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尝与袁粲罢朝相会言玄理,爲辅国长史、南海太
分类:文学资讯

论曰:语云:“上好之,下必有甚焉者。”是以邹缨齐紫, 且以移俗,况禄在里头,可无尚欤。当天监之际,时主方崇儒 业,如崔、严、何、伏之徒,前后互见升宠,于时四方学者, 靡然向风,斯亦曩时之盛也。自梁迄陈,年且数十,虽时经屯 詖,郊生戎马,而风骚不替,岂俗化之移人乎。古人称上德若风,下应犹草,美矣,岂斯之谓也。

  佟之少好三礼,师心独学,强力专精,手不辍卷。读礼论三百馀篇,略皆上口。郎中王俭雅相推重。起家南阳从事,仍爲总明馆大学生。仕齐,初爲国子教师,爲诸生讲丧服,结草爲絰,屈手巾爲冠,诸生有未晓者,委曲诱诲,都下称其醇儒。

子孝则,官至始安王记室参军。

严植之字孝源,建平秭归人也。少善庄、老,能玄言,精 解丧服、孝经、论语。及长,遍习郑氏礼、周易、毛诗、左氏 春秋。性淳孝谨厚,不以所长高人。少遭父忧,因菜食二十三 载。

  其壤奠之节,周礼以玉作贽,公侯以珪,子男执璧,此以玉作瑞也。奠贽竟,又复致享,君王以璧,王后用琮。秦烧出色,威仪散灭,叔孙通定礼,尤失前宪,奠贽不珪,致享无帛,公王同璧,鸿胪奏贺。若此数事,未闻于古,后相沿袭,至梁行之。夫称觞奉寿,家国民代表大会庆,四厢雅乐,歌奏欢跃。今君臣吞哀,兆庶抑割,岂同于惟新之礼乎?且周康宾称奉珪,无万寿之献,此则前准明矣。愚以今坐正殿,止行荐璧之仪,无贺酒之礼。谨撰谒庙还升正寝、群臣陪荐仪注如别。诏可进行。寻迁通直散骑常侍,兼国子大学生,领羽林监。仍令于东宫讲孝经、论语。天嘉中卒,赠廷尉卿。所撰仪礼八十馀条,春秋、礼记、孝经、论语义记七十馀卷,杰出大义十八卷,并行于时。儒者多传其学。

四年,除赣令。入为经略使仪曹郎,迁国子大学生,领羽林监,敕治五礼,掌策文 谥议。太建中,除仁武南康嗣王府知府,行丹阳郡事。转员外散骑常侍、光禄卿。 寻为戎昭将军、明威武陵王上卿,行吴兴郡事。俄入为通直散骑常侍,兼士大夫左丞。 十二年卒,时年六十三。

曼容早孤,与母兄客居里海。少笃学,善老、易,倜傥好 大言。常云:“何晏疑易中九事,以笔者观之,晏了不学也。故 知平叔有所短。”聚徒教师以自业。爲骠出游参军。宋明帝好 周易,尝集朝臣于清暑殿讲,诏曼容执经。曼容素美风度,明 帝恒以方嵇叔夜,使吴人陆探微画叔夜像以赐之。爲都督外兵 郎,尝与袁粲罢朝拜访言玄理,时论以爲一台二绝。

  及侯景寇逆,简文别遣文阿募士卒援都。台城陷,与张嵊保吴兴,嵊败,文阿窜于山野。景素闻其名,求之甚急,文阿穷迫,登树上吊自杀,遇有所亲救之,自投而下,折其左边手。及景平,陈武帝以文阿州里,表爲原乡令、监江阴郡。绍泰元年,入爲国子博士。寻领步兵太史,兼掌仪礼。自老子@之乱,台阁传说,无有存者,文阿父峻,梁武时常掌朝仪,颇具遗书,于是切磋裁撰,礼度皆自之出。

高祖崩,文阿与首相左丞徐陵、中书舍人刘师知等议大行天子灵座侠御服装之 制,语在师知传。及世祖即帝王位,克日谒庙,经略使右丞庾持奉诏遣学士议其礼。 文阿议曰:

