、安东大将军、倭国王。顺帝升明二年,遣使上表,言「自昔祖禰,躬擐甲胄,跋涉山川,不遑宁处。东征毛人五十五国,西服衆夷六十六国,陵平海北九十五国。王道融泰,廓土遐畿,累叶朝宗,不愆于岁。道径百济,装饰船舫,而句丽无道,图欲见吞。臣亡考济方欲大举,奄丧父兄,使垂成之功,不获一篑。今欲练兵申父兄之志,窃自假开府仪同三司,其馀咸各假授,以劝忠节」。诏除武使持节、都督倭新罗任那加罗秦韩慕韩六国诸军事、安东大将军、倭王。齐建元中,除武持节、都督倭新罗任那加罗秦韩慕韩六国诸军事、镇东大将军。梁武帝即位,进武号征东大将军。

  媻达国,元嘉二十六年,国王舍利不陵伽跋摩遣使献方物。太祖策命之为婆婆达国王曰:「惟尔仰化怀诚,驰慕声教,皇风遐暨,荒服来款,是用加兹显策,式甄义顺。尔其祗顺宪典,永终休福,可不慎欤。」二十六年、二十八年,复遣使献方物。

大汉国在文身国东五千馀里,无兵戈,不攻战,风俗并与 文身国同而言语异。

  其南有侏儒国,人长四尺。又南有黑齿国、裸国,去倭四千馀里,船行可一年至。又西南万里有海人,身黑眼白,裸而丑,其肉美,行者或射而食之。

  阇婆婆达国,元嘉十二年,国王师黎婆达驼阿罗跋摩遣使奉表曰: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南与朝鲜獩貊、东与沃沮、北与夫馀接,求领交

上一篇:去日南南界四百馀里,王遣其子那耶迦请与骏等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