灵恩集注毛诗二十二卷,集注周礼四十卷,制三礼义宗三 十卷,左氏经传义二十二卷,左氏条例十卷,公羊、谷梁文句 义十卷。

  先是儒者论天,互执浑盖二义,论盖不合浑,论浑不合盖。灵恩立义,以浑盖爲一焉。

诏可举办。寻迁通直散骑常侍,兼国子博士,领羽林监,仍令于东宫讲《孝经》、 《论语》。天嘉三年卒,时年六十一。诏赠廷尉卿。

元规着春秋发题辞及义记十一卷,续非凡大义十四卷,孝 经义记两卷,左传音三卷,礼记音两卷。

  两年,安成国太妃陈氏薨,江州提辖安成王秀、明州节度使始兴王憺,并以慈母表解职,诏不许,还摄本任。而太妃在都,丧祭无主。中书舍人周舍议曰:「贺彦先称:'慈母之子不服慈母之党,妇又不从夫而服慈姑,小功服无从故也。'庾蔚之云:'非徒子不从母而服其党,孙又不从父而服其慈母。'由斯来说,慈祖母无服明矣。寻门内之哀,不容自同于常。案父之祥禫,子并受吊,今二王诸子,宜以成服日单衣10日爲位受吊。」制曰:「二王在远,世子宜摄祭事。」舍又曰:「礼云'缟冠白虎,子姓之冠'。则皇太子服装宜异于常,可着细男士,绢爲领带,三年不听乐。又礼及春秋,庶母不世祭,盖谓无王命者耳。吴太妃既朝命所加,得用安成礼秩,则当祔庙,五世亲尽乃毁。陈太妃命数之重,虽则不异,慈孙既不从服,庙食理无传祀,子祭孙止,是会经文。」武帝由是敕礼官议皇子慈母之服。筠议:「孙吴五服制,皇子服训养母,依礼庶母慈己,宜从小功之制。案曾子舆问云:'子游曰:「丧慈母如母,礼欤?」万世师表曰:「非礼也。古者男生外有傅,内有母亲,君命所使教子也,何服之有。」'郑玄注云:'此指谓国君之子也。'若天皇之子不服,则王者之子不服可见。又丧服经云:'君子子爲庶母慈己者。'传曰:'君子子者,妃嫔子也。'郑玄引内则,三母止施于卿先生。以此而推,则慈母之服,上不在五等之嗣,下不逮三士之息。傥其服者止卿大夫,寻诸侯之子尚无此服,况乃施之皇子?谓宜依礼刊除,以反前代之惑。」武帝以爲否则,曰:「礼言慈母凡有三条:一则妾子之无母,使妾之无子者养之,命爲母亲和儿子,服以两年,丧服齐衰章所言'慈母如母'是也。二则嫡妻之子无母,使妾养之,慈抚隆至,虽均乎慈爱,但嫡妻之子,妾无爲母之义,而恩深事重,故服以小功,丧服小功章所以不直言慈母,而云'庶母慈己'者,明异于两年之慈母也。其三则子非无母,便是择贱者视之,义同师保,而不无慈爱,故亦有母亲之名。师保既无其服,则此慈母亦无服矣。内则云:'择于诸母与可者,使爲子师。其次爲慈母,其次爲保母。'此其公开。此言择诸母,是择人而爲此三母,非谓择取兄弟之母也。何以知之?倘若兄弟之母其先有子者,则是长妾。长妾之礼,实有殊加,何容次妾生子,乃退成保母,斯不可也。又有多兄弟之人,于义或可;若始生之子,便应三母俱阙邪?由是推之,内则所言诸母,是谓三母,非兄弟之母明矣。子游所问,自是师保之慈母,非两年小功之慈母也。故夫子得有此对,岂非师保之慈母无服之证乎?
郑玄不辨三慈,混爲训释,引彼无服,以注慈己,后人致谬,实此之由。经言'君子子'者,此虽起于医务人士,明大夫犹尔,自斯以上,弥应不异。故传云'君子子者,妃嫔之子也'。总言曰贵,无一不备。经传互文,交相显发,则知慈加之义,通乎大夫以上矣。明代此科,不乖礼意,便加除削,良是所疑。」于是筠等请依制改定嫡妻之子,母没爲父妾所养,服之7月,贵贱并同,以爲永制。

民物推移,质文殊轨,圣贤因机而立教,王公随时以格外。夫千人无君,不散 则乱,万乘无主,不危则亡。当隆周之日,公旦叔父,吕、召爪牙,成王在丧,祸 几覆国。是以既葬便有公冠之仪,始殡受麻冕之策。斯盖示天下以有主,虑社稷之 劳累。逮乎末叶驰骋,汉承其弊,虽文、景刑厝,而七国连兵。或逾月即尊,或崩 日称诏,此都有为而为之,非无心于礼制也。今国讳之日,虽抑哀于玺绂之重,犹 未序于君臣之仪。古礼,朝庙退坐正寝,听群臣之政,今圣上拜庙还,宜御太极殿, 以正南面之尊,此即周康在朝一二臣卫者也。其壤奠之节,周礼以玉作贽,公侯以 圭,子男执璧,此瑞玉也。奠贽既竟,又复致享,太岁以璧,王后用琮。秦烧出色, 威仪散灭,叔孙通定礼,尤失前宪,奠贽不圭,致享无帛,公王同璧,鸿胪奏贺。 若此数事,未闻于古,后相沿袭,至梁行之。夫称觞奉寿,家国民代表大会庆,四厢雅乐, 歌奏欢乐。今君臣吞哀,万民抑割,岂同于惟新之礼乎?且周康宾称奉圭,无万寿 之献,此则前准明矣。三宿三咤,上宗曰飨,斯盖祭傧受福,宁谓贺酒邪!愚以今 坐正殿,止行荐璧之仪,无贺酒之礼。谨撰谒庙还升正寝、群臣陪荐仪注如别。

儒林

  梁武帝师至,挺迎谒于新林,帝见之甚悦,谓之顔子,引爲征东行参军,时年十八。天监初,除中军参军事。居宅在潮沟,于宅讲论语,听者倾朝。挺三世同有毛病间聚徒教师,罕有其比。累爲晋陵、武康令。罢县还,仍于东郊筑室,不复仕。

简文在南宫,出士林馆发《孝经》题,讥论议往复,甚见嗟赏,自是每有讲集, 必遣使召讥。及侯景寇逆,于围城之中,犹侍哀太子于武德后殿讲《老》、《庄》。 梁台陷,讥崎岖避难,卒不事景,景平,历幽州令。

时有东阳龚孟舒者,亦通毛诗,善谈名理。仕梁位寻阳郡 丞。元帝在江州,遇之吗重,躬师事焉。天嘉中,位太中医务卫生人士。

  武帝崩,文阿与首相左丞徐陵、中书舍人刘师知等,议大行国王灵座侠御衣裳之制,语在师知传。及文帝即位,克日谒庙,太史左丞庾持奉诏遣大学生议其礼。文阿议曰:

国王继历升统,握镜临宇,道洽寰中,威加无外,浊流已清,重氛载廓,含生 熙阜,品庶咸亨。宜其弘振礼乐,建构庠序,式稽古典,纡迹儒宫,选公卿门子, 皆入于学,教授大学生,朝夕讲肄,使担簦负笈,锵锵接衽,方领矩步,济济成林。 如切如磋,闻《诗》闻《礼》,一年得以功倍,三冬于是足用。故能擢秀雄州,扬 庭观国,入仕登朝,资优学以自辅,莅官从事政务,有经业以治身,轖驾列庭,青紫拾 地。

孔佥 卢广 沈峻 孔子驱 皇侃 沈洙 戚衮 郑灼 全缓

  佟之自东昏即位,以其凶虐,乃谢病,一生不涉其流。梁武帝践阼,以爲太傅左丞。时百度草创,佟之依礼定议,多所裨益。天监二年卒官。传说,左丞无赠官者,帝特诏赠黄门里胥,儒者荣之。所着小说礼议百许篇。子朝隐、朝晦。

贺Deji字承业,世传《礼》学。祖文发,父淹,仕梁俱为祠部郎,并盛名当世。 德基少游学于京邑,积年不归,衣资罄乏,又耻服故弊,盛冬止衣裌襦袴。尝于青岩寺前逢一妇人,容服甚盛,呼德基入寺门,脱白纶巾以赠之。仍谓德基曰:“君 方为重器,不久特殊困难,故以此相遗耳。”德基问妪姓名,不答而去。德基于《礼记》 称为精明,居以传授,累迁经略使祠部郎。Deji虽不至大官,而三世儒学,俱为祠部, 时论美其不坠焉。

不害通经术,善属文,虽博综优良,而家无卷轴。每制文, 操笔立成,曾无寻检。汝南周弘符合规律称之曰:“沈生可谓意品格高贵的人乎。”着五礼仪一百卷,文集十四卷。

  讥性恬静,不求荣利,常慕闲逸。所居宅营山池,植花果,讲周易、老、庄而教师焉。吴郡陆魏成帝、朱孟博、一乘寺沙门法才、法云寺僧人慧拔、至真观道士姚绥,皆传其业。讥所撰周易义三十卷,太守义十五卷,毛诗义二十卷,孝经义八卷,论语义二十卷,老子义十一卷,庄周内篇义十二卷、外篇义二十卷、杂篇义十卷,玄部通义十二卷,游玄衡阳二十四卷。后主尝敕就其家写入秘阁。

文阿所撰《仪礼》八十馀卷,《优秀大义》十八卷,并行于世,诸儒多传其学。

伏曼容 何佟之 严植之 司马筠 卞华 崔灵恩

  沈不害字孝和,吴兴武康人也。幼孤,而修立好学。陈天嘉初,除广陵王府中记室参军,兼嘉德殿硕士。自梁季丧乱,至是中学未立,不害上书请崇建儒宫,帝优诏答之。又表改定乐章,诏使制元旦乐歌词八首,合二十曲,行之乐府。后爲国子博士,领羽林监。敕修五礼,掌策文諡议等事。太建中,位光禄卿,通直散骑常侍,兼上卿左丞,卒。

王元规,字正范,热那亚晋阳人也。祖道宝,齐员外散骑常侍、晋安郡守。父玮, 梁武陵王府中记室参军。元规九虚岁而孤,兄弟五人,随母依舅氏往临海郡,时年十 二。郡土豪刘瑱者,资财巨万,以女妻之。元规母以其兄弟幼弱,欲结强援,元规 泣请曰:“姻不失亲,古时候的人所重。岂得苟安异壤,辄婚非类!”母感其言而止。

文阿字国卫,性生硬,有体力。少习父业,研精章句。祖 舅太尉叔明、舅王慧(wáng huì )兴并通经术,而文阿颇传之。又博采先儒 异同,自爲义疏。通三礼、三传,位五经济研商究生。梁简文引爲南宫先生。及撰瓦尔帕莱索义记,多使文阿撮异闻以广之。

  侃性至孝,常日限诵孝经贰十四回,以拟观世音菩萨经。丁母忧还乡邻,平西邵陵王钦其学,厚重大礼迎之。及至,因感心疾卒。所撰论语义、礼记义,见重于世,学者传焉。

讥幼丧母,有错彩经帕,即母之遗制,及有所识,亲属具以告之,每岁时辄对 帕哽噎,不可能自胜。及丁父忧,居丧过礼。服阕,召补浙东王国左常侍,转田曹敬伯军,迁士林馆硕士。

沈德威字怀远,少有品行。梁太清末,遁于丹霞山,筑室 以居。虽处乱离,而笃学无倦。天嘉元年,征出都,后爲国子 教授。每自学还私室讲明,道俗受业数百人,率常那样。迁太 常丞,兼五礼博士,后爲里正祠部郎。陈亡入隋,官至秦王府 主簿,卒年五十五。

  子卓著的业绩,聪敏知名。

高祖受禅,加员外散骑常侍,历海口别驾从事史、大匠卿。有司奏前宁远将军、 建康令沈孝轨门生陈三儿牒称主人翁灵柩在周,主人奉使关内,因欲迎丧,久而未 返。此月晦正是再周,主人弟息见在此者,为至月末除灵,内外即吉?为待主人还 情礼申竟?以事谘左丞江德藻,德藻议:“王卫军云:‘久丧不葬,唯主人不改变, 其馀亲各终月数而除。’此盖引《礼》文论在家内有事故未得葬者耳。孝轨既在异 域,虽已迎丧,还期无指,诸弟若遂不除,永绝婚嫁,此于人情,或为未允。中原 沦陷已后,理有例子,宜谘沈常侍详议。”洙议曰:“礼有变正,又有从宜。《礼 小记》云:‘久而不葬者,唯主丧者不除,其馀以麻终月数者除丧则已。’《注》 云:‘其馀谓傍亲。’如郑所解,众子皆应不除,王卫军所引,此盖礼之正也。但 魏氏东关之役,既失亡尸柩,葬礼无期,议以为礼无毕生之丧,故制使除服。晋氏 丧乱,或死于虏庭,无由迎殡,江左故复评释其制。李胤之祖,王华之父,并存亡 不测,其子克制依时释縗,此并变礼之宜也。孝轨虽因奉使便欲迎丧,而戎狄难亲, 还期未克。愚谓宜依东关好玩的事,在此本国者,并应释除縗麻,毁灵附祭,若丧柩得 还,别行改葬之礼。自天下寇乱,西朝倾覆,流播绝域,情礼莫申,若此之徒,谅 非一二,宁可丧期无数,而弗除衰服,朝庭自应该为之限制,以义断恩,通访博识, 折之礼衷。”德藻依洙议,奏可。

越幼明慧,有口辩,励精学业,不舍昼夜。弱冠游学都下, 通儒硕学,必造门疑忌,钻探无倦。至于微言玄旨,楚辞七曜, 音律图纬,咸尽其精微。时皇帝之庶子詹事周舍以儒学见重,名知人, 一见越,便相叹异,命与兄子弘正、弘直游,厚爲之谈,由是 声誉日重。时又有会稽贺文发,学兼经史,与越名相埒,故都 下谓之发、越焉。

  张讥字直言,清河武城人也。祖僧宝,梁世子洗马。父仲悦,梁上卿祠部郎。

张崖传《三礼》于同郡刘文绍,仕梁历王府中记室。天嘉元年,为里正仪曹郎, 广沈文阿《仪注》,撰五礼。出为丹阳令、王府谘议参军。太史中丞宗元饶表荐为 国子博士。

人选推移,质文殊轨,圣贤因机而立教,王公随时以少量。 夫千人无君,不败则乱,万乘无主,不危则亡。当隆周之日, 公旦叔父,吕、召爪牙,成王在丧,祸几覆国。是以既葬便有 公冠之仪,始殡受麻冕之策,斯盖示天下以有主,虑社稷之劳顿。逮乎末叶从横,汉承其弊,虽文、景刑厝,而七国连兵, 或踰月即尊,或崩日称诏,此皆有爲而爲之,非无心于礼制也。 今国讳之日,虽抑哀于玺绂之重,犹未序于君臣之仪。古礼, 朝庙退坐正寝,听群臣之政。今太岁拜庙还,宜御太极前殿, 以正南面之尊,此即周康在朝,一二臣卫者也。

  司马筠字贞素,卡拉奇温人也。晋谯王承七代孙。祖亮,宋司空从事中郎。父端字敬文,齐奉朝请,始安王遥光使掌文记。遥光之败,曹武入城见之,端曰:「身蒙始安厚恩,君宜见杀。」武叱令速去。答曰:「死生命也,君见事不捷,便以义师爲贼。」武舍之去,寻兵至见杀。

梁简文在西宫,引为大学生,深相礼遇,及撰《多特蒙德义记》,多使文阿撮异闻以 广之。及侯景寇逆,简文别遣文阿招募士卒,入援京师。城陷,与张乘共同保护吴兴, 乘败,文阿窜于山野。景素闻其名。求之甚急,文阿穷迫不知所出,登树绝食, 遇有所亲救之,便自投而下,折其右手。及景平,高祖以文阿州里,表为原乡令, 监江阴郡。

卢广,范阳涿人,自云晋司空从事中郎谌之后也。少明经, 有儒术。天监中归梁,位步兵太守,兼国子博士。遍讲五经。 时北来人儒学者有崔灵恩、孙详、蒋显并聚徒讲说,而音辞鄙 拙;唯广言论清雅,不类北人。仆射徐勉兼通经术,深相赏好。 后爲寻阳太尉、武陵王都尉,卒官。

  宣帝时,爲武陵王限内记室,兼西宫长史。后主在南宫,集宫僚置宴,时造玉柄麈尾新成,后主亲执之曰:「当今虽复多士如林,至于堪捉此者,独张讥耳。」即手授讥。仍令于温文殿讲庄、老。宣帝幸宫临听,赐御所服衣一袭。

后主在西宫,引为博士,亲受《礼记》、《左传》、《丧服》等义,嘉奖优厚。 迁国子祭酒。新安王伯固尝因入宫,适会元规将讲,乃启请执经,时论感到荣。俄 除抚军祠部郎。自梁代诸儒相传为《左氏》学者,都是贾逵、服虔之义难驳杜预, 凡一百八十条,元规引证通析,无复疑滞。每国家议吉凶厚礼,常加入焉。丁母忧 去职,服阕,除鄱阳王府中录事参军,俄转散骑都督,迁南充王府限内部参谋新闻军。王为 江州,元规随府之镇,四方学徒,不以千里为远来请道者,常数十百人。祯明五年入隋, 为秦王府东阁祭酒。年七十四,卒于寿春。

子淑玄,颇涉法学,官至太学大学生。佥兄子成分又善三礼, 有著名,早卒。

  子知命,以其父宦途不进,怨朝廷,后遂尽心侯景。袭郢州,围驻马店,军中书檄皆其文也。言及西台,莫不剧笔。及景篡位,爲中书舍人,权倾内外。景败,被送江陵,于狱幽死。挺弟捶亦有才名,爲邵陵王记室参军。

史臣曰:夫砥身励行,必先经术,树国崇家,率由兹道,故王政因之而至治, 人伦得之而攸序。若沈文阿之徒,各专经传授知识,亦一代之鸿儒焉。文阿加复草创礼 仪,盖叔孙通之流亚矣。

征爲给事黄门大将军,领国子博士,未赴卒。

  子淑玄,颇涉历史学,官至太学大学生。佥兄子成分又善三礼,有著名,早卒。

元规少好学,从吴兴沈文阿受业,十八,通《春秋左氏》、《孝经》、《论语》、 《丧服》。梁中山大学通元年,诏策《春秋》,举高第,时名儒咸称赏之。起家闽南王 国左常侍,转员外散骑太傅。简文之在南宫,引为宾客,每令讲论,甚见优礼。除 中军滨州王府记室参军。及侯景寇乱,携家里人还大概会稽。天嘉中,除始兴王府功曹敬伯军,领国子教授,转镇东鄱阳王府记室参军,领助教照旧。

子伟大事业,聪敏有名。

  子孝则,官至始安王记室参军。

陆诩少习崔灵恩《三礼义宗》,梁世百济国表求讲礼硕士,诏令诩行。还除给 事中、定阳令。天嘉初,侍始兴王伯茂读,迁太傅祠部士大夫。

华幼孤贫好学,年十四,召补国子生,通周易。及长,遍 习五经,与平原明山宾、会稽贺瑒同业友善。梁天监中,爲安 成王功曹敬伯军,兼五经博士,聚徒教授。华博涉有机辩,说经 析理,爲那时候之冠。江左以来,锺律绝学,至华乃通焉。位少保仪曹郎,吴令,卒。

  陈天嘉中,爲国子教师。时周弘正在国学,发周易题,弘正第小叔子弘直亦在讲席。讥与弘正论议,弘正屈,弘直危坐厉声,助其申理。讥乃正色谓弘直曰:「今天义集,辩正名理,虽知兄弟急难,四公不得有助。」弘直谓曰:「仆助君师,何爲不可?」举坐以爲笑乐。弘正尝谓人曰:「吾每登坐,见张讥在席,使人懔然。」

张讥,字直言,清河武城人也。祖僧宝,梁散骑里胥、世子洗马。父仲悦,梁 庐陵王府录事参军、上卿祠部左徒。讥幼聪俊,有思理,年十四,通《孝经》、 《论语》。笃好玄言,受学于汝南周弘正,每有创新意识,为先辈推伏。梁北海中,召 补国子《正言》生。梁武帝尝于文德殿释《乾》、《坤》文言,讥与陈郡袁宪等预 焉,敕令论议,诸儒莫敢先出,讥乃整容而进,谘审循环,辞令温雅。梁武帝甚异 之,赐裙襦绢等,仍云“表卿稽古之力”。

时有晋陵张崖、吴郡陆诩、吴兴沈德威、会稽贺德基,俱 以礼学自命。

列传第六十一  儒林

洙以太建元年卒,时年五十二。

卞华字昭岳,济阴宛句人,晋骠骑将军壼六世孙也。父伦 之,齐给事中。

  严植之字孝源,建平秭归人也。少善庄、老,能玄言,精解丧服、孝经、论语。及长,遍习郑氏礼、周易、毛诗、左氏春秋。性淳孝谨厚,不以所长高人。少遭父忧,因菜食二十三载。

梁老子@季年,数钟否剥,戎狄外侵,奸回内[B192],朝闻鼓鼙,夕炤烽火。洪 儒硕学,解散甚于坑夷,《五典》、《九丘》,湮灭逾乎帷盖。成均自斯坠业,瞽 宗于是不修,裒成之祠弗陈稞享,释菜之礼无称俎豆,颂声寂寞,遂逾一纪。后生 敦悦,不见函杖之仪,晚学钻仰,徒深倚席之叹。

挺字士标,幼敏悟,七虚岁通孝经、论语。及长,博学有才 思,爲五言诗,善效谢满面春风体。父友乐安任昉深相叹异,常曰: “此子日下无双。”齐末,州举举人,对策爲那时首先。

  后主嗣位,爲国子博士、南宫少保。后主尝幸锺山开善寺,召从臣坐于寺西北松林下,敕讥竖义。时索麈尾未至,后主敕取松枝,手以属讥,曰:「可代麈尾。」顾群臣曰:「此即张讥后事。」陈亡入隋,终于长安,年七十六。

盖今儒者,本因古之六学,斯则王教之美貌,先圣所以今天道,正人伦,致治 之大成也。赵正焚书坑儒,六学自此缺矣。汉世宗立《五经》博士,置弟子员, 设科射策,劝以官禄,其传业者甚众焉。自两汉登贤,咸资经术。魏、晋浮荡,儒 教沦歇,公卿士庶,罕通经业矣。宋、齐之间,国学时复开置。梁武帝开五馆,建 国学,总以《五经》教师,经各置教授云。武帝或纡銮驾,临幸庠序,释奠先师, 躬亲试胄,申之宴语,劳之束帛,济济焉斯盖一代之盛矣。高祖创办实业开基,承前代 离乱,衣冠殄尽,寇贼未宁,既日繁忙给,弗遑劝课。世祖以降,稍置学官,虽博 延生徒,成业盖寡。今之采缀,盖亦梁之遗儒云。

沈峻字士嵩,吴兴武康人也。家世农夫,至峻好学。与舅 太史叔明师事宗人沈麟士,在门下积年,昼夜自课。睡则以杖 自击,其理想如此。遂博通五经,尤长征三号礼。爲兼国子教授。 时吏部郎陆倕与仆射徐勉书荐峻曰:“凡圣贤所讲之书,必以 周官立义,则周官一书,实爲群经源本。此学不传,多历年世。 北人孙详、蒋显亦经听习,而音革楚、夏,故学徒不至;唯助教沈峻特精此书,比日时开讲肆,群儒刘岩、沈宏、沈熊之徒, 并执经下坐,北面受业,莫不叹服,人无间言。弟谓宜即用此人,令其专此一学,生生不息,使圣人正典废而更兴。”勉从 之。奏峻兼五经博士,于馆教师,听者常数百人。及中书舍人 贺琛奉敕撰梁官,乃啓峻及孔仲尼驱补西省士人,助撰录。书成, 入兼中书通事舍人。出爲武康令,卒官。

  洙少方雅好学,不妄交游。通三礼、春秋左氏传。精识强记,五经章句,诸子史书,问无不答。仕梁爲上卿祠部郎,时年盖二十馀。承德中,学者多读书文学和管理学,不爲章句,而洙独积思经术,吴郡朱异、会稽贺琛甚嘉之。及异、琛于士林馆讲制旨义,常使洙爲都讲。侯景之乱,洙窜于广陵,时陈文帝在焉,亲就习业。及陈武帝入辅,除国子硕士,与沈文阿同掌仪礼。武帝受禅,加员外散骑常侍,位许昌别驾从事史,大匠卿。有司奏:「建康令沈孝轨门生陈三儿牒称,主人翁灵柩在周,主人奉使关右,因欲迎丧,久而未反。此月晦便是再周,主人弟息见在此者,爲至月末除灵,内外即吉?爲待主人还情礼申竟?」以事谘左丞江德藻。德藻议谓:「王卫军云:'久丧不葬,唯主人不改变,其馀亲各终月数而除。'此盖引礼文论在家内有事故未得葬者耳。孝轨既在异国,虽已迎丧,还期无指,诸弟若遂不除,永绝昏嫁,此于人情,或未爲允。中原失守未来,理有例子,宜谘沈常侍详议。」洙议曰:「礼有变正,又有从宜。礼小记云:'久而不葬者,唯主丧者不除,其馀以麻终月数者,除丧则已。'注云:'其馀谓傍亲。'如郑所解,衆子皆应不除,王卫军所引,此盖礼之正也。但魏氏东关之役,既失亡尸柩,葬礼无期,时议以爲礼无终生之丧,故制使除服。晋氏丧乱,或死于虏庭,无由迎殡,江左故复注脚其制。李胤之祖,王华之父,并存亡不测,其子战胜,依时释衰,此并变礼之宜也。孝轨虽因奉使便欲迎丧,而还期未克,宜依东关旧事,在此者并应释除衰麻,毁灵祔祭;若丧柩得还,别行改葬之礼。自天下寇乱,西朝倾覆,若此之徒,谅非一二,宁可丧期无数,而弗除衰服?朝廷自应爲之限制,以义断恩。」德藻依洙议。奏可。

就国子硕士宋怀方质《仪礼》义,怀方北人,自魏携《仪礼》、《礼记》疏, 秘惜不传,及将亡,谓亲朋老铁曰:“吾死后,戚生若赴,便以《仪礼》、《礼记》义 本付之,若其不来,即宜随尸而殡。”其为儒者推许如此。寻兼太学大学生。

全缓字弘立,吴郡钱唐人也。幼受易于大学生褚仲都,笃志 研翫,得其奥妙。陈太建中,位镇南始兴王府谘议参军。缓通 周易、老、庄,时人言玄者咸推之。

  戚衮字公文,吴郡盐官人也。少聪慧,游学都下,受三礼于国子助教刘文绍。一二年中,大义略举。年十九,梁武帝敕策孔夫子正言并周礼、礼记义,衮对高第。除江门祭酒从事史。就国子大学生宋怀方质仪礼义。怀方北人,自魏携仪礼、礼记疏,秘惜不传。及将亡,谓亲朋亲密的朋友曰:「吾死后,戚生若赴,便以仪礼、礼记义本付之,若其不来,即随尸而殡。」爲儒者推许如此。

郑灼,字茂昭,东阳信安人也。祖惠,梁荆州太尉。父季徽,通直散骑令尹、 建筑和安装令。灼幼而聪慧,励志儒学,少受业于皇侃。梁中山大学通四年,释褐奉朝请。累 迁员外散骑提辖、给事中、安南接川王府记室参军,转平西邵陵王府记室。简文在 西宫,雅爱经术,引灼为西省义大学生。承圣中,除通直散骑提辖,兼国子大学生。寻 为威戎将领,兼中书通事舍人。高祖、世祖之世,历Anton隔川、镇北鄱阳二王府谘 议参军,累迁中散大夫,以本职兼国子硕士。未拜,太建十八年卒,时年六十八。

衮于梁(Yu-Liang)代撰三礼义记,逢乱亡失。礼记义四十卷行于世。

  陆诩少习崔灵恩三礼义宗,梁时百济国表求讲礼大学生,诏令诩行。天嘉中,位大将军祠部郎。

世祖即位,迁通直散骑常侍,侍南宫读。寻兼郎中左丞,领大庆大中正,迁光 禄卿,侍读如故。废帝嗣位,重为通直散骑常侍,兼知府左丞。迁戎昭将军、轻车 交州王节度使,行府国事,带琅邪、广陵二郡丞。梁代旧律,测囚之法,日一上,起 自晡鼓,尽于二更。及比部郎范泉删定律令,以旧法测马上久,非人所堪,分其刻 数,日再上。廷尉认为新制过轻,请集八座丞郎并祭酒孔奂、行事沈洙五舍人会太史省详议。时高宗录都尉,集众议之,都官左徒周弘正曰:“未知狱所测人,有几个人款?几个人不款?须前责取人名及数并其罪目,然后更集。”得廷尉监沈仲由列称, 别制已后,有寿羽儿一位坐杀寿慧,刘磊(Liu-Lei)渴等捌人坐偷马仗家口渡北,依法测之, 限讫不款。刘道朔坐犯七改偷,依法测立,首尾二十三日而款。陈法满坐被使封藏、阿 法受钱,未及上而款。弘正议曰:“凡小大之狱,必应以情,正言依准五听,验其 虚实,岂可全恣考掠,以判刑罪。且测人时节,本非古制,近代已来,方有此法。 起自晡鼓,迄于二更,岂是常人所能堪忍?所以重械之下,危堕之上,无人不服, 诬枉者多。朝晚二时,同等刻数,进退而求,于事为衷。若谓小促中期,致实罪不 伏,如复时节延长,则无愆妄款。且人之所堪,既有强弱,人之决定,固亦多途。 至如贯高榜笞刺爇,身无完者,戴就熏针并极,困笃不移,岂关时刻长短,掠测优 劣?夫与杀不辜,宁失不经,罪疑惟轻,功疑惟重,斯则古之圣王,垂此明法。愚 谓依范泉著制,于事为允。”舍人盛权议曰:“比部范泉新制,大将军周弘正明议, 咸允《虞书》惟轻之旨,《殷颂》敷正之言。窃寻廷尉监沈仲由等列新制未来,凡 有狱十二个人,其所测者10位,款者唯一。愚谓染罪之囚,狱官宜明加辩析,穷考事 理。若罪有思疑,自宜启审分判,幸无滥测;若罪有尝试,乃可启审测立;此则枉 直有分,刑宥斯理。范泉今牒述《汉律》,云‘死罪及除名,罪证掌握,考掠已至, 而抵隐不服者,处当列上’。杜预注云‘处当,证验理解之状,列其抵隐之意’。 窃寻旧制深峻,百中不款者一,新制宽优,十中不款者九,参加会议两文,宽猛实异, 处当列上,未见厘革。愚谓宜付典法,更详‘处当列上’之文。”洙议曰:“夜中 测立,缓急易欺,兼用昼漏,于事为允。但说话赊促,今古不等,《汉书·律历》, 何承天、祖冲之、釭之父亲和儿子《漏经》,并自关鼓至下鼓,自晡鼓至关鼓,皆十三刻, 冬夏四时不异。若其日有长短,分在中时左右。今用梁末改漏,下鼓之后,分其短 长,立秋之日,各十七刻,冬节之日,各十二刻。伏承命旨,刻同勒令,检二13日之 刻乃同,而四时之用不等,廷尉今牒,以时刻短促,致罪人不款。愚意愿去夜测之 昧,从昼漏之明,斟酌今古里面,参加会议二漏之义,舍秋冬之少刻,从九夏之长晷, 不问寒暑,并依今之小暑,朝夕上测,各十七刻。比之古漏,则一上多昔四刻,即 用今漏,则冬至节多五刻。虽亚岁之时,数刻侵夜,便是少日,于事非疑。庶罪人不 以漏短而为捍,狱囚无以在夜而致诬,求之鄙意,窃谓允合。”众议以为宜依范泉 前制,高宗曰:“沈通判议得中,宜更博议。”左丞宗元饶议曰:“窃寻沈议非顿 异范,便是欲使四时均其刻数,兼研讨其佳,以会优剧。即同牒请写还删定曹详改 前制。”高宗依事实施。

松原四年,转安西武陵王府内中录事参军,寻迁府谘议。 及侯景之乱,越与老同志沈文阿等逃难东归,贼党数授以爵号, 越誓不受命。承圣二年,诏授宣惠晋安王府谘议参军,领国子 学士。越以世路未平,无心仕进,因归乡,栖隐于武丘山,与 吴兴沈炯、同郡张种、会稽孔奂等,每爲文少禽。

  上卿叔明,吴兴乌程人,吴太傅慈后也。少善庄、老,兼通孝经、论语、礼记,尤精三玄。每讲说,听者常五百馀人。爲国子教师。邵陵王纶好其学,及出爲江州,擕叔明之镇。王迁郢州,又随府,所至辄批注,故江外人员皆传其学。峻子文阿。

元规著《春秋发题辞》及《义记》十一卷,《续杰出大义》十四卷,《孝经义 记》两卷,《左传音》三卷,《礼记音》两卷。

子孝则,官至始安王记室参军。

  孔佥,会稽山阴人,少师事何胤,通五经,尤明三礼、孝经、论语。讲说并数12遍,生徒亦数百人。三爲五经大学生,后爲海盐、山阴二大将军。佥儒者十分短政术,在县无绩。太清乱,卒于家。

诏答曰:“省表闻之。自旧章弛废,微言将绝,朕嗣膺宝业,念在缉熙,而兵 革未息,军国草创,常恐前王令典,一朝泯灭。卿才思优洽,文科理科可求,弘惜概况, 殷勤名教,付外详议,依事实施。”又表改定乐章,诏使制元春乐歌八首,合二十 八曲,行之乐府。

郑灼字茂昭,东阳信安人也。幼聪敏,励志儒学。少受业 于皇侃。梁简文在东宫,雅爱经术,引灼爲西省义博士。承圣 中,爲兼中书通事舍人。仕陈,武帝、文帝时,累迁中散大夫, 后兼国子大学生,未拜卒。

卷七十一

元规性孝,事母甚谨,晨昏未尝离左右。梁时繁峙县有暴水,流漂居宅,元规 唯有一小船,仓卒引其母妹并孤侄入船,元规自执楫棹而去,留其孩子三个人,阁于 树杪,及水退获全,时人皆称其至行。

张讥字直言,清河武城人也。祖僧宝,梁太子洗马。父仲 悦,梁御史祠部郎。

  贺德基字承业,世传礼学。祖文发、父淹,仕梁俱爲祠部郎,并盛名当世。德基少游学都下,积年不归,衣资罄乏,又耻服故弊,盛冬止衣夹襦裤。尝于云岩寺前逢一妇人,容服甚盛,呼德基入寺门,脱白纶巾以赠之。仍谓曰:「君方爲重器,不久困穷,故以此相遗耳。」问姓名,不答而去。德基于礼记称爲精明,位经略使祠部郎。虽不至大官,而三世儒学,俱爲祠部郎,时论美其不坠。

全缓,字弘立,吴郡寿春人也。幼受《易》于大学生褚仲都,笃志研玩,得其精 微。梁老聃初,历王国刺史、奉朝请,俄转国子教师,兼司义郎,专讲《诗》、 《易》。绍泰元年,除都尉水部郎。太建中,累迁镇南始兴王府谘议参军,随府诣 湘州,以疾卒,时年七十四。缓治《周易》、《老庄》,时人言玄者咸推之。

沈洙字弘道,吴兴武康人也。祖休季,梁余杭令。父山卿, 西楚子大学生、中散大夫。

  沈洙字弘道,吴兴武康人也。祖休季,梁余杭令。父山卿,古代子大学生、中散大夫。

子志道,字崇基,少著名。解褐呼和浩特主簿,寻兼文林著士,历Anton新蔡王记室 参军。祯明七年入隋。

初爲抚州元襄王伟国右常侍,与文发俱入府,并见礼重。 寻转行参军。大通中,诏飙勇将军陈庆之送魏马尾藻海王颢还北主 魏,庆之请越参其军事。时庆之所向克捷,直至淮安。既而颢 遂肆骄纵,又上下离心,越料其必败,以疾得归。裁至寿春, 庆之果见摧衄,越竟得先反,时称其见机。及至,除安西陇西王府参军。及武帝撰制旨新义,选诸儒在所流通,遣越还吴, 敷扬讲说。

  卢广,范阳涿人,自云晋司空从事中郎谌之后也。少明经,有儒术。天监中归梁,位步兵少保,兼国子大学生。遍讲五经。时北来人儒学者有崔灵恩、孙详、蒋显并聚徒讲说,而音辞鄙拙;唯广言论清雅,不类北人。仆射徐勉兼通经术,深相赏好。后爲寻阳军机章京、武陵王大将军,卒官。

儒林

初,暅父曼容与乐安任遥皆昵于齐枢密使王俭,遥子昉及暅 并见知。顷之,昉才遇稍盛,齐末已爲司徒左都督,暅独滞于 参军事,及终名位略相侔。暅性俭素,车服粗恶,外虽退静, 内不免心竞,故见讥于时。然能推荐后来,常若不如,少年士 子或以此依之。子挺。

  于时又有遂安令刘澄,爲性弥洁,在县扫拂郭邑,路无横草,水翦虫秽,百姓不堪命,坐免官。然甚贞正,善医术,与徐嗣伯埒名。子聪能世其行当。

后主在东宫,集宫僚置宴,时造玉柄麈尾新成,后主亲执之,曰:“当今虽复 多士如林,至于堪捉此者,独张讥耳。”即手授讥。仍令于温文殿讲《庄》、《老》, 高宗幸宫临听,赐御所服衣一袭。后主嗣位,领枣庄王府谘议参军、北宫巡抚。寻 迁国子硕士,博士照旧。后主尝幸钟山开善寺,召从臣坐于寺西南松林下,敕召讥 竖义。时索麈尾未至,后主敕取松枝,手以属讥,曰“可代麈尾”。顾谓群臣曰 “此便是张讥后事”。祯明三年入隋,终于长安,时年七十六。

陆诩少习崔灵恩三礼义宗,梁时百济国表求讲礼硕士,诏 令诩行。天嘉中,位少保祠部郎。

  何佟之字士威,庐江灊人,晋交州参知政事恽六世孙也。祖邵之,宋员外散骑常侍。父歆,齐奉朝请。

梁简文在南宫,召衮讲论。又尝置宴集玄儒之士,先命道学相互质难,次令中 庶子徐摛驰骋大义,间以剧谈。摛辞辩纵横,难以答抗,诸人慑气,皆失次序。衮 时骋义,摛与过往,衮精采自若,应答如流,简文深加叹赏。寻除员外散骑提辖, 又迁员外散骑常侍。敬帝承制,出为江州上卿,仍随沈泰镇南建邺。泰之奔齐也, 逼衮俱行,后自鄴下遁还。又随程文季北伐,长治军败,衮没于周,久之得归。仍 兼国子教授,除贵港始兴王府录事参军。太建十七年卒,时年六十三。

仕齐爲广步步高国右常侍,仍侍王读。及王诛,国人莫敢视, 植之独奔哭,手营殡敛,徒跣送丧墓所,爲起冢,葬毕乃还。 那时义之。后爲嬉皮笑脸令。植之在县清白,人吏称之。

  传峻业者,又有吴郡张及、会稽孔仲尼云,官皆至五经硕士、都尉祠部郎。

沈洙,字弘道,吴兴武康人也。祖休稚,梁馀杭令。父山卿,大顺子博士、中 散大夫。洙少方雅好学,不妄交游。治《三礼》、《春秋左氏传》。精识强记, 《五经》章句,诸子史书,问无不答。解巾梁陕北王国左常侍,转中军娄底王限内部参照他事他说加以考察音讯军,板仁威临贺王记室参军,迁都督祠部御史,时年盖二十馀。黄石中,学者多 涉猎文学和文学,不为章句,而洙独积思经术,吴郡硃异、会稽贺琛甚嘉之。及异、琛于 士林馆讲制旨义,常使洙为都讲。侯景之乱,洙窜于彭城,时世祖在焉,亲就习业。 及高祖入辅,除国子大学生,与沈文阿同掌仪礼。

本文由www.773.net-773net必赢最新网址『Welcome』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尝与袁粲罢朝相会言玄理,爲辅国长史、南海太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终不能知,时人谓之实录